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旅館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7:32Ctrl+D 收藏本站

    進到房里,我用力的把丘心潔擁在懷里,嘴脣重重的覆壓在她的朱脣上。/wW>
    我的一只手隔著丘心潔薄薄的外衣按在她飽滿豐挺的酥胸上,一種如觸電般麻酥酥的感覺迅速傳遍了丘心潔的全身,懷中的丘心潔四肢發軟,她感覺大腦一陣暈眩,四肢有些癱軟,她情不自禁的開始回吻我。

    剛開始僅僅是嘴脣碰著嘴脣,然后我們的舌尖纏繞到一起。丘心潔的雙脣是那么的柔軟芳香,我們吻得渾然忘我,丘心潔始終緊閉著雙眸,意亂情迷,喉間發出模糊的呻吟。

    當我們從充滿激情的熱吻中甦醒過來,丘心潔已經全身癱軟在我懷里,她的雙臂緊緊勾住我的脖子,發燙的臉頰緊貼在我火熱的胸膛上。

    我用一只手輕輕挑起丘心潔的下頜,親吻丘心潔光潔的額頭,仔細的端詳著懷里這個任我輕薄的美麗女孩。

    此時丘心潔秀麗的臉龐楚楚動人,及肩的秀發黑亮滑順,兩頰像染了胭脂般緋紅,雙眸里含情脈脈,鮮艷的朱脣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

    眼前的秀色讓我看得心中一蕩,不由得再次緊緊的把丘心潔攬在懷里,我抱著滿懷的軟玉溫香,一邊親吻著丘心潔芬芳的柔發,一邊讓丘心潔飽滿堅挺的**貼在我的胸口,同時開始用我男性膨脹的**有力的頂觸著丘心潔平坦柔軟的腹部。

    此時的丘心潔已經意亂情迷,她抬起頭,用她那雙彷彿要滴出水來的媚眼凝視了我一會兒,然后把她那嬌艷欲滴的雙脣再次奉上,我們又深深的長吻,這次我吻得更加輕柔,好像生怕打碎了珍貴的瓷器一般。

    我無限輕柔的用舌頭輕舔丘心潔纖細光滑的頸項和雙臂裸露的肌膚,丘心潔則在我的懷里仰著頭,小嘴微張,輕聲呻吟,胸前飽滿渾圓的雙丘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我用左手輕揉丘心潔豐滿高聳的酥胸,右手則慢慢的把丘心潔的粉紫色T恤從下往上套了出來,此時丘心潔的上身只剩下一件純白色、鏤空的、鑲著蕾絲的乳罩遮掩著,我終于可以飽覽她那令人充滿遐想的豐滿胸部,她堅挺的**和嬌俏的身材比例恰到好處,皮膚非常白皙光滑。

    我舔弄著丘心潔上身有如絲綢一樣的肌膚,最后停留在她的乳罩上,隔著乳罩舔弄里面已經凸起的**。

    丘心潔開始急遽的嬌喘,嬌軀軟綿滾燙,我的手順著丘心潔的裸背游走撫摸,趁勢解開了乳罩的搭釦,丘心潔很配合的將雙臂下垂,我順利的將她的乳罩從手臂上拿了下來。

    丘心潔高挺飽滿的乳峰終于沒有了束縛,高興的蹦了一下,在胸前跳躍著。她圣潔的處女**渾圓高挺,此時正散發著陣陣的**,乳峰的最頂端是兩顆紅瑪瑙一樣的**,這個時候因為暴露在空氣中,已經微微有點硬了起來,真是極品。

    我起身,只見丘心潔半裸的身體在空氣中微微發抖,起伏顫動的乳峰夾著中間那道明顯的乳溝,我悠然欣賞著丘心潔挺拔的雙峰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房間里靜得出奇,我們彷彿都能聽到彼此「咚咚」的心跳。

    丘心潔又微睜媚眼瞄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只是下意識的用雙手遮住自己裸露的乳峰,我上前抱起她,然后走到床邊,掀開床罩,把丘心潔放倒在床上,接著飛快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

    我脫衣服的時候,丘心潔在床上靜靜的仰躺著,勇敢的看著我,她伸手攏了攏自己額前散亂的秀發,胸前驕傲聳立著的乳峰隨著丘心潔手臂的動作上下微微的顫動,紅寶石一樣的**嵌在粉紅色的乳暈上,纖細的腰肢與豐滿微翹的雙臀形成了一段優美的弧線,一直延伸到她挺拔細膩的雙腿和纖細勻稱的腳踝。

    我沒有馬上脫掉內褲,當丘心潔看見我內褲下高高撐起的巨大帳篷時,她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丘心潔含羞的垂下眼簾,視線匆忙逃離了我的下身,我動作輕柔的在丘心潔旁邊躺下,一張熱烈而饑渴的**之網在丘心潔身邊張開了。

