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見義勇為

獨孤尋歡2017-2-27 15:4:26Ctrl+D 收藏本站

    矮胖的老二對大家的表現相當滿意,得意的笑道:「大家不要怕,只要乖乖的掏出身上的現金和值錢的東西,我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他說著用狠厲的眼神掃過在座的人,忽然聲調兇狠的說道:「但是我要提醒你們,千萬不要亂動,否則我的砍刀可不長眼睛哦!大家不要逼我做出不禮貌的動作,我也不想傷人,更不想見血,所以只好請你們好好合作,大家都文明一點兒好嗎?」

    老二那凌厲的眼神和冰冷的語氣,讓幾個乘客身子不由自主的發抖,所以全都乖乖的爬下床,心不甘情不愿的在自己的包包里慢吞吞的翻找著。

    我也乖乖的站在地上,兩只手在褲子口袋里掏了很長一段時間,卻沒有拿出什么東西來。

    「你***別給我耍什么花招啊!」老二看我掏了老半天都沒有掏出什么來,把砍刀伸過來指著我兇狠的罵道。

    我知道機會來了,我突然像閃電般的探出右手,抓住老二的右手手腕用力一拗,老二「啊」的發出一聲慘叫,「匡啷」一聲,砍刀頓時掉到地上。

    我不等老五有所反應,右腳同時迅疾如風的踢出,正中一時放松警惕的老五的右手手腕,老五也像老二一樣發出殺豬般的嚎叫,砍刀先是飛上車頂,然后才「匡啷」一聲掉在地上。

    就在老二的砍刀落地的瞬間,我一個轉身撞入他的懷里,我將手腕一翻,右臂曲起成肘,猛然撞在老二的太陽穴上,「砰」的一聲巨響,老二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腦袋被一個重物狠狠砸了一下,腦袋頓時「嗡嗡」亂響,頭疼欲裂,眼前金星亂舞,一下子昏死過去,身子軟軟的倒在地上。

    老五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抬起右腳,又快又狠的踢向我的胯下,同時撮口一呼,向同伴發出信號。

    「***,這么狠,想讓老子絕子絕孫啊!」我暗想道,眼中閃過一絲邪芒,嘴角揚起一絲冷笑,心隨意動,我的右腳后抬先至,猛然踢在老五的小腿上,「嚓!」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老五再次發出震天大叫,隨即抱著右腿倒了下去,那條腿恐怕是廢了吧!即使以后醫好,也會留下后遺癥。

    對我狠的人我絕對不會手軟,你想讓我死,我就先把你打死!對待敵人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要殘酷無情,這是我一直信奉的條例,人敬我一尺,我便敬他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先犯你。

    「老二、老五,怎么回事?」刀疤男子急忙奔過來,卻看到他們一個倒在地上,沒有動靜,另一個倒在地上抱著右腿鬼哭狼嚎,刀疤男子心頭不由得一驚。

    刀疤男子一聽到兩人的慘叫就奔了過來,時間也就不到一分鐘,兩人都頗有兩下子,而老二更是五人當中除了刀疤男子以外武功最高的人,而且手中還有兵器,可是現在兩人卻都已經失敗,由此可見對手是多么可怕,看來刀疤男子眼皮直跳就應驗在這里。

    刀疤男子開始有點后悔,剛才他的眼皮跳得越來越厲害,心頭那種不祥的感覺越來越濃,正要準備撤銷這次行動的時候,卻聽到老二和老五的慘叫聲,不禁在心中大叫道:「不好,終于出事了!」于是他就急忙跑過來。

    刀疤男子直直的瞪著站在走道上的我,他看到對手這么年輕,心里更是驚恐,看來此戰是兇多吉少了,他緩緩抬起砍刀,擺了一個姿勢,說道:「朋友怎么稱呼?敢壞我們五龍幫的好事?」

    我心想原來還有兩個人,我必須拖延時間,等剩余的兩個人全部來到,再一起收拾他們,我有無比的自信能獨自收拾他們三個,眼前的刀疤男子看起來應該是老大,我相信能在五招之內讓他沒有還手之力。

