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官場應酬

獨孤尋歡2017-2-27 15:5:20Ctrl+D 收藏本站

    吃過飯,鄧興文說下午有工作要做,他這個技術科科長必須到場,所以和那三個女人一起走了,而譚文生也說要去上班,我本來說要回家,但是譚文生讓酒店的業務經理給我開了一個房間,說天氣這么炎熱,跑來跑去太累了,就讓我在這里休息一會兒,晚上再來接我去玩。\WwW.qb⑤.c0m>
    我想譚文生說得很有道理,現在正是中午,太陽很毒辣,跑來跑去也麻煩,反正又不用我出錢,我就享受、享受這家三星級酒店的招待,所以樂意接受了。

    譚文生大氣的說道:「希望你在這里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你就盡情的享受、享受吧!一切消費都算我的。」他一邊說著,一邊拍著胸脯,一副豪氣干云的樣子。

    「呵呵!你這是官商勾結。」我說著用力捶了譚文生的胸脯一拳,把他打得齜牙咧嘴。

    「你真是老土,現在的世道就是這樣,以后你慢慢便會見怪不怪了,別看讀書的時候你功課好,能教我做作業,但是在社會這所學校里,我絕對可以做你的老師,好好的跟著我學習吧!」譚文生用手揉著胸脯說道。

    「好好好,你是老師,譚老師好。」我裝模作樣的說道。

    「好了,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上面有不錯的娛樂城,睡醒了就自己到上面玩玩,我先走了。」譚文生說完和我揮了揮手,然后便走了。

    我到了房間,關上門,躺在柔軟的床上,打開電視,腦中回想著譚文生說的話,其實并不是我老土,而是有很多問題我不愿去想太多,而且很多話都無法說得太明,正如魯迅先生說的:「要把希望留住,而不是只看到黑暗。」

    「鈴鈴鈴!」這時電話響了,我心想這個時候有誰知道我住在這里啊?不會是譚文生吧?于是我隨手接起電話。

    「喂!你好,請問需要特別服務嗎?」一個嗲聲嗲氣、嬌媚無比的聲音問道。

    「咦?是酒店贈送的嗎?」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如此問道。

    「不是,我們收費是很便宜的,今天我們剛好打折,還有很多優惠。」那個聲音回答道,聲音很**,讓我聽了還想再聽。

    「那有什么服務啊?」我好奇的問道。

    「我們這里各種服務都有,推油按摩、毒龍鉆、冰火兩重天、口爆、打炮都有。」那個聲音介紹道。

    我這個時候才明白過來原來是小姐在推銷啊!反正現在也很無聊,何不和她玩一玩呢?我打定主意,接著說道:「那各種價錢如何呢?小姐漂亮嗎?」

    「價錢絕對公道,小姐絕對漂亮,如果看到不滿意可以換。」那個聲音聽到我有點動心了,所以很賣力的推銷道。

    「全套服務的價錢如何?」我挑了一個最多服務的問道。

    「五百塊。」那個聲音說道。

    「靠!這么貴啊!」我故意驚叫道。

    「哎呀!不貴啦!我們這里的女孩可是全縣最漂亮的,你想想這可是全套服務啊!推油按摩、毒龍鉆、冰火兩重天、口爆……什么服務都有,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很劃算的,你想想看,推油按摩、毒龍鉆、口爆哪一項單獨做不要一百塊?」那個聲音很熱情,不遺余力的推銷著,她說的話也很有道理,全套服務就好像批發一樣,當然要便宜一點兒了。

    「哦!說的也是,那小姐干凈衛生嗎?」我又問道,這是每個男人都會問一問的。

    「肯定是干凈衛生的,我們的小姐每個月都要到大醫院做定期檢查,如果有病的就會辭退。」那個聲音說得很誘人,聲音媚騷入骨。

    「哦!那說明你們的小姐肯定每天都要接很多客人吧?」我再次問道。

    「當然了,我們這里的小姐是全縣最好的,每天的生意都很忙,所以先生你要趕快決定,不然就沒有機會了,要把握機會啊!」那個聲音顯然很適合做老鴇,口才很好,很適合拉皮條。

