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火車艷遇

獨孤尋歡2017-2-27 15:3:59Ctrl+D 收藏本站

    「唔!強哥,現在幾點了?」丘心潔突然從我的手臂上抬起頭,用手指揉著惺忪的眼睛,慵懶的問道。

    「還早,才11點多一點兒,怎么不睡了?」我側過頭,溫柔的望著她,關切的問道。

    「嘿嘿!真不好意思,竟然靠著你睡著了,都怪我同學,昨晚玩到很晚才睡覺,不過你的肩膀真的很寬、很結實,靠著睡覺感到很踏實、很舒服。」丘心潔看到我甩了甩被她靠著的手臂,不禁赧然一笑,不過馬上又夸獎起我的肩膀來,臉上閃現夢幻般的神色,一副悠然神往的樣子。

    「呵呵!妳就不怕我趁妳睡著的時候吃豆腐、揩油?告訴妳哦!我可是一只狼,一只北方的色狼!」我帶一點兒試探的口氣嚇唬著丘心潔,我家在韶關上面的一個縣市,在廣東的最北部,所以我說自己是北方的狼。

    「嘻嘻!別逗了,強哥怎么可能會是色狼呢?一點兒都不像啊!」丘心潔一點兒都不買我的帳,指著我大笑道,她頓了一下,突然又低聲說道:「再說了,即使你是色狼我也不怕,我愿意讓你揩油。」她說完臉上便布滿紅暈,深深的把頭埋到我的懷里。

    我暗想道:「不會吧?從天上掉下這么大一份禮物?這個美女分明是在誘惑我,并且鼓勵我嘛!我今天走桃花運了!」

    我心里又驚又喜,想不到丘心潔這個小妮子竟然先向我示愛,讓我省掉好多步驟。

    「那我現在就開始吃妳豆腐了。」我開心的說道,同時魔手伸向丘心潔那豐滿高聳的胸部。

    丘心潔輕輕閉上眼睛,靜靜等待我的動作,胸脯起伏得很厲害,一聳一聳的,還能很清楚的聽到從她的胸腔里發出「怦怦」巨響,顯然是又期待又緊張。

    我有意要逗一逗丘心潔,吊吊她的胃口,不能讓她一下子如愿以償,所以把手停留在她胸前的上空,久久都沒有放下去。

    丘心潔閉著雙眼,心里又期待又緊張,保存了二十二年的乳峰終于有人來采摘了,這二十二年來,只有她的雙手撫摸過它們,她對自己這對傲人乳峰是非常滿意的,而且她一直都在期待心目中的俠客出現,讓他來撫摸,現在她終于找到了,可是第一次又免不了心情緊張,所以她索性閉上眼睛。

    丘心潔滿心以為能被喜歡的男人揩油,能被喜歡的男人侵襲,哪知道眼睛都閉上許久了,**上還是空空的,并沒有人來采摘。

    丘心潔心中不禁有些失望,暗想道:「難道我不夠漂亮,他不喜歡我?還是他只是嘴巴說說,不好意思來摸我的胸部?可是他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喜歡我,對我有情意啊!而且這里又沒有旁人,又是黑黑的,外人根本看不到啊!」

    丘心潔心里胡亂的猜疑著,不禁睜開眼睛。

    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看到她一睜開眼睛,我的手迅速一移,在她的小蠻腰上哈起癢來,同時小聲的說道:「呵呵!妳這么想要我摸妳的胸部啊?妳好色哦!」

    「不要呀!呵呵!癢……」丘心潔大叫起來,拼命的笑著,身子在我的懷里不停扭動著,并且躲避著。

    「壞蛋……你……呵呵!你敢……敢戲弄我,我……我不來了。」丘心潔一邊笑到喘不過氣來,一邊嬌嗔道。

    我停下手,壞壞的看著丘心潔,只見她身子亂扭,飽滿高挺的**不時摩擦著我的胸口,俏臉由于大笑而扭曲著,宛如花枝亂顫一樣,過了許久她才停止大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正在這個時候,我突然低下頭,吻在她的小嘴上,一下子堵住她正在喘氣的小嘴,魔手同時覆蓋住她那碩大的**,用力的揉搓著。

