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高勇打拳

獨孤尋歡2017-2-27 15:16:38Ctrl+D 收藏本站

    羅梅雪白健美的完美嬌軀暴露在我的面前,毫無瑕疵的肌膚如水晶般晶瑩白嫩,渾圓高聳的**傲然挺立,神秘的花園芳草萋萋、烏黑一片,簡直就是一個**的女神。/

    我被這片美色迷惑了,心里猛跳,**裸的壓在她的身上,輕叼著她的耳朵,搓弄著她的**,撫摸著她的下體。而她的雙手一只在我的背部和屁股上摩挲著,另一只手則抓住我的巨龍一邊套弄,一邊往她的幽谷谷口引去。

    「壞蛋,進去吧、進去吧……啊哼……唔哦……」羅梅輕咬我的耳朵,細聲的說著,隨即大聲的浪吟狂叫起來。

    「我來了!」我低呼一聲,用腿分開羅梅的**,用手拄著巨龍就往她的桃源洞口插進去。

    當那根熱呼呼的東西抵到羅梅的小洞口上時,她全身無力,里面仿佛噴泉一般,淫**汩汩的向外直流。她感到花徑里像有小蟲在鉆動一般,癢死了,急切的想要那根東西插進去止癢,突然小洞一陣劇痛,她全身急遽的扭動起來,由沉迷中驚醒了。

    「啊……痛……」羅梅大叫一聲,小手急忙握住才插進一點點的巨龍,豐臀向后退閃,可是屁股后面是地毯,她根本無路可退,我的巨龍還是緊緊的抵在她的桃源洞口處。

    「很快就不痛了,你忍著點。」我輕輕的說道,拿開她的雙手,腰部一挺,屁股猛然一沉,「啊!痛死我了……」羅梅感到一陣強烈的刺痛,下面像要撕裂一般,洞口脹得滿滿的,狹小的洞口緊緊咬住大龍頭頸部肉溝,她痛得眉頭緊皺、嘴唇緊咬、眼淚直流、粉臉煞白。

    羅梅急忙伸手撐住我的身體,心驚膽顫的盯著粗大的巨龍,細聲說道:「我……我怕!」

    「怕什么?」我輕輕的吻了一下羅梅那被**煎熬得有點干的紅唇,問道。

    「怕……怕你的……你的好大……」羅梅低聲說道。

    「不要怕!大才舒服、才爽,待會兒你就會對它愛不釋手了。」我邪笑道。

    「那……那你輕一點兒!」羅梅顯然是心動了,不過還是有點害怕。

    我挺著巨龍輕輕放在已經很濕滑的桃源洞口,緩緩的頂著,長痛不如短痛,我這次狠心的猛插,虎腰一沉,巨龍直插到底,一下貫穿了她的整個花徑,緊緊頂在她的花心。巨龍忽然被濕暖的花徑包圍,周圍的嫩肉緊張的蠕動收縮,緊緊纏繞著巨龍。

    我忍不住低吟一聲,暗想道:「好爽、好美妙的感覺,她的花徑好小、好窄!」

    「別動了,痛……痛死我了!」羅梅再次痛呼起來,兩行情淚從眼角處溢了出來,心中既有破瓜的痛楚,也有被心愛的人插著的喜悅。

    我停止動作,讓巨龍停留在那溫暖如春的花徑中,讓龍頭頂著她的花心。我低頭用舌尖舔著羅梅眼角的淚水,輕輕的撫摸起她的乳峰,啜著她的耳垂說道:「第一次破瓜多少都會有點疼,你要忍著點,很快就會爽起來了。」

    過了一段時間,羅梅感到好多了,花徑被塞得滿滿的,一種從未有過的滋味慢慢襲來,她感到心里酥酥麻麻的,一種妙不可言的感覺在心里蔓延開來,雙手不由自主的摟著我的雄腰。

    「那我可以動了嗎?」我輕聲問道。

    「嗯!要輕輕的哦!」羅梅點頭道。

    我強自壓抑著欲火,緩緩的抽出巨龍一點點又輕輕的插進去,很小幅度的**起來,每次龍頭叼著花心時,羅梅的神經和**都被碰得顫動一下,稍微有些痛,但是既美妙又酥麻,她一下子喜歡上這種感覺。

