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街上遇搶

獨孤尋歡2017-2-27 15:1:31Ctrl+D 收藏本站

    我們三人吃飽后,我一個人拎了五、六個袋子走在楊靜旁邊,跟著她們在街上亂逛,從春熙路的南端走向北端,準備走到路口就回家,說實在的,逛了一上午,腿都逛累了。///

    「強哥、強哥。」突然我好像聽到有人叫我,于是轉動腦袋環顧四周,但是并沒有發現我熟悉的人。

    楊靜突然輕輕的在我的胳膊上捏了一下,靠過來在我耳邊輕輕的笑罵道:「小壞蛋,裝什么裝啊?是不是你的哪個小情人?怕我看見啊?」

    「哪有,我是真的沒有看到我熟悉的人嘛!」天啊!我真是冤枉死了,女人天生就愛吃醋,可是我想不到楊靜竟然在大街上胡亂吃起飛醋來。

    「喏!就是那邊那個小美女啊!不要說不認識哦!不過你放心,我是不會吃醋的,我管你有幾個女人,只要你真心愛我,心里有我我就滿足了,老公!」楊靜的嘴巴朝一邊挪了挪,小聲的說道,還甜蜜的叫了我一聲。

    楊靜吐氣如蘭,一陣撩人心扉的氣息吹在我的耳廓里,然后直往里面鉆,接著往心里鉆,最后藏在小腹中,慢慢轉化為一股原始的**,從小腹升起。

    我斜斜的瞟了楊靜一眼,她臉頰微紅,蕩漾著醉人的笑容,有種特別的誘惑,如果不是在大街上,而且我的雙手都提著袋子,我肯定要抱住她,雙手肆虐一番。

    「強哥,是我啦!你這么快就不認識我了?」一個穿著T恤和牛仔褲的少女從對面走過來,站在我面前脆聲說道。

    我上下打量著這個漂亮的少女,看她的打扮應該還是一個大學生,一頭直直的烏黑秀發披散在秀肩上,一張瓜子臉上鑲著柳葉眉、杏眼、櫻脣,臉蛋挺秀氣的。

    一件小小的紅色T恤裹著她那對不大不小的**,雖然在我認識的女人當中是最小的,但是還挺翹的,因為她本來就長得嬌小,所以和身材的比例很合適,相當耐看。

    她的下半身穿著一條緊身的藍色牛仔褲,裹住修長的美腿,把她的臀部繃得緊緊的,而她的臀部也像乳峰一樣,不是很大,但是挺翹的,顯得彈性十足,用一句話概括就是「小而翹」。

    我努力的搜索著記憶,這個少女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可是卻想不起來,我搖了搖頭,輕輕的說道:「美女,不好意思,好像有點印象,但是又想不起來。」

    「嗚嗚!強哥,我是曉虹啊!嘉大跆拳道協會的,那天最后一次開會的時候我在武術館門口當迎接啊!」曉虹的雙眼盯著我,見我最終都沒有想起來,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努力的說著能勾起我的回憶的事。

    「哦!我想起來了,妳就是那個說大雄是保鏢的女孩子,呵呵……」我拍了拍腦袋,終于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可愛的女孩子,看著她,我不由得想起那天的情景,我們對視一眼,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是啊!是啊!呵呵!強哥,你怎么又說起那件事啊?」曉虹見我終于想起來了,心中又喜又羞,興奮的說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么,妳一個人來逛街啊?怎么還不回家?」我笑著說道,心想真是一個純真可愛的女孩。

    「不是啦!我是和男朋友一起來的,這是我的男朋友方明,嘉師大的。小明,這位是我們嘉大跆拳道協會的榮譽會長,也是第一高手,我們大家都叫他強哥。」曉虹拉過身邊的一個男孩子,害羞的介紹道。

    「強哥,你好。」方明友好的伸過手來。

    我看到方明的眼神,不禁想道:「他的眼神怎么那么狠,我們以前好像不認識啊!嗯!肯定是看到曉虹對我親熱的態度,他心中很不滿,但是他卻表現得這么友好,真不簡單,實在太虛偽了。」

    方明是一個高高大大、穿著黑色運動衫的男孩子,不是很帥,但是挺耐看的,不但沒有我帥,而且魅力也沒有我大,我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他來。

    方明一看到我在觀察他,兇狠的眼神一閃即逝,換上了笑眼,當下我并沒有說話,也不點破,裝作很熱情的樣子伸手和他握了握。

    「小強,你們先聊聊,我和靈兒去那邊看看。」楊靜和我打聲招呼后就拉著楊靈的手向前走去。

    「強哥,她是誰啊?好漂亮,而且好有女人味哦!」曉虹看著離去的楊靜問道。

    「她是我當家教的學生的家長,這次陪她們母女來……」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一聲驚叫。

