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一龍雙鳳 中

獨孤尋歡2017-2-27 15:9:49Ctrl+D 收藏本站

    我一把掀開蓋在丘心潔身上的被子,霎時一個令男人瘋狂的姣好身子暴露在我的眼前,只見眼前耀眼的雪白中,丘心潔那對豐盈堅挺、如溫玉般圓潤柔軟的**彷彿怒放的花朵,在雪白豐滿、如嬌花蓓蕾般的**中心,一對嬌小玲瓏、晶瑩可愛的柔嫩**含嬌帶怯、羞羞答答的向我挺立著。\WWW。qВ5、c0М>
    我伸出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那兩個柔嫩的**,它們馬上搖曳生姿,慢慢的變硬變挺,就像一對鮮艷欲滴、柔媚多姿的花蕊,正羞答答的期待著我這只狂蜂浪蝶來戲蕊,**周圍有著一圈如月芒般的紅暈,那嫣紅玉潤的乳暈正因為丘心潔如火的欲焰而漸漸化成一片誘人的猩紅。

    我暗想道:「實在太美了!」

    我先用拇指和食指輕拈揉捏丘心潔可愛的**,然后伏下身子低頭張嘴含住了一粒**吸吮著,舔弄著,舌尖不時繞著乳珠打轉,丘心潔的乳珠在我的撫弄下漸漸變得更硬了。

    「啊……」胸口傳來的陣陣電流讓丘心潔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幽谷花徑中汩汩的涌出大量黏黏的**,她雙手下探,一把抓住我腿間的巨龍,好硬、好粗、好燙啊!

    丘心潔心里感嘆道:「我曾經和室友在寢室里看過A片,即使是歐美那些老外的巨龍也沒有強哥的粗大,作為東方人的他卻有如此的極品!」

    丘心潔相當喜愛,便用力的揉搓套弄著我的巨龍,感受從手上傳來的異樣舒服感。

    此時的丘心潔已經是兩眼迷離,**連連,淫**泉涌,腰肢扭動得像靈蛇一樣,不停的把幽谷花園往我的胯間移過來,兩只纖纖玉手死命的抓住我的巨龍,嘴里大聲的叫道:「強哥,我要、我要,插進來吧!快點插進來吧!」

    前戲已然做夠,丘心潔完全陷入**的漩渦中,我轉過頭朝曾寧淫淫一笑,嚇得正看得出神的曾寧心中一跳,然后我跪坐在床上,雙手掰開丘心潔的雙腿,虎腰一挺,巨龍「噗滋」一聲直直的插進了她狹小的花徑中,正中紅心,一桿到底。那個順暢、那個滑溜,就像我的巨龍和她的花徑生來便是配對的一樣,簡直是爽死了。

    「啊!」丘心潔感受到花徑深處的花心被一個滾燙粗硬而又柔和的東西頂著,那種舒爽酥麻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大聲的尖叫起來,然后她就開始瘋狂的扭動著屁股,前后聳動,左右搖動,上下擺動,腰肢快要得像風車一樣,似乎要把我的巨龍徹底的吞掉一樣。

    「啊!」坐在沙發上的曾寧也忍不住驚叫一聲,然后又馬上伸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當曾寧看到我在丘心潔豐滿的乳峰上掃蕩肆虐的時候,她心中的那股欲火突然升高了不少,只覺得全身發熱,胸部脹脹的,乳峰上的兩粒**好像受到冷水刺激一樣慢慢的硬了起來,她忍不住伸出雙手摸上了自己的胸部,曾寧發現這次撫摸胸部的感覺和以前摸胸部的感覺不一樣,這時的胸部好像有股電流一樣,電得自己全身麻麻酥酥的,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就在曾寧自己享受的時候,看到我投來邪邪的一笑,驚得她慌忙的把手放下,又看到丘心潔主動的張開了雙腿,露出黑漆漆的芳草園,芳草園中間的那條肉色小溪此時正汩汩的流出了大量的**,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澤。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巨龍對準丘心潔的花徑洞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全根沒入到底,丘心潔「啊」的大叫一聲讓曾寧吃了一驚,以為丘心潔被插痛了,卻沒想到丘心潔居然瘋狂的扭動著腰肢,興奮的狂叫呻吟,聽得曾寧渾身一軟。

