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不幸遭遇

獨孤尋歡2017-2-27 15:6:19Ctrl+D 收藏本站

    過了一會兒,孫雯走了回來,經過剛才的休息,她的櫻桃小嘴不再紅腫了,又恢復以前的紅潤水色,兩個高挺圣潔的**顫巍巍的搖晃、彈跳著,看得我心里直癢,恨不得馬上就上她,狠狠的插進她的體內去。//

    我躺在床上,胯間的巨龍并沒有疲軟,仍然保持著堅硬粗壯,這個時候正一柱擎天,昂首挺向蒼穹,顫巍巍的龍頭不停彈跳著,看得孫雯心頭的欲火又燃燒起來了。

    孫雯暗想道:「這個人真是強壯,在我的口中插了半個多小時,竟然沒有一點兒想射的意思,現在還是那么的粗硬。哎呀!那個龍頭真大啊!又亮又有光澤,好漂亮哦!那個龍身真長啊!一定能夠頂到我的花心深處吧?」

    「他的龍身真粗啊!我的花徑那么小,比我的嘴巴還小,塞得進去嗎?會不會疼?塞進去肯定爽死了,我好想要,好想他的巨龍插我啊!」孫雯看到我的巨龍昂首問天,不自禁的意淫著,感到下面越來越癢,下面不知不覺的流出了不少的**。

    孫雯兩眼迷離,充滿了迷幻的神色,像是被一層水霧遮住了一樣,渾身的肌膚還泛著潮紅,我知道她已經春心大動了,欲火正熾。

    孫雯靜靜的來到床邊,看到我只是嘴角含笑的看著她,并沒有要動手脫她脫褲子的意思,便將一條長腿擱在床上,開始脫她的絲襪。

    菲菲很喜歡用這個動作來挑逗我,因為我曾經說過菲菲穿絲襪的時候特別性感。當然,雖然眼前的美女有著不亞于菲菲的美腿,但是她畢竟不是菲菲,確切的說畢竟不是半個月以前的菲菲,所以這個動作已經吸引不到我了。

    孫雯把脫下來的兩條絲襪輕輕的揚起,然后拋向正在觀賞她脫絲襪的我的頭上,一股清香撲進我的鼻子里,那是茉莉的清香和女人體香混和的味道,我忍不住抓起絲襪放在鼻子前猛嗅。

    孫雯看到我的動作,嫵媚的一笑,臉上蕩漾著嬌羞的神情,左手下移到左邊腰部,輕輕的抽動丁字褲的帶子,丁字褲頓時一斜,左邊的帶子解開了,露出了大半個黑黑的花園,里面芳草萋萋,非常茂盛。

    我看得呼吸一緊,這半隱半露最是誘人,巨龍也是一震,彈跳了一下。

    孫雯看到我的反應,對自己的信心不由得又增加了不少,當下嬌笑一聲,奪魂攝魄,噬骨**。

    我不由得心為之迷,神為之奪,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急切的等待著她的進一步動作,瞪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

    孫雯看到我的豬哥相,口水都快流到床上了,心中更是得意,也更想逗我了,右手捏著那根帶子就是不抽,老是在那里磨磨蹭蹭。

    我忘記過了多久,心里感覺就像是過了幾十年一樣,她才慢慢的把帶子抽開,丁字褲終于不再掛在她身上,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哇!美麗神祕、充滿無限誘人風光的花園終于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漆黑的芳草長得很茂盛,覆蓋了她的整個稍微隆起的**,一點兒都不雜亂,就像是被梳理過一樣。

