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 校園艷事

獨孤尋歡2017-2-27 15:12:35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姚瑤走出酒吧,我們沿著一條小路走在她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她拉著我的手親昵地問東問西,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老師,你剛才打架好厲害,是不是學了什么武功啊?”姚瑤好奇地問道。

    “是啊!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四段哦!”我得意地說道。

    “哇!那你教教我可以嗎?我學會了就不害怕流氓欺負我了。”姚瑤聽了更是手舞足蹈,好像已經成為高手一樣。

    “可是你不是很忙嗎?哪里有時間學呢?況且現在又是高三了,學習時間那么緊迫,等考上大學再說吧!”我委婉地拒絕道,有點怕姚瑤纏著我。

    “不要,我要學嘛!”姚瑤聽了把我的手臂搖得像秋千一樣,兩眼水汪汪的看著我,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疼惜,不忍拒絕。

    “好吧!就依你,不過得安排好時間再來哦!如果影響了你的學習,就馬上停止,這樣可以了吧?小丫頭。”我無奈地說道,美女的請求總是讓人難以拒絕,何況是我這個大情圣呢?

    “哼!不準叫我小丫頭,我可不小了,你看我哪里小了?”姚瑤對著我挺起嬌軀,嬌蠻地說道,簡直就像一個百變魔女,一會兒清純,一會兒嬌蠻依人。

    “是嗎?那我倒要仔細看看哦!”我開玩笑地說道。

    “看就看,還怕你嗎?”姚瑤嬌聲說道。

    此時我仔細地看著姚瑤,說實話,姚瑤已經發育得很好了,高三的她身高有一米六七,穿著性感的皮裙將窈窕的身姿暴露無遺。胸部豐滿高挺,輪廓明顯,但是兩點并不是很明顯,顯然是含苞待放,欠缺的是開發而已。兩條**修長健美,看起來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美女,怪不得會被那些小混混糾纏。

    “嗯!有點大。”我右手摸著下巴,一半是認真一半是裝出來的色色地評論道。

    “老師,你壞死了。”姚瑤想不到為人師表的我會真的說出來,女兒家害羞的本質馬上露了出來,揚手就要來打我,內心確實莫名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欣喜。

    “哈哈!小丫頭還知道害羞啊!來啊!來打我啊!”我笑著跑開了。

    “被我逮著看我怎么修理你。”姚瑤嬌嗔著從后面追來。

    響亮的笑聲回蕩在寧靜的夜空下,透露出無限的開心與愉悅。我跑了一段路后,停了下來,笑嘻嘻地看著追上來的姚瑤。

    “呵呵!我逮著你了。”姚瑤兩手抓著我的手臂,開心地搖啊搖。

    “那要怎么修理我啊?”我微笑地看著她問道,和她斗嘴也事實一件挺享受的事情。

    “我要、我要……”姚瑤說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粉嫩的小臉倒是憋得通紅,像顆紅紅的大蘋果一樣,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而且豐滿的酥胸急遽地起伏著,充滿極大的誘惑。

    我看著嬌俏可人的姚瑤,忍不住心神蕩漾起來,這個小美女的殺傷力真是大,連見過大場面的我也禁不住心猿意馬,如果再成熟一點兒,殺傷力絕對不亞于一顆原子彈,是一個很好的情人。

    我的欣賞沒有持續多久,美女說出讓我差點摔倒的話:“我就……我就告訴別人你非禮我,我還要大聲喊你的名字……”

    我一把拉過姚瑤,急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因為她越說越激動,幾乎是喊出來的,好在剛才過去的幾個人走得有點遠了,否則引來很多人,我就有口莫辯了,更何況姚瑤此時整個人擠在我懷里,剛才我情急之下,一下就把美女拉進懷里,如果有人看到這個場面,不用她喊,也會有人認為是我非禮美女。

    姚瑤從來沒有和年輕男子如此零距離地接觸過,我身上散發出的雄性荷爾蒙讓她不由得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起來,臉也紅暈起來,心“怦怦”地跳起來,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只覺得好舒服,那股男人的味道讓她有點醉了。

    “嗚……”時間一久,姚瑤到呼吸困難,嘴巴被我捂住很不舒服,不由得開始掙扎起來。

    姚瑤這一掙扎,那玲瓏有致的身軀、高挺的乳峰在我的身上磨擦著,帶給經驗豐富的我一種非常熟悉的異樣感覺,然而姚瑤的感覺比我更強烈,女兒家從未被人觸碰的酥胸完全擠壓在我的胸前,掙扎摩擦帶來的陣陣酥麻感覺,讓她全身無力,本來就掙扎不了的她,此時更是直接貼在我身上。如果說剛才她是想掙脫我的懷抱而掙扎的話,此刻的她就是為了那酥麻的感覺而在不自覺地摩擦了。

