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兒時玩伴

獨孤尋歡2017-2-27 15:4:53Ctrl+D 收藏本站

    「啊!你、你的臉怎么那么紅?你、你……」莉莉突然發覺我的臉赤紅如血,眼神里藏著一絲邪念,又看見我的褲襠處正在蓬勃發展,越頂越高,不由得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農村的婦女一般都不會害怕別人看到自己喂奶時候露出來的胸部,不分場合,即使在人群眾多的地方,她們也照樣會解開釦子或者撩起衣服,露出鼓脹的**喂孩子。

    「莉莉,我想、我想摸妳的**。」我小聲的要求道,兩眼緊緊的盯著她右邊那個鼓鼓的誘人**。

    「啊!」莉莉發出一聲驚叫,想不到我會提出如此的要求,不由得面紅耳赤。

    「他曾經是我的老公,我也做過他的小妻子,就讓他摸摸吧!而且我到現在還是喜歡他的,不行,我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了,怎么可以讓別的男人摸我的**呢?」莉莉的心里不由得掙扎起來。

    「莉莉,我要、我要……」我突然伸出魔爪,一把抓住莉莉右邊雪白豐滿的**,一種異樣的感覺迅速從手上傳到大腦,繼而傳遍我的全身,她的乳峰飽滿柔軟,比起一般女人的要軟很多,感覺里面鼓鼓的,像充滿水的皮球一樣。

    「啊!不要!嗯……」莉莉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可是從**上傳來的舒服感覺又讓她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

    我看著莉莉那像紫葡萄一樣的**,心神不由得一蕩,頭低了下去,張開嘴巴含住那粒紫葡萄,自然而然的吮吸起來,我感到有一股奶水隨著我的吮吸而進入到嘴里,溫溫的、腥腥的、有點甜,感覺很特別,所以便大口吸了起來。

    「噢!嗯……」從胸部襲來的陣陣異樣感讓莉莉感到許久沒有過的舒服,不由得大聲的呻吟起來,胸部用力的往前頂,一只手按著我的頭,把我的頭緊緊的壓向她那豐滿的**。

    「啊……好舒服啊……強哥,我要你、我要你……」莉莉不停的倒吸冷氣,不斷的呻吟著,這個時候突然說道。

    接著莉莉把我推開來,用一只手把上衣脫下來鋪在草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背心,露出雪白的身子來,然后她把已經喝飽了奶的婷婷放在上面。

    莉莉放好婷婷后,就伸手過來解我的皮帶,脫去我的褲子,一副非常猴急的樣子。

    此時的我已經欲火中燒,胯下的巨龍亂舞,不再聽我的話,在褲襠里鉆來鉆去。我不再顧忌什么,伸手把莉莉脫個精光,隨即把她放倒在地上,俯身含住她右邊胸前那顆美麗堅挺的紫色葡萄,一只手同時探到身下玉人最隱祕的幽谷地帶。

    入手濕滑,幽谷口的地方已經是一片潮溼,泉水潺潺而出,不同的是入手的芳草并不像劉瓊、楊靜那般芳草如茵、異常茂盛,莉莉的芳草稀稀疏疏的。

    我感到奇怪,所以從莉莉的乳峰上移開了嘴脣,沿著她的小腹一路向下親吻過去,經過長途跋涉,越過平坦的平原,游過迷人的天池,終于到達此行的目的地──幽谷草原。

    只見稀疏的黑色雜草分布在一片饅頭似的**上,一條粉紅色的肉縫毫無遮掩,清晰可見,此時那條肉縫像河蚌一樣微微的張開一絲縫隙,一股透明晶瑩的水流正從里面汩汩而出。

    面對此時的景色,即使是神仙也忍不住了,我低吼一聲,挺槍而入,巨龍倏然從那條微張的肉縫中擠了進去,帶起一聲巨大的「噗滋」之聲,頓時全根沒入。

    「噢!啊!」莉莉發出不知道是痛苦還是愉悅的聲音,雙手猛然緊緊抱著我的腰,口中不停的倒吸冷氣,隨即大聲的嬌啼起來。

    我聽到這一聲刺激的**,頓時雄風大起,指揮著巨龍大肆殺伐起來,在她的小洞里面不停橫沖直撞。而莉莉也不甘示弱,時而挺動著屁股,時而搖晃著美臀,使出渾身解數來應付我的進攻。

