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初為人師 上

獨孤尋歡2017-2-27 15:11:13Ctrl+D 收藏本站

    我再次踏進嘉誠實驗中學雄偉的校門,心中感到無比的自豪,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嘉誠市最好的學校的老師了,今天就是我踏上講臺的第一天,一下子從學生變成老師,角色的轉變讓我興奮不已。\w\

    早晨的空氣充滿了清風、花香和鳥語,顯得特別的清爽。我走在寬闊的道路上,享受著晨風以及這充滿朝氣的一切。

    我穿過種滿了荷花而且溢滿荷香的人工湖,來到廣場,正準備去自己的教室時,忽然發現前面有幾個人圍在一起,聽聲音挺混亂的,我不由得動了好奇心,決定走過去看看。

    我心想學校不是收了很多有錢有權人家的孩子嗎?像打架這種事情應該是很常見的吧?

    本來我不是一個愛湊熱鬧的人,但是現在我的身份變了,我不再是學生,而是一個老師,身為老師就不能像以前那么低調,應該好好地愛護每一個學生,有責任去教育和引導他們。

    我走上前一看,幾個流里流氣的學生圍著一個漂亮的女學生,一個頭發染成黃白兩色的學生正在調戲那個女生,旁邊也有幾個男學生在圍觀,有的漠不關心,有的幸災樂禍,有的義憤填膺,但是都沒有人上前制止。

    我內心暗罵道:“靠,這伙人也太囂張了吧!大白天竟然敢在校園里欺負女生,而且還是在教學樓下的廣場,欺負的還是一個漂亮的女生!我最見不得女人,尤其是美女受欺負,看來今天我不得不出了。”

    為首的那個學生歪斜著臭嘴,淫笑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小美女,問道:“吳霞,上次的事情考慮得怎么樣?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我、我……現在還小,還要讀……”那個叫吳霞的女生低頭著,一副唯唯諾諾、甚是害怕的樣子,一點兒都不敢反抗。

    “不小了,這里已經很鼓了,哈哈……”為首的學生大聲地淫笑著。

    “哈哈……一只手還握不住呢!”跟在為首的學生后面的那些人也放肆地大笑道。

    “你……你們……”吳霞眼眶里轉了許久的淚水終于忍不住了,兩行清淚從她的眼眶里溢出,帶著羞辱,沿著清秀的臉龐流下。

    “胡忠,你們不要亂來,這里是學校,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太沒有道德了?”

    圍觀的人群中終于有一個人發話了,義正詞嚴地指責道,是一個戴眼鏡的斯文男生。

    既然已經有人站出來了,我就將要狠狠地揍那幾個王八蛋的沖動壓抑住,看看現在的學生到底如何。

    “靠!你他媽的想做英雄啊?”

    “我操!我們老大在此辦事關你什么事?識相點的就滾遠點!”

    “小王八蛋,你知道我們是什么人嗎?你敢惹我們?”被稱為胡忠的學生還沒開口,他后面的那些混蛋就嘰里呱啦地大叫起來,兇神惡煞的像要把那個斯文男生吃掉似的。很顯然,他們之所以這么囂張是因為有后臺,在這所藏龍臥虎的學校里,隨隨便便一個學生都能搬出嚇死人的后臺來。

    斯文男生勇敢地說道:“我管你們是誰,總之這是學校,就不允許你們在這里放……”

    “啪!”很清脆的一記巴掌聲,正是胡忠出的手。斯文男生突然向后退,眼鏡也差點飛出去,人幾乎站立不穩,顯然胡忠出手很重。

    “你他媽的找死,我就成全你!”胡忠惡狠狠地說道。

    “啊!”吳霞驚呼一聲,眼看著那個勇敢地幫助自己的同學被惡人打了,自己卻一點兒都幫不上忙,被人圍著,也不能過去攙扶一下,不禁生氣地罵道:

    “你們這些流氓,就知道欺負人,流氓!”

