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性奴

獨孤尋歡2017-2-27 15:14:50Ctrl+D 收藏本站

    我很快就來到團委辦公室門前,「咚咚咚!」我敲了敲門,靜等了一會兒才推門進去。>
    此時團委書記王婉芬正在和幾個學生談話,她看到我進來,鳳眼一揚,喜上眉梢,俏臉含春,自有一股說不出的春意。

    我靜靜地站在一旁仔細地打量著她,只見她那頭烏黑光亮的頭發梳了一個漂亮的造型,前面的劉海微微染了一點兒棕紅色,露出修長白皙的脖子。

    王婉芬風情萬種的一雙大眼睛宛如一汪深深的水潭,蘊含著無限的春意,小巧的鼻子相當秀美,充滿誘惑的櫻桃小嘴鮮紅而豐潤。

    粉紅色的襯衫擋不住王婉芬傲人的曲線,高聳的**在胸前畫出兩條大大的拋物線,然后是一段平坦的小腹線,流經翹圓的臀部然后一泄而下,經過裙子勾勒出一雙健美修長的大腿,腳下一**白色的高跟鞋把她的腳襯托得更是白皙細嫩,宛如一段粉藕,讓讓垂涎三尺。

    「好了,就這樣,你們按照我做的去辦吧!」王婉芬對著那幾個學生說道,然后把他們打發走,接著起身走到我身邊媚笑著叫道:「主人。」

    王婉芬用手在我的褲襠一抓,淫笑道:「主人的好大哦!」

    「這個**,這么急啊?」我伸手想要抓王婉芬豐滿的胸部,她嬌笑著用手劃過我結實的胸部,然后一閃而過,走到門旁邊,「砰」的一聲把門給關上,又用手轉了幾下,將門反鎖。

    「主人,芬芬想死你了。」王婉芬撲了過來,抱住我死命地親我的嘴以及臉,膩聲說道,一只手向下,隔著褲子抓住我剛硬起來的巨龍揉搓著。

    「**,想我了嗎?」我微笑著一手隔著王婉芬的衣服抓住她那豐滿高挺的**揉捏起來。

    「芬芬好想主人,天天都想著主人來寵我,可是我又不敢貿然地去找主人,只能在這里苦苦等候主人。主人今天來了,芬芬很高興、很開心。」王婉芬抱著我流著淚說道。

    「別哭了,我這不是來了嗎?今天我就來好好地滿足你,讓你爽歪歪。」我說著,手上不由得加大了力道,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她**的變化,漸漸變硬、變挺。

    「嗯!芬芬不哭了,芬芬也一定會把主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王婉芬停止抓摸我的巨龍,用手抹干自己的眼淚,開心地笑道,真是風情忘種、變化多端。

    「那我們還等什么呢?」我哈哈大笑道,然后雙手按在她那對高挺溫暖的乳峰上,隔著襯衫,我清楚地感覺大她的體溫和內衣的蕾絲花紋。

    「嗯!就讓我們用行動點燃**的火焰吧!」王婉芬不愧是團委書記,說出的話是那么的文雅。

    王婉芬又把手放了下去,一把抓住了我漲大的巨龍,猛然一抓,力道奇大,別看一個柔弱的女人,在這個關鍵部位有意識地一抓,還真讓我受不了呢!痛楚中又能清楚地感覺到快感,宛如電流般傳到全身,痛楚與快感并存著。

    我開始興奮地喘起氣來,褲襠里的巨龍在王婉芬力道奇好的抓撫下,急遽地膨脹著,很快就成了一條名符其實的巨龍,褲襠內狹小的空間已經成了它最大的束縛,開始不安地扭動著。

    王婉芬靈巧的小手嫻熟地摩擦著我的巨龍,真的是技術老到,讓我覺得好爽快啊!

    我雙手靈巧地解開王婉芬胸前的紐扣,右手伸了進去,從下面探進她的左邊胸罩內,入手滑膩粉嫩,還有一絲絲的溫熱。我輕輕地用手一按,她的**馬上就彈了起來,彈性十足,接著我伸出中指和食指捏住峰頂上的那顆蓓蕾,小巧而又帶點硬挺,開始揉捏起來。

    王婉芬的手并不滿足于隔靴搔癢,她靈巧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拉開了我的褲子拉鏈,并且把我的內褲拉下,粉嫩的玉手探了進去,她的手好涼,手指猛然觸碰到龍頭、龍身以及兩顆龍蛋,帶來一陣舒爽的感覺,然后她順勢把我的巨龍握在纖細的手中,又是一抓,這次沒有痛楚,是一種說不出的爽快。

    我的左手已經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把王婉芬裙子后面的拉鏈拉下了一點點,并且伸進了她的裙子里,握住她那渾圓翹挺的屁股,她的皮膚好細滑、好嬌嫩,歲月的流失并沒有讓她的肌膚失去彈性,依然是彈力十足。我的手在她的臀部滑過,就像在一塊絲綢上滑過一般,溫熱溫熱的感覺,真的好舒服。

    王婉芬在我的愛撫下,也開始喘著粗氣,小聲呻吟起來,抓著巨龍的手的力度也慢滿適中,兩者開始彼此適應配合了,她的小手緩緩地搓動著,讓我感覺好爽,她的身體不停扭動著,積極的配合使我撫摸得更加舒服。

    從未如此近距離地看著我的性奴,王婉芬大約三十一、二的年紀,由于保養得好,歲月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跡,反而讓她完全地熟透了,散發出熟女的迷人風韻,好誘人!