    我感覺到姚瑤越來越劇烈的動作,不由得低頭去看她,只見她滿臉通紅,吐氣如蘭,酥胸起伏,媚人至極,一個絕色的美女在你的懷里,而且還是這樣一副嬌顏,你會怎么樣?別人怎么樣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樣我還是知道的。

    我放開捂著美女檀口的手,露出讓人迷醉的紅唇,心神一蕩,忍不住低頭吻住她,根本沒有想到她是我的學生,我是她的老師,我只覺得此刻我要擁有她、要品嘗她。

    姚瑤只覺得大腦突然一片空白,錯愕、羞澀、喜悅一起涌上心頭,帶來從未有過的頭暈目眩,這讓她暫時失去思考能力,也失去對身體的支配力量,渾然不覺在我的動作下,她的牙關被我攻破,舌頭也被我攪動起來。

    我的嘴一碰上姚瑤那美麗紅潤的小嘴,只覺得滿口芳香,處子的香氣撲面而來,這樣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下意識的動作變成了主動出擊,伸出舌頭趁她不備攻破她的防線,進入她的嘴內,盡情地挑逗她,與她的丁香小舌糾纏起來。

    我樂此不疲地吸吮著姚瑤的津液,同時和自己的交換,沒多久就讓她呼吸更加急促,無法控制的在我的懷里扭動起身子來,磨得我欲火大盛,動作越來越激情了。

    過了好一會兒,姚瑤才反應過來,可是此時我的舌頭已經在她的嘴內靈巧地攪動著,盡情地挑逗她的舌頭,一陣陣比剛才更加激烈、更加清楚的酥麻感宛如波浪一樣不斷沖擊著她的神經,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墜入一片無邊的欲海中。她的意識漸漸有些迷失,只想一直這樣被吻著。

    哪個少女不懷春?姚瑤沉醉在我的親吻中,忘記了反抗,甚至扭動起身體,心里漸漸升起一種燥熱想要發泄,卻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只好熱情地回應著我的親吻,羞澀的小舌也開始慢慢地移動著,和我的舌頭嬉戲追逐。

    我輕輕松開一只抱著姚瑤的手,慢慢地移到她的胸前,爬上她飽滿的雙峰。

    雖然是隔著衣服,但是我仍然感覺到乳峰的飽滿,幾乎是一手難以掌握,和丘心潔的差不多大,如果再長幾年,也許會比丘心潔的還要大一點兒吧?

    在我的手掌觸碰到姚瑤胸前的軟肉時,她宛如觸電一般,嬌軀不自禁地一顫,嘴上“嚶嚀”一聲,完全癱軟在我懷里,女兒家的矜持讓她喃喃地說道:

    “別……別碰那里,不可以的。”

    姚瑤美顏酡紅,星眸半啟,吹氣如蘭,這樣的語氣,這樣的眼神,與其說讓我停止,不如說在鼓勵我繼續。

    其實姚瑤心里很喜歡被黃強摸著,可是女兒家的矜持與羞澀讓她羞于說出那樣的話來。從黃強為她阻攔小混混到大戰小混混這么一段短短的時間里,她的心就已經被他俘虜,雖然她那對秀乳是不能隨便給男孩子碰的,但是她愿意讓黃強碰,也喜歡讓他摸。

    根據我豐富的經驗,我知道姚瑤此時說出的拒絕根本就是下意識的,并不是她的本意,所以一點兒都不在乎,反而變本加厲,連開始的那點顧忌也沒有了。

    她明顯已經動情,此時不過是欲拒還迎而已,于是她話音剛落,我的一只大手就覆上了一個椒乳,用力地揉搓著。

    “啊!”姚瑤的喉間發出一聲含糊的低呼,身子突然僵硬起來,一道神奇的電流從乳峰迅速地傳遍全身,好一會兒后身子才恢復柔軟,嬌軀開始扭動,喉間不斷地發出“嗚嗚”的低呼。

    雖然隔著衣服撫摸,手感差了很多,可是姚瑤的乳峰傳來的軟綿感覺仍然讓我興奮不已,加上她屁股的扭動、下體緊貼著給我莫大的刺激,我的胯下自然有了男性的反應,睡龍迅速地從酣睡狀態驚醒過來,驚喜地發現美麗的處女身子,不禁昂然振奮,抬頭隔著褲子頂在姚瑤的小腹上,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探視對方的洞穴。

    姚瑤突然感覺到小腹處有根硬硬的棍子頂著,感到很不舒服,于是伸出一只手到下面想要把棍子撥開,卻怎么也撥不開,她用手一抓一摸,突然發現那根棍子是從我的下體伸過來的,而且粗大無比,不由得移開我的嘴,驚呼道:“啊!

