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喜出望外

獨孤尋歡2017-2-27 15:8:26Ctrl+D 收藏本站

    午后的中大校園顯得特別的寧靜,和外面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我和丘心潔并肩行走在人行道上,惹得路上的男男女女頻頻回頭,我們兩人女的美麗,男的英俊,他們不時對著我們發出陣陣輕噓聲。

    我看著前面蹦蹦跳跳、異常可愛的丘心潔,覺得有必要告訴她我已經有女朋友的事情,不能隱瞞她。可是要怎么開口呢?她會不會認為我是在騙她呢?猶豫了許久,我終于下定了決心,不管丘心潔如何反應,我都應該盡快的告訴她。

    「心潔……」我輕聲說道。

    「嗯?」丘心潔在前面聽到我喊她,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看著我,巧笑倩兮,一雙大眼睛閃閃發亮。

    「我有事要跟妳……跟妳講。」我看著美麗可愛的丘心潔,聲音像被突然抽掉了力氣一樣,顯得虛浮無力。

    丘心潔蹦蹦跳跳的跑到我身邊,脆聲說道:「哦!什么事啊?好事嗎?是不是要我幫你提一些袋子啊?」

    「我、我……」我突然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了,會不會傷害她呢?

    「強哥,怎么了?」丘心潔看到我遲疑的樣子,有點擔心的問道。

    「我已經有了女朋友。」我遲疑了一陣子,鼓起勇氣一口氣把話說了出來,然后低頭不敢再看丘心潔,等待著暴風雨的襲來。

    「然后呢?」雖然沒有我想像中的狂風暴雨,但是邱心潔聲調平和,顯得很低沉冷漠。

    丘心潔一開始還以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想不到卻是這么一回事,她看到我低頭認罪的樣子,不由得覺得我的樣子很可愛,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但是她極力忍住了,才裝出冷漠的聲音來回答我,看我還會有什么好的表現。

    「我對不起妳,妳會介意嗎?」我抬起頭平視著丘心潔,暗想道:「咦?她的臉上沒有憤怒,沒有冷漠,怎么倒有一絲笑意啊?」

    「哈哈……」丘心潔放肆的大笑著,又開始蹦蹦跳跳的圍著我轉了起來,笑聲在頭頂的樹枝上回蕩著,聽起來很開心快樂。

    我一時愣住了,定定的站在原地。

    「強哥,就這么一點兒小事啊!我不介意,我早就猜到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啊!像你這么優秀、這么帥氣的人怎么可能會沒有女朋友呢?這說明你確實值得我去愛啊!有人也有和我一樣的眼光,懂得欣賞你,我是高興哪!」丘心潔停在我身邊說道。

    「是、是嗎?」我的聲音又顫抖起來了,難得丘心潔如此開放,我不禁心中狂喜,難以抑制。

    「是啊!你知道嗎?昨天我和你說起的曾寧,我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讀書,我們高中的時候就發下了誓言,我們兩個要嫁給同一個人……」

    「啊!」我聽到這里,不由得驚訝的大叫起來,真是不可思議,現在這個社會還會有這樣的女子,還會有這樣的思想。

    「所以我能不能和你在一起,還得要過曾寧那一關呢!如果連她那一關你都通過了,那么你就可以得到我們兩個大美女啊!你說你是不是很劃得來啊?」丘心潔白了我一眼,不理會我的驚訝,繼續說道。

    「如果、如果她是一個大丑女,我不喜歡呢?是不是我也得不到妳了?」我問道。

    丘心潔突然柳眉倒豎,裝作兇神惡煞的樣子說道:「壞蛋,你敢?等會兒你見到了她,保證你就會流口水了,她可是一個大美女哦!比我還要漂亮呢!」

    「是嗎?那我就委屈一下自己了。」我一聽到「美女」兩字,眼睛就開始發光了,可是我卻表現得很委屈的樣子,笑呵呵的說道。

    「大色狼,得了便宜還賣乖。」丘心潔嬌嗔道,內心也是充滿了喜悅。

    「呵呵!所以妳就不介意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是吧?」我微笑道。

    「嗯!我現在擔心的是你的那個女朋友會介意我們嗎?她叫什么名字呢?」丘心潔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問題,擔心的問道。

