風流教師

第一章 離別之苦

獨孤尋歡2017-2-27 14:55:48Ctrl+D 收藏本站

    「強,你知道出國留學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現在我有這么一個機會,我為什么不抓緊呢?」菲菲眼帶淚花的說道,聲音還是那么的溫柔動聽。/WWW、qΒ5。Com\

    我叫做黃強,此時我正哀怨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這個我愛了四年,不,三年半的女人,如今為了要出國留學而和我分手,剛剛停止的眼淚又流了下來,我知道如今怎么勸都沒有用,我們的愛情已經走到盡頭,已經留不住她離去的步伐了。

    但是我還是不死心,用略帶哭腔的聲音求道:「菲菲,出國留學難道就那么重要嗎?待在國內一樣可以發展得很好啊!妳不是已經在一間公司找到工作了嗎?為了我不要去,好不好?」

    「不!強,你就讓我走吧!你不是說很愛我嗎?你不是說愛情的最高境界是讓對方活得幸福快樂,成全對方嗎?你就成全我吧!」菲菲用軟軟的聲音說道。

    是的,我確實說過這句話,那是我和菲菲在花前月下說的情話,如今成了她拋棄我的理由,這句話狠狠的捶在我胸口,使我心中一痛,無話可說。

    畢業典禮過后,在這間我租來的房間里,菲菲突然向我提出她要出國,我知道這是她的夢想,可是我們兩個人的家庭都是農村家庭,并不富裕,根本供不起這個錢。

    我問道:「妳哪里來的錢?」

    菲菲囁嚅著,許久都沒有說話。

    在我的一再追問下,菲菲終于說道:「你還記得那個陳富貴嗎?就是商學院金融系的。」

    「陳富貴,不就是那個紈褲子弟嗎?」我心里想道,那是我以前的情敵,他曾經追求過菲菲,天天買九十九朵玫瑰送到菲菲的宿舍,可是菲菲每次都把玫瑰扔到垃圾桶里,最終選擇了我這個窮小子。

    「他借錢給妳嗎?」我問道。

    菲菲又扭捏著,最后狠下心說道:「不,他說只要我答應做他女朋友,他就出錢供我留學。」

    我聽了大急,連忙問道:「妳答應了?」

    菲菲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說道:「嗯!」

    我差點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震暈,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么說來,妳要跟我分手?」

    「對不起,強,我知道這樣做對你很不公平,可是我真的好想出國留學。」菲菲皺著眉頭說道。

    我突然感到很郁悶,在房里走來走去,有如一只發怒的獅子,怒吼道:「就為了出國,就為了那幾個臭錢,妳就要把我們三年半的愛情賣掉?一句對不起就可以嗎?妳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妳這樣和賣身有什么區別?」和菲菲在一起的三年半,我從沒有如此大聲的吼過她。

    「對不起、對不起!強,讓我們做好朋友吧!」菲菲淚流滿面,哭得很傷心。

    那一天我們爭吵了一整天,最后不了了之,接下來的幾天也是如此,白天我們一起出去,一回到房里就開始爭吵,我總想說服菲菲留下,畢竟我是愛她的,在一起的三年半當中,我們同居了二年,我實在無法割舍這段深厚的感情。

    今天菲菲要走了,下午四點半的火車,我默默的幫她收拾好東西,這么多年來,每次放假回家都是我在幫她收拾東西,這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

    在昨天的爭吵中,我已經說服不了菲菲,反而讓她說服了,我們好聚好散,做好朋友。可是當我在收拾她的衣物時,想起以前的快樂生活,我那不爭氣的眼淚又流了下來。

    我把菲菲的最后一件衣服放進行李箱里,拉上拉鍊,然后轉過頭靜靜的看著菲菲,這將是我最后一次看見她了,她是那么的美麗,那么的高貴,一頭瀑布般的長發從頭頂傾瀉而下,散披在兩肩上。

    我望著眼前的菲菲,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淚眼朦朧中,我看見菲菲向我走來,她舉起有如青蔥般的纖指,輕輕的抹去我的眼淚,低聲道:「強,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可是出國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

