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漫畫事件

獨孤尋歡2017-2-27 15:13:2Ctrl+D 收藏本站

    魏陽的副校長助理辦公室內——陳一丹手里拎著一串閃亮的鑰匙伸了過來,說道:“黃老師,喏!這是房子鑰匙,有三房兩廳哦!魏副校長可是很重視你喲!要不要我現在帶你去看看新居呀?幫你租的房子在中山路八十八號的靜水苑第八棟第八單元,房號是808,很好記。”

    “謝謝,我想這中間陳助理肯定幫了不少忙,找個機會好好地謝謝你,待會我有課,沒時間去看了,放學后我自己會去,對了,以后不要叫我黃老師,聽起來我好像很老一樣,就叫我小強吧!好不好?”我笑呵呵地接過那串鑰匙,少不了說謝謝之類的話,然后又是同樣的勸告。

    “好啊!不過,你以后也不要叫我陳助理,我們就以名字相稱吧!我叫你小強,你叫我一丹或者小丹都可以。”陳一丹說著心中暗自竊喜,一直找不到可以親近黃強的機會,現在有這么一個好機會當然樂意了。

    “這是學校搜集得來的學生資料,十班的學生是我校的特殊班級,里面全都是一些有問題的學生,不過他們的智商皆是很高的,只是性格上出了一點兒問題,所以不愛學習。上面有他們最新、最齊全的資料,希望你能好好地看看,把他們往好的方向引導,魏副校長可是很重視你的,我們都堅信你可以做到。”陳一丹從桌上拿起一疊資料遞給我,眼中閃過一絲異彩以及一分好奇。

    “真是太感謝了,我回去后會好好研究的,你幫了我兩個大忙,怎么也得好好地請你吃一頓以表示我的謝意,時間我定,地點你定,怎么樣?”我開心地說道。

    “有人請客我當然要義不容辭了,呵呵!為公為私我都沒有理由不去啊!”

    陳一丹甜甜地笑道。

    “那好,就這么說定了,我現在回辦公室,我得好好地研究研究,好制定對付他們的策略,拜拜。”我說完便離開了。

    我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將從陳一丹那里拿來的資料攤開放在桌子上,仔細地一個一個看過去,不自覺發起呆來。

    賴惠顰,女,嘉誠市富商的獨女,據說智商極高,聰明過人,但是經常惡作劇,愛玩機車,蹺課非常嚴重。

    黃小倩,女,離異家庭,其父是嘉誠市政協委員,跟著父親生活,性格叛逆,對老師有很大的偏見,是捉弄老師的女頭頭。

    林娟,女,性格孤僻,父母不合,忙于生意,甚少管她。

    姚瑤,女,家庭比較困難,功課一般,經常蹺課去兼職,出入酒吧等場所。

    高勇,男,其父有家庭暴力傾向,成績差,天生有領袖風范,性格兇勇好斗,愛打架,是捉弄老師的頭頭。

    胡忠,男,是副校長胡超的侄子,愛欺負學生,上課愛睡覺。

    狄良,男,為人聰明,不愛學習,愛玩電腦游戲,是電腦天才。

    張耀興,男,愛好繪畫,喜歡看漫畫,尤其是色情漫畫,為人散漫,不愛學習。

    我一一看著,這些就是令那些老師們頭痛的問題學生嗎?他們的很多問題都是出在家庭身上,導致性格上出現了偏差,心理上有陰影,如果我能讓他們走出陰影,就能讓他們把注意力轉移到學習上來。雖然他們或多或少有點問題,但是我覺得他們蠻可愛的。我又想了一會兒后,便把這份文件放進抽屜。

    “鈴鈴鈴!”預備鈴響了,該是我去上課了。我經過學生樓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堆人圍坐在樹下怪怪地談話。

    “哇!**,你這個小子真行啊!搞來這么多日本漫畫,好懂日語,真佩服你啊!”只見十多個學生圍著張耀興在那里興奮地談論著。

    “沒什么,像這種色情漫畫我多得是,看多了自然會懂一點兒日語了。”張耀興說道。

    “哇!這個女的**好大啊!她說什么?你給我翻譯翻譯吧!”其中一個學生興奮地說道。

    “我看看,哦!這個女的在說:‘哥哥,我的頭好暈,你在飲料里放了什么?’一看就能猜到啊!”張耀興輕松地答道。

    “那這句呢?”一個長發學生指著漫畫問道。

    “嗯……這句話是:‘美雪子,哥哥想你想好久了,今天家里沒人,我要你。’”張耀興答道。

    “日本人真是變態啊!連自己的妹妹都要搞!”長發學生不屑地說道。

    “你不知道啊!日本是全世界最變態的民族,色情業極其發達,**是他們的常事,不過,他們的A書、A片真的很刺激,女主角也很漂亮。”張耀興描述道。

    我在一旁聽了,暗想道:“靠!想不到張耀興這個小子對日本的了解還挺深刻的。”

