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大戰空手道

獨孤尋歡2017-2-27 15:8:53Ctrl+D 收藏本站

    中大的空手道社場在校園東北方的一個角落里,三層樓的建筑掩映在扶疏的花木中,顯得無比的幽靜。//>
    劉德正跪坐在空手道社場里,身穿純白色的空手道服裝,緊繃著臉,顯得非常的嚴肅,雙眼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他的兩邊各跪坐著一排人,大約有五、六十人,有男有女,都穿著一式的純白空手道服,那個郭聰明赫然也在其中,可是他們雖然正襟跪坐,卻不時側頭望向大門,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突然門口那個身穿空手道服的社員跑進來,大叫道:「社長,他們來了。」

    跪坐的眾人頓時直起上身,臉上呈現興奮的神色,都直直的望向大門口。大家心里都在想來的是何許人也,敢不要命的挑戰劉德,要知道劉德可是一個天生的刺客,他出招狠毒,不留余地,能打胸腹就絕對不打臂膀,能打鼻眼便絕對不打胸腹。

    以前學校拳擊協會的會長來和劉德挑戰,結果被劉德打得鼻子像個爛柿子一樣,而且右手還被打得骨折,從此以后就沒人敢來和劉德挑戰了,也確立了他在中大格斗社團的霸主地位。

    我帶著丘心潔和曾寧走進空手道社,頓時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空手道社場兩邊的眾人都騷動起來。

    我走在中間,一身得體的V領短袖T恤,外面披了一件豎條紋的休閑襯衫,將我精壯的上身那結實的肌肉完全襯托出來,下身著一條米白色的休閑褲,顯得瀟灑飄逸、精神抖擻、氣宇不凡,看得那些女社員眼中異彩飛揚,道道無聲的電流在空中碰撞交擊著,不時能聽到不小的抓狂聲。

    「呀!好迷人啊!比任何一個明星都帥氣啊!」

    「你看他的胸肌好大、好壯啊!」

    「他的笑容才迷人呢!唔!我的魂已經被他勾走了。」

    丘心潔與曾寧更是風采迷人,丘心潔曾經跟我說過,她和曾寧可是中大的十大美女之一,此時的丘心潔穿著純白的V領T恤,長長的秀發披散在秀肩上,顯得飄逸出塵。

    而曾寧則上身穿著T恤,下身搭配的裙子將她的火熱身材顯得更加高挑修長,加上那小巧的步伐,襯托出一種嫻靜若水的氣質。

    在場所有的男士都看得心曠神怡,能同時看到兩大美女的機會可是很少啊!有幾個人還張著大嘴,口水順著嘴角流下,「叭嗒叭嗒」的掉在地上而不自覺。

    「這個人到底是誰啊?以前怎么沒有見過這號人物?他怎么有那么大的本事讓兩個大美女都跟在他身邊,而且關系都挺親密的?」這些人又開始在猜測了。

    劉德看見我走在中間,而丘心潔、曾寧兩女卻跟在我的身邊,心中不禁涌起無窮的嫉妒,當年中大評選十大美女可是轟動學校的大事件,沒有幾個不認識這些美女的。

    「他是什么人呢?怎么兩個美女好像都喜歡他?尤其是曾寧,這個我早就垂涎許久的大美女,現在看來也是沒有希望了,這無疑是對我自尊心的嚴重打擊,我一定要打殘他!」劉德在心中憤怒的狂叫道,眼中的嫉恨之色更加深了。

    劉德抑制住內心的憤怒和嫉妒,緩緩站起身迎了上去,來到我們三人的面前,先是對曾寧微微點了點頭,然后正面對著我傲然說道:「黃同學果然遵守諾言前來赴約,精神確實可嘉,看你面不改色的模樣,一定是胸有成竹吧!」

    我淡淡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我并沒有將日本偷學中華的一點兒皮毛功夫放在心上,我的花拳繡腿用來對付空手道綽綽有余了,無所謂胸有成竹,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劉德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冷芒,壓低聲音惡狠狠的說道:「希望黃同學拳腳上的功夫與嘴上功夫一樣厲害,不然你會死得很難看的!」他說完臉上的兇狠之色一閃而過,看樣子他已經非常生氣了。

    我看了看身邊的兩個大美女,經過剛才吃飯聊天,我和曾寧的感情已經像是交往了幾千年一樣,想到晚上可以得到她,可以和她們嘿咻、嘿咻,我就只想早點結束這場比試,于是說道:「我晚上還有事,不想與你磨嘴皮,我們馬上開始吧!」

