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夜半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2:25Ctrl+D 收藏本站

    窗外的夜空中繁星點點,月亮有云彩遮住,所以不能照亮大地,夜幕下的各種樹木好像籠罩了一層薄薄的輕紗,夏蟲低鳴,正在唱著不知名的曲子,整個社區萬籟俱寂,寧靜和諧,絕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安然入睡,在這么美好的環境中應該都睡得很安心而且很香吧!

    我躺在床上,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給劉瓊,說我明天中午會回去吃午飯,讓她好好的做飯準備迎接我。/

    先前吃晚飯的時候,楊靜說下午她們已經訂好明天上午十點去成都的飛機,準備去那里玩幾天。

    往后我就要留在嘉誠市工作,既然楊靜她們去旅游,我也正好趁這個機會回家一趟看看父母,我掛了電話后躺在床上這樣想著,突然手機響了一下,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有短訊來了,誰這么晚還發短訊給我呢?

    我拿起手機一看,是楊靜發的短訊,她為什么要發短訊給我呢?我連忙打開短訊,一則曖昧的短訊立刻呈現在我的眼前:「寂靜的黑夜寂寞的人,孤單的床上孤獨的我,老公,我想你……你來嗎?」

    我不禁露出微笑,看來楊靜真的是被我開發了,變得索求無度,下午才做了一次愛,間隔也就五、六個小時,現在又想**了。

    俗話說:「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三十歲到四十歲是女人**最旺盛的時候,就好像男人在二十歲到三十歲是**最強的時候一樣,只不過女人來得比較遲一點兒而已。

    說來也奇怪,在孩童時代,女孩子一般都比男孩子早發育,比較早成熟,可是在**這方面卻反而來得遲一些,真是猜不透造物主的安排。

    楊靜今年三十七歲,正處在狼虎之年,應該是**最旺盛的時候,可是這么多年來她都一個人過,也不知道這十年是怎么過來的,也許正是因為封閉了這么多年,現在一旦被我打開她的**之門,她的**就像洪水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我心中突然興起一個壞壞的主意,連忙按動鍵盤,回了一則短訊給她,然后輕輕打開房門走出去,只穿了一條短褲,就這樣輕輕的走下樓梯。

    「鈴!」手機響了,楊靜興奮的拿起手機,打開短訊,里面寫道:「不去了,下午做累了,我要睡覺了。」

    楊靜心中突然感到一陣失落,心情黯淡,可是內心的那種渴望太強烈了,好想念黃強的巨龍進入她的身體的感覺,也好想念他堅強勇猛的樣子,于是忍不住又按動鍵盤回了一則短訊,寫道:「老公,我想你,我要你!你快來嘛!」然后她就緊緊的拿著手機,緊張的等待著。

    手機在我手里不停震動著,又有短訊來了,看到里面的內容,我心中直偷笑,心想真是一個餓鬼啊!我又連忙按動鍵盤,把「打開房門」這幾個字發送過去,然后靜靜的站在她的房門外等她來開門。

    「鈴!」短促的鈴聲在寂靜的黑夜中顯得異常響亮,楊靜突然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拿起手機來看,原本失落的表情馬上變得非常生動,眼睛熠熠生輝,黑黑的夜色也掩不住她的興奮之色,她一把掀開棉被,一躍從床上跳下,奔向房門,敏捷得像一只豹子,身上竟然是一絲不掛。

    楊靜一把拉開房門,看到我笑嘻嘻的站在房門外,一把將我拉進房內,順手關上房門,然后雙手箍著我的脖子,小嘴湊了上來,找到我的大嘴巴,伸出舌頭攻城掠地,一下子就伸進我的要塞之地攪動著,吸吮著我的津液,和我的舌頭來回糾纏,雙手還不停在我的身上亂摸,隨即脫掉我的短褲。

    巨龍一下子跳了出來,再也沒有衣物能阻擋它了,它昂首闊步,龍身急速變化著,不停的伸長、脹大著,很快就從一條短小的懶龍蛻變成龐然大物,龍首昂然的四處張望著、尋找著。

    巨龍突然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撲了過來,還沒等它反應過來,巨掌已經將龍身緊緊的抓緊,然后快速的在它身上套弄著、撥弄著,剛開始巨龍還感到害怕,后來漸漸的從身上傳來陣陣舒服感,就安然的享受著巨手的撫摸。