    你怎么……”

    姚瑤忽然清醒了過來,連忙用力推開我,兩眼奇怪地盯著我的下體搭起的巨大帳篷,眼中充滿了驚訝和好奇,盡管她剛才迷醉在我的攻勢里,讓我的魔爪觸摸了她的酥胸,但是在關鍵時刻,她還是清醒過來,在她的思想里,仍然不能接受這么大膽的舉動。

    姚瑤這一連串舉動讓我感覺好像被一盆冷水從頭淋下,頓時清醒過來。我在**正盛的時候忽然被打斷,盡管有些懊惱,但是也沒有強迫她,畢竟她是我的學生,身為老師怎么可以對自己的學生性騷擾呢?剛才純粹是性沖動,現在清醒了當然不可以再繼續下去。

    我看著滿臉潮紅、**還未完全消退的姚瑤,突然感到不好意思起來,心想會不會對她造成傷害呢?她會不會認為我是壞人、認為我是一個大色狼?如果她告訴學校、告訴同學,我以后怎么在學校混啊?

    我想到這里,心突然不安起來,低著頭說道:“那個……這個,我、我……不好意思,剛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捂住嘴巴,姚瑤很大方地說道:“沒事,我知道的,老師不用說對不起,我不會怪罪老師的,老師不要放在心上,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吧!”她看到我內疚得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不自覺的有點心疼,連忙安慰我。

    “我怎么會怪罪你呢?老師,我喜歡你還來不及,只是我一時接受不了,總有一天我的身體會獻給你的,老師,我愛你!”姚瑤在心里說道。

    “好,謝謝,我還是快點送你回家吧!”既然姚瑤不計較,我就安心了,連忙轉移話題,但是剛才和她如此親密地接觸,以后能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嗎?

    “好。老師,我們走吧!”姚瑤笑道。

    我們大約再走了二十多分鐘,來到一個比較破舊的社區,姚瑤凝視著我的眼睛,溫柔地說道:“老師,我到了,謝謝你。”

    “不用謝,這是老師應該做的。”我微笑道。

    “老師,我喜歡你。”姚瑤突然踮起腳尖,在我的臉上輕輕地一吻,然后嬌羞地說了這么一句話,就跑上樓去了。

    我撫摸著自己的嘴,愣在原地,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姚瑤說的話,心中又是驚又是喜,既然她喜歡我,看來很快我就能收了她做我的女人,我想到這里,不由得開心地笑了。

    ************夏蟲在低鳴,月牙暗淡無光,點點繁星恰似無數只眼睛在泛著暗冷的光芒,整個校園顯得格外的寧靜,在夜色的掩蓋下,正上演著無數的丑事和壞事。

    我送姚瑤回家后,并沒有回到我的小窩,我想回去都快兩點了,而明天早上七點半就是我的早讀課,一來一回也睡不了幾個小時,干脆回到學校,打算在辦公室就著辦公桌睡一晚。

    我避過學校的保安人員,從一處墻壁翻過墻進入校園,看到胡超的奧迪車就停放在行政樓前面,而且我還發現行政樓的大門沒有鎖上,于是我便走了上去。

    行政樓有一條通道是通向辦公大樓的,而且難是一條捷徑,這都是為了便于行政領導者在兩棟樓之間往來所設計的。

    當我走上三樓的時候,“咿呀、咿呀!”突然從四樓傳來輕微的響動,“難道有小偷?”這是我腦袋中的第一反應,我暗想道:“哼!今天有我在,算你倒霉,你會后悔在祖宗面前少燒了幾炷香的。”我輕輕地走上四樓,躡手躡腳地朝聲音的來源走去。

    “啊……好舒服,超哥……用力操我吧!騷洞洞喜歡你插,啊……”靜靜的四樓突然傳來響亮的**聲,聲音充滿了淫蕩的味道。

    “寶貝,我……要插死,干死……”一個熟悉的聲音喘息著說道。

    我搖搖頭,新中暗想道:“是誰這么晚了還在此偷情?哪里不好去,偏要躲在學校,現在的旅館、酒店這么便宜,隨便找一家都可以放心地干啊!真是搞不懂現在的人。”

    我心想有免費的A片看看也不錯,我倒要看看是哪對狗男女在偷情,于是我一個一個房間找過去,終于找到某個房間里傳來大聲的**聲和桌子的“咿呀、咿呀”聲,我藉著微弱的夜光一看,原來是胡超的辦公室。

    難怪會在樓下看到胡超的汽車,原來是躲在這里告女人,想不到一點兒都不起眼的胡超還挺風流的嘛!不知道搞的是什么女人,是學校的女老師嗎?