    “打得好!老大這一巴掌真是英明神武。”

    “老大這巴掌簡直可以媲美降龍十八掌,虎虎生風、快如閃電、疾若迅風,只見影子不見掌。”

    “老大這巴掌打出了我們蝎子幫的風采,打出了我們蝎子幫的力量,也打出了我們蝎子幫的精神!”

    “我們對老大的崇拜就像泛濫的黃河之水,又像滾滾長江般滔滔不絕!”胡忠后面的跟班們馬上你一言我一語地拍起了馬屁,一唱一和的像在說相聲一樣,極像金庸小說中的丁春秋的徒弟們一樣,讓人聽了心里極不舒服,圍觀的同學有的已經跑到一邊去吐了。

    胡忠聽了很高興,指著那個斯文男生說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阿蛇,你來告訴這個臭小子。”

    “你給我站穩了,仔細聽著,我們老大是蝎子幫的老大,也是胡副校長的侄子,怕了吧?”胡忠后面閃出一個瘦小的男生趾高氣揚地說道,就好像他是胡副校長的侄子一樣。

    旁邊的學生都是一副了然的樣子,看來他們知道胡忠的身份,所以才不敢站出來幫忙。吳霞聽了臉上露出慌張的神色,他們都知道胡超的個性,睚眥必報,如果有哪里得罪了他,輕則讓你寫一百遍檢討書,重則開除你,就連剛才勇敢的斯文男生聽了也露出害怕的神色來,看來胡超在學校的權力很大。

    “怎么了,一大早就在學校鬧事啊?你們不怕老師嗎?”這時候輪到我出場了,主角總在適當的時機出現,我上前大聲地說道。

    “你又是哪根蔥啊?”胡忠看著我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不屑地問道。

    “呵呵!我不是蔥,你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我活生生的一個人你怎么會看到是根蔥呢?你是不是近視還是眼睛花了,要不要去看醫生?”我邪邪的笑道。

    “哈哈……”圍觀的學生忍不住發出了開心的大笑。

    “我靠!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沒事的滾到一邊去。”胡忠囂張地說道。

    “哦!原來你的眼睛沒病,是腦子有病啊!那就更要去看醫生了,不然腦子壞了可不好啊!”我還是笑瞇瞇地說道。

    “滾開,再不滾開連你一塊打了!”胡忠看著眼前這個威武英俊的年輕人,心中暗道:“看他的年齡比我要大一些,不像是學校的同學,以前根本沒有見過,長得這么精壯,又比我高出一顆頭,算了,還是不要惹他比較好。”胡忠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再三考慮之后還是決定放過黃強。

    我又笑道:“哦!我一般都是用走的,不知道怎么滾,要不然你們示范怎么滾給我看好嗎?”別人怕胡忠的副校長叔叔,我可不怕。

    人群中又是一陣轟笑,他們看到我這么大膽,都認為我也是有強硬后臺的,看到平時趾高氣揚的胡忠被我戲弄,他們覺得特別高興。

    “你他媽的別買弄口舌了,有本事我們就到樹林那邊去。”胡忠氣急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戲弄他這個蝎子幫幫主,但是他雖然囂張,也知道這種事不能鬧大,不然場面會很難收拾,畢竟他的叔叔只是一個副校長。

    我好笑地說道:“你這么想要滾啊?難道就不能等嗎?現在快上課了,如果你想算帳的話,就放學后到樹林里吧!”還有二十五分鐘就開始早讀了。

    “少廢話,怎么怕了?敢管閑事就不敢跟我們走嗎?”胡忠和他的跟班們異口同聲地說道,以為我剛才只是一時沖動出頭,現在知道后悔了而不敢跟去,連聲音都提高了八度。

    “這位同學,你還是不要管了……”斯文男生小聲地對我說道。

    “呵呵!沒事的、沒事的,快上課了,你們快去教室早讀吧!”我開心地說道,想不到這個斯文男生竟喊我同學,我有這么年輕嗎?