    婷婷睜著好奇的眼睛盯著兩個**的男女在一起做著一些奇怪的動作,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響,見證了我和莉莉的**戰爭。

    風吹林響,河水潺潺,似乎也在為我們的**小曲伴起奏來。

    這場**大戰經過整整兩個多小時才停止,莉莉有一年多沒有做過愛,所以很容易**,可是因為她才生了孩子半年,因此那個地方還是松松的,對我的巨龍的摩擦力比較小,當我的巨龍進入幽谷的時候,發現好像進了大海一樣,茫茫無邊。

    莉莉渾身酸痛,驚訝于黃強的性能力,讓她**了五次,身體好像快散了一樣,一點兒力氣都提不起來,只能緊緊依偎在黃強的身上。

    我看著懷里這個少婦,臉上完全沒有先前的憔悴之色,顯得容光煥發,**的美容效果就是強啊!比任何美容產品都好。

    此時莉莉身上布滿細密的汗珠,胸口、小腹更是有許多乳白色的乳汁,她的小腹很平坦,身體一點兒都不臃腫,產后身材恢復得很好,幽谷地帶也是一片晶瑩,黑黑的草叢上掛著我們的**,由于激烈的**,她的身上呈現粉紅之色,顯得異常美麗。

    「強哥,和你**真舒服,你真厲害,讓我**了五次,這是我做得最舒服的一次。」莉莉的手指在我的胸口上畫著圈圈,低聲說道。

    「莉莉,和妳**也是不一樣的感覺啊!我做得很爽。」我由衷的發出感嘆之語。

    「真的嗎?我還怕你不滿意呢!」莉莉嬌聲說道,有點害羞。

    「嗯!妳下面那里挺特別的。」我低頭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壞死了。」莉莉突然羞紅了臉,往我的懷里鉆。

    「呵呵……」我輕輕的笑道,心中充滿了驕傲。

    「強哥,你那個東西好大、好長,頂得我好舒服。」莉莉突然開口說道,眼神中充滿了癡迷,說著又用手去撫摸那條已經變回原樣的睡龍。

    我笑問道:「是嗎?和妳老公的比有什么不同啊?」男人都喜歡女人稱贊自己的東西大,我聽到這個也不例外,顯得特別高興。

    「哼!他那個就像小指頭一樣,哪里能和你的比!我喜歡你的粗大。」此時的莉莉完全沒有農村婦女的羞澀,簡直就像一個蕩婦一樣。

    「呵呵!莉莉真壞,這樣的話都敢說出來。」我輕輕笑著,并用手指輕刮她的粉臉。

    「怎么不敢說,我喜歡在你面前騷,我就要做你的**,過幾天你便要走了,這輩子我也只能今天在你面前騷一次,所以我要騷個夠,我要讓你永遠記得你的騷小妻子!」莉莉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激動的說道。

    「好好好,我的騷小妻子,我這輩子肯定會記住妳的。」我看著激動的莉莉,心中溫柔大生,低下頭輕輕吻住她的嘴脣。

    「嗚……」莉莉嬌吟一聲,心神一蕩,也熱烈的回應著,伸出香舌主動出擊,和我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一起,你來我往,好不親熱。

    「啊!」莉莉吐出我的舌頭,大叫一聲,因為她手里的巨龍突然醒了過來,迅速的膨脹,小手都快握不住了,所以她忍不住驚呼出聲。

    「壞蛋,你又想使壞了?」莉莉眼眸含春,嬌嗔道。

    「嗯!我想對我的小妻子使壞,我想讓妳變成**。」我低頭奸笑道,雙手又攀上她那對豐滿高聳的**,輕輕的揉搓著。

    「可是我那里現在還很疼,恐怕不能再做了。」莉莉想到我的強猛,有一點兒害怕起來,擔心的說道。

    「讓我看看妳那里。」我說著分開莉莉的大腿,果然,在長長的幽草掩蓋之下,兩片蚌肉又紅又腫,里面汩汩的流出一些透明液體來,顯然已經不能再容納我的巨龍,即使容納了也不能忍受我有力的沖擊。