    我堂堂一個男人,這個時候當然也要熱烈回應,我的雙手在楊靜身上盡情撫摸著,楊靜雖然已經三十七歲了,可是平時很注重保養,身上的肌膚滑如凝脂,雖然不是吹彈可破,但是粉嫩異常,非常光滑,像摸在玉石上面一樣,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楊靜這時身上已經很敏感,也許是她動情在先吧!**在她身上積蓄了很多,只是等待一個引子而已。我每次摸到她身上的敏感處,她就吐出我的舌頭,張大嘴巴忘我的呻吟嬌喘,只一會兒工夫,楊靜便情動如潮,春水泛濫了。

    我在楊靜圣潔高挺的乳峰上盡情的「肆虐」了一番之后,我的右手往下移,翻山越嶺,穿過平坦的小腹,突然一下子按在楊靜最為隱祕的幽谷地帶上,只覺入手的萋萋芳草上一片滑膩,黏黏的,竟然滿是她激情的**。

    「老婆,妳看,妳好色哦!」我把手伸出來給楊靜看,還不忘調侃她一下。

    「嗯!都是被你這個壞蛋教色的。」楊靜嬌羞的看著我手上的**,呻吟道。

    我又把手放到楊靜的幽谷地帶,在那里盡情的肆虐著、摩挲著,然后伸出中指在她的肉縫上劃來劃去,很快的谷口上方的小核桃就探出頭,悄悄的露了出來,我馬上用兩根手指輕輕的捏住它,并揉捻著。

    「啊!」楊靜大叫一聲,叫聲里充滿無上的享受以及無比的舒服,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著、抽搐著,身子一軟靠在我的身上,花徑里面一熱,便流出一股滾燙的**。

    「小壞蛋,壞老公!剛才你竟然敢戲弄我,看我不整死你才怪。」楊靜終于過足了癮,嬌嗔道,用雙手捶擊著我的胸膛,然后把我推倒在床上,隨即壓了上來,豐滿高聳的乳峰緊緊壓在我的胸口上,有一種說不出的酥軟感。

    「呵呵!看我們兩個誰整誰,妳這個小騷婦。」我說著身子一動,用力把楊靜翻了過來,然后我壓了上去。

    「我就是騷,就是騷,但是我只對小老公騷。」楊靜躺在我的身下深情凝視著我,忘情的亂叫道,兩只手伸上來從后面環抱著我的腰肢,把我緊緊的摟向她,熱情的回應著。

    「那我就要看看妳到底有多騷了,呵呵!」我邪笑道。

    「要看就快點來吧!」楊靜感到花徑里面已經在不停的蠕動,一陣又癢又麻的感覺布滿全身,突然感到無比空虛,難受極了,很想要快點有東西來填滿她的空虛,也很想要有東西快點來幫她止癢,所以忍不住要求起來,期待巨龍的光臨。

    我看著楊靜渴望的眼神,心里大為激動,于是我揚起身子,扶住粗大的巨龍頂住她的幽谷洞口,在那里不停的摩擦著,不時讓龍頭去觸碰她那敏感的小核桃,就是沒有插進去。

    「嗯!老公,里面癢,我要,快點!」異樣的刺激讓楊靜感到花徑更癢了,內心對巨龍的渴望也越來越強,不由自主的催我快一點兒。

    楊靜的幽谷洞口緩緩流出不少**,我扶著巨龍,讓龍頭在她的洞口沾上少許**,先讓龍頭滋潤、滋潤,然后把手移開,腰一動,屁股一挺,「噗哧」一聲,巨龍準確無誤的進入幽谷洞口,沿著花徑直達花心深處。

    「噢!」楊靜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終于不再空虛了,她感覺體內被塞得滿滿的,花徑也不再癢了,取而代之的是酥麻感和爽快感,整個身體就像通了電一樣,酥酥麻麻的。

    楊靜的花徑早就進入戰斗狀態,所以我不用放慢動作讓她慢慢適應,從一開始我就指揮著巨龍狂抽猛送,狠插狠頂,記記到底,記記必殺。

    楊靜曲起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一雙腳掌勾住我的腰,拼命的挺動著肥美隆臀配合我的抽送插頂,整個身子像蝦子一樣不停扭動著,波浪起伏,尤其是胸前兩顆碩大飽滿的**更是波濤洶涌。

    寂靜的黑夜里響起迷人的異響,黑黑的夜色中上演了一場活色生香的春宮秀,給這個寂靜的夜晚增添了無窮的魅力,一時之間春光無限,春色無邊……

    一個多小時后,無限饑渴的楊靜終于得到滿足,隨著花心深處傳來的吸力,我知道她馬上就要**了,所以加大馬力,只見到巨龍的影子在楊靜的谷口處出沒,卻看不清巨龍的身子。在我狂抽猛插了近千下后,楊靜的花心深處噴出一股陰精,嬌軟的身子瞬間癱軟在我的身下。