    “不準走!”胡忠又在亂叫了。

    “靠!真的好煩啊!像只瘋狗一樣,既然你這么急著想滾,就自己滾好了,否則的話我會讓你爬著離開的!”胡忠把我惹毛了,我轉過頭,雙眼放出兇光,緊緊地盯著他喝道,本來我是不想出手的,看來今天不出手是不行了。

    “操!你敢罵我?”胡忠氣得兩眼發紅、臉色煞白,大吼一聲后,突然一拳向我咂了過來,一直以來他都摸不清我的底細,所以讓我三分,現在終于忍無可忍了。

    “來得好,只要是你先出手就會省卻我以后很多的麻煩。”我內心暗想道。

    “嗤!”我冷笑一聲,雖然胡忠擊打在我身上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但是我又怎么會讓他擊中呢?就在他的拳頭離我的臉部還差五厘米的時候,我右手一動,閃電般地伸出,五指張開,抓住了他的拳頭,自然得好像是胡忠自己把拳頭放進我的掌中一樣。

    胡忠見我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以為這一拳發揮作用了,心里非常的開心,暗想道:“看來他是被我嚇怕了。”

    胡忠不禁笑了起來,可是,嘴角還沒有完全揚起的時候就僵住了,暗想道:

    “他怎么還在對我笑啊?他不痛嗎?咦?我的手好像不著力,啊!他抓住了我的手,怎么可能?怎么會有那樣的速度?”

    “操!”胡忠低罵一聲,右拳繼續發力,可是那些力道好像泥牛入海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一點兒都發揮不了作用。胡忠再繼續發力,然而拳頭還是紋絲不動,不能前進分毫,胡忠知道遇到高手了,這個時候才覺得黃強笑得太恐怖了,心里不禁害怕,于是大聲吼道:“上,快給我上!”

    跟在胡忠后面大約有六、七個跟班,都是奇裝異服、流里流氣,本來看到他們的老大出手,都非常開心,不停地喊道:“揍死他!揍死他!”幾個心里已經在醞釀如何拍馬屁了。

    可是胡忠這次卻讓他們有點失望,非但沒有擊中別人還被別人制住,他們聽到胡忠的呼救,大喊一聲,馬上舞動拳腳向我攻了過來。

    “嗤!”我又是一聲冷笑,眼中邪光更盛,而且臉上笑意更盛。

    “啊!”胡忠看到我的表情,不禁嚇得低呼一聲,還有更讓他心驚膽顫的事情呢!

    我的左拳“呼”的一聲,一記沖拳閃電般地打在沖最前面的第一個人臉上,他馬上雙手捂臉倒退,我不但讓他前撲變成了后退,還讓他的雙手沒空,并且撞在后面一個向前沖的同伴身上。

    就在我的左拳擊出的同時,我的右腳也沒歇著,閃電般地踢出兩腿,左右兩擊,一腳踢成了一個人的胸口,讓他倒飛出去;一腳踢在另一個人的下巴上,讓這個人頭一歪就倒在地上。

    左側有一個人攻了過來,拳頭直朝我的腦袋而來,我頭稍微后仰,避過這一擊,我的左拳這時已經收了回來,迅速往右橫掃出去,正中那個人的脖頸,那個人頓時一聲不吭地躺在地上。

    又有兩個人沖了過來,張牙舞爪的,我冷笑一聲,雙腳一蹬地,一個凌空飛踢,重重地踢在那兩個人的腹部,兩個身高一百七十幾公分的人馬上雙手捂住腹部,蜷成一團倒在地上。

    胡忠眼看我一個對付六個都如此輕松,心里不禁寒意頓生,眼看我凌空飛踢,覺得是掙脫我的手掌的時候了,于是右臂突然用力左右搖擺,一伸一縮,可是卻發現依然不能掙脫,就好像被磁鐵吸住了一樣。

    不到一分鐘,胡忠的六個跟班就已經沒有作戰能力了,我雙腳落地,輕松愉快地看著那些倒在地上“哎喲、哎喲”大叫的人,突然雙樣一瞪,兩道寒光如刀般刺在胡忠的心里。

    胡忠心里一驚,暗想道:“不會現在要打我了吧?”