    此時的王婉芬眼眸中散發出淫蕩的神采,她的小臉好紅、好紅,粉紅豐潤的小嘴由于**的煎熬,干干地微張著,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

    我一低頭重重地吻了下去,將舌頭毫無阻礙地伸進她的嘴里,盡情地攪動、纏繞……右手仍舊在她的胸罩內撫摸著滑嫩高挺的**,左手緩緩拉下裙子的后面拉鏈,隨即把她的裙子褪了下去。

    我放眼瞧去,暗想道:「哇!是一條淡綠色的丁字內褲,只有一條淡綠色的帶子勒住她的屁股縫,好性感、好誘人!」

    我的左手輕輕滑過王婉芬的屁股溝,游移到她的前面,然后按在突起的三角草原地帶,手指觸碰到濕濕的布條,找到她已經濕得一塌糊涂的桃源洞口,隔著薄薄的布開始觸摸她的兩片肉瓣。

    「嗯……不要……」王婉芬無意識地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聽在我耳里卻是誘人的呻吟。她大口喘著氣,身體不時地抖動著,此時她修長的手指開始情不自禁地套弄起我的巨龍,那種酥麻爽快的感覺幾乎讓我天旋地轉。

    王婉芬果然不愧為熟透了的少婦,手法極其熟練,看她那拿捏得很好的力度、似騷非騷的俏模樣,絕對是一個床上高手,因為光是這樣我就已經欲仙欲死了。

    「啊……嗚……」我忍不住小聲地呻吟起來,中指不由得加大了力度,隔著內褲扣進她的花徑內道。王婉芬的眼睛猛然睜大了許多,頭部用力地向后仰起,大口地喘著粗氣,已經不自覺地叫了起來:「啊……噢……」

    「我……我要……你,快進來……進來吧!我……我受不了啦……」王婉芬低聲對我哀求道,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滿是渴望的目光,下身汩汩地涌出大量的淫**,丁字褲前面的一點點布片已經完全濕透了,淫**隔著布片流滿了我的手指。

    王婉芬看我沒有說話,主動地吻了過來,濕潤的小嘴貼上我的嘴巴,這次是她先伸出丁香小舌進入我的嘴巴里面,那纏人的舌頭追逐著我的舌頭,和它緊緊纏繞著,此時她握著巨龍的手終于抽了出來,開始費力地脫去我的衣服,小巧纖長的手撫摸著我結實精壯的胸膛,手指在我的身上輕輕滑動著,有點癢癢的、酥酥的,好舒服。

    王婉芬吐出我的舌頭,輕笑一聲,把我用力地一推,我慢慢地癱倒在沙發上,她的手沿著我的身體漸漸向下摸去,我微微閉上眼睛盡情地享受她的愛撫。

    此時她的頭發已經變得凌亂了,卻反而更加迷人,在這陰靡的氣氛下顯得相當淫蕩騷媚。

    王婉芬緩緩地朝我的胸部吻了下去,靈巧的丁香小舌熟練地舔著我的**,并繞著**打轉,接著伸出兩只小手熟練地解開了我的皮帶,把我的褲子拉到膝蓋,然后輕輕地拉下我的內褲,被她撫摸得青筋暴露的巨龍猛然一彈,終于彈出陰暗狹窄的小帳篷,驕傲地指向天花板,一抖一抖的顫動著。

    王婉芬的小手再次撫摸上脹大的巨龍,小手不禁顫抖起來,她停止了對我的舔吻,抬起頭吃驚地看著巨龍,又是驚訝又是喜愛,即使我閉著眼睛也能清楚地感覺到她的顫抖。

    王婉芬完全俯下身子,解開的裙子又褪下了不少,雪白的屁股翹得高高的,淡綠色的丁字褲緊緊地勒著股溝,她微微扭動著屁股,真的好迷人。

    紅得發紫的龍頭完全暴露在了王婉芬的面前,有雞蛋般大小,怒眼圓睜、虎虎生威、傲然挺立,突然從龍頭上傳來無法形容的爽快感,我心里想道:「啊!是……是王婉芬的舌頭!」

    王婉芬光滑的舌頭時而在我的龍頭上輕輕地旋轉著、舔著,時而來回快速地滑過:時而如清風細雨般地舔著,讓我感受到如沐春風般的舒爽:時而如狂風暴雨般地猛舔,帶給我如驚濤駭浪般的刺激,我馬上感覺到了如泉水噴涌般的刺激酥麻。

    王婉芬來回卷舔了一會兒,檀口一張,緩緩地將我的龍頭含在她的櫻桃小口中,我頓時感到好滑、好爽、好刺激。我不自覺地伸出雙手抱住了她的頭,用力地按住,讓她的嘴巴含得更緊,隨著她頭部的起伏,迷人的聲音驟然響起,「噗滋、噗滋」的聲音讓我沉醉不已。

