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大戰警花

獨孤尋歡2017-2-27 15:16:10Ctrl+D 收藏本站

    我跟在羅梅的后面,欣賞著她纖細的蠻腰和豐滿翹挺的屁股,穿過不少樓廊小徑,來到一棟房子前面,「競技場」三個燙金大字橫掛在大門的上方。//w/進到里面,場地不是很大,中央鋪了一塊很大的地毯,應該就是警察們對練時用的。

    我和羅梅脫掉鞋子,赤腳走上地毯,面對面站著,羅梅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心情很快的平靜下來,心靈澄澈透明沒有一絲雜念,眼中只有我這個對手。

    「我們能不能不比畫呢?拳腳無眼,傷了誰都不好,要不然我們改比其他的吧?比如下棋,或者唱歌,玩游戲也可以,何必一定要比試武功呢?」我還是忍不住勸說道。

    「請!」羅梅臉上一絲不茍,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吐出這么一個字。

    「我們……」我又開口說道。

    「請!」我才剛開口,羅梅又吐出這么一個字。

    「罷了、罷了,看來我是怎么也躲不過了,再說就侮辱到我自己了。」我說完這番話后,凝聚精神,拋棄雜念,專心比武。這是比武的禮節,是對對手的尊重。

    我兩腳隨便一站,以跆拳道最基礎的馬步左腳斜斜向前,右腳在后站立,兩手握拳于胸,進可攻,退可守,隨時可以變化。

    「請!」我展開右拳做了一個禮貌的動作。

    「請!」羅梅見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全身的功力迅速提升起來,運到了極致,她知道今天面對的是她出道以來最強的對手。

    羅梅的氣勢隨著功力而大漲,有若實質,朝我壓了過來,我心中想道:「氣勢真的不一樣啊!」果然可以稱得上是警界第一高手。」面對羅梅的氣勢,我也要運起一點兒功力,可見她的武功確實不錯。

    「好強啊!我運用了全力,他才運氣抵抗,我就全力以赴吧!」羅梅想到這里,身子微微前伸,雙眼死死的盯住我的手和腳,雙手張開,右手三指呈爪形,左手前伸呈啄形,然后身子往前沖,如閃電般的攻向我。她攻到半途,雙手發生了變化,原來在后的右手突然加速攻向我臉部,左手一沉,攻向我腋下的要害,來勢洶洶,厲害異常。

    我見羅梅來勢兇猛,當下也不容讓,身子迅速一側,避開她的攻擊,雙拳猛然從胸口如炮彈一般的擊出,用了我六成的功力,雙拳挾帶著一股凌厲的風攻向她的腰部。她的右爪一變,從下面撩上,扣向我的左腕,左手橫移,依然攻向我的腋下。我只好迅速斜退,再度避讓,當然也放棄了對她的攻擊。

    「有意思!」我輕輕一笑道。

    「是嗎?那我們繼續。」羅梅嬌笑道,雙手一變,左手成掌,右手握拳,右拳沖在前,左掌緊隨其后,右拳擊向我的胸口,左掌護拳,而她的身子不是直線沖向我,卻是不停變幻著身法,讓人難以辨別,本來的攻擊也因為身法的變幻而變得迷幻起來。

    「確實不錯!」我心里想道,如果在我練太極拳以前,只會比羅梅厲害一點點,但是我在這一個月的太極拳練習中,耳目比以前靈敏許多,對武功的認識也有了大大的提高,功力可以說是進步神速,這當然和楊干的指導密不可分。

    對方在變,那我就不變,以不變應付變化是最好的辦法。

    我靜靜的站立,目光如電射向她的雙手,雙腳分開。隨著羅梅的一聲輕笑,她的雙手在變幻不定的身法掩飾下終于向我出手了,右拳奇怪的歪曲著打向我的后腦,左掌直插我的胸口,把我的上盤和中盤都封死。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能閃避了,無論是向上躍起還是向下彎腰都難以閃避,而且風險很大,我只能出手。于是我的左手快速擊向她的右臂,把她的右臂往外格開,右手攻向她的左掌心,哪知道她的右臂以我的手臂為支點一彎,以不可能的角度彎曲過來擊向我的肩膀,而她的左掌則向下一斜,避過我的手指切向我的腹部。

