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群戰

獨孤尋歡2017-2-27 15:15:16Ctrl+D 收藏本站

    高勇帶領十來個同學來到戰坪,一中的毒龍帶著二十來個同學已經等在那里了。wWW.Qb⑤。cOm

    毒龍名叫杜龍生,是一中有名的問題學生,曾經帶領一中的學生和高勇帶領的十班混戰,可是戰敗了,而且敗得很慘。幾乎嘉誠市所有高中的問題學生的老大都曾經挑戰過十班,可是每次都輸,所以,高勇帶領的十班名聲在外,風頭最勁。

    這次杜龍生可是有備而來,不但苦練了三個多月的功夫,而且還請來了高手,準備打破嘉誠實驗中學十班不敗的神話,而且還要讓高勇臣服,確立自己在嘉誠市高中當中的老大地位。

    「毒龍,還嫌上次沒被打夠啊?這次居然還跑到我們學校來,是不是身上又癢了?」高勇看著剃了一個掃把頭、穿著黑色背心的杜龍生笑道。

    「哈哈……」高勇背后的同學們都狂笑起來。

    「高勇,你先別得意,這次我正是來報上一次的羞辱之仇,我會讓你好看的!」杜龍生用手摸了摸頭頂上染成黃白色的頭發,歪著頭、扭著脖子說道。

    「牛皮都快吹上天了,手下敗將還敢說大話,既然你不介意,那就讓我們再羞辱你一次吧!哈哈……」高勇蔑視地說道,一點兒都沒有把杜龍生放在眼里。

    「少廢話!來吧!手底下見真章。」杜龍生雙眼圓睜,惱羞成怒地大叫起來,雙手握拳,微微彎著腰朝高勇沖過去。

    「上!」高勇收斂起笑容,果斷地下了命令,自己則凝聚功力朝杜龍生沖過去。

    兩人都沖到一半,各自攻出自己的一拳,兩個拳頭急速碰在一起,「啊!」

    兩人各自吐聲收拳,竟然是不分軒輊。

    「嗯!不錯,有進步,這樣才打得過癮,我喜歡!」高勇興奮地大叫道。

    「嘿嘿!我會讓你更過癮的!」杜龍生怪笑道,右手一個沖拳,以「黑虎掏心」之式直直地朝高勇的胸口擊去,拳式快速而沒有花招,而他的左拳則在空中劃了一個弧度,一個勾拳擊向高勇的太陽穴,雙管齊下,無論是哪拳擊中,都必定給對方痛擊。

    「來得好!」高勇面對杜龍生來勢洶洶的兩拳,大贊道,接著一個「烏龍大擺尾」,雙手握拳交叉置于胸前阻擋杜龍生的右拳,同時一個「鶴點頭」,腦袋一低一偏,避過他的左拳。

    高勇腰一挺,吐氣開聲,力貫雙臂膀,格擋住杜龍生右拳的雙拳往外一伸,強大的力量讓杜龍生不得不連連后退以求化解,一直后退了四、五步,這股凝聚了高勇八成功力的力量還是讓杜龍生難以站穩,身子搖晃著又后退幾步。

    「不會吧?」杜龍生心中大驚,想不到高勇的力氣這么大,不禁有點后悔自己低估了對手。

    同時杜龍生身后的同學們當中有一個披著一頭長發,只在前額的發梢染了火紅色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知道杜龍生很快就會敗在高勇手下。

    高勇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當第一拳和杜龍生接觸的時候,他就已經摸清了杜龍生的底細,馬上制定一個速戰速決的計劃,所以走險招讓杜龍生攻打過來,為的就是達到現在的效果。

    「哈哈……」高勇長笑一聲,身子一弓,如離弦之箭射向還未站穩的杜龍生,右拳縮在腰間,蓄勢以待,準備一擊奏效。等到靠近杜龍生時,高勇揮出夾帶著十成功力的一拳,如高射炮一般轟向杜龍生,拳未到,風先至。

    杜龍生眼中閃過恐懼,想不到高勇的功力高了自己不止一籌,情急之下,也學著剛才高勇那招,將雙臂交叉擋在胸前阻擋這威力無比的一拳。

    「轟」的一聲巨響,高勇的右拳打在杜龍生胸前雙臂的交叉點上,「啊!」

    杜龍生發出一聲慘叫,身子向后疾飛出去,姿勢相當難看,然后「砰」的一聲大響,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

    教學樓樓下——

    「強哥怎么還不來啊?真是急死人了!」賴惠顰看著手表焦急地說道。

    「剛才強哥在電話里怎么說?」姚瑤問道,心想高勇他們都過去十來分鐘了,肯定已經開戰了。

    「他說就在學校里,不知道為什么到現在好沒來,真是的。」賴惠顰說道。

    「哈哈!誰在說我壞話啊?」我遠遠地就聽到兩個小丫頭的談話,不由得笑道。

    「強哥,你還有時間笑,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這個時候他們肯定已經打起來啦!」賴惠顰和姚瑤小跑過來拉著我的手臂說道。

