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一龍雙鳳 下

獨孤尋歡2017-2-27 15:10:19Ctrl+D 收藏本站

    我感受到花瓣上方的那顆小花蕾正慢慢的綻放,漸漸的露出里面那粉紅鮮嫩的小紅豆,于是我把中指縮了回來,和食指一起輕輕的捏住它,揉弄著。

    「啊……哦……」那顆小紅豆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沒有一個女人能承受得住不大聲叫喊的,曾寧放開喉嚨尖聲的**起來,終于拋開了羞澀,大聲宣告她此刻的享受了。

    「強哥,我要、我要……我要你插進來,我下面好癢……」曾寧含糊的呻吟道。

    我可是箇中老手了,當然不能馬上給曾寧,要讓她受到地獄般的煎熬才能出手,這樣才能讓她的第一次留下深刻的印象,才能讓她破瓜時減輕痛苦,才會讓她從極苦中嘗到極樂的感覺。

    我淫淫一笑,埋頭繼續挑逗,靈舌舔**,雙指捏紅豆,幾下功夫就把曾寧搞得像癲狂了一樣,雙手死命的握住我的巨龍,往她的花徑洞口拉,整個人完全沉浸在**的愉悅中。

    「啊……我要,強哥,求你……給我吧!我要……我要!」曾寧的哀求越來越低,然而**喘息聲卻是越來越大,尤其是花徑中的蜜汁更是如噴泉一樣,往外狂噴。

    「好了,我馬上就給妳。」我看到時機成熟,不再挑逗,開始了在她身下的第一次征程。

    此時曾寧的雙腿早已自動張得大大的,露出濕潤的花瓣和那一個狹窄的洞口,蜜汁正從那個洞口大量的往外流著。

    我半跪著,用一只手扶著堅硬粗挺的巨龍先在她的洞口摩擦著,讓龍頭充分的吸收了她的蜜汁,變得晶瑩潤滑。在巨龍的摩擦下,她的洞口彷彿感覺到了什么,又稍微的張了張,比剛才的洞口又大了一點兒。

    「強哥,快……快插進來,我……我受不了……」曾寧見我久久在洞口徘徊卻不插進去,忍不住大聲的哀求起來。

    「我來了!」我低吼一聲,虎腰一挺,巨龍迅速的從曾寧微張的洞口頂了進去,「噗滋!」隨著一聲好像裂帛般的輕微聲音,巨龍一下子就插到她的花徑深處。

    「啊!」曾寧拼命的大叫一聲,下體好像被撕裂了一樣,前所未有的疼痛讓她嘶聲裂肺的哭喊起來,兩條美腿一下子縮了回來緊緊的勾住我的腰部。

    曾寧渾身僵硬,柳眉微皺,貝齒輕咬,一動也不敢動,鮮艷的處子象征順著兩人緊密結合的部位滴落在雪白的床單上,形成了一朵朵美麗的小紅花,兩滴晶瑩的淚水同時從曾寧的眼眶中奪眶而出,是痛苦,也是幸福,也許是一種告別吧!

    我知道自己這一頂的力量,不禁疼惜的看著身下正承受著劇痛的曾寧,我伏下身子輕輕的吻住她的櫻桃小嘴,藉此來減輕她的痛苦,轉移她的注意力。

    曾寧因為強烈的痛處而僵硬的肌肉在我的撫愛下很快就恢復了柔軟,粉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醉人的嫣紅,兩只美腿也緩緩的放了下來,嬌軀開始扭動起來。

    我試著輕輕的抽動了幾下,身下的曾寧立即發出了似痛苦又似愉悅的呻吟,雙手環抱著我的虎腰,輕輕的扭動著。

    我心中既奇怪又喜悅,奇怪的是曾寧這么快就減輕了痛苦,這可是我第一次如此粗暴的給處女開苞啊!喜悅的是終于大功告成了,我離開曾寧的小嘴,直起身子,把她的雙腿曲起來,扶住她的雙腿,慢慢的抽動著。

    我感覺身下的曾寧肌膚有如凝脂,柔嫩而富于彈性,兩腿之間幽谷地帶的芳草柔軟而茂盛,縫隙間隱隱透著紅光,粉紅色的嫩*若有若無的吸吐張闔,原本由于劇痛而暫時消失的蜜汁此時又從里面連連涌出,不但將巨龍全根潤滑,更是弄濕了我們下體的毛發。