    “哼!在我手心里想逃?”我冷冷地問道。

    “我、我……”胡忠說不出話了,支支吾吾的。

    周圍的學生都發出驚駭的目光,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心中暗想道:“天啊!這是什么人?輕輕松松就把七個人打得屁滾尿流的。”

    “他們都受苦了,你是他們的老大,能不用吃吃苦頭嗎?同學們,你們說是不是?”我感受到學生們的目光,很滿意,不由得喊道。

    “是!”圍觀的人群中爆發出興奮的聲音。

    “大哥,別打我,你饒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大哥……”胡忠臉色一變,向我哀求道。

    “你錯了,我不是你大哥,剛才我也說了,要讓你爬著離開!”我無情地說道。

    “我錯了、我錯了,你是大爺,大爺你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胡忠哭喪著臉繼續哀求道,和剛才那耀武揚威的樣子判若兩人,此時的他像一條落水狗一般。

    “除非你爬著離開!”我說道。

    “我、我……你放了我的手,我就爬著離開。”胡忠臉上陰晴不定,猶豫良久后終于下定決心。

    我輕輕地冷笑一聲,隨即慢慢地松開了手掌。

    “去死吧!”胡忠臉一變,右拳縮回的同時左拳迅速擊出。

    我眼中寒光一閃,剛松開的右手如閃電般地一探,再次迅捷無比地抓住胡忠的右手手腕,左拳擊出,蓄滿勁力的拳頭呼嘯而去,后發先至,在半路和他的拳頭重重地碰在一起。

    “砰!”胡忠感覺到這巨響就像在耳邊發生一樣,拳頭上傳來的劇痛沿著手臂迅速向全身蔓延。“啊!”胡忠大叫一聲,不停地甩著左臂,似乎要把劇痛甩出去一樣。

    我當然不想把胡忠的拳頭打廢,畢竟是在學校,但是我一定要讓他吃大大的苦頭。我冷笑一聲,縮回左拳,右手一拉一放,胡忠龐大的身子就拋了起來,然后重重地掉到地上。

    “砰!啊!”胡忠的身子在與地板親密接觸的同時,爆發出兩聲巨響。

    “好了,大家都散開吧!回去教室早讀吧!”我見事情已經解決,大家待在這里已經沒什么意義,于是要大家散開。

    “這位同學,謝謝你。”美麗的吳霞走了過來,低著頭向我道謝。

    “呵呵!不用謝,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我不想說我是老師,只好如此說道。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個班?”吳霞羞紅著臉問道。

    “哦!我叫黃強,是十班的。”我回答道,心中暗想道:“天啊!這個女生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是新來的嗎?我以前都沒有見過你。”吳霞終于抬起頭問道。

