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三章女警的挑戰

獨孤尋歡2017-2-27 15:1:58Ctrl+D 收藏本站

    我趕到警察局的時候,還是那一男一女兩個員警在值班室等我,他們見到我進來,男員警遞給我一個月白色的提包,果然是楊靜的。//

    我接過提包,打開仔細檢查,手機、身分證、女人化妝用的化妝包,一點兒東西都沒有少,連提包里的一百多塊零錢都還在,我不得不佩服這間警察局的辦事能力。

    男員警看到我一樣一樣的小心檢查,用滿不在乎的口氣肯定的說道:「不用檢查了,包里的東西絕對不會少的。」

    羅梅冷冷的瞥了男員警一眼,說道:「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萬一少了什么東西就不好了。」

    我拉上提包的拉鍊,對著他們笑道:「呵呵!你們的辦事效率還挺高的,這么快就追回來了,東西一點兒都沒少,真是謝謝你們了。」

    「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我們是誰,不怕告訴你,這位羅sir可是我們局里的搏擊高手,這一帶哪個混混不怕我們啊?只要報出……」男員警非常自豪的說道。

    「王兵,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羅梅突然瞪了他一眼,兇狠的說道,凌厲的殺氣讓王兵把剛要從嘴里吐出的話一下子全部吞回去,很害怕似的「嘿嘿」賠笑著,不敢再吭聲了。

    我奇怪的看著他們兩個人,都是同事,都是一樣的職位,怎么聽他們的口氣,那個叫王兵的男員警很怕羅梅啊!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這次員警的辦事效率怎么這么高,原來妳是他們的煞星啊!敬佩、敬佩。」我「呵呵」的笑道,不由得仔細打量起眼前這個美女員警來。

    她的身高應該有1米七,健美的身材,細而不纖的腰身,碩大的**被淡綠色的警服緊緊包裹著,顯得鼓鼓、繃繃的,似乎要破衣而出,但是并沒有讓人感到過于碩大,相反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她的屁股緊湊而不下垂,渾圓豐滿,**修長,全身最突出的地方就是這兩條長腿,筆直有力,宛如行云流水般的流暢,更顯得她亭亭玉立。

    這樣的身材還不是最美的,她的相貌才是最讓人不能忽視的,她有著一頭齊耳短發,顯得干凈俐落,臉上不施粉黛,卻更顯天生麗質,特別是五官的搭配,每一個部位也許不是很美,但是搭配到這張俏臉上,卻產生奇異的效果,可以說是巧奪天工、天衣無縫的組合,讓人感覺很協調,而她的氣質更是獨特,柔美中帶有陽剛,陽剛中隱含冷艷,英姿颯爽,是一個既美又剛且冷的美人。

    「太美了,太漂亮了!」我忍不住在心里贊嘆道,同時心里忽然冒出一個齷齪的念頭,要是能上上她就好了,那種滋味肯定爽死了。

    我的頭腦中馬上閃出一幅**的畫面,赤身**的羅梅被我緊緊的壓著,我的每一次聳動都帶給她意想不到的驚喜,發出一聲聲蝕骨**的呻吟。羅梅豐滿的**在我的挺動之下,急遽的搖晃著,像波浪鼓一樣,而她有力的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身,我把她的大腿抱住,讓她的屁股抬離床上,以「老樹纏藤」的姿勢在羅梅的體內橫沖直撞,肆意殺伐,而羅梅在我的巨龍之下,再也威風不起來,乖乖的任我擺布,享受著我的恩賜,不停的尖聲**……

    「黃強,我想和你來一次切磋,怎么樣?」羅梅柔聲說道。

    王兵心里暗想道:「奇怪,今天羅梅怎么有點怪怪的?哦!對了,她今天的脾氣沒有往常那么火爆,說話比較溫柔,難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不對,她的眼神怎么也柔情似水了?她不會是喜歡上眼前這個臭小子了吧?這個小子長得倒是挺帥的,肩寬背厚,身材高大精壯,兩眼神光逼人,似乎也有兩下子,今天他的兩個女徒弟就能將兩個高大的混混打得跟豬頭一樣,應該不會差到哪里去吧!」

