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 再見警花

獨孤尋歡2017-2-27 15:15:43Ctrl+D 收藏本站

    “你們說你們是學生嗎?是學生嗎?”從那個員警嘴里說出的話經過擴音器的放大而變得震耳欲聾,讓我耳朵中的耳屎都快震脫了,不過也好,省了掏耳朵的功夫。//w\

    拿擴音器的員警繼續說道:“哪有像你們這樣的學生?整天不好好讀書,就知道打架,還打群架,你,高勇,每次打架你都有份,我看你快變成打架專業戶了!這次你又和哪個學校的人打架啊?怎么被打得跟豬頭似的?”

    拿擴音器的員警轉向一中的學生們,問道:“你們是什么學校的?為什么要跑到嘉實來打架?不錯嘛!能把我們的打架之王打得像豬頭似的!你們別笑,別以為我說了一句好話就是在贊美你們,你們都是一樣的貨色,虧你們的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們養大,他們容易嗎?你們說說,你們和社會上那些古惑仔有什么不同?我看啊,離開學校你們就都是社會上的小流氓、社會上的敗類……”

    我不禁暗想道:‘我靠,他哪里是員警啊?簡直比婆婆媽媽的老師還像老師,訓起話來滔滔不絕。’我打從心里佩服這個家伙,也不嫌嘴巴累。

    拿擴音器的員警又罵道:“你們配當學生嗎?你們是學生嗎?不是!你們只是一些垃圾!”

    ‘這句話怎么這么刺耳?’我聽到這里,不由得生氣的想道,接著大聲的喝道:“停!”然后從隊伍中站了出來。

    “你是誰?咦?你不像是學生啊!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和學生混在一起?”拿擴音器的員警被我打斷了說話,有點惱怒的看著我問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剛才說什么?你有什么資格這樣罵他們?我鄭重的告訴你,他們不是垃圾,他們是我的學生!請你為剛才的話向他們道歉!”我不卑不亢的說道,說得很慢,但是很嚴肅。

    “道歉?我為什么要道歉?他們難道不是垃圾嗎?還有你作為他們的老師,我想也好不到哪里去,哈哈!能教出這樣的學生,我看你也是垃圾,你們都是垃圾!”拿擴音器的員警很囂張的說道。

    我心里想道:‘你母親的,給你面子你不要!我一生氣,后果是很嚴重的!’

    我眼中閃過一絲怒色,射出逼人的神光,面罩塞霜,再次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再說一次,向他們道歉!”我的語氣很冰冷,在場的人感覺有如下雪一般。

    拿擴音器的員警看到我狠厲的眼光,又聽到如此冰冷的語氣,有點不自然的說道:“本來就是嘛!”

    在場的人只覺得眼前一晃,我已經如風一樣閃到那個員警的身前,那個員警只一眨眼間就發覺面前多了一個人,不由得本能的一退。

    “結你五秒鐘的時可,我可沒有耐性!”我的雙眼逼視著拿擴音器的員警,抬起右臂,慢慢的握成拳頭舉在胸前。

    ‘啊?那不是黃強嗎?他怎么成了這里的老師?他敢打吳貴嗎?打得過嗎?’人群中一個女警這個時候才看清楚黃強的臉,不由得有點驚訝的想道。

    “吳副隊長,你怕什么啊?拿出你的勇氣來!”吳貴后面的同事鼓噪起來。

    ‘對哦!我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被一個垃圾老師嚇到呢?可是他剛才移動的速度……’吳貴想著開始鼓起了勇氣,但是又擔心什么。

    “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怒喝一聲,一直待命的右拳平直的擊了出去,正是跆拳道中的直沖拳,剛正成猛、一往直前。

    吳貴突然覺得一股凌厲之風朝自己沖來,抬頭看到我的拳頭,大吃一驚,慌忙中把擴音器擋向我的拳頭,隨即想要拔出警棍。

    ‘啪啦’一聲爆響,我的拳頭把擴音器一擊而碎,一點兒都沒有減速依舊擊向吳貴,在他的警棍拔出之前狠狠擊在他的胸口,‘砰’的一聲,他重重的倒在地上。

    吳貴身子一倒地就急速滾向一邊,同時拔出自己的警棍,連忙站了起來,忍住胸口的疼痛,橫棍在胸,蓄勢以待。

    “現在你道歉還來得及!”我站在原地,嚴厲的說道。

    “盡管放馬過來吧!”吳貴咬牙皺眉說道。

    “我對你真的很失望!”我搖了搖頭,露出一副很失望的表情說道:

    “我們無冤無仇,只是要你為說錯的話道歉而已,這點小事你都做不到,你不配做人民保姆。”

    “少啰嗦!”吳貴大喝一聲,揮舞著警棍向我沖過來,警棍在他的右手里宛如劍一樣直直的朝我刺過來,左手五指并攏高高揚起,功力十足。

    “唉……”我嘆息一聲,雖然他架式十足,但是真的和我差太遠了,我暗想道:‘難道就為了他一句傷人的話而重傷他嗎?實在沒有必要和員警為敵。一于是我的雙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太極圖,一上一下的分別迎向吳貴。

    就在吳貴的警棍離我的胸前還有十厘米左右時,我分開的雙手一前一后抱向他的警棍,然后一旋轉。吳貴只覺得從警棍上傳來一股強大的旋轉之力在自己的手心里攪動,右手再也握不住,警棍就輕易的被我奪了過去,吳貴在大急之下,左掌如刀般斬向我的右肩,希望我能因為想自救而放棄奪棍。

    我輕輕一笑,右手一搓警棍,警棍突然跳了起來,宛如有眼睛一般擊向吳貴的左手手腕,如果他繼續攻擊我,肯定會先被警棍擊中。

    吳貴左手一縮以求自保,我又是輕輕一笑,右手閃電般的探出抓住警棍,接著手腕往上挑,警棍如靈蛇一般在我的手里跳躍著,在吳貴的手縮回之前,警棍先一步頂住他的喉嚨。

    “啊!老師贏了!”賴惠顰驚叫道,然后興奮的鼓起掌來,接著周圍的十班學生們都用力的鼓掌,掌聲如潮水一般向四周蔓延。

    吳貴的臉霎時如死灰一般,想不到自己敗得如此之快,在人家手里連一個會和都沒打完就敗了,是他從警以來輸得最慘的一次。

    “停!”那個美麗的女警一直都用欣賞的眼光看著我和吳貴打斗,越看越驚喜,突然發現打斗結束了,連忙從員警的隊伍中走了出來,說道:

    “黃強,有話慢慢說、有話慢慢說。”

    我微微轉頭一看,看到美麗的羅梅穿著一身員警的制服英姿勃勃的向我走來,依舊是那么的美麗、那么的英氣逼人,豐滿砸大的**在制服下不安的跳動著,顫巍巍的好像在向我示威。只是她現在的臉龐明顯情瘦了許多,多了幾分成熟的風韻,而且眼睛里似乎有了絲絲情愁。

    自從那天初次見面之后,羅梅就沒有一天不想黃強,當然她自己認為是被黃強氣到了,拒絕承認自己對他有別的意思。她也想過找黃強,可是她是一個女孩子,有著女孩子的矜持,每次拿起手機都忍住不去撥打那個已經在心里默念了千萬遍的號碼,她曾經天天去春熙路值勤,希望能遇見黃強,卻沒有如愿,倒是使那一帶犯罪率變為零,還受到了上級的表彰。

    “啊!美麗的羅大警官,怎么你也在這里?”我連忙把警棍往吳貴一扔,然后滿臉笑容的張開雙手向羅梅抱過去,說道:“好久不見了,怪想你的。”

    “黃強,你……”羅梅柳眉一豎,閃身避過我的擁抱,低聲的喝道。

    “看見美女就像掉了魂似的,一整個色狼樣。”黃小情看到本來還很嚴肅的我突然變了一個樣,忍不住出口譏諷道。

    “是啊!老師就是這樣我們才喜歡呢!這才是真實的老師,沒有虛偽做作,沒有道貌岸然,風流而不下流,是不是啊?瑤瑤。”賴惠顰忍不住反駁道。

    “嗯!我們就是喜歡這樣風趣的老師。”姚瑤點點頭道。

    “不要吵了,看看老師怎么應付吧!”高勇出聲制止道,然后又低聲呢喃道:“這也許就是他的個人魅力吧!真實得可以觸摸。”

    黃小情和賴惠顰不再說話,小嘴一翹,別過頭去注視場上的變化。

    “呵呵……哎!你怎么調到這邊來了?還升了官呢!”我看到羅梅的肩章多了一顆星,笑著問道。

    “那你呢?怎么跑到這里來教書了?”羅梅反問道,她頓了一下,瞟了我一眼,又說道:“好了,我們先來談正事,你能說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好,那就先談正事,不過在談正事之前你這個同事必須向我的學生們道歉,固為他侮辱了我的學生們,侮辱我的學生就是侮辱我,所以我絕對不允許。”我收起笑容正色道。

    “這……”羅梅有點遲疑,隨即點頭道:“好吧!吳貴,向黃老師他們道個歉,你錯在不應該隨便侮辱人,每個人都是有自尊的,即便是一個乞丐也不例外。”

    我聞言不禁暗想道:‘哈哈!這個吳副隊長的名字還真『好聽』,吳貴,烏龜,不就是王八了嗎?’

