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一章第一天上班

獨孤尋歡2017-2-27 15:10:47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一早,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而且我住的地方離學校很遠,所以我很早就起來,畢竟第一天上班可不能遲到啊!

    轉了兩趟車,隨著車上的廣播:「乘客們,終點站──實驗中學到了,請從后門下車。\」公車「嚓」的一聲,緩緩的停了下來,車上的乘客紛紛走下車。

    我站在嘉誠實驗中學的大門口,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合不攏,眼前是一座雄偉而且充滿現代氣息的大門,足足能夠容納同時四輛汽車進出,比我就讀的嘉誠大學的大門還要大。

    門口兩邊各立著一根筆直的圓形白色大理石柱,是三、四個人才能環抱的大柱,大柱的上面橫放著一塊長方形的漢白玉,上面用行書寫著「嘉誠實驗中學」六個大字,每個字都很飄逸而且有靈性,每一筆每一劃都像一條靈蛇,似乎想要破玉而出。

    兩根大柱旁邊又各有兩根小柱,粗細大約是一個人能環抱,這兩根小柱和大柱又各自形成了兩個小門,而小門旁邊就是兩間門衛室。

    「果然不愧為嘉誠市第一的學校。」我在心里贊嘆道,光這個校門就給我深深的震撼。

    嘉誠實驗中學的全名是廣東省嘉誠市實驗中學,是嘉誠市首屈一指的學府,無論是高中部還是國中部,每年嘉誠實驗中學的畢業生都名列嘉誠市前茅。

    嘉誠實驗中學的創始人也就是校長李世明是一個絕世天才,二十五歲便取得教育學、數學雙博士學位,他三十歲留學回到嘉誠市就創辦了這所學校,短短幾年的發展便成為了嘉誠市的名校,吸引了全國各地的眾多名師前來任教,學校也因此得到了很多財團的支持,一躍成為嘉誠市第一大學校,也是廣東省十大重點學校之一。

    今天早上九點半召開高三教師的補課大會,可是副校長魏陽讓我八點半去找他,先和他見個面。

    我向門衛打聽到了副校長辦公室在哪棟樓的哪層樓后,反正還有時間,我便沿著林蔭大道慢慢的遛達。

    我沿著林蔭大道走了五十來米,便看到左邊有一個大大的人工湖,湖里種滿了荷花,在朝陽的照耀下,無邊的蓮葉、各式各樣的荷花爭奇斗艷,有半開的、盛開的、粉紅、純白各種不同的荷花,在清晨微風的吹拂下,傳來陣陣的清香,真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我經過人工湖,又走了一百多米就來到了一個正方形的廣場,廣場恐怕有一千平方米吧!在廣場中央建有一個巨大的噴池,噴出的水柱足足有三、四米高,在朝陽的照耀下映出一道道彩虹,美麗極了。

    廣場的東面矗立著一棟十三層樓的建筑,「行政樓」這三個中規中矩的大字昭示著這棟樓的莊正和威嚴,我整理了一下衣領和下擺后,隨即朝二樓的副校長辦公室走去。

    「請進。」在我有禮貌的敲了三下門后,門內傳來一個甜美而富有磁性的嗓音。

    「怎么是個女的?聽聲音還是很年輕的女性?」我納悶的想道,隨即輕輕的推開木門,一個美麗的女孩適時的抬起頭向我看過來。

    我頓時呼吸一滯,忍不住在心中贊嘆道:「哇!好美啊!」

    只見這個女人有著一張精致白嫩的瓜子臉,吹彈可破的肌膚,一雙眼睛宛如月牙一樣,特別的可愛,小巧高挺的鼻子上面戴著一副斯文的黑色邊框眼鏡,順滑的披肩秀發像瀑布一般從頭頂傾瀉而下,身穿露肩的湖水藍連身裙,露出一對圓潤光滑的秀肩,整體給人既美麗又大方,既斯文又俐落,既嫵媚又干練的感覺。