    「呵呵!妳放心,她叫劉瓊,等妳來嘉誠市的時候我會讓妳們見面的,她也是不介意的,是她叫我多找幾個女人的,所以我才敢來找妳啊!」我笑道。

    「啊?她叫你多找幾個女人?」這回輪到丘心潔驚訝了。

    「是啊!她知道我那方面超級厲害,她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所以讓我多找幾個女人一起來分擔我的愛。」我賊兮兮的笑著對丘心潔說道。

    「哦!」丘心潔的聲音拖得長長的,繼續說道:「你好像是挺厲害的,可是昨晚我一個人還不是應付過來了?」

    我心想這個小妮子竟然不識好歹,我一時心軟,現在竟然讓她抓到了痛處來打擊我。

    「那今晚我們再比試、比試,我保證讓妳丟盔棄甲,跪地求饒。」我咬牙切齒的說道。

    「來就來,誰怕誰啊?我可不是被嚇大的,千萬別光說不練啊!」丘心潔揚起臉,驕傲的說道,一點兒都不怕,反而還挑釁起來。

    看來雷鋒說的話很對啊!對待敵人就應該像秋風掃落葉一般的殘酷無情才是,昨晚因為我的一時心軟,讓敵人在戰場上耀武揚威,現在就騎到我頭上來了,床上如戰場,女人如敵人,千萬不能心軟腿軟,一定要勇猛,一定要硬才是。

    「心潔,妳在這里?」一個溫柔嬌弱的聲音突然傳來,相當動聽。

    「啊!小寧,來,快來,我給你介紹一個人。」丘心潔一聽就知道是自己的好姐妹曾寧的聲音,抑制不住的高興說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我不由得轉頭側目看去,只見一個嬌小苗條的美少女款款的走來,年齡大約二十一歲左右,身高約一米六五,瓜子臉,膚色白里透紅,又彎又細的眉毛像兩片彎彎的柳葉一樣,一雙眼睛澄清明凈,明亮無比,挺直的鼻子下是一張櫻桃小嘴,薄薄的嘴脣讓人一見就想咬上一口。

    曾寧上身穿著一件鵝黃色的V領短袖T恤,下身穿著一條白色底子印著淡黃色碎圖的小裙子,顯現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材,確實讓人心動,姿色可以說是萬里挑一,和丘心潔、劉瓊各有千秋,同樣都是絕世美女。

    「咦,是她?這不正是那天在公車上被性騷擾的那個美少女嗎?」我心中不由得感慨萬千,天下竟然有這么巧的事,有點像電影中的情節一樣。

    曾寧已經通過我這一關了,我心中狂喜,想不到丘心潔的姐妹竟然真的如此漂亮,要是真的能成為我的女人,我該多么的「性」福啊!我想自己應該也能通過她那一關吧!畢竟我那天的機智救美給她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來來來,這個就是我和你說的男朋友,叫做黃強。」丘心潔拉著曾寧的手來到我面前,一個人嘰哩呱啦的說道,卻沒有注意到我們兩人彼此的表情。

    「是你啊!」曾寧看到那個曾經在心中幻想了千百遍的面容,心沒來由的「怦怦」跳得厲害,臉上自然的飛起兩朵紅云,充滿柔情的看著我,輕輕的說道。

    「嗯!我也想不到妳會是心潔的朋友呢!」我看著曾寧多情的眼睛,也柔聲的說道。

    「啊!你們兩個認識嗎?」丘心潔看到我們兩人根本不理她,正要發脾氣,卻看到我們兩人顧盼生情,不由得驚訝的叫道。

    「那天、那天在我來學校的公車上,他幫了我一個小忙。」曾寧低頭輕輕的扭著衣角說道。

    「哦!原來你們還有這么一回事啊!那就更好了,省了我好多話哦!」丘心潔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突然附耳在曾寧的耳朵邊輕輕的問道:「妳覺得黃強怎么樣,滿意嗎?」