    吳霞很美,如早晨的太陽亭亭玉立地站在我的面前,臉如滿月,眼眸清澈澄明,鼻子筆挺,有種驚人的雕塑之美,純真無瑕,可愛至極。

    “嗯!快去上課吧!”我微笑道。

    “我是九班的,我叫吳霞,一起走吧!”美麗的吳霞向我發出了邀請。

    “哦!我還有點事,要去辦公室一趟。”我委婉地推辭道。

    “那我先走了,有空再見。”吳霞爽朗地笑了,開心地向教室跑去。

    “吳霞。”我在心里念著這個名字,她好美,真是人美名字也美,我看著吳霞的背影,不禁暗自感嘆著上天造物的神奇。

    “快滾吧!”我轉過頭看著地上的胡忠和他的跟班們,嘴一撇,喝斥道。

    “是是是,我們馬上就滾。”胡忠等人連忙答道。

    我不再看他們,轉身向辦公室走去,我還有最后一些工作要準備,這可是我人生的第一節課,又是問題班級,當然不能掉以輕心。

    “黃強,我會讓你為今天的事付出慘痛的代價!”胡忠看著黃強英俊高大、瀟灑無比的身影,咬牙切齒地在心中罵道。

    ************“叔叔,有人打我,你可要為我做主啊!”胡忠灰頭土臉的在他叔叔胡超的辦公室里哭訴道。

    胡超,三十八歲,嘉誠市人,長得瘦瘦的,顯得很精明干練。他的眼睛呈三角形,白多黑少,看起來陰險無比,面相書上對這種人的評價是:城府深,心計重,陰險狡詐。能以三十八歲的年紀當上嘉誠市第一大學校的副校長之位,除了他的心計深之外,后臺肯定也不小。

    “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學校打架斗毆?你說是誰把你打成這樣,我一定要讓他不死也脫一層皮。”胡超看著鼻青臉腫的胡忠,心疼無比,同時也怒火沖天。

    “那個人自己說叫做黃強,是新來的,就分在了我們班。”胡忠哭著說道,臉上涕淚四流。

    “黃強?十班?”胡超聽到這個名字,不由得想起了魏陽在校長會議上提到的十班班導師黃強,雖然昨天開會胡超沒來參加,但是從魏陽的話中聽得出他很欣賞那個叫黃強的新老師。

    “不會就是他吧?”胡超想到這個可能,沖動的心情突然平靜了下來,如果是學生的話,他有幾十種光明正大的辦法能折磨他們,甚至把他們趕出學校,可是如果是老師的話,他就沒什么辦法了,因為很顯然是胡忠的錯,他很清楚自己這個侄子的個性。

    “他不是學生,很可能就是你們十班的班導師。”胡超沉思良久后,把實情告訴了胡忠。

    “啊!那就更好治他了,老師打學生可是不允許的啊!”胡忠大吃一驚,想不到會是這種情況,如果黃強做了他的班導師,那還不把他吃得死死的,不禁更加害怕。

    “好了,以后你自己也要收斂點,我現在就讓人去叫他過來。”胡超說完拿起桌上的電話撥了起來。

    “那叔叔我去上課了。”胡忠收起眼淚說道,難以掩飾內心的開心,暗想道:“哼!看我叔叔怎么治你。”

    胡超看著桀驁不馴的胡忠,不禁陷入了回憶中。

    ************“嫂子真漂亮,我好喜歡。”年輕的胡超對著一個漂亮的女人說道。

    “小叔你不要這樣,我是你的嫂子啊!”漂亮的女人害怕地說道。

    “我不管,我就是喜歡,我天天都想著,嫂子,我要!”年輕的胡超用雙手壓著女人的雙手,把她逼得靠在墻壁上。

    “小叔,不要啊!不要啊!”女人看著紅了眼、滿嘴噴著酒氣的胡超哀求道。

    “嫂子,我要!”年輕的胡超把嘴重重地吻在了女人的小嘴上,兩只手粗暴地撕扯著女人的衣服。女人哭著、喊著、打著,可是她的力氣是那么的小,哪里掙脫得了呢?

    “好舒服啊!好爽。”年輕的胡超趴在女人光滑嬌柔的身體上拼命地做著活塞運動,最后大叫著趴在女人身上不動了。

    女人的臉上滿是淚水,如果不是平時對胡超太好,他也不會喜歡上她的,女人責備著自己,不久后女人就發現自己懷孕了,生了一個兒子,只有她知道這不是她丈夫的兒子,而是胡超的。

    胡超大學畢業后就回到嘉誠市工作,為了彌補對哥哥、嫂子的歉疚,到了胡忠上學的年齡,就把他從鄉下帶到城里來,可是平時胡超工作忙碌,根本沒有時間管他,不知道什么時候他竟然變壞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