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調教女友

獨孤尋歡2017-2-27 15:2:51Ctrl+D 收藏本站

    「壞蛋,想了?讓我看看小弟弟長得怎么樣了?」劉瓊感覺到我下體的變化,一臉壞笑的看著我說道。

    劉瓊突然伸手隔著褲子抓住巨龍,輕撫了一陣子,可能覺得隔靴搔癢不夠過癮,她迅速解開我的皮帶,扯著我的褲子像是要強奸我一樣,粗魯無比的將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扯落,然后伸手一把抓住膨脹粗大的巨龍,撫摸著巨大無比的龍頭。

    劉瓊臉上現出迷離的神色,雙眼朦朧含霧,癡癡的說道:「強哥,我好想它啊!你知道嗎?這幾天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它,我要讓它來填滿我的空虛,我要它充滿我。」

    她那充滿夢幻的神色、誘人的話語令我血流加速,血脈賁張,我一把將她推倒在床上,一手摸著她俏皮的粉紅**,親吻著她滑如凝脂的粉嫩肌膚,一手撫摸著下體的幽谷地帶,不時拉扯著她那蓬松的黑色小草,并用一根中指在肉縫處來回拉動著。

    她的神態如癡如醉,呼吸急促粗重,身體挺起緊緊貼著我的身子,在我的中指魔功之下,她的花徑深處潺潺流出大量的**,滴落在我的手心上,黏滑無比。

    「哦!」劉瓊伸長脖子長長的吟哦道,身子扭動、顫抖著,撫摸著巨龍的小手也不禁加大力度和速度,飛快的套弄著巨大的龍身。

    很快的劉瓊就急不可耐了,粉臉通紅,身子由于**的煎熬而變成粉紅色,體溫迅速上升,熱浪灼得她的身子胡亂扭動著,喉間發出舒服的嬌喘**,她的雙手到處亂摸,嘴里呻吟道:「強哥,我要,快點,我要……」

    「小瓊,妳要什么啊?」我有意逗她,于是如此問道。

    「嗯!我要……我要你。」劉瓊想不到我會這樣逗她,遲疑了一會兒終于嬌羞的說了出來。

    「要我什么啊?我不是在這里了嗎?」看著劉瓊著急的樣子,欲語還羞,我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哦……強哥你壞死了,非要逼我說嗎?啊……」劉瓊已經意識到我在逗她,強忍住下體的酥癢,一邊呻吟一邊問道。

    「我哪有逼妳啊?妳不說我怎么知道妳要什么?要我怎么樣啊?」我笑問道。

    「嗚!我下面好癢,我要……我……要你插進來。」劉瓊終于忍不住下體的渴求,大膽的說出來。

    「插進妳哪里啊?」我看到劉瓊的樣子,繼續裝糊涂。

    「啊……我要,我不管了,我要強哥插我,我要你插進我的騷洞洞里,啊……」劉瓊放開喉嚨大聲叫道。

    我壞壞的一笑,當下把放在幽谷肉縫之間摩擦的中指一豎,無聲無息的插進她的騷洞里面,溫柔的說道:「小瓊,是這樣插嗎?我已經插進妳的騷洞洞里了。」

    「啊!壞蛋,強哥不要逗我了,我下面癢死了,我要你的……你的大東西插進我的騷洞洞,我要你的大東西狠狠的插我的騷洞洞!」劉瓊這次終于完整的說了出來,臉色紅紅的,神態嬌羞無比,可愛至極。

    「哈哈!這就對了嘛!以后叫我做什么要說得明白一些,知道嗎?」我開心的說道,我想在我的調教之下,劉瓊不久以后就會變得淫蕩騷浪起來,什么淫蕩的話都會說出來。

    也許男人都有這樣一種心理吧!希望碰到的女人出得了廳堂,在外人面前高貴典雅,也希望女人在床上**的時候要變成**蕩婦。

    我此時正是這種心理,剛才我一直逗劉瓊就是為了以后她在床上可以毫無拘束,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這樣我們做起愛來才會毫無阻滯,達到靈肉交融的境界。