    當我躺下時,丘心潔感覺她的心就在**與貞潔的漩渦里掙扎、起伏,因為害羞,丘心潔側過身去背對著我,我把手從丘心潔的腋下伸過去,然后合攏在她胸前柔軟的**上,從后面用力把她的身體擁在懷里,胸膛緊緊的貼著她光滑的后背。

    我雙腿結實的皮膚碰觸著丘心潔豐美的雙臀,雙臂的擠壓把我內心灼熱的**透過雙手的按摸揉進了丘心潔柔軟的**,這種甜蜜的溫柔接觸徹底融化了她,她急促的喘息漸漸變得粗重起來,嬌喘呻吟緩緩從她的嘴里叫了出來。

    我的嘴從側面輕輕舔弄著丘心潔的耳垂,持續挑逗著她的**,在我不斷的撫弄下,丘心潔開始春情蕩漾,她輕輕扭動著身體,小手緊緊抓住我的胳膊,豐滿而翹挺的臀部微微前后移動著,摩擦我昂然勃起的巨龍前端。

    這更讓我欲火中燒,于是擠壓丘心潔**的手不由得加重力量,猛烈的擠壓著丘心潔逐漸膨脹變硬的嫩乳,然后索性讓她俯臥著,我俯身壓在她柔軟的**上。

    我的舌頭沿著丘心潔后背起伏的曲線慢慢向下舔去,一只手沿著她光滑的小腹向下身伸去,想解開她的褲子。

    此時的丘心潔完全陷入追求肉欲快感的漩渦中而不可自拔,她主動的抬起自己的腰臀部和雙腿,方便我的動作,使我很容易的就把她的緊身牛仔褲褪了下來。

    緊包著丘心潔下體的是一條帶著蕾絲邊的黑色半透明內褲,內褲中間包著她的幽谷地帶,高高隆起,像個小饅頭一樣,從內褲點綴的花紋間隙里,我可以清晰的看見里面濃密漆黑的芳草。

    我的手指沿著蕾絲邊伸進丘心潔性感的內褲里,慢慢的向內延伸,最后停在她雙腿中間那片已經微微濕潤的芳草地上,輕輕的撫摸著,并用整個手掌摩挲著。

    很快的丘心潔的花徑中就流出了不少的黏液,黏黏的沾在我的手掌上,又沾在她的芳草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含著清香的腥臊氣味。

    接著我溫柔的褪下了丘心潔的內褲,現在我懷里的美麗少女已經一絲不掛了,丘心潔充滿肉感的美好身體全部呈現在我面前。

    我的手和舌就好像燒紅的烙鐵,撫到丘心潔身體哪里,哪里便燃燒起來。丘心潔纖細的腰肢在我身下激烈扭動著,像跳動的火苗。

    我的臉貼著丘心潔渾圓的雙臀,用雙手溫柔而堅決的分開她的腿,這個青春少女最隱祕的幽谷花徑立刻全部暴露在我的眼前,只見在她那片濃密芳草覆蓋的中心,肉紅色的兩扇蓬門已經微微開啟,此時正從里面緩緩的滲透出一股透明的**來。

    我十分輕柔的用舌尖舔著她的大腿內壁,故意先不碰她誘人的三角地帶的中心,只是用鼻間滾燙的呼吸襲擊它,被我壓在身下的丘心潔仰著頭,雙眼迷朦,雙腿搖晃,嘴里發出勾人心魄的低聲呻吟。

    我的溫柔撫弄已經融化了丘心潔內心那一絲最后的羞怯,她身體的全部敏感器官都被我的溫柔喚醒了,她那柔軟肉感的身體像琴弦一樣在我身下被我隨意的撥弄著。

    身下的丘心潔腰部上挺,弓起脊背,但是接著又無力的倒下,我順著丘心潔的**內側向下吻去,一邊用雙手不住的按摩她白皙而豐滿的肉臀,當我的嘴脣沿著她光滑的大、小腿向下碰到纖細的腳踝時,丘心潔的反應就如同遭到電擊一樣的開始顫抖,真沒想到這里竟然也是丘心潔的敏感區,此時她嘴里的呻吟更大聲了。

    我有心要讓這個對我一見鍾情的少女徹底享受**的樂趣,所以我把前戲做得極其徹底,展開我的舌功,在丘心潔宛如綢緞般光滑又如白云般潔白的嬌軀上四處游走,四處出擊,既是挑逗同時也是發掘出她的敏感點,因為以后她就是我的女人了。