    我發現激烈的交媾使曾寧的身體變得更為誘人嬌艷,陷入**漩渦的曾寧拼命扭動著她嬌美雪白的蜜臀迎接著我巨龍反覆的蹂躪、洗禮。我慢慢俯下臉去,曾寧鼻腔里粗重的喘息聲在耳邊清晰可聞,我愛憐的含住她如花瓣般的香脣,用力的吮吸著,香甜的津液不斷透過她嬌艷的雙脣「滋滋」的流進了我的嘴內,她的丁香美舌被我靈巧的舌尖緊緊纏繞著,在她的嘴里不停的翻騰。

    「嗚嗚……嗯嗯……啊啊……哦哦……」,夾雜著滿足和快樂的呻吟聲不斷從曾寧的喉間傳出,她抱住我的腰的雙手不由得加大了力度,同時主動輕輕的挺動她的下體來迎合我的**,雖然因為羞澀,曾寧的動作還顯得有些遲疑和生疏,可是她主動的反應卻更強烈的激起了我亢奮的情緒。

    我興奮的開始加速挺動巨龍,把曾寧的蜜汁一股又一股的從她的花徑深處帶了出來,真沒想到她的蜜汁如此之多,是我所有女人當中最多的一個,弄得我們倆下半身都**的。

    不斷從曾寧的花徑深處分泌出來的蜜汁更增加了花徑的潤滑度,也更方便我粗大的巨龍瘋狂蹂躪她的嫩*,同時讓我知道她為何能那么快就從痛苦中恢復過來的原因,想來應該是她花徑中超大量的蜜汁的緣故吧!

    在我火熱粗大的巨龍反覆的蹂躪下,曾寧感覺自己獲得了越來越多的快感,她**的身體情難自禁的在我身下蠕動著,嬌喘呻吟**著,一雙嬌滑秀美的**時而輕舉,時而平放,時而盤在我的腰后,渾圓飽滿的雙臀隨著巨龍的每一下插入抽出而緊夾或輕抬。

    曾寧感覺自己的下身越來越濕潤,我的**也越來越狂野,巨龍野蠻的分開她那嬌嫩無比的花瓣,渾圓滾燙的龍頭粗暴的擠進她嬌小緊窄的花徑洞口,深深刺入花徑的最深處,刺入了她那含羞綻放的嬌嫩花心,龍頭頂端的龍嘴剛好抵在上面,一陣令她魂飛魄散的揉動之后,她禁不住從那里傳來的強烈刺激,不由得又是一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曾寧的頭部拼命往后仰,嬌艷的臉龐布滿了興奮的紅潮,此時她在我身下媚眼如絲,鼻息急促,口中嬌喘連連的說道:「唔……輕一點……啊……哦……你插得……太深……喔喔……啊……強哥,你太強了……嗚嗚……輕些嘛……」處于極樂中的曾寧聲音又甜又膩,嬌滴滴的在我耳邊不停回響,只聽得我那顆狂跳的心臟幾乎要從胸腔里蹦出來了。

    這時蜷身躺在一旁的丘心潔動了一下,雖然只是輕輕的蠕動了一下,可是落在我的眼里,我立刻知道了她此時的狀態,我把手伸到她的腳上,輕輕的捏了捏,觸手的滑膩細嫩讓人心神蕩漾。

    被碰到的丘心潔嬌軀一震,但是她并沒有把身子挪開,反而是舒展開身體移動起來,配合著我的手指,讓我的手指能恰好伸到她的幽谷花園,很顯然丘心潔已經醒了過來,正從剛才的休息狀態中恢復了蓬勃的**。

    我心中大喜,一邊狂挺腰部,大肆征伐身下的曾寧,一邊探手在丘心潔的美腿間撫摸,到最后就直接把魔爪伸到她的花園中撫摸起來,在她的花瓣中摸來揉去的,現在才是真正的「燕雙飛」,才是真正的一龍戲二鳳,雙管其下,我忙得不亦樂乎。

    很快的丘心潔的鼻息就開始粗重起來,她輕輕的呻吟著,到最后干脆掀開被子,轉過頭看著我的巨龍在曾寧的花徑洞口進進出出,兩眼漸漸迷離,可以看見里面燃燒著的熊熊火焰,此時她的玉體已經恢復成雪白色的,胸前飽滿的**顫巍巍的搖曳生姿,看得我口水直流。

