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留宿

獨孤尋歡2017-2-27 15:13:29Ctrl+D 收藏本站

    「哈!終于抓到了,看你往哪里逃。wWw.qΒ5、cOm//」我閃過賴惠顰丟過來的枕頭,一個快速移位,一把將她抱住了。

    賴惠顰喘著粗氣,臉蛋緋紅,羞澀地把頭埋在我的胸口,一股男性特有的雄性氣味讓她有點暈了,在我有力的摟抱下,身上傳來一種異樣的刺激,讓她有自覺地從鼻間發出了呻吟。

    賴惠顰的呻吟讓我一愣,我們突然安靜下來,一股曖昧的氣氛慢慢形成。我低頭看著她緋紅羞澀的臉蛋,聽著她重重的喘氣聲,感受著她劇烈起伏的胸部緊緊挨著我的身體,我不由得心神一蕩,把持不住自己,慢慢地低下頭去,輕輕吻住了她豐潤的紅唇。

    「嗯……」賴惠顰的唇上傳來一陣酥麻,宛如被電流通過一樣,不由得又輕輕地哼了一聲,保存十七年的初吻就這樣獻了出去,她不禁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著這美好的初吻,一時之間時間仿佛靜止了。

    我伸出舌頭,抵住賴惠顰的牙齒,正準備攻城的時候,她突然一把將我推開,嬌羞地看了我一眼,把頭別了過去。我呆呆地看著頑皮可愛的她,沉浸在美好的享受中,忘記如何應付這尷尬的局面。

    賴惠顰看著宛如呆頭鵝的我,心里開心極了,臉上顯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大聲地說道:「唔!好啊!強哥,我要去洗澡了。」

    「好好好,你先去洗吧!」我連忙說道。

    「哎呀!我沒有衣服可換,強哥,借你的睡衣給我穿。」賴惠顰又是一聲嬌笑。

    「嗯!我去幫你拿。」我點頭道,隨即走進房間。

    賴惠顰接過我拿來的睡衣,頑皮地笑道:「謝謝強哥,你可不準偷看哦!」

    「如果不鎖好門,說不定我會一不小心闖進去哦!」我開玩笑道。

    「哈哈!你敢?」賴惠顰嘟起小嘴,佯怒道。

    「這可嚇不倒我,不然就試試看,嘿嘿……」我的雙眼緊盯著賴惠顰傲人的胸部,做出流口水狀說道。

    「死樣,色狼。」賴惠顰朝我扮了個鬼臉罵道,隨即走進浴室,關上了門。

    我聽到一陣鎖門的聲音,看來賴惠顰還是不放心我,接著就傳來了「悉悉嗦嗦」的脫衣聲,然后是蓮蓬頭噴水的「嘩嘩」聲。

    美妙的聲音傳來,我不由得遐想萬千、浮想聯翩,仿佛看到賴惠顰完美白皙的身子,仿佛看到了那高聳的乳峰,乳峰上還有兩顆殷紅如草莓的**,平坦的小腹好像平原,小腹下面是讓人噴鼻血的少女地,黑黑的芳草覆蓋著那極隱秘的花園……我就這樣意淫著,男人的原始**又沖動了,褲襠情不自禁地搭起了帳篷,好脹。

    「靠!是誰裝潢的房子,給浴室裝木門,要是玻璃的該有多好啊!不行,以后得把浴室的門換了,換成透明的玻璃門。」我心里罵道。

    過了一陣子,賴惠顰還沒出來,我不禁暗想道:「她在干什么?怎么洗那么久,到底是千金大小姐。」我閉上了眼睛,疲倦很快襲來,睡了過去。

    ************

    賴惠顰站在蓮蓬頭下,任微熱的水流沖灑在自己的身上,一天的疲累在此刻都跑光了,她輕輕地擦著沐浴乳,用手在自己白皙如初雪一樣的身上揉搓著。她對自己的身材是非常滿意的,尤其是那對豐滿高聳的**,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吸引到無數男人的目光。

    此刻乳峰上的兩點蓓蕾在熱水的刺激下逐漸變硬,挺立了起來,紅潤誘人,賴惠顰揉搓著自己的傲人乳峰,不禁想到剛才和黃強親嘴時那陣酥麻的感覺,身子不禁微微地顫抖著,兩手不由自主地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小嘴微微張開,輕聲呻吟起來。

