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 曖昧

獨孤尋歡2017-2-27 15:13:56Ctrl+D 收藏本站

    我把酒杯一放,思索著回答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她了,畢竟像她這樣的美女,是男人都會喜歡的:就像你一樣,也是每個男人心儀的對象,我自然也不會例外,但是到底是單純迷戀她的美貌還是真心待她,我還不確定啊!」

    陳一丹的眼神中明顯閃過一絲喜悅,臉上卻露出哀怨的神色說道:「你倒也坦白,不像有些偽君子,滿腦子齷齪想法,表面上還要裝得多清高似的。>
    陳一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見多了,也就一直單身了,實在是害怕遇人不淑啊!因為我對愛情是全力以赴的,怕愛上一個壞人,就很難抽身出來。」

    我看著陳一丹哀怨的眼神、清秀的臉龐,聽著她低吟的話語,不禁一愣,怎么感覺話里有話似的,難道這番話是特意說給我聽的?

    雖然我覺得這個想法比較自戀,要是會錯意,不免要出糗了,不過要是害怕出糗丟臉,那要怎么去追美女呢?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人至賤則無敵,我是流氓我怕誰。

    我對視著陳一丹的眼睛,想把她的心思看透,我故意裝出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調笑道:「那你看我怎么樣?我雖然多情了一點兒,但是絕對不濫情哦!要不要考慮考慮?像我這樣優秀的男人,想追我的女人太多了,我都說做人要低調,可惜我就像是黑暗中的一只螢火蟲,不管到哪里都免不了萬眾矚目,可要抓緊機會,不然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那時我也只能向你說抱歉了。」

    陳一丹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亂顫,豐滿的乳峰急遽地起伏,掀起陣陣乳浪。

    過了好半天她才緩過氣來,白了我一眼,嬌嗔道:「你還真以為你有多搶手啊?

    我才不稀罕呢!你這個大色狼,留給其他美女吧!」陳一丹話雖如此,可是語氣神情怎么那么像在撒嬌呢?我揉揉鼻子,故作委屈道:「我這是為你著想,真沒良心,那說好了,以后可別后悔哦!」

    陳一丹嬌媚一笑,突然俯身到我身前,盯著我的雙眼輕聲道:「那你不妨給我個機會,低調的色狼……」

    我不敢與陳一丹對視,低垂雙眼,卻看到了讓我驚心動魄的一幕,陳一丹本來就半露的酥胸此刻因為她的彎腰幾乎全部都露了出來,白如雪、滑如脂的乳峰在我的眼前晃蕩,甚至可以看到胸罩內乳暈的那抹鮮紅。

    我不禁吞了吞口水,嘿嘿一笑,看來我這一步棋走對了,再來個以退為進,欲擒故縱。

    我苦惱地說道:「美女肯垂青我,我自然歡喜,只是美女知道我的情況,可不要是和我開玩笑啊!」

    「怎么?以為我在逗你玩?那好,你就當我沒有說過這些話便是,難道我陳一丹沒有追求者嗎?何必在你這個大色狼身上吊死呢?」仿佛我的話惹惱了陳一丹,她惱怒地說道,纖纖素手狠狠地在我身上擰了一下,直疼得我齜牙咧嘴,半天答不上話來。

    「別這樣,就當我沒說過這些話便是,何必下這么重的手呢?」我委屈地揉了揉被陳一丹蹂躪過的地方說道。

    「誰叫你還真當自己是塊寶啊!誰都搶著要。本來想給你機會的,既然你這么識趣,本小姐收回前面的話!」陳一丹嬌蠻地說道,看著我苦悶的表情,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一樣甜美。

    「再說你都已經有那么多女人了,有幾個?三個?四個?還是更多?我又何必淌這趟渾水呢?我是不是應該小心點,免得到時候遭了某人的毒手,那可就后悔莫及了。」陳一丹露出一副憂慮的表情,將雙手護在胸前,憂心忡忡地說道。