    「黃強!」羅梅看到我色瞇瞇的盯著她看,臉上浮現淫笑,眼神散漫,口角流著口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而且對她說的話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

    羅梅柳眉倒豎,眼角含煞,雙目射出一道道逼人的光線,胸口急遽的起伏著,兩顆碩大豐滿的乳峰不停脹大,在淡綠色的警服下面跳動著。

    「嗯?」我突然感覺一個響雷在耳邊炸開來,真是驚天動地,鬼哭狼嚎,我的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腦袋一下子清醒過來。我轉動著腦袋四處尋找晴天霹靂,但是什么都沒有找到,只看到羅梅那張填滿憤怒的臉,兩眼圓睜,似乎要從里面冒出火來一樣。

    「怎么了?難道剛才那聲炸雷是她發出的?如果是的話,那這個女人實在太恐怖了!咦?她為什么對我怒目而視啊?」我不解的想道。

    王兵也被突然而來的巨大響聲嚇了一大跳,看著怒氣沖沖的羅梅,暗想道:「不好,羅梅發飆了!」

    王兵想起以前羅梅因為發飆把一個同事打到骨折,所以才會被降職調到這里當一般員警,心情不由得緊張起來,怕她又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來。

    「黃強,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羅梅氣得不得了,臉色都變青了,雙目噴出熊熊烈火。

    「哼!還以為他人不錯,想不到英俊的外表下面也是一樣的貨色,本來以為他有什么特別之處,居然也是一個大色鬼,只要他答應和我比試,待會看我怎么收拾他。」羅梅心里暗暗想道。

    「呵呵!不好意思,剛才失神了。」我尷尬的說道,心想這下子又糗了,被人捉到我色瞇瞇的眼神,就好比被人捉奸在床一樣,雖然程度有輕重之分,但是性質還是一樣,我看著羅梅帶刺的眼神狠狠的刺向我,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涼意,這個女人真兇,如果眼光能殺人的話,恐怕我已經被她砍得遍體鱗傷了。

    我本來內心有點歉意,可是當我看到羅梅的雙眼時,不由得生氣的暗想道:「不就是看了妳幾眼,用得著這么兇我嗎?再說了,女人長得美不就是為了給男人看的?如果沒有男人看,女人長得再漂亮有個屁用啊!」

    「黃強,既然你是跆拳道高手,你的女徒弟都能讓街上那些混混沒有還手之力,我想我們來比試、比試怎么樣?」羅梅怒氣沖沖的說道。

    「不好吧!我那幾手三腳貓的功夫怎么能比得上羅sir呢?還是不要了吧!」就讓我吊吊她的胃口,氣氣她。果然,我的拒絕深深的刺激了她。

    「只是比試一下,又死不了人,你怕什么啊?」羅梅的聲音又提高了不少。

    「誰知道會不會死人啊?還是不了,我要趕回去,有空再和妳比試、比試吧!」終于達到我的目的,見她氣得不得了,我就放她一馬,拿起楊靜的提包轉身準備回家。

    「不準走!今天你不比也得比!」隨著一聲怒吼,羅梅一只手迅疾無比的往我的左肩抓來,爪起無聲,而且爪影疊疊。

    后面有一絲細微的風起,我的身體自然而然的生出反應來,我在心里微微一笑,想道:「就憑妳也想留下我嗎?」

    我的左肩一沉,曲臂成肘猛然往后一撞,既脫離了羅梅的爪風,又阻止她的進一步動作,腳下一跨,一閃就出了警察局,我轉過頭對著呆呆站立著的羅梅邪邪一笑,說道:「下次有空再陪妳玩玩,妳有我的電話。」