    賴惠顰暗想道:「好想要強哥的擁抱,他有力的手臂、醉人的氣息,無不是那么地令我著迷,他會不會進來呢?要是他真的進來怎么辦?就這么把身子給他嗎?」原來她剛才并沒有鎖上門,只是把門栓搞出聲音假裝鎖了,其實她的內心還是很想要黃強侵犯的。

    「嗯……」賴惠顰的身子顫抖著,感到下體突然一熱,流出了一股水流,小嘴控制不了的呻吟起來。

    「啊!我**了嗎?好舒服的感覺,可是在別人的浴室里,好羞啊!」賴惠顰不由得想到生理衛生課本上的知識,第一次特殊的感覺讓她羞澀起來。

    「強哥會不會聽到?要是他聽到了會認為我是個壞女孩嗎?不,他應該不會聽到,我叫得這么小聲,水流又是這么大聲。」賴惠顰胡思亂想著,趕緊擦洗著身子,然后擦干身子穿上睡衣走出浴室。

    「他睡著了?看來他沒有聽到。」賴惠顰看著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的黃強,終于放心,她嘿嘿一笑,輕輕地走近我,伸出右手,捏向我的鼻子。

    「嗚嗚……」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難,好像墜入了水中,不由得張大嘴巴,一下子驚醒過來,卻看到一臉壞笑的賴惠顰站在我眼前,我問道:「洗完了?」

    「嗯!這么快就睡著了啊!你去洗吧!我洗完了。」賴惠顰笑意盎然地看著我說道。

    我笑道:「如果你洗完了就去床上睡吧!今晚我委屈一點兒睡沙發了。」

    我的睡衣穿在賴惠顰身上倒有一種特別的味道,和白天英姿勃勃的她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由于洗了熱水澡,她臉色緋紅,像顆大大的紅蘋果,寬松的睡衣貼在她的身上,因為沒有穿胸罩,所以胸前的兩點很明顯地凸起。

    「嘿!挺大的!」我喉嚨一動,不由得吞了吞口水暗想道。

    「呵呵!算你識相,不愧是我賴惠顰的朋友。」她微笑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卻發現我眼神怪怪的,等看到我吞口水才知道我是在盯著她的胸前,不由得雙手抱胸,嬌嗔道:「啊!色狼,壞死了。」

    「嘿嘿!我去洗澡了。」我說完就跑開了,剩下賴惠顰在原地跺腳,生氣的模樣還是那么可愛。

    我很快地洗完澡出來,賴惠顰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看到我出來,問道:「這么快啊?」