    我見到劉瓊終于邁出重要的一步,當然得好好的獎賞她,讓她嘗嘗我生命精華的甜頭。當下我不再遲疑,抬起她的雙腿放在肩膀上,挺槍直搗黃龍,巨龍毫無障礙的攻進她的體內,巨龍和花心經過重重磨難,終于順利的會師了,我也順利的和她合而為一,一個溫暖濕潤的領域被我無情的占據,那彷彿是一個無限擴張的空間,給人無盡的快感。

    由于劉瓊的花徑中已經布滿大量的**,而且在谷口處凝聚了一大堆**,所以當巨龍以飛快的速度一下子插進去的時候,龍頭在谷口處激起巨大的浪花,頓時**四濺,并且發出一聲無比響亮的「噗滋」聲,淫糜至極。

    劉瓊的下體終于不再空虛,體內得到充實,而且是無比的充實,不留下一絲縫隙,她幸福的呻吟著,享受巨龍帶給她的巨大沖擊。

    劉瓊的頭發有頻率的擺動著,雙手緊緊箍著我的雙腿,嬌軀不停顫動,乳波如浪,盡情享受著我有力的撞擊。

    別看劉瓊的體態比較豐滿,但是她的花徑確實很狹小,是我的女人當中最緊的,也許是她才剛破瓜不久的緣故吧!總之我的巨龍在她體內感受到最緊的壓迫,花徑中的肉壁和龍身的摩擦是最緊密的,也是最讓我享受的。

    所以我才把劉瓊的**架在肩膀上,采取這個姿勢能讓她的花徑和我的巨龍保持同一個角度,也能讓緊小的花徑變得更加狹窄,更能給我刺激。

    我面對著這塊才剛開發不久的荒草地,還必須更勤奮努力才能讓它完全開發出來,所以我對劉瓊采取狂轟亂炸、大力**的攻勢,堅硬如鐵的巨龍在花徑中大肆開發,不斷將她的騷洞撐大,每一次都是連根沒入的插到花心深處,和她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一插到底之后,我就旋轉龍頭,像操作鉆頭一樣的扭動屁股,在她的花徑深處旋轉摩擦。

    我的每一次狠插猛頂都讓劉瓊發出「啊」的一聲大叫,那是爽快到了極點的**,而我每一次連根拔出,劉瓊就會發出「哦」的一聲大叫,那是從充實到空虛的一點點空隙間而感到的失落所發出的渴求淫叫。

    房間里除了床架因為受到巨大的壓力而發出的「咯吱咯吱」之聲和細微的「噗滋噗滋」之聲以外,就是這單調而迷人的「啊」、「哦」之聲了。

    劉瓊緊緊的抱著她的雙腿壓向自己,好讓我能更自由方便的插入抽出,在我的努力之下,她嬌喘連連,不停發出驚人的**淫聲,可是就是不敢說出話來。

    我知道雖然劉瓊剛才在我插入之前被迫說出了淫蕩的話,但是要讓她在此時說出淫蕩的話來是一個更大的挑戰,我覺得我應該要誘導她,讓她大聲的表達出心中的想法來,交流彼此的看法,于是我一邊大力猛抽狠插,一邊誘導她,問道:「小瓊,舒服嗎?我搞得妳怎么樣?」

    「嗯!舒服……啊……強哥好厲害。」劉瓊聽到我的問話,略顯遲疑,不過還是說了出來。

    「那就大聲的說出妳的感受,不要憋在心里。」我進一步的誘惑她。

    「可是……啊……說出來好……哦……難為情啊……」劉瓊斷斷續續的說道。

    「有什么好難為情啊?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想要聽妳說出此時的感受。」看來我真是一塊做老師的料啊!循循善誘,很有耐心。

    「嗯!強哥,不,老公,我很喜歡你搞我……啊……哦……」劉瓊終于自己說出第一句話。

    「嗯!小瓊,我也喜歡搞妳,我好喜歡插妳的騷洞洞。」我親身示范,讓劉瓊知道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讓她知道**時的交流是很重要的。