    “超哥,你好厲害……嗚!**好大……頂得我爽死了……嗯哼……再用力點……再操快一點兒……啊哼……”那個女人大聲地呻吟**著,看來正是干得熱烈的時候。

    我聽到這么淫蕩入骨的叫聲,不由得感到身子發熱,心中慢慢地開始滋生一種沖動,男人的沖動。

    房間里只透出一點兒微弱的燈光,門并沒有反鎖,我輕輕地推開一絲門縫,一只眼睛往里一瞧,外間并沒有人,燈光從里間透出,真是天助我也,正好進入屋里偷窺。我輕輕地推開門,走了進去,同時從褲子口袋里掏出可拍照、攝影的手機,如此美景怎么能不留影紀念呢?

    我躡手躡腳地推開里間的門,從一點兒門縫看到里面的一張小床上有兩個赤身**的男女,他們正喘著粗氣,那個男的是胡超,女的好像在學校見過,但是印象不深,不過確實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大美人。

    胡超躺在床上,那個美女跨坐在他的上面,兩手撐著胡超的胸膛,正一上一下地劇烈起伏著,一頭烏黑的秀發亂甩,像風中的柳絲一樣,我打開的那絲門縫正好對著他們的斜側面,所以能很清楚地看到那個美女。

    只見她秀麗的臉龐有點大,但是皮膚很白皙嫩滑,彎彎的柳葉眉下的兩只丹鳳眼此刻這個閉著,顯得媚態十足,高挺的鼻子一張一縮的,兩片小巧的紅唇時而緊咬,時而半張,淫詞浪語正從里面發出。

    美女白嫩的脖頸顯得有點細長,胸前的兩個乳峰高聳渾圓,錢幣大小的乳暈上點綴著兩顆紫色的蓓蕾,此刻這兩顆傲人的肉球正隨著急遽起伏的嬌軀而瘋狂地搖擺著,就像撥浪鼓一般左右上下晃動著。

    美女那平坦的小腹下面隱約可以看見從兩人接合處露出來的黑色芳草,肥大豐滿的圓臀此刻正一上一下地挺動著,發出“噗滋、噗滋”的陰靡之音,誘人至極。

    美女美麗的身子在胡超的身體上劇烈起伏挺動帶給我強烈的視覺沖擊,實在太美、太刺激了,我連忙按下手機的按鍵,將胡超和美女的臉龐清晰地拍下來,拍了十來張之后,我按下攝影按鍵,將他們刺激的畫面錄下來。

    我體內的燥熱越來越讓人難以忍受了,心中的欲火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燒得更旺,胯下的巨龍已經興奮地出鞘了,躍躍欲試,我極力控制住內心的沖動,等待最佳的時機。

    “超哥……嗯哦!喜歡搞我嗎?”美女一邊賣力地挺動著,一邊膩聲地問道。

    “喜歡,我最喜歡搞你的**了,你的**好緊哦!啊……用力夾……對,就是這樣,啊……夾得我好爽啊!”胡超的表情好像要升天了一樣,無比享受。

    我不禁暗罵道:“他母親的,他在享受,老子卻在忍受這非人的折磨,真恨不得馬上沖進去一把推開他,讓我來搞這個不可多得的大美女。”

    “超哥……那你什么時候讓我做主任啊?我不想做團委書記了。”美女嬌聲問道。

    我心想原來是一場交易!這個美女是學校的團委書記王婉芬,難怪這么漂亮,聽說這個王婉芬原本是歌劇團的團員,因為生活作風問題被辭退了而來到嘉誠實驗中學。

    “很快的,下次校長會議上我就會提出來,寶貝,放心,我答應的事肯定會做到,現在就讓我好好地服侍你吧!下來趴著,我要從后面來。”胡超躺下幾分鐘,體力基本上恢復了,所以又想主動出擊,他說完下體猛然向上狂頂了幾下,以表示他現在能大干一場了。

    王婉芬從胡超身上拔出身子,發出響亮的“噗滋”聲,隨之從她的下體流出一大股淫**。

    “我一定要搞王婉芬,而且現在就要搞!”我的腦中突然迸出這么一個念頭,心中的欲火已經不受我控制,巨龍在褲襠下強烈地抗議著,粗硬得像根灼熱的鐵棍,需要用淫**來讓它冷卻。

    第六章得到性奴“哈哈!兩位真有雅興啊!在如此良辰做如此美事,怎么能少了在下呢?”