    曾寧的臉上又飛起兩朵紅云,抬起頭往我這邊瞧了瞧,然后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嗯!我喜歡他!」

    我看著丘心潔和曾寧兩人頭挨頭的靠著一起小聲嘀咕著,知道她們兩個人正在談論我,雖然我大致確定了曾寧對我的態度,但是心情還是莫名的有點緊張。當我看到曾寧輕輕的點了點頭后,我知道她已經認可我了,心里感到莫名的輕松,好像從身上卸下了一塊幾千斤的大石頭一樣。

    「好了,妳們嘀咕完了沒有啊?我兩手還提著袋子呢!有什么事回到房里再說嘛!我的兩只手都快麻痺了。」我連忙說道,因為我得趕快實行我的計畫,如果曾寧能跟著來,那就萬事OK了。

    「呵呵!等不及了?好好好,我們走吧!」丘心潔一手挽著曾寧的小手,一手伸過來挽著我的胳膊,排成一排想旅館走去。

    「曾寧,妳在這里啊?」這時一個洪亮急切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

    我們三人側目望去,不遠處正有兩個人朝這方快步走來。

    那兩個人應該是學生,左邊那位身高比我還高一點兒,應該有一米八左右,長得一表人才,國字臉、濃眉大眼、蒜頭鼻子、一對虎目炯炯有神,身穿無袖的運動T恤,露出一身精壯的身子,顯得氣宇軒昂,氣勢如虹。

    他旁邊那個人長得矮一些,約有一米七,臉型干瘦,白白凈凈的,鷹勾鼻上架著一副無框眼鏡,眼睛較小,像一條細縫,目光閃爍不定,難以看出他的內心,顯然此人城府很深,讓人難以捉摸。

    兩人走到我們三人面前,那位高個子學生盯著曾寧說道:「曾寧,昨天妳怎么沒有到我們空手道社來?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每天下午妳來我們空手道社,我教妳學空手道啊!」

    曾寧遲疑一下,偷偷看了我一眼,才說道:「劉師兄,真對不起,以后我不會到空手道社去了。」

    那被稱為劉師兄的人大驚,急忙問道:「曾寧,為什么?為什么妳不來我們空手道社了?是誰欺負妳,妳跟我說,我一定幫妳出氣!」

    曾寧搖搖頭道:「不是,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以學業為重,所以準備退出空手道社,等我有空時就會過去跟你說。」

    劉師兄臉上露出惶恐之色,驚訝的說道:「曾寧,妳怎么突然間這樣想呢?練空手道既可以強身健體,作為防身之技,還可以提高情操,雖然會占用妳一點兒時間,但是卻可以對提高學習有很大的幫助呢!」

    我暗想道:「操,很明顯的這個什么劉師兄是在追曾寧了,還是說什么防身之技,恐怕他是要曾寧**于他吧!」我不禁鄙視的看了他兩眼。

    曾寧看了看丘心潔,又看了我一眼,想到我昨天的機智,再想到剛才丘心潔對我的吹捧,想起以前丘心潔對我英雄救美的武功大肆渲染,于是堅定的搖頭道:「劉師兄,我真的不去空手道社了,我還要用功念書,而且我也不需要學習空手道了。」

    「這個,曾寧,學空手道不僅對妳身體好,還能防身,像妳這樣美麗的女孩,必定要學點武技防身,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大色狼,而我們空手道就是妳最好的選擇。」那位劉師兄還是不死心,連忙說道。