    「啊!老公,我的騷洞洞好舒服……用力插,啊……好爽……我好喜歡。」劉瓊終于上路了,斷斷續續的說道。

    「夾緊一點兒,小瓊,用力夾,好棒……」我興奮的說道。

    「啊……我要飛上天了……好舒服……」劉瓊尖叫道。

    在我這個將來的老師的誘導之下,劉瓊終于認識到了**時說出內心的感受是多么美妙,她已經能自覺并且自然的說出來了。

    在劉瓊的淫詞蕩語中,我雄風大振,指揮著巨龍在她體內的陰暗通道中橫沖直撞,大肆砍伐,大肆廝殺,不停的進退著。

    「啊!老公,我……我要去了。」劉瓊的身體突然僵硬起來,大聲的**道,我便加大沖擊的速度和力度,每一次都深深的頂到她的花心。

    劉瓊繼續**道:「啊……好舒服,好美……我要死了……親親老公,你把我搞死好了。」

    「啊……我要死了……」劉瓊長長的大叫一聲,渾身抽搐顫抖,四肢胡亂的顫動著,花徑兩側的肉壁急遽蠕動起來,比剛才更緊了。

    我感到龍頭處傳來一陣柔意,一種美妙絕倫的酥麻感如一陣電流般從那里劃過,傳達到我的大腦深處,小腹內不禁一陣激動,一股洪流洶涌而出,澆在劉瓊的花心上,和她同時達到激情的頂峰,一起享受著這美妙的感覺,彷彿甘霖普降,滋潤萬物。

    在將近兩個小時的戰斗之后,我和劉瓊才偃旗息鼓,和平共處。劉瓊香汗淋漓、嬌軟無力的靠在我的手臂上,渾身閃耀著晶瑩的小汗珠,呈現一種驚人的美態,她兩眼迷離朦朧,嘴角微微揚起,整個人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樣,風韻十足,未嘗已醉。

    「**真的是一種享受啊!」過了良久,劉瓊才冒出這么一句無限感慨的話。

    「小妮子,食髓知味了?呵呵……」我輕笑道。

    「嗯!我要天天和你**……」劉瓊柔柔的說道。

    我心想天啊!經過從少女到女人的轉變后,女人的性格變化真是大啊!少女時候什么都害羞,變成女人后什么都敢說,也什么都敢做,女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呵呵!妳真色,連這個都敢說出口,羞不羞?」我突然伸手到劉瓊的胳肢窩里搔了一下。

    「呵呵!哈哈!嗯!不要,我癢。」房中響起劉瓊宛如銀鈴般的笑聲,她很快就呼吸急促,面紅耳赤,連笑聲也變了樣,求饒似的說道。

    劉瓊緊緊的抱著我,依偎在我胸口說道:「強哥,我還要!」口氣十分堅決。

    不容我回答,她一個翻身爬到我身上,騎在上面,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說道:「知道什么叫居高臨下嗎?這就叫居高臨下,我既然高高在上,你就得聽我的,不然就是以下犯上!」我心想有這種理論嗎?同時也為劉瓊的猴急感到好笑,我忍俊不禁的說道:「有妳這么急的嗎?那妳知道什么叫操之過急嗎?妳這樣就叫操之過急。」

    「壞蛋,你才操之過急呢!」劉瓊臉上飛起一朵紅云,嬌嗔道。

    「不急了?好,妳不急那我急了,別嫌我粗暴啊!」我說完翻身把她按下去,抬腿聳腰,巨龍迅速的穿過她的花徑,進入她的體內。

    「不嫌,有力量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啊!你就用力的操吧!我就喜歡你用力的操我。」劉瓊放浪的叫道。

    「妳也很有深度啊!」我一邊用力的挺動一邊發表意見,說實在的,劉瓊的花徑雖然狹而小,但是挺長的,我只有狠插到底,讓巨龍全部沒入的時候才能頂到她的花心深處。

    劉瓊閉上大大的眼睛,黑亮的睫毛被我看得異常清楚,恬靜美好的臉蛋就呈現在我面前,這個時候因為刺激快感而扭曲著,臉色緋紅,小嘴不停做出各種形狀,并且不停**著,任由我在她的體內橫沖直撞。