    「瑜伽?」我驚訝的想道,想不到羅梅的手臂能如此變化,于是我的肩膀快速一沉,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砰」肩膀接了她一拳,雖然此時她的拳勁已經不能造成傷害,但是也夠痛得我齜牙咧嘴了。

    我暗想道:「真是奇恥大辱啊!第一次被人如此攻打到,而且還是女的。一我有點氣憤了,左臂用力向外一推,將她的右臂推開,右手食指點向她左臂上的曲池穴,解了她的左掌攻擊。

    我不容羅梅有喘息的機會,腳下斜斜一滑,閃到她的左側,然后左腳不動,右腳劃了一個半圓,閃身來到她的背后,屁股一拱,頂在她肥厚的臀部,再一用力,她剛收勢的身子重心不穩,頓時向前跌去。

    「哼!終于報了剛才的一擊之仇。」我站在后面得意的想著,準備看羅梅跌個狗吃屎。沒想到羅梅就在快要跌倒之際,雙手突然伸出撐在地毯上,然后準備翻起來。

    「那就讓我再戲弄她一下吧!」我暗想道,看到羅梅的動作我便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接著我的身子突然一矮,雙膝著地迅疾滑向她落下的身子。

    羅梅雙腳終于站地,暗想道:「好險啊!差點就跌個狗吃屎,那個死黃強,居然這么奸詐。」

    就在羅梅咬牙切齒的想著時,不知道噩運已經降臨了,坐在她身后地毯上的我忽然雙腳齊出,快捷無比的插進她雙腳之可的空隙,然后我的雙腿一分一勾,才剛剛站穩的羅梅這次向后倒下。

    「砰」一點兒防備都沒有的羅梅頓時跌個四腳朝天,肥大的屁股重重摔在地毯上,即使她的屁股多肉,也摔得她夠疼的了。

    「哈哈……」我大笑一聲,雙腳一縮一伸,壓住了羅梅的雙腿,同時身子一翻,雙掌齊下,猛然按住她的身子,入手感覺柔軟如棉花,卻又比棉花更有彈性,還帶著些微熱度。

    「嘿嘿!還打不打啊?」我看著羅梅的臉笑著問道。

    羅梅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十分的氣憤,大聲的罵道:「壞蛋,你使壞!快放開你的手!壞蛋!」

    「啊!」原來我的雙手是按在羅梅豐滿的**上,難怪如此舒服,我連忙松開手,放在鼻尖嗅著,嘴里調笑道:「好香、好軟、好大啊!」

    上身恢復自由的羅梅突然仰身一個肘撞,狠狠的撞在我的胸口上,然后趁我撫胸倒地的時候身子一扭,掙脫了我雙腳的纏壓,翻身站起來,大聲的罵道:「壞蛋!」

    「哎喲、哎喲……你也太狠了吧!出手這么重,是不是想謀殺我啊?」我撫摸著胸口站了起來,對著羅梅埋怨道。

    「誰叫你對我使壞呢?來,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繼續。」羅梅說著擺好架式,又要開打。

    「嘿嘿……」我奸笑了一下,說道:「比試何必要分出勝負呢?更何況不是你贏了嗎?你剛才那一肘把我打得受傷了,要怎么比下去啊?我輸了。」

    「你的太極拳還沒使呢?怎么會輸?你騙我。」羅梅有點像小姑娘似的跺著腳說道,分明是在向我撒嬌嘛!哪里像厲害的員警呀?

    「太極拳我還沒練熟,再說也打不過你的瑜伽呀!更何況我現在還受了傷。」我邊說邊撫著胸口裝作很疼的樣子,彎腰「哎喲、哎喲」的叫了起來。

    我真無恥啊!為了擺脫和她繼續比武,什么謊話都編出來了。

    羅梅看到我眉頭緊皺、汗水淋漓,一時難辨真假,只是盯著我仔細觀察。

    「今天就算你贏了,我們到此為止,我先走了。」我偷偷看到羅梅沉思的樣子,連忙說道,直起身子轉身就想走。

    「不要走,今天不分高下,你別想走。」羅梅本來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繼續動手,此時見我突然要走,不由得急了,探手向我抓去。

    這時的我已經轉過身向門口走去,忽然覺得身后風聲驟起,身子自然做出躲避動作,肩膀一沉,閃身后仰,同時左臂往后甩,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躲開羅梅抓過來的一手,緊接著我的右手向前一抓,握住另一只抓向我后頸的玉手脈門。