    「啊!搶劫!」楊靜突然大叫起來。

    我連忙轉頭一看,一個染著黃頭發的男人正飛快的向前跑去,手里抓的正是楊靜的月白色提包,楊靜大聲的驚呼,邁著穿高跟鞋的腳去追。

    我見狀在心里大罵道:「***,搶東西竟然搶到老子頭上了!」

    容不得我多想,我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丟,拔腿就追了上去,憑我的功力,要追上他可以說是兩分鐘的事。「小子,被老子追上看我怎么修理你!」我在心里狠狠的說道。

    哪知道我才剛追了幾步,突然從街道的兩邊沖出兩個人,擋在我的前面。「砰砰」兩聲,那兩個人被我的沖力撞倒在地上,而我也因為這一阻擋而不得不停下來。

    「喂喂!你這個小子撞了人怎么還跑啊?」倒在地上的兩個人都爬起來,拉住我的胳膊兇狠的說道。

    「哎喲!我的腰撞傷了,小子,你說怎么辦?」另一個人大聲的說道。

    我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和那個搶匪是一伙的,不過我現在可沒時間和他們糾纏,我右手一拉,將右邊的人拉往身前,右腳一抬,曲膝一撞,狠狠的撞在他的胸前,「啊!」這個人大叫一聲,自然的放開我的右手,倒在地上抱著胸口大叫。

    我不等左邊的人反應過來,左腳一踢,狠狠踢在他的膝蓋處,將他的身子踢得往后一退,他的腳步就虛了,緊接著我左手一掄,將這個人狠狠的摔在地上,大叫道:「曉虹,這兩個人就交給妳了。」

    可是就只是這里耽擱了一分鐘,那個搶匪已經快跑到北端的路口,我使出全力,身形急速的向前飛掠,要知道我可是每年校運會的短跑冠軍,至今沒有人可以打破我的記錄,眼看就要追上那個搶匪,卻突然從大街上竄出一輛紅色的摩托車,那個搶匪跳上摩托車后座,轉過頭朝我做了一個輕蔑的手勢,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摩托車「轟轟」一陣亂響,屁股冒起一陣黑煙,馬上一溜煙的跑了。

    「***,還真囂張!」我狠狠的朝地上吐口水,大罵道,懊惱的揮了一下手。

    讓搶匪跑掉了,我怎么向楊靜交待啊?都是那兩個小子沖出來誤了我的大事,我一想到那兩個混混就生氣,想不到現在的小混混連搶東西都有事先套好招,配合得很有默契,也很完美。

    我懊惱的告訴楊靜沒追上,楊靜說包包里其實沒有什么重要的東西,就是皮夾里的一些證件和手機比較重要,還說已經借方明的手機報警了,員警很快便會到,我的心才稍微放下來。

    曉虹和楊靈這個時候正一人對付一個混混,以她們現在的功夫,雖然不能打倒混混,但是自保還是可以的。

    我見她們還可以應付,就樂得站在旁邊指點,這可是QB5難逢的好機會啊!對打最能體現出一個人的真實功夫,她們的優點和缺點一目了然,有我在旁邊指點,相信她們很快便能領悟其中的訣竅,上升到另外一個境界,要不然她們去哪里找這么好的實戰練習啊!

    「曉虹,反輪踢,側踹。靈兒,橫劈腿,勾拳變直肘。正踢、前踢、側踢、滑步勾踢、沖拳、直拳、正拳……」我在旁邊大呼小叫,嘴巴不停的指點著她們兩人。

    而曉虹和楊靈也心領神會,一開始反應比較慢,后來越打越暢快,我才剛剛一說出來,她們已經反應過來了,將跆拳道展現得淋漓盡致,也打得很興奮。

    可是那兩個混混就慘了,被打得哇哇亂叫,身上各個部位不時挨上曉虹和楊靈的拳打腳踢,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周圍圍觀的人群從未見過如此精彩的打斗,而且是兩個年紀小小的女孩子打兩個身體頗為壯實的男子,都高興得大叫起來,一直拍手為曉虹和楊靈叫好,大呼痛快,真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啊!