    王婉芬的小嘴緊緊包裹著我的巨龍,一絲縫隙也沒有留下,腮幫子隨著我的抽送而起伏,一條柔軟而又濕潤的香舌搭在龍頭下方的脖頸處,牙齒輕輕地摩擦著龍頭,比我以前上過的妓女技術更為嫻熟,這樣的「吹蕭」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夠享受到的,我不禁為之沉醉了。

    王婉芬的舌頭靈巧地蠕動著,我用雙手抱住她的頭,下身挺動,加快頻率地抽動起來,長長的巨龍直插到她的喉嚨深處,她的口水隨著巨龍的抽送,一絲絲從緊密結合的嘴角處溢出。

    我將手伸到王婉芬的粉紅色襯衫里面,隔著胸罩揉捏搓壓著她那對高聳豐滿、彈性十足的**,我感覺到她的**越摸越大、越揉越挺、越捏越有彈性,甚至隔著胸罩也能感覺到**高高地翹起。

    巨龍就這樣在王婉芬的小嘴里抽動了一百來下,這時小腹內突然一熱,有種巨大的沖動讓我忍不住想射了。我心里暗想道:「這樣可不行,我會沒有面子,要知道,我的記錄從來沒有少于半個小時的,這也是我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敗下陣來。」

    于是我出聲叫道:「停停停,讓我歇息一下,我想射了。」

    王婉芬抬起頭朝我淫蕩地笑了笑,真是****入骨,她含著巨龍點了點頭。于是我讓巨龍待在她那張溫暖濕潤的小嘴巴里,感受著她的櫻桃小嘴給我帶來感官上的強烈刺激。我休息了一下子,平息了內心內的那股沖動后,又抱住她的腦袋開始**起來。

    剛開始我只是輕插慢抽,讓龍頭在她的小嘴里進進出出,從巨龍身上傳來的酥麻感瞬間傳遍全身,我越插越爽、越抽越麻,又漸漸興奮起來,身子止不住地越插越快、越插越深,屁股也挺動得越來越快,每次都插到她的喉嚨深處,然后又全根拔出,她的嘴里發出「嗚嗚嗚」、「咿呀咿呀」的模糊呻吟,既似痛苦又似快樂。

    我就這樣來回**了十來分鐘,巨龍傳來的快感越來越強烈,小腹內的那股熱流也越來越脹,我知道自己已經到達極限了,于是開始狠抽猛送,沒插幾下,伴隨著全身觸電似的抽搐,我的小腹一縮一放,一股滾燙的熱流頓時洶涌而出,經過龍身狹窄的通道,然后從龍嘴噴射出來,一股腦兒地全部射進王婉芬的口腔里,乳白色精元從她的嘴角流了下來。

    我想拔出來,可是王婉芬不肯,死命抱著我的屁股,小嘴緊緊地含住巨龍,我也就不再堅持了,讓巨龍在她的小嘴里溫存了好一會兒,直到巨龍噴出的所有精元都被她吸食干凈,而且變小、變軟之后,王婉芬才戀戀不舍地把軟龍吐了出來。

    我**裸地癱在椅子上,回味著剛才驚心動魄的「吹蕭」,回想著王婉芬超強的技巧,感受著**后的余韻。

    王婉芬坐在地上,把嘴里的精元全部吞了下去,然后依偎在我雙腿之間,用手抓著軟龍緊緊地貼在她火熱的臉上。

    「主人,舒服嗎?」王婉芬的手不知不覺握住軟軟的巨龍輕輕地摩挲著,并用迷人的媚聲問道,此時的她杏眼含春,讓人迷醉不已。

    「棒極了,你的技巧是我見識過最好的,也是被我上過的女人當中最能給我快感的!芬芬,不怕告訴你,你是唯一讓我投降的女人,我喜歡,超級喜歡,我想接下來會讓我更爽,是不是?」我滿意地點了點頭道,并用一只手輕輕撫摸著她那飽滿渾圓的**,揉捏著硬挺的**。

    「嗯!芬芬會讓主人滿意的,芬芬也喜歡吃主人的大**,不過主人要讓芬芬舒服哦!讓芬芬下面的小嘴也嘗嘗主人的超大**,爽一爽。」王婉芬柔聲應道。

    「會的,我一定會讓你的**爽歪歪的,剛才我只是一時大意輕敵了,我會讓你見識見識主人的雄風,要不然我也不好意思當你的主人了。」我說著順勢一把抱起了她,讓她趴在我的身上。

    「主人,我……我還想要,你還可以嗎?」王婉芬湊在我的耳邊,一邊說話一邊向我的耳窩里吹著熱氣。

    「嗯……小**,把它弄硬了,我就可以干。」我說著伸手一探王婉芬的下身,芳草萋萋的花園已經是汪洋一片,淫**橫流,泛濫成災,騷得不得了。

    「呵……」王婉芬輕笑一聲,狐媚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說「看我的」一樣,接著她撫摸巨龍的手法一變,變得好奇怪,又是壓又是捏,又是捻又是套,時而撫摸龍身,時而輕刮巨龍,時而撫摸兩顆蛋蛋……