    劉德沒想到我來得如此直接,心想既然你想早點找死,我就成全你吧!然而嘴上卻贊許道:「好,快人快語,有魄力,不過上午我們說的條件你還記得嗎?」

    我微微一笑道:「當然記得了,不過你應該記住我說的條件才是對的。」

    「知道,但是我是不會輸的!」劉德驕傲的說道。

    「那就開始吧!」我懶得再反駁他。

    劉德點頭道:「請!」他說完,將雙臂交叉放在胸前,嘴里大聲喊了一句:「OSU」,我知道這是空手道的禮儀。

    我微微點頭,不管這個小子的功夫是真是假,不過他還是保持了空手道的禮儀,也算是難得了。

    我把襯衫脫掉,正在想放在哪里,這個時候曾寧已經將雙手伸了過來,甜甜的一笑,接過我的衣服抱在懷中,深情的看著我,輕輕的說道:「加油!」

    我轉過身子,對著丘心潔和曾寧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個「V」字,并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

    在場所有的男生、女生看到我和曾寧、丘心潔的親熱狀,都是嫉火沖天,眼神像道道利劍一樣集中在我們三人身上,而劉德更是怒火沖天,眼中的怨恨更深,心中已經下定決心要打殘我了。

    我轉過身子面對劉德,然后也以跆拳道的禮儀彎了一下腰,站在與他相隔五米左右的距離互相對望著,其實我們雙方都在找對方的弱點,希望能占到先機。

    我站的是跆拳道的前就步,兩腳成斜馬步,兩手握拳置于胸前,這是跆拳道最基本的步伐,同時也是主動進攻時采用的步法,可用于假動作,配合手臂的動作進行,便于快速接近對方,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變化多端。

    劉德身體微微前躬,緊咬嘴脣,雙眼死死的盯住我的肩、腰、腿等部位,雙手呈爪形,雙肘微屈,雙腿一前一后呈弓步站立,整個人猶如一根繃緊的弦,又如一只等待撲向獵物的獵豹,只等最后一剎那間發起兇猛的攻擊。

    空手道有所謂的三個「先」字,后之先講的是以退為進,先之先講的就是先發制人,先先之先講究的是在對方意念發出之前便制伏對方。先先之先是最高的境界,講究的是「以武參禪」,進入「禪凈」的境界。

    但是劉德在一開始就已經產生了憤怒、嫉妒、怨恨的情緒,我想他連第一個「先」恐怕都難以做到吧!我微微一笑,立刻想到了對付他的辦法。

    跆拳道有一種戰術叫心理戰術,就是在比試的時候利用情緒、動作和表情等震懾對手,用氣勢壓倒對手,或利用各種手段干擾對方的情緒,給對方造成心理負擔,使對手的技能戰術發揮失常,挫傷對方的銳氣,發揮自己的優勢,在氣勢上戰勝對方。

    我當然不會把劉德放在眼里,而且我還要把這種輕視表現在臉上,一來是為了激怒他,二來也是為了麻痺他。

    我站在原地,把姿勢稍微調整了一下,兩手背在身后,然后用帶著鄙視的眼神望向緊張的劉德,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這種笑意落在他的眼里肯定變成了嘲笑和蔑視。

    劉德心里憤怒的想道:「哼!竟然敢如此輕視我,待會我會讓你后悔剛才的舉動。」

    劉德看著挺立不動的我,雖然背著雙手,但是他卻發現根本找不到我的破綻,其實不是沒有破綻,以我這種負手站立的姿勢,全身到處都是破綻,正是因為破綻太多,劉德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應該攻向何處,此時的我就像一個圓一樣,處處破綻卻又處處圓滑。

    我們兩人就這樣僵立不動,不過我的儒雅飄逸、輕松自由比起劉德的擇人而噬、緊張萬分來說確實是兩種不同的感受。我們雖然還沒有交手,但是我的氣勢已經完全壓倒了劉德,在場的所有人都升起一種劉德不如我的感覺。

    漸漸的劉德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他從來沒有想到有人可以用負手站立的姿勢讓他進退兩難。

    劉德不禁暗想道:「黃強肯定是在引誘我進攻,好趁我松懈的時候突襲我,不行,我不能上他的當。他的雙手雖然背在后面,但是當我進攻之時,他的雙手必定會在我前沖的時候攻到我的破綻,我不能給他這個機會,所以我不能動!」