    「不急、不急,高勇他們不會有事的。」我笑著任由她們拉著我向戰坪走去。

    ************

    戰坪——

    一中的學生急忙把杜龍生扶起來,灰有土臉的杜龍生抹了抹流出的鼻血和嘴角流出的血,大聲地吼道:「給我殺!」

    「殺!」雙方的學生各自揮舞著自己的武器,大聲叫喊著朝對方沖過去,一時之間天地變色,雙方展開混戰。

    「乒乒乓乓……」各種武器撞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響聲,沒有秩序、沒有佇列,各自為戰,只要是看到不認識的人,武器就揮去。在這種混亂的場合下,很快便有人受傷,慘叫聲飄蕩在校園的上空,傳得很遠、很遠。

    「魏副校長,你聽。」陳一丹對著坐在辦公桌前工作的魏陽說道。

    「唉!看來學生又在打群架了,報警!」魏陽側耳細聽之后,長嘆一口氣,果斷地下了命令。

    「唔!看來十班果然又在打架了,哈哈……黃強,看你能撐到什么時候,我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能改變十班那些垃圾,十班就等著被取消吧!」胡超在自己的辦公室也聽到窗外傳來的慘叫聲,不禁大笑道。

    高勇也不猶豫,猶如一只餓極了的獅子,撲入一中的學生當中,展開靈巧的身法以及剛猛的拳法,把他們揍得抱頭鼠竄、屁滾尿流。

    雖然一中的學生人數比十班的要來得多,但是十班的學生可以說是久經沙場了,戰斗能力極強,又有高勇在其中穿梭幫忙,所以可以說是打了平局。

    「皓哥,你快點出手啊!那個小子太囂張了!你再不出手的話,我們很快就要敗了!」杜龍生撫著隱隱作痛的胸口向旁邊的長發男子要求道,因為說得急,弄痛了胸口,接著又是一陣猛烈的咳嗽。

    「看來我是該出手了!」長發男子陰陰一笑,突然一個縱身跳起,橫空幾個大跨步,左腳直直踢向人群中的高勇,腳法怪異,出手狠辣,凌厲異常。

    激戰中的高勇突然感覺到背后有一股凌厲的風,然而此時左右兩邊各有一個人揮舞著鐵棒向自己擊來,三面受敵,情況很危急。

    高勇臨危不亂,連忙蹲下,以左腿為圓心,右腳從左向右劃了一個半圓,左右兩人頓時慘叫倒地,接著,高勇向左一滾,翻身站了起來,避過背后襲來的一腳。

    高勇還來不及細看,只見一個留著長頭發的男子又一腿踢過來,左腳在空中不停變幻著,根本摸不清他要踢向自己的哪里,高勇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只好雙臂交叉在胸前連連后退。

    長發男子見高勇在自己的連環踢攻擊之下一點兒都不慌亂,不由得在心中贊嘆,但是腳底下卻絲毫不留情面,緊追著高勇不放,腳尖隨時都可以踢中他。

    高勇知道一直后退不是長久之計,很快就會被長發男子抓住漏洞,那時自己肯定會敗得很慘,于是他一邊后退一邊凝聚全身的功力貫注在雙臂,然后突然左腳往后一撐,身子不再后退,雙臂同時突擊,拳頭如雨點般地先攻向長發男子,試圖以快攻來瓦解對方的攻勢,做到先發制人。

    「好!」長發男子大叫一聲,腳法變幻如風,以快制快,密集的撞擊聲宣告他們已經交手了不止五十下,發出一連串的聲音,宛如機關槍一樣。

    不知何時,雙方戰斗的學生都自動地停了下來,仔細盯著這場精彩的高手之爭。

    高勇的功力終究是差了一些,而且手的力量哪比得上腳,在第九十九次碰撞時,手臂無力抵擋,被長發男子一腳踹中了胸部,「砰」地向后倒下。長發男子不放過他,一個縱身躍起,從半空中狠狠地朝下方的高勇踏去,竟然想要置他于死地。