    “是啊!是啊!野媽的、野媽的……”一個學生學日本女人**的聲音,倒也蠻像的。

    “哈哈!”幾個男生開心地笑了起來,笑得東倒西歪的。

    “那這句是什么意思?”幾個人指著漫畫一起問道。

    張耀興看了看,說道:“不會吧!你們看她被干得正爽,你們想她還能說什么,用膝蓋也想得到啊!居然還要我來翻譯,你們不會是沒有干過女人吧?”

    “這么說**你干過女人了,是什么滋味?肯定很爽吧?”幾雙眼睛中閃著淫光,流著口水羨慕地看著張耀興。

    “小CASE了,我手底下不知道死過多少無知少女。”張耀興看著周圍一張張惡心的面孔,不由得升起一股炫耀的心情,得意洋洋地夸大道。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一個學生仍然不解地問道。

    “就是剛才小明說的‘野媽的、野媽的’的意思啊!”張耀興解釋道。

    “哦!知道了、知道了,我可要好好地記住,哈哈……”那個學生點頭道。

    “好了,上課了,走吧!”張耀興對著大家揮手說道。

    很明顯他們正在談論日本的A漫,而引導者正是有**之稱的張耀興,看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清秀臉龐,顯得非常斯文,和“**”一點兒都掛不上勾,竟然有如此的外號,實在讓人驚奇不已。

    我不由得想起郭玟向我投訴班上有人看A書的情況,看來就是張耀興了,我得好好地整治他,待會上課要好好地試試他、引導他。

    ************我進到教室里,里面熱鬧非凡,就好像一個菜市場,除了還在睡覺的胡忠、高勇以及正在看書的姚瑤之外,每個人都在聊天、打鬧,一點兒都沒有高中生的樣子,倒像是幼兒園,沒有自律性。

    姚瑤安靜地坐在位子上看書,看到我進來,一雙秋水般的明眸閃著亮光盯著我,笑意盎然,宛如勾魂的鉤子一樣讓我差點抵擋不住,不由得有點心猿意馬,魂不守舍。

    “好了、好了,大家坐好,我們開始上課了,現在可以專心上課了吧!正所謂禮尚往來,我給你們自由聊天,你們也要給我專心上課的機會哦!”我拍了拍巴掌說道,讓同學們靜下來,然后打開課本認真地上起課來。

    進入高三就進入總復習階段,這節課我講的是詩歌鑒賞,我一邊認真地講解課文,一邊注意著張耀興的舉動。他一直在專心地看著課本,當然課本后一定是漫畫,而且他的同桌同學也不時探過頭去,低聲地討論著。

    我一直站在講臺上,沒有走近他,而他也不時地望我一眼,但是我一直都不看他,連眼睛也不飄過他,徹底地放松了他的警戒。

    還有五分鐘就要下課了,我讀著詩歌:“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這兩句詩向來為人所稱道,它將山間清幽明凈的景色描繪得清凈空靈,不帶一絲人間煙火,仿佛帶領我們走進一個空寂,沒有喜怒哀樂,只有閑適的世界。紅塵萬丈,物欲橫流,現在的人缺的正是這種心境。同學們閉上眼睛,想象一下傍晚的山間,一輪明月掛在樹梢,靜靜地照著成片的松林,一道清凈的泉水地淙淙流過石板,你們的心就會平靜下來,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要想……”

    很多同學都開始閉上眼睛去想象那仙境,可就在這個時候,“哇!好美!”