    羅梅頓時覺得右臂一庥,一點兒力道都使用不出,心急之下,左手豎掌一推,擊向我的胸部。而此時我的右手已經沿著她的手臂向上摸去,直奔美女的手臂根部,同時左爪快速的平平抓出,完至忘了對方是女孩子,只想出招退敵。

    我的左爪先一步抓住羅梅,入手軟膩溫滑。

    羅梅猛然覺得自己的處女乳峰被一只魔爪狠狠的抓了一下,敏感的**霎時傳過一絲電流,不由又羞又息,大聲的罵道:「壞蛋!」同時左掌以十二成的功力推出。

    羅梅的大聲責罵讓我一愣,才發現我的魔爪正罩住她的乳峰,我不由得一驚,連忙縮手,卻忘了閃避她的攻擊。「砰」,她的左掌重重擊打在我的右胸上,使我本來就往后仰的身子迅速向后倒去,右手在危急中一扯,又抓住羅梅的右手。

    因為我用力有些猛,本來羅梅的身體已經往前沖,加上我向后倒下的那股扯力,所以羅梅的身子猛然向我壓來。

    「砰!」我重重的摔倒在地毯上,還沒反應過來,「砰!」羅梅跟著重重的壓倒在我身上,豐滿高聳的酥胸緊緊的壓在我的胸口上,兩片紅潤的嘴唇也剛好壓在我的唇上。

    異變驟生,一切都發生得那么突然。

    羅梅想不到會發生如此戲劇性的情節,本來被我抓過的胸部所產生的那絲絲電流才剛消失,現在又重重的壓在我堅實的胸部上,那劇烈的摩擦帶來的電流更強,酥麻更甚。而她的初吻就這樣輕易的獻出了,唇上傳來甜美的感覺,而鼻尖嗅到的則是濃烈的雄性氣息,醇厚醉人,羅梅一時愣了,沉浸在這舒服的感覺當中。

    此時我的胸口酥麻、嘴上甜美、頭部劇痛,這幾種感覺一起涌來,艷遇當前,我當然得忍住劇痛,好好的享受這痛楚與快感并存的感覺。

    我忍不住緊緊的吸住羅梅的紅唇,伸出舌頭往她的小嘴里塞去,一點兒阻攔都沒有,非常順利的進入羅梅的嘴里,我的舌頭如靈蛇一般在她的嘴里掃蕩著,追逐著那條不斷逃避的丁香小舌。

    「唔……」當我的舌頭進入羅梅嘴里的時候,她不由得舒服得呻吟出聲,可是女孩子的羞澀讓她有點退縮,不敢主動出擊,任由我的舌頭在她的嘴里四處攻擊,就是不敢用小舌和我的舌頭正面相對。

    我一邊緊緊的吸著,一邊用舌頭舔著羅梅口腔周圍,彼此的津液互相交換著。

    羅梅覺得可以出擊了,試探性的往外伸出舌頭,在我的嘴邊慢慢的舔著,我用力一吸,猛然把她的舌頭吸進嘴里,丁香小舌發現來到了一個更大的舞臺,更加喜悅了,盡情的和我的舌頭糾纏著、攪動著。

    過了良久,羅梅感覺到呼吸困難,才戀戀不舍的從我的嘴里拔出小舌,美麗的臉蛋紅通通的顯得更加誘人,水汪汪的杏眼變得更水、更深邃了。

    「好舒服啊!」我深情的看著美麗誘人的羅梅說道,臉上充滿笑意。

    「壞蛋!」羅梅的嫩臉更紅,嬌羞的打了我一拳,就想要起身。

    「那我也是一個好的壞蛋,呵呵……」我說著伸手抱住羅梅的纖腰,她剛直起來的身子又跌向我懷里,剛離開的小嘴和我的大嘴來了個最親密的接觸。

    「你才不好呢!就知道對我使壞。」羅梅抬起頭又捶了我的肩膀幾拳,含水的眼睛調皮的看了我幾眼,突然將雙唇覆蓋在我的嘴上,然后伸出了舌頭「唔唔……」輪到我說不出話來了,有美人投懷送抱我還能說什么呢?當然是享受了。