    四周的空手道社員們卻看不出什么,只知道我以一副蔑視的樣子隨便站在那里,全身上下露出無數的破綻,隨便一個人沖上來都可以擊倒我。

    「社長怎么了,為什么不沖上去呢?反而緊張得額頭冒汗,難道社長身體不舒服嗎?」社員們不知不覺中開始交頭接耳,開始了各式各樣的猜測,一時之間肅靜的社場里面有了蚊子一樣的嗡嗡亂響。

    劉德知道這樣下去不對,不得不開始移動步伐,繞著我轉圈,而我也隨著劉德移動,兩人始終面對面,劉德卻絲毫沒有進攻的機會。如此轉動了十多圈,我們依然沒有交手,場外的眾人卻開始不耐煩起來,交談的聲音越來越大。

    這個時候我知道心理戰術已經發揮極大的作用了,所以不再和劉德轉圈,我臉上的笑意更濃,充滿了嘲弄的神色,心想這個小子看到我隨便擺出的一個姿勢就多疑成這樣,哈哈,真好玩。

    劉德看到我臉上濃濃的、充滿了嘲弄的笑意,突然明白我剛才是在戲弄他,不由得惱羞成怒,臉色變得像豬肝一樣難看,再聽到場外的社員們的議論聲,他再也忍不住了。

    劉德低喝一聲,轉動的速度開始加快,然后突然停止,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右腳一蹬地,向我猛撲過來,雙手在身前不停擺動,讓人摸不清他的攻擊部位。

    空手道的起源和人們赤手空拳對付猛獸有點相關,講究的是拳腳有力,而且還必須有急速的攻擊。劉德不愧為空手道社的社長,確實已經掌握了空手道的武術精神。

    就在劉德身子一停后退的時候,我的身子一轉,姿勢一變,前腳掌蹬地后,后腳沿地向后滑行一步,前腳隨即同樣向后滑行一步,兩腳以及身體仍然保持原來的姿勢,這種步法叫「后退滑步」,可以拉開和對手的距離,避開對方的進攻,同時準備做反擊動作。

    當劉德撲到我身前時,雙手突然抓出,一手抓向我的右手,另一手抓向我的腰部。

    我的雙眼緊盯著劉德的眼睛,在他還沒有抓出時,我已經知道對方的攻擊目標是自己的右手和腰部,我的右手沒有躲避,只是身體再向后滑退了半步,這在跆拳道上叫「后撤步」,及時的避開了劉德犀利的兩爪。

    撲到我身前的劉德頓時大驚,本來近在眼前的我馬上就會手到擒來,卻發現因為我的后退半步而抓了個空。他不甘心,在力道快要消失的時候又猛然用力向前竄,左手剛剛抓住了我的右手,然而右手卻沒能抓住我的腰肋,而且因為他的力道正是舊力剛失,新力尚未產生,所以他的那一抓沒什么力道。

    「糟了!」劉德在心里暗叫一聲,動作不到位這在比武時絕對是武家大忌,輕則讓對手反擊,失去先機,重者被對手擊中,腿折骨傷,甚至有生命危險,所以劉德連忙松開抓住我右手的左手,身子向后一聳,急速向后飛退。

    我豈能如劉德之意?在他剛收回力道的時候,我發動攻擊了,我的身子突然化退為進,被抓的右手輕輕一扭,五指一張,翻腕就扣住劉德的手腕,然后順勢向后一拉,同時我的身體順勢前進,撲入劉德的懷內,一肘頂出,狠狠的正中劉德的小腹,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接著我拉住劉德的手再用力一推,劉德的身子便如同斷線的風箏一樣往后直退,最終他控制不了這股巨大的力量,又發出「砰」的一聲巨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一個翻滾,倒在地上。

    「好!」丘心潔和曾寧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贏得了第一個回合,忍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興奮得臉色都紅了,四只小手用力的拍著掌。

    「好呀!」圍觀的空手道社員里也響起了幾聲叫好,同時稀稀疏疏的鼓掌聲也響了起來。

    「去死,你們拍什么巴掌啊?」同時也響起了幾聲斥罵聲。

    空手道社員里的巴掌聲在斥罵聲中終于靜了下來,只有丘心潔和曾寧清脆的掌聲還在道館的上空回蕩著,惹來空手道社員們射來許多兇狠的目光,可是丘心潔和曾寧兩人一點兒都不怕,依舊拍得響亮,笑得興奮。