    「小寧,我讓妳坐在上面來做。」我說完一把抱起曾寧,我躺了下去,讓曾寧坐在我上面運動,而我則把頭埋在丘心潔的幽谷花園處,伸手撐開她的雙腿,鼻子一吸,一股腥臊的氣息頓時撲鼻而來,這讓我備感興奮,不由得伸出靈巧的舌頭貪婪的舔上她那條滑溜溜的肉縫。

    「啊!」丘心潔身子巨顫,嬌軀亂抖,**「嘩嘩」的洶涌而出,流得我滿頭滿臉皆是。

    「啊……哦!」坐在我上面的曾寧身子扭得像麻花一樣,瘋狂的挺動著,一點兒都不怕把身子扭斷,她簡直爽歪了。

    我一邊溫柔的舔著丘心潔的小紅豆,滑過她的肉縫,把舌頭卷起塞進她的桃源洞口,在里面舔著,一邊不時的挺動幾下屁股,配合曾寧的動作,做到一心二用,兩邊兼顧。

    「強哥,我累了。」曾寧終于忍不住的說道。

    「那妳下來吧!趴在床上,我要從后面來。」我移開嘴巴說道。

    曾寧四肢著床,我爬起身子跪在她那肥大翹挺的屁股后面,雙手撫摸上翹臀,巨龍一挺,自動的尋到了她的花徑洞口,「吱溜」一聲全根沒入,然后就瘋狂的**起來,次次到底,擊擊必中。

    「啊唔……嗯……唔…….喔唔……嗯嗯……」隨著一聲聲**嬌啼,曾寧的花心深處突然再次緊緊箍夾住我滾燙碩大的渾圓龍頭,她的芳心一片暈眩,思維一陣空白,從花心深處噴射出大量的蜜汁,第三次爬上了男歡女愛的極樂巔峰。

    「心潔妳過來。」我輕輕的呼喊道。

    丘心潔慢慢的走到我身邊,也跪著,兩眼迷離,臉色潮紅,小嘴微張,等待我的寵幸,我伸出舌頭塞進她的小嘴里和她的丁香小舌糾纏著、攪動著。

    真是想不到平時的曾寧看起來是那么恬淡素雅、嬌羞不已,一旦做起愛來卻有無窮的韌性,熱情如火,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第一次**就連續**了好幾次,而且還能繼續作戰,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小寧啊!妳真是上天賜予我的寶貝啊!」我心里感嘆道,不由得加快了**的速度,幾乎看不清巨龍的身子,只看到一團影子在曾寧的花徑深洞中進進出出,迅疾無比。

    曾寧心中的感覺用什么語言都形容不出來,她已經**三次了,幾乎到了強弩之末,但是**瞬間那種快感讓她忘記了勞累,她只想索取、索取再索取,她需要更多的**,她需要更多**的快感,所以她強撐著疲累的身體,任由我在她的體內橫沖直撞,任意馳騁。

    「啊……我、我……喔……不行了……」又是半個小時過后,曾寧開始大聲的尖叫道,全身柔若無骨、纖細嬌軟的冰肌玉骨更是開始一陣陣情難自禁的痙攣抽搐,下身花徑兩邊的黏膜嫩肉死死纏繞在我那深深插入的粗大巨龍上,一陣陣強烈的蠕動,不能自制的收縮緊夾。

    曾寧的反應刺激得我展開更加狂野的沖刺,我奮力**著。曾寧的花徑一陣陣痙攣收縮,龍頭隨著猛烈插入的慣性沖入她那緊小的花徑,緊緊的頂在她的花心深處。她那羞紅如火的麗靨開始變得蒼白如雪,誘人小嘴發出一聲聲令人血脈賁張、如癡如醉的婉轉嬌啼。

    我也感受到與曾寧相同的強烈刺激,不禁緊緊抱住她撩人的雪白豐臀,大力的**著。她緊密的花徑像小嘴一樣吸咬住我的巨龍,如此的緊密,使我每次挺動巨龍**她緊密濕滑的花徑時,都會帶動她的下半身隨著我的腰桿上下前后擺動。

    「啊……啊……」曾寧又再次瘋狂的尖叫起來,緊咬銀牙,柳眉輕鎖,渾身僵硬起來,屁股緊緊的收縮著,花徑蠕動著一圈一圈的緊緊鎖住我的巨龍,然后從花心深處噴出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火熱的洪流燙得我的巨龍差點繳械。