    丘心潔雙手環抱胸前,按著自己正在逐漸變硬發脹的**,兩眼迷離得好像蒙上了一層水霧一樣,臉上滿是迷醉的表情,嘴巴張得大大的,媚惑的呻吟聲音正從那里發出。

    巨龍這個時候硬脹到了極點,內褲的束縛讓它不太舒服,它在里面抗議著,要求我快點解除它的束縛。

    我慢慢脫下我的內褲,男性雄壯的**展現在丘心潔面前,我胯下的巨龍昂然挺立,粗大如柱,堅硬如鐵,散發著滾滾雄性的熱力,此刻對于丘心潔而言,它彷彿就是國王的權杖,仰躺在床上的丘心潔展開她美麗的幽谷**,等待著我雄偉的「權杖」占有她。

    「啊!」初次見到男性巨龍的丘心潔看到我的巨龍發出了一聲驚叫,她想不到我的巨龍會如此粗大、硬挺,好像一桿標槍一樣,和我的身體呈九十度直角挺立著。

    「那么大能塞得進我那里嗎?應該會很疼的吧?好想它快點插進來啊!」丘心潔意亂情迷的想道。

    丘心潔的身體像是被我吸起來一樣,她從床上坐了起來,好奇的用手抓住我的巨龍,暗想道:「呀!好熱啊!一只手還不能完全的握住呢!」

    巨龍在丘心潔的手心里跳動著,她必須用兩只手才能把巨龍緊緊的抓在手里,兩眼迷離陶醉的欣賞起來,過了良久才慢慢的開始套弄著,感受著我的巨龍的火熱堅硬和那一跳一跳間流露的無比沖動。

    本來很想讓丘心潔幫我**的,但是想到這是她的第一次,便算了。

    我示意丘心潔躺下,接著我俯下身子親吻她胸前那對柔軟高聳的**,因為動情,丘心潔的**此時就如同豐梨,和她纖細的腰肢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的舔弄、吸吮使丘心潔的乳峰峰頂那對嫣紅的**更加驕傲的挺出,彷彿受到上空強大磁力的吸引。

    丘心潔把自己的身子用力向后舒展著,大腿彎曲著舉在空中,盡情的享受著我的愛撫。

    我用力抱住丘心潔肥美的臀部,使它更貼近我的下身,然后分開丘心潔珠圓玉潤的雙腿,讓它們夾住我的腰,丘心潔的上身愈來愈向后仰,烏黑的柔發鋪在床上,緋紅的俏臉上滿是汗珠。

    我猛然抱起丘心潔那青春而又富有彈性的**,和她一起倒在床上,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腳、大腿、臀部、胸和臉都融化在一起。

    我一面撫摸著丘心潔光滑柔軟的皮膚,一面親吻著她,我的舌尖再次從丘心潔的臉頰開始,沿著曲線優美的身體一側,一直親吻到她那可愛的小腿,再沿著另一側向上吻到幽谷地帶茂密草叢中那迷人花瓣的中心,接著我忘情的吮吸著谷口那顆小小的紅豆,并用舌頭用力的舔著。

    丘心潔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大聲的叫嚷起來:「啊……舒服……好癢,強哥,用力點!」她的兩只腿緊緊夾著我的腦袋,花徑里汩汩的流出了大量的**。

    我用力掙開丘心潔的雙腿的夾攻,又開始往上舔,滑過平坦溫潤的小腹,掃過激脹堅挺的**和她那光滑細長的脖頸。

    丘心潔如玉般的雙脣尋覓著,終于找到了我的嘴脣,就再也不放的緊緊親吻著,于此同時,她那震顫不已的美麗**開始不停和我雄偉的身軀蹭動著。丘心潔兩腿大張,激動得弓起腰來,高聳的胸部不停的起伏著。

    那一刻我感到身下彷彿鋪滿了厚厚的、軟軟的羊草,耳邊響起了田野吹來的暖洋洋輕風,而丘心潔下身花徑深處的花心彷彿就是宇宙中的黑洞,強烈的吸引著我的巨龍,吸引著我將自己完全投身其中。

    我火熱粗壯的巨龍頂在了丘心潔的花徑洞口,躍躍欲試,馬上就要闖關奪隘,直搗龍門了。而丘心潔花徑洞口鮮嫩的花瓣已經微微分開,似乎也在企盼我的雷霆一擊。

    「強哥,輕點,你的好大啊!我怕……」丘心潔知道我終于要進攻了,心里有點害怕,聲音有點發顫的說道。

    「潔,妳放心,我會很溫柔的。」我輕輕的吻了丘心潔的嘴脣一下,安慰道。

    「嗯!你進來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我愿意為強哥疼。」丘心潔的心終于平靜了下來,給我發出了進攻的信號。

    我把巨龍的龍頭在她的花徑裂縫中磨蹭著,讓龍頭全部沾上她流出來的**,然后讓巨大的龍頭輕輕撥開覆蓋在花徑洞口肥厚的花瓣,藉著她分泌的濕滑淫液,腰部用力一挺,將粗大的龍頭擠進了她窄小的花徑里。

    「啊!」丘心潔感到一個火熱異常的東西侵進自己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花徑洞口,感覺下面被撐得大大的,好像要被撕裂一樣。

