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教訓流氓

獨孤尋歡2017-2-27 15:7:59Ctrl+D 收藏本站

    「小懶豬,起床了!」我感到耳朵好像被人揪著,同時好像聽到有人在旁邊大叫,我連忙睜開眼睛,看到一張宜喜宜嗔的粉臉正笑嘻嘻的看著我,臉上盡顯可愛的神情,原來是剛成為我的小女人的丘心潔。Ww

    「小懶豬,都快八點了,還不起床?」丘心潔嬌嗔道。

    「八點?天哪!這么早啊?」我驚嘆道,隨即又閉上了眼睛。

    昨晚真的好累,昨天中午我們做完愛之后小睡了一會兒,在學校的餐廳里吃了午飯,然后丘心潔帶我去逛校園。

    中大真的很大,不愧是華南第一學府,到處是綠蔭,到處是學生,處處展現蓬勃的生機和活力。

    晚上我們回到旅館后就沒有停歇過,才剛剛破瓜不久的丘心潔竟然像飢渴了幾十年的**蕩婦一般,整晚都纏著我和她**,我們不知道做了多久,也不知道**了幾次,只知道最后我們都累得無力再戰才甘休,所以我好累好睏。

    「快點起來了,強哥,你昨晚可是答應了今天上午陪我去逛街的啊!起來嘛……」丘心潔雙手搖晃著我的身子,撒嬌的說道。她同時揚了揚手上的塑膠袋,說道:「你看,我都幫你買好早餐啦!」

    我大吸了一下鼻子,聞到袋子里面傳來的香味,是糯米雞和包子,我的口水不禁流了下來。

    「哇!好香!」我笑道。

    接著我一骨碌的翻身坐了起來,搶過袋子拎起一個包子就要塞進嘴巴里。

    「停!」丘心潔急忙大聲叫道,然后一把搶過我手上的包子,嗔道:「貪吃鬼,牙沒刷,臉沒洗,不準吃!快點起來去洗漱吧!」她說完含笑的噘嘴看著我。

    「得令。」我說完便掀開被子下了床。

    「呀!羞死人了。」丘心潔看到我赤身**的站在地上,本能的轉過頭,嬌羞的說道。

    「哈哈!妳又不是沒看過,還害羞啊?」我好笑的說道。

    我暗想道:「這個小妮子,角色還沒有轉變過來。」

    「你還說?快去洗漱吧!」丘心潔聞言臉上更是飛起紅云,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

    「是啊!我都已經是他的女人了,什么沒看過,呵呵!不用害羞的。」丘心潔想到這里也不由得暗自覺得好笑。

    「好了,早餐你也吃完了,該陪我去商業街了吧?就當作是飯后散步嘛!」丘心潔看著我把最后一個包子塞進了嘴巴,眨眨眼睛笑著對我說道。

    我心想這么快就要去,唉!真是頭痛,可是丘心潔才剛剛成為我的女人,我可不能讓她失望。

    丘心潔挽著我的胳膊,蹦蹦跳跳的出了門,然后坐公車到了上下九步行街。

    商場的人很多,這幾天在辦活動,好多東西都在打折,丘心潔的臉上開始出現興奮的神色,東看看西看看,臉上有一種自得其樂的滿足。看來女人天生就是喜歡逛街,無論是以前的菲菲,還是現在的劉瓊、楊靜,沒有一個不愛逛街的。

    不一會兒,我的手上已經多出了好幾個手提袋,什么衣服啊!鞋子啊!化妝品啊!小飾品啊!亂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心潔花錢的能耐還真不小。」我無奈的嘆息,暗想道。

    以后我真的要多賺錢才是了,現在已經有四個女人了,除了楊靜有工作,能自己賺錢以外,其他的三個女人都需要我賺錢,就憑我現在的這么一點兒薪水是絕對不夠的,真傷腦筋,怎么樣才能賺到更多的錢呢?我在心里盤算著,可是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出個頭緒,算了,回到嘉誠市再慢慢打算好了。

    一個小時以后,我一臉的沮喪,跟在丘心潔身后。

    說真的,步行街太多人了,而且太陽又大,此時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走在路上簡直就是受罪,到處散發著女人的汗香和男人的汗臭混雜在一起的奇特味道,難受死了。

    兩個小時以后,我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丘心潔難道不累嗎?