    「當然,男人洗澡都很快的,哪像你們女人。」我調笑道。

    「顰兒,打電話回家了嗎?」我突然記起她今晚不回家應該打電話回家告訴父母一聲,免得他們擔心。

    「沒有。」賴惠顰懶懶地回答道。

    「那現在打回去吧!免得他們擔心。」我說著把手機遞給賴惠顰。

    「打不打都一樣,我父母都不在家,他們很少管我的。」賴惠顰淡淡地說道,并不接過我的手機。

    「可是家里總有人會擔心,還是要打電話回去。」我耐心地說道。

    「哎呀!你怎么這么煩啊?」賴惠顰撅起嘴巴不耐煩地說道。

    「如果家里的人找不到你,肯定會急壞的,還是報個平安吧!」我緊緊地盯著賴惠顰說道,又把手伸到她面前。

    「好啦!好啦!我打就是了,婆婆媽媽的,真是啰嗦。」賴惠顰在我長久的注視下終于接過手機,按了幾個按鍵撥打起來。

    「喂!王伯嗎?我是顰兒,今晚我在朋友家睡,不回去了,嗯!我知道了,那就這樣,我掛了。」賴惠顰說完把手機遞還給我,說道:「這樣可以了吧?強哥哥!」

    「呵呵!這樣才是我的乖顰兒,來,獎勵一個。」我笑著嘟起嘴巴向她的紅唇印過去。

    「大色狼,才不要你的獎勵呢!好,我想去睡覺了。」賴惠顰嬌嗔著躲了開去。

    「我不是早讓你去睡了嗎?那去吧!記得鎖好門哦!」我提醒道。

    「知道了,大色狼。」賴惠顰站起身,嘟著嘴巴說道。

    「等等。」我找了一根鋼棍遞給她說道:「把這根棍子拿去,如果不能夜我忍不住破門沖進去,就用這根棍子打我這只大色狼。」

    「呵呵!想不到你這么幽默啊!我不需要,你還是留著自己防身吧!說不定半夜起來我把你……嘿嘿!」賴惠顰不但不要棍子,反而提醒我要注意她。

    「嘿嘿!隨你好了,到時候不要后悔就是了,我可是提醒過你的哦!」我把棍子一放,壞還地笑道。

    「誰怕你啊!我去睡了,晚安。」賴惠顰說完走進我的臥室,隨手關上門。

    我心想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子,接著我躺在沙發上,下午的疲倦讓我很快就沉沉睡去。

    ************

    鬧鐘準時地響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起來刷牙洗臉,去下面的早餐店吃早餐,然后又買了一些早點回去給賴惠顰。

    我推開臥室的門,賴惠顰還睡得正香,只見她發出均勻而輕微的鼻息,酥胸微微起伏著,可愛的小嘴微翹,身子蜷縮,像個熟睡的嬰兒般。我低下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后走出去,輕輕地關好房門,拿出筆給她留了言放在桌子上,便鎖好門去上班了。

    今天課堂上倒沒有什么大事發生,學生也沒有搞什么花樣,只是大部分學生還是在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我上完課之后,又去買了午餐,徒步走回公寓,準備好好地盡地主之誼。

    「顰兒,我回來了。」我打開房門,大聲地叫道。

    「哦!強哥回來了。」賴惠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撲過來緊緊抱著我,把頭埋在我懷里。

    「呵呵!怎么了?小心把衣服弄臟了。」我張開雙手問道,把午餐拎開。

    「強哥,你對我真好,從來沒有人對我這么好。」賴惠顰低聲說道。

    「咳咳……沒什么,我們不是好朋友嗎?我吃了早餐后順便幫你帶回來,我又不知道你喜歡吃什么早餐,所以就隨便買了一些。」我知道賴惠顰指的是什么,因為不知道她喜歡什么口味,我就把油條、粥、腸粉、牛奶、豆漿,統統都買了一點兒回來放在廚房里。

    「可是我父母都沒有你對我細心,他們只知道賺錢,把我一個人丟在家里,讓一群下人來照顧我。那些下人只知道奉承我,按照我父母的命令做事,對我的好都是假的,不像你是真的對我好,我能感覺得到。」賴惠顰抬起頭,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深情地說道。

    「是嗎?那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我試探著問道。

    「可以,別說一件,就是十件、百件我都答應你。」賴惠顰堅決地說道。

    「是嗎?」我確認道。

    「當然了,我雖然是女的,可是我答應的事就像石頭一樣,實實在在。」賴惠顰豪氣頓生,顯示了豪邁的風范。

    「好吧!我要你以后別再蹺課了,因為……我就是你的新班導師,有責任管好班上的學生。」我終于說了出來。

    「啊!」賴惠顰的臉上出現奇怪的表情,突然重重地掐了一下我的手臂,痛得我齜牙咧嘴。

    「大壞蛋,騙我這么久,我最憎恨別人騙我了。」賴惠顰狠狠地說道,一副很生氣的樣子,別過臉去,微翹的小嘴撅得更高了,孩子氣十足,像個洋娃娃,可愛極了。

    「呵呵!我只是遲點說出來而已,有不是存心騙你。記得哦!到時候準時上課,這可是你答應我的事哦!」我嘻嘻一笑道,并不理會賴惠顰生氣,我知道她已經體會到我的好了,現在只是假裝生氣而已。