    我輕輕的抽動著進去的龍頭,讓丘心潔的花徑慢慢適應過來,當我感覺到龍頭周圍的環境緩緩變得寬松的時候,我知道她的花徑開始接受巨龍了,這和人的頭差不多一樣,只要頭能通過洞口,身子就能通過。

    我來回的輕輕**著,趁丘心潔不再緊張的時候,我用力的一挺,將粗壯的巨龍向前一擠,「噗滋!」傳來輕微的一點兒聲響,巨龍穿過了花徑中的那道屏障,用力插進了丘心潔早已泛濫不堪的嫩*深處,一股鮮紅的血液從我們緊密的結合處慢慢流了出來,染紅了我們彼此的毛發,順著大腿滴在潔白的床單上,印出各種花的形狀。

    「啊!」丘心潔大叫了一聲,全身的肌肉都變得僵硬起來,繃得緊緊的,兩條腿自然而然的抬起緊緊夾著我的腰,兩只手用力抓住床上的床單,青筋畢露,指節由于太過用力而變得發白。

    因為她的緊張,她下面花徑里面的肉也變得有力的抽搐起來,緊緊的夾著我的巨龍,我竟然感到有點疼痛了。

    因為前戲充分,丘心潔的整個**都濡濕而潤滑,加上我的激動和緊張,我這用力一插,居然直接頂到丘心潔桃源深處的花心,我感覺**口火熱的肉脣緊緊箍夾住我的**根部,整根**都被**口嬌軟嫩滑的陰脣和**里火熱濕濡的黏膜嫩肉緊緊的纏夾著,整根**被緊箍在丘心潔那幽暗深邃的嬌嫩**內。

    丘心潔感到下體好像被一根又長又大、又硬又燙的棍子捅過一樣,但覺全身宛如被撕裂一般,痛得難以忍受,不由得尖聲大叫起來。

    我伏下身子,輕輕的吻住她的嘴脣,把我的舌頭塞了進去,四處的掃蕩著、肆虐著,然后抓住她的香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來回的吞吐著,吸吮著她香甜的津液,藉此來緩解她的緊張,轉移她的注意力。

    慢慢的,丘心潔的身子變軟了,忘記了剛才的疼痛,香舌也不再被動,開始主動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著、吸吮著。很快的就覺得全身放松,兩只手慢慢的纏了上來,緊緊的箍著我的脖子,這一放松不打緊,她開始覺得一股酥酥麻麻、癢癢酸酸的感覺從心里冒出來,然后向四肢蔓延。

    我感覺到丘心潔因為剛才的緊張而暫時沒有**流出的花徑現在又開始潤滑了,慢慢流出了大量的**,滋潤著我的巨龍。我慢慢的挺動著身子,巨龍在她的花徑內開始緩緩的抽動著。

    丘心潔明顯的感覺到在我粗大的巨龍逐漸深入她身體的過程中,一股令她頭暈目眩的強烈快感夾雜著些許的痛楚,不斷從她的**內涌出,丘心潔在我的身下急促的呼吸著,嬌喘不斷,嬌啼婉轉,欲拒還迎的完全接受了我那挺入她的幽徑、已經被她的淫液弄得又濕又滑的粗大巨龍。

    「啊……唔……好痛……好舒服……」丘心潔呻吟間,撒嬌似的拼命扭動嬌軀在我的身下掙扎。

    我覺得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加速挺動下身,因為丘心潔**壁上的嫩肉彷彿有層次似的,一層層包裹著我的巨龍,每當巨龍抽出再進入時,丘心潔花徑的嫩肉就會自動收縮蠕動,花心深處也跟著緊緊咬著龍頭肉冠的頸溝,像是在吸吮著我的龍頭一樣,真沒想到她有如此美妙的花徑,和楊靜的花徑有異曲同工之妙。

    丘心潔身體的扭動使我們的下體相互磨擦,帶來陣陣快感,她感覺自己的花徑內不斷涌現**,從下體傳來持續的充實感和滿足感,讓她徹底放棄了掙扎,只想隨著我、隨著巨龍的反覆**,和我一起追逐身體的極致快樂。

    我感覺得出丘心潔與我緊貼在一起的大腿肌肉繃得很緊,由此帶動她花徑的緊縮,她的花心深處將我的龍頭緊緊咬住,使我舒爽得不得了。

    我低頭注視身下這位夢寐以求的美艷尤物,丘心潔被我看得害羞的垂下眼簾,我心底突然涌出一種占有后的狂喜,忍不住對她說道:「怎么樣,舒服嗎?」

    丘心潔在我的身下媚眼如絲,飛快的親了我一下,呻吟著說道:「嗯!舒服,我從來沒有過的舒服……唔……」

    我邪氣的將身子用力一挺,巨大的龍頭一下子頂到了丘心潔的花心深處,丘心潔頓時嬌哼道:「哎……你輕一點……」

    我低頭吻了丘心潔的紅脣一下,對她說道:「妳放心,我會很溫柔的,一定給妳帶來妳從未享受過的快樂!」我邊說著,又吻住了丘心潔吐氣如蘭的柔脣,而陷入肉欲的她羞答答的閉上眼睛,伸出軟軟的舌頭讓我吸吮著,我的下身重新開始輕輕挺動,火熱堅硬的巨龍輕柔的在丘心潔的花徑內抽送著。