    這樣連續抽送了百來下之后,羅梅終于苦盡甘來,甜美刺激的快感讓她不停嬌喘**,身子不斷扭動著配合我的**,雙手摟住我的虎腰,讓我的每一次的動作都那么猛。

    戰場發生了變化,我的戰術當然也得隨之而變,于是我放開手腳,狂抽狠插起來,每一次全根拔出時,羅梅會空虛寂寞的吟哦一聲,然后我再全根的直插到底,羅梅則喜悅發浪的狂叫,她的雙腳時而在半空中亂抖,時而緊緊的夾著我的腰部使勁用力,雙手則使勁的掐著我的肩膀和背部,她表現得異常瘋狂,一點兒都不像是一個才剛破瓜的處女。

    這樣又連續抽動幾百下之后,第一次就表現得這么強悍的羅梅終于一陣激動,身子不停的抽搐抖動,花徑里面噴出一大股淫**,嘴里不停的淫叫道:「啊啊啊……好爽……好舒服啊……不行了……我……我要泄……泄了……噢……」

    我的巨龍猛然感到一股熱浪襲來,噴在龍頭上,然后包圍著巨龍的花徑嫩肉開始抖動起來,有規律的緊緊收縮蠕動著,真的好爽啊!

    羅梅第一次泄了,我感到龍頭一陣陣熱熱癢癢的,爽得不得了,急忙跪坐在地毯上,雙手緊緊的摟著她肥大的屁股,將巨龍用力頂著花心,我低頭一看,只見一股乳白色的陰精夾著一點點血絲正由被塞得滿滿的桃源洞口緩緩溢出。

    這時羅梅感到一陣說不出的快感由下體傳遍全身,身子好像飄浮在云端,輕飄飄的仿佛飛升一樣,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都舒展開來,無一不舒暢,她靜靜的閉眼抿唇細細品嘗這奇異的快感。

    我發現羅梅才流一點點血,心中暗想道:「難道她不是處女嗎?可是從**的表現來看,她應該是一個處女才對啊!」我心中突然疑惑起來,連忙將巨龍拔出,隨之從羅梅大開的桃源洞口流出一大灘**,當中只有一點點血絲,巨龍上沾滿淫蕩的乳白色淫**,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巨龍突然完全撤離,羅梅感到花徑里面又是一陣奇癢,一種難受的空虛感也隨之而來,她不由得睜開媚眼,只見黃強跪坐在地毯上,兩眼緊緊的盯著她的下體,而他兩腿可那條巨龍依然堅硬的舉著,并且不時晃動點頭。

    羅梅看得又怕又羞,連忙閉上眼睛,可是她心里又想看看那帶給自己美妙感覺的巨龍,過了一會兒,她又慢慢的睜開雙眼,細細的打量著讓她瘋狂發浪的龐然大物。

    「你在看什么?」羅梅見我許久都只是盯著她的洞口,害羞的問道。

    「舒服嗎?」我含笑著問道。

    「嗯……不知道!」羅梅嬌笑道。

    「呵呵!那你又在看什么呀?」我又問道。

    「我在看……看你那個大**。」羅梅鼓起勇氣說了出來,臉蛋已經紅透了。

    我笑著說道:「你真壞,我也在看你的洞洞,一張一合的,好像嬰兒的嘴一樣。」

    「是嗎?」羅梅聽了大羞,然后坐起來想要檢查是不是如我所說的。

    「啊!」羅梅驚叫一聲,臉突然蒼白起來,渾身顫抖不已。

    「怎么了?」我見狀一驚,連忙抱住她問道。

    「我聽說第一次會出血,我怎么沒有出血啊?難道我……」羅梅說著都快要哭了。

    「沒關系、沒關系,我又不會在意這個。」我連忙安慰道。

    「可是我在意,我是第一次呀!怎么會沒有血呢?」羅梅不解的說道。

    「這很正常,那層膜是很薄、很薄的,你平常那么大的運動量,也許是在劇烈運動時弄破的,很多學體育或是當兵的女生都是這樣的。」

    「哦!是嗎?真是嚇死我了。」羅梅終于如釋重負,開心的笑了。

    「笨蛋,我不會在意這些的。」我溫柔的吻了一下羅梅的小嘴說道。

    由于我們兩人已經發生**關系,彼此的距離一下子全沒了,在我摟著她的時候,她也很自然的抱著我厚實的肩膀。

    「你的怎么還這么大呀?」羅梅的玉手不知道什么時候摸上了我的巨龍,輕輕的套動著,好奇的問道。

    「它還很難受,想進你的小洞洞里洗澡。」我的手也爬上羅梅圣潔的乳峰,摘取那迷人的鮮紅櫻桃。

    「你……你壞死了……人家好像也想呢!」羅梅