    我用雙手扶住丘心潔的大腿,腰肢挺動間,九淺一深的絕招就使了出來,三兩下便把丘心潔搞得哀呼連連,嬌軀亂顫,雙手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的**,在那里揉搓,淫蕩得讓人有種一定要努力干她的沖動。

    我伏下身子,伸出舌頭塞進了丘心潔的小嘴里,抓住她的香舌吸吮起來。

    「啊……」丘心潔的哼叫聲越來越急,眼神也越來迷離,這時丘心潔突然用她的一雙美腿用盡全力的夾緊我,同時快速扭動她的纖腰,吻我也吻得更密實,我們倆的舌頭幾乎打結在一起。

    過了良久,直到丘心潔口中差點變成真空,我才吐出她的香舌,松開她的檀口好讓她喘一口氣,然后一路吻下去,吻過她圓潤的下巴,吻著她挺直的玉頸,一路向下,吻過她雪白嫩滑的胸脯,然后再次咬住一粒嬌小玲瓏、柔嫩羞赧、早已硬挺的可愛**。

    「唔……」嬌艷的丘心潔又是一聲春意盎然的嬌啼,敏感的**上傳來異常的刺激,小嘴自然的張開,吐出蕩人魂魄的呻吟。半夢半醒的丘心潔也聽到她自己淫媚婉轉的呻吟,本來就因為肉欲情焰而緋紅的麗靨更是羞紅一片。

    我用舌頭纏卷住丘心潔一粒早已硬挺起來的可愛**,舌尖在上面揉卷、輕吮、狂吸,我的另一只手握住丘心潔另一個怒峙傲聳、顫巍巍的**,兩根手指輕輕夾住上面那粒同樣充血勃起、嫣紅可愛的嬌小**,一陣輕搓揉捏,同時下面的巨龍毫不憐惜的繼續揮戈猛進,大肆砍伐。

    曾寧看著眼前這幅活色生香的春宮圖,臉紅心跳,身熱心癢,黑色的胸罩不知道何時已經脫掉了,兩只纖纖玉手正瘋狂的揉搓著自己的**,兩腿間熱呼呼的流出了大量的淫**,弄濕黑色的蕾絲內褲,甚至流到大腿和屁股上,把裙子也弄濕了,可不是一般的多水,那是相當多啊!

    曾寧只覺得下面好癢,好像有一群螞蟻在體內爬來爬去,每一次淫**流出她就忍不住挺動一下屁股。她覺得下面好空虛、好空虛,急切需要一個東西來填滿充實,她的小手忍不住向下滑了,輕輕的拉開了裙子上的拉鍊,把小手覆蓋住芳草園,用力的揉搓起來。

    我輕舔丘心潔那櫻桃般的**,巨龍緊抵著丘心潔桃源深處的花心旋轉磨擦,一陣酥麻的感覺從下體直涌上丘心潔的大腦,她扭動著她那香嫩光滑、曲線玲瓏的性感**,收縮、蠕動著花徑內幽深的陰壁,一**的愉悅浪潮逐漸將丘心潔推上肉欲快感的顛峰,她覺得舒服快活得無以復加,**從桃源里如泉水一涌而出。

    我覺得是時候了,于是改變策略,「啊」的低吼一聲,我全力抽出巨龍,隨之帶出一大股**,從巨龍身上往下滴落。然后我挺動屁股,巨龍重重的插進了丘心潔的桃源洞中,緊接著就是用力的狂抽猛插,每一下都是力若萬鈞,每一下都是直抵花心,巨大的沖擊把丘心潔干得呻吟連連,**不已,雙腿直抖,嬌軀亂顫,快感如同一**巨浪瘋狂的沖擊著她的身體,她已經完全沉醉在**的快樂之中了。

    丘心潔開始在我身下什么都不管的狂亂嬌啼狂喘,鮮紅柔美、氣息香甜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花徑一陣陣的強力收縮,用力吸吮著我的巨龍,嬌美的呻吟聲直沖屋頂:「哦……好……我……唔……唔……好舒服……好脹……啊……喔……喔……」處于絕頂**的丘心潔,在無與倫比的快感下,幾乎完全失去理智。

    我火熱堅硬的巨龍在丘心潔的**里進進出出,滾滾熱氣自她的下身不斷傳來,擴及全身,在丘心潔雪白耀眼的美艷**上抹了層層紅霞,粉紅、粉紅的,相當好看。

    丘心潔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動,胸前高挺堅實的**如波濤般起伏躍動,幻化出了層層柔美洶涌的乳波。她身上滲出的香汗點點如雨、下體涌出的**撩人心魂、口鼻中如泣如訴的嬌吟**聲,這一切都混合成加速我們**狂潮的催化劑。

