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 楊靜的心事

獨孤尋歡2017-2-27 14:59:53Ctrl+D 收藏本站

    楊靜在電視臺主持的「一線出擊」是最受歡迎的新聞類節目,創下電視臺的收視神話,穩居同類型節目的前茅,而她更被評為中國十大主持人之一,可以說是事業有成。/\自從她和丈夫離婚后,她一個人把楊靈帶大,期間硬是拒絕過很多人的求婚,多年來獨自一個人把楊靈教得聰明無比。

    「靜姐,妳有什么苦?*黨隼窗桑∥一岬眾叺鬧沂堤冢澇墩駒趭呎獗擼灰攏燜呂從形銥缸擰!刮儀崆崤拇蜃叛罹駁暮蟊橙嶸饋?br>

    「你知道嗎?這么多年來,我一個人把靈兒帶大吃了多大的苦,受了多少白眼啊!父母不支持,朋友不理解,最苦的是我既要工作又要照顧靈兒,害得靈兒也吃了很多苦,如果不是遇到你,靈兒肯定不會像現在這么出色,這么乖巧。」楊靜終于哭了出來,靠在我的肩膀上哭哭啼啼的訴說道。

    「做媽媽的都是這樣,好在靈兒現在長大了,功課也很好,很懂事啊!妳的辛苦終于有了回報,靜姐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啊!」我溫柔的安慰道,楊靜所說的這些雖然很苦,但是我知道這些并不是她煩惱的真正原因。

    「嗚嗚!其實這些都不是最苦的,最苦的是一個人好寂寞啊!心里面有什么話也不能找人訴說,只能憋在心里,所以我只好拼命的工作,把生活中的煩悶發泄在工作上,本來以為工作能做得好,誰知道現在工作上又出了問題。」楊靜在我的肩上抽泣道。

    這個才是楊靜今晚煩惱的原因,楊靜在外面向來有女強人的稱號,對工作看得非常重,「一線出擊」專門報導一些社會上的敏感新聞,敢于說出老百姓的心聲,當然,也得罪了不少權貴,但是她的節目博得老百姓的贊揚,贏得眾多老百姓的心。

    「這次我們節目正在播出那件震驚全市的殺人案,但是臺長突然不讓我們播出,還不許我們再調查,說上面有交待,你知道嗎?這可是我們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才制作出來的啊!本來我們還想繼續調查,可是今天早上突然接到一封恐嚇信,說如果我們再繼續調查的話,就要危害我們的家人,唉!小強,你說怎么辦啊?」楊靜擔憂的說道,抽泣的聲音漸漸變小。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現在的社會哪里還有正義可言,有權有錢就是這個社會的主人,官商勾結、官官相護早已讓百姓變得麻木不仁了。

    「唉!靜姐,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妳放寬心吧!臺長要妳不要調查妳就不要調查,放棄這期的節目吧!反正對妳也沒有損失。」我輕輕的環住楊靜嘆道。

    「不!你知道嗎?我辦這個節目就是想告訴百姓真相,揭露社會事實,一直以來我都以為我能用手中的筆和嘴巴為社會正義盡一點力,一直以來我都不屈服于外來的壓力,可是現在為了靈兒,我卻不得不屈服,我實在不甘心啊!嗚嗚!」楊靜又開始哭了起來,抱著我的手臂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氣。

    「妳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就算妳不做這期節目也沒有人會怪妳,要不然妳向公司請假,在家好好的休息幾天,調整一下心態吧!」一下子要一個長期以自己的行事準則生活的人放棄自己的原則是很難的,而要改變就更加困難了,所以我只能這樣安慰楊靜。

    「我已經向公司請假了,能哭出來心里確實輕松了很多,謝謝你,小強,謝謝你聽我哭訴了這么久。」楊靜突然從我身上起來,抹了抹眼淚說道。

    我知道楊靜已經沒事了,這個時候我才有時間好好的欣賞楊靜一番,她平時的打扮很嚴肅,有一種冷艷之美,在家時很溫柔嫻靜,表現出東方女人的柔美,這兩種美我都見過,不過就是沒有看過現在她這種柔弱。