    胡忠鬼叫一聲,將這美好的氣氛打破。

    “哈哈……”同學們都尖聲地大笑起來。

    我見機不可失,一個箭步沖了過去,出現在張耀興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手截下了他手中的書,而他也夠靈敏的想收起書本,可是沒估計到我的動作會那么快,而且用這么恰當的時機出手。

    張耀興不由得大叫道:“啊!我的惠子。”然后驚慌地看著我。

    “哇!這個女孩好漂亮哦!”我翻看著手里搶來的漫畫,封面是一個長著豐滿得很夸張的**的女郎搔首弄姿,于是我用怪怪的腔調夸張地說道。

    此時同學們都看著我高高揚起的手,手上正是我剛搶來的彩色A漫,男同學們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而女同學們看到那暴露畫面的第一反應就是低下頭,臉蛋羞紅。

    “哎呀!怎么都是一些日文啊!有沒有哪位同學幫我翻譯一下?”我的目光掃視全班,揚了揚手中的漫畫詢問道。

    “既然沒有人翻譯,張耀興同學,就你來翻譯給老師聽吧!”我對張耀興說道。

    張耀興賴在椅子上不說話,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看著我。

    “起來!”我厲喝一聲,上前一步抓住他的領子一扯,將他拉得站了起來,斥責道:“怎么了,敢在課堂上看這種書還不敢翻譯嗎?這就是你張耀興的風格嗎?”

    “這……”張耀興漲紅著臉,說不出話來,一陣子之后才支支吾吾地說道:

    “我是……想報考藝術學校的美術系,所以……所以想觀摩練習,學習不同的畫技和筆法。”他一說順了,就滔滔不絕了。

    “哈哈……”全班同學聽了張耀興這爛得不能再爛的藉口,不由得大笑了起來。

    “哈哈……”我仰頭狂笑起來,全班同學都奇怪地看著我,以為我接下來會有很大的動作,卻想不到我突然停止狂笑,溫和地拍了拍張耀興的肩膀,說道:

    “有志氣!老師喜歡的就是像你這樣的學生,古人有‘懸梁刺股’的故事,現在有張耀興看A漫學畫畫的美談,很好,要好好加油哦!”

    全班同學都傻眼了,想不到我不但沒有責罵張耀興,反而夸獎他,一時摸不清我到底在搞什么把戲。

    就在同學們一愣的時候,我再次說道:“既然你這么好學,書也看過了,不知道你學到了多少技法呢?為了充分考察你學到的東西,所以給你的作業是把這本書畫一遍,這本書就先暫時放在我那里,我也好久沒有看過A漫了,讓我溫習溫習吧!不過下次可別公然在課堂上看A漫了。”

    張耀興整個人傻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流,是一種久違了的被人重視的感覺,而全班同學也聽得目瞪口呆。

    “鈴鈴鈴!”下課鈴聲響得正是時候,我要張耀興去我辦公室一下。

    ************辦公室內——我對張耀興說道:“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也很愛看漫畫,所以我很清楚漫畫的魅力所在,但是你知道為什么歐、美、日等國家要對影片和漫畫采用分級制管理,而我們國家根本不允許色情業嗎?”

    “采用限制級是為了限制未成年人看一些有關色情的書刊或影片。”張耀興說道。

    “這說明你還是清楚的,那是因為較小的年齡層對A漫、A片等色情東西控制力不夠好,很容易被誘惑走上邪路,而你們高中學生還處在長身體、長知識的階段,不應該花太多的精力在這方面。我知道你從小就愛好畫畫,尤其是愛畫漫畫,可是得不到老師的支持,不過你放心,我是絕對支持你的,希望你能成為像香港的黃玉郎一樣,讓中國的漫畫走向世界。”

    “嗯!”張耀興重重地點了點頭,說道:“老師你放心,我會好好努力的。”

    張耀興心想遇到知音了,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哪個老師對他說過這樣的話,他們只會說漫畫都是垃圾,學漫畫就是不務正業。然而今天卻得到了老師的贊同和鼓勵,他的心突然解凍了。

    張耀興一開始不安地看著我,當我說自己也喜歡看漫畫時,他出現認可的眼神,到現在他神色激動,我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打動他了,好色之人也是有羞恥心的。

    我輕笑道:“也許你很討厭學校的規章制度,但是你只要在學校就得遵守這些制度,很多時候,你要牢記這些制度不去觸碰它們,你就會覺得是自由的了。

    學校嚴令禁止看不良書刊,所以你以后看漫畫盡量低調點,別太張揚,不要帶到教室里看,不然學校要是嚴查下來,后果可是很嚴重的哦!”