    丘心潔輕輕的呻吟著:「唔……啊……」表情既歡愉又滿足,我知道她已經完全適應巨龍的**,開始享受**的樂趣了。

    我輕搖臀部,將大龍頭頂磨著丘心潔的花心打轉,龍頭頂端清楚的感受到丘心潔逐漸脹大的陰核在輕微的顫抖,一股股蜜汁淫液不斷從丘心潔的花徑深處涌了出來,熱呼呼的浸泡著我粗壯的巨龍,讓我感覺飄飄欲仙。

    丘心潔的鼻腔里發出陣陣誘人的呻吟聲,她輕柔的叫道:「哦……真好,我受不了……我好脹……你好粗,撐得我下面好舒服……嗯……慢一點……哦……」

    我看著身下的丘心潔媚眼微張,舌頭抵著上牙,來回舔玩著她自己的櫻脣,臉上盡是陶醉滿足的神情,淫蕩媚惑極了,不由得興奮起來,開始狂抽猛插起來。

    「啊……」丘心潔的哼叫聲越來越急,眼神也越來迷糊,突然丘心潔用她的一雙美腿用盡全力的夾緊我,同時快速扭動她的纖腰,吻我也吻得更密實,我們倆的舌頭攪動得幾乎打結在一起。

    漸漸的我感覺丘心潔的**里越來越熱,**里面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收縮蠕動,強力吸吮著我的**,我想不到丘心潔的小嫩*竟然是那么的緊縮柔韌,無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

    我輕舔丘心潔那櫻桃般的**,巨龍緊抵著她桃源深處的花心旋轉磨擦,一陣酥麻的感覺從下體直涌上丘心潔的大腦,她扭動著自己那香嫩光滑、曲線玲瓏的性感**,收縮、蠕動著花徑中的肉壁,一**的愉悅浪潮逐漸將丘心潔推上肉欲快感的顛峰,她覺得舒服快活得無以復加,**從花徑里泉涌而出。

    丘心潔開始在我的身下渾然不顧的狂亂嬌啼狂喘,鮮紅柔美、氣息香甜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花徑內一陣陣強力收縮,用力吸吮著我的巨龍。

    丘心潔嬌美的呻吟再度在我的耳邊高聲響起:「哦……好……好……我……唔……唔……好舒服……好脹……啊……喔……喔……」

    初嘗絕頂**滋味的丘心潔,在錐心蝕骨的快感下,幾乎完全失去理智,沉浸在**的激情中,一**快樂的浪潮沖擊著她短暫清醒的理智。

    我開始更大力的**,每次都用龍頭用力撞擊丘心潔花徑深處的花心,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里只聽到「噗滋、噗滋、噗滋」的聲音響個不停。

    強烈的**和反覆的摩擦帶給丘心潔**的感覺,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更加激情的抱住我,我的腿與丘心潔那兩條雪白修長、光滑柔膩的腿緊緊貼在一起。

    丘心潔花徑的溫暖密實使我插在她花心深處的龍頭脹得更大,龍頭肉冠進出時不停刮擦著花徑柔嫩的肉壁,使丘心潔感覺全身酥麻,快感連連,呻吟不斷。

    終于丘心潔的尖叫達到了極點,并且將她性惑撩人的雙腿抬起來纏上了我的腰際,粉臂亦緊緊纏繞在我的腰際,全身一陣痙攣般的抽搐,下身花徑內的嫩滑肉壁更是纏夾住我火熱滾燙的粗大巨龍,一陣難以言喻的收縮、緊夾之后,從她粉嫩嬌紅的**深處流出大片的**,她達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

    我看到丘心潔那么享受,心中不禁一陣激動,加上她噴出的滾燙**澆在我的龍頭上,讓我感覺到精關已經打開,身子也忍不住開始顫動起來,便加快速度的狠狠**起來,最后用盡全身力氣,將巨龍往丘心潔那火熱緊窄的花徑最深處狂猛的一插,龍口一張,把一股又一股滾燙的陽精射入她那幽深玄奧的子宮內。