    很快地我的巨龍又漸漸醒了,再一次在她的手中脹大、變粗、變硬,這次比剛才還要硬粗,脹得我好痛,巨龍已經完全聽從她的召喚,將展開一次大戰……

    「主人,可以干我了嗎?」王婉芬輕輕地一笑,媚眼如絲,騷媚地要求我干她。

    「小**,待會兒可不要求饒哦!我會狠狠地干死你!」我突然用力地捏了一下王婉芬的**,狠狠地說道。

    「噢……芬芬不怕,芬芬就要你狠狠地干死我。」王婉芬痛得怪叫一聲,淫蕩地說道。

    我把王婉芬扶起,彎腰一把抱起這個****入骨的女人,來到小型的團委會議室,把她平放在寬大的會議桌上。團委辦公室在十二樓,從落地窗向外看去,可以看到外面芳草如茵的草地和無數火紅色的金鳳花,還可以看到更遠處的小湖,景色非常漂亮。

    此時的王婉芬姿態撩人、性感****,媚眼含春地看著我,眼神中充滿了醉人的風情。我蹲下身,輕輕將她的短裙拉到膝蓋處,那白皙如雪而又修長的大腿頓時映入我的眼簾,那條淡綠色絲織的丁字褲緊緊包裹著濕潤的神秘花園,透過濕透了的內褲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緊貼著的一根根黑毛。

    我忍不住伸手從王婉芬雪白的小腿輕輕滑過,最后停留在她的花園處,輕輕地按了按那凸起的部位。

    「噢……」王婉芬輕輕地呻吟起來,這是她很敏感的部位。

    我扯住了王婉芬丁字褲的兩根細細腰帶,輕輕往下扯到膝蓋處,這樣一來她的整個陰部就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了,只見修長的美腿交合處,一叢黝黑的嫩草呈倒三角形的形狀軟綿綿地覆蓋住神秘花園,黑草卷曲而濃密,但是面積不是很大。

    「芳草萋萋鸚鵡洲。」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古詩,情不自禁地用手撫摸上她的芳草,黑亮亮的芳草光滑而細膩,像絲綢一般輕柔順滑,不過在桃源洞口處的芳草已經被她的淫**浸濕,黏在她的兩片花瓣上,散發著淡淡的腥臊味。

    再往下就是令我魂牽夢縈的桃源洞口了,兩片粉紅色的花瓣緊緊閉合著,一道緊密的細縫遮住了桃源洞里神秘的一切,不過此刻不斷有絲絲淫**從緊閉的洞口滲出來,流到她的屁股處。

    王婉芬的陰部就像她的臉龐、身材一樣動人,真美!我看得迷醉不已。

    「討厭,看什么呀!」王婉芬的臉好紅,像兩朵紅云,不知道是羞澀還是**,她嬌滴滴地說著。

    我用手分開王婉芬的雙腿,把頭穿過短裙和雙腿之間的空隙,把她的雙腿掛在我的雙肩上,現在我的眼睛離她那美麗而又神秘的花園只有五厘米的距離了,我的鼻子幾乎就挨著她的陰部,腥臊味也變得濃了起來。

    王婉芬是第一次以這個姿勢把自己的陰部暴露在一個男人的面前,心頭莫名地興奮起來,感到好激動、好緊張、好刺激,小腹中一陣沖動,瞬間從里面涌出大量的淫****,噴射在我的臉上,咸咸腥腥的,騷味十足。

    王婉芬的兩片花瓣是可愛的淺粉紅色,已經很濕潤了,閃耀著迷人的光澤,我用兩根手指拉開她的花瓣,露出緊閉的桃源洞口,里面的嫩肉正在輕輕地蠕動著,接著我伸出舌頭用舌尖貼著她的花瓣,輕輕地舔了起來。

    「噢……啊……」王婉芬大聲地**起來,身子莫名地顫抖著,強烈的快感瞬間傳遍全身,她只覺得小腹又是一熱,花心深處涌出大量的淫**。

    我舔過王婉芬的花瓣,輕輕逗弄花瓣上端的那顆花核,花核在我靈巧的舌頭舔弄下,漸漸地完全暴露出來,有花生米那么大,閃著誘人的粉紅光澤,如觸電般的感覺傳遍王婉芬的身心,她不禁大聲呻吟**起來:「啊……好舒服……想不到……主人的技巧這么好……噢……好爽……」

    我舔過了花核后,我的舌頭向下舔移,漸漸把舌頭完全伸進她的花徑中,她的花徑好滑、好嫩,汩汩地流出大量的淫**。我用力地舔著花徑內的嫩肉,用力地吸吮著,大量的淫**流進我的嘴里,好甜、好香啊!