    我忍住眼淚,輕輕的說道:「不要說了,愛我還不是要離開我,我不怪妳,我只恨我沒本事,沒錢供妳留學。」

    「不!不是你的錯,強,讓我們好聚好散,讓我為你跳最后一次舞吧!」菲菲說完便走到電腦前,放了張學友唱的《吻別》,然后在狹小的房間里翩翩起舞。

    這是我們同居以來的一個習慣,菲菲每天下午都會在房間里為我舞上一回,而我則一邊欣賞,一邊背誦曹植的《洛神賦》:「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休迅飛鳧,飄忽若神,陵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我覺得曹植這篇《洛神賦》簡直就是為菲菲而寫,那時候又是看又是背,的確是一種享受,可是今天我哪有心情看她跳舞,滿腦子都是傷心欲絕。

    我記得有一次菲菲邊跳舞邊脫衣服,到最后脫得精光,一絲不掛,裸著身體跳舞給我看,只見乳波臀浪,勾人魂魄。

    菲菲還不時的對我拋媚眼,看得我血脈賁張,欲火焚身,下體立即有了反應,高高聳起,把褲子頂得如同搭了一個帳篷一樣。我當下就撲了過去,抓住她,來個就地正法。

    那次我們的熱情都極為高漲,前所未有的激情讓我們做了很長一段時間,整整一個下午和晚上我們都在床上翻云覆雨,不知道做了多少次,只記得直到我們都無力再動了才停止。

    我想著這些,突然發現下體有了反應,龍柱正一點一點變粗、變大,蠢蠢欲動,有如一條想找洞的蛇。它的變化讓我的腦中有了一股原始的**,一絲一絲的滋長,欲火慢慢燃燒起來,很快就把我吞沒。

    「妳笑得越無邪,我就會愛妳愛得更狂野,總在剎那間,有一些了解,說過的話不可能會實現,就在一轉眼,發現妳的臉,已經陌生不會再像從前,我的世界開始下雪,冷得讓我無法多愛一天,冷得連隱藏的遺憾都那么地明顯。」張學友聲嘶力竭的唱著,這首悲傷的歌曲好似一盆冰冷的水當頭淋下,我的欲火完全被澆熄,頓時從**之火中脫身而出。

    「天呀!我怎么到現在還有這種想法啊?我真是昏頭了。」我拍拍腦袋,搖晃了一下,為自己在這個非常時刻還有如此的念頭而感到慚愧,不禁抬頭望向正在旋舞著的菲菲。

    菲菲微揚的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是那么的甜美無邪,那么的純真絕美,我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好似墜入一個冰窖里,以前聽張學友唱這首歌時,總是找不到共鳴,現在我覺得張學友似乎知道我會有此一劫,好像是專門為我寫的。

    此時的菲菲蓮步輕移,柳腰輕擺,揮舞的右手突然伸到胸前,輕輕的用拇指和食指拈住領口的拉鍊,一邊輕輕的扭動腰肢,一邊緩緩的往下拉,慢慢的露出雪白的胸脯和白嫩的肌膚,純白的胸罩也隨著拉鍊的下滑而露了出來,兩個罩杯上分別繡有許多粉色的花朵,花朵上有兩只調皮的小蜜蜂在采蜜。

    兩個罩杯緊緊的包住菲菲那一對傲人的乳峰,本來就堅挺的乳峰此時顯得更加挺拔高聳。菲菲的的胸圍是三十四D,而她喜歡穿半截式的胸罩,所以總是在胸罩外面露出一大半雪白的肌膚來。

    我第一次和菲菲親熱是在學校的宿舍里,那時候她就穿著和這件一模一樣的胸罩,當時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見女人貼身穿著的胸罩,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見女人的胸部,心情激動得用洶涌澎湃來形容也不為過。

    當時我只覺得一股熱血往上沖,當我要繼續解開菲菲的扣子時,熱血已經從我的鼻腔里開始往外流,可是我還在專心的,笨手笨腳的解著她的扣子,菲菲突然驚叫起來,兩條血紅黏稠的液體從我的鼻孔洶涌而出,滴在她的胸罩上,滲出一片殷紅。

    這件事后來成為我的一大糗事,菲菲經常以此來取笑我,打擊我。

    我看見菲菲這件熟悉的胸罩,冰冷的心開始慢慢解凍,逐漸溫暖起來,我的嘴角開始上揚,不自覺露出微笑,心想往事多么甜蜜,現實又是多么殘酷啊!