    中間隱約可以看到一條神祕的小溪,在靠近小溪兩邊的芳草上還能看到掛著的露珠,晶瑩剔透,想來她也是春情涌動了。

    我呆呆的欣賞了幾分鐘,感覺到內心的**像決提的黃河之水一樣,再也忍受不了,我虎吼一聲,從床上跳了起來,雙手一帶,拉住孫雯的手就把她拉倒在我的懷里。

    我的兩只魔爪一只移到了孫雯渾圓豐滿的**上,緊緊的按住,在那里盡情的用力揉搓著;另一只手則移到了她的神祕花園處,在那里旋轉、搓弄著。

    然后我頭一低,伏下身子在她的胸前,張嘴含住了她的一邊**。她的**大大的,有一粒花生米那般大,顏色紫紅,在我的舌頭的**下,很快的就由柔軟扁扁的狀態變成了又挺又硬。

    **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孫雯自從媽媽被撞成植物人之外,她就沒有好好的做過愛了,雖然出來兼職也有一個多禮拜了,但是真正能滿足她的人一個都沒有碰到,所以顯得特別的敏感,更何況是在我這個**高手的挑逗之下呢?

    孫雯只覺得春情大動,渾身血脈加速流動,花心深處充滿了熱血,奇癢難忍,彷彿有千萬只螞蟻在里面爬動一樣。

    孫雯忍不住大聲的呻吟了起來:「哎喲!我受不了了啊……好癢……嗯!好舒服,用力舔……里面好癢啊……」

    想不到孫雯這么快就**起來,我才剛剛撫摸了幾分鐘而已,她便忍不住了,果然是個騷女人。

    我聽到孫雯的**,心中亂跳,更是加快了動作,在她的花園里撥弄了一陣子之后,又去撫摸她小溪兩邊微微突起的肉片,感覺到濕濕滑滑的,從小溪里面不停的有水滲出來。

    我伸出中指在孫雯的小溪里滑動著、攪動著,里面潮濕得很,手指不知不覺就慢慢的滑進了她的花徑里面,溫溫暖暖的,花徑兩邊的肉在蠕動著,緊緊的裹住侵入里面的不速之客,由中指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快感。

    我的動作刺激得孫雯整個身軀都酥麻了,那種爽快感更強,但是下面卻更奇癢得厲害,雖然她感到有一個異物侵入了里面,暫時緩解了花徑處的搔癢,但是異物太小太短,花心深處感覺更是空虛難耐,也更是搔癢難忍了。

    孫雯不由得雙腿一夾,花心深處一陣顫抖,一陣收縮,竟然流出了一大灘**。

    「哎喲!受不了……強哥,快點……快點插進來……啊……」孫雯小嘴張開,尖聲的**起來,聲音既似痛苦又似舒服,應該是苦樂兼而有之吧!

    「小**,這么快就忍不住了,我插進去能止妳的癢嗎?」我從嘴里吐出孫雯那已經被我吸吮得略微有點紅腫的**,從她雪白的胸脯上抬起頭來微笑著對她問道。

    「嗯!我好騷……我好癢……插進來吧!強哥,能的……能止癢的。」孫雯伸手抓住我下面的巨龍盡情搓弄著,發浪的、淫蕩的尖聲叫道。

    我跳下床,站立在床邊,兩手抓住孫雯的小腿,將自己的巨龍推到她的花園中,搖動屁股,讓巨龍在她的小溪上摩擦著。

    孫雯不停的呻吟**著,肉色的小溪中汩汩的流著**,把小溪附近的芳草都染濕了,也有很多流到龍頭上。

    我見孫雯已經充分濕潤了,而且龍頭也受到了**的滋潤,可以開始替她止癢了。

    我將巨龍的龍頭對準孫雯微微張開的花徑洞口,屁股一挺,用力的朝她的花徑插去。

    「哎唷!好痛!」孫雯痛得尖叫一聲,只覺得花徑洞口火辣辣的疼。

    「他的巨龍果然太過粗大,而我的花徑太過于狹小了。」孫雯心里想道,同時心中一喜,又想道:「那我可以嘗嘗大**的味道了,也可以嘗嘗又痛又快樂的感覺了!」

    巨龍沒有一下子插進花徑里面,重重的頂在孫雯的洞口上。我想不到她的花徑如此狹小,當我插了中指進去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她里面的狹小,但是卻想不到會是如此的緊。