    張耀興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眼神中有了感激的神采,還有一點兒淚光,他說道:“謝謝老師,我以后不會再看A書了。”

    “慢。”我一把扯住要離開的張耀興笑嘻嘻地說道:“以后有A書或是A漫就給我看好了。”

    張耀興差點就要跌倒了,翻著白眼不解地看著我,而此時的我一點兒都沒有老師的樣子,嬉皮笑臉的。

    “好,你不說話就說明你答應了,好了,快去上課。”我爽快地拍了拍張耀興的肩膀說道。

    ************我把胡超給的兩百萬存進銀行,走出銀行大門,不禁想了很多,生活這么困難,哪里都需要錢,我現在有這么一大群女人,而孫雯又是最需要錢的,如果僅靠當老師的這么一點兒薪水是不夠的,我需要更多的錢,可是做什么生意好呢?

    怎么才能賺到更多的錢?

    我正思考間,突然傳來“嚓……”車胎與地面摩擦發出是刺耳聲音,一部紅色賽車型機車差五厘米左右就撞上我,在如此高速下停車,展示了車主對自己高超車技的自信,還說明了他是一個瘋子,不會是飆車族吧?我不禁暗罵道:“你母親的,想害死我呀?”

    我正要破口大罵的時候,“帥哥,能幫個忙嗎?”車主拿下全罩式安全帽問道,一把金黃的頭發隨即彈了出來,頭發一甩,動作瀟灑不羈,隨之露出一張絕美的臉龐,笑瞇瞇地看著我。

    “哇!好美!”即使是見慣了美女的我依然忍不住贊嘆道,只見眼前的美女一頭金黃的頭發在我的眼前直晃,眼睛是幽藍色的,仿佛兩顆藍寶石一樣閃著光彩,高挺得有點彎勾的鼻子、性感的猩紅嘴唇呈現出異國風情,再搭上一身專業帥氣的藍色賽車服,性感中又給人狂野之美,我不禁呆呆地欣賞起來。

    法國的雕塑家羅丹說過:“社會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我的眼睛永遠能在第一時間發現美,所以每天都活得很精彩。

    藍色賽車服將她美妙的身材包得嚴嚴實實的,同時也將她的完美曲線勾勒出來,豐滿的乳胸、纖細的蠻腰、修長的美腿。她上衣的拉鏈拉得很低,露出白皙粉嫩的脖子和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膚,宛如凝脂一般,最要命的是胸前露出一大截富有彈性的酥胸,緊繃繃的向中間擠壓,形成一條深長的乳溝,讓人遐想無限。

    “帥哥,看夠了沒有啊?”美女一點兒都不在乎我的色眼,大方瀟灑地說道。

    “咳咳咳……嗯!美女是永遠看不夠的。”我清了清嗓子,調笑道,接著問道:“你我素不相識,不知美女有何吩咐,我又能幫什么忙呢?如果能幫上美女的忙,我可是很樂意的。”

    美女露齒一笑,展現出燦爛帥氣的一面,說道:“呵呵!說得這么動聽,我只是想借你的手機打個電話,可以嗎?帥哥。”她說著向我拋了一個帥氣的媚眼。

    我把手機遞給她,輕笑道:“這么一點兒小事啊!當然沒問題,拿去吧!我幫你看著車子。”

    美女愣了一下,笑著贊美道:“帥哥真大方,夠豪爽,那我先謝了。”她說著接過手機,按了幾個按鍵,一邊走一邊說道:“喂!是我,你們快點來……”

    我看著走遠了的美女,不由得想起陳一丹給我的資料,她和那上面的賴惠顰很像,只是現在的打扮更野性、更成熟,又愛玩機車,她不會就是那個蹺課大王吧?

    我的眼光轉向眼前這部紅色的賽車型機車,精致的棚架式鋼管車架,前輪比后**很多,輪胎也比普通的機車輪胎大了一半,八十五厘米左右的座高,宛如海豚一般的流線,加上火紅的顏色,非常適合男子。

    在油箱的側部寫著“赤天火鳥”四個黃色的字,無不顯示著這部機車的與眾不同,當這么一個美女騎著這么一部激動人心的機車,我完全想不到車主的車技到底有多高明,才可以對它駕馭自如。

    突然一陣機車特有的轟鳴聲由遠而近,然后“嚓”的一聲,由大變小漸漸消逝,隨之傳來是一個公鴨般的男聲,說道:“賴惠顰小姐,好久不見了。”

    只見十多個奇裝異服的流氓出現在我面前,走在最前頭的是一個皮膚黝黑的光頭年輕人。

    從他們的服裝來判斷,應該屬于飆車族吧?從他們的語氣上來看,是來找茬的吧?那個美女果然就是班上的蹺課大王賴惠顰,我證實了心中的猜想,想到自己的學生是如此美麗動人,我不由得高興起來,有點動心了。