    菲菲的手停止了,拉鍊已經滑到最底部,剛好在肚臍下面一點的地方,可以看見她平滑的腹部和可愛的肚臍眼。菲菲的小腹平滑而結實,沒有一點多余的贅肉,可愛而又迷人的肚臍眼像一個精致的小酒杯,圓潤光滑。

    我曾經在和菲菲親熱以前用她的肚臍眼裝過紅酒,然后我低下頭,像小貓咪喝水一樣,用舌頭輕舔里面的酒,慢慢卷到嘴里,細細品嘗。在這個品酒的過程中,菲菲的欲火會很快的竄燒起來,而每當這個時候,菲菲都會用嘴含住我的巨龍,熱烈的為我吞吐著,于是我們一起激情燃燒,共同攀向**的高峰。

    菲菲的手扭動著緩緩的攀上雙肩,輕輕的拉住連身裙的袖子,隨著腰肢的扭動,慢慢的向兩邊扯落,露出如刀割劍削般的香肩,然后雙手向天,合在一起,她隨著音樂的節拍,腰肢扭得更急,屁股挺得更兇,肚皮一伸一縮,頗像印度的肚皮舞。

    隨著菲菲跳舞的動作加大,身上的連衣裙很快就從肩上滑下來,直落到腳跟,露出曲線玲瓏的身軀,她那完美的身體終于全部展現出來,高挑的身材有一米六七,堅挺的玉峰是圓錐形的,蠻腰纖細,一手可抱,屁股如同兩顆足球般渾圓,此刻正被一條純白色小內褲緊緊的包住,顯得彈力十足,修長的**光滑細膩,沒有一點瑕疵。

    菲菲這副傲人的身材足以讓世界上任何一個男人失魂落魄、神魂顛倒,而我也不例外,雖然我已經很熟悉她的身體,可以說除了菲菲自己以外,最熟悉她身體的人了。

    可是此時我看見菲菲的身體,還是忍不住幻想起來,心臟有力的跳動著,我清晰的聽到它發出「咚咚」的巨響,心臟與血管中的血液交換頻繁起來,血流加速,經脈擴張,一股欲火重新從小腹緩緩升起,胯下的睡龍已經被驚醒,正迅速的變化起來。

    菲菲嫵媚一笑,秋波一掃,射來兩道勾人的眼光,右腳輕抬,跨過地上的連身裙,繼續扭動著她的身體。

    菲菲的雙手從空中落下,伸向后背,一個轉身,胸罩已經被解開,她微微向前傾斜,胸罩便緩緩的從肩上順著手臂落下,動作是那么優美,姿勢是那么誘人。她左手一縮,右手一抓,胸罩自然而然的滑落在她的手中,她手一抬,遠遠的把胸罩扔向我這邊,胸罩正好落在我的頭上。

    這是菲菲的習慣動作,她每次解開胸罩都喜歡扔在我頭上,不管我是距離遠還是近,為了讓菲菲達到準確無誤命中目標的地步,我曾經站立不動,讓她在七步之外向我扔胸罩,經過二個月的練習,菲菲扔胸罩的功夫已經達到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地步,無論我在哪個位置,她都可以把胸罩扔在我頭上。

    我的眼睛突然像被電擊一樣,彷彿從眼睛里面傳來兩股電流,一股向上,直沖我的大腦,一股向下,直達我的四肢。

    此時菲菲的胸前再無障礙,可以一覽無遺,沒有胸罩的束縛,她的兩座玉峰如兩只跳動的大白兔,不停的晃動,結實飽滿,硬挺高聳,兩顆小櫻桃是粉紅色的,如同兩粒紅瑪瑙點綴在兩粒雪白的饅頭上,誘人至極。

    我的喉嚨發出「咕隆」的聲音,喉結彷彿打結一樣,把我的聲道封住,我不能說話,呼吸急促,都快要窒息了。胯下的巨龍怒氣沖沖,不斷的掙扎,直欲破褲而出,小腹的那股欲火越燒越旺,竄向胸口,很快就要引爆了。