    羅梅想不到自己凝聚了八成功力的一爪竟然讓對方輕易的逃脫,不禁對自己的功夫起了懷疑,而且對黃強的功力重新評價。要知道在她這一爪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流氓匪徒、搏擊高手都很難逃脫,見黃強還對她露出壞壞的嘲笑,不由得心頭大氣,作勢又要撲出來。

    就在羅梅剛作勢要撲出門外時,王兵眼明手快,雙手一張一下子攔住她,勸道:「不要追了,人都已經走了,妳就放過他吧!況且他的武功也不弱啊!」

    「不,這個小子氣死我了,我非要教訓他一頓不可,讓開!」羅梅厲聲說道,本來她會忍住不追,可是一聽到王兵說黃強武功不弱,竟然有小看她的意味,不由得又起了好勝之心。

    「員警要打人啊!員警要打人了!」我在原地跳著大聲嚷道,引得路上的行人都看向這邊,然后我又對著羅梅壞壞一笑,將右手放到嘴邊,對著她拋去一個響吻,隨即揮揮手,一拔腿就跑到對面的大街上。

    「他不是讓妳打電話給他嗎?說不定他今天真的有事啊!下次再教訓他也不遲啊!」王兵并沒有讓開,還是繼續勸說道。

    「放開你的手!」羅梅對著王兵吼道,然后又咬牙切齒的望著我的背影恨恨的說道:「下次我會讓你后悔今天的所作所為!」

    我坐在計程車上,回想起剛才那個美女員警羅梅生氣的樣子,不由得開懷大笑,說實在的,她生氣的時候還真好看,蹙起柳眉,歪著鼻子,翹起小嘴,皺起粉臉,可愛極了。

    我想她今天肯定不用吃晚飯,光氣就吃夠了,想不到我還會整人,而且水準挺高的,想到這里我忍不住驕傲起來,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司機回頭看了我好幾次,大概是把我當成瘋子吧!

    當我一個人在計程車上哈哈大笑的時候,卻有一個女人在警察局里發呆,滿腹心事,胡思亂想。

    羅梅暗想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離去時那一抹邪邪的微笑已經深深印入我的腦海,今天我怎么了?怎么會對一個剛認識的陌生人發如此大的火?該死的是,我對他客客氣氣的,他竟然是大色狼!咦?我怎么會如此在意他啊?該不會是……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雖然長得很帥,但是離我的要求還差遠了,可是我又忘不了他那壞壞的笑……」

    王兵遠遠的看著靜得可怕的羅梅,只見她用左手托著下巴,兩眼無神,呆滯無意識的看著前方,臉上陰晴不定,臉色不停的變換。

    王兵暗想道:「這個小妮子該不會是喜歡上對方了吧?唉!孽緣、孽緣!」

    當我回到家里時,只有楊靜一個人懶洋洋的半躺在沙發上,正在看韓國的肥皂劇。楊靜看見我提著她的提包進來,飛快的從沙發上撲過來,一把抱住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后歡喜的叫道:「老公,你回來了。」說著就在我的臉上、嘴上親了起來。

    我疑惑的問道:「我的親親老婆,靈兒不在家嗎?」

    「老公不用擔心,靈兒去社區內的同學家玩了。」楊靜從我的嘴上微微抬起來說道,然后就繼續親吻我。

    我想不到楊靜這么主動,如此熱情如火,我心中大喜,手一松,提包便掉在地上,然后我伸手從后面抱住楊靜的細腰,輕輕撫摸著她那肉感十足的后背,移動腦袋,用嘴巴找到她的小嘴,用力吻了下去,伸出舌頭塞進她的小嘴里攪動,她的香舌也伸過來和我的舌頭攪和在一起,互相追逐、嬉戲,而且交換著彼此的津液。

    我們一邊忘情的親吻著,一邊移動,很快就從門口移到沙發旁邊,我一用力,楊靜就倒在沙發上,我趁機壓了上去。

    我的雙手用力揉搓著楊靜碩大的**,雖然隔著衣服和胸罩,但是我依然能感受到**的豐滿和十足彈性,不一會兒,楊靜就情動如潮,呼吸急促粗重,臉紅如霞,好像喝醉酒一樣,媚眼如絲,訴說著她的點點情思。