    「啊嗚……哦嗯……啊……爽死了,主人……我……我要飛了……」王婉芬的身子突然僵硬起來,屁股用力地向上挺起,整個陰部都覆蓋在我的臉上了。

    王婉芬的呼吸開始加重,呻吟**也越來越大聲,她高聳的胸脯隨著呼吸而劇烈地上下起伏著,下身也隨著我的舌頭的舔吸而挺起又放下,嬌軀****地扭動著,臉上一片緋紅,更多如潮水般的**從她的桃源洞內涌出。

    「啊……啊……我不行了,快插吧!我真的受不了了……」王婉芬大聲地**著,雙手用力地扳著桌子,手上青筋畢露。

    我暗想道:「行了,玩到現在也該讓我爽啦!我要狠狠地操這個美麗****的性奴了!」

    我把王婉芬向后拉到桌邊,硬脹的龍頭輕抵在她的花瓣上,輕輕地摩擦著她粉嫩的花瓣,激動的一刻終于要來臨了。我用雙手分別抓著她的美腿,深吸一口氣,腰部一擺,將巨龍慢慢刺進她的體內。雖然已經有**的充分滋潤,但是她的花徑比想象中更為緊窄,灼熱的陰肉緊夾著我的巨龍,我不禁驚訝于花徑的緊窄程度。

    我深吸一口氣,腰部一沉,屁股一挺,把巨龍狠狠地插入到花徑深處,一插到底,只見王婉芬眉頭一緊,牙齒輕咬,鼻子里發出「哼」的一聲,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滿幸福與愛意的望著我,歡喜至極。

    我的巨龍已經頂到花徑的盡頭,我停了下來,靜靜地頂著,享受著她那灼熱陰肉傳來的擠壓感,她的陰肉不斷地收縮擠壓,從花心深處傳來一陣吸力,嫩嫩的肉好像在吸食著龍頭一樣,花徑周圍的肉壁緊包著龍身,好像要把巨龍絞斷一般,不停地刺激著我的巨龍。

    「真的好緊啊!」我不由得打從心里感嘆道。

    在我們兩人沉重的呼吸中,我伸出雙手一顆一顆地解開王婉芬的襯衫紐,將襯衫往兩邊一掀,她的胸罩也是淡淡的綠色,好迷人的顏色,顯然和丁字褲是一套的,罩杯上有蕾絲繡的花朵,但是罩杯很小,只能勉強罩住半個豐乳。

    我把王婉芬的胸罩往上推,胸罩包得很緊,有點困難,王婉芬適時地微微抬起上身,我迅速地把手伸到她的背部,手指輕巧地一挑胸罩的搭扣,就把它解開了,胸罩自動地滑落下來,一對飽滿渾圓、雪白耀眼的**彈了出來,跳進我的視線。

    王婉芬的胸部渾圓碩大、豐滿高挺、白花花的,尤其是乳峰上的兩顆殷紅蓓蕾,紅潤欲滴,就像兩顆紅色瑪瑙一般,是一對相當迷人的**,她的**隨著呼吸而上下起伏著,雪白的肌膚好像綢緞般毫無瑕疵。

    只見光滑修長的玉頸、飽滿而不下垂的**富有彈性、兩顆粉紅色的**大小有如櫻桃一般。我俯下身子盡情地玩弄著這對**,伸出舌頭卷舔咂吸,然后含住她的一顆**,緊緊地吮吸起來,不時地用牙齒輕咬,摩擦著她那迷人的粉紅色**。

    「啊……好爽……主人,插我吧……狠狠地插我的**吧!」王婉芬在我雙重的沖擊之下,情不自禁地**起來,哀求我快點干她,而且她說著也主動出擊了,扭動著迷人的小蠻腰,向上挺著豐滿的臀部,巨龍在她的扭動下,激烈地摩擦著她的花徑……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屏住呼吸,舌尖緊頂住上顎,平息了如潮水般涌來的快感,集中精神撫摸著她的**,同時巨龍展開行動,以九淺一深的頻率**起來。每當那深深的一插直頂王婉芬的花心時,她的**總是不自覺地變得大聲起來,雙腳緊緊夾著我的腰。

    這樣干了十來分鐘,王婉芬已經完全適應我的**了,狹窄的花徑也完全適應了粗大的巨龍,兩者之間的配合極其順暢,巨龍在她的花徑里一點兒阻力都沒有,滑溜溜的。于是我改變作戰方式,由九淺一深改為五淺三深,巨龍加速**著她的花徑,整個房間都響起迷人的「噗滋、噗滋」之聲。

    王婉芬漸入佳境,呻吟聲逐漸加大,直至完全地尖叫亂喊起來,她使出渾身解數,屁股拋挺如花,雙腳在空中舞動,花徑內的軟肉蠕動著緊夾我的巨龍。

    我看著王婉芬的高跟鞋在空中舞動,被她的淫聲弄得更加興奮,心中更是無比的自豪,男人能讓女人在**中感受到快感和**是最值得驕傲的,于是我更加賣力抽送,而她則是完全沉醉在無法形容的快感當中,雙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摸著,不停**著。

    我又干了半個小時后,王婉芬開始變得難以抑制地尖聲**起來,我每一次抽出或者插進,她都「啊啊」地大叫起來,巨龍緊密摩擦著花徑帶給我強烈的快感以及征服感,漸漸地她的花徑變得更加灼熱并且更大幅度地收縮蠕動起來,擠壓著我的巨龍,花心深處也傳來一股強大的吸力,我知道她就要**了,于是加快速度狠插猛抽起來,擊擊到底。