    「什么空手道是最好的選擇,日本的東西會有好貨嗎?空手道原來是叫做唐手,只不過偷偷學了一點兒我中華武術的皮毛而已,這種雕蟲小技不學也罷,不如跟著我學跆拳道吧!雖然同是外國貨,但是好歹韓國對中國的態度比較友好。」我在一旁冷聲道。

    劉師兄好像此時才發現我站在一旁,眼中冷芒一閃,轉頭怒視著我,口中陰森的問道:「你是誰?」

    我把劉師兄打量一番,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好幾遍,漫不經心的懶洋洋的抬起頭,突然眼中冷芒一閃,直刺入他的眼中,這才淡淡的問道:「你又是誰?」

    劉師兄突然間感到那股冷芒像一把利劍一樣直刺入心底,心底油然生出一股寒意,眼前陣陣發黑。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回過神來,連忙松了一口氣,抬手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下意識的說道:「我叫劉德。」

    「哪里人?」我又問道。

    「嘉市人。」劉德答道。

    「學什么專業的?」我繼續問道。

    「外http:

    文學。」劉德說道。

    我撇撇嘴,蔑視的說道:「原來你是學日語的,難怪你要學日本的空手道了。」隨即又點點頭道:「唔!不錯,日語確實應該學,古人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消滅敵人,就要了解敵人,學日語好啊!不錯,難得你如此有愛國精神,沒有忘記國仇家恨,在下佩服不已。」

    劉德這時才完全鎮靜下來,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絲懼意,此時聽到我的話,不禁露出一絲啼笑皆非的神色,冷笑道:「我是因為仰慕日本的文化,并不是為了對付日本人。」

    我臉色一沉,怒視著劉德問道:「怎么,你不是為了對付日本人?難道是想當漢奸?」

    劉德沒想到自己學日語,卻變成被我攻擊的理由,不由得大怒道:「日本有什么不好啊?人家科技發達、文化先進、民主自由。再說了,我學日語關你屁事?學習日語能和愛國精神掛上勾嗎?什么愛國精神,什么國仇家恨,現在是什么年代了,還在說七、八十年前的事,日本人惹到你什么?」

    我沒想到劉德竟然有如此口才,在一瞬間就想到為自己辯駁的理由,當下贊許道:「嘖嘖嘖,真不愧為中大的高材生,頭腦靈活、思維敏捷,竟然可以為自己的奴顏媚骨辯解得如此理直氣壯,在下真是佩服、佩服!」

    劉德還真以為我在夸獎他呢!不禁有點洋洋得意。

    「依你這么說,如果現在有人闖到你的家中,殺了你的父母,把你的老婆捉去當慰安婦,把你的孩子挑在刺刀上,再把你捉去進行細菌實驗,將你的家產全部搶奪了。七、八十年后,那個人靠搶劫你的財富變成富翁,而你卻變成了一個窮人,當他出現在你的面前,你會不會說已經過了這么久,我已經不恨你了,我們成為朋友吧!我要學你致富?」我滔滔不絕的說道。

    「這個……這個……」劉德頓時張口結舌,漲紅著一張臉說不出話來。

    「咯咯……」丘心潔和曾寧看到我義正詞嚴,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將劉德辯得啞口無言,不禁偷偷的笑了起來。

    我轉頭對著她們眨了一下眼睛,然后報以一笑,暗想道:「哼!我可是全國大學生辯論賽連續四年的最佳辯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史哲無不通曉。」

    劉德旁邊那個鷹勾鼻一看不對,連忙說道:「這位同學,你這只是假設,假設是不會發生的,至少現在不會發生,再說假設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而且還有污蔑、誹謗的嫌疑。寬容是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何況那些侵略者也得到應有的報應,做人要展望未來,不要糾纏過去,這樣才能體現出我們龍的傳人應有的胸懷,你說是嗎?」

    我心想這個小子的詞鋒也算犀利了,我把目光定在他身上,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淡淡的問道:「這位同學貴姓大名?」