    「啊……啊……喔……我……」這時丘心潔口中根本不知道在說什么,只聽到含含糊糊的鼻音。她突然加速扭動她的纖腰,將她濕透的花徑洞口急速的挺了十來下后,就緊緊的頂住我的巨龍不動,口中叫著:「喔……不要動、不要動,就這樣……就這樣,我全身都麻了……我要來了、我要來了……」

    丘心潔纏在我腰間的美腿像抽筋般不停的抖動著,這時我的龍頭與她的花心緊緊的抵在一起,感覺里面柔軟的肉壁不斷揉動著我的龍頭龍嘴,突然她的花徑一陣緊密的收縮,嬌軀變得僵硬起來,一股又濃又燙的陰精由她的花心深處噴出,澆在我的龍頭上。

    丘心潔終于達到了**的極致,攀上了激情的最高峰。

    「好美,強哥,和你**好美。去吧!去好好的愛撫小寧吧!」丘心潔在我的身下囈語道。

    「嗯!那妳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吻了吻丘心潔,起身抽出巨龍,「噗滋」一聲,一大股**隨之涌了出來。

    「啊?小寧也變得騷起來了。」丘心潔突然輕呼道。

    我轉頭一看,只見曾寧的裙子掉落在地上,此時正一手撫摸著飽滿的**,一手伸進內褲里面,在那里撫摸揉搓著,頭微微仰起,兩眼已經閉了起來,臉上盡是陶醉的神情。

    「快去,讓小寧也早點嘗嘗**的樂趣。」丘心潔推了我一把說道。

    「嗯!」我輕輕的應了一句,說道:「小寧妳怎么可以自己來,讓我來幫妳滅火吧!嘿嘿……」

    「啊?」曾寧睜開眼睛,看到我和丘心潔都在壞壞的看著她,不禁驚叫一聲,立刻從內褲里抽出了小手,規規矩矩的放在兩側,心中的欲火突然快要滅了,心中羞愧無比,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面對大人一樣。

    「現在輪到妳了,讓我來愛撫妳吧!」我輕輕的說道,然后跳下床,一把抱起曾寧的身子往床上放去。

    「強哥,我、我……」曾寧羞紅著臉,把頭埋在碩大豐滿的**間,囁嚅著。

    「小寧,想說什么就說。」我輕輕的吻了吻她紅潤富有光澤的小嘴說道。

    「我想先去洗澡,剛才出了一身大汗,我、我也要把最干凈的身子給你。」曾寧害羞的說道。

    「那好,妳去吧!」我輕聲道。

    曾寧從床上爬起來朝浴室走去,不一會兒就聽到「嘩啦啦」的流水聲。

    「心潔,妳剛才怎么這么快就**了?昨晚妳都要一個小時以上才**的,剛才我們最多才做了四十分鐘。」我坐在床邊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從一開始我就特別的興奮,也許是小寧在旁邊的緣故吧!」丘心潔躺在床上,還沒有恢復過來,聲音軟軟的。

    「應該是了,我今晚也特別的興奮,一想到3P我就特別來勁。」我興奮的說道。

    「壞蛋,你也去洗洗身子吧!剛才你也出了一身大汗。」丘心潔溫柔的說道。

    「嗯!聽老婆的。」我說完就起身走向浴室。

    「啊!強哥你怎么進來了,我還沒有洗完呢!」曾寧見到我進來,本能的將她那神祕的幽谷地帶捂住,而后才將雙手慢慢的拿開,繼續洗了起來。

    「我剛才也出了汗,來沖一沖,來吧!讓我幫妳洗,妳也幫我洗吧!」我說著走了過去,站在浴缸里,很認真的幫曾寧洗了起來,剛開始她還很拘謹,慢慢的就放開了,也幫我洗了起來。

    我們洗好之后,將身上的水擦干,我把曾寧抱起來走出浴室,放到床上,在粉紅的燈光下仔細的打量著她。

    一絲不掛的曾寧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相當美,肌膚像水晶般雪白剔透,充滿**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的驚慌,還有那種期待,微翹的小巧瓊鼻和微張而吐著香氣的小嘴脣鑲嵌在緋紅的嬌嫩臉蛋上,倒鐘形的堅挺**、白嫩圓滑的翹臀肥厚得讓人有些驚奇,光滑細嫩的美腿,還有兩腿間令男人發狂的未被發掘的地帶此時正被一層薄薄的黑色芳草遮蓋住,隱約可以看到那條粉紅色的小溪,這真是一個難得的尤物啊!