    經過剛才的親嘴,羅梅親吻的技術顯然有了進步,吸、纏、含、絞、舔……她的小嘴和小舌變得有點瘋狂。羅梅也弄不清自己心里的想法,現在她只想好好的把握此刻,和這個一直惦記著的男人溫存。

    這一個多月以來,羅梅總是忘不了第一次見面黃強臨走時那邪邪的的一笑,她一直都不敢承認自己對他的情感,可是經過剛才那深情的一吻,她突然發現自己愛上黃強,莫名的深深愛上了他。

    我們瘋狂的接吻,不花俏的親吻帶結我最原始的激情,激起了我心底更深的**,我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只是被動的回應著。但是我的手可以動,于是攬住羅梅纖腰的雙手慢慢在她的背上撫摸著,可是有警服這層阻礙,摸起來不是很爽,于是我用力扯住她的衣服,把套在褲子里的下擺扯出來,然后雙手如游龍一般靈巧的探了進去。

    我的雙手游移在羅梅的整個背部上,細細的感受著她身體的溫度與滑嫩的感覺,我的手掌每移到一個部位,她的身子就會輕輕的顫抖著,可見她是多么的舒服、多么的享受了。

    我的手掌漸漸分別向兩側滑去,摸到了因為擠壓在我身上而緊繃的**,我用力的把手插進去,可是我們貼得太緊,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羅梅適時的把身子微微往上抬起,我的手掌才插進去,隔著蕾絲胸罩握住那對豐滿的乳峰,用力的揉搓起來,極爽的快感沿著手掌迅速蔓延至全身神經。

    「嗚嗚……」羅梅的小舌一停,喉可發出低沉模糊的呻吟,身子激烈的顫抖扭動著,然后又繼續攪動著那條靈巧的香舌。

    我捏摸了好一陣子,可是因為羅梅重重的壓著,感覺不是很順手,我干脆把手掌抽了出來,往她的屁股移去,但是她的腰帶很緊,我好不容易才把左手插進去,和那豐翹的美臀親密接觸。

    紗質的內褲很薄,摸在上面很舒服,我不時的用力抓捏她肥大的屁股,引起她一陣又一陣強烈的扭動和嬌喘,最后我把手探進她的內褲里面,來到那條深深的臀部縫隙,伸出中指在那里來回的摩擦起來。

    「嗚嗚嗚……啊……」強烈的刺激讓羅梅吐出我的舌頭,趴在我身上大聲的呻吟起來,粗重的鼻息不斷噴在我的耳邊,雙手有力的摩挲著我的短發,身子不停扭動著,用豐滿的胸部拼命擠壓我的胸部,感受那異樣的快感。

    我的中指慢慢向下摩擦,開始在羅梅的菊門周圍輕刮起來,觸摸到周圍柔柔的嫩毛,我的手指每刮一圈,她的身子就會自然的弓起來,嘴里嬌喘不已。我放過她的菊門,中指繼續向下,終于摸到她那神秘的花園,入手黏糊,那里已經濕了一大片,很多柔軟的陰毛圍在那里。

    「啊哼……哦……」羅梅的雙腿不由自主的緊緊夾了起來,企圖阻止我的中指進一步行動。

    羅梅鼻間噴出更多熱熱的氣息,直往我的耳里鉆,癢癢酥酥的,豐滿的胸部又是一陣急扭,已經挺立起來的**即使隔著幾層衣服依然帶給我強烈的摩擦感,她的下體更是激烈摩擦著我的巨龍,讓巨龍猛然驚醒,迅速的膨脹起來。

    我的中指開始旋轉起來,在羅梅的桃源洞口周圍擠壓著、摩擦著,她的洞口流出更多的黏液,于是我的中指突破了她的兩片花瓣,進入到花徑里面,我的中指很快就被源源不斷的淫**包裹起來。

    「哇!里面的肉好嫩、好滑!」我想著,手指不由得輕輕的抽動起來。

    「啊……嗯……」羅梅的身子劇烈的抖動著,洞口猛然流出一大股淫**,兩腿夾得更緊了,并且還主動摩擦起來。

    「啊哼……癢死了,里面好想……好想哦……」羅梅禁不住**的煎熬,息忙向我求道:「進去吧……進去吧!我什么都給你了!」

    羅梅說著直起身子,拼命的自己解開扣子,連拉帶扯,扣子脫了一地才把衣服扯開,露出雪白水嫩的肌膚和被黑色蕾絲胸罩緊緊包住的高聳乳峰,以及兩個高高乳峰之間狹窄而深深的乳溝。