    我瀟灑地一揮手說道:「我最恨那些始亂終棄的男人了,要是讓我知道有誰是這樣的人,我生撕了他!」我咬牙切齒、信誓旦旦的樣子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陳一丹再也忍不住了,「咯咯」地嬌笑起來,又是波濤洶涌、乳浪滾滾。她深情地看了黃強一眼,看得出他剛才說的話絕對不是謊話,而是發自內心深處,芳心不禁又是一動。

    陳一丹從小就生活在臺灣,對男人三妻四妾也見得多了,內心并不排斥,只是像黃強這么重情重義的男人確實難找了。陳一丹想到這里,心中不再堅持,默默地接納了黃強。

    我看著陳一丹花枝亂顫的誘人模樣,心神一蕩,心臟不爭氣地撲通亂跳,看到她后來沉默下來,分明是默許我了,我看著她的眼神不由得又火熱了起來。

    陳一丹似乎注意到我熾熱的眼神,嬌羞地微微閉上了眼睛,同時也嘟起紅潤的小嘴。我心中一喜,嘴漸漸向她的紅唇靠近過去,我們兩人終于在餐館旁若無人地親吻在一起。

    剛開始還只是嘴碰嘴,沒多久,我們的舌頭就糾纏在一起,口中的津液隨著我們進進出出的舌頭而相互交換著,那種感覺甜美極了。

    過了良久,四片嘴唇才分開,陳一丹輕輕地瞟了我一眼,便低著頭安靜地坐著,那紅暈的臉蛋、嬌羞的表情、深情的眼神讓我不禁怦然心動,又想親吻她了。

    我伸出舌頭輕舔著自己的嘴唇,回味著那甜美的感覺,褲襠下慢慢地頂了起來,巨龍在伸懶腰了。

    我心中有股欲火在慢慢升騰,內心逐漸向惡魔淪陷,同時向**投降,腦中有個念頭在滋生:「上了她、上了她。」

    「小強,你也在這里吃飯啊?」一個嬌柔好聽的聲音及時叫醒了我,我大口地喘了喘粗氣,才勉強把**驅趕走。我循聲看去,看到一臉嬌笑的鄒海風和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走在一起。

    鄒海風的臉上滿是驚喜,嬌俏的臉顯得很興奮,替她增添了許多魅力。她和那個男人快步走了過來,卻發現陳一丹也在,興奮的心情不由得降溫了,心里莫名地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她還是和陳一丹打了招呼。

    「是啊!上次一丹幫了我一個大忙,所以我特地來這里謝謝她的,怎么你也在這里?旁邊這位先生不介紹一下給我們認識嗎?」我微笑道,心想不會是她的男朋友吧?

    「哦!他是魏副校長給我介紹的朋友,今天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他叫魏書升。」鄒海風介紹道,然后又對魏書升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同事黃強,那位也是我們學校的,是魏副校長的助理陳一丹小姐。」

    「幸會、幸會。」我和魏書升伸出手掌握了握,客氣地說道。

    「小強,你可真厲害啊!來學校沒多久就追上了我們的陳大美女,要知道曾經有無數人追都沒追上哦!」鄒海風突然說道。我怎么覺得這番話中有點吃醋的味道呢?

    「鄒大美女也有無數人追啊!現在是不是選定這位魏先生了?看魏先生儀表堂堂、相當斯文,不知道在哪個單位高就啊?」陳一丹秀眉一揚,嬌笑一聲,針鋒相對地說道。

    我心想這兩個女人怎么了,怎么話里都有話,還帶著不小的火氣呢?難道真的如陳一丹剛才所問的,鄒海風也喜歡上我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豈不是又可以吊上這個大美女?我想到這里,心中不由得暗暗竊喜。

    「不敢說高就,只是在廣州一家大報社當個主編而已,還不都是為了混口飯吃。」魏書升彬彬有禮地答道。

    鄒海風又要開口說話,這時魏書升看了看手表,溫柔地說道:「海風,時間不早了,我還是早點送你回去吧!要不然我叔叔會罵我的。」

    鄒海風只好把剛要說出的話吞了回去,悻悻地看了陳一丹一眼,又哀怨地看著我說道:「再見!」她的語音哀怨低沉,宛如一個怨婦和剛見面的丈夫分別一般。

    我感受到鄒海風的情意,內心不禁一顫,想不到她對我的感情已經如此之深了,我呆呆地看著她曼妙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內。