    「聽著,我不是你的朋友,你也不是我的朋友,你只是搶劫的人渣而已。」我撇了撇嘴巴,輕蔑的說道。

    「小子,你找死!」刀疤男子背后忽然響起一聲怒喝,又沖過來兩個三十多歲的漢子,應該就是老三和老四了。

    「大哥,怎么回事?」其中一個脖子上圍著一串像狗鍊那么粗的黃金項鍊的人問道。

    「不是很清楚,我來到的時候,老二和老五已經倒下了。」刀疤男子沉重的說道。

    「***,老子劈了他!」先前問話的男子罵道,馬上朝我沖過來。

    「老三,小心,對方很強!」刀疤男子來不及阻攔,只好大聲提醒道。

    老三高舉著砍刀朝我沖過來,同車廂的乘客忍不住大聲驚呼道:「小心!」我微微一笑,朝他們做了一個OK的手勢,告訴他們我能對付,不用擔心。

    「啊!」老三大喊一聲,手中的砍刀狠狠朝我的右肩劈過來,我的身子向左一側,緊貼著車壁,于間不容發之際躲過他的一劈。我的雙手倏地一探,疾如閃電的抓住他的右手,我抬起右腿曲膝,猛然撞在他的胸口上。

    刀疤男子見勢不妙,和老四一起沖過來,可是走道狹窄,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所以他們兩人并不能并排沖上來,這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我眼中再次閃過一絲邪芒,右膝再次兇猛的撞在老三的胸口,此時的老三已經口吐鮮血,再也無力動彈,我忽然后退一步,右腿猛然踹在老三身上,老三的身子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朝跑在前面的刀疤男子飛去。

    然后我的身子一縱,緊緊跟隨老三向著刀疤男子沖去,就在刀疤男子伸手去接老三的身子的同時,我的右拳猛然擊出,一記沖拳狠狠擊打在老三的胸口。

    接住老三的刀疤男子「砰砰砰」的直往后倒退,又撞在正往前沖來的老四身上,車廂再次響起「砰」的一聲巨響,刀疤男子抱著老三壓在老四身上,倏然倒地。

    我一個箭步上前,左腳踏在刀疤男子的胸口上,狠狠的盯著他,而他掙扎了一下,并不能移動分毫,只好放棄了,眼神一黯,頓時面如死灰。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搶匪在哪里?」從二十一號車廂沖過來的兩個員警大聲的吆喝道。

    「就是這五個人。」我用手指了指刀疤男子等人說道。

    「對,就是他們,多虧了這位小哥,要不然我們的損失可大啦!」

    「就是這位年輕人制伏他們的,真的很勇敢!」車廂里的乘客七嘴八舌的說道。

    「你一個人打倒他們五個?」員警有些吃驚的望著我問道。

    「嗯!既然你們來了就交給你們,我好累啊!」我伸了伸懶腰說道。

    「你怎么把他的腿給打斷了?還有他的胸骨……天啊!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一個員警察看一下他們的傷勢,驚訝的說道。

    「對這種人就應該狠,再說我這是正當防衛,不下手重,能打得過拿著砍刀的他們嗎?恐怕我早就被他們劈死了。」我滿不在乎的說道。

    周圍的乘客都幫我說好話,員警也就沒有追究我傷人的責任了,他們拿出手銬銬住搶匪們的手,因為人贓俱獲,員警們隨便問了乘客們幾句,便讓乘客們認回自己的東西,然后押著五人走了。

    列車很快就恢復寧靜,但是一會兒便喧鬧起來,大家都在議論我一人勇斗五個歹徒的行為,把我說得神乎其神,到最后我已經成了見義勇為、除暴安良武林高手了。

    我終于知道什么叫做以訛傳訛,也知道為什么一條小魚經過十個人的嘴可以變成鯨魚。

    經過這么一鬧,相信大家都沒有睡意了,二十號車廂里的那些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有點敬佩、有點驚訝、有點崇拜。我只好苦笑,側著頭躺在我的床上,不理會他們的注視。

    火車依然向前奔馳著,在天亮的時候便到了韶關站。

    我坐公車到了南雄縣后,再轉車回到家,我輕輕推開院子的鐵門,大聲叫道:「爸、媽。」

    「是誰啊?小強,你回來了!」老媽的聲音從廚房里傳了出來,語氣中帶著激動和意外。

    我聽到老媽的聲音,心里不禁一陣激動,已經有一年沒有回家了,回家的感覺真好。

    「老媽,當然是我啊!意外吧?」我笑嘻嘻的說道。

    「小強回來了?讓我看看。」客廳里傳來奶奶蒼老而又慈祥的聲音。

    「奶奶,是我回來了,小強回來了。」我高興的大聲說道。

    「放假了,畢業了?嗯!瘦了。」老媽站在門外仔細的端詳我,笑嘻嘻的說道。

    「哪有啊!妳看我多強壯。」我用力鼓起手臂的肌肉,擺了一個POSE說道。

    「怎么沒有帶菲菲回來啊?」老媽問起了關鍵的問題。

    「哦!菲菲不會回來了,我和她分了。」我淡淡的說道,然而心中還是忍不住隱隱作痛,看來感情的事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

    「啊?是不是你欺負菲菲了?她可是一個好女孩啊!」老媽一臉兇狠的問道。

    去年暑假的時候我帶菲菲一起回來過,父母和奶奶都非常喜歡菲菲,連我哥哥和妹妹也非常喜歡她,她賢慧善良、勤勞肯做事、待人誠懇和氣、人又長得漂亮,哪個親戚朋友不夸我有福氣,哪個朋友不羨慕我?