    第八章飆車“呵呵,客氣了,文哥,怎么有空來看望我呀?”賴惠顰見狀趕緊結束電話,轉身把手機還給我,然后微笑著對光頭男子說,一副很熟絡的樣子。

    “我可不是來散步的,一句話,欠我的錢現在還。喲!別以為找個帥哥保就什么事都沒了,老子今晚鐵定要連本帶利全拿回來,哈哈哈……”光頭男子笑罵道,這時十幾個人已經把我們和機車圍住了。

    “文哥,欠你的錢你說一聲不就得了,何必興師動眾,搞這么大一個場面呢?而且這個帥哥也不是我找來的。”賴惠顰一點兒都不害怕,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還知道‘憐香惜玉’愛護起小白臉來了,哈哈……有趣、有趣!”光頭男子彎著腰抱著肚子狂笑道,周圍的弟兄們也都嘲笑起來。

    我還沒到要女人保護的地步,而且一聽到可以打架,手腳就開始興奮起來,不聽話了,不管他們往常是如何威風,但是今天碰到我算他們倒霉,竟然還敢欺負到我美麗的學生頭上。

    我對著光頭男子淡淡地說道:“我有話要說,首先這個美女沒有保護我,其次這并不表示我怕你們,別的我不敢保證,我只知道我在五分鐘內可以把你們擊倒。”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出門盡碰到一些大言不慚的人?就憑你……嗯!不錯,身子骨倒是挺結實的,可是我們一人一拳頭就可以把你打成像豬頭一樣,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光頭男子好像聽到不可思議的事,大笑道。

    “既然他想當英雄就成全他吧!一起上,先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收拾了。”光頭男子說完就走向我們。

    “帥哥,你還是走吧!何必為我淌這渾水呢?況且他們人多勢眾,你是打不過他們的。”賴惠顰皺了皺眉,對著我細聲地勸說道。

    “我走了你怎么辦?呵呵!我最看不慣有人欺負美女,這個英雄我是當定了。”我對著賴惠顰邪邪一笑道。

    同時我心里想道:“是我的學生,我是不會丟下不管的。”

    我看著周圍過來的這些混混,對賴惠顰低聲說道:“待會緊跟在我背后,不要分散了。”然后我急沖出去,飛踢一腳,一個正踹踢踢在最前面的一個混混的胸口,那個人頓時飛了出去,砸倒幾個后面的混混,場面變得有點混亂。

    我拉著賴惠顰的小手就往外沖,從左右兩邊各有兩個人包抄過來,我當然不能讓他們近身,否則賴惠顰很容易受到傷害。

    我放開她的小手,轉身向右邊沖去,距離混混們還有一公尺左右的時候,我身子一斜,單手撐地,雙腳連環踢出,他們怎么也想不到我會以如此詭異的身法攻擊他們的下盤,在他們錯愕的時候,我的雙腳連續踢中他們的小腿,他們頓時倒地,抱著小腿哀嚎起來。

    賴惠顰看著英俊瀟灑、狂放不羈的黃強,眼神中有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異彩,沉寂多年的心弦忽然被撥動了。

    賴惠顰暗想道:“素未相識卻肯如此為我賣命,身邊從來沒有這樣的人,父親派來的那些保鏢都是為錢而來的,而且都是一些沒用的膿包。”她看著奮力殺敵的黃強,不禁有點出神了。

    光頭男子看到賴惠顰正在出神,以為有便宜可撿,心中一笑,偷偷地向她沖了過去,出手就是狠厲的一拳。

    我單手一撐,一個倒立,右腿向后一踢,把后面的混混踢倒,手一轉,兩條腿如風車一樣飛轉,將周圍來襲的混混一個個踢得臉青鼻腫,大叫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光頭男子對賴惠顰偷襲,心中大急,連忙大叫道:“小心!”可是我離她有點遠,已經來不及救援,如果她受到傷害,那我真的難以原諒自己。我在心急之下,力量暴增,動作不由得加速了,撐地的手一用力,身子旋轉著飛了起來,朝偷襲賴惠顰的光頭男子急飛過去。