    「啊……噢……我、我……要飛了……飛了!太……爽了……」王婉芬頭部搖得像撥浪鼓一般,萬千發絲如精靈般在空中亂舞,腰肢也挺動得非常厲害,花徑中收縮的力道越來越強。

    「啊啊啊……啊啊啊……」王婉芬怪叫起來,就在她的陰肉收縮至極限時,她的身子一顫,不停地抽搐著,我感覺到有一絲滾燙的液體由她的花心噴射而出,射到我的龍頭上,我知道這個強悍****的女人終于被我干得泄了出來,達到了**的**。

    王婉芬的身子不斷地抽搐著,花徑里面的陰肉做出了**的擠壓動作,花徑周圍的陰肉一圈一圈地緊夾著我的巨龍,一股一股半透明淫**從我們緊密結合的地方流出。

    我停下動作,一邊享受這個美麗女子的**,一邊略作休息。此時她的臉上是一片醉紅,身上的肌膚也泛著迷人的粉紅色,細密的汗水從毛孔冒出來,她宛如從水中撈出來一樣,但是這樣使她的肌膚顯得更加有光澤,也更加耐看。

    幾分鐘之后,王婉芬的春情完全平息了,于是我的巨龍再度出擊,做出更快的**,每一次都全根抽出,然后又重重地直插到底,龍頭每次都能頂到她的花心,王婉芬很快又開始激動興奮起來,呻吟聲四起,嬌喘不止。我看到她散亂的長發、美麗的面容,以及豐腴的**,這一切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也更加賣力地干起來。

    王婉芬的**實在太美了,我每一次進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的**內的感覺。我將巨龍完全抽離她的桃源洞口,然后再大力插回她的洞內,粗大的巨龍塞滿了緊窄的花徑,洞內的**也隨之化成白色泡沫冒了出來。

    王婉芬的小嘴中不斷發出巨大的呻吟聲,流出的**沿著粗大的巨龍滴到桌上,接著我又是一陣猛烈的**,這樣的動作讓她爽死了。

    半個小時后,王婉芬的身體開始積極地回應起來,屁股直往上挺起,嘴里也大聲地**著。

    我知道王婉芬又快要**了,而我也干得差不多了,巨龍開始又麻又酥起來,熟悉的快感很快便傳遍全身,我也快要**了,我要和她一起達到**,共同享受這**的極境,于是我更加賣力地抽動著,巨龍如風一般在她的桃源洞內進進出出,就像巨龍本來便是在她洞內的一樣。

    「啊啊啊啊啊……」王婉芬的身子僵硬起來,渾身顫抖,嘴里發出驚人的**,花心深處噴出一股滾燙的**,灑在偉大龍頭上。

    我渾身一顫,小腹內傳來一股巨大的沖動,我再次快速地猛插了兩下,然后猛然拔了出來,小腹內那股沖動頓時化成巨大的能量,從龍嘴里噴射出來,頃刻間乳白色的精漿已經射在她的身上,濺得到處都是,**、小腹甚至臉上和頭發上。

    王婉芬完全癱倒在大會議桌上,我伸手把她的衣服完全脫去,直至一絲不掛,只見她那雪白而嬌嫩的肌膚沒有任何瑕疵,一點兒都沒有松弛,是那么的完美,就像是一尊上好的玉雕,晶瑩剔透。

    王婉芬那兩片小巧而棱角分明的薄唇此刻大張著,正在不停地喘氣,光潔柔嫩的脖子、碩大豐滿的乳峰、平滑細嫩的小腹、豐挺的美臀、修長健美的大腿,以及那令人遐想的幽谷花園,更是神秘得像是深山中的幽谷,此刻正有一條透明的山泉從里面流出,給整個幽谷增添了不少靈氣。她的身材凹凸分明、高挑勻稱,堪稱完美,我不禁想道:「好一幅裸女圖啊!」

    我看著看著,**又高漲起來了,剛才變軟還沒有縮小的巨龍又直立起來,硬邦邦的耀武揚威,睥睨四方,于是我伏在王婉芬的身上,嘴輕輕咬住她那高聳脹大的粉紅**,腰部則不停在她的下體出摩擦,**瞬間又將我的巨龍弄得濕潤了。

    「主人,你又可以了?」王婉芬看到我的動作,下體感受到巨龍的粗硬,又驚又喜地問道。

    「嗯哼……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呵呵一笑地說道。

    「主人就是主人,真是厲害!那快點干我吧!」王婉芬興奮地哀求道。

    我暗想道:「真是一個**,爽了兩次還這么想要。」

    我決定換一個姿勢,于是我把王婉芬翻過來,讓她跪趴在桌上,拉起她的美臀,讓她完全把屁股挺了起來,這個姿勢無比撩人。

    我跪在王婉芬身后,龍頭觸到她的桃源洞口,只覺得那個洞口依然是那么的細小,就好像根本沒有被我的粗大巨龍進去過一樣,恢復能力十分好,這說明這個**的彈性是非常好的。

    我心中大喜,暗想道:「這可是很難遇到的極品啊!」我想到馬上又要進入這緊窄的洞中,不禁更加興奮,我連忙用手扶著巨龍對準狹小的洞口,腰一沉,屁股一挺,頓時發出「噗滋」一聲,淫**四濺,巨龍再次狠狠地插入花徑中。