    我突然推開門說道,手中的手機“嚓嚓”地連拍了幾張照片,將兩個人驚愕恐慌的生動表情完整地拍了下來。

    “啊!”王婉芬驚叫出聲,自然的反應就是想扯件東西遮蓋住自己的**,卻什么也沒有扯到,只好雙手抱胸的縮到床角,驚慌地看著這個突然闖進來的陌生人。

    “你是誰?你想干什么?”胡超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到了,低著頭縮在床上戰戰兢兢地問道,胯下的小弟弟受到驚嚇馬上變得軟綿綿的,從此變成心理性陽痿,久治不愈,這是后話。

    “哈哈!我們尊貴的胡副校長,你連我都不認識了啊?”我大笑道。

    “啊!黃強?怎么是你?你想干什么?”胡超覺得這個聲音有點熟悉,抬頭一看,在自覺地咆哮著。

    “嘿嘿!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發表一下我的攝影作品。”我晃了晃手中的手機說道。

    “不要啊!我求你不要啊!你要什么條件我都答應,只求你不要傳出去!”

    王婉芬帶著哭聲哀求道,如果被傳出去,以后她要怎么在學校立足啊?

    “你要多少錢?你說。”胡超這個時候冷靜下來了,問道。

    我心中暗想道:“我怎么沒有想過要敲詐一番呢?哎呀!我真是笨,既然他提醒我,當然要他出點錢,至少能幫幫小雯,還能賺點生活費,該要多少呢?他做副校長一年的薪水至少也有四十萬吧!加上暗錢一年最少也有一百萬,那就跟他要一年的薪水好了。”

    “給你一百五十萬可以嗎?”胡超看到我不說話,只是冷笑,以為是在等他開口,所以馬上報了一個數目。

    想不到胡超給的錢已經超出了我的預算,看來這個小子一年的收入還不止一百萬。

    “兩百萬怎么樣?”胡超以為我嫌少,又加了五十萬。

    “那好吧!既然胡副校長你這么有誠意,我就答應你好了。”我說著心里直偷笑,但是我不能表露出來,只好裝作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那就請你把那些照片刪除吧!”胡超提出了要求。

    “嘿嘿!我可沒答應你要把照片刪除哦!”我邪笑道。

    “你剛才不是答應了嗎?”胡超有點受騙上當的感覺,心里氣得想吐血了。

    “我剛才只是答應你不張揚出去,何況這些照片這么精彩,我要留著一個人慢慢欣賞,而且這位大美女還沒開條件呢!你說是不是?我美麗的書記。”我說到最后,微笑地看著王婉芬。

    “你想要多少錢,我可沒有那么多錢,最多給你五十萬。”王婉芬擔心地說道。

    “我不要你的錢,我要……”我的語聲一停,隨即一掌擊出,打在胡超的后頸上,胡超頓時暈了過去。

    “啊!”王婉芬嚇得尖叫一聲,驚恐地看著我,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

    “我要干你,過來,用嘴巴給我舔。”我的語氣突然變得嚴厲起來,大聲地命令道。

    “是是是。”王婉芬想不到我會提出這么一個要求,內心倒是松了一口氣,暗想道:“還好你不要我的錢,你想要我的身體,就給你吧!我要讓你迷戀上我的身體。”

    王婉芬裝作害怕的樣子爬了過來,看見我的下體頂起那么大的一個帳篷,不由得兩眼放光,驚喜的在心里贊嘆道:“哇!好大啊!”她用顫抖的雙手拉開我的拉鏈,脫下我的內褲,有點急切地想知道我的究竟有多大。

    我的下體終于沒有了束縛,巨龍高興地彈跳起來,昂著巨大的龍頭耀武揚威的暴露在空氣中,看著這陌生的環境。

    “哇!”王婉芬再次發出驚嘆,看到我的龐然大物,不由得倒抽哦口冷氣,只見那圓圓的龍頭有雞蛋那么大,閃著嚇人的猩紅,粗大的龍身像自己的小臂一樣。

    “真是一根寶物啊!它肯定能滿足我。”王婉芬在心里贊嘆道,情不自禁地愛上我的巨龍。

    我看到王婉芬臉上的表情變化,就知道光是巨龍的外表便已經征服了這個**的心,待會真刀真槍地干她的時候,我敢保證她會徹底臣服于巨龍之下,心甘情愿做我的性奴。

    王婉芬張開櫻桃小嘴,先伸出丁香小舌在龍頭上舔了起來,軟軟的小舌沾著濕濕的唾液輕輕在龍頭上劃過,漾起一絲絲電流似的快感。她伸出兩只手緊緊地握住龍身,舌頭在經過多次的試舔之后,已經由慢轉向快,并發出“吱吱吱”的聲音,丁香小舌在龍頭上如狂風暴雨般地掃蕩著、卷舔著。

    王婉芬吹蕭的技術可以說是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令我的身心完全沉浸在這**的快感中,先前累積沒有發泄的**此刻得到完全的釋放,巨龍在王婉芬靈活的小舌下歡快地跳動著。

    “啊……嗯哦……”從巨龍傳來的酥麻感令我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原來是王婉芬正在努力張大自己的小嘴,想把巨大的龍頭含進嘴里,經過艱辛的努力,她終于把整個龍頭完全包含住,可是她卻再也動不了,舌頭根本沒有空隙可以移動。