    處于極度狂亂中的丘心潔只覺那火熱硬大的龍頭痙攣似的噴射著一股股滾燙的陽精,燙得她的花心內壁一陣酥麻,她不由得極度抽搐、收縮顫動,不禁又是「啊」的一聲大叫。

    我們倆終于同時攀上了生命激情的高峰,達到了靈肉合一的境界。

    我的巨龍在釋放完積蓄的**后漸漸疲軟,但是仍然深埋在丘心潔粉嫩嫣紅、嬌小濕漉漉的**里不肯出來。

    我貼在丘心潔的耳邊輕輕說道:「妳下面真的很棒……我沒想到和妳第一次做就這么爽……妳呢?」

    「我也是,從來沒想到……做……**會這么舒服……強哥才棒呢!那個好大好長哦!搞得我……現在一點兒力氣都提不起來了,唔……好累,我……我要睡了……」丘心潔又累又疲的囈語道,說著、說著就闔上了眼睛。

    我輕輕一笑,暗想道:「也難怪,心潔才剛剛破瓜,能挺過我兩個小時的沖擊,已經算難得了。」我輕輕的躺了下去,抱住丘心潔柔軟的身子睡了過去。

    第五章教訓流氓

    「小懶豬,起床了!」我感到耳朵好像被人揪著,同時好像聽到有人在旁邊大叫,我連忙睜開眼睛,看到一張宜喜宜嗔的粉臉正笑嘻嘻的看著我,臉上盡顯可愛的神情,原來是剛成為我的小女人的丘心潔。

    「小懶豬,都快八點了,還不起床?」丘心潔嬌嗔道。

    「八點?天哪!這么早啊?」我驚嘆道,隨即又閉上了眼睛。

    昨晚真的好累,昨天中午我們做完愛之后小睡了一會兒,在學校的餐廳里吃了午飯,然后丘心潔帶我去逛校園。

    中大真的很大,不愧是華南第一學府,到處是綠蔭,到處是學生,處處展現蓬勃的生機和活力。

    晚上我們回到旅館后就沒有停歇過,才剛剛破瓜不久的丘心潔竟然像飢渴了幾十年的**蕩婦一般,整晚都纏著我和她**,我們不知道做了多久,也不知道**了幾次,只知道最后我們都累得無力再戰才甘休,所以我好累好睏。

    「快點起來了,強哥,你昨晚可是答應了今天上午陪我去逛街的啊!起來嘛……」丘心潔雙手搖晃著我的身子,撒嬌的說道。她同時揚了揚手上的塑膠袋,說道:「你看,我都幫你買好早餐啦!」

    我大吸了一下鼻子,聞到袋子里面傳來的香味,是糯米雞和包子,我的口水不禁流了下來。

    「哇!好香!」我笑道。

    接著我一骨碌的翻身坐了起來,搶過袋子拎起一個包子就要塞進嘴巴里。

    「停!」丘心潔急忙大聲叫道,然后一把搶過我手上的包子,嗔道:「貪吃鬼,牙沒刷,臉沒洗,不準吃!快點起來去洗漱吧!」她說完含笑的噘嘴看著我。

    「得令。」我說完便掀開被子下了床。

    「呀!羞死人了。」丘心潔看到我赤身**的站在地上,本能的轉過頭,嬌羞的說道。

    「哈哈!妳又不是沒看過,還害羞啊?」我好笑的說道。

    我暗想道:「這個小妮子,角色還沒有轉變過來。」

    「你還說?快去洗漱吧!」丘心潔聞言臉上更是飛起紅云,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

    「是啊!我都已經是他的女人了,什么沒看過,呵呵!不用害羞的。」丘心潔想到這里也不由得暗自覺得好笑。

    「好了,早餐你也吃完了,該陪我去商業街了吧?就當作是飯后散步嘛!」丘心潔看著我把最后一個包子塞進了嘴巴,眨眨眼睛笑著對我說道。

    我心想這么快就要去,唉!真是頭痛,可是丘心潔才剛剛成為我的女人,我可不能讓她失望。

    丘心潔挽著我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出了門,然后坐公車到了上下九步行街。

    商場的人很多,這幾天在辦活動,好多東西都在打折,丘心潔的臉上開始出現興奮的神色,東看看西看看,臉上有一種自得其樂的滿足。看來女人天生就是喜歡逛街,無論是以前的菲菲,還是現在的劉瓊、楊靜,沒有一個不愛逛街的。

    不一會兒,我的手上已經多出了好幾個手提袋,什么衣服啊!鞋子啊!化妝品啊!小飾品啊!亂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心潔花錢的能耐還真不小。」我無奈的嘆息,暗想道。

    以后我真的要多賺錢才是了,現在已經有四個女人了,除了楊靜有工作,能自己賺錢以外,其他的三個女人都需要我賺錢,就憑我現在的這么一點兒薪水是絕對不夠的,真傷腦筋,怎么樣才能賺到更多的錢呢?我在心里盤算著,可是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出個頭緒,算了,回到嘉誠市再慢慢打算好了。

    一個小時以后,我一臉的沮喪,跟在丘心潔身后。

    說真的,步行街太多人了,而且太陽又大,此時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走在路上簡直就是受罪,到處散發著女人的汗香和男人的汗臭混雜在一起的奇特味道,難受死了。

    兩個小時以后,我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丘心潔難道不累嗎?