    菲菲這個時候越笑越嫵媚,簡直可以說是妖媚了,她梨渦淺現,不時的伸出香舌舔著自己的嘴唇,雙眼如籠罩了一層霧氣一樣,眼神朦朧,如夢如幻。

    隨著音樂的節奏,菲菲舞得更兇了,胸前碩大飽滿的玉山不斷誘惑著我,她還不時用雙手抱住自己的玉山,從兩邊往中間擠,本來就很深的乳溝更顯得深不可測,現在我滿腦子都是兩粒點綴著紅瑪瑙的雪白饅頭。

    菲菲看見我的神態,嬌笑一聲,蕩人魂魄,兩手插在小內褲的兩側,輕輕的往下拉,還不時用勾人的眼睛發出勾魂的電流,香舌卷動,舔著自己的嘴唇。隨著她雙手的下移,兩腿閉合處呈現一片茂密芳草,均勻的分布在一個三角地帶上,顯得相當柔軟。

    「轟!」我腦中傳來一聲巨響,心中的欲火終于引爆了,原始的**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我撲了上去,如同一只餓極了的猛虎見到一只獵物,速度之快,力道之猛,可以說是前所未有。

    我一把抱住菲菲,張開血盆大口就向她的櫻桃小嘴吻了下去,放肆的,兇狠的,用力的親吻著她兩片薄薄的紅唇,伸出舌頭攻入她的要塞,終于抓住了她的小香舌,死命的糾纏著,吮吸著。她的香舌小巧柔軟,一點都不服輸,和我的舌頭緊緊纏繞在一起,互相交換著津液。

    我的兩只手也沒有閑著,一手抓住一個**,使勁的揉捏著,感受著它們在我的手中變換成各種形狀。菲菲的**彈性十足,像極了充滿氣的小球,比起兩年前增大了不少,這當然是我天天替它們按摩的功勞。

    這兩顆小球是我的最愛,我喜歡用雙手握緊住的感覺,揉、捏、搓、推了一陣子后,我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菲菲胸前的紅豆,輕輕的揉捏著,感覺這兩粒紅豆逐漸漲大,慢慢直立,慢慢變硬。

    我離開菲菲的嘴唇,舌頭往下移,舔過她的下巴、脖子、胸前,停留在她的右乳上,我吮吸著她的紅豆,空出的右手滑過她平坦的小腹,越過迷人的小池,移向她茂密的三角洲。

    菲菲已經濕了,我感覺入手濕滑,她那條平時干涸的小溪流出不少黏液,滋潤著茂盛的小草,滴在我的手心里。我心中大喜,加緊用手在她那里用力的撫摸著,揉搓著。

    菲菲已經忍不住呻吟出聲,身體強烈的扭動著,頭發亂甩,在欲念的沖擊下,她不甘示弱的向我發出反擊,伸出手一下子從我的短褲邊上伸了進去,狠狠的抓住我的巨龍,揉捏著,不時將雙手往下移,撫摸春袋里的兩顆蛋蛋。

    菲菲撫摸良久,在過足了手癮之后,她才粗暴的把我的短褲扯落,又瘋狂的扯落我的上衣,霎時我也變成光溜溜的,然后她突然蹲下,雙手扶著我的巨龍,張開櫻桃小嘴,一把吞沒,盡情的舔吸、翻滾,發出「吧嗒、吧嗒」的響聲,**極了。

    菲菲的舉動讓我忍不住呻吟起來,我再也忍不住了,巨龍傳來一陣酥麻感告訴我,它要鉆進一個洞,它要化被動為主動。

    我一把抱住菲菲,往床上一扔,隨即撲了上去,跪在菲菲前面,分開她的雙腿,屁股一挺,下身一沉,在「噗哧」聲中,巨龍準確無誤的鉆入她的溫泉小洞,緊緊的結合在一起。

    菲菲的溫泉小洞里溫暖濕潤,我被一圈軟肉=緊緊的包圍著,巨龍大喜,便開始快速的鉆動、攪動著,時進時出,還不時濺出點點水花,那張小床「咿呀、咿呀」的唱起迷人的小曲。

    我們激情四射,同赴巫山**,共享魚水之歡,別離的憂傷反而成為催情劑,我們完全放縱自己在**的海洋中游動,我們不停的變換著姿勢,法國的后進式、義大利的吊燈式、倒掛金鐘式、張果老的倒騎驢式……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這次統統都做了,可以說是一次總復習,一次總結。

    總結不就意味著一段時間的結束嗎?