    劉德悶哼一聲,捂著小腹慢慢的站了起來,臉部由于劇痛而變得扭曲起來,臉色變成蒼白無比。

    我這一肘力道十足,把跆拳道的勁力充分的發揮了出來,世人都知道跆拳道的腿法很厲害,往往忽略了手的功能,可是我在練習跆拳道的時候,特意加強了手法的勁力,將手法練到了無與倫比的地步。

    我認為雖然腿的勁力比手的要大,但是論起靈活度來,腿是怎么也比不上手的,因為手是我們每天做什么事都要用到的,如果能將靈活的手灌注勁力,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單論手法的話,即使是馬雄軍也是打不過我的。

    劉德只覺得痛徹心扉,好像肚子里面的腸子都打結了一樣,差點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肚子里如翻江倒海般沸騰不已,他努力的運氣壓制著,過了良久臉色才慢慢的恢復過來。

    好在劉德有一定的功底,要不然只是這一肘我就能讓他失去戰斗能力。

    因為挨了我一肘,劉德感到無比難堪,在自己的社員面前,尤其是在曾寧面前被我擊中要害,這比殺了他還難受,他剛恢復臉色的臉不停的變換著臉色,陰晴不定,惱羞到了極點。

    劉德大吼一聲,再次猛撲而上,雙手不停變幻,轉眼間已經撲到我身前。我知道劉德這次是想把我抓起摔出去,他急了,竟然放著空手道的精華不用,而出此下策,他是急瘋了,他很快就要輸了。

    我站在原地不動,任由劉德來抓我,沖到我面前的劉德用雙手抓住了我的雙手,右腳往前伸,拌住我的左腳,用力一轉身,想要把我摔出去。

    不過劉德再次變色,因為我猶如挺立的大山般聳立不動,雙腳立在地上就如從地上生出來的一樣,他怎么樣也撼動不了我的身子。然后劉德覺得一股強大的力道反抓住他的雙手,用力一拉,他身不由己的向前撲去。

    其實我洞悉了劉德的意圖后,早就想好了應對策略。在他抓住我的雙手的時候,我手腕一翻,掙脫了他的控制,然后再緊緊的扳住他的雙手,五指張開,如五道鉗子一樣用力鎖住了他的雙手,任他怎么掙扎也沒用,接著我用力一拉,將他的身子拉向后面,同時右腳抬起,曲腿成肘,早已蓄滿了勁力的腿肘再次狠狠的撞擊在他的小腹上。

    劉德的身體再一次朝前奔出四、五步后,身體一陣搖晃,再也收不住前沖的力道,栽了個狗吃屎,撲倒在地上,臉色變得蒼白無比,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這一次劉德比上次還慘,畢竟腳的力道比手大得多,他躺在地上狠狠的咳嗽著,嘴角慢慢的溢出了一絲血絲。

    「好、好、好,強哥,加油!」可愛的丘心潔和曾寧又大聲的吆喝著,小手拍得比剛才還響。我轉過頭去含笑的看著她們,眨了一下眼睛,伸出右手再次做了一個V的勝利手勢。

    四周空手道社的成員們頓時大驚,怎么也沒想到平時在他們眼中武功高強的社長,在我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被我幾乎不費力氣就打得如此之慘,高大的社長形象在一瞬間坍塌,忍不住對日本的空手道產生了懷疑。

    劉德慢慢的爬了起來,用手擦去嘴邊的血絲,兩眼赤紅,狠狠的瞪著我,眼光變得兇戾起來,像一只噬人的怪獸,周身散發著強烈的恨意。他身子一挺,本來委頓的身子又變得挺直起來,似乎沒有受傷一樣。

    這個小子還挺能打的,被我狠狠的揍了兩下居然還能有所行動,看來我得主動出擊了。我的身子突然動了,本來靜靜站立的我一跨步,沖到劉德的身前,一拳擊出。

    劉德低喝一聲,臉上閃過一絲狡黠,身體一閃,已經到了我的右側,一手抓住我的肩膀,一手抓住我的右手關節,用力向后一拋,這正是劉德的殺手間,憑藉這招,他才打敗了中大各個格斗社團的社長,從而奪得了中大第一高手的稱號,不到最后關頭,他一般是不顯露出來的。