    陳一丹看著眼前這個英俊不失威猛,瀟灑中又帶著一點兒不羈的年輕人定定的盯著自己看,心中不免有點惱怒,心里暗想道:「這個人也太沒禮貌了吧!又是一個大色狼!」

    可是陳一丹心中又有一絲羞喜,不禁臉上微紅的問道:「請問你是黃強老師嗎?」

    「啊?」柔媚**的聲音又在我耳邊響起,將沉浸在欣賞美女中的我拉了回來,我不由得大為尷尬,暗想道:「唉!我怎么就是會忍不住欣賞美麗的女人呢?現在肯定又被人罵色狼了。」

    我連忙說道:「是是是,我就是黃強,我來這里找魏陽魏副校長。」

    「哦……」陳一丹拉長了聲調,不由得又多看了我兩眼。

    今天陳一丹一上班,魏陽就吩咐待會有個今年剛招進來的畢業生要來,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陳一丹停頓了一會兒才說道:「你好,我是副校長助理,叫做陳一丹,魏副校長已經在里面等你了,請跟我來。」

    聽陳一丹這么一說我才注意到這間房子的結構,原來這里只是助理室,在陳一丹背后的右邊還有一扇木門,看來那才是通向副校長辦公室的大門。

    陳一丹輕輕的推開椅子,站了起來,走到那扇木門前,「叩叩叩!」輕輕的敲了敲。

    我終于能一窺陳一丹的全貌了,馬上用目測,心中暗想道:「嗯!大約有一米六七,在一般女人中算蠻高的了,胸圍有八十,應該是C罩杯,腰圍六十二,臀圍八十,根據以往經驗,誤差在正負一的范圍之間,這樣的身材絕對一流。」

    我心中大喜,想不到上班的第一天就能看見美女,想到以后可以天天看見美女,說不定還能俘獲不少美女,我不由得笑了。

    「進來。」木門里面傳出一個渾厚的聲音。

    陳一丹剛要招呼我,卻看到我臉上的笑容,只見我的嘴角微微揚起,星星一樣的眼睛深邃得彷彿黑洞一樣,燦爛無比,可是陳一丹卻又總覺得我的笑容有點色色的。

    「他的大腦是不是有問題,怎么老是呆頭呆腦的?」陳一丹疑惑的想道。

    「走吧!」陳一丹沒好氣的說道,心中不免有點疑惑了,暗想道:「魏副校長怎么會親自接見這種人呢?」

    「是是是。」我連忙應道。

    我今天怎么老是失神啊?我發現近來對美女越來越沒有抵抗力了,真是傷腦筋,可是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于是我趕緊跟在陳一丹的后面走了進去。

    只見一顆典型的地中海頭正埋在大大的堆滿了檔案、書籍的老板桌上,頭頂中央露出光溜溜的頭皮,四周卻還長著茂盛的黑發。聽見我們進來,地中海頭從厚厚的檔案中抬起頭來,這才得以看清楚他的尊容,這個人應該就是魏陽了。

    魏陽帶著一副高級的金框眼鏡,臉上皺紋不多,皮膚比較細膩,很難看出他的具體年齡,看來他的生活很優渥,平時也很注重保養。

    我心想嘉誠市第一學校的副校長年薪至少有五十萬吧?什么時候我也能有這么多錢?

    「你就是黃強老師吧?幸會、幸會,像你這樣年輕有為的年輕人現在很少了,你能來我校真是我校的榮幸。我上次聽了你在我校試講的那節課,講得很好啊!相當生動,能隨時隨地調動學生最大的積極性,而且重要的是你的教育理念和你對國文的理解我很欣賞,那節課你的教法靈活多變,不落俗套,是個難得的人才啊!」魏陽邊說邊豪爽的笑著,聲音中夾帶著興奮。

    「魏副校長,謬贊了、謬贊了,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我只是用心而已。我還是新手,以后會好好的向學校其他前輩們學習,一定會好好為學校盡心盡力的。」我臉上顯現難得的羞紅,從來沒有人這么夸我,真不習慣呢!這時剛才的緊張感突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大方穩重的回答。