    在危急中,高勇連連翻滾,避過長發男子這重重一踏。可是長發男子一腳踏空后,接著貼地一腳鏟去,狠狠擊中高勇的后背,高勇「噗」地噴出一股鮮血,滾到杜龍生的腳下。

    「勇哥……」十班的學生們見狀全都急得大喊起來,剛放下的武器又拿了起來,狠狠地向一中的學生們擊去,想要奪回高勇。

    「停!」只見杜龍生一腳踏在高勇的胸口上,揮舞著手臂大叫道,十班的學生們投鼠忌器,紛紛大聲地罵著杜龍生,卻也不敢真的動手。

    「毒龍,你敢傷我們勇哥一根汗毛,我們滅了你!」黃小倩警告道,看著自己喜歡的高勇被人踩著,她很心疼。

    「毒龍!放開你的腳,不然我們拼了命也要把你留在這里!」

    「就是,你敢傷勇哥,我們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和你拼命!」

    十班的學生們雖然不敢動手,但是群情激憤,都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毒龍知道十班學生的厲害,自然不敢太過放肆,雖然現在他有黑社會罩著,但是他也會有落單的時候,所以不敢做得太絕,于是他把踩在高勇胸口上的腳挪開,得意洋洋地說道:「高勇,你也有今天哦!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哼!還不是手下敗將。」高勇說著想要坐起來,胸口一疼,又倒了下去。

    「你!」毒龍大怒道,但是眼珠一轉又笑道:「不管用什么辦法,總之你現在就倒在我的腳下,我要的是結果,哈哈……」

    「卑鄙!他應該不是你們學校的人吧?請外面的人來幫忙,你他媽的丟不丟臉?」高勇看著站在杜龍生身邊的長發男子憤恨地罵道。

    「哈哈!不怕告訴你,皓哥可不是什么外人,他是黑龍會的高手,而我已經加入黑龍會,哈哈……」毒龍猖狂地大笑道。

    「無恥!」高勇聽了大怒道,忍住全身的劇痛,凝聚剩余的功力貫注在右腳,右腳突然呈九十度角踢起,猛然踢在杜龍生的臉上。

    異變突起,杜龍生和長發男子都來不及反應,「啊!」杜龍生慘叫一聲,用手捂住臉向后倒去。

    「哈哈……咳咳……」高勇見一擊奏效,大聲地狂笑起來。

    「**的!」長發男子罵道,舉起大腳就想往高勇踢去。

    「哈哈!這么多人圍在這里干什么?放學了還不回家?」我帶著賴惠顰和姚瑤適時出現。

    「啊!是班導師,這下子慘了!」十班的學生們看到我微笑著大搖大擺地走來,心里都不由得一驚,竊竊私語起來。

    「哎!高勇,你怎么躺在地上?快起來。」我說道。

    「黃老師,他們是一中的學生,請了黑社會的人來打我們,勇哥被他們打得好慘啊!」張耀興走過來小聲地對我說道。

    「我知道了,你放心,有我在,他們不敢怎么樣的。」我拍了拍張耀興的頭安慰道。

    「你他媽的是誰,別在這里啰嗦,給我滾!」長發男子大喝道。

    「你錯了,我不是什么你他媽的,這里可是學校哦!講話要文雅一點兒,我是他們的班導師,來這里看看我的學生,你們是什么人,為何打我的學生?」我和和氣氣地問道。

    「哦!原來你是老師啊!失敬、失敬,不過也不關你的事,給我滾,不然連你一塊揍!」長發男子惡狠狠地說道。

    「你又錯了,我只有兩只腳,不會滾,你會滾嗎?要不然,你先給我示范一下,讓我學一學。」我慢慢地走向高勇,還是很和氣地說道。

    「他是不是有病啊?這個時候他還在這里訓人。」黃小倩撇一撇嘴,不屑地說道。

    「老師會不會有事啊?那個長發男子很厲害,連勇哥都打不過他。」張耀興看著賴惠顰問道。

    「不會的!」賴惠顰和姚瑤異口同聲地搖頭答道。

    班上的同學們聽了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她們兩人,她們微笑著說道:「你們耐心看下去就知道了,裝瘋賣傻的老師一貫的作風。」

    「好,你既然不會滾,那我來教教你!」長發男子氣得七竅生煙,可是他偏偏嘴笨,根本說不過我,于是他就用行動來說話,接著長發男子使出飛踢,身子躍起,左腳橫空向我踢來。

    我微微一笑,暗想道:「可以試試我這段時間練的太極拳了。」

    我身子一偏,依舊向高勇走去,右手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迎向長發男子那力道能斷石碎磚的左腳,太極功法在我的體內流轉,我的右手貼著他的左腳一牽一引,將他引向一邊,卸去了他的力道,輕松地避過他這一腳。

    「咦?」長發男子剛開始還以為我在以卵擊石,等到踢在我手上時,卻毫無著力之處,好像踢在棉花上一樣難受,心中不由得大驚,以為遇見鬼了,他暗想道:「難道他是高手?看他剛才的手法好像是太極拳,可是太極拳不是阿公、阿婆用來鍛煉身體的嗎?」長發男子呆立當場思索著。