    兩滴晶瑩的珠淚再次從曾寧緊閉的媚眸中奪眶而出,這是一種喜悅和滿足的淚水,是一個女人達到了男女交歡的極樂之巔而留下的甜美淚水。

    經過這幾度香艷刺激又**蝕骨的**后,曾寧有如盛放的鮮花般癱軟在我的身下,她半瞇著一雙媚眼,如絲緞般粉嫩嬌滑的雪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香汗,圓潤的雙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輕微的顫抖,**內散發出陣陣催情的幽香,櫻桃小嘴急遽的一張一闔,**的激情讓她幾乎快要窒息了。

    「小騷蹄,現在輪到妳了。」我移開嘴脣說道,一把抱住丘心潔就將她放倒在床上,抱起她的雙腿,用「老樹纏藤」的姿勢將巨龍深深的插入她的花徑,「噗滋」一聲,準確入洞,在新開辟的戰場上體現著我的無比勇猛。

    「啊!」丘心潔呻吟一聲,充實的感覺讓她舒服死了,雖然才剛剛經受過一次洗禮,可是曾寧和我激情火熱的交合重新激起了她內心的渴求,她還想再得到我的洗禮,那種欲仙欲死的滋味她一輩子都忘不了,只想天天品嘗。

    「心潔,我要加速了!」我淫淫一笑的說道,隨及瘋狂的挺動起來,粗壯的巨龍開始在丘心潔的花徑中進進出出,她的花徑早已熟悉了我的巨龍,所以非常的順暢、滑溜。

    我不禁心想造物主真是神奇,讓男女擁有如此美妙的**工具,真是**不斷,一波一波的沖來,感謝上天給了我這兩個絕世美女,讓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性」福。

    「啊……啊……」丘心潔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密集,就像發情的母狗一樣搖擺著自己的身體,將我的巨龍吞沒又吞沒,一對豐滿的**在我的眼前不停的搖晃著,那個姿勢簡直淫蕩到了極點。

    感官視覺的雙重刺激讓我興奮得快要瘋掉了,我越插越興奮,越插越瘋狂,幾乎次次到底,擊擊必中,每一次都是全根拔出,然后再狠狠的全根插入。

    「哦!啊……」我也開始忍不住呻吟喘息起來,兩個緊緊結合在一起的人抵死纏綿。

    丘心潔的嬌軀再次顫抖起來,渾身痙攣抽搐,她感覺到花心深處在極度的痙攣中射出一股溫熱的狂流,噴灑在我粗大的巨龍身上,全身如沐甘露,舒暢甜美至極。

    滾燙的陰精澆在我的巨龍身上,我的身體也開始抖動起來,屁股不由自主的緊夾,但是我不能射進丘心潔的花心里,我要把生命的精華獻給第一次**的曾寧,要不然我給她的第一次的愛就是不完整的,我不想讓曾寧以后留下遺憾。

    我突然把巨龍抽了出來,伏在曾寧的身上,猛然把巨龍插進了她那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花徑深處。

    「啊!」我低吼一聲,巨龍在曾寧的體內劇烈的顫抖起來,一股又一股滾燙的陽精噴灑在她的花心深處,燙得她的花徑內壁一陣酥麻,并將痙攣傳遞給她的花心,花心深處肉壁的一陣極度抽搐、收縮顫動迅速傳遍她的全身。

    「唔!」還沒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曾寧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吃驚的看著我,只覺全身舒泰,無比的清爽。

    我終于倒下了,躺在床上,左邊擁著曾寧,右邊抱著丘心潔,閉目靜靜享受著激情后的余韻,任由快感的余波帶著我們在空氣里飄蕩。

    過了良久,丘心潔睜開眼睛,用手指撫摸著我結實的胸膛,柔聲道:「強哥,你真強,把我搞得太舒服了。」

    「喜歡嗎?」我溫柔的問道。

    「喜歡!」丘心潔甜甜的回答道。

    「小寧,妳呢?」我轉頭對曾寧問道。

    「我也好喜歡。」曾寧連忙回答道。

    「不怕我的巨大弄疼妳了嗎?」我心疼的問道。

    「不怕了,我喜歡你大大的……」曾寧把頭埋在我的胸口說道,依然是嬌羞可人。

    「強哥,我不是叫你溫柔的對待小寧嗎?怎么你剛才插她的時候那么粗暴啊?」丘心潔想起了我給曾寧開苞的一幕,還是有點心有余悸。

    「我是故意這樣的……」我微笑道。

    「啊?你故意的?」丘心潔和曾寧同時驚叫道,四只手隨即伸到我身上,又捏又掐的。

    「啊……」這個時候輪到我尖叫起來了,「聽我細說、聽我細說。」我連忙求饒道,心想這兩個小妮子,我話都還沒說完就痛下殺手,簡直是在謀殺親夫嘛!