    也許是我已經熟悉楊靜的身子,對花心深處的吸力也有了抵抗力,這次我并沒有和她同時到達**,在她**之際,巨龍還是昂昂然,顯得精力無限,在她的花徑里進進出出,揮戈繼續戰斗。

    楊靜的身子像是被抽去了骨頭一樣,四肢無力的伸展開來,軟軟的躺在床上,嘴里不斷喘著粗氣,任由我在她的體內**著。

    她的酥胸急遽起伏,乳峰頂上的那兩點嫣紅此時由于多度刺激凝聚了大量血液而變成紫紅色的,全身雪白的肌膚由于春情的瀰漫和激情的涌動而泛著迷人的粉紅色,顯得異常可愛媚人。

    我減緩動作,以九淺一深的頻率在她的幽谷花徑中**著,每一個動作都盡量做到很溫柔,讓楊靜好好的享受激情后的余韻。

    十分鐘之后,楊靜終于從**中恢復過來,身子慢慢變得有力起來,花徑也緩緩變得緊湊,我能感受到花徑兩邊的肉正在輕輕蠕動,慢慢的縮緊,開始圍攻巨龍。

    我的巨龍遇強則強,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會反抗,巨龍感受到威脅,渾身一振,霎時變得刀槍不入,粗壯無比。

    我感受到楊靜恢復了,心中大喜,又開始指揮巨龍在她的體內橫沖直撞,肆意的廝殺著,戰火再次燃起,戰爭持續進行,巨龍在花徑中穿梭往來,傲然獨行。

    楊靜經過第一次戰火的洗禮,精力顯然不行了,她很快就敗下陣來,達到生命的高峰,再次流出大量的**。而我則越戰越勇,一鼓作氣的攻城掠地,在花徑的領土里任意來往。

    又是一個多小時后,楊靜整整**了五次之后,我才身子一抖,屁股用力的夾著,巨龍亂顫,無上的刺激倏然直沖腦海,一股生命的精華猛然洶涌而出,經過龍嘴的噴射,大片大片的撒在楊靜的花心深處,滋潤著花朵。

    我射出生命的精華,在孤軍奮戰了近三個小時后,我身子一軟,再也無力支撐,軟軟的趴倒在楊靜身上。

    我們就這樣默默的擁抱著,靜靜享受著生命的最高峰,回味著激情之后的余韻。

    過了良久,楊靜輕輕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輕啟朱脣說道:「老公,謝謝你,是你讓我體驗到了生命的激情,是你讓我如此幸福、如此滿足。」

    我身子一翻,從楊靜的身上翻了下來,側躺在她的身邊,愛憐的撫摸著她浸滿汗水的秀發,輕輕的說道:「傻瓜,怎么盡說一些傻話呢?妳是我的老婆,我當然要讓妳幸福,讓妳滿足了,這是我做老公的本分啊!」

    「嗯!老公你真好,我愛你。」楊靜深情的注視著我,柔柔的說道。

    「老婆,我也愛妳。」我凝視著楊靜的深邃雙眼,也深情的說道。

    「老公,你真的好厲害啊!這次是我最舒服的一次,總共**了五次,整個人都快要散了,好像要飛起來一樣。」楊靜樂滋滋的敘說著。

    「妳也不賴啊!每次**的時候,里面都有一股特殊的吸力,我也好享受和妳**。」我一想到楊靜的花心深處那股奇怪的吸力,又忍不住心神蕩漾。

    「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我里面的結構比較特殊吧!」楊靜微笑道,她對那股花心深處的吸力也不是很清楚。

    「那我們要不要再來一次啊?老婆。」我笑嘻嘻的看著楊靜說道,逗她。

    「啊!你還能做啊?不要、不要,我可受不了啦!」楊靜一聽到我還要做,臉色都變了,連忙搖手拒絕道。

    「呵呵!逗妳玩的啦!」我見到楊靜現在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道。

    「還好,真怕你再來一次,老公,以后你可能要多找幾個女人才能應付你呢!」楊靜輕輕的拍了拍胸脯說道。

    「也許吧!我覺得我現在**技術是越來越厲害,以前都沒有這么厲害。」我輕輕笑道,連我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的本領變得這么厲害,以前和菲菲**的時候,一般都是兩個小時就很累了,可是現在基本上每次**動輒就是兩個多小時以上,這樣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好了,老公,我們睡覺吧!已經很晚了。」楊靜說道。