    「接太多客人的小姐也衛生不到哪里去,我不要了。」我見戲耍對方的目的已經達到,趕緊收場,急忙掛掉了電話。

    我想到那邊的那個小姐肯定氣得兩眼冒火、臉色鐵青,說不定還會兩眼翻白、口吐白沫呢!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肚子都笑得有點疼了,我怕再有類似的電話打過來,干脆把電話線拔起來,打算小睡一會兒。

    我睡到下午五點鐘的時候醒來了,不知道楊靜她們現在玩得如何,于是我拿起床頭的電話,接上電話線,撥通電話給楊靜,說道:「喂!靜姐。」

    「喂!小強啊!我還以為是誰呢!你這是哪里的電話啊?」楊靜溫柔甜美的聲音傳了過來問道。

    「我目前在家里啊!老婆,我想妳。」我輕聲說道。

    「老公,我也想你。」楊靜甜甜的說道,然而聲音卻細得讓我差點聽不見。

    「玩得開心吧?現在在那個地方玩啊?」我笑問道。

    「玩得很開心,四川的風景真的很美,我們在人間天堂──九寨溝,這里的水五顏六色的,好像童話一樣,要是能在這個地方住該有多好啊!」楊靜說話的聲音里包含著無限感慨。

    「媽媽,誰打來的電話?大哥哥嗎?我要和他講話。」旁邊傳來楊靈柔嫩的聲音。

    「老婆,我和靈兒說幾句吧!」我微笑道。

    「嗯!」楊靜輕聲應了一下就沒有聲音了。

    「大哥哥、大哥哥!」電話那頭傳來楊靈的聲音,顯得很激動、很興奮。

    「嗨!靈兒,那邊好玩嗎?」我微微一笑的問道。

    「這里好漂亮啊!可惜不能到水里玩。」楊靈不滿的說道,我能想像現在她的小嘴肯定是嘟起來的。

    「呵呵!如果人人都跑去里面洗腳,那里的水還能像現在這樣漂亮嗎?」我輕輕的笑道。

    「唉!要是大哥哥能和我們一起來就更好玩了。」楊靈嘆道。

    「我目前在家,下次吧!下次我答應和妳一起去玩好不好?」我安撫道。

    「好啊!大哥哥不能騙我哦!我們打勾勾。」楊靈聽了很高興的說道。

    「大哥哥什么時候騙過妳啊?那就打勾勾吧!」我好笑的說道。

    我掛了電話后,起來洗了個臉,打電話叫了一份餐點,想到晚上的活動,我不想吃得太飽,只叫了一份揚州炒飯和一碗紫菜蛋花湯。

    七點的時候,譚文生打電話過來,說已經在酒店大廳等我,要我快點下去。

    我到了大廳,譚文生說先去洗腳城,然后我們就鉆進他的車子,司機馬上開足馬力朝洗腳城的方向駛去。

    車子停在紅玉洗腳城旁邊,里面的服務員見是譚文生的車子,立刻出來迎接,就好像是在迎接財神爺一樣,可見譚文生是這里的常客,而且還應該是大客戶。

    譚文生已經安排好洗腳的包廂,除了我和譚文生以外還有兩個男人,他們都是政府單位的高層官員,譚文生為我介紹,其中一個姓賴,是市委組織部的部長,另一個姓鐘,是電力局的局長,譚文生稱呼他們為賴部長和鐘局長,我在這兩個家伙身上聞到比譚文生更濃重的官僚氣息。

    賴部長有著五短身材和肥頭大耳,臉上推滿厚厚的一層脂肪,肚子挺得老高,圓圓的像一顆放大了數倍的西瓜,我相信這個家伙脫了褲子肯定看不到自己的老二。

    鐘局長的身材高高瘦瘦,臉上戴著一副金邊眼睛,看起來挺斯文的,但是臉色青黃、兩眼浮腫,一看就知道是縱欲過度,而且還是服春藥過多的跡象,他一笑便露出黑黃的牙齒,顯現出他淫邪的面目。