    又是一個多小時后,我和劉瓊同時達到**,快感像海浪一樣一浪沖過一浪襲擊著我們的身體,沖擊著我們的思想,很快的我們就由于勞累過度和幸福過度而睡了過去。

    當太陽爬上窗戶的時候,陽光斜斜的射了進來,照耀在兩個**男女雪白的屁股上,這就叫做太陽都曬屁股了還賴在床上。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劉瓊已經不在床上,不知道去哪里了,「咕咕!」突然從肚子里傳來一陣異響,我一看手機都下午了,難怪這么餓,連肚子都開始抗議了。

    「吱呀!」房門被推開了,劉瓊手里拎著兩袋飯盒走進來,看到我坐在床上,欣喜的叫道:「老公,你醒了?快起來,洗漱之后來吃午飯。」

    我問道:「都買了一些什么菜啊?」劉瓊改口了,不叫我強哥,改叫老公了。

    「買了好多你喜歡吃的,有撒尿牛丸、蠔烙煎餅、山椒抄牛肉、蒜茸空心菜四樣菜。」劉瓊甜甜的說道。

    「呵呵!今天怎么這么體貼啊?知道犒勞、犒勞我啊!」我笑問道。

    「我向來都是這么體貼的啊!今天老公辛苦了,當然要好好的補補身體。」劉瓊笑靨如花,滿臉嬌羞的說道。

    「哦!原來是這么一回事,我知道了……」我故意把「了」字拉得很長,同時曖昧的對劉瓊笑了笑。

    「壞蛋,你敢笑我?看我的厲害……」劉瓊說著握起粉拳就要來捶我。

    「來啊!看誰打誰。」我一邊閃躲,一邊去搔她的胳肢窩。

    這間狹小的屋子里頓時飛出一陣陣銀鈴般的笑聲和豪爽的笑聲,快樂灑滿整個社區,幸福飄向整個廣袤的天空。

    我們的午餐就在這洋溢著快樂與幸福的時光中吃完了。

    我再次體會到女人帶給我的的幸福感,一個女人都能讓我如此快樂,如果能多擁有幾個女人,我豈不是樂上加樂了?當我這樣想著時,臉上忍不住現出陶醉的笑容,沒想到這一切都落在劉瓊的眼里,我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這個壞蛋,不知道在想什么,笑得這么開心,哼!有樂事也不和我分享。」劉瓊看在眼里,心里恨恨的想道,忍不住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手臂。

    「啊!」我發出從出生至今最大聲的慘叫,可以說是驚天動地,泣鬼驚神,手臂上傳來的揪心之痛讓我一下子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妳想謀殺親夫啊?」我大叫道。

    「嘻嘻!我看你笑得那么入迷,就是想打擾、打擾你,哎!你剛才在笑什么啊?笑得那么陶醉?」劉瓊笑嘻嘻的直盯著我的眼睛說道,

    「沒什么,剛才想到一點兒開心的事,所以就笑了。」我隨便找了藉口搪塞過去,剛才的想法怎么能對她說呢?女人的忌妒心可是最厲害的啊!

    「不說?肯定是你心里有鬼,快說,是不是在想哪個女孩啊?」劉瓊柳眉倒豎的說道,揚手又要來掐我。

    我堂堂一個跆拳道高手,堂堂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怎么可能讓同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打中兩次以上呢?我一伸手,抓住劉瓊的手腕,往自己的懷里一帶,劉瓊就順勢倒了過來,我則趁機攬住她的腰,將她放倒在我的大腿上。

    「壞蛋、壞蛋!就知道欺負我。」劉瓊的小手在我的胸膛上使勁的捶著,不依的罵道。

    「呵呵!妳是我的老婆,我不欺負妳欺負誰啊?我現在就要欺負妳了。」我笑嘻嘻的說著,同時魔手一伸,扣在她豐滿的乳峰上,軟玉溫香在手,盡管隔了一層衣服,但是飽滿挺拔的乳峰依然讓我的手充分感覺到十足的彈性。