    丘心潔面對突如其來的侵襲,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并且由于小嘴被堵住了,喉間發出「嗚嗚」的聲音,一股興奮的激流迅速蔓延全身。

    丘心潔僵了一會兒才慢慢有了反應,小嘴笨拙的回應著我的親吻,含住我的嘴脣舔著吸著,丁香小舌在我侵襲之下無處藏身,很快就被我的舌頭黏上,之后她笨拙的攪動著,和我互相交換彼此的香津。

    「原來丘心潔還不會接吻,這么美麗的少女竟然還不會接吻,真令我驚喜,上天真是待我不薄啊!」我心里不禁大喜過望,更加熱情的親吻著丘心潔,糾纏著她的香舌,在她的嘴里攪動、翻滾著,手里也自然的加大力度,用力揉捏著她那豐滿碩大的乳峰。

    「唔唔唔!」由于丘心潔的小嘴被我堵住了,發出模糊不清的呻吟,要不然在這個很多人都已經入睡的車廂里肯定會發出驚人的呻吟聲。

    丘心潔心里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她想不到自己的初吻竟然是在黑夜的火車中發生的,以前她曾經幻想過自己的初吻會在各式各樣的場景中發生,可是絕對沒有幻想到是在這種情況之下,而且周圍有那么多人,有一種被偷窺的感覺,一種特別的刺激讓她激動起來,全身宛如通電一樣輕輕的顫動著,身子又酥又麻。

    丘心潔的**很旺盛,很快就被我挑逗得渾身顫抖,嘴里發出「嗚嗚」的呻吟之聲。過了良久,我才吐出她的香舌,手也放輕了力度,輕輕的揉摸著,并笑嘻嘻的看著她。

    丘心潔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胸脯的起伏更大,每一次起伏的力量都像是要把我的手彈開來一樣,彈性特別大,此時她臉紅心跳、春心蕩漾、表情如夢如幻,似乎還在回味剛才的刺激與快樂。

    「怎么樣?被我揩油的滋味好受嗎?喜歡讓我揩油嗎?」我笑嘻嘻的看著丘心潔問道。

    「嗯!又酥又麻的,很興奮,有種通電的感覺,可是后來的時候又很癢,心里好像有貓爪在搔一樣,就想要你用力的親吻我,用力摸我的**,而且……而且下面好像流水了。」丘心潔癡癡的說道,描述得很傳神,說到最后,她滿臉通紅,嬌羞的低下頭,聲音像蚊蚋一樣,幾乎低不可聞。

    「喜歡這種感覺嗎?那還要不要我繼續下去啊?」我輕輕的調笑道。

    「嗯!想要,可是我又有點怕……」丘心潔無力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滿了誘惑的味道,卻沒有把話說完。

    「怕什么?怕被別人看見嗎?」我問道。

    「我怕……我怕控制不住自己要你在這里就要了我。」丘心潔的聲音小得幾乎難以聽見。

    「哦!原來妳是怕在這里**啊!」我有點驚訝于丘心潔的心思了。

    「我就是有點怕,人家的第一次可不想在這里啊!」丘心潔低聲說道。

    「那妳想在哪里**啊?」我色瞇瞇的看著她,追問道。

    「我想……我想在……不說了,羞死人了。」丘心潔用雙手捂住臉,嬌羞的說道。

    「那我就不繼續了,以后去妳的學校好嗎?」我輕輕撫摸著丘心潔的白嫩小臉問道。

    「嗯!等你從家里回來,經過廣州的時候我再給你好嗎?反正我的身子只留給你。」丘心潔癡癡的輕聲說道。

    「心潔,妳怎么對我這么好啊?」我低下頭輕輕吻了吻丘心潔的香脣,然后問道。

    「因為……因為我喜歡上你了,笨蛋!」她用手指輕輕點了點我的腦袋,嬌嗔道。

    「呵呵!嘿嘿……」我只好傻笑。

    時間很快的過去了,丘心潔又繼續睡覺,只不過這次她蜷縮起身子,把頭靠在我的大腿上甜蜜的入睡,睡得很香,嘴角自然的揚起,露出甜美而又幸福的笑容,顯得容光煥發,純真誘人至極。