    我有些失望的看了看莉莉,看來她真的不能再做了,我只好用手盡情撫摸她的全身,滿足一下**,可是越摸心中的欲火越旺,我干脆停止撫摸,免得被欲火燒得失去理智,強暴了莉莉。

    「強哥,我是不是很沒用?連**都不能和你做。」莉莉看到我失望的眼神,有點傷感的說道。

    「不是,這個怎么能怪妳呢?都是我太好色了。」我自我解嘲的說道。

    「強哥,要不然你就插進來吧!我忍受得住。」莉莉說道,她本來有一點兒遲疑,但是臉上很快就充滿堅毅之色。

    「不行,我可不愿意妳這樣,沒事的,一會兒就好了。」我心疼的看著莉莉,她確實還愛著我,我怎么忍心再去摧殘她呢?

    「可是你這樣不難受嗎?我聽說男人硬了不射會很難受的。」莉莉有點羞澀的說道。

    「嗯!是有點難受,要不然妳用手來幫我射吧!」我確實不太舒服,下體脹得很難受,可是我又沒有其他的辦法,只好出此下策。

    「好啊!我樂意為強哥做任何事情。」莉莉說著用她那雙粉嫩小手在我的巨龍上套弄起來,雖然她的手法生疏,不過我還是感到一陣陣刺激涌上心頭。

    「強哥,我用嘴來舔你好嗎?我從來沒有舔過,不過我愿意為你舔。」莉莉套弄了許久,突然抬起頭來,羞澀的說道,聲音小若蚊蚋,幾乎低不可聞,看來她真的很愛我,愿意為我做任何事情。

    「太好了,我早就想讓妳舔了,只是我不好意思說出口,我怕妳會拒絕。」我大喜的說道,求之不得,哪有可能會說不好呢?這正是我心中所想啊!

    我還沒說完,莉莉就張開小嘴吻了下去,我享受到莉莉最高級的服務,雖然她的嘴功青澀、技巧笨拙,但是被溫柔的舌頭包圍著,并且舔著,我還是感到特別舒服爽快。

    一個小時過后,我看到莉莉那么累,便不再控制自己,任由感官的刺激在心里滋生,任由爆炸似的快感在心里蔓延,我呻吟出聲,身子亂顫,莉莉知道我快要**,連忙抽出嘴巴,抬起頭,我終于爆發開來,把莉莉的胸前射得一片狼籍。

    「壞蛋,射到**上了。」莉莉嬌嗔道。

    「這樣好啊!可以美容啊!」我心情舒暢,又開始調笑起來。

    「我才不信呢!這個東西怎么可以美容呢?就知道胡扯!」莉莉撇了撇嘴,不相信的說道。

    我緩緩的說道:「真的,我怎么會騙妳?妳知道武則天吧!就是唐朝那個做了皇帝的女人,妳知道她有多少個男人嗎?我說出來妳會嚇一跳的,她有三千個男人,每天讓那些男人射精液給她洗臉洗澡,所以她五十歲了還是很漂亮,正是因為精液有很好的美容效果啊!」

    這是我從野史上看到的故事,不過我認為確實有一定的根據,精液中的主要成分就是蛋白質,對女人有很好的美容效果,這是現代醫學已經證實的事。

    「呵呵!強哥還是像以前一樣會講故事。」莉莉聽了嬌笑道,一點兒都不相信我講的話。

    「嗯!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妳看,婷婷這個小家伙睡得可真香啊!」我指著旁邊睡著的小家伙說道。