    此時楊靜臉上淚痕未干,兩眼惺忪朦朧,梨花帶雨的樣子,有一種夢幻般的唯美,因為是夏天,她只穿了一件真絲睡裙,領口很低,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及深深的乳溝,看見這片無限春光,我突然呼吸一緊,血流突然加速,喉嚨在「咕咕」的吞著口水。

    「小強,我沒事了,這么晚了,早點去睡覺吧!」楊靜溫柔的說道。

    楊靜見我許久都沒有說話,不由得抬起頭來,卻看到我死死的盯住她的胸脯,兩眼放射出異樣的眼神,而且呼吸粗重。

    楊靜當下心神一蕩,兩抹紅云瞬間飛上臉頰,暗想道:「這個小壞蛋,這個時候竟然……」然而她心里卻是一陣莫名的欣喜。

    「啊?什么?靜姐,妳說什么?」我抬起頭來,正好看到楊靜低頭嬌羞不已的模樣,不由得心頭一陣小鹿亂撞,心跳更快了。

    氣氛突然變得曖昧起來,我們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說話,我們兩人的心臟在黑夜里跳動得格外活躍,心跳聲在這樣寂靜的夜里顯得份外清楚。

    自從姚菲菲離開我之后,我的思想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男女之間的事看得比較隨便,身體也發生很大的變化,對女人的需要越來越強烈,而且對女人的抵抗力也越來越差,一點點女性的誘惑就能讓我心血沸騰,難以控制。

    「小強,我們去睡覺吧!」楊靜見我良久都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微微有點失望,人慢慢的清醒過來,她輕輕的拉了一下我的手,柔柔的說道。

    楊靜心里暗想道:「我都這么老了,怎么能吸引正值年輕的他呢?」

    可是楊靜并沒有想到正是她的這句話和拉我的動作讓她從此淪陷,這輩子都陷入與我的**糾葛中。

    我將楊靜的話理解成一種暗示,一種致命的暗示,這句話好像一桶汽油,澆在我正在猛烈燃燒的欲火上,欲火猛然竄了上來,將我最后的理智燃燒殆盡,于是我一把拉住楊靜的手,忽然一帶,將她的身子緊緊的攬在懷里,溫香軟玉抱了個滿懷,一種**的感覺從我的雙手迅速蔓延到全身。

    「不要,快放開我啊!快啊!」楊靜急了,雖然她已經十年沒有過**了,但是頭腦中的那點理智卻告訴她不可以這樣。

    這時的我并沒有放開楊靜的意思,只想盡快的占有她,我已經快控制不住自己,忍了一天的欲火不可能熄滅,有如火山爆發般正一陣一陣的從內心深處往上竄。

    「小強,不要啊!快放開我啊!」楊靜都快哭了,用顫抖的聲音哀求道,美麗的臉龐也開始泛著粉紅色澤,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不!我不管了!」我的道德標準終于崩潰,于是我微微一帶,將楊靜傾斜擁抱著,頭一低,便吻上她紅潤的嘴唇。

    這一吻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楊靜的嬌軀顫抖著,不僅沒有拒絕,反而用一種近乎瘋狂的熱情來回應著我,緊緊的吸吮著我的舌頭,用力摟著我的脖子,像是要把我們融為一體似的。

    我想不到楊靜如此熱情饑渴,心中不禁大喜,更加賣力的在她如玉的身體上挑逗、撫摸著。我一只手從她睡衣的領口探進去,抓住她的一只**揉搓著,右手則從她的裙擺處伸了進去,楊靜連內褲都沒有穿,睡衣下完全是**的,這下子省了我好多功夫。

    我的右手覆蓋在楊靜的芳草地上,旋轉著手掌撫摸揉搓著,不一會兒就從幽谷里面流出大量的蜜汁,滴落在我的手掌上。我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谷口處輕輕摩擦,蜜汁頓時沾濕我的手指,我的手指一滑,很順利的滑進她的花徑里面。

    「噢!」楊靜一聲低呼,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屁股聳動著,花徑里面的嫩肉跟著蠕動,釋放出大量的黏液,緊緊的把我的手指包圍起來,想要把我的手指完全吞沒進去。

    楊靜的幽谷溫熱、黏滑、柔軟,我的手指傳來一陣一陣酥麻的感覺,我能很清楚的感覺到里面的嫩肉褶皺,當下我便展開指功,在她的花徑里面摳挖著、旋轉著、**著。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