    「嗯!恃才而不驕傲,謙卑而有禮節,我喜歡。不是我夸你,依你現在的教學水準,你很快就會成長起來的,很快便能取得非凡的成就,成為我校的名師,我老魏看好你,努力吧!」魏陽對我爽快的笑著,并且緊握拳頭用力的豎起手臂鼓勵的說道。

    「魏副校長真的很抬舉我啊!我有點受寵若驚了,不過我會好好努力的,一定不辜負魏副校長的期望。」魏陽這么信任我,我心里真的很感動,于是我拍著胸脯堅定的說道。

    陳一丹想不到魏陽這么重視黃強,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疑惑,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魏陽,遲疑的說道:「魏副校長……」

    老練的魏陽一眼就看出了陳一丹內心在想什么,他微微一笑,并不解釋,只是輕輕的從桌上拿起一疊紙遞給她,吩咐道:「小陳,我這里有一份黃強的詳細資料,妳來念一念,讓黃強看看有沒有什么遺漏的地方,然后補充、補充。」

    我聞言不由得一愣,詳細資料上面到底會說些什么呢?

    陳一丹知道這是學校的規定,對每一個在校的老師都要求有非常詳細的資料來備檔,于是連忙伸手接了過來,眼睛一掃,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由得瞟了我一眼,然后唸了起來。

    「黃強,二十二歲,廣東省韶關南雄人,出身農民家庭,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畢業于嘉誠大學中文系……特長和愛好有跆拳道、籃球、棋類、網路游戲、旅游、美女……」

    天啊!這是從哪里來的資料啊?居然連我喜歡美女也寫了上去,這不是害我嗎?以后我在學校里怎么泡美女?我心中叫苦不迭,卻看到陳一丹這個大美女射來一絲凌厲的眼神,還有魏陽含有深意的微笑,我的額頭開始冒汗了。

    「果然是一個大色狼,哼!」陳一丹心中暗想道。

    陳一丹繼續唸道:「口才極其了得,連續三年代表嘉誠大學勇奪全國大學生辯論賽第一名,對象棋、圍棋、五子棋均有很深的造詣,都獲得過國家級別的獎項……」

    「對心理學有很深的研究,曾經師從世界著名的心理學家兼催眠大師艾倫-格里一年,做過嘉誠大學心理學助教,對那一年的學習經歷比較難以查清,現在是中國心理學學會的會員……」

    「從高中開始就學習跆拳道更是其厲害之處,現在已經是黑帶四段,但是實力肯定超過黑帶五段,具體實力很難預測,他的跆拳道靈活多變、不拘成法,結合了各種搏擊手法,比如散打、拳擊、長拳等等……高中的時候打過十次群架,大學時候和同學李雄也打過十次架,實戰能力很強……」陳一丹唸到這里,不由得望了我兩眼,可是我正沉浸在自己的思考當中,要不然就能發現陳一丹眼中的異彩。

    我聽到這里,又是一驚,他們究竟怎么得來的資料?我練的跆拳道夾雜了很多別的手法在里面,這點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的啊!我自認隱藏得很好,除了打架之外,我一般使出的都是中規中矩的跆拳道,而且連我打了幾次架都知道,還真不是普通的厲害。

    我不由得望向魏陽,他只是看著我點頭微笑,并沒有說話,此時我對于學校的能力又多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這時陳一丹繼續唸道:「為人癡情,失戀過一次,現在有一個女朋友,在嘉誠大學讀商學院,但是似乎很有女人緣,有很多女孩喜歡他……」

    「停!」魏陽適時的叫了一聲,微笑的看著我說道:「好了,小陳,就讀到這里吧!」

    「嘿嘿……」我尷尬的笑著,心里對魏陽真是感激涕零,學校也太狠了吧!把我的事情都調查得那么清楚,不會專門請了私家偵探吧?那樣我豈不是沒有**了嗎?我想到這里,不由得一驚。