    「賴部長、鐘局長,這是我的老同學黃強,我高中時候的好朋友,是嘉誠大學的高材生,今年畢業了,趁暑期回家看看,我就幫他接接風,剛好你們也有時間,所以請你們出來放松一下,嘿!剛才路上塞車,讓你們久等了,真是抱歉啊!」譚文生說著替賴部長和鐘局長遞上了香煙。

    「哪里、哪里,小譚啊!老同學來這里你一定要好好招待,今天就讓我和小鐘做東道,我們去洗個腳、唱個歌、敲個背。」賴部長很親熱的對譚文生說道,他今天之所以能爬上這個位置,完全是靠譚文生的老爸一手提拔起來的,所以對譚文生很照顧。

    「哪敢、哪敢,賴部長,既然叫你出來,我當然全部安排好啦!再說了,我的老同學回來,哪有你們請客的道理?鐘局長,你說是不是啊?」譚文生客氣的說道,接著幫賴部長點好煙后,又幫鐘局長點煙。

    「賴部長,既然小譚都已經安排好了,你們就不要爭了,就讓小譚做東道嘛!小譚這個小伙子辦事情很有頭腦,哪像我們,哈哈!」鐘局長輕輕的吐出一圈青煙,微笑道。

    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官場之間的應酬,以前只在電視或是電影上看到過,覺得很虛偽,現在親身經歷,而且是發生在自己的同學身上,我除了感覺虛偽、客套之外,總覺得心中好像有一根刺,很不舒服。

    在官場上,永遠需要用心力、錢財、身體去玩,如果沒有足夠的手腕、心計還有錢財,就無法立足,除非有很硬的后臺當靠山。

    「兩位長官,我們文生可是很多情的人,不管對朋友還是女人都是很多情的,哈哈!以前在學校里面就是這樣,多情而大方。」我很快便調整好自己的角色,融入這樣的氣氛當中,畢竟我不能讓譚文生尷尬。

    「沒錯,小譚這個人精明,做事有魄力,該出手時就出手,絕不含糊。」賴部長笑著說道,隨著笑聲,他的肚皮一鼓一鼓的,讓他本來就頂起來的衣服更加高聳,真怕他身上的肥肉一下子爆出來。

    「就是啊!這里的女孩那個不認識小譚,小譚你自己說是不是啊?」鐘局長進一步補充道,臉上浮現淫笑。

    「那也是鐘局長你介紹給我的啊!」譚文生笑著說道。

    男人永遠喜歡別人說他和許多女人很熟悉,而且永遠喜歡有很多女人,賴部長和鐘局長也不例外,而我呢?我想也是的。

    「如果按照你這個說法,那我不就是賴部長介紹的?」鐘局長說道,顯然是在拍馬屁。

    「哈哈!你們這兩個滑頭小子,說來說去就把全部責任都推到我頭上了啊!」賴部長說著大笑起來。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咚咚」的敲門聲,接著進來四個洗腳小姐,個個都很漂亮,身高有一米六以上,身材很苗條,不過穿得很暴露,衣服的領子都開得很低,露出中間胸脯上的大片雪白嫩肉,迷人的乳溝也若隱若現,裙子的下襬很短,還不到膝蓋的地方,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這讓我覺得我們不是來洗腳,而是來看女人的。

    熱水端上來以后,洗腳小姐在本來通透的房間的每個床位之間擱上屏風,隔成四個獨立的小包間,這樣我們相互之間就只能聽到聲音,卻看不到對方在做什么,還算比較人性化,不過卻也隱藏了很多玄妙的東西,這樣的排場只能說明這里的洗腳服務并不是單純的幫客人洗腳而已。

    幫我洗腳的是一個年紀很小的女孩子,大約十七、八歲的樣子,長得還不錯,膚色白凈,胸部不是很大,但是也不算小,不過這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她還在發育嘛!以她現在的年齡,再發育幾年,應該挺大的。

    「小強,我幫你叫的這個小女孩可是剛來這里沒多久,你千萬別為難她啊!人家臉皮嫩呢!」譚文生在隔壁大聲的說道。

    「哈哈哈!」譚文生的話立即引來賴部長和鐘局長的大笑聲。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臉皮厚啊!」幫譚文生服務的洗腳小姐立刻不依的說道,旁邊的兩位洗澡小姐也隨聲附和。