    王婉芬身子一顫,感覺到下面又被粗大的巨龍塞滿了,一陣快感傳了過來,「噢……」她情不自禁地呻吟出來。

    巨龍被緊窄的陰肉摩擦著,我只感到自己被一陣陣溫熱包圍著,相當爽,當下我不再慢慢來,一上來就是全壘打,用力地前后抽送,桿桿到底,記記必殺。

    我扶著王婉芬美麗的翹臀,巨龍有規律地在她熱熱的綿**里反復**著,我很喜歡這招老漢推車,因為可以看見迷人的大屁股,而且還可以看見巨龍在桃源洞內進進出出的情況,所以這招用在大屁股的少婦身上是最好不過了。

    此刻我就盯著自己的巨龍推開王婉芬的小花瓣一下子進去一下子出來,她的花瓣也外翻出來,從洞內冒出的淫**越來越多,晶亮而透明,流到她的肛門上形成亮亮的一層,而留在洞口的淫**因為巨龍的摩擦而變成了白色的泡沫。

    我就這樣干了二十來分鐘,在「啊啊」聲中,王婉芬又一次達到了**。接著我將她翻轉過來,托住她的屁股,將她抱了起來,她軟趴趴的用兩手箍住我的脖子,雙腿夾緊我的腰部,我開始抱著她在會議室內來回走動,一邊走一邊拋動她的身體,一邊屁股用力,將巨龍更深入地進行**,展開又一輪的攻勢。

    這個招式很累人,好在王婉芬的身材夠苗條,剛開始巨龍還不能完全頂到她的花心,但是隨著熟練度增加,她和我的配合度也越來越好,在我的腰桿用力來回抽送的情況下,深入她體內的巨龍很快就能頂到花徑的盡頭了。

    王婉芬每一次被拋起、每一次被**,都會大聲**起來,身體迎合著我而抬起坐下,這樣干了十來分鐘后,她又開始發狂似的**起來,頭部亂搖,發絲亂舞,嬌軀亂扭,她的花徑緊緊包著我的巨龍,花心深處更是傳來巨大的吸力吸吮著龍頭,好像黑洞吞食一切似的。

    我知道這連番的刺激已經將王婉芬推上**,于是我走到她的辦公桌前,將她平放下去,雙手握住她的腳踝,屁股大幅度地挺動著,我也快要**了,和這個****入骨的女人**總是能讓我很激動,讓我不由得想要和她一起到達**的極境。

    「啊……主人,射……射到里面吧!」王婉芬察覺到我的沖動,連忙**道,兩手肆意地揉捏著自己的**,她的花心深處猛然噴出一股黏膩的陰精,層層裹住龍頭,**里的花心一張一合地吸吮著龍頭。

    「啊!」我忍不住低哼起來,狠狠地一插到底,用力頂住她的花心,扭動的屁股停止不動,接著放下她的腳踝,用力地摟住她的屁股,一股精元猛然噴射出來,澆在她的花心上,極度的快感像海嘯一樣沖擊著我的全身,瞬間把我淹沒。

    我們又再次攀上了**的最高峰。

    ************

    寧靜的傍晚——

    我寫意地躺在草地上,透過頭頂的樹枝縫隙可以看到上面的天空,此時的天空顯得格外澄凈,白云像是一團團棉花,鋪天蓋地地排滿整片天空:太陽的光線不再刺眼,柔和地穿過樹枝之間的縫隙透射在草地上,然后投射在我身上,隨著風吹樹枝的晃動,那些光的斑點也舞動起來,像是跳舞的精靈。

    這是我在校園中偶然發現的一個角落,在教學樓、行政樓和教師辦公樓的夾角,因為是靠近學校的圍墻,很少人發現這個地方,所以很少人來這里,這是我很喜歡來的地方。

    這是一座小小的山坡,綠草如茵,山坡上有一棵大大的金鳳樹,一樹火紅,不時有一、兩朵紅得似火的金鳳花掉落下來,此刻我正躺在這棵金鳳樹下,觀望著日已西斜的天空,心中一片澄凈,沒有一絲雜念。

    說實話,高三十班已經慢慢地上了軌道,這從其他上課的老師們和我上課時的情況來看,他們已經改變了不少,很多同學都很自覺地用功學習。

    當然,這是因為我召集班上所有的科任老師開了一次會,要求他們絕對不能歧視我的學生,要用愛心來教導學生,而他們也確確實實地做到了這點,我想這是班上學生改變的主要原因吧!