    我看到王婉芬的表情,知道該是我出擊的時候了,于是我用雙手扶著她的頭部,慢慢地抽動巨龍,龍頭和她的嘴緊緊地摩擦著,那種感覺就像是在炎熱的夏天喝了一口冰涼的飲料一樣,舒服極了。

    “嗚嗚嗚!”王婉分從喉間發出嗚咽聲,暗想道:“一點兒快感都沒有,如果能插下面感覺肯定不一樣,一定會爽死了。”

    我慢慢地抽動了十幾分鐘,王婉芬的小嘴終于熟悉巨龍,能夠自由地進出,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在她的津液的潤滑下,發出“吱溜、吱溜”的聲音。

    “啊……好脹,舒服死了……哥哥……我下面好癢……好癢……”王婉芬終于苦盡甘來,在巨龍離開她的嘴巴時**起來,并伸出左手到自己的下面撫慰起來。

    “下面臟,我要插你的小嘴。”我惡狠狠地說道,同時用力一挺,巨龍深深地插到她的喉嚨深處。

    “嗚嗚嗚……”王婉分痛苦地呻吟著,用右手抓緊巨龍,然后吐出龍頭,伸出舌頭在龍身上卷舔起來,時而把龍頭含在嘴里,時而吞沒龍身,使出了渾身解數。她知道只有把我哄得高興了,她的下面才能嘗到巨龍的滋味。

    我不禁暗想道:“他母親的,王婉芬簡直可以去**了,吹蕭的技巧真是無與倫比,和專業的雞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半個多小時過去,王婉芬的小嘴已經有點紅腫,舌頭也開始變得麻木,可是我的巨龍還是那么的堅挺、硬熱,從來沒有人能在她全力施展下超過十分鐘,她內心是越來越驚嘆了。

    其實我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巨龍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禮遇,如果不是我極力忍住,也許早就繳械投降了。我又堅持了十來分鐘,但是在堅持了這么久之后,巨龍那里傳來的酥麻癢爽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如巨浪一般沖擊著我的大腦,一波又一波,一浪高過一浪,我不行了。

    “啊……”我高聲大叫起來,無盡的快感霎時傳遍全身,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我用力地在王婉芬的小嘴里**了幾下,一股巨大的精液倏地從小腹深處噴涌而出,經過龍頭噴射進王婉芬的嘴巴里,連續好幾下,全部射了進去。

    王婉芬的小嘴都裝不下了,大量的乳白色精液從里面流了出來,她用手指把那些精液抹進嘴里面,喉嚨“咕嚕、咕嚕”的連響,把精液吞了下去,末了還用微笑的表情看著我,淫蕩極了。

    王婉芬吞完精液后,用玉手抓住還未疲軟的巨龍放在嘴巴里面,對著龍嘴用力地吸啊吸,把最后的一點點精液都吞食干凈。

    “真是**!”我從桌上抽出一張紙巾把巨龍擦干凈,鄙夷地看著王婉芬罵道。

    “我就是**,我想要你干我,我想要你操我下面。”王婉芬星眸半啟,淫蕩地哀求道。

    “好啊!想要我操,那以后就做我的性奴好了,我保證把你操得舒舒服服的,操了還想操,愿意做我的性奴嗎?**。”我把巨龍放回到褲子內,拉上了拉鏈說道。

    “我愿意,只要主人肯操我,芬芬愿意做你的性奴。”王婉芬連忙點頭答應。

    “那以后只有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就叫我主人,我有空會去搞你,但是現在我累了,要休息,再說你的下面剛剛被他操過了,很臟,等明天你的下面干凈了,我再抽個空好好地操你吧!”我指了指暈倒的胡超說道。

    “主人,可是我的下面好癢,好想要你操嘛!你就大發慈悲操操我嘛!我好想……”王婉芬繼續哀求道,燃燒的**讓她難受死了。

    “敢不聽我的話?”我眼角一揚,厲聲問道。

    “芬芬不敢!”王婉芬趕緊說道。

    “自己用手解決吧!我走了。”我說完轉身走出了胡超的辦公室,后面開始傳來沉重的喘息聲和“噗滋、噗滋”的聲音,想必王婉芬已經開始**了,正自己插得歡快呢!