    「啊哈哈!小譚,你話說錯了吧!你看女人們都不依了。」賴部長略帶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說道。

    「賴部長,我替你安排的可是這里最漂亮的女孩子,難道不入你的法眼?」譚文生展開交際手腕,連忙問道。

    「哈哈!這里個個都漂亮,滿意、滿意,你看小玲的口水都流到我這里了。」賴部長大笑道,看來他對譚文生幫他安排的小姐很滿意。

    「哈哈!賴部長,還好你說的是口水,不是其他什么水。」鐘局長這個時候淫笑了一聲,插了一句話。

    這句話讓四個女孩子都嬌笑起鬨,我們也大笑起來,看來這個鐘局長很會說一些黃色笑話,和上午的那個酒店經理差不多。

    「我幫你把鞋子脫了吧!」幫我服務的小女孩輕聲說道。

    「妳叫什么名字?」我溫柔的問道。

    「小花。」小花說著大膽的和我對視,讓我覺得這不是她這個年齡應該有的舉止。

    小花不再說話了,讓我把腳放在溫水里,然后用小手舀起溫水幫我搓起腳來,嫩嫩的小手撫摸在我的腳上,有一種特別的感覺,癢癢酥酥的,相當舒服,我躺在小床上,閉上眼睛安心的享受著。

    隔壁的三個人各自聊著天,偶爾穿插一些淫褻的浪笑,顯得我這邊特別安靜,但是這個時候估計那三個男人都只會注意到幫他們洗腳的小姐,也只會看到她們的胸部和屁股,哪里會來管我這邊的聲響如何。

    小花幫我搓了腳之后,就來替我按摩,她的雙手不停變換手法,有時拉腿,有時捏腿,小手用力的在我的兩條腿上捏著,從腳踝一直往大腿捏,可是捏著、捏著她的小手就不安分了,直往我的大腿根處捏來,漸漸的隔著褲子撫摸起我的老二來。

    小花的手法非常生硬,總是搞得我的老二生疼,盡管如此,我的老二還是慢慢從沉睡中甦醒過來,掙扎著,享受著。

    任何男人都有親近女性的**,這是無法克服的本能,尤其是面對漂亮女性的時候,要克制這樣的本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可是我并不想在這個地方**,因為旁邊有三個男人,而且其中有兩個是很惡心的男人,在此種場合里我是不會和女人**的。

    我想到這里,馬上制止小花的進一步動作,輕聲的說道:「好了,小花,就到這里為止吧!」

    「是我做得不好嗎?」小花抬起頭,用清脆的聲音怯怯的問道,眼神中透著些許奇怪,不明白我為何不讓她繼續服務,要知道自從她進了這里之后,每一個男人都恨不得她整天幫他們服務,讓他們玩弄。

    小花不解的暗想道:「這個男人怎么了?不會是有病吧?可是又不像啊!他的那個東西反應很厲害,而且很大很粗,比我見過的任何一個男人的都要大,如果讓他插進來肯定特別舒服。」

    我連忙說道:「不是的,妳做得很好,我出去會跟他們夸獎妳的,我只是不想和他們一樣,妳起來吧!我們聊聊天。」

    我知道如果我說她做得不好而且又被傳出去的話,她的下場肯定很慘,最起碼會受到批評和責罵,說不定還會扣她的薪水,因為譚文生在這里還是有一定分量的,小姐們絕對不可以怠慢他帶來的客人。

    小花從幻想中清醒了過來,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羞不已,聽了我的話,懸在心頭的石頭才落了地,心里暗想道:「他真的是一個好人。」

    小花心里不禁暗暗感激,接著聽話的走過來陪我聊天。

    「怎么稱呼你呢?」小花嬌笑著問道。

    「妳就叫我強哥吧!妳是哪里人?」我微笑道。

    「我家是在界趾鎮的一個小山村,很偏僻的,只有十幾戶人家。」小花低聲回答道。

    我和小花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大家都把腳洗好了,他們甚至把老二也洗了一遍,在這個用屏風隔著的房間里,我很明顯的聽見女人們幫譚文生三人**的聲音,以及他們**來臨的喘息聲。