    我心中大喜,難得碰到如此的極品花徑,好像處女的花徑一樣,我一定要好好的大干一場,給她開發、開發。

    我輕輕的把孫雯的雙腿放下,用力的掰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雙腿盡量張得更開,這樣她的洞口也會張得更開。

    然后我伸手繞過孫雯的屁股,抱住她又隆又翹的美臀,巨龍緊緊的頂住她的洞口,「嘿!」我吐氣開聲,屁股用力挺動,巨龍拼命的往她的花徑里鉆。

    「啊!」孫雯大叫一聲,雙手亂舞,在我的胸前用力的捶打著、推動著,想要把我從她身上推開來,而且兩腳亂踢,屁股不停扭動,想要掙脫開來,可是她的身體被我緊緊的抱住了,根本不能動得分毫。

    「哎呀!好脹啊!痛……脹死了!」孫雯只能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尖聲叫道。

    我感到龍頭被夾得緊緊的,孫雯花徑兩邊的肉壁不停蠕動著,緊緊的包圍著巨龍,用力夾著這個不速之客,想要把這個侵入的異物驅趕出去。

    孫雯這個時候就像初夜的處女一樣,花徑才剛剛被開發,便被一個強而有力的粗大東西侵入,有一種強烈的疼痛感,可是花心深處那種搔癢卻又期待著這個粗大東西更有力的侵入,而且更深的侵入。

    既然我已經插進孫雯的花徑里了,不能錯過機會,于是我繼續用力的挺動著屁股,并且一邊挺動一邊搖動著,慢慢的向她的花心深處侵入。

    「啊……好痛……嗯……舒服,好美,我……我還要。喲!頂死我了,里面癢……唔,好爽!」孫雯感到又痛又快樂,嘴里一邊喊痛又一邊喊舒服,自相矛盾。

    終于插到底了,巨龍經過萬里長征,終于全根沒入,完全的插到孫雯的花心深處。

    我的龍頭和孫雯的花心互相摩擦著,我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從龍頭延伸到身上,然后瀰漫開來,傳遍全身的四肢百骸,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我不由得抱緊孫雯的臀部,緊緊貼著她的下體,屁股一陣扭動,龍頭在她的花心深處磨動著、旋轉著,就像在鉆螺絲釘一樣。

    「好美啊!嗯……抵緊一點……唔!旋轉起來,轉快一點,啊……好舒服!」孫雯花心深處的搔癢在龍頭到達之際,終于慢慢的消失不見了,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美妙感覺。

    從來沒有人到過孫雯的花心深處,就連她男朋友都沒有到過,而這次竟然被一個客人到達了,孫雯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正在被開苞一樣。

    孫雯的花徑緊得像個處女一樣,兩側的肉壁緊緊箍著我的巨龍,我心中大喜,慢慢的搖動臀部,讓巨龍在她的花徑里面輕輕的搖動著、晃動著。

    很快的孫雯緊繃的肌肉漸漸放松,我知道她內心已經開始接納我了,于是我不再扭動屁股,開始抽送起來,屁股由慢到快,慢慢加快**的速度,動作由輕到猛,讓她的花徑好好的熟悉我巨龍的粗度和長度,讓她嘗嘗我**的滋味。

    剛開始花徑里面有點痛,孫雯忍耐著,因為她知道自己很快就會苦盡甘來,所以沒有出聲,盡量的忍住。

    幾分鐘后,花徑里面開始慢慢的傳出快感來,而且越來越強烈,孫雯閉上眼睛,享受粗大的**在花徑里面抽送的滋味,嘴里忍不住叫道:「啊……好舒服,你的……**好大,我……我好喜歡,用力……插……」