    火車在凌晨四點的時候到了廣州站,我推醒丘心潔,送她下了車,本來想直接送她回家的,可是她說早在上火車的時候就已經通知家里的人到火車站來接她了,所以不用我送,但是我堅持要送她到出站口,親眼看著她被家人接走,我才會放心。

    丘心潔心里甜滋滋的,暗想道:「我果然沒有看錯,他真的是一個很體貼的男人,很靠得住,是一個能夠托付終身的人。」

    到了出站口,丘心潔說看到她爸爸了,然后突然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就轉身跑到她爸爸面前去了。

    我看著丘心潔在出站口被她爸爸接走了,才轉身返回到鐵路邊,等待從深圳經過的火車。

    從嘉誠市到韶關的交通就是不大方便,沒有直達火車,所以每次我回家都要先坐到廣州,然后坐火車到韶關,好在韶關是一個很大的中轉站,由廣東北上的火車百分之九十都要經過韶關,所以不用等多久就可以坐上車,而且時間也很適合,到韶關的時間在七點左右,我可以直接去車站坐公車回南雄縣。

    我等了十多分鐘后,一列從深圳開往洛陽的特快列車緩緩的進站,我上去一看,已經都沒有座位了,列車員說只有軟臥還有幾個位置,我想坐了十二個小時的火車都沒有休息,就睡三個小時也好,于是補了一張軟臥的票。

    我來到十九號車廂,在昏黃黯淡的夜燈下,旅客都已經睡得很熟,我藉著那點微微的燈光找到我的床鋪坐下,把小小的行李包當作枕頭墊著躺下來,頓時感覺身心都放松了,我伸展四肢,真的舒服許多。

    說實話,從嘉誠市到廣州的十二個小時真的很累,尤其是丘心潔還要枕著我睡覺,讓我的手臂都麻了。

    可是此時我卻睡不著,心中想著那個純真羞澀而又癡迷于我的丘心潔,她宜嗔宜喜、嬌小可人,要不是在火車上,我肯定已經上了她,唉!真是可惜啊!我這樣想著,就更睡不著了,只好在心里默默的數著綿羊,希望能快點入睡。

    夜已經很深、很深了,火車上的旅客們早就都進入香甜的夢鄉之中,凌晨四點多,這個時候是人類的意志及防范能力最為薄弱的時候,而車上的員警也都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去睡覺了。

    此時在二十號軟臥車廂里坐著五個二十出頭到四十多歲的男子,一看打扮就知道是在道上混的,都穿著無袖背心或者緊身的衣服,露出粗壯的手臂和發達的肌肉,脖子上都掛著小指粗的黃金項鍊,頭發不但顏色各異,而且發型也是大不相同,有一個還是光頭呢!

    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臉上有一道三寸多長的刀疤,從右臉的耳根斜斜劃向嘴角,在昏黃的夜燈下顯得特別猙獰恐怖。

    此刻五人正在低頭商量著什么,臉上都充滿抑止不了的興奮。過了良久,那個臉上有刀疤的男子抬起頭,從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煙,馬上有一個個子比較矮小的年輕人打開打火機,一臉諂笑的幫他點香煙。

    刀疤男子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抽著煙,而其他四個人則都帶著無限渴望的眼神望著他,似乎在等待他下命令。

    車廂呈現如死一般的寂靜,只有香煙的火光在昏暗的車廂里發出忽明忽滅的火光。

    刀疤男子突然狠抽了幾口,緩緩的吐出青煙,慢慢的站起身來,眼神一一掃了坐著的四人一眼,小聲的說道:「你們都***給我聽仔細了,不要張狂,最重要的是拿到錢,能和平的拿到錢就千萬不要動武,記住,我們要的是錢,不是人命!」

    「知道了,老大!」四人同時壓低聲音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好,家伙都帶齊了沒有?檢查一下。」刀疤男子吩咐道。

    「放心吧!老大,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都帶齊了。」一個矮胖漢子拍拍自己的胸脯說道。