    “羅隊長,我……”吳貴欲言又止,他好歹也是濠江區警察局巡邏大隊的副隊長啊!怎么能向這些高中生道歉呢?可是他知道這個美麗的羅大隊長的脾氣,自己又有錯在先,猶豫了許久才開口說道:“對……對不起,我……剛才罵錯你們了。”

    “好了,既然道歉了我們就原諒你,同學們,你們說是不是啊?”我欣慰的笑了,轉身對著十班的學生們大聲問道。

    “是,原諒他了。”十班的學生們異口同聲的說道,他們從來沒有如此整齊的回答過我的問題,這是第一次。

    他們真心的感受到黃強對他們的愛,黃強維護了他們的自尊心,從高一到現在,不知道有多少老師罵過他們垃圾,甚至連垃圾都不如,他們因此仇視老師,和老師作對,因為他們恨老師,恨這些老師在踐踏他們的靈魂、踐踏他們的自尊。

    可是黃強卻能為了他們的自尊而不惜與員警為敵,處處維護他們的自尊,他們深埋在心底的那根弦被深深的觸動,多年來冰封的心開始解凍,他們深深的被黃強感動,很多學生的眼中都蓄滿了淚水,他們相信黃強真的是在維護他們,真心愛護他們。

    就連最仇視老師的黃小情這次也真的感動了,黃強能在他們和一中的混戰中解救高勇,又能為了他們的自尊挺身而戰,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她興奮的用力鼓掌,臉色由于興奮而變得紅撲撲的,她也開始覺得黃強和別的老師有點不同了。

    “謝謝、謝謝!”吳貴看著十班的學生們突然有點感動了,暗想道:‘他們還是年輕活潑而富有熱情的,雖然打群架是不對的,但是我也不應該侮辱他們,我真的后悔剛才說的話了。’

    “好,吳副隊長能認錯真是太好了,孔子說:‘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又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犯錯道歉并不可恥,可恥的是知錯不改。”我趁機說教一番,其實并不是針對吳貴,而是講給十班的學生們聽的。

    “好了,黃老師,別再之乎者也了,歉也道了,該說說是怎么回事了吧?”羅梅沒耐心聽我的長篇大論,催我了。

    我用手指了指一中的學生們說道:“其實事情很簡單,就是他們跑來我們學校和我班上的學生打架,所以肯定是他們先挑起禍端的。”

    “那你作為老師怎么不但不制止他們打架,反而參與其中呢?”羅梅一針見血的問道。

    “哦!這是因為后來已經不是單純的學生打架了,他們還請來社會上的幫手,所以我也就幫我的學生打架了。”我回答道。

    長發男子聽到我這么說,連忙用手把長長的頭發撥亂,盡量遮住自己的臉,同時身子開始悄悄的往后縮,想要躲在其他學生的后面。

    羅梅銳利的眼神往一中的學生們身上一掃,突然定格在長發男子臉上,很明顯他就是一中請來的社會上的人了,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她一時又不能確定,思考了一會兒后說道:“那把全部的人帶回警局去,回去再錄口供。”

    “羅隊長,這有點庥煩吧!我們的車裝不下這么多人呀!”吳貴點了點打架的學生將近四十個人,有點憂慮的說道。

    “是呀!羅大警官,不如帶幾個關鍵的人物回去調查就可以了,我們這邊由我帶幾個學生過去,放心,我會好好配合你的。”我看著羅梅不相信的眼光,連忙保證道,接著又說道:“那邊讓你去挑,不過那個長發男子一定要帶回去。”

    羅梅看到吳貴也點頭贊同我的建議,于是說道:“也好,那就這樣吧!吳貴,你去那邊帶幾個主要的人物,黃強,你也挑幾個學生吧!”