    因為羅梅坐起了身子,我的中指再也摸不到她的花園,反正有高高的山峰可攀,于是我連忙抽出手指,把她的胸罩從下面掀上去,雙手一起攀向那圣潔的乳峰。

    兩個白玉般的**暴露在我眼前,我的雙手同時按上去,好軟、好大、彈性十足,一只手無法完全掌握。雪白的峰頂上是一圈殷紅的乳暈,乳暈上面是一顆激動人心的鮮紅**,此刻已經完全硬挺起來,鮮嫩得有如夏天剛成熟的櫻桃,看得我心跳加速,嘴里一陣干渴,一陣熱流直沖下體,巨龍漸漸發怒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猛然膨脹到極大,頂著那束縛它發展的褲子,翹得老高。

    經過一陣激烈的揉搓之后,我用兩只手指分別捏住那兩顆快要讓我瘋狂的**,輕輕的揉捏起來。

    羅梅媚眼如絲、嬌喘不已、香舌舔唇,她感覺自己像要飛起來一樣,全身宛如電擊一般顫抖不已,要命的是下體不停涌出淫**,大量的淫**不但把內褲弄濕,而且已經流到長褲上,把屁股上的長褲也弄濕了。

    羅梅覺得心里好空、好空,就像身在一片無限的宇宙里一樣,下體的那個空洞急需一個東西來填補、塞緊。

    羅梅迅速伸手到背后解開胸罩扣子,脫下胸罩,然后伸手到自己的皮帶上,解開皮帶,拉下拉鏈,雙手往下插,把內褲連同長褲一起向下褪到膝蓋處。她的小腹相當平坦,下面的草原一片濃密烏黑,正是茂密之際,一條條透明的水線正掛在那些黑毛上,不斷有水滴下。

    羅梅又伸出雙手解開我的褲子,也連同內褲一起往下拉,露出亂跳的巨龍。

    羅梅看到發紅的龍頭怒眼圓睜,昂然的直瞪著她,粗壯得驚人的龍身直直的硬挺著,宛如擎天之柱一般,不由得驚叫一聲,暗想道:「這就是能讓女人欲仙欲死的東西嗎?比A片上的老外還要粗大!」她忍不住伸手輕輕的握向它。

    「嗯……」羅梅又是一聲呻吟,巨龍在她的手中一跳,一只手居然不能完全握住,巨龍傳來的火熱讓她的手心很溫暖,燙得她的心里好難受,心跳很快,嘴里好干,忍不住輕輕、慢慢的上下撫摸著巨龍。

    我抱著羅梅的身子坐了起來,將頭低下,用嘴叼住她右邊的**,舌頭開始舔弄起她那殷紅的**,不時輕輕吸吮一下,不時用牙輕咬一下,不時用舌頭撥弄一下,同時一只手伸到她的下面,摸到那迷人的花園,柔軟的芳草相當濃密。

    我在草叢中穿行,最后摸到一顆凸起的紅豆,這顆紅豆因為平時都深藏在芳草下面,連空氣都很少接觸,比上面的那兩顆更嫩、更柔軟、更敏感,我輕輕的揉捏撫摸起來。

    「啊啊啊啊……」羅梅忍不住狂叫起來,雙手死命抱著我的頭往她的胸口按去。

    羅梅哀求道:「壞蛋,我……我好想要……嗯哼……插我吧!插我吧!我要你……」

    「唔唔……」我被羅梅死命的按在酥胸上,想要說話卻只能發出模糊的聲音,本來我想說:「那就干吧!」可是既然我說不出話來,只好繼續行動了,手指輕輕的拉扯著她的毛草,再次來到她的花瓣里面。

    「呼……」我好不容易才用力的掙脫羅梅的擁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差點被她活活悶死在舒服的**房上,此時我的巨龍已經脹得很難受,急切的想要尋找一個洞口鉆進去。

    「快,快把衣服脫光吧!我想要插你了。」我有點急了。

    「嗯!」羅梅輕輕掙脫我的手指,站了起來,把褲子全部脫下來,又彎下腰把我的褲子也拉下來,然后躺了下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