    又過了半個小時,我終于忍受不了,爆發了……

    怎么爆發?我當然不敢有太過分的舉動,不敢大聲的斥責,我可惹不起丘心潔,于是我賴在休息椅上,任她怎么叫都不起來,如果再繼續下去,我恐怕就要中暑、窒息了,這個鬼地方再也不能陪她逛下去了。

    丘心潔嘟著小嘴,看了我一會兒,有些委屈的說道:「好吧!不買了還不行嗎?真是的,說好陪我玩的,說話不算數。」

    「心潔不是我不陪妳,是實在太累了,這里的空氣又這么難聞,昨晚消耗的體力太多了,妳這是要玩死我啊!」我呻吟道,同時對她眨了眨眼。

    「算啦!今天的東西也勉強買得差不多了,我們去喝點東西吧!」丘心潔聽到我提起昨晚的事情,不由得想起了昨晚戰況的激烈,確實挺累的,不由得心疼的對我說道。

    「太好了,心潔真是我的好老婆!前面有一家肯德基,我們去那里吧!」我一聽到丘心潔的話,高興的就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興奮的建議道。

    「好了,這么多人你也敢親,就去那里了。」丘心潔嬌羞的說道,兩只眼睛輕輕的轉動往兩邊掃描了一下,沒有人注意這邊,這才晃晃腦袋,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等等我啊!妳兩手空空,當然跑得快了,可是也要考慮一下我吧!」我說著無奈的努力跟在丘心潔后面。

    我們到了肯德基,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來,我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沒辦法,丘心潔只好自己去買喝的東西。

    過了一會兒,丘心潔眼圈紅紅的回來了,悶悶不樂的把兩杯果汁放在桌子上。

    「怎么了?」我奇怪的問道。

    「剛才有個流氓。」丘心潔嘟著小嘴,忿忿的說道。

    「流氓?」我皺了皺眉,心想哪個兔崽子敢欺負我的女人?

    「嗯!剛才我去買果汁的時候,一個人站我后面,用手摸我胸口。」丘心潔氣憤的說道,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哪一個?」我勃然大怒的喝道,哪個不長眼睛的,敢欺負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叫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算了,都過去了。」丘心潔看我生氣了,小聲的說道。

    「哼!沒有過去,我是不會讓人欺負我的女人的,我一定要叫他好看!」我說完眼中邪光一閃,一股殺氣猛然從我身上散發出來。我轉頭在用目光從店里所有人的身上掃過,然后定在三個流里流氣的青年人身上。

    他們感覺到了我的注視,似乎仗著人多,挑釁的回了我一眼,臉上依舊掛著淫邪的笑容,還肆無忌憚的用淫褻的目光看著丘心潔。

    我閉上眼睛,長出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怒氣壓制下來,這里畢竟不是打架的地方。

    「小子,有種就別出去,否則有你們后悔的。」我用眼神將我的意思表達了出來,充滿怒氣的瞪著他們。

    丘心潔伸出小手拉拉我的胳膊,小聲的說道:「強哥,算了,反正他們沒有摸到就被我發現了。」

    我拍拍丘心潔的小手,柔聲的對她安慰道:「喝東西吧!我不會在這里鬧事的。」

    丘心潔定定的看我一眼,點點頭,然后乖乖的坐在那里喝果汁。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生氣,但是不想我惹事,所以才會這么乖巧的。

    那三個小流氓看我沒有反應,坐在哪里嘻嘻哈哈的小聲討論著什么,還不時飄來一個猥褻的眼神,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里,他***,待會兒我會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吃完了東西,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長得最難看的那個小流氓看著我,對我狠狠的比了一下中指,動了動嘴脣,臉上兇邪的笑著。

    我嘴角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容,在他們出門后,站起身欲跟出去,這時一只小手拉住了我。我轉頭迎上丘心潔擔心的眼神,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笑容,拍拍她的小手,笑著說道:「別怕,我不會有事的,相信妳的男人!」我說完便向外走去,跟在他們的后面。

    我正在考慮怎么把他們弄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沒想到他們配合的朝著一個小巷子走了過去。我跟著他們走了兩百米左右,看到前后沒人了,我心想就在這個地方吧!于是我開口叫住了他們。

    「你們幾個,站在那里別動。」我懶洋洋的叫道。

    他們三個轉過來,一臉驚奇的看著我,剛才朝我比中指的那個人看到是我,哈哈大笑道:「操!老子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他媽這小子,怎么,找打找到這里來了?」