    孫雯的**給了我無比的自信和勇氣,我開始全速進攻,無論是速度還是力度,都是兇猛絕倫、大開大闔。

    「喲!好美……我快飛了……啊……」孫雯已經完全適應我的進攻,所以在我的全力施為下,她反而得到了更大的滿足、更大的享受。

    孫雯的**四處飛濺,不停的從我們的緊密結合處流出,溢在花園的周圍,流到她的大腿根處,濺到我的巨龍根部。

    我聽得雄風大振,大肆殺伐起來,狠插猛抽,每次都要全根拔出,抽出外面,然后狠狠的插進去,一插到底。

    每次狠插猛抽的時候,我都是用盡全身的力量,所以每次都發出「噗滋噗滋」的響聲。

    孫雯從來沒有受過如此禮遇,只喜得她放開喉嚨放肆大叫起來,這樣好像還不能宣泄她心中的美妙快感,于是她的身體不停扭動著、迎合著,口中更是**嬌吟不止:「好過癮啊!我的親親強哥……我的親親老公……我好喜歡……喜歡你插我!」

    「美,好舒服啊……喲!我要飛上天了……好緊啊……」

    「唔!我要死了……你就用力的操死我吧……用力的操我吧!」

    「啊!爽死了……不,我……我要去了……用力點啊!」整整兩個多小時后,孫雯在我的大力**下,終于要**了,她口中瘋狂的亂叫道。

    孫雯感覺花心深處一陣抽搐,有大量的水在集中,渾身宛如被電流電到了一樣,不停的抖動起來,身體也很快的僵硬起來,肌肉變得緊張起來,花心深處猛然收縮,然后又突然張開,一股激流從花心深處噴射而出,灑在巨大的龍頭上,然后從龍身和肉壁的結合處流出到外面。

    我看孫雯的樣子,知道她已經到了最**的關頭,就把巨龍狠狠的插進孫雯的花徑中,然后緊緊的頂著她的花心,旋轉著、磨動著,突然一股洪水洶涌而出,猛然沖擊在龍頭上。

    我驟然感到一陣無比美妙的酥麻,不禁顫抖一下,身子忍不住抖動起來,巨龍也情不自禁的跳動著,一股生命的精元從體內洶涌而出,猛然噴射在孫雯的花心深處。

    我終于和孫雯同時達到激情的**了!

    我從孫雯身上爬了下來,頭靠在枕頭上一動也不動的躺著,靜靜的享受著激情之后的滋味,同時也是在恢復體力,兩個小時的干活畢竟還是有點累的。

    孫雯則靜靜的把頭伏在我寬厚的胸膛上,一動也不動,不停的喘著粗氣,靜靜的恢復說話的力氣。

    過了良久,孫雯的手指撫摸上我的胸膛,在我寬闊的胸膛上游走著,不時的用春蔥一般細嫩的手指在劃著圓圈。

    「怎么好像和我做過愛的女人都喜歡依偎在我的懷里,用纖纖細指在我的胸膛上劃圓圈?難道每個女人**過后都喜歡來這招?」我心里納悶的想道。

    孫雯身上雪白的肌膚泛著迷人的粉紅色,白里透紅,與眾不同。她臉上的紅潮并沒有退去,激情過后讓她有一種更誘人的風韻。

    孫雯輕啟櫻脣,在我耳邊呢喃道:「強哥,你好厲害啊!這是我這輩子最舒服、最滿足的一次**,謝謝你!」

    「呵呵!是嗎?妳喜歡就好,不用謝我。」我把右手從孫雯的脖子后面伸過去,輕輕的撫摸著她背上如綢緞一般光滑的肌膚,輕輕說道。

    「喜歡,我當然喜歡了,喜歡得不得了!」孫雯接得很快,如連珠炮一樣,一連說了好幾個喜歡。

    「呵呵!我也喜歡小雯的身體,喜歡和妳**。」我看得出來這個女人已經有點沉迷于我超強的**能力,進而喜歡上我,我當然也喜歡她的身體,尤其是她的花徑,真的是極品。我輕輕的笑著,同時稍微用力的拍了拍她肥厚的隆臀。