    賴惠顰聽到我的叫聲才回過神來,自然反應之下,彎腰勉強避過光頭男子偷襲的一拳,接著她手臂一揮,自然地曲臂成肘,狠狠地撞在光頭男子的腰上。

    光頭男子慘叫一聲,微微向側邊倒去,但是他出來混很久了,這一肘不足以對他造成嚴重的傷害,很快他就站穩身子,大意之下被一個女孩子打中,光頭男子“呀”的一聲大叫,猛然擊出充滿怒氣與羞辱的一拳,力道奇大,這可不是賴惠顰所能接下來的。

    就在這時,我恰好趕到,旋飛的雙腿正中光頭男子的腦袋,他的身子好像翻跟斗一樣在空中連連翻拋。在我全力施展下,這一腳的力道應該會讓他癱瘓在床好幾個月了。

    “你還厲害啊!”賴惠顰眼中閃著驚喜的神采,這一刻她對我佩服不已。

    “想不到你蠻厲害的,一個手肘就讓對方趴下了,學過武功嗎?”我看著好整以暇的賴惠顰,微笑地詢問道。

    “打的架多了,一點點防身的技巧還是有的,你叫什么名字啊?”艷麗的賴惠顰含笑地看著我問道。

    我神秘地笑道:“呵呵!以后就知道了,現在是殺敵的時候,快,跟在我后面,我們沖出去。”此時剩下的人又向我們包圍過來了。

    我現在再也不用分心保護賴惠顰,于是放開手腳全力殺敵,正拳、直拳、勾拳、沖拳、連環飛踢、側面旋踢、踹踢,我把跆拳道各種拳法和腿法發揮得淋漓盡致,將周圍的混混們打得哭爹喊娘、叫苦不迭。

    我們僅用五分鐘就把混混們全部打倒,沖出了他們的包圍圈。就在這時,遠遠地傳來了機車的咆哮聲,不遠處又出現一批人兇神惡煞地向我們沖過來,顯然跟躺在地上的人是一伙的。

    “他老娘的竟然敢找人算計我!喂!上車,他們不會放過你的,快!”賴惠顰叫罵道。

    我不加思索就坐了上去,我和賴惠顰同時發現這部車是不適合載人的,而且是我這樣高大的男人。

    “你會騎嗎?你來騎好了。”賴惠顰焦急地問我,我點頭應是,于是馬上跟她換了位置,戴上她遞給我的安全帽。

    “快,不要讓他們跑了。”后面傳來怒吼聲,那批人已經離我們不到五米了,能清楚地看見他們手中拿著棒球棍和各式各樣的武器以及他們臉上兇狠的表情。

    電光火石之際,我一轉油門,紅色機車發出轟然大響,像離弦的箭一樣沖了出去,把后面的車隊拋遠了。

    “你的車技蠻帥啊!是業余車手吧?”賴惠顰緊緊摟抱著我的腰,靠近我的耳邊問道。

    身后傳來醉人的氣息,耳邊是撩人的熱氣,讓我不由得有點心猿意馬起來,最要命的是背部被兩團既柔軟又結實的肉球緊緊貼著,酥麻酥麻的感覺真是爽,我不禁心神一蕩。

    “緊張了?我在問你話呢!”賴惠顰見我不回答,不由得關心地問道,聲音柔媚又帶著點撒嬌。

    我的臉不由得一紅,在這危急關頭我竟然還對自己的學生起色心,真是不應該啊!我連忙嘿嘿一笑掩飾道:“也算是吧!我以前是跑車愛好者,我的同學有兩輛跑車,我們經常一起賽車。”

    大學的時候我很愛玩飛車游戲,比如說極品飛車、俠盜飛車、暴力摩托車等等,我在排行榜的成績至今無人能超過,而且我經常和李雄去游戲城坐在模擬摩托車上進行比賽,每次都能拿到第一名。

    “哦!那這次事結束后,我們找個機會比試一下怎么樣?”賴惠顰對后面咆哮著的機車群一點兒都沒有放在心上,微笑著向我發出了邀請。

    “以后再說吧!”我不理賴惠顰有沒有聽見我的回話,埋頭研究起她的寶貝車子,把那誘人犯罪的感覺拋開。

    傍晚正是風起的時候,我們高速馳騁在沿海的公路上,涼爽的風拂在臉上,吹在身上,把白天的酷熱吹散,別提有多愜意了,涼爽的風鉆進我的衣服內,直接吹在肌膚上,很爽快。在八車道的公路上騎機車,讓我感覺自己在參加賽車比賽,后照鏡上還看不到追來的車隊,我想在賴惠顰面前表現一下,于是放慢速度在公路上劃出一個又一個八字型。