    那個人挺了挺胸膛,露出了一副自以為瀟灑的微笑,看了看曾寧和丘心潔,自豪的說道:「我叫郭聰明,劉德的同學,也是學日語的。」

    我拉長了聲音說道:「哦!你也是學日語的,說到假設不會發生,但是假設可以使我們保持警惕性,假設可以使我們努力向上,假設可以讓我們知道怎么去防范,所以說假設是必要的。」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至于你說的寬容,這個我也承認是對的,但是你用錯物件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酷,雷鋒先生是怎么說的,對敵人應該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日本是什么樣的國家?禽獸!我們對禽獸用得著講寬容嗎?禽獸的骨子里本來就充滿兇殘,不會理解、也不會感激你的寬容,一有機會就會咬你一口,小學有學過東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吧?」

    「這個……這個……」郭聰明同樣站在原地,啞口無言,木立當場。

    「咯咯……」丘心潔和曾寧又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我能感覺到兩人充滿贊許、崇拜和溫柔的柔情目光對著我直射了過來。

    丘心潔和曾寧心中暗想道:「呀!強哥的武功厲害高強,想不到口才也是一級棒,真是文武雙全,能得到他做男朋友真是幸福啊!」她們看到自己的男友如此優秀,心中比吃了蜜糖還甜蜜。

    劉德突然在一旁大叫道:「你口才好,我們辯不過你,但是你也不要在那里假裝清高了,這年頭,實力才是硬道理,有種就與我比試,你勝了,我便不練空手道,并且向你道歉,曾寧也退出空手道社;如果你敗了,曾寧不但不能退出空手道社,你還得向我道歉,承認空手道厲害、承認日本文化先進!」

    我靠,劉德這個小子有奶便是娘啊!日本暫時比中國強你就投靠,如此囂張,看來此人確實是一個漢奸了。我鄙夷的看著劉德,心里想著該怎么好好的收拾他。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我會讓你后悔剛才說的話,而且我附加一個條件,如果誰輸了,就喊對方三聲爺爺,叩三個響頭,怎么樣?」我傲然的說道。

    「好,沒問題!就這樣說定了,下午四點整在學校空手道社見,不來就是孬種!對了,請問貴姓?」劉德不愧是中大的學生,在這種場合下還不忘禮儀。

    「本人黃強,下午四點整我會準時在空手道社出現的,你就好好的準備、準備吧!」我答道。

    「好,我記下了,你只要準時赴約就是了,其他的你不用擔心,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吧!」劉德點頭道,然后側頭對曾寧傲然一笑,說道:「曾寧,我先回去了,下午我希望看見妳,到時候妳就會知道空手道是世界上最好的武功,走,我們走。」

    曾寧看著劉德與郭聰明離去,歉然的說道:「強哥,真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我淡淡一笑,說道:「小寧,妳還跟我客氣什么,我們是什么關系啊?」我說著對她眨了一下眼睛,曾寧的臉馬上紅霞四起,臉生紅暈,我接著說道:「至于對付那個劉德,妳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他那點功夫,一拳一腳便能把他打趴下。」

    「可是他的武功很高,是我們學校最厲害的空手道選手,也許、也許是學校最厲害的人呢!」曾寧說著臉上露出憂慮的神色,她是見識過劉德的空手道的,確實非常的厲害。

    「放心吧!小寧,心潔見識過我的武功,不信妳問問她。」我驕傲的說道。

    「小寧不用擔心,我對強哥有信心,雖然那個劉德身材要高一點兒,武功也算厲害,但是強哥能空手奪白刃呢!那天在火車上赤手空拳對付有武器的人,一拳就能打暈他們,對付那個劉德還不是小事一件。」丘心潔露出佩服的神色,把曾寧摟在懷里,好好的安慰道。

    「好了,我們先回旅館里去,放了東西再去吃午飯吧!」我提議道,現在兩只手都沒空,想拉拉曾寧的小手都沒機會。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