    當然我在譚文生面前對小花大夸特夸,贊揚她服務周到、技巧純熟,這是給譚文生面子,也是一些場面話。

    譚文生所謂的安排就是足浴、唱歌和按摩,所以我們從洗腳房出來后就坐車轉到金雄鷹大酒店去,金雄鷹大酒店的卡拉OK廳在三樓,是全南雄縣最好的唱歌地方。

    卡拉OK是一個比較低俗的地方,我一直是這樣認為的,那里的小姐基本上素質都不高,除了喝酒之外并沒有什么真本事,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我一向不太喜歡吵鬧的場所,我喜歡清靜的地方,所以我幾乎不去這種地方。

    其實我并不排斥歡場女子,我也玩過,在嘉誠市的金海灣夜總會就玩過,但是那里的陪酒小姐素質都是比較高的,人也長得漂亮,衛生方面更是很有保障的。

    然而卡拉OK里的小姐良莠不齊,什么貨色都有,尤其是在這種小縣市里,所以我最多也就是過過手癮,而不會進入她們的體內。

    譚文生點的陪酒女郎都是這里最漂亮的女孩,這些女孩看上去只有二十出頭的年紀,長期的生活不規律讓她們從骨子里透出一種病態,我可以想像手摸在她們的臉上時掉下來的厚粉,露出憔悴的本來面目。

    譚文生三人顯然是這方面的老手,一個人唱歌,其他兩個則向本來就已經喝了很多酒的陪酒女郎灌酒,四個陪酒女郎哪里是這群老手的對手,很快就醉意濃濃,做出各種放蕩的舉止。

    一般來說點歌小姐相對于陪酒女郎而言比較清純,譚文生三人在把四個陪酒女郎灌醉之后,又開始挑逗點歌小姐。

    任何地方都有值得同情的人,色情場所也不例外,點歌小姐的年紀比那四個陪酒女郎要小很多,面對三個男人的魔爪顯然有些不知所措,才喝了一口酒就噴了出來,眼睛里含著淚光,勉強把一杯酒喝光,因為點歌小姐知道譚文生他們都是這里的地頭蛇,她一個小小的點歌小姐哪里敢得罪他們這些人。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賴部長和鐘局長的嗓子都唱得有點沙啞,而點歌小姐也讓他們欺負得眼淚汪汪,衣服都快被他們扒下來,露出大半個雪白的胸脯,深深的乳溝也看得一清二楚,于是譚文生就提議唱歌到此結束,剩下的是去按摩,讓大家放松、放松。

    賴部長醉醺醺的大聲叫好道:「小譚安排得真周到啊!說真的,唱了這么久的歌,還真是有點累了。」

    鐘局長也點頭道:「嗯!這個好,我就喜歡小姐的按摩,那個滋味真是……哈哈!」

    此刻我已經明白譚文生的安排,實際上足浴時間是供大家聊天的,起碼能聽到對方的聲音,但是接下來的按摩就是一個人一個房間了。

    現在大城市中很多酒店都有到房按摩這種服務,想不到連小小的南雄縣的金雄鷹大酒店也有這種服務,到房按摩就是酒店有專門的按摩小姐,客人可以要求按摩小姐到房間里予服務,能叫到房間里去按摩的按摩小姐是什么身分不用解釋應該就很清楚了,也很容易想得到在房間里按摩不會僅僅只是按摩這么簡單。

    上午那個陪我們一起吃飯的業務經理帶我們到了各自的房間,我的還是我先前住的那間,而譚文生三人就分別在對面和隔壁。

    譚文生對著賴部長和鐘局長哈哈大笑道:「兩位長官慢慢享用吧!我就不打擾了,祝你們玩得開心愉快。」

    賴部長和鐘局長醉醺醺的大笑幾聲,不再說話,推開各自的門走了進去,然后「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我拉著正要走的譚文生問道:「這里的小姐干凈嗎?我可不想中鏢啊!」

    「小強,你放心的玩吧!我帶來的客人他們敢給不干凈的小姐嗎?除非他們不想活了。」譚文生對著我輕輕一笑,豪爽的拍了拍胸脯說道。

    有了譚文生的保證,我才敢放心大膽的去玩,于是我也推開門,走了進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