    楊靜依偎在我身邊,站在圍觀的人群當中,剛開始還緊緊拉住我的手,緊張的小聲在我耳邊說道:「老公,靈兒不會有事吧?靈兒這么小能打過那個人嗎?」

    到后面楊靜看到楊靈在我的指點之下大展神威,把那個混混打得落花流水、臉上黑一塊青一塊的時候,她又興奮得像個小女孩似的,神采飛揚,好像是她在場上打那個混混一樣,不時揮舞著拳腳,輕輕的在我耳邊說道:「老公,你看,靈兒好厲害啊!這都是你教的,我愛你!」然后趁著別人不注意時,飛快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好甜啊!有老婆就是好!」我轉過頭默默的看著楊靜,一切情意都在我們的眼神交流中,我輕輕的伸出右手環著她的小蠻腰,腰間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摸起來很舒服,還不時摸摸她那彈性十足的翹臀,感受屁股傳來的手感,我不禁陶醉了。

    「難道靈兒有練武的天賦?可是我并沒有練過武啊!難道她遺傳了她外公的練武天賦?」楊靜看著在場上揮灑自如的楊靈,思緒飛到遙遠的地方,想很多、很多。

    「讓開、讓開!」這時人群突然被分開了,兩個穿著制伏的員警闖進來,一男一女,其中那個女警大聲的喊道:「住手、住手!」

    曉虹和楊靈看到員警們來了,對著那兩個混混最后踢了一腳才停手站在一邊,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的狼狽模樣,臉上滿是興奮與欣喜,像春花在怒放一樣,彷彿可以看見盛開的花朵。而那兩個混混現在鼻青臉腫,嘴角溢血,蹲在地上捂著嘴巴叫痛不迭。

    「怎么又是你們?唐全、周鵬,這次你們又因為什么鬧事啊?」那個女警兇巴巴的喝道,看來這兩個混混經常在這一帶鬧事,都變成警察局的熟客了。

    那兩個混混突然聽到如此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臉上展現驚慌之色,沒想到是他們的煞星到了,心中大叫糟糕,不由得嚇得渾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那個男員警對著圍觀的人群揮了揮手,大聲喊道:「好了、好了,大家散開吧!沒事了、沒事了,大家不要圍觀了。」

    我走上前幾步說道:「你好,我叫黃強,有個人搶了我姐姐的皮包,我去追的時候,這兩個人沖出來阻攔我,很明顯和那個搶皮包的人是一伙的,所以教訓了他們一頓,還望警察先生能迅速破案,拿回我們被搶的皮包。」

    女警看都不看我一眼,反而驚訝的看著曉虹和楊靈,不相信她們兩個嬌小的女孩子,尤其是楊靈,很明顯還是一個小孩子,怎么可能把那兩個混混打得遍體鱗傷,而她們自己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還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女警聽到我的話,這才轉過頭來懷疑的望著我,冷冷的問道:「哦!是你報的案嗎?你和那兩個女孩子是什么關系?你能描述一下那個皮包嗎?」

    這時楊靜走上前一步,開口說道:「是我報的案,搶我的皮包的是一個頭發染成黃色的年輕人,這兩個人阻撓他去追搶犯,所以我女兒出手教訓了他們一頓。」

    「哦!原來是這樣啊!看不出妳女兒年紀這么小還挺厲害的,是不是練過武功?練的是什么功夫啊?跟誰練的?」女警聽到這里,確定是兩個女孩子出的手,不禁兩眼放光,不停的追問道。

    旁邊的那個男員警見此情況,臉上現出了苦笑,暗想道:「唉!她的脾氣怎么就是改不了,一見到練武的人就像色狼見到美女一樣。」

    還沒等我開口,楊靈就興奮的嘰哩呱啦說了起來,說是跟著我學武的,從我是嘉大跆拳道協會的第一高手,到她已經學到跆拳道太極第四章,再到曉虹是我的徒弟,不管是與不是,以她的口才加油添醋的胡亂說一通。

    那個女警聽了楊靈的一番話后,不時的看著我,眼神也變了很多,閃著光彩,用奇怪而且驚嘆的表情看著我。

    那個男員警看到女警已經沉迷其中,可是又不敢打斷她,因為她的厲害可是全局有名的,他可不敢惹她。

    接著楊靜把事情的經過和她的提包很詳細的描述了一遍,那個男員警很認真的做了記錄,然后對著女警說道:「羅梅,我已經記錄好了,把這兩個人押回去好好的審問、審問,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回來。」

    被稱為羅梅的女警驚喜的看著我,眼光和剛才完全不一樣,充滿不信還帶著興奮,暗想道:「他有那么厲害嗎?希望他真的是高手,那以后我可以和他較量一下,很久沒有遇到對手了。」

    這時羅梅聽到男員警的話,這才從遐想中清醒過來。

    「既然事情弄清楚了,那沒你們的事了,我們帶這兩個人回局里去詢問、調查,應該很快就能找回妳的皮包,一找回妳的皮包會馬上用電話通知妳,對了,能留電話給我們嗎?」羅梅這次說話比剛才溫柔了不少,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她是向著我說的,很明顯是在要我的電話。

    我心中一喜,心想她剛才的眼神和現在的動作是在暗示我嗎?難道她對我有好感了?這可是一個美女啊!看她的表現和說話就知道是一個有個性的女人,要是能上她,嘗嘗辣味該有多好啊!