    「嗯!今晚我就睡在這里了,好不好?」我撒嬌道。

    「壞蛋,你就不怕被靈兒發現啊?真是怕了你,今晚你睡這里吧!明天早上要趁靈兒不在的時候出去喔!」楊靜輕輕敲了我的腦袋一下說道。

    「嗯!還是老婆好,會疼我,來親一個。」我真是開心死了,終于可以抱著楊靜睡覺,于是我樂滋滋的抱著她,并給了她一個響亮清脆的吻。

    「好了,壞蛋,你去把門鎖上,以防靈兒明天早上起來進我的房間。」楊靜躺下去說道。

    「遵命!」我舉起手對著楊靜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后蹦跳著去鎖門了。

    第二天早上楊靜很早就起來了,因為要趕十點的飛機,而我趁楊靈去刷牙的間隙,從楊靜的房間飛快的跑上樓,穿好衣服后也下來刷牙洗臉。

    八點鐘的時候,楊靜已經熬好稀飯了,我們吃過早飯,然后就向機場趕去,我送她們到機場,看著她們進了安檢,我才轉身走出候機大廳,坐上機場巴士返回城里,然后再搭乘公車趕回我的家。

    我輕輕的轉動門鎖,輕輕的推開門來,想給劉瓊一個驚喜,可是讓我失望的是劉瓊并沒有起來,還在呼呼大睡,像只可愛的小豬一樣,并不知道我已經進來了。

    「哼!練過跆拳道的人睡覺怎么可以如此死沉呢?如果這個時候進來的是一個采花大盜的話,相信她肯定會慘遭毒手。」我暗想道。

    我輕輕的來到床邊,看著劉瓊沉睡的艷姿,只見她一頭飄逸的長發蓬松的散在枕頭上,小嘴緊抿,微微露出甜美的笑意,鼻翼輕輕的翕動,均勻的呼吸著,身子夸張的扭成S型躺在床上,薄薄的被單勉強蓋住小腹部分,而胸前可是春光大泄,一對**并沒有因為平躺著而攤開來,還是驕傲的高聳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交叉在一起,隱約露出迷人的幽谷地帶。

    劉瓊這個小妮子自從讓我開發后就跟我住在一起,睡覺總喜歡裸睡,身上什么都不穿,每晚都迷得我暈頭轉向,最后熱血沸騰,被她誘惑,只好在她身上努力的做苦力,狠狠的開發著那剛剛才開采出來的桃源地帶。

    她的身材是屬于比較壯實的那種,高大豐滿,加上因為練跆拳道的緣故,身上每一寸皮膚、每一寸肌肉都非常結實有彈性,一點兒都不輸給菲菲。

    雖然劉瓊才剛學會**,很多技巧都不是很熟練,但是她的體力是一個很大的優點,和她在一起可以做出很多高難度的動作,也可以讓她主動,靜靜的享受著她帶給我的快感。

    還有一個最大的優點是她很能持久,我可以和她翻云覆雨三個小時,休息幾分鐘后能繼續戰斗,在這方面堪稱是我的親密戰友。

    我看著這個宛如睡美人一樣的女人,心頭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感來,大手輕輕撫摸著她那柔軟的肌膚,慢慢攀上高聳的乳峰,采摘那誘人的小紅豆。

    「噢!」劉瓊輕輕的呻吟了一下,反應非常靈敏,她已經非常熟悉我的手指了,一點點刺激都能讓她呻吟出聲。

    「誰?」劉瓊突然一下子坐了起來,下意識的雙手抱胸,等看到正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時,本來緊緊抱胸的雙手一張,馬上抱住我,欣喜的大叫道:「強哥,你回來了啊!這幾天想死人家了!」說完把頭一埋,鉆進我的懷里扭動不已。

    我心里一甜,油然生出一種幸福感,心想有女人的男人就是幸福,出去外面,有女人惦記著,回到家里,有女人服侍著。

    我輕輕的拍了拍劉瓊光滑的后背笑道:「我也想妳呀!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我輕輕撫摸著她的**,嘻嘻一笑道:「小瓊,幾天不見,妳的**好像大了不少啊!」

    「壞死了,還不都是你害的,你還來取笑人家,我不來了!」劉瓊嬌羞的說道,在我懷里亂鉆,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從她的臉上飛出來,媚顏含笑,臉生紅霞。

    這個小妮子知不知道她在玩火啊?柔軟無骨的嬌軀摩擦著我的身體,尤其是兩座碩大無比的乳峰剛好對著我的下體,乳峰顫巍巍的在巨龍處搖晃、摩擦著,異樣的刺激令睡龍很快就驚醒過來,迅速的膨脹變化,不但伸長,并且變得粗大。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