    ************一大早我就醒來了,辦公桌太硬,讓我全身酸痛。我打了一遍太極八章,出了一身熱汗,這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課,可是身體還是有點僵硬,看看時間還早,決定出去跑步。

    我曾經要求魏陽給我安排一間房,好讓我住在學校,魏陽當時讓陳一丹替我安排,不知道陳一丹有沒有辦好?住在學校很方便,每天可以省卻跑來跑去的煩惱,又可以趁機親近、觀察學生,更重要的是能親近學校那些漂亮美麗的女人。

    我一邊慢跑一邊遐想著,不禁陶醉在自己的美麗設想中,笑出聲來。

    我不知不覺跑進一個公園里,在這美麗的清晨,很多人都在鍛煉身體,不過更多的是老年人,那邊是身著紅衣的一些老奶奶在跳扇子舞,彰顯著她們對生活的熱情,另一邊的一些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奶奶在練太極劍,一招一式都極其緩慢,符合請心清凈的道家精神,整個公園就像是一個運動場,每一個人都在忙碌著、運動著。

    我跑累了,在公園里一個偏僻的角落停了下來,用毛巾擦著如雨的大汗,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終于渾身舒泰了,出汗的感覺真好,就是爽!

    突然我感覺到一絲內力在周圍形成的磁場,只有練武有內力的人才能感覺得到。我抬頭一看,不遠處的空地上有一個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人正在打太極拳,內力是他散發出來的。

    雖然老人并沒有運用內力,可是長期以來形成的習慣讓他在一舉一動之間自然而然地散發出內力,盡管他已經運功封住內力不讓他外泄,但是深厚的內力還是有一些散發出來形成內力特有的磁場。

    這不由得讓我注意起老人來,只見老人渾身是白色的,不但衣服是白色的、練功鞋是白色的,就連頭發也是白色的,然而面容卻很紅潤,皮膚也不像一般老人那樣粗糙。

    “鶴發童顏。”我的頭腦中馬上聯想到這么一個詞,老人的身子看來極其硬朗,動作招式和我學過的簡易二十四式太極拳有點不同,在他手中宛如行云流水般,有說不出的流暢,深得太極無物不圓、無招不圓的道理。

    記得我以前的師父在教我跆拳道的時候就和我說過,跆拳道是韓國人借鑒中國的拳術和日本的空手道而創造出來的,而跆拳道的精神和本質就是中國的太極拳精神,所以大學的時候我才去練太極拳,可是卻只懂得太極拳的一點兒皮毛,而且學的只是被簡化了的二十四式。不過我還是將太極拳的一些動作及精神融在我的跆拳道著,使得我的功力突飛猛進,實力遠遠高過我的黑帶段位。

    既然現在碰到了真正的太極拳,我當然忍不住細心觀察,目不轉睛地留心起老人的招式來,漸漸地沉浸在太極拳的世界里,并沒有想到我這是在偷藝,犯了練武人的大忌。

    “噓!”老人打完最后一個收勢,兩腿并立,雙手緩緩放下,滿慢地呼出一口濁氣。

    老人看到我還在沉思,微微一笑,向我緩緩地走來,其實早在我看他的時候他就注意到我的存在,也察覺到我身上的內力,而且還知道我在偷藝,但是他向來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而且喜歡獎掖后進,所以一點兒都不在意,況且太極拳不是想偷學就能偷學的來的。

    老人暗想道:“嗯!不錯,現在這個社會能如此好學的年輕人實在太少了,而且看他的面相,英氣內斂,自有一股王者之氣,卻又能灑脫不羈、穩重大方,將來必定是一個人才,一個呼風喚雨的王者。”老人停在我身前,仔細打量著沉思中的我,多年來如枯井般無波的內心出現了不少的震動。

    “太神奇了,無招不圓就能夠四兩拔千斤,圓的接觸點是最小的,受到的力道也是最小的,所以太極拳的防御是最好的。”我暗想道,忍不住高興的跳了起來,卻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老人。

    “啊!”我差點兒撞到老人,不由得手忙腳亂,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武家大忌,不由得面紅耳赤,就好像小偷偷東西當場被抓到一樣,異常尷尬。

    我低垂著頭,準備接受一場嚴厲的責罵,支吾地說道:“我、我……”

    “別慌、別慌,年輕人,我完全不介意,呵呵!看你剛才的神情,應該是有所領悟,不錯,老夫喜歡你這種好學的年輕人,你叫舍命名字?哦!老夫忘了介紹自己了,我叫楊干,木易楊,干隆的干。”老人笑瞇瞇地看著我說道。

    “對不起,我不該偷看你練拳。我叫黃強,草頭黃,堅強的強,是嘉誠實驗中學的老師,看到你的太極拳打得實在太好了,給我很多啟發,一時忍不住就看了起來。”我聽到楊干這么說,終于輕松了許多。

    “哦!老夫就托大叫你一聲小強吧!既然你對太極拳有興趣,你可以經常來看,老夫每天都會來這個地方練拳,歡迎你來。”楊干友好地說道。

    “那我就叫你楊老吧!謝謝楊老不怪罪我,我會好好學的。”我開心地說道。

    “那我們今天就聊到這里,你也該回去上課了,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問題可以來這里找我,我走了。”楊干說完和我揮了揮手就轉身離開了。

    真是好事連連啊!不但連走桃花運,擄獲了學生姚瑤的心,還收伏了騷女王婉芬,現在又讓我得以窺太極拳之真奧,這對我一直追求的武道有莫大的幫助,我能不高興嗎?