    又過了半個小時,我終于忍受不了,爆發了……

    怎么爆發?我當然不敢有太過分的舉動,不敢大聲的斥責,我可惹不起丘心潔,于是我賴在休息椅上,任她怎么叫都不起來,如果再繼續下去,我恐怕就要中暑、窒息了,這個鬼地方再也不能陪她逛下去了。

    丘心潔嘟著小嘴,看了我一會兒,有些委屈的說道:「好吧!不買了還不行嗎?真是的,說好陪我玩的,說話不算數。」

    「心潔不是我不陪妳,是實在太累了,這里的空氣又這么難聞,昨晚消耗的體力太多了,妳這是要玩死我啊!」我呻吟道,同時對她眨了眨眼。

    「算啦!今天的東西也勉強買得差不多了,我們去喝點東西吧!」丘心潔聽到我提起昨晚的事情,不由得想起了昨晚戰況的激烈,確實挺累的,不由得心疼的對我說道。

    「太好了,心潔真是我的好老婆!前面有一家肯德基,我們去那里吧!」我一聽到丘心潔的話,高興的就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興奮的建議道。

    「好了,這么多人你也敢親,就去那里了。」丘心潔嬌羞的說道,兩只眼睛輕輕的轉動往兩邊掃描了一下,沒有人注意這邊,這才晃晃腦袋,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等等我啊!妳兩手空空,當然跑得快了,可是也要考慮一下我吧!」我說著無奈的努力跟在丘心潔后面。

    我們到了肯德基,找了一張空桌子坐下來,我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沒辦法,丘心潔只好自己去買喝的東西。

    過了一會兒,丘心潔眼圈紅紅的回來了,悶悶不樂的把兩杯果汁放在桌子上。

    「怎么了?」我奇怪的問道。

    「剛才有個流氓。」丘心潔嘟著小嘴,忿忿的說道。

    「流氓?」我皺了皺眉,心想哪個兔崽子敢欺負我的女人?

    「嗯!剛才我去買果汁的時候,一個人站我后面,用手摸我胸口。」丘心潔氣憤的說道,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

    「哪一個?」我勃然大怒的喝道,哪個不長眼睛的,敢欺負我的女人,我一定要叫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算了,都過去了。」丘心潔看我生氣了,小聲的說道。

    「哼!沒有過去,我是不會讓人欺負我的女人的,我一定要叫他好看!」我說完眼中邪光一閃,一股殺氣猛然從我身上散發出來。我轉頭在用目光從店里所有人的身上掃過,然后定在三個流里流氣的青年人身上。

    他們感覺到了我的注視,似乎仗著人多,挑釁的回了我一眼,臉上依舊掛著淫邪的笑容,還肆無忌憚的用淫褻的目光看著丘心潔。

    我閉上眼睛,長出了一口氣,將心中的怒氣壓制下來,這里畢竟不是打架的地方。

    「小子,有種就別出去,否則有你們后悔的。」我用眼神將我的意思表達了出來,充滿怒氣的瞪著他們。

    丘心潔伸出小手拉拉我的胳膊,小聲的說道:「強哥,算了,反正他們沒有摸到就被我發現了。」

    我拍拍丘心潔的小手,柔聲的對她安慰道:「喝東西吧!我不會在這里鬧事的。」

    丘心潔定定的看我一眼,點點頭,然后乖乖的坐在那里喝果汁。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生氣,但是不想我惹事,所以才會這么乖巧的。

    那三個小流氓看我沒有反應,坐在哪里嘻嘻哈哈的小聲討論著什么,還不時飄來一個猥褻的眼神,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里,他***,待會兒我會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吃完了東西,起身向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長得最難看的那個小流氓看著我,對我狠狠的比了一下中指,動了動嘴脣,臉上兇邪的笑著。

    我嘴角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容,在他們出門后,站起身欲跟出去,這時一只小手拉住了我。我轉頭迎上丘心潔擔心的眼神,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笑容,拍拍她的小手,笑著說道:「別怕,我不會有事的,相信妳的男人!」我說完便向外走去,跟在他們的后面。

    我正在考慮怎么把他們弄到一個偏僻的地方,沒想到他們配合的朝著一個小巷子走了過去。我跟著他們走了兩百米左右,看到前后沒人了,我心想就在這個地方吧!于是我開口叫住了他們。

    「你們幾個,站在那里別動。」我懶洋洋的叫道。

    他們三個轉過來,一臉驚奇的看著我,剛才朝我比中指的那個人看到是我,哈哈大笑道:「操!老子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你他媽這小子,怎么,找打找到這里來了?」

    我撇撇嘴,嗤之以鼻的說道:「你自己把剛才對我豎起的那根指頭打斷,還有,剛才是誰想耍流氓的,自己站出來,用哪只手摸的,就自己把哪只手打斷。」

    「哈哈!他在說什么笑話,你們聽到了嗎?好不好笑啊?」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放肆的大笑起來,其他兩個兔崽子也跟著大聲的狂笑起來。