    「怎么了?心疼了?鄒大美女被人追了舍不得嗎?」陳一丹看到我失神的樣子忍不住譏諷道。

    「沒有、沒有。」我轉過頭連忙掩飾道。

    「哼!」陳一丹重重地哼了一句,別過臉去。

    「一丹,現在我只想好好地珍惜你,別的都不去想,相信我。」我隔著桌子抓起陳一丹的纖纖玉手,深情地表白道。

    「這次就勉為其難地相信你。」陳一丹從我的手中抽回手,伸出蘭花指點了一下我的額頭說道。

    「嘿嘿……」我惟有笑臉相迎。

    「小強,我們回去吧!都十點半了。」陳一丹看了看時間說道。

    「好,我送你回去。」我微笑道。

    ************

    我牽著陳一丹的玉手,走在夜晚寧靜的小路上,只是方才在御品軒的氣氛似乎還殘留著,我們一時無言以對,各自想著心事。

    一直低著頭的陳一丹忽然開口說道:「鄒海風好像真的對你有點意思呢!」

    我看不清楚她臉上的表情,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又是何種心情,我一時不敢貿然接話。

    「這句話怎么說?沒看到她現在正在約會嗎?就別開我玩笑了。」我嘆了口氣,苦笑道。

    「從她剛才的話中我能感覺出來,你要知道我也是女人,女人對女人的感覺總是比較靈敏的。」陳一丹說道。

    「或許吧!不過我不靠感覺,我靠看到的事實,事實是,她現在已經有了對象,而且那個魏書升長得比我帥,工作也比我的好,條件比我好多了,她又怎么會喜歡我呢?」我頓了一下,繼續嬉皮笑臉地說道:「再說了,能天天看到一丹這樣的大美女,對美女的抵抗力也增強了許多,不會見到美女就黏上去了。」

    「貧嘴!討打呀?」陳一丹看我笑嘻嘻的樣子,故作惱怒的打了我一下,嬌嗔道,然而眼睛里卻滿是欣喜與嬌羞。

    此時的陳一丹美艷不可方物,嬌羞中帶點撩人的味道,我一用力,把她扯到我懷里,另一只手一環,從她的背部攬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肢。

    陳一丹看著我熾熱的眼神,不由得心頭一熱,同時心神一蕩,微微地閉上了雙眼,同時嘟起豐潤的紅唇,似曾相識的一幕再次上演,我一低頭吻在她濕潤的紅唇上。

    陳一丹處子的芳香、**的**與空氣中花粉的香味夾雜在一起,我只覺得芳香撲鼻,**高漲,再也沒有了在御品軒親吻時的顧忌,我們忘情地親吻著,四片嘴唇宛如打架般不停地移動著,兩條舌頭如靈蛇一般糾纏在一起,久久沒有分開過。

    陳一丹從來沒有過如此熱烈的親吻,**驟然高漲,那種酥麻的感覺就像狂風暴雨一般在她的身體里肆虐,讓她情不自禁地喘著粗氣,并且大聲地呻吟著,被我摟抱著的嬌軀也貼著我的身體摩擦起來。

    陳一丹激烈的反應讓我的**驟然達到了頂點,巨龍一下子就一柱擎天,堅挺地頂在她的小腹上,此時我摟抱著她的雙手自然而然地游移起來,左手從背后伸進她的背心,盡情地撫摸著那光滑的背部,右手則是移到她的胸部,隔著把薄薄的背心抓住豐滿的**揉捏起來,讓**在我的手心里變化著各種形狀。

    陳一丹沉浸在如潮水般的快感當中,突然感覺到小腹被一根堅硬如鐵的東西頂著,伸出小手一摸,發現原來是我的小弟弟,粗大如她的小臂,堅硬得好像鐵棍一般,她心中又驚又喜,悄悄用玉手解開了我的拉鏈,脫下我的褲子和內褲,與巨龍來了個零距離的接觸。