    「好了、好了,我答應你的事做到就是了,大壞蛋,大騙子,不過……」賴惠顰沒好氣地說道,眼睛一轉,又來了個轉折。

    「不過什么?」我好奇地問道。

    「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賴惠顰狡黠地說道。

    「什么事?」我又問道。

    「我暫時還沒有想到,等我想到的時候再告訴你,答應嗎?」賴惠顰嬌俏地說道。

    「那是不是我答應了你就會去上課?」我無奈地問道,被學生威脅而且還是這么美麗的學生,真有種奇怪的感覺。

    「嗯!你答應我我也答應你。」賴惠顰重重地點點頭道。

    「好,我答應。」我伸出巴掌說道,賴惠顰也伸出手來和我對擊一下。

    我的眼睛感受著賴惠顰從開始的陌生到現在的熟悉,真切地感受到了少女的可愛與純真。

    「這才是我的乖顰兒嘛!來,獎勵一個。」我呵呵地笑道,又嘟起了嘴巴。

    「才不要呢!」賴惠顰嬌笑著躲了開來。

    「肚子餓了嗎?我們開飯吧!」我朝賴惠顰揚了揚手中的午餐說道。

    「有什么好吃的?」賴惠顰大聲地嚷嚷道。

    于是午餐在快樂的氣氛中結束了,我躺在沙發上邊悠閑地剔牙邊看著電視,而賴惠顰則回去了。

    ************

    賴惠顰果然依約每天都來上課,這可是十班的一大新聞,因此同學們暫時安靜了,并沒有出現什么大的問題,我也不急著去找他們,過了幾天風平浪靜的日子。

    這個周末楊靜和楊靈回來了,我當然去看望她們,少不了和楊靜又翻云覆雨一番,共享歡愛的樂趣,這個星期楊靈他們國三也開始補課了。

    這天下午突然覺得有點無聊,我想起還欠陳一丹一餐,而今晚也有空,就打算請她吃飯,我拿出手機撥通了她的號碼,說道:「喂!一丹嗎?我黃強,今晚有空嗎?」

    「哦!有什么事嗎?這算約會嗎?」在辦公室的陳一丹接到我的電話有點興奮,不禁調笑道。

    「是呀!我的大美人,如果有空的話,今晚我請吃飯,怎么樣?地點你定哦!」不是面對面,我不由得說話大膽了點。

    「行,那就七點在御品軒門口見吧!」陳一丹爽快地答應了。

    ************

    我早早就來到約定的地點,看了看手表,還有半個小時才到七點,既然是約會,男人應該早到,千萬不能讓女人等,這是我約會的原則,在六點五十九分的時候,陳一丹終于出現了。

    今天的陳一丹看起來是精心打扮過了,一件白色背心配上白色短裙,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肌膚,豐滿乳峰擠壓出來的乳溝讓人遐想無限,真想一頭栽進去永不起來。短裙下露出的美腿修長健美,看不到一絲瑕疵。腳下是白色的中跟露趾涼鞋,給人的感覺格外青春俏麗。我的眼神瞬間變得火熱起來,恨不得自己能像超人一樣,有雙可以穿透一切的眼睛。

    陳一丹走到我面前,看到我火熱的目光,心中一喜,嫣然一笑道:「好看嗎?」

    我連忙重重地點著頭,像雞啄米一般,說道:「好看、好看!何止是好看,簡直是美若天仙啊!」我頓了一下,又調笑道:「嘿嘿!就是不知道哪個小子這么有福氣,能娶到你當老婆。」

    「陳一丹雙眼一翻,白了我一眼,臉生紅暈,嬌嗔道:「貧嘴!人家連男朋友都沒有,哪里會有什么小子有福氣啊?」她的小嘴撅起,相當可愛。

    這番話聽在我耳中就像是仙樂,我心中大喜,腦海中立即生出了一個念頭:「大爺我還有機會!找準機會上了她。」我想到這里,不禁興奮地笑了起來。

    「小強,你笑什么?笑得這么開心。」陳一丹察覺到我笑得有點曖昧,不由得問道。

    「嘿嘿!沒什么、沒什么,我們進去吧!邊吃邊聊。」我連忙岔開話題,掩飾道。

    御品軒的老板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一頭燙過的頭發,穿著一身旗袍,身上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雖然是半老徐娘,倒也風韻猶存。老板一見到陳一丹進來,一面和她談笑著,一面親自領著我們到一張靠窗邊的桌子前坐下,看樣子陳一丹是這里的熟客了。