    「希望你們能盡快找回那個皮包,最好在今天就找回,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我把手機號碼告訴羅梅,說實在話不是我看不起員警,而是他們有時做事的效率實在很低,如果今天他們找不回來,我可要求助張云龍出面了,憑張云龍在嘉誠市黑道的實力,一通電話就能把那個搶匪給廢了,但是如果員警們能搞定,就不用麻煩張云龍了,畢竟這件事情太小了。

    然后兩個員警便押著那兩個混混走了,方明把我的那些大包小包遞還給我,楊靈走過來拉著我的手搖晃著,興奮的大聲說道:「大哥哥,我打贏了,我打贏了耶!」然后繞著我和楊靜蹦蹦跳跳的,說不出的歡快興奮。

    我看著楊靈高興的樣子,也感到很欣慰,小孩子一點點東西都能高興老半天,更何況是徒手打贏一個比她大這么多的男子呢?

    曉虹也跑過來,臉上充滿難以掩蓋的興奮,小小的臉蛋由于興奮都漲紅了,高興的說道:「強哥,我真的有這么厲害嗎?我好像對跆拳道有了新的認識耶!好像領悟到一點兒什么,可是到底體悟到什么又說不出來。」

    我看著曉虹,雖然我不知道她學習跆拳道的時間長短,但是憑她今天的表現,我知道她對跆拳道還是有些天賦的,所以就再指點她一下,以便讓她能領悟到更高的層次。

    曉虹聽了茅塞頓開,忘形的拉著我的手大叫道:「我懂了、我懂了!謝謝你,強哥!」她說完飛快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就「咯咯」笑著跑遠了,方明又用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連話都沒有說一句,便跟著跑遠了。

    好柔軟的嘴脣啊!親在臉上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我撫摸著被曉虹親過的臉頰,呆呆的看著曉虹青春活潑的身子越走越遠。

    這時楊靜曖昧的嘻笑著看了我一眼,我一驚,心想慘了,被楊靜看到我陶醉的樣子,真糗!

    我們回到家就坐在沙發上聊天,楊靜和楊靈已經決定明天就走,正在查一些資料,商量著準備去哪里玩。

    「我們去上海玩,怎么樣?」楊靜對楊靈問道。

    「不好,那里太多人了,太現代化,都是高樓大廈,和我們嘉誠市差不多。」我說道。

    「大哥哥說不好肯定不好玩,那我們去寧夏,去看沙漠怎么樣啊?」楊靈表示肯定我的看法,然后又提議道。

    楊靜聽了連連搖頭道:「不好、不好,我們是去散心,要去休閑的地方玩,沙漠太熱了,不要沒散到心,反而把自己搞累了。」

    「既然妳們要去休閑的地方玩,不如去成都玩吧!四川可是一個旅游大省,那里有很多地方的風景都很不錯,比如說青城山、峨眉山還有九寨溝,而且成都是一個很休閑的城市,成都的蓋碗茶和川劇中的變臉都很有名。」我大三暑假跟著同學去過成都,對那里還算有點了解。

    「好啊!好啊!神奇的九寨,啊!人間的天堂啊!」楊靈聽了大聲說好,還唱起當年紅遍大江南北的《神奇的九寨》這首歌來。

    楊靈對我說的話可都是不假思索的贊同,連她的媽媽楊靜都沒有這個魅力,所以有時候楊靜都會忍不住懷疑到底她是楊靈的媽媽還是我是楊靈的媽媽,這時楊靜又白了我一眼。

    「嗯!這個提議不錯,成都確實是一個休閑的城市,這個我也清楚,而且那里不但有很多古跡,附近也有很多風景秀麗的地方,既然大家都這么說,那我們就去成都了。」

    「如果你真的愛我讓我走開……」《小雪》這首歌在這個時候響起,這是我的手機鈴聲,我掏出手機一看,是我不認識的號碼,不過我還是掀開蓋子接了起來。

    「你是黃強嗎?我是春熙路警察局的羅梅,我們已經找回你們被搶的皮包了,你來領回去吧!」手機中傳來羅梅甜美溫柔的聲音,聲音很媚,比真人的聲音要好聽多了。

    「好的,我馬上趕去。」我溫柔的說道,然后掛掉電話,現在離我們回到家還不到一個小時,看來他們辦事效率挺高的。我對楊靜和楊靈說提包已經找到,我去認領,然后我就出去了。

    想不到這間警察局的辦事效率還挺高的,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記得大二的時候,我們宿舍發生竊盜案,員警搞了整整一個月都沒有破案,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不能太相信員警的辦事能力,很多的員警根本就是膿包,反正是平民小百姓的一點點小事,破不了案也沒有人會怪罪,上頭也不會注意。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