    楊靜的雙手當然也沒有閑著,熱情的回應著我,伸手撫摸著我敏感的下體,本來軟軟的睡龍在楊靜靈巧的手指之下,很快就醒了過來,不時跳動著,彷彿不想被衣服束縛住,想要脫褲而出,去尋找那個美妙的桃源洞口。

    楊靜小心翼翼的拉開我的褲子拉鍊,把她的小手伸進去,溫柔的撫摸著巨龍,安撫著不安的巨龍,在龍身以及龍頭上輕輕撫摸著、揉搓著,并不時伸到龍身下去撫摸那兩顆蛋蛋,用心去體會我的粗大,感受著**的美妙舒暢。

    我停止對乳峰的侵襲,伸手去解開楊靜的釦子,楊靜突然用那只空著的手抓住我的手,呻吟著拒絕道:「不要,老公,靈兒回來看到不好。」

    「老婆,我想了,我要妳!」我的口氣有點霸道,根本不容許楊靜拒絕,用兩只手把她的手推開,繼續我的脫衣大計。

    楊靜的手根本沒有力氣,我很快便將她的釦子全部解開,把胸罩從下面往上推了起來,讓她那兩座神圣的乳峰暴露在空氣中,然后我一手握住一座乳峰,用力的揉搓起來。

    「不要嘛!老公……啊……」楊靜突然感到乳峰一涼,已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隨即被我的兩只魔手一手抓住一座揉搓著,她情不自禁的叫了起來,然后她的右手從我的褲襠里伸了出來,用兩只手一起來推我,嘴里不停的叫道:「老公,不要、不要。」可是她的嘴里卻不停發出舒服的**呻吟。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大動,根本不想停下來,也不可能停下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用力的押著楊靜的雙手,伏下身子輕輕吻住她的小嘴,不讓她再說話,同時伸手到下邊,把她的裙子翻起來,探手入內,撫摸著粉嫩的大腿內壁,隔著薄薄的內褲揉搓著她敏感的幽谷地帶,并揉搓著她谷口上方的那顆核桃。

    很快的,她的桃源洞口就滲出一些水,把絲質內褲弄濕了,慢慢的水越來越多,透過她的內褲流到我的手上,我能感覺到她已經進入欲罷不能的地步了。

    「老公,嗯!不、不要,噢!我要,不……」楊靜已經不知道要表達什么了,嘴上胡亂的說著,剩下的一點點理智讓她害怕被楊靈撞見,可是原始的**又讓她沉浸在我的挑逗撫摸之中,舍不得離開我的身體。

    「老婆,我們進房去,很快就會好的。」我說完又吻上她的嘴,停止對她的身體的侵襲,伸手輕輕的抱起她,并且讓她的小嘴不曾離開過我的大嘴,我們的嘴還是緊緊吸在一起。

    楊靜這時又把手伸進我的褲襠里面,愛不釋手的撫弄著我的巨龍,我一步一步的走上樓梯,來到我的房里,然后順手關上房門。

    「老公,我……我怕,可是我……我又好想要。」楊靜吐出我的舌頭,矛盾的呻吟著,可是手還是在我的褲子里頭抓著巨龍撫摸個不停。

    「別怕,靈兒沒有這么快回來的。」我安慰著她,然后脫離她的小嘴,把她放在地上,彎下身子,伸手摸進她的裙子里面,扯住她的內褲帶子,把她的粉紅色內褲拉了下來,輕輕的說道:「我們就這樣做,妳不需要脫衣服,很快的。」