    我撇撇嘴,嗤之以鼻的說道:「你自己把剛才對我豎起的那根指頭打斷,還有,剛才是誰想耍流氓的,自己站出來,用哪只手摸的,就自己把哪只手打斷。」

    「哈哈!他在說什么笑話,你們聽到了嗎?好不好笑啊?」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放肆的大笑起來,其他兩個兔崽子也跟著大聲的狂笑起來。

    「大哥,這個小子大概是活膩了吧!竟然敢在你面前大放厥詞!」其中一個小流氓大笑道。

    「大哥,這個小子看來是想找死吧!可是找屎不是應該去屎坑里找嗎?」另一個接著說道。

    「哈哈哈哈……」三個小流氓在自以為是的笑話中狂笑著。

    「說對了,你們真應該去屎坑里找死去!」我眼中邪芒再閃,臉上卻依舊掛著懶洋洋的微笑說道。

    「操!就是老子動手的,你他媽想死老子成全你。」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站了出來,兇神惡煞的說道。

    我暗想道:「唉!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找死那可就由不得人了,長這么難看還敢調戲女孩子,真佩服他。」

    我懶洋洋的走到他跟前,問道:「哪只手摸的?」

    他的右拳突然打了過來,嘴里罵道:「老子就是這只手摸的。」只見他拳起成風,干凈俐落,確實有一點點力度,作為街頭小混混也算可以了。

    我嘴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左手一動,五指張開成掌,就在他的拳頭離我的臉只有幾厘米的時候,恰恰將他的拳頭握住。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想要把拳頭再往前移動一毫米,可是任憑他臉紅氣粗,拳頭一絲一毫都不可能再往前,他的那點力氣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小了一點兒。

    「上!」他終于知道自己比我差太多了,大聲吆喝兩個兄弟幫忙了。

    我嘴角露出一個殘酷的笑容,右手并指成刀,狠狠劈在他的右臂上,「喀嚓!」很清脆的一聲骨折聲,他「啊」的發出一聲慘叫,臉上的肌肉因為痛苦而痙攣,左手想過來扶住這只受傷的手臂,然而我右手曲臂成肘,發出一記重擊,狠狠的撞在他的下巴上,他又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小流氓才反應過來,向著我沖了過來,我輕蔑的一笑,右腿斜斜上踢,狠狠的踹在一個小流氓的胸膛上,同時身體一側,一個下勾拳斜斜的從下面撩上,砸在另一個小流氓的下巴上。也就十秒的時間,兩個小流氓同時倒地,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大叫,臉上盡是驚駭和不可思議的表情,恐懼的看著我。!

    我朝右拳吹了一口氣,慢慢的走到那個最難看人的面前,微笑著問道:「你的那根中指是要自己來,還是我來?」

    「你、你……大爺放過我吧!都怪小的有眼無珠,冒犯了大爺,你就饒過我這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聲音顫抖著,哭泣著對我哀求道,充滿了無限的驚駭與恐懼。

    「你自己來,還是我來?」我不為所動,還是微笑著對他說道。

    「我、我……啊!」他猶豫遲疑了很久,慢慢的伸出左手握住右手的中指,突然牙齒一咬,左手用力往后一扳,「格」的一聲,他的中指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著,這又讓他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記住,我不允許任何人動我的朋友、親人,哪怕他是任何身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堅定的說道,臉上閃現一種霸氣。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我殘酷的笑道,露出潔白的牙齒,接著轉身向來路走去。

    三個小流氓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向大街上走去,心里暗想道:「這個人太可怕了,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一下子就讓我們再無戰斗力。」他們想到這里,不由得加快腳步,跌跌撞撞的向大街上跑去,害怕我反悔過來找他們。

    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的手臂只是骨折而已,并不嚴重,雖然他們得罪了丘心潔,但是罪不至死,我并不想把他打成殘廢,只是想教訓他們一頓,而且現在的社會是一個法制社會,我不想惹事,畢竟我不是黑社會。

    我回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丘心潔兩手提著許多的袋子,一臉焦急的站在肯德基的門口四處張望。

    「小丫頭,看什么呢?」我笑嘻嘻的問道。

    丘心潔撲到我懷里,說道:「強哥,你剛才嚇壞我了,你是不是去找那幾個人了?」

    「是啊!誰叫他們想非禮我漂亮的老婆呢?不過就是輕輕教訓了他們一下罷了。」我拍了拍丘心潔顫抖的肩膀,安慰道:「妳又不是沒見過我的厲害,我輕輕一根指頭就能讓他們趴下。」

    「好了,現在什么事情都過去了,接下來想去哪里玩?」我伸手接過丘心潔手中的袋子,問道。

    「你剛才不是直喊累嗎?我們回去吧!」丘心潔從我的懷里出來,咬著下脣輕輕的說道。

    「還是我的老婆好,知道心疼我了。」我「嘻嘻」的一笑,開心的說道。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