    「好,也該回去了,我們都出來快五個小時,家里都已經吃完午飯了。」莉莉斜眼看了我一眼,嬌羞的說道。

    「呵呵!我們也吃了啊!我吃了妳,妳吃了我,反正我已經不餓了,妳還餓嗎?」我微笑道。

    「壞蛋,又來笑我,不和你說了,我們回去吧!」莉莉嬌嗔道,然而心里卻是甜滋滋的。

    莉莉穿好衣服,抱起婷婷剛一邁步,忍不住「啊」的叫了一聲,身子一斜,差點摔倒。

    「怎么了?」我伸出手臂,恰好攬住她的細腰,焦急的問道。

    「還不都是你害的!」莉莉嬌羞的看著我,輕罵道。

    「我?」我什么時候害她了,有點摸不著頭緒。

    「你先前那么猛,我的下體現在還很痛呢!」莉莉害羞的說道。

    「哦!」我搔了搔頭,有點不好意思起來,**強是我的一個問題,每個和我交合的女人都說我太強了,看來以后必須多找幾個女人,不然一個女人真的對付不了我。

    「強哥,以后我們還能再**嗎?」莉莉突然停下來問道。

    「這個嘛……等妳下面好了,我們再找時間做好嗎?」我溫柔的說道。

    「強哥還是像以前一樣對我好。」莉莉感動的說道,晶瑩的淚水在眼眶里打轉。

    「妳是我的小妻子嘛!我當然要對妳好了,只要妳需要,我都會陪妳**的。」我在莉莉面前承諾道。

    我心想**這么刺激、這么舒服的事我哪會不答應呢?本來以為回家這么多天,沒有女人陪伴,肯定會過著禁欲的生活,哪知道還是有和女人**的機會,我真是樂壞了,看來我真的是走桃花運,一定要好好把握我的桃花運。

    我在家里待了四天,過得很充實,父母在家就和他們聊天,和父母聊天的感覺很好,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鄉下人,有很多樸素的想法,這些樸素的想法對于大的人而言有醍醐灌頂的效果,能讓物欲橫流的人保持一分平常心。

    當父母去田里干活的時候,我就去找莉莉**,每次我們都在外面**,無論白天黑夜,不是在河邊就在菜田里,不是在果園里就是在山上,以大地為床,以天空當被,特別刺激。

    我們**的蹤影灑遍了家鄉各個無人的角落,這幾天是我終生難忘的時間,在這幾天里我徹底享受到偷情的歡樂。

    今天我打算去找高中同學聊聊,畢竟難得回家一趟,怎么也要找高中同學聚聚,要不然以后回南雄縣的機會不多,就更難得有時間和他們聚聚了。

    我有很多高中同學家里都是有背景的,所以他們沒有考上大學就依靠關系在南雄縣找到工作,而且有幾個混得還不錯,尤其是有一個被稱為情圣的譚文生,他的父親以前在南雄縣當副縣長,所以他高中畢業后就讓他在電力局上班,從去年開始還當上經理,所以這次回來怎么也要讓他用公款招待一番,讓我也享受一下公款招待的待遇。

    我從手機里找到譚文生的電話,打了過去,說道:「喂,譚經理嗎?近來忙嗎?」

    「你是……黃強嗎?我靠!你這個小子還記得打電話給我啊?」譚文生認出我的聲音,高興的說道。

    「你這個小子不是當上經理了嗎?你日理萬機,我哪敢打擾你啊!」我取笑道。

    「忙個屁,再忙也是瞎忙,哎!你是今年畢業吧?找到工作了嗎?」譚文生問道。

    「嗯!找到了,在嘉誠市教書。」我回答道。

    「哪什么時候回來啊?找個機會大家聚聚。」譚文生熱情的說道。

    「靠,我現在就在家啊!都回來四天了,你這個小子也不給我接風。」我笑罵道。

    「原來你這個小子打電話給我就是為了要我幫你接風啊!哈哈!行,沒問題,今天有空嗎?我今天剛好有空。」譚文生看出我的陰謀,不禁哈哈大笑道。

    「當然有空,那就今天吧!讓我享受、享受高級待遇,你這個小子必須給我最高級的待遇。」我趁機提出要求。

    「我靠,你這個小子……哈哈!」譚文生豪邁的笑道。

    在高中的時候,我們總是稱譚文生為情圣,并不是因為他對愛情專一,很懂愛情,而是因為他這個人比較痞,經常調戲學校里漂亮的女生,追過無數的女孩子,學校里幾乎每一個漂亮一點兒的女孩子都認識他,久而久之大家就送給他這個稱號,而他也很得意,經常以情圣自稱。