    「嗯!」孫雯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后緊緊的抱著我,依偎在我的懷里,不再說話。

    過了良久,孫雯抬起頭,深情的注視著我說道:「強哥,以后可以經常找你**嗎?」

    「可以啊!我也喜歡和妳**,可是……」我有點遲疑的說道。

    「可是什么?嫌我是做小姐的嗎?」孫雯見我欲言又止,臉上浮現一點兒失望之色,追問道。

    「不是這個,妳誤會了,雖然我不知道妳為什么來做這個,但是我知道妳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妳好像入這行也不久,我是不會嫌棄妳的。」我心疼的摟緊了懷中的女人說道。

    「那你……」孫雯心里的石頭終于落地了,暗想道:「他并沒有嫌棄我!」但是她還是疑惑的問道。

    「我過幾天就要離開這里了。」我說出了我的原因。

    「哦!你不是南雄人嗎?」孫雯問道。

    「我是南雄人,可是我不住在這里,我在嘉誠市工作。」我回答道。

    「哦!」孫雯輕輕說道。

    「黃強也在嘉誠市讀大學啊!算來應該今年畢業了,難道眼前的他真的是黃強嗎?」孫雯聽到我的話,不由得想起了她國中時候的初戀男友黃強,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我,心里充滿了很多的疑惑。

    「怎么了?我臉上有什么東西嗎?」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并沒有什么啊!可是孫雯為什么這樣盯著我看啊?

    「你可是姓黃?」孫雯突然問道,問得很突兀。

    「是啊!我叫黃強,妳認識我?」我不解的問道。

    「她怎么知道我姓黃,難道是熟人嗎?」我心里暗想道,現在輪到我疑惑了。

    「啊!真的是我的強哥啊!強哥,我好想你啊!」孫雯突然高興的大叫起來,手舞足蹈的,抱著我又是親又是摸的,好像撿到一個大寶貝一樣。

    「妳是……」事情的發展越來越讓我摸不著頭緒了,我納悶的看著眼前這個興奮的女人。

    「強哥,你不認識我了?我是孫雯啊!你的小雯雯。」孫雯巧笑倩兮,喜滋滋的看著我,臉上有說不盡的嬌羞。

    「小雯雯」這三個字一進入我的耳朵,我不由得想起了國中時候的女朋友,我驚喜之下,不由得坐了起來,雙手用力的抓著孫雯的手臂,大聲的說道:「妳是小雯雯?妳真的是孫雯?」

    「嗯!我就是孫雯,是你的小雯雯!」孫雯拼命的點頭應道,臉上因為興奮,已經變得通紅、通紅的了。

    「我不是在作夢吧?」我用力的抱著孫雯,把她緊緊的摟在懷里。

    「妳怎么又回到南雄來了啊?孫叔叔和阿姨呢?他們也來南雄了嗎?身體好嗎?妳怎么做起這行來啊?」我輕輕的把孫雯推開,雙手攀在她的肩膀上,嚴肅的問道。

    孫雯把頭一低,原本興奮的臉上神色一黯,一股悲苦落寞之情籠罩在她的臉上,好像歷經了人生的滄桑,兩眼很快的紅了起來,泫然欲泣。

    「小雯,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強哥說啊!妳不要這樣嘛!」我看著孫雯悲傷的樣子,我的心不由得莫名的感到一陣疼痛,直覺告訴我,孫雯身上肯定發生了什么事情。