    「那你說,為什么要這樣做?」丘心潔完全就是開堂審問的口氣,哪里還有剛才的嬌柔?

    「小寧不是有個怕疼的心病嗎?我剛才故意粗暴的給她開苞就是想消除她的心病,讓她在嘗到極大的痛苦之后再給她極大的快感,這樣她怕疼的心病應該會治好的。」我委屈的耐心解釋道。

    「哦!原來這樣啊!那我們就原諒你了。」兩個美女這才放下心來。

    「可是我身上好痛耶……」我低聲道。

    「誰教你說話不清不楚的。」兩個美女又搶著說道。

    我心想明明是她們不等我把話說完,現在卻這樣歸罪于我,天哪!這是什么世道啊?秀才遇到女人,同樣也是有理說不清啊!

    「兩位老婆,妳們講講道理好不好……」我不禁苦笑道。

    「我們就是不講道理,你還說,是不是又想找打啊?」兩個美女臉上笑意盎然,魔爪又高高的舉了起來。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我連忙雙手合十,高高舉起作揖。

    「這還差不多。」美女們說著把手放了下來。

    「哼!妳們敢欺負老公!」這可是我報復的大好時機啊!我說完兩手一伸,分別往她們的胳肢窩搔去,不斷的搔她們的癢。

    女人嘛!最怕的就是這招了。

    「哈哈……呵呵……」兩個美女嘴上大笑著,各自閃躲著,根本無力反擊。

    「強哥……咯咯……饒了我們吧!呵呵……我……我們不敢了……咯咯……」兩女連忙討饒。

    「是不是真的,下次還敢欺負我嗎?哼!」我雙手不停,哈哈大笑道。

    「真的,咯咯……我們不……咯咯……敢了。」兩女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斷斷續續的哀求道。

    我們玩了一陣子才停下來,我開口說道:「兩位老婆,我明天就要走了。」

    「老公,怎么這么快就走啊?留下來多陪我們幾天啊!」兩女聽到我明天就要走了,臉上都有點不舍,更多的是傷感。

    「我也想留下來多陪妳們,可是我后天就要開始上班了。」我也舍不得這兩個美少女,能得到她們的身體和心我真的很開心。

    「嗚嗚嗚……小寧想要老公陪,想和老公**。」曾寧突然哭了起來,拋開了害羞,大膽的向我表露心跡了。

    「別哭、別哭,我也喜歡和小寧**,喜歡和心潔**,可是我真的沒時間了,等我有時間就會來看妳們。」我輕輕的摟過兩女,輕拍著曾寧的玉背安慰道。

    「小寧,別哭了,老公要上班,我們沒事可以經常去嘉市看望老公啊!老公在那邊還有一個老婆呢!我們去的時候可以認識、認識啊!」丘心潔心里也是很不舍,可是她比較堅強,于是勸道。

    「是嗎?老公,你在那邊還有一個女朋友?她漂亮嗎?是不是比我們漂亮?」曾寧一聽到我還有一個女人,馬上抬起頭,停止了哭泣,梨花帶雨的對我問道。

    我點頭道:「嗯!她叫劉瓊,還在嘉大讀書,和妳們一樣漂亮,都是我的好老婆。」說實話,她們三個真的是各有各的特點,春蘭秋菊,各有千秋,不分軒輊。

    「心潔姐,那我們國慶假期的時候就去嘉市找老公。」曾寧現在已經開始計畫以后了。

    「嗯!老公,你明天什么時候走?」丘心潔略微點了點頭,然后對我問道。

    「我準備明天中午走,一點鐘剛好有趟去嘉市的豪華巴士。」我說道。

    「老公,你明天走了,我就不能和你**了,你現在得補償我。」曾寧挽著我的手臂搖晃道。

    我心想小妮子食髓知味了,于是呵呵一笑道:「好啊!心潔妳呢?」

    「我也要!」丘心潔也點頭笑道。

    「妳們就不怕把我榨干啊?小**。」我取笑道。

    「老公這么厲害,應該不會的。」丘心潔嬌媚的說道。

    「這么懂老公啊?哪個先來啊?還是兩個一起上?」我充滿豪氣的大笑道,一副睥睨天下的樣子,心想床上高手,舍我其誰?

    「我們一起上!」兩女相視一笑后,異口同聲的說道。

    于是烽煙滾滾,戰火再次燃起,春宮如畫,一時多少激情。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