    而班上的那些問題比較大的學生當中,賴惠顰、姚瑤、張耀興的問題都變少了,而我對黃小倩的治理方式班上的其他學生也都看見了,知道我的厲害,只要能把學生中的頭頭黃小倩和高勇治理好,十班應該就不會有什么問題了。

    我一直在等一個契機,治理他們兩個的契機。

    ************

    高三十班的教室——

    「勇哥,收到最新消息,一中的毒龍下午要來我們學校和我們十班挑戰,指名要和你單挑以報上次打架失敗的仇!」胡忠看著手機上的消息,興奮地說道。

    「是嗎?手下敗將還敢來挑戰我們,不知死活,嗤……」高勇聽了不屑地笑道。

    「胡忠、高勇,你們能不能不要大聲喧嘩?現在可是正在上課啊!」數學老師龔茹聽到胡忠兩人竟然在課堂上大聲地商討打架的事情,一點兒面子也不給自己,不由得有點生氣了。

    「勇哥,那我們怎么辦?要不要再給他們一點兒顏色瞧瞧?」胡忠白了講臺上的龔茹一眼,繼續大聲地問道。

    「勇哥,扁他們,他們都找上門來了,如果不扁他們,傳出去還以為我們怕了他們呢!」張耀興也跟著吆喝起來。

    「就是,勇哥,你就帶我們去把他們打得屁滾尿流吧!」黃小倩一聽到有架打,本來就惟恐天下不亂的天性,現在更是添油加醋地說道。

    「你們……」龔茹氣得臉色發青,說不出話來。

    「好,下午放學后大家集合起來,把毒龍打得跪地求饒。」高勇站起來向上揚起手臂,大聲地說道,深邃的眸子里閃現著狠厲的神采。

    「龔老師,對不起,繼續上課,繼續……」高勇雙眼盯著講臺上的龔茹,嬉皮笑臉地「道歉」,然后神色一變,聲音突然變得冷酷起來,充滿威脅地說道:「不過剛才的事應該沒有聽見吧?」

    「嗯嗯……」龔茹突然害怕起來,連忙應道。高用可是十班的打架王,也是學校的打架王,練過武功,修理過不少老師,之前十班的很多老師就是因為被他修理過才辭職或者住院的。

    下課鈴一響,龔茹收拾好課本如風一般地逃出了教室,在這個班上課可真是提心吊膽。

    「十班同學集合,帶上家伙跟我來。」高勇振臂一呼,立即有十來個同學從桌底抽出各自的家伙,有鐵棍、砍刀、水管、雙節棍等等之類的東西。

    「勇哥,才這么一些人啊?」胡忠說道。

    以往打架幾乎是全班傾巢而出,現在卻還有差不多十個同學坐在椅子上,高勇一看,竟然連以前愛看熱鬧的賴惠顰都在收拾書包準備離去,不禁有點兒惱怒了,說道:「管他們去不去,我們這些人還怕打不過他們嗎?如果你怕了,也不要去好了。」

    「我怎么會怕呢?我去。」胡忠看到高勇生氣了,小聲地嘀咕道。

    「我們快去吧!不要壞了十班的名聲,不像某些人變節了。」黃小倩語帶諷刺地瞟了賴惠顰一眼,可是她又不敢明說,因為她知道賴惠顰家里的勢力可是很大的,每天都有保鏢護送來學校。

    「走!」高勇當下帶頭離開,十來個人拿著打架的家伙浩浩蕩蕩地向學校側門走去,那里很偏僻,有一塊很大的空地,是學生專門用來打架的地方,他們稱之為「戰坪」。

    「惠顰,怎么辦?要不要告訴強哥?」姚瑤見高勇他們都走了之后,緊張地看著賴惠顰問道。

    我曾經帶賴惠顰和姚瑤一起出去玩過,也一起到過我家,玩得很熟,她們兩女私底下都叫我強哥,只有在學校才會稱呼我老師。兩女彼此都知道對方喜歡我,不但沒有忌妒,反而漸漸地成為好朋友。

    「這么大的事當然得告訴強哥了,走,我們也跟去看看。」賴惠顰收拾好書包之后,連忙說道。

    ************

    熟悉的鈴聲響起了,把我從遐想中驚醒過來,我從褲子口袋里拿出手機一看,是賴惠顰打過來的,于是翻開手機接聽道:「喂!顰兒,下課了?」

    「強哥,你在哪里?出事了,高勇帶著同學們去打群架了,你快來吧!」賴惠顰的聲音有點急,暗想道:「萬一強哥在外面呢?能阻止這件事嗎?如果阻止不了,那么他以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費了。」

    賴惠顰知道黃強對高三十班傾注了極大的熱情,雖然不知道他的做法能不能成功,但是既然心愛的人有這種想法,而且這個想法也非常好,她當然支持,所以她一直都在幫助黃強。

    「別急別急,我就在學校里,在哪里,我馬上就趕過去。」我連忙安慰道。

    「我和瑤瑤在教學樓下等你,你快點過來吧!」賴惠顰說道。

    我掛了電話,心中一點都不著急,從資料上我知道高勇在嘉誠市的高中當中可是有名的高手,而且他還經常去打拳,戰績很好,甚少敗過,他練的是散打,大開大闔,力道很猛,有他在,十班的學生們不會有問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