    我興奮地跳了起來,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如飛一般地往學校跑去。人逢喜事精神爽,長長的一段路此刻在我的腳下是那么輕松,路人只覺得一陣風吹過,還沒看清我的身影,我就跑過去了。

    ************我回到學校,時間還早,過了十來分鐘,才陸路續續有老師、學生到校,寧靜的校園又開始了新的一天,活潑熱鬧的一天。

    我坐在辦公室里翻著課本,準備今天的講課,突然一陣地動山搖,直覺告訴我,這絕對是我們高中部的明星人物——生物老師郭玟,她一米七零的身高,體重達到了一百公斤。其實也難怪,她是教生物的,每天都計算著營養來吃飯,才會長成像一座山。

    “黃老師,你是高三十班的班導師吧!你是怎么帶學生的?你的學生上課的時候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在聊天,要嘛在打牌,要嘛在用電腦玩游戲,沒有幾個學生在聽課,你讓我怎么上你們班的課啊?”郭玟張開血盆大口大聲地說道,正好符合她的模樣,可是千不該萬不該的是她要裝模作樣地推一推那副斯文的金絲眼鏡,這和她的模樣不符合啊!簡直讓人惡心得想吐,而且她還偶爾會用色色的眼神看向我,讓我倒吸了幾口涼氣。

    我暗想道:“哼!這樣對你已經算好的了,他們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沒有捉弄你就應該阿彌陀佛了,這么一點兒小事也值得來投訴,真是沒事找事做。”

    雖然我心里是這樣想的,但是我還是應付的賠了個笑臉,說道:“郭老師,這個班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我也是才剛來的,不是很了解情況,我會去好好地教訓他們,不過你放心,這種情況應該很快就會改變,謝謝你跟我反映班上的情況,支援我這個班導師的工作。”

    我好說歹說、連哄帶騙地將郭玟送走,這是今天第一個來向我投訴的老師,接下來應該會有更多的老師來跟我投訴。

    果然,沒過多久,數學老師、物理老師、化學老師……除了英文老師鄒海風以外,一個一個都跑來跟我訴苦,然后趁機訓斥我一頓,接著在我磨破嘴皮的勸說下一個個離開了。我送走最后一個老師后,感到身心俱疲,倍感勞累,便閉著眼睛躺在椅子上養神。

    一陣輕輕的腳步聲慢慢地由遠而近,最后到了我的身邊就沒有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若有若無的淡淡清香。來人輕喚一聲:“小強。”溫柔而甜美的聲音聽起來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享受。

    我不用睜開眼睛都知道是鄒海風來了,不會是她也要來投訴吧?我睜開眼睛望著她,有點疑惑又有點擔心地問道:“有什么事嗎?”

    鄒海風笑呵呵地看著我說道:“安啦!我不是來投訴的,你不用這么害怕,看你都快變成驚弓之鳥了。我是來給你打氣的,你不用擔心,我上課的時候學生們都挺配合的,并沒有多大的搗亂,只有一部分同學在下面做自己的事情,但是沒有大聲吵鬧,所以昨天那堂課還算蠻順利的,我相信假以時日你一定能帶好十班,我挺你!”

    有什么比在你失意的時候聽到鼓勵更讓你感動呢?一股暖流流進我的心田,將剛才的勞累一掃而空,我感激地望著美麗動人、巧笑倩兮的鄒海風,突然有種想要把她摟在懷里的沖動。

    “Givemefive!”鄒海風伸出右掌說道。

    “啪!”我也伸出右掌和她擊在一起,感到身上有用不完的精力。

    “鈴鈴鈴!”桌上的電話響了,我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甜美的聲音,說道:“黃老師嗎?我是陳一丹,房子幫你安排好了,還有我這里有一份你班上學生的資料,也許對你有幫助……”

    我心想真是太好了,生活處處有驚喜啊!我不等陳一丹把話說完,就搶著說道:“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拿。”然后我把電話掛掉,對鄒海風說道:

    “我有事要出去,謝謝你的支持,再見。”

    “再見。”鄒海風看著迅速離開辦公室的我說道。

    鄒海風心想聽聲音好像是女孩子,是不是黃強的女朋友?他這么急著去見她應該是很重視她了,不知道他的女朋友漂亮嗎?鄒海風胡思亂想著,卻發現自己心里竟然有那么的一點點失落以及一點點妒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