    我的身體在劉德掄摔的力道下飛起來,然后他用力一扯,我又被劉德拉了回去,于此同時,劉德一肘撞出。

    「啊!」丘心潔和曾寧驚叫起來,想不到占據上風的我會突然被劉德掄飛起來,心中相當擔心、緊張,然而卻不敢看,只是閉上了眼睛祈禱著。

    「好,社長終于發威了,這才是我心目中的社長嘛!」

    「我就說了嘛!中大第一高手怎么會如此輕易就敗了呢?社長剛才肯定是在試探他的。」

    「社長真不愧是我的偶像,摔,摔他個狗吃屎!」

    「對,摔他個狗吃屎!」整個社場沸騰起來,眾社員聲嘶力竭的大喊著。

    我微微一笑,一點兒都不慌張,左手屈指成拳,「刷」的帶起一陣風聲,左拳充滿了沛然之氣,狠狠的擊中劉德的肘部,由于我使用的是拳,手臂比他的肘臂更長,所以后發先至,在他的肘臂力道還沒有完全爆發出來之時擊中他的肘部,正好擋住劉德這兇狠的一擊。

    然后我的身子往后斜仰,一腳踢出,「砰」的一聲正中劉德的前胸,劉德手一松,頓時向后直退。我的身體在空中轉動一圈,消掉劉德的力道,輕輕的落在地上。

    「好,強哥,真厲害!」丘心潔和曾寧聽到「砰砰」之聲,心臟也跟著「怦怦」的直跳了起來,待聽到「撲通」聲過了才擔驚受怕的睜開眼睛,卻看到我完好無損的站在地上,而劉德則一副臉青鼻腫的樣子,懸起的心才落地,她們忍不住興奮的大叫起來,尖利的聲音差點刺破社場的天花板。

    「唉……」原本大聲叫囂的空手道社員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無力的哀嘆著,高漲的情緒突然跌落到谷底,沉默的黑著臉,一股傷感的氣氛籠罩在他們的上空。

    這一腳讓劉德直飛出七、八米外,在地上打了幾個滾,過了良久才顫巍巍的站起來。

    這時我身子再次突然一動,沖到劉德的面前,一記左勾拳狠狠的擊在他的下巴上。

    劉德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覺得一道身影在眼前一閃,接著下巴上傳來一陣劇痛,一股巨大的沖力讓他的身子向后倒,還沒有來得及用力,身子就「砰」的重重倒在地上。劉德還想站起來,突然感到一只腳如大山般壓在自己的胸口上,哪里還能動彈分毫。

    我踩著劉德的胸口上,說道:「劉社長,怎么樣?認輸了嗎?」

    劉德咬牙掙扎,想要爬起來,可是胸口被我踩著,一點兒力氣都用不上,最后只得無奈的說道:「好,我認輸,曾寧可以退出空手道社,我向你道歉。」

    我含笑的看著劉德,輕輕的笑道:「還有我提出的條件呢?你怎么忘了?」

    劉德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顯然內心正在做劇烈的掙扎,當著這么多社員的面,他怎么叫得出來呀?如果叫了,以后教他怎么做人?

    我見羞辱劉德已經很夠了,況且和他又沒有多大的仇恨,就想放過他,于是輕輕的說道:「好了,和你說笑的,那三聲不用你叫了,頭也不用你叩了。」

    「謝謝!」劉德的嘴里低聲吐出兩個字,繼續說道:「從此以后我再也不練空手道了。」

    我挪開踩在劉德胸口上的腳,退后兩步,贊許的說道:「好,你總算還有一點兒中國人的骨氣,能承認自己的過錯,沒有學日本人那種無恥卑鄙的耍賴,今天的比武就到此為止,從此曾寧退出你們空手道社。」

    我轉身帶著丘心潔與曾寧走出了空手道社,走在校園的小道上,曾寧像一只小鳥般依偎在我的身邊,雙手挽住我的胳膊,一臉的崇拜,小嘴嘰嘰喳喳的問個不定,不時發出「咯咯」清脆的笑聲,讓路過的男學生們看得口水直滴,有幾個人更是因為目不轉睛而撞在路邊的小樹上,一時響起不少「哎喲」之聲。

    丘心潔則是面帶微笑傾聽著曾寧與我的對話,不時側頭嫵媚的看我一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的眼中飽含著無窮的情意。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