    陳一丹輕車熟路地點了一份青椒爆炒掌中寶(雞的腳掌心)、一份炒花蛤、一份蠔烙餅、一份青菜,還要了一瓶紅酒。我們要的東西很快就送上來,不由得讓我感慨,熟客就是熟客,能占一些便宜,老板總是會多照顧一些。

    「干杯。」我幫陳一丹的酒杯里倒了紅酒,也給自己倒了一些,然后兩人輕輕碰了碰杯。

    陳一丹喝了一小口酒,慢慢地放下酒杯,微笑道:「那間房子還滿意嗎?現在是不是和女朋友住在一塊了啊?呵呵……」

    「嗯!滿意,雖然說有三房,但是卻只有主臥室有床,有點美中不足,我要聲明,我沒有和女朋友住一塊哦!」我嘻嘻笑道。

    「有床給你就不錯了,你知道嗎?我到這里工作都已經三年了,我還自己在外面租房子耶!你倒好,才剛開始工作,學校就幫你租房子了。」陳一丹笑道。

    我理所當然地說道:「誰叫魏副校長要把問題班級給我帶啊?我當然得提一點點小小的要求啊!呵呵……房子確實不錯,可是你知道嗎?上次一個女學生住在我家……」

    「啊!天哪!你帶女學生回家住?」我話還沒有說完,陳一丹就大聲驚叫起來,周圍的人立刻被吸引過來,對著我指指點點。

    我搔搔頭,連忙對著周圍的人擺擺手,尷尬地笑道:「不是,上次碰巧救了一個學生,她又不愿意回家,我只好把她安置在家里,床讓給她睡了,而我卻喂了一晚的蚊子,所以我才會抱怨只有一張床,如果有兩張床的話我就不用犧牲鮮血了。」

    「這樣啊!那后來呢?」陳一丹松了一口氣,問道。

    「住了一晚她就回去了,而且因為這樣我還感化她了呢!」我得意地說道。

    「哦!是嗎?那個學生是誰啊?」陳一丹好奇地問道。

    「賴惠顰。」我答道。

    「啊!那個富商的女兒,經常蹺課、玩機車、打架的那個嗎?」陳一丹又驚叫起來,眼中有了異彩,頓了一下又說道:「看來你很厲害耶!你知道嗎?她可是十班的問題老大耶!那么多老師都搞不定她,想不到你一個星期就搞定了。」

    「呵呵!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總之我要在國慶前將十班的所有問題都解決掉,引導他們走上學習的正路,帶領他們全部考上大學。」我目光堅毅、語氣肯定地說道。

    「我相信你能做到!」陳一丹也被我的決心所感染,激動地說道。

    我舉起酒杯笑道:「干杯!不談公事,只談風月,讓我們慶祝你我共餐。」

    「好一個只談風月,哎!聽說你和鄒海風很好,是不是想追人家啊?」陳一丹笑吟吟地說道。

    「說實在話,我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和她只不過是要好的同事而已,因為我們都是十班的老師,在一起討論的時間多一點兒罷了。」我微笑道。

    「那你就沒有什么想法嗎?我記得你的資料上都說你很好色哦!再說日久生情,感情的事很難說的。男人好色,我們女人清楚得很,可是一個女人一旦愛上了一個男人,就不會管這個男人有沒有其他的女人,只要這個男人真心愛她就夠了。」陳一丹開始還笑著說,說著說著就感慨起來了。

    「也許吧!雖然我好色,但是我對我喜歡的每一個女人都是真心的,說老實話,我并不止一個女朋友,可是她們都能彼此接納,因為她們知道我對她們是真心真意,為了她們我可以付出生命。」我覺得應該向陳一丹說明我的情況,好讓她心里有個準備,不然萬一追上了她,再發現我的女朋友們,她豈不是要大大地生氣。

    陳一丹眼神中閃過一抹異彩,臉色也有些奇怪,內心暗想道:「像他這么出色的男人,肯定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的,可是他會喜歡上我嗎?」

    不過陳一丹很快便跟沒事人似的,依然笑得優雅從容,說道:「看來你是真的喜歡上她了,那祝你成功吧!干杯。」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