    曾寧是我人生中的第五個處女,第一個是我國中的同學孫雯,第二個是現在已經跟人跑了的姚菲菲,劉瓊是第三個,丘心潔是第四個,曾寧將是我的第五個處女。其實我并沒有處女情節,只不過男人對于處女都是很狂熱的,我也不例外,總覺得能和處女**,第一個占有她,成為她的第一個男人有一種成就感。

    我知道第一次對于女人而言很重要,所以我沒有馬上就撲上去,而是伏下身子和她擁抱在一起,繼而大嘴一張,覆蓋住她的小嘴,給她深情的一吻,然后慢慢的伸出舌頭挑逗著她,和她的小舌互相追逐著、糾纏著,彼此的津液在我們的口腔中互相交換著。

    直到曾寧快喘不過氣來,我才轉移陣地親吻她的臉頰,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耳垂,當然兩只手也沒有閑著,在她高挺豐聳的**上盡情的撫摸搓弄著。

    曾寧感覺我的雙手襲上她的傲人雙峰,玉靨頓時又是一片羞紅,她在緊緊閉著那雙媚眼的同時,胸部卻主動的微微往上挺,彷彿要讓我完全埋首在她美麗的乳波里。

    「強哥……啊……不……」面對我老辣的**手法,曾寧的眼睛逐漸迷蒙起來,她想掙脫卻不想拒絕,一時之間很矛盾。

    曾寧感覺到身上好像有股火焰到處亂竄似的,很快的就熱了起來,在我的魔手下,忍不住輕聲的呻吟起來,嬌軀也開始輕輕的扭動著,想要籍此來減輕什么,可是這樣卻給了我更多的刺激。

    我來回揉撫著曾寧粉紅色的乳峰尖端,聽著她那有意壓抑的呻吟聲,我覺得美妙極了。隨著愛撫的升級,太多難以表述的感覺涌進曾寧小小的身子里,前所未有的刺激體驗讓她幾乎無法承受,比剛才她自己撫摸要舒服多了。

    曾寧那飽滿而又柔軟的一對可愛**已經驕傲的、顫巍巍的完全彈挺而起,倒鐘型的椒乳是恰到好處的那種豐滿堅挺,粉嫩的**傲然挺立在高聳的**上,粉紅色的乳暈微微隆起,而**則因為動情充血而呈現鮮紅色。

    我的舌頭滑過曾寧的臉頰,滑過圓潤的下巴,滑過雪白的粉頸,一路向下來到她那雪白的胸脯上,四處搜索掃蕩著,終于找到一座高聳入云的雪峰了。我的舌頭沿著峰壁向上努力的攀登著,經過千辛萬苦才終于到達了峰頂,立即發現了那顆鮮紅欲滴的**,舌頭迅速的移動著,一卷就把小紅豆卷在嘴里,輕輕的吸吮著、卷舔著、咂含著、品嘗著。

    曾寧只覺全身上下在我的操弄下沒有一處不是舒服透頂,她大口的喘著粗氣,軟軟的被我壓在身下,身子不由自主的扭動著,任憑我自由的在她身上馳騁。

    曾寧身體的扭動使我們的下體相互磨擦,帶來陣陣快感,曾寧感覺自己的花園被一根粗長巨大的鐵棒緊緊頂著,又熱又燙,彷彿電擊一般,絲絲熱量從那根鐵棒傳到自己的花瓣內,大量的蜜汁像洪流一樣不斷從花徑中涌現,打濕了她的芳草,也打濕了我的。

    隨著大量蜜汁的流失,曾寧突然感到下體空虛,花徑深處空洞洞的,心中迫切的想要有一個東西塞進去,去充實補充。

    我感覺到巨龍被曾寧的蜜汁打濕了,于是我的手從她的**上移開,慢慢的向下伸去,越過平坦的小腹,來到芳草萋萋的幽谷花園,伸出中指在那已經濕潤的花瓣中摩擦起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