    陳一丹的小手輕輕握住龍頭,燙、粗、硬、挺、長,她在腦海中閃電般地給我的巨龍做了描述,小手輕顫,開始小幅度地套弄起來,漸漸地動作越來越快,她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套弄巨龍的感覺。

    我的上身被陳一丹豐滿的**壓著,下身又被她的纖纖玉手握住,那種感覺令我興奮得大聲喘著粗氣,手上的力度不由得更大了。

    我的左手下移,從她的裙子硬擠進去,一手覆蓋在小巧翹挺的屁股上,輕輕一捏,彈性十足:右手從背心低低的領口探了進去,伸進罩杯里,零距離地感受著這處女的**,滑滑嫩嫩的,而乳峰上那顆蓓蕾感受到我的撫摸,宛如黃豆泡水一般急遽膨脹,很快就變大變硬了,傲立在大大的乳峰上。

    「嗯……哦哼……啊……」陳一丹身上兩個敏感部位突然受到攻擊,身體仿佛被高壓電流擊中般僵硬起來,口中大聲地**起來,她不由得用手掀開自己的短裙,那只抓住巨龍的小手拼命拉動著巨龍往她的裙內靠近,試圖引導它進入她的神秘地帶。

    巨龍透過薄如蟬翼的內褲緊緊地戳在陳一丹的幽谷地帶,那里一凹,巨龍剛好頂在她的桃源洞口。陳一丹只覺得自己最神秘的地方被粗硬的巨龍戳了一下,渾身一顫,小腹內突然生出一股熱流,從花徑中流了出來。

    巨龍突然感覺到花徑洞口處流出一股水液,弄濕了陳一丹的內褲也濕潤我的龍頭,我情不自禁地用力一頂,重重地戳在她的桃源洞口上。

    「啊……」陳一丹又是一聲**,身子完全癱軟在我身上,雙手再也無力握住我的巨頭,小腹內的熱流不受控制地一股一股奔涌而出。

    「小強,啊……回去吧!哦……我的房子就在附近了,啊……」陳一丹再也忍受不了**的煎熬,她只覺得體內那團欲火已經燒得她再也顧不得女人的面子了,主動提出了要求。

    「嗯!」我恨不得現在就把陳一丹就地正法,來個以天為被,以地做床,可是我知道這是她的初夜,得給她留下美好印象,草率不得,所以答應了她。

    我把陳一丹橫抱起來,走了一分鐘就來到她住的地方樓下,顧不得人們的驚訝目光,直接把她抱上她住的三樓,將她丟在那張寬大的席夢思床上。

    陳一丹從床上一彈而起,發瘋一般地撕扯著我的衣服,我也很快就把她剝得一絲不掛,兩個身無寸縷的人用力地抱在一起,在寬大的床上盡情做著愛做的運動。

    「啊……」當我的巨龍擠進陳一丹那窄小的桃源洞口時,她發出了大聲的尖叫,四肢緊緊地箍著我的身體,柳眉緊皺,貝齒輕咬,她終于把自己的身子獻給了心愛的人,她盡力忍受這巨大的痛楚,她知道很快就會迎來那醉人的爽快與舒服,她在等待**來臨的那一刻。

    我壓在陳一丹柔軟的身體上,她光歡的下身與我**的下體緊緊相貼,每次我的巨龍整根插入她的花徑時,巨大的龍頭都頂在花心深處,我們下體結合緊密得一點兒縫隙都沒有。

    半個小時后,陳一丹終于迎來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如潮水般的快感沖擊著她的神經,她不由得發瘋似的高聲呻吟**起來。

    又是半個小時過后,陳一丹又**了兩次,她終于感受到我的偉大與強悍,發瘋似的愛上了我,也愛上那能給她帶來無上快感的巨龍。

    又半個小時過后,陳一丹總共**了四次,而我在她最后一次**后暈過去的時候,也忍受不住了,身子一顫,用盡全身力氣將巨龍往她那火熱緊窄的花徑最深處狂猛地一插,將龍頭緊緊地頂著她的花心,一股滾燙濃稠的精液頓時射進她的花心深處。

    我將內心的**完全宣泄出來,身子一倒,壓在陳一丹身上沉沉睡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