    陳一丹雖然聽從了魏陽的命令不再唸出來,可是兩只眼睛卻還死死的盯在資料上,一點兒都沒有要移開的意思,她越看越驚奇,越看越感興趣,心想黃強這個男人太深不可測了。

    魏陽看著臉上陰晴不定的我,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又哈哈大笑的解釋道:「黃強,我們是請了私家偵探調查過你沒錯,不過請你放心,你的這些資料目前只有我們三個知道,我們會絕對保密的,這只是作為學校對老師深入了解的一種手段,一般只有我才能知道,因為以后我會讓小陳好好的協助你,所以今天我也讓她知道了。」

    「嘿嘿!知道了,沒關系、沒關系。」我尷尬的笑道,心想原來是這樣,心里的一塊大石頭終于放下了。

    「憑你的情況,我決定安排你去上高三十班的課,這個假期算是實習期,如果你能勝任的話,到九月正式開學時就任命你為高三十班的班導師,怎么樣,有信心嗎?」魏陽笑咪咪的看著我,眼中有種捉摸不透的光芒。

    「咦?魏副校長這么重視我,剛來就讓我帶畢業班,是天上掉下的禮物嗎?可是我怎么總覺得他的眼睛里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啊?」我不解的暗想道,定定的看著魏陽的眼睛,幾分鐘過后還是沒有看出什么東西來。

    既然魏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只好說道:「多謝魏副校長的栽培,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陳一丹臉上一驚,心想高三十班?那可是學校的重點班啊!不過是重點問題班,從高一到現在不知道換了多少任班導師和老師了,每次都被這班學生搞得老師要嘛調班要嘛辭職,學校對此大傷腦筋,可是這班學生幾乎都有很硬的后臺,又不能開除他們,學校也是很無奈啊!

    「哈哈!好,我就知道小黃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我叫你小黃可以吧?」魏陽的臉笑得如同綻放的茶花一樣,豪爽是豪爽,可是眼睛閃爍間卻總有那么一絲奸計得逞的意味。

    「好說、好說,魏副校長,既然你都這么徹底的了解我,那么我也應該對學校有個詳細的了解吧?」我淡淡的說道。

    「好,小陳,妳給他講解一下學校的具體情況吧!」魏陽笑道。

    「好的,魏副校長。」陳一丹翻開手中的檔案夾,拿出一張紙唸道:「我們學校是李世明博士于二十年前創辦的,現有高中部和國中部,高中部在我們這個位置,國中部在校園的北邊。我們的辦學宗旨是一切為了學生的全面、可持續發展。」

    陳一丹頓了一下,繼續解說道:「學校有一正四副共五個校長,正校長是李世明博士,現在很少管學校事務了,魏副校長是管教學的,胡超胡副校長是管行政工作的……」

    「我們學校是私立性質的學校,以招收品學兼優的學生為主,但是我們學校因為得到很多大財團的支持,再加上學校的名氣大,所以得到很多達官貴人的垂青,也因此收了很多有問題的學生。」

    「我們學校國中部教師的月薪一般都是六千元,高中部教師的月薪平均在八千元,而高三教師有一萬元,因為你現在還在實習期,所以學校每個月給你五千元,實習合格后如果能擔任高三教師,月薪可達一萬元,其他獎金補貼除外。」

    「那不錯啊!」我說道,我心想一定要當上高三的班導師,這樣我才有錢去幫助孫雯。

    「好了,就介紹到這里吧!以后有問題可以直接找小陳,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去開會吧!」魏陽看了看手上的勞力士表說道。

    會議在行政樓的頂層會議室召開,里面坐滿了這次擔任高三補課的老師們,大家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竊竊私語,其實他們都在談論一個話題,那就是高三十班由誰來帶,從高一到現在,幾乎學校里的每個老師都害怕去帶那個班級,所以大家議論紛紛,猜測不已。