    「還能走嗎?」在高勇驚詫的眼光中,我扶起了他,微笑著輕聲問道。

    「嗯!」高勇用力地點了點頭,被我有力的大手扶起來,只覺心頭有一股暖流在涌動。

    「你他媽的也太狂妄了吧?竟然無視我的存在!我會讓你付出蔑視我的代價!」長發男子想著,眼中射出狠毒的目光,凝聚全身功力,右手握拳,右腳一點,隨即如風一樣地沖向背對著他的我。

    「哈哈!這下子你可死定了。」長發男子見我一點兒都沒有察覺他的攻擊,心中不由得高興地笑了,拳頭挾帶著強悍的功力擊向我的后背。

    「啊!」十班的學生們都張大嘴巴驚叫起來,膽小的女生甚至閉上眼睛。而一中的學生們卻都面帶笑容,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當高勇站直身子的時候,長發男子的拳頭距離我的后背也就五厘米了,我右腳不動,以之為圓心,左腳在地上往右劃了半個圓,左手一攬高勇,身子一動,剛好避過長發男子全力的一擊,而且側面對著他從我胸前劃過的右拳。

    這個時候我已經放開高勇,右手五指張開,抓住長發男子的右腕,左手一探,抓住他的手臂,我身子一扭,右手一牽、左手一拉,太極拳陰軟的功力馬上發出。

    「喀」的一聲輕響,長發男子突然覺得從右臂傳來鉆心的疼痛,隨之感覺右臂輕飄飄的已經不屬于他,他的手臂被我拉脫臼了。

    我再用力一拉,長發男子痛得齜牙咧嘴,慘叫出聲,身子急速向我倒來,這個時候我的膝蓋已經頂了起來,長發男子想要避開,可是從右臂傳來的錐心之痛讓他有心無力,「砰」的一聲,他的胸口重重地撞在我的膝蓋上。

    「啊!」長發男子當場大叫一聲,身子萎靡地倒下,左手不知道要先捂右臂還是先捂胸口。

    說來漫長,這幾下動作一氣呵成,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了,在場的學生們都想不到會是如此的結局,情況完全顛倒過來,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時愣在當場。

    「別以為你是混黑社會的,我就會怕你,告訴你,沒有人可以欺負我的學生!」我指著長發男子義正詞嚴地厲聲說道。

    我的話如雷聲一般在高勇的腦袋里不斷回響,他心中暗想道:「班導師真的是愛護我們的,他和別的老師不一樣!」

    「好了,我也不要你們爬,現在你們可以走了,以后不要再來我們學校打架了。」我對著目瞪口呆、六神無主的杜龍生說道,然后走過去拍了拍高勇的肩膀說道:「沒事了,我們回去吧!」

    高勇如夢初醒,抬頭望著我,雙眼閃爍著熾熱的目光,有股東西在他的眼眶里打轉,他的聲音有點哽咽了,說道:「老師,謝謝你!」

    我親切地用力摟了摟他,開心地笑道:「謝我什么啊!我是你的班導師,有什么事當然得我來出頭啊!」

    「哇!老師好棒啊!」十班的學生們開始清醒過來,一個個的一邊說一邊鼓掌,臉上都掛著開心與激動的神情,誰想得到我這么能打呢?賴惠顰和姚瑤都見過我打架,可是我今天卻和她們看到過的不一樣。

    「老師,你真厲害,你剛才用的是什么武功啊?」高勇一口氣問道,有點著急。

    「你可要為我保密哦!我也是才剛學沒多久,是太極拳。」我可不想被那么多人知道,于是低聲說道。

    「嘀嘀……嘀嘀……嘀嘀……」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警報聲,在場所有的學生們都慌了,扶起受傷的同伴就走。

    「糟了。」高勇苦笑道。

    「怎么回事?」我有點詫異。

    「肯定是學校打電話報警,每次都這樣,他們知道自己制止不了我們,就會報警。」高勇有點厭惡、有點無奈地說道。

    「嗚……」六輛警車同時出現在戰坪,每輛警車中走下來四個員警,手里都拿著警棍,氣勢洶洶地圍了過來。

    「不許動!統統不許動!」有個員警拿著擴音器大聲地喊道。

    我對高勇問道:「接下來他們會怎么做?」既然高勇已經有經驗,當然得問問這個老江湖了。

    「什么都不要做,就靜靜地站在原地,他們要訓話。」高勇還是苦笑道。

    一中的學生們顯然不知道怎么辦,看到警車來了,慌得想要逃跑,可是四周都有員警,他們很快就被員警打了回來,白白受苦了。

    「站成兩排,快點,快!」那個拿擴音器的員警命令道。

    一中的學生們在推推拉拉中站成歪歪斜斜的一排,排在左邊:十班的學生們在這時倒是很團結,或者是因為見慣了此種場面吧!他們井然有序地排在右邊,我也排在隊伍當中。

    「強哥,你真棒!」賴惠顰和姚瑤朝我豎起了大拇指,悄聲地對我說道,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