    「哇……哇……」孫雯突然張開小嘴大聲的哭了起來,眼淚、鼻涕一起流了出來,然后就一把抱住我,把眼淚、鼻涕全都擦在我身上。

    我突然有點不知所措,愣了一會兒才抱住她,在她的背上輕輕的拍著,不再追問她了。依照我對她的性格的了解,我知道她肯定已經忍很久了,索性就讓她哭出來。

    過了良久,孫雯才止住了大哭聲,不過還是抽抽噎噎的,但是鼻涕、眼淚倒是已經干了,不再流出來。

    孫雯放開了我的身子,坐直起來,用手擦干眼淚、鼻涕,強自笑道:「強哥,不好意思,把你的身體都弄臟了,我……我……」

    我輕輕的伸出食指刮了刮孫雯的鼻子,這是我們談戀愛時慣用的動作,每當她有什么事不開心,我都會刮一下她的鼻子,給她講一個笑話,然后她就會開心的笑了。

    孫雯果然笑了,只是并不是開心的笑,而是苦笑。

    孫雯開口說道:「難得你還記得這個動作,你不是問我爸媽現在怎么樣了嗎?我爸媽去年出了車禍,爸爸當場身亡,媽媽被撞成了植物人,現在還在療養院,每天都要八百多塊錢,而男朋友見到這種情況就離開了我,家中的積蓄都用完了,而我打工那點微薄的薪水根本不夠用,沒辦法,我只好趁這個暑假出來兼職了。」

    孫雯說得很輕松,但是我可以想像得到她內心的痛苦是多么的沉重,想不到她身上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樣才能安慰她,怎么樣才能幫助她,只好無言以對,默然無聲。

    「哈哈!強哥,不要這樣子,我都已經習慣了,我只有暑假、寒假學校放假的時候才來兼職做小姐,這個賺的錢多一點兒,平時上課的時候我都要兼好幾份工作,如果不是我來兼職的話,又怎么能再次見到我心中的強哥呢?你說是不是?」孫雯突然笑了起來,自我解嘲的安慰我。

    「小雯,想不到妳吃了這么多的苦,我又不能幫上什么忙,我下個星期便開始上班了,這樣吧!我找到一個老師的工作,以后每個月寄給妳三千塊,妳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最好少來或者不來這種地方,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幫妳的。」我拉著孫雯的手輕輕的說道。

    「謝謝你,強哥,你有這份心就夠了,說明你還是我的好強哥!」孫雯眼中又開始閃現淚花了,她知道老師一個月的薪水有多少,我給三千塊已經是盡了最大的努力了。

    孫雯不由得又想起了國中那個很照顧她很疼愛她的強哥,開心的笑了笑,又說道:「強哥,不要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現在過得怎么樣,叔叔、阿姨的身體好嗎?有女朋友了嗎?」

    「都好、都好,我爸媽的身體都很好,現在有個女朋友,還在嘉誠大學讀書。這次回來是因為我二十號就要開始上班了,所以回來看看爸媽,今天和同學聚會,被同學拉來這里,說是按摩,想不到遇見妳了。」我輕輕的說道,說到最后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哼!我還以為你變壞了呢!年紀輕輕又有女朋友還來這里尋歡,不過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遇見你,強哥,你**技術真的好棒,把我弄得好舒服,比國中的時候強了千百倍,我好喜歡喲!」小雯捶了我一拳,嬌嗔的說道,臉上又羞又喜。

    「是嗎?國中那個時候哪里知道**啊?只是糊里糊涂的就和妳發生關系了,呵呵!現在嘛!當然能讓妳欲仙欲死了,不過說真的,妳那里真的好緊,和第一次做的感覺差不多。」我「呵呵」的笑了起來,并說道。

    「壞蛋,你取笑我,我不來了。」孫雯倒在我懷里亂扭的撒嬌道。

    「小心,妳在惹火啊!」我大聲的警告道,胯下的睡龍在孫雯亂扭的光滑的嬌體下,又開始漸漸的甦醒了。

    「怕什么,我有滅火筒啊!」孫雯「呵呵」的笑著,伸了一只手到我的胯間抓住了我的巨龍,來回的撫摸套弄起來。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一只手攀在孫雯緊實飽滿的**上,伸出兩根手指揉捏著那美麗的蓓蕾,另一只手則伸到了她神祕的花園處,拉扯她散發著迷人氣息的純黑芳草。

    于是剛受過一次戰火洗禮的我們在這偶然的重逢下,再次激發了原有的激情和**,那沉淀在少年時期的戀情和**在此時此刻再次洶涌而出,把我們吞沒在**的海洋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