    「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怎么跟著魏副校長一起進來?不會是魏副校長的親信吧?」

    「誰知道啊!呀!他好帥。」

    「哇!好有型,笑得真甜。」眾人低聲的討論著。

    我跟在魏陽后面走進會議室,立刻感到所有人的目光一起集中向我射來,然后聽到人群中的議論聲。

    我微微一笑,目光掃視了四周一眼,將所有人都收入眼中,立刻發現左邊的角落里靜靜坐著一個女人,確切的說是一個年輕的美女。我的眼睛不由一亮,剛巧和她投射過來的目光碰了一下,我微微點了點頭,然后朝右邊角落的空位走去。

    「好了,大家都靜下來吧!下面請魏副校長講話。」坐在魏陽旁邊的一個中年婦女站了起來,有點嗲聲嗲氣的說道。我認識這個女人,是學校的教務處主任,當初我來學校面試就是她當考官的,并且也是她安排我試教的,今天的會議正是由她主持。

    「老師們,早安,今天我們召開這個會議是有關高三補課的分工安排,這一屆的高三學生基礎比較差,而明年的大學聯考又是實行改革以來的第一年大學聯考,所以任務艱巨啊……」魏陽洋洋灑灑、滔滔不絕的分析了這一屆學生的情況和明年大學聯考的嚴峻性。

    然后魏陽停頓了一下,隨即繼續說道:「今年我們學校引進了一個高材生,他就是嘉誠大學畢業的黃強老師,關于他的情況我就不多說了,讓他自己來說吧!小黃,你先我介紹一下。」

    「大家好,我叫黃強,今年才從嘉誠大學中文系畢業,以后還請各位前輩多多指教,我是什么樣的人,以后相處久了相信大家就會了解,我在這里多說也沒什么用,謝謝。」我站起來微笑著不卑不亢的講了幾句。

    魏陽微笑道:「好,小黃雖然才大學畢業,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能勝任高三的國文工作,望以后大家團結合作,在明年的大學聯考中再創輝煌成績!下面我就對具體的分工做個安排,高三一班班導師兼任物理老師雷小虎、數學老師李清明……」被魏陽唸到名字的老師就站起來,向四周點點頭,然后又坐下。

    這時坐在下面的老師們又開始騷動了,大家低聲的議論著,唯恐被安排到高三十班。魏陽的聲音就像一根巨大的鼓槌一樣,每唸一個名字便重重的擊打在每個老師的心房上,被唸過名字的人欣喜若狂,還沒有唸到名字的人心驚肉跳。

    我奇怪的聽著老師們的議論,看著他們欣喜或是擔心的神情,不禁心想怎么大家都視高三十班為洪水猛獸呢?我環顧四周,唯有那個坐在角落里的美麗女孩靜靜的坐在那里,既沒有欣喜也沒有擔心,就是靜靜的,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和周圍的其他老師們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

    一到九班的老師都唸了,被唸過名字的老師們臉上呈現難以抑制的興奮之色,熱烈的討論著,就像中了六**彩一樣,同時都轉過頭來看著我們這些被安排在十班的老師,眼中充滿同情的眼神,同時也隱隱含有一種悲哀,連陳一丹的眼色也是一樣。