    「妳兒子像是很兇的人嗎?唉!有很多原因了,一時也說不清楚。」我一臉委屈的說道。

    「唉!菲菲真是一個好女孩,怎么就分了呢?」老媽自言自語的說道。

    「呵呵!老媽,就憑妳兒子的條件,高大威猛、英俊瀟灑、品學兼優、文武雙全,還怕找不到好的女孩嗎?妳等著啊!一年后我給妳帶十個八個回來。」我一手摟著老媽的肩頭笑嘻嘻的說道。

    「去,哪有人這樣夸自己的,油腔滑調,真不害臊。」老媽拍了我的手一下,笑罵道。

    「嗯!不過也是,我家小強的條件這么好,還怕找不到好女孩嗎?那一年后你不給我帶回來看你怎么向我交待。」老媽說著就用手指點了點我的腦袋。

    「就是啊!要相信妳的兒子嘛!」我微笑道,心想在嘉誠市那邊就已經有兩個女人,任務也算完成,不過暫時不要和老媽說就是了。

    「那邊的工作好嗎?什么時候上班啊?」老媽又關心的問道。

    「月底我就要上班了,工作挺好的,嘉誠實驗中學是嘉誠市最好的學校之一,月薪有五千塊,你們等著享福吧!」我拍了拍老媽的的肩膀說道。

    「那好啊!你就快點賺錢回來吧!哈哈!我現在去鎮上買一些肉回來,午飯做一頓豐盛的飯菜,你爸賣青菜也快回來了,你肯定累了吧!坐了十幾個小時的車,你先去洗個澡,好好的休息一會兒,等吃飯的時候再叫你起來。」老媽看著略顯疲憊的我說道。

    老媽出去之后,我回到房間,里面的東西不但齊全而且很干凈,看來老媽每天都在打掃。之后我沖了一個涼水澡,將一身的臭汗洗去,就上床了,我實在太累,頭一躺到枕頭上便睡著了。

    我的父母都是老實的農民,兩人一輩子都在田地里耕作,好不容易才供我讀了大學,雖然他們才五十多歲,可是看起來已經很蒼老了,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的賺錢,侍奉好他們,讓他們過著安穩幸福的生活,不再受風吹日曬雨淋的苦了。

    中午我起來吃飯的時候,老爸已經回來了,我們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在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午飯,期間老爸也問了我的工作情況,叮囑我好好的工作,教師是良心事業,不能誤人子弟等等。

    之后我簡單的說了我的事情,告訴他們菲菲跟有錢人出國去了,而我并沒有告訴他們關于劉瓊的事。他們說那是菲菲沒有眼光,以后她會后悔的。

    總之這頓飯吃得很開心,我好久沒有和家人這樣圍桌吃飯聊天了,心里感覺暖暖的。

    我在家待了一天,什么事都沒有做,只是和家人聊聊天,隔天上午我一個人出去走走,散散步。

    我的家鄉是廣東北部的一個小山村,雖然不是很落后,可是在整個廣東來說,可以說是最窮的,但是也正因為這里比較落后,沒有受到污染,所以環境很漂亮,村外有一條大河繞村而過,是我們南雄縣最大的河流,岸邊種滿了柳樹和竹子,都長得非常茂盛,是兒時最常去的地方。

    七月是我們這里最熱的季節,我走著、走著自然而然的走向河邊,去河邊就一定會經過莉莉家。

    「是強哥嗎?」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抬起頭四處張望著,看看是誰在喊我。

    「強哥,你回來了?什么時候回來的?」一個很激動、很興奮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轉頭一看,只見一個面容秀麗,但是略顯憔悴的少婦站在門口,懷里還抱著一個半歲左右的嬰兒。

    「哦!是莉莉呀!昨天才回來的,這是妳的女兒嗎?」我微笑著問道。

    「是啊!她叫婷婷,是我取的名字。」莉莉故意把「婷婷」這兩個字說得很重,低頭看了女兒一眼,然后深情的看著我。

    我聽到婷婷這個名字時,心頭不由得一驚,思緒瞬間飄向少年時代,那時候我和村里三個朋友最要好,我們號稱四人幫,莉莉比我小半歲,經常跟在我們的屁股后面,村里的人們經常取笑我們兩個,說我和莉莉是小夫妻。