    「嗯!」楊靜點點頭,終于答應我的要求,不再擔心了。

    「老婆,妳看,妳的淫**都把內褲弄濕了,妳還說不要。」我指著內褲上的水跡對楊靜笑道。

    「壞蛋,壞老公,還不都是你弄的,你還笑我。」楊靜看到內褲上的水汁還在往下滴,突然嬌羞的嗔道。

    「嗯!老公,快點,我、我現在就要。」楊靜害羞的說道,雖然昨晚已經做過一次,但是要她這樣直接說出來還是有點拉不下臉。

    楊靜解開我的皮帶,連帶內褲一起拉下來,然后把我推坐在短沙發上,她轉過身,掀起裙子背對著我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只手伸到下面扶著我的巨龍,對著她的谷口,慢慢的蹲下去。

    「噢!」當我的巨龍進入她的身體時,楊靜忍不住呻吟起來,感覺到一根滾燙溫熱的巨大棍子插進她的花徑里,原本空蕩蕩的花徑一下子被塞得滿滿的,立刻有一股酥麻爽快的感覺從里面蔓延到全身,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她用兩只手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一上一下挺動著肥大的屁股起伏起來。

    當楊靜蹲下來的時候,她的花徑很快的將巨龍吞沒,發出輕微的「噗滋」一聲,隨即從她的花徑里滴出一股**,落在我的大腿根處。我感覺到溫熱濕滑的花徑包住巨龍,巨龍再次進入深深的水洞,忍不住大喜,龍頭昂然的跳動著,拼命往里面鉆,想要進入到更深處。

    一股酥麻感如閃電般的從龍身上傳到我的大腦里,然后到達四肢百骸,我忍不住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抑制住大腦傳來的陣陣刺激,用兩手托住楊靜渾圓的肥大屁股,配合著她上上下下的屁股也挺動起來。

    這一刻我和楊靜徹底沉淪,沉浸在原始的**中,在欲海中盡情的馳騁。

    每當楊靜的屁股抬起來時,我就盡力的收縮著屁股,讓巨龍完全離開她的洞口,當她的屁股往下坐時,我便用力的往上挺動著屁股,讓她的洞口和我的巨龍劇烈碰撞、摩擦著,每次巨龍都能深深的進入到她的花徑深處,龍頭緊緊頂住她的花心。

    這個時候楊靜就會忘情的**著,甩動頭發,屁股緊緊的坐在我的大腿上,左右搖擺或者旋轉著,讓巨龍在她的花心深處摩擦著。

    「老公,我好舒服,啊……好爽,頂得我好舒服,啊!」楊靜大聲的尖叫道。

    「喜歡被**嗎,老婆?」我聽到楊靜無比誘惑的**,異常興奮,哪個男人不希望胯下的女人要死要活的?哪個男人不喜歡胯下的女人**?我突然用力往上一頂,粗長的巨龍一下子就頂到她的花心深處。

    「啊!喜歡,我喜歡被小老公操,我要天天都讓你操,嗯!好美,好爽!」楊靜搖晃著身子,頭部亂擺,秀發飛舞,呈現瘋狂的狀態。

    我們這樣做了約半個小時后,我讓楊靜換了一個方向,由背對著我改為面對著我坐在大腿上,這樣我可以一邊**一邊親吻楊靜的嘴,還可以看到楊靜舒服的表情,更可以用雙手撫摸著她豐滿的玉峰,比剛才的姿勢還要刺激一些。

    楊靜兩只手伸過來扶住我的肩膀,屁股前后挺動著,在我大腿上摩擦,我也伸手過去,從后面抱住她的肥美臀部,幫助她前后搖動,讓她的動作更激烈,讓我們的每一次碰撞都發出巨大的響聲,也讓我們的每一次碰撞都能激起彼此的熱情。

    「老婆,我好舒服,這種感覺好美,好爽!」我愉悅的說道。

    「嗯!我也好舒服,老公的巨龍太厲害了,頂得我好舒服啊!啊!」楊靜忘情的說道。

    我們一邊**一邊交流著,說出彼此的感覺,感受著我們真正達到靈肉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境界。不過大多數時候都是楊靜一個人在**,喃喃的說道:「親親老公,我愛死你了,你搞得我好舒服啊!啊!老公,我快要飛了,要飛了!」