    十班的學生們都爭先恐后的搶著要去警察局,最后我挑了高勇、胡忠和賴惠顰。姚瑤要去,但是我沒答應,固為她晚上還要去打工,而吳貴左挑右挑之后也挑了五個一中的學生,其中包含杜龍生和長發男子。

    在員警們驅散一中的學生之后,我也叫班上的學生回家,接著我們一行人在警笛鳴叫聲中離開了學校,前往警察局。

    我有幸和羅梅同坐一輛車,我把自己在這個學校做老師,而且還擔任問題班級的班導師,并且立志要改變這個班級,把他們帶向大學聯考的勝利的事情統統告訴她。

    羅梅靜靜的聽我說完,眼神變得很復雜,有些驚訝也有些敬佩,但是更多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暖昧。同時我也知道了她的事情,她因為在原本的警察局表現良好,春熙路一帶的治安良好,所以她就升職來到濠江區警察局南區分局做巡邏大隊的隊長。

    “黃強,你剛才和吳貴打的時候用的是什么武功?好像不是你原來的跆拳道啊?”羅梅抬起嬌俏的臉蛋問道。

    “哦!是我剛學會的太極拳。”我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有這么厲害啊?那我要和你比試、比試。”羅梅很興奮的說道。

    “普通而已,有什么好比試的。”我謙虛的說道。

    “不行,上次被你逃走了,這次無論如何我一定要和你比畫、比畫,你應該不會有什么事情吧?”羅梅的語氣很堅定,看了我一眼,很奸詐的笑了,接著說道:“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會狠狠的處罰你的學生。”

    “啊!你、你還是人民保姆嗎?”我驚訝的問道,第一次碰到這么野蠻不講理的女警,而且還是這么漂亮動人的女警。

    “呵呵!沒聽說過‘員警就是最大的土匪’這句話嗎?答不答應隨你。”羅梅嬌聲的笑道,笑得花枝亂顫,豐滿的胸部也隨之顫抖不止。

    我只好無奈的說道:“那好吧!我就答應你,和你切磋、切磋。”這時我的眼睛突然一直,被羅梅如波浪翻滾般的豐乳所吸引,口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呵呵!這才乖嘛!”羅梅又嬌笑一聲,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卻看到我一副豬哥相,眼睛直直的盯著她的胸部,不由得秀臉一紅,頰生紅霞,同時心中又有絲絲的甜蜜與欣喜。

    羅梅暗想道:‘這個大色狼也會被我吸引,看來對我動心了哦!’然而女孩子的矜持卻讓她表現出一絲惱怒,輕罵道:“看什么看,小心眼珠子掉下來。”

    “哈哈……”我不自然的笑了笑,調笑道:“不是我要看,是你那里有快很大的磁鐵緊緊吸住我的目光,我想擺脫都不行啊!”

    “討厭!”羅梅的臉又是一紅,心里更喜悅了。

    “呵呵……”我只有傻笑了,看著羅梅羞喜的臉,我心神一蕩,忍不住湊到她的耳邊說道:“你那里更像有一個黑洞,我的目光一碰到就掉進去了。”

    “壞蛋!”羅梅的臉更紅了。

    我就是喜歡看羅梅又羞又喜的樣子,和她平時英姿勃勃的模樣截然不同,女人味十足,別有一番風味。

    時間在我們愉快的聊天中很快就過去了,警車很快便停在南區分局,審訊雖然不是很復雜,但是要例行公事,所以還是花了近一個小時,在審訊的過程中,大家都餓了,于是吃過外賣再繼續。

    做筆錄的過程倒是很簡單,證據很利于我們十班,是一中的學生到我們學校打架,加上在審問的過程中,羅梅他們又認出那個長發男子名叫周皓,是黑龍會的人,又有羅梅幫上一點點小忙,于是我們班的學生很快就可以回去了。至于一中的學生,固為他們還是學生,考慮到社會的輿論壓力,所以警察局的人也沒有嚴厲處罰他們,只是拘留了幾個小時,而周皓則必須被拘留一個星期。

    “好了,黃強,你班上的學生都放回去了,現在應該沒什么事情可做了吧?”羅梅伸了伸懶腰問道。

    本來羅梅的**就被制服緊緊包裹住,此時固為伸懶腰的緣故而綁得更緊,兩個**的輪廓顯得異常分明。我的心沒來由的一跳,連忙移開眼睛,無奈的說道:“有啊!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不準耍賴!下午的時候你不是已經答應要和我比試了,現在又想反悔了嗎?”羅梅急忙問道。

    “哎呀!你急什么?我的重要事情就是和你比試啊!”我達到預期目的,不禁笑了,開心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說道。

    “你!”羅梅柳眉一豎,不過馬上就笑顏逐開,說道:“算你識相!

    本小姐就不跟你一般計較了。”

    “那你請吧!”我笑呵呵的伸出右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嗯!那我們到競技場去吧!”羅梅說著當先走在前面。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