    魏陽唸道:「高三十班的班導師兼國文老師黃強、英文老師鄒海風、數學老師龔茹……」

    「原來那個坐在角落的美麗老師叫鄒海風,還是我們班的英語老師,嘿嘿!有美女共事啊!」我想到這里,不由得開心的笑了。

    聽到魏陽的話之后,全場不禁嘩然。

    「這位老師,十班怎么了,怎么大家都不喜歡?」我推了推旁邊的一個男老師問道。

    「呵呵!有得你受的了。」旁邊的男老師說完這句話后就笑著不再說了。

    「這位老師,能說說十班的情況嗎?」我又推了推前排的一個男老師問道。

    「十班啊……都是一些垃圾,垃圾!」前排的男老師忿忿不平的說道。

    「好了,上課的安排就到這里,老師們還有什么意見嗎?如果沒有就散會了。」魏陽站起來,兩手一擺,讓大家靜下來,然后說道。

    大家當然沒什么意見了,于是散會,眾人三三兩兩的走出會議室。

    我故意落在最后面,因為那個鄒海風也走在后面,我連忙走上前去叫道:「鄒老師。」

    「嗯?」鄒海風轉過頭來看著我。

    哇!我終于看清楚美女的全貌,真可謂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鄒海風有一頭宛如瀑布的烏黑秀發、上圓下尖的典型瓜子臉,臉的上部嵌著一雙如黑寶石一樣的眼睛,有神而深邃,眼睛下面是一個高挺的鼻子,鼻子下面是一張稍微大一點兒的嘴巴,整張臉精致而典雅,五官搭配恰到好處,是上天的得意之作。

    根據我的眼睛看鄒海風的眼睛所形成的角度以及我和她之間的距離,我大概可以算出她的身高有一米六八,身材凹凸有致,在我認識的女人當中胸部算是比較小巧的,但是很挺,夸張的曲線從胸部像流水一樣傾瀉而下,落到腰間突然收縮,形成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接著曲線向外夸張的流瀉,形成一個人見人愛的翹臀,臀部并不大,渾圓小巧而翹挺,和她的身材形成和諧的搭配,是個苗條型的美女。

    此時的鄒海風穿著一套粉紅色的職業套裝,應該是屬于學校的制服吧?本來穿著職業套裝都是比較難以穿出個性,很難看到身材的完美模樣,因為那是配合全體人員而制作的,但是穿在她身上卻顯得那么的得體,一點兒都掩飾不住她完美的身材。

    我心想真是一個標準的衣架子,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比陳一丹還要漂亮一分,想不到短短的幾個小時內,在學校就見到了兩個絕世大美女,看來學校真是藏龍臥虎啊!能上她們就好了。

    「妳好,我是十班的班導師,我叫黃強。」我強忍住心中的感嘆,禮貌的伸出手去說道。

    「哦!黃老師好。」鄒海風也伸出粉嫩的小手和我握了握。

    好軟,綿綿的像云團一樣,好舒服,異樣的感覺讓我心中忍不住蕩起一絲漣漪。

    「我是今年才來的新老師,以后還請多多指教。」我微笑道。

    「不敢當、不敢當,黃老師說笑了,我也是才工作三年,以后大家互相學習吧!」鄒海風甜甜的笑道。

    「哦!那妳能說說十班的情況嗎?怎么好像大家都怕上十班的課啊?」我不解的問道。

    「我以前沒有上過十班的課,不過高一還沒分班的時候我教過這個班級的幾個學生,還是知道一些情況的。」鄒海風說道。

    「那說來聽聽,我想上課前先有個大概的了解。」我真誠的說道。

    鄒海風解說道:「高中部原來只有九個班,十班是高一第一學期從所有的班級中再分出來的班級,總共二十七個學生,都是學校認為的問題學生,在高一和高二的兩年間總共有過十個班導師,其他老師不知道換了多少,每個老師都待不長久,最長的也就四個月,總之大家都怕上十班的課。」

    「為什么?那個班的學生真的那么恐怖嗎?」我問道。

    「也許吧!不過我認識的那幾個學生本質并不壞,就是不愛學習,可是他們都有不少特長,你這個班導師可要有心理準備哦!」鄒海風提醒道。

    「呵呵!只是傳說罷了,我才不怕呢!不就是一群毛頭小伙子嗎?妳呢?怕嗎?」我不以為然的笑道。

    「你都不怕了,我當然也不怕,我相信沒有教不好的學生。」鄒海風有自信的說道。

    「好,那我們就一起努力吧!」我微笑著伸出手說道。

    「一起努力!」鄒海風也伸出手,兩只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四只眼睛緊緊的交織在一起,兩顆年輕的心都充滿朝氣,充滿對未來的期望,充滿應對挑戰、面對困難的信心。在這一刻我們已經互相信任了,我們的感情一下子進步了千萬里。

    「努力拼吧!黃強!」我在心里暗暗給自己打氣。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