    「嗯!」在我的雙手的揉搓下,劉瓊捶打的雙手越來越沒有力了,自然而然的發出一聲嬌吟。

    我輕輕解開她的衣釦,脫下她的胸罩,一對彈性十足、雪白得像兩只小白兔的**就蹦了出來,暴露在空氣中。

    「壞蛋,噢……上午才做……哦!怎么現在又要……啊!」劉瓊的雙手無力的推著我的手,有點拒絕的意思。

    「傻瓜,上午吃的是早餐,現在吃的是午餐,妳說要不要啊?」我「哈哈」的笑著說道。

    「啊?一天三餐?那豈不是要晚上還要吃?」劉瓊大叫道,有點吃不消了。

    我「嘿嘿」笑著說道:「是啊!孔老夫子說『食色性也』,不就是把**和吃飯等同起來嗎?再說了,妳上面的嘴剛吃過午飯,下面的嘴怎么也得吃一點兒啊!不能厚此薄彼啊!」如果孔老夫子再生聽到我如此解釋他的話,肯定又會被活活氣死。

    「啊!」劉瓊興奮的大叫一聲,知道拒絕不了我,索性不再推我,熱情的回應著。

    她那對傲人的雪峰對我可是有著致命的誘惑,絕對是一等的殺傷力,她的**在我的手中不停變換形狀,都是一些不規則的抽象形狀,雪峰上的那兩粒櫻桃很快就成熟了,呈現粉紅渾圓、嬌艷欲滴的樣子,看得我心頭亂顫,一低頭便輕輕含住其中一顆,盡情的吸吮著。

    很快的,這位剛才還在拒絕我的大美女就有了激烈的反應,臉上的嬌羞盡去,吟哦聲不絕于耳,一副無比媚人的樣子。

    「好熱……好癢……好難受……」神智迷惘的劉瓊感到體內有一股火焰在燃燒,很快便使她火熱的心更加炙熱,美目中幾乎快要噴出火來,在欲火的煎熬下,她發出無意識的嬌吟,剛才的端莊早已不見了。

    我吮吸良久,抬起頭,輕輕褪下劉瓊的長褲和內褲,一尊宛如用無瑕美玉精雕細琢而成的玉人頓時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伸手在劉瓊的幽谷處盡情的撫摸挑逗,很快的那一抹粉紅鮮嫩的縫隙中就滲透出絲絲透明的晶瑩液體。

    劉瓊再也受不了我的挑逗,她大聲的**道:「老公,不要弄我了,快點、快點插進來吧!我的騷洞洞需要你來填滿。」

    在她的苦苦請求下,我才低吼一聲,揚鞭上馬,揮槍直搗黃龍洞府,將巨龍一下子侵入劉瓊那美麗誘人的粉紅色縫隙中。

    劉瓊痛呼一聲,隨即發出愉悅的大叫,雙手如靈蛇一般緊緊纏在我身上,挺動著豐美的臀部積極應戰,霎時和我展開一場劇烈的大戰。

    在間隔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我們又一次瘋狂的**,只是這次不在床上,而是在沙發上,沉寂沒有多久的小房間又傳出迷人的協奏曲。

    又是一場兩個多小時的持久戰,劉瓊在連續四次**之后,身子再也無法動彈,癱軟在沙發上,四肢無力的大張著,已經昏睡過去,臉上盡顯疲憊之色。

    我見此情景心中一軟,對劉瓊大生疼愛之心,精神一松,渾身如通電一般的抽搐起來,巨龍亂顫,一股巨流猛然噴射而出,甘露普降,全部澆灌在她的花心深處。

    經過一整天的作戰,即使我再強壯也會有累的時候,在生命的精華射出之后,我再也無力支撐,倒在劉瓊豐滿的身體上面,然后身子一側,便滑下她的身子,躺在她的旁邊昏睡過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