    我將雙手縮回來,攀上楊靜那兩座挺拔的乳峰,在她的峰頂上揉、搓、捏、磨,無所不用其極,讓她挺拔的玉峰在我的魔掌下展現著各種不規則的形狀,時而用力向下壓,把她的**壓得扁扁的,時而兩手抓住她的乳峰向中間擠壓,讓她的乳溝變得更深、更狹小。

    我看著楊靜在我腿上的放浪模樣,感到無比的自豪,再也沒有什么事比讓自己的女人欲仙欲死更高興的了。

    我低頭含住她左邊的**,輕輕的用舌頭舔著,并圍繞著她的乳暈打轉,她的**看起來可愛極了,很能給我視覺上的刺激。

    我的舌頭對**的刺激讓楊靜享受到更大的舒服感,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是除了下面之外最敏感的地方,平時只要**一受到刺激,馬上就會想要**,更何況是現在最刺激而且最舒服的時刻,于是楊靜用力的向前擠壓過來,讓自己的**緊緊貼著我的嘴脣,飽滿渾圓的乳峰全部都壓到我的臉上。

    我把楊靜的**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著,就像回到嬰兒時代一樣,不時轉動著嘴巴,用嘴脣在她的乳暈上摩擦著。

    我的右手此刻正在刺激她的另一顆**,我用手掌壓住她的**,旋轉著,然后用兩根手指捏住她那可愛的**,擠、捏、壓、捻、摸,將我挑逗的本領全部施展開來。

    在我的上下夾攻之下,楊靜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酥、麻、爽、癢各種刺激的感覺一起向她涌來,屁股挺動得更厲害了,身子像風中的柳條一樣,舞動得很厲害,頭上的青絲宛如黑夜中的精靈一樣,在盡情的飛舞著,嘴里發出「嗷嗷」的叫聲,那是興奮到了極點的表現。

    「老公,我、我快要死了,死了,噢……老公,我受不了,啊!美死我了,老公……啊!我要飛了,老公,我要飛了……」楊靜忘我的尖聲**道,巨大的聲響在房間里回蕩著,盡情的訴說著這個十年沒有過性生活的女人此刻的淫蕩浪騷,好在房間的墻壁都是有隔音效果的,不然恐怕整個社區的人都會聽見楊靜驚天動地的**了吧!

    「媽媽,我回來了,大哥哥回來了嗎?」樓下突然傳來楊靈嬌嫩的聲音。

    「不好,靈兒回來了!啊……噢……嗚……」楊靜聽到楊靈回來了,頓時感到一陣緊張,同時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一陣陣奇異的感覺霎時傳遍全身,忍不住想大聲的叫起來,可是又怕楊靈聽到,極力忍住才沒有大聲叫起來。

    楊靜原本「啊啊」的大叫瞬間變成「嗚嗚」的聲音,身子僵硬,急遽顫抖著,一陣抽搐后,**在瞬間爆發出來,一波一波的快感沖擊著她的感覺神經,令她興奮到了極點。

    楊靜感覺到體內突然涌出大量的**,花心深處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吸力,緊緊的吸住巨龍,身子在剎那間像被抽空力氣一樣,力氣隨著花徑中的大量**溜走了,身子一軟便癱倒在我的懷里。

    同時我也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刺激,有一種偷情的感覺,同時也有一種被窺視的錯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表現一下,那種奇妙的感覺令我一下子興奮到了極點,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楊靜的花心深處突然涌出一股大量的**,好像洪水爆發一樣洶涌而出,巨大的力量沖擊我的巨龍,然后從龍身和花徑肉壁的密合處流了出來,流到我的腿上。