    「那你們小心了,我總覺得今晚有點不對勁,眼皮跳個不停。」刀疤男子擔憂的說道。

    「怎么會呢?我們又不是第一次在這里做,每次都那么順利,我想這次應該也不會出什么問題,是不是老大你多慮了?」一個頭發剪成掃把狀的男子問道。

    「但愿如你所說的,不過大家千萬要小心,見事情不妙就撤退,好了,行動吧!」刀疤男子吩咐道。

    「放心吧!老大,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該怎么做好它。」四人說著臉上洋溢著渴望,同時也充滿堅毅之色。

    刀疤男子大口的吸了一口煙后,扔掉煙頭,狠狠的踩滅了,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好了,時候到了,老二和老五你們直接去十七號車廂,由那里往回走;老三和老四你們由二十三號車廂往回走,我就在這里看著,同時兼顧你們兩邊。記住了,動作要快,誰要是不合作就照老規矩辦事,現在對時,三十分鐘后在這里會合,行動!」

    除了刀疤男子之外,其余四人各自拿起自己的砍刀、匕首之類的家伙往兩邊走去,只留下他一個人待在原地,緊張的抽著煙,不知道為什么,他從深圳一上火車就眼皮直跳,總覺得心神不寧,可是又說不出什么。

    刀疤男子本來是河南一座山里的人,四年前懷著美好的淘金夢來到深圳這個號稱遍地是黃金的地方,本以為能好好的干活賺錢養家活口,可是來到這里沒多久就徹底的失望了。

    當時刀疤男子剛一下火車,踏上異鄉的土地,就被人偷走家人賣了耕牛給他的一千塊錢,隨后又被同鄉的人欺騙,拐走在一個工地辛苦打了半年工的工錢,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開始走上邪路。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只是偷一點兒東西,或者搶一點兒東西,慢慢的膽子大了,就開始干起打劫的事。他在兩年前認識了幾個兄弟,大家一起拜了把子,組成五龍幫,經過商量后,覺得在火車上搶錢最容易,所以刀疤男子就帶著弟兄們專們做起這種事。

    刀疤男子在這條道上已經打爬了兩年,由于他的小心謹慎和弟兄們的聽話團結,所以這兩年來從來沒有失過一次手,可是今天的感覺實在太不好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他不禁思考到底要不要撤銷這次的行動。

    老二和老五靜悄悄的穿過十九號車廂和十八號車廂,接著來到十七號車廂,兩人各拿著一把鋒利的砍刀一個挨一個的敲醒睡著的乘客,威脅他們掏出皮夾、手機、首飾等值錢的東西,睡得正香的乘客哪里知道禍從天降,人都沒有清醒過來就在利刀的威逼下乖乖的掏出財物。

    兩人如風卷殘云一般,非常順利的橫掃十七、十八號車廂,一點兒反抗都沒有遇到就來到十九號車廂。

    十九號車廂里除了我之外的五人還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之中,似乎都不知道有一種叫做危險的東西已經來到身邊。

    其實在老二和老五經過這里的時候我還沒有睡著,當他們回來十九號車廂里的時候,我的耳朵就聽出正是剛才走過去的那兩個人的腳步聲,我的眼睛微微睜開一絲縫隙,立即看到兩人手里寒光閃閃的利刀,知道遇上劫匪了,不過我還是裝作不知道,在心里思考退敵的辦法。

    老二,也就是那個矮胖漢子,一一敲醒熟睡的乘客,揚了揚手中的砍刀,獰笑著對大家說道:「各位,噓……不要亂叫,我們并不想傷害各位,只是想向大家討一點兒錢用,還望大家發發善心!」他的語氣兇狠,沒有一絲的感情。

    「啊!」睡在我上鋪的一個女孩忍不住叫了一聲,然后又馬上用小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小嘴,一雙美麗大眼睛驚恐的盯著那兩把寒光閃閃的利刀。

    本來仍然眼睛惺忪的其他人被女孩的叫聲徹底驚醒,馬上意識到是怎么一回事,都驚恐萬分的看著面前的兩人,沒人開口,只怕是嚇呆了。

    我也裝作剛驚醒的樣子,害怕的看著他們,然而眼睛卻緊緊的盯著他們手中的利刀,尋找他們的漏洞,待機出手。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