    飆車享受的是高速度帶來的疾風吹過身體的快感,路邊的景物被自己狠狠地拋向腦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只感覺整個世界好像只剩下自己一個人,自己就是世界的主宰。

    從后照鏡中,我看見賴惠顰好像很享受,金黃的頭發被疾風吹得全部向后揚起,就像千萬個精靈在跳舞一樣。她在我后面興奮地尖叫起來,一只手緊抱著我的腰,另一只手高高揚起在空中亂揮,于是我也學她高聲尖叫起來,肆意發泄著那令人精神高漲的滿足感。

    就在這時候,我背后傳來巨大的機車聲,我從后照鏡一看,幾十部機車聲勢浩大地追了上來。

    “抱緊我,我要加速了。”我對賴惠顰說道,她聽話地收回揚起的手,兩只手緊緊抱著我的腰,把身子完全貼了上來,并把臉靠在我的背部。

    就在我心想賴惠顰怎么會有那么多仇家時,一部黑色機車從旁邊超過,到了我們前頭,車主是一個黑得像木炭的大個子,他時而在左時而在右,試圖阻擋我加速跑掉,同時也是在誘惑我閃躲,讓我出錯,車毀人亡。

    我速度一慢,又有兩部機車快要追上我,其中一部機車后面載了一個人,那個人舉起棒球棍,準備在追上我的時候來個狠狠一擊,看來他們是精于此道,配合非常有默契。

    “你母親的,這招怪狠的,不過老子也不是好惹的。”我心里罵道,右手開始狂轉油門,時速達到兩百公里,同時我做了一個假動作,讓前面那個黑大個以為我要從左邊沖過,就在他的機車往左一騙的時候,我的車頭向右一偏,宛如一顆火紅流星一樣,從他的右邊沖過,和他并排飛馳著。

    “嘿嘿!”我轉過臉愉快地對著黑大個眨了眨眼。

    黑大個也催緊油門,想要超在前面,但是技術不行,就這樣我們兩人宛如兩顆流星,又似兩道光線在海濱公路上以驚人的速度飛馳著,把后面的那些機車遠遠拋在后面。

    前面突然出現一個S彎道,正是考驗車技的時候了,為了不減車速,就只有走內道,我把車一偏,傾斜的機車幾乎挨著地面從彎道馳過。可是黑大個的技術也不賴,同樣傾斜著馳過彎道,看來S彎道并不足以甩掉他,我心中開始盤算怎樣才可以對付他。

    我心想不知道這條寬闊的公路有多長,一進入狹窄公路,就不能用速度擺脫了,而后面的車也會追上來的。現在車速已經達到最快了,得想個好辦法快點解決,我的腦袋開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轉起來,雙眼盯著前面的公路,尋找適當的時機。

    我和黑大個各以很漂亮的甩尾又過了幾個簡單的彎道,這時賴惠顰的身軀開始顫抖起來,我知道她感覺不適了。

    “忍住啊!我的漂亮學生,等下一個機會出現就夠了。”我在心中默道,我的牙關咬得更緊,牙齒發出“吱吱”的磨擦聲,皮膚被吹得隱隱作痛,但是我沒感覺到,眼睛一直緊緊盯著前方。

    前面是小山坡高的路面,機車沖上坡頂后,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然后重重地跌在公路上,繼續向前沖去,這一下震動之后,我又感覺賴惠顰更受不了,她已經痛苦地呻吟起來。

    這時,我發現前面是一個九十度直角彎道,“好了,這就是機會,你一定要把握住啊!”我在心里對自己說道。我更用力地抓緊車頭,頭嘗試著再縮低一點兒,雙眼緊緊地盯著路面,全神貫注。

    到了彎道的一個不可察覺的甩尾轉彎點,我略微減弱速度,快速地把車頭向右一轉,雙腿一用力,夾著車身向左后方一擺,機車勉強貼著公路右邊的白界線滑過了這個彎道,然后我加快油門向前沖去。

    黑大個可沒有這么高超的技術,他老遠就減低速度,開到公路中間才慢慢地過了這個彎道,此時他只能看到遠方的一個點,而這個點正在越來越小。

    “操!讓他們跑了。”黑大個停下機車,摘下安全帽,悻悻地罵道。

    我從后照鏡再也看不到黑大個的機車,終于勝利了!