    至于我和譚文生的關系,當然是好得沒話說,當時我和他坐同一張桌子,我們可是一同唸書的戰友啊!他的作業不是出錢雇我幫他寫,就是他拿我的作業照抄,所以高中三年來我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中午的時候,我來到和譚文生約定的地點——金雄鷹大酒店,這是我們南雄縣最好的酒店,三星級的,有十七層樓那么高,裝潢得金壁輝煌,是這里的達官貴人招待客人、**、包小姐的場所。

    「這里!」我從老遠就看到一個男人朝我招手,并且叫道。

    我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真的是譚文生,一年不見,這個小子比高中的時候胖了許多,年紀輕輕就開始發福,肚子已經初見規模,相信不久的將來便能在里面撐船了,看來是用公款吃喝嫖賭弄出來的。

    「呵呵!一年不見,你這個小子又變帥不少,強壯了許多。」譚文生一看到我就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摟著我笑道。

    「我生活辛苦啊!每天都是清湯配青菜,沒有油水,哪像你這個小子那么幸福。」我開心的說道,心想譚文生打招呼的方式還是沒有變,依然是那么熱情,而且那么曖昧。

    等譚文生松開雙手,我拍拍他那鼓起來的肚子笑道:「滿肚子都是油水,真是幸福啊!」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你不在其中,很難體會我們的難處,還是你們好,多自由啊!」譚文生一臉無奈的說道,頓了一下又說道:「好了,不說這個,你現在跆拳道到什么級別了?」

    「我靠!你這個小子怕我搶你的位置坐啊!說得這么差,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呵呵!我現在是黑帶四段了。」我捶了譚文生的肩膀一拳,打趣道。

    「小強,很快你就能擠進高手的行列,一般人要達到你這個水準可難了,好了,不說了,我們進去吧!興文他們還在里面等著呢!」譚文生大笑道。

    「鄧興文也來了?」我驚喜的問道,鄧興文也是我們班上的一個同學,性格比較內向,平時很少和別人說話,現在竟然能和譚文生一起來,想來肯定是改變了不少,不然今天也不會來這里。

    我和譚文生一邊談笑著,一邊走向水仙包廂。

    水仙包廂里面已經坐了兩個男人和三個女人,一個是老同學鄧興文,我們熱情的握了握手,其他四個人我不認識。譚文生跟我介紹,另一個男人是他的朋友,是這家酒店的業務經理,而那三個女人他倒是沒有仔細介紹,只是說了一下她們的名字,但是她們個個都有幾分姿色,算得上是美人,這讓我感覺譚文生還是有些權勢的,否則也不能有這樣的排場。

    原來鄧興文也在電力局上班,當了技術科的科長,算是譚文生的下屬,所以今天請客的時候,譚文生順便把他叫了過來。

    既然是老同學見面,我們三個自然是飯局的主角,但是那個業務經理也很會撐場面,不但把倒酒的女服務員逗得面紅耳赤,還說一些黃而不淫的笑話,把那三個女客都引得哈哈大笑,將飯局的氣氛搞得非常活躍熱鬧,不愧是酒店的業務經理,見多識廣,能言善道。

    我輕聲的對譚文生問道:「公務員中午不是不能喝酒嗎?」

    譚文生嗤之以鼻,斜眼看了我一眼,順手在女服務員豐滿的臀部拍了一把,哈哈大笑道:「嗯!妳的屁股好像又大了不少哦!」然后他轉過頭對我輕聲說道:「你還真是象牙塔里出來的,現在這個年頭,誰會把這些規矩當一回事啊?那些上位者一年有哪幾天會在家里吃飯啊?以后出社會你就知道了,這可是中國官場的傳統。」

    譚文生的回答讓我感覺自己問的問題是多么愚蠢,讓我感覺自己和這個社會有一定的距離,同時我也感覺到譚文生和鄧興文在這里蠻吃得開的。

    用公款吃喝果然就是不一樣,上來的都是一些高級的菜式,一人一碗的魚翅撈飯、一尺多長的大龍蝦、南非的網鮑、銀耳燉極品血燕,甚至還有穿山甲,酒是極品路易十四。

    這一餐下來少說也要幾萬塊,這可是我父母辛苦三、四年才能賺到的,真是奢侈啊!我心中無限感慨,同時對權力有了更進一層的認識,而且我的潛意識中對權力也有了一定的渴求,只是現在的我還不知道而已。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