    「大哥,這個小子大概是活膩了吧!竟然敢在你面前大放厥詞!」其中一個小流氓大笑道。

    「大哥,這個小子看來是想找死吧!可是找屎不是應該去屎坑里找嗎?」另一個接著說道。

    「哈哈哈哈……」三個小流氓在自以為是的笑話中狂笑著。

    「說對了,你們真應該去屎坑里找死去!」我眼中邪芒再閃,臉上卻依舊掛著懶洋洋的微笑說道。

    「操!就是老子動手的,你他媽想死老子成全你。」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站了出來,兇神惡煞的說道。

    我暗想道:「唉!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找死那可就由不得人了,長這么難看還敢調戲女孩子,真佩服他。」

    我懶洋洋的走到他跟前,問道:「哪只手摸的?」

    他的右拳突然打了過來,嘴里罵道:「老子就是這只手摸的。」只見他拳起成風,干凈俐落,確實有一點點力度,作為街頭小混混也算可以了。

    我嘴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左手一動,五指張開成掌,就在他的拳頭離我的臉只有幾厘米的時候,恰恰將他的拳頭握住。他使出吃奶的力氣想要把拳頭再往前移動一毫米,可是任憑他臉紅氣粗,拳頭一絲一毫都不可能再往前,他的那點力氣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小了一點兒。

    「上!」他終于知道自己比我差太多了,大聲吆喝兩個兄弟幫忙了。

    我嘴角露出一個殘酷的笑容,右手并指成刀,狠狠劈在他的右臂上,「喀嚓!」很清脆的一聲骨折聲,他「啊」的發出一聲慘叫,臉上的肌肉因為痛苦而痙攣,左手想過來扶住這只受傷的手臂,然而我右手曲臂成肘,發出一記重擊,狠狠的撞在他的下巴上,他又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就在這個時候那兩個小流氓才反應過來,向著我沖了過來,我輕蔑的一笑,右腿斜斜上踢,狠狠的踹在一個小流氓的胸膛上,同時身體一側,一個下勾拳斜斜的從下面撩上,砸在另一個小流氓的下巴上。也就十秒的時間,兩個小流氓同時倒地,躺在地上「哎喲、哎喲」的大叫,臉上盡是驚駭和不可思議的表情,恐懼的看著我。!

    我朝右拳吹了一口氣,慢慢的走到那個最難看人的面前,微笑著問道:「你的那根中指是要自己來,還是我來?」

    「你、你……大爺放過我吧!都怪小的有眼無珠,冒犯了大爺,你就饒過我這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聲音顫抖著,哭泣著對我哀求道,充滿了無限的驚駭與恐懼。

    「你自己來,還是我來?」我不為所動,還是微笑著對他說道。

    「我、我……啊!」他猶豫遲疑了很久,慢慢的伸出左手握住右手的中指,突然牙齒一咬,左手用力往后一扳,「格」的一聲,他的中指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著,這又讓他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記住,我不允許任何人動我的朋友、親人,哪怕他是任何身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都會讓他付出慘痛的代價!」我堅定的說道,臉上閃現一種霸氣。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我殘酷的笑道,露出潔白的牙齒,接著轉身向來路走去。

    三個小流氓互相攙扶著站了起來,向大街上走去,心里暗想道:「這個人太可怕了,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一下子就讓我們再無戰斗力。」他們想到這里,不由得加快腳步,跌跌撞撞的向大街上跑去,害怕我反悔過來找他們。

    那個長得最難看的人的手臂只是骨折而已,并不嚴重,雖然他們得罪了丘心潔,但是罪不至死,我并不想把他打成殘廢,只是想教訓他們一頓,而且現在的社會是一個法制社會,我不想惹事,畢竟我不是黑社會。

    我回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丘心潔兩手提著許多的袋子,一臉焦急的站在肯德基的門口四處張望。

    「小丫頭,看什么呢?」我笑嘻嘻的問道。

    丘心潔撲到我懷里,說道:「強哥,你剛才嚇壞我了,你是不是去找那幾個人了?」

    「是啊!誰叫他們想非禮我漂亮的老婆呢?不過就是輕輕教訓了他們一下罷了。」我拍了拍丘心潔顫抖的肩膀,安慰道:「妳又不是沒見過我的厲害,我輕輕一根指頭就能讓他們趴下。」

    「好了,現在什么事情都過去了,接下來想去哪里玩?」我伸手接過丘心潔手中的袋子,問道。

    「你剛才不是直喊累嗎?我們回去吧!」丘心潔從我的懷里出來,咬著下脣輕輕的說道。

    「還是我的老婆好,知道心疼我了。」我「嘻嘻」的一笑,開心的說道。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