    糟糕,油表顯示油缸里的油所剩無幾了,為了預防黑大個他們追來,我放慢速度,把機車開進了一條偏僻的鄉間小路。

    “吭吭吭……”鄉間小路都好沒有走完,機車突然發出喘氣的聲音,然后停止不動了。我把賴惠顰扶下機車,她身上的不適已經消失了,她看了看周圍,愉快地笑道:“終于擺脫那些蒼蠅了,謝謝你。”

    還好賴惠顰還能走路,要不然,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野外,還真是麻煩呢!我微笑著對她說道:“這沒什么,好久沒有這樣瘋狂地賽車了,好刺激,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能領略到這種久違了的瘋狂呢?呵呵……”

    “夠豪爽,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賴惠顰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眼中閃著驚喜的神采,笑得很燦爛。

    “謝謝你的夸獎,我們以后就是朋友了。”我向賴惠顰伸出拳頭說道。

    “嗯!我們是朋友了。”賴惠顰也伸出拳頭,和我的拳頭碰了三下。

    “我叫賴惠顰,賢惠的惠,東施效顰的顰,你呢?”賴惠顰說道。

    “很好聽的名字,我叫黃強,黃色的黃,強奸的強。”我一笑,也報了自己的名號。

    “壞死了,哪有人這樣報自己的名字。”賴惠顰大笑道。

    “呵呵!這就是我的風格啊!”我說著和賴惠顰對視一眼,都大笑起來。

    “還能走嗎?天快黑了,我們得走出這條小路。”我說道。

    “沒問題,機車就丟在這里,我們走吧!”賴惠顰揮手說道。

    我們辨清了方向,沿著彎彎曲曲的小路走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終于走了出去,來到一條并不寬的大路上。就在這半個多小時的路程上,我和賴惠顰的感情又進了一步,她已經喊我強哥,而我則喊她顰兒,她一點兒大小姐架子都沒有,很親地挽著我的手,和我說笑著。

    賴惠顰豐滿而又彈性十足的乳峰緊挨著我的手臂,一直都在刺激著我的心,考驗著我的忍受力,讓我的褲襠頂起又放下、頂起又放下,還好是在黑暗中,她看不見,否則真是很難為情,要不是看在她是我的學生,說不定我在野外就把她就地正法了。

    雖然**的折磨是很難受的,但是我心里還是很高興,既然和她有了這一層關系,要感化她,讓她回到學校來上課應該不成問題。

    “強哥,風好大啊!”賴惠顰拉著我的手說道,身體又向我靠緊了一點兒。

    “冷嗎?顰兒?那把拉鏈拉上面一點兒,來,把我的衣服披上。”我把賴惠顰的賽車服拉鏈往上拉,能清楚地感受到她高挺的乳峰對賽車服的緊繃感,趁這個機會又大飽一下眼福,然后我把T恤脫下披在她身上,光著精壯的上身。

    “寫,你不冷嗎?”賴惠顰飽含深意的眼神和我對視了一下,夜色中像貓眼一樣閃著光芒。

    “沒事,沒看到我的身體這么強壯嗎?看……”我說著一用力,顯現出腹部和手臂上的肌肉來。

    這時一輛卡車開過來,我們招手請司機讓我們搭車,司機很熱情地把我們帶到市區。

    我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我對賴惠顰問道:“好了,我們終于到市區了,家在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強哥,我不想回去。”賴惠顰迎著我的目光說道。

    無論我怎么勸,賴惠顰都不肯回家,我只好帶她回新租的公寓里了。

    ************“哇!這個社區不錯哦!挺安靜的。”賴惠顰一進社區就叫道。

    “哇!你的房子也太簡單了吧!只有一套沙發。”等我打開房門,賴惠顰又驚嘆道。

    “怎么只有一張床?”賴惠顰一進房間,就到處亂竄,大聲詢問道。

    “呵呵!才剛租的房子,來不及布置。”我笑道。

    “那今晚我睡哪里?你不會是想要我和你睡同一張床吧?”賴惠顰問道。

    “哈哈……”我裝出恐怖的笑聲,像大野狼一樣的嚇唬道:“今晚就……”

    “啊……不來了,色狼啊!”賴惠顰也很配合,演技不錯。

    “今晚可跑不掉了,我要吃掉你。”我張牙舞爪地向她撲了過去。

    一時之間,我們在簡陋的房里追趕著,枕頭到處亂飛,笑聲不斷。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