    菲菲在我的瘋狂抽動下盡情呻吟,手腳張揚的亂舞著,頭發由于頭部劇烈的甩動而變得凌亂不堪,香汗不停從她的臉部涌出,她幾乎接近癲狂的地步,欲仙欲死,**一波一波的沖擊著她,每次**都會從我們緊密的結合處涌出大量的淫**,把床單都打濕了一大片。

    終于在六次**之后,菲菲的身體一陣亂顫,雙手緊緊箍著我的腰,屁股不由自主的抖動、迎合著,我也興奮的加大**的力度,大起大落,每一次撞擊都發出巨大的響聲。

    突然,一股大洪水從菲菲那個迷人的**涌出,壓迫我的巨龍,一分鐘后,她終于不再抖動,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暈死過去。而我終于忍不住了,在菲菲的體內爆發開來,巨龍顫抖著,強而有力的伸縮著,一股滾燙的精華射進她的深處,澆在她的花心上。菲菲只是無意識的顫動一下,發出「嗯嗚」之聲。

    將近三個小時的戰斗讓我筋疲力盡,射出之后,我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倒,便趴在菲菲身上睡著了。

    菲菲醒來,睜開眼睛一看,已經三點半了,我趴在她身上,甜甜的睡得正香,嘴角微微揚起,蕩漾著激情過后的滿足和幸福。她凝視良久,輕輕長嘆一聲,隨即推開趴在她身上的我,讓我睡在一邊。

    菲菲從床上坐起來,突然感覺全身酸痛,尤其是腰肢,好像快要折斷了一樣,她再看自己的**,紅紅腫腫的,兩片本來就肥厚的軟肉顯得更加肥厚了。

    「強在這方面的能力太厲害了,每次親熱都要讓我**三次以上,每次都要堅持一個半小時才會結束,和他親熱實在太舒服了!」菲菲在心里感慨道,不禁伸出小手輕輕的撫摸著我英俊的臉龐,充滿無限愛意的看著床上的我。

    菲菲心里是愛著我的,可是出國留學的夢想讓她不得不割舍這份愛,出國可是她從小的夢想啊!她知道今生再也找不到一個這么愛她的人和她這么愛的人了,也許再也找不到每次親熱都能讓她**的人了,想到這里,菲菲不禁流下傷心的眼淚,但是出國留學的心愿是沒人可以改變的,誰也改變不了。

    菲菲起身離床,瘸瘸拐拐的穿好衣服,拿起我幫她收拾好的行李箱,悄悄的打開房門,最后看了幾眼躺在床上的我,一轉頭,狠心的關上房門,兩行熱淚奪眶而出,飛濺而下。從此她失去最愛的人,也失去最愛她的人。

    其實在菲菲推開我的時候,我就醒了,只是假裝還在沉睡,我不想和菲菲道別,也不愿意看到菲菲痛苦的神情,我做不到!

    當菲菲輕輕撫摸著我的臉龐時,我分明能感受到菲菲對我的愛意,分明感受到菲菲的不舍,一滴滾燙的淚水落在我的臉上,是菲菲落淚了,我有一股沖動,好想爬起來不讓她走,但是我知道菲菲的個性,決定了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即使能留住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愛一個人不就是希望她開心嗎?既然菲菲去意已決,我就成全她。

    在菲菲起身穿衣服的時候,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洶涌而出。我眼睜睜看著菲菲提著行李箱出門,當菲菲關上房門的剎那,我看見她的兩行眼淚在空中飄飛,當房門關上的時候,我開始嚎啕大哭,哭得驚天動地。

    我和菲菲明明互相都深愛著對方,可是卻不能在一起,人世間最悲慘的事莫過于此。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