    在楊靜涌出大量**的同時,花心深處那股特殊的吸力又來了,而且比前面兩次來得更兇猛,緊緊吸住我的巨龍,好像黑洞一樣,我每抽出一次都要花費很大的力氣。

    在楊靜體內吸力的攻擊之下,我心靈顫抖,渾身抽搐,巨龍猛然一跳,頓時從龍嘴噴射出一股巨大的能量,滾燙有力的精元射進她的花心深處,楊靜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發出滿足的「嗯嗯」之聲,我終于和楊靜同時達到**,攀上激情的頂峰。

    楊靜連忙在屋里回應道:「靈兒,媽媽在上面呢!我馬上就下去。」然而她的聲音卻嬌弱無力。

    楊靜馬上從我腿上下來,「噗哧」一聲,花徑由于離開了巨龍,從她的花徑里面流出一大灘滑膩的**,她又忍不住「嗯」了一聲,連忙拿出紙巾在幽谷地帶擦了起來,用了一張又一張,等到擦得比較干凈時她才罷手,可是此時滿地都是她丟的紙團,足足可以裝一個垃圾桶。

    「壞蛋,待會你善后啊!」楊靜斜斜看了我一眼,眉梢眼角有著無限春意。

    「呵呵!老婆,喜歡我壞嗎?」我看著楊靜驚慌失措的樣子,和她平時干練的模樣大不相同,別有一番風情,于是邪笑道。

    「嗯!我喜歡你對我壞。」楊靜羞紅著臉應了一聲。

    「哈哈!」我看著楊靜嬌羞的樣子,忍不住大笑一聲。

    「壞蛋,我下去了。」楊靜不顧身體的疲軟,飛快的扣好衣釦,整理好裙子,連內褲都來不及穿,飛快的用手梳理一下頭發,接著親我一下,然后從我房里走出去,迅速關上房門,從外面傳來楊靜大聲的喊道:「靈兒,妳回來了啊!大哥哥也剛剛回來。」

    「咦?媽媽,妳的臉怎么這么紅潤啊?妳沒事吧?」楊靈見楊靜春潮過后的臉上紅艷光潤,驚訝的問道,同時上下打量著她,只見她兩眼水霧迷離,眼角含春,頭發有點亂,好像剛從床上起來一樣。

    「哦!是嗎?」楊靜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然后說道:「沒什么,我剛才喝了一點兒酒,有些不舒服,在妳的床上睡了一會兒。」姜果然是老的辣,楊靜急中生智,一下子想出這么好的說詞來搪塞,不愧是做新聞這一行的。

    「現在好一些沒有?要不要去看醫生?」楊靈聽了馬上關心的問道。

    「沒事、沒事,只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楊靜心里松了一口氣,輕松的回答道。

    「哦!這樣啊!我昨晚半夜也醒了,好像聽到一種很特別的聲音,很吵,不知道是什么聲音,不過我很快就又睡著了,妳也被吵醒了嗎?」楊靈不由得想起昨晚那陣怪響。

    「是啊!被吵醒后就很難睡著了,不過剛才休息一會兒已經好多了。」楊靜聽到前半段話的時候,心里嚇了一大跳,以為楊靈知道她和黃強的事,還好只是虛驚一場,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終于落地

    「那媽媽妳要多休息,保重身體哦!明天我們還要去旅游呢!大哥哥呢?」楊靈見楊靜沒事,安慰了她幾句,心思馬上就轉到黃強那邊。

    「哦!他回房里了。」楊靜說道。

    「那我上去找他。」楊靈說著就跑上樓梯。

    「靈兒,也許大哥哥累了,正在休息呢!妳就不要打攪他了,再說時間也不早了,該做晚飯,我們一起去做好不好?等我們做好晚飯再去叫他吃飯吧!」楊靜看楊靈跑上樓梯,剛落地的心又懸了起來,害怕楊靈進入黃強的房間看到不該看的畫面,連忙岔開話題,阻止楊靈上去。

    「嗯!那好吧!我就不打擾他了,幫妳做晚飯吧!」楊靈歪著腦袋考慮了一會兒,眼睛閃了幾下,沒有往樓上走去,高興的聽楊靜的話去做飯。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