    莉莉曾經說過要做我的妻子,要幫我生孩子,說要生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還要我幫小孩取名字,我就說男孩叫平平,女孩叫婷婷。

    后來長大了,我上了國中、高中,進而讀了大學,而莉莉則因為家里窮,國中都沒有上完便回家幫忙做農活,后來就去珠江三角地區打工,我們也只能在過年的時候見上幾次面。

    莉莉去年年初嫁人,嫁到隔壁村,昨天我和老媽閑聊的時候曾經問過莉莉的一些情況,因為她生的是女兒,夫家對她不好,所以這半年來就帶著半歲的女兒待在娘家。

    「這個名字好聽,很好聽。」在莉莉的眼神注視下,我有點心慌,不禁心想她不會還在想著我吧?不會還在想著做我的妻子吧?

    「強哥,你要去哪里啊?」莉莉轉移了話題,好奇的問道。

    「天氣熱,我想去河邊走走,那里比較涼快。」我說道。

    「哦!那我陪你去走走吧!好嗎?」莉莉望著我問道,眼神里充滿了期待。

    「好吧!」我有一點兒不忍心拒絕她,于是便答應了。

    一路上我們誰也不說話,就這樣默默的一直走。到了河邊,莉莉找到以前我們經常去的一個地方坐下,這個地方很隱祕,除了對著河水的方向以外,周圍都被茂盛的柳條和竹子遮住了,從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人。

    此時涼風習習,柳條輕拂,河水潺潺,酷熱的天氣在這里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是清涼。

    「強哥,你還沒有女朋友嗎?」莉莉打破了沉默,開口問道。

    「沒、沒有,剛分手了,妳過得好嗎?」這個問題有點尷尬,我趕緊轉移話題。

    莉莉幽幽的說道:「不好,老公家嫌我生的是女孩,都不喜歡我,經常對我冷言冷語的,后來我索性帶著女兒回娘家了。」莉莉的眼神有點黯淡,臉上開始悲傷起來。

    「都什么年代了,他們怎么還重男輕女啊?要是全世界的人都生男的,豈不是全都要打光棍了?真是豈有此理!」我非常氣憤的說道,真想去修理、修理莉莉的老公,老人家的思想有點落后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的老公怎么說也是年輕人,不但不幫忙勸說家人,還歧視莉莉,真該揍。

    「不說這個了,強哥,這次回來要待多久啊?」莉莉有點無奈的說道。

    「我一個星期后要走,回去馬上就要上班了。」我回答道。

    這時婷婷忽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手腳亂動,不停的哭鬧。

    「哦!寶寶乖,不哭、不哭,寶貝餓了嗎?嗯!媽媽馬上喂妳。」莉莉輕輕搖著懷中的婷婷,然后解開衣衫中間幾顆釦子,露出雪白的肌膚和一對飽滿至極的碩**房,接著抱著婷婷讓她含住左邊的**,開始喂起奶來。

    當我看到這一幕時,腦袋中「轟」的一聲,心跳突然加快,血流急速的流動起來,我急忙轉過頭不敢再看,我怕再看下去會控制不了自己的**。

    「怎么了?是不是我的**不好看?」莉莉看到我轉頭,有些傷感的問道。

    「不、不是的,妳的**、**好看,啊!不……」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語無倫次的說道。

    「那你為什么要把頭轉到一邊去?」莉莉問道。

    「我,我……」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你就是嫌棄我的**不好看,嗯!我的**都喂過孩子了,當然沒有那些女孩的好看。」莉莉說著突然抽泣起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妳的**真的很好看,我、我……」我有點結巴的說道。

    「那你就轉過頭看!」莉莉的語氣有些霸道。

    我只好轉過頭,看到婷婷正含住莉莉的左邊**,小嘴一張一闔的吮吸著。莉莉的**雪白豐滿,**是紫紅色的,她的**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女人的都要大,傲然鑲在雪峰上面,就像一顆成熟的葡萄一樣。

    莉莉雪白的**上可以看到一些青色的血管,乳暈很大,有一塊錢的硬幣那么大,她的**給我一種特別的震撼,有一種說不出的奇異感覺。

    我從來沒有見過正在哺乳的**,而且還是如此近距離的觀看,一種異樣的感覺和特別的刺激讓我感到呼吸都快停止了,心臟劇烈的跳動著,血流以平時數倍的速度流動著,分成兩股,一股往臉上涌,另一股往胯下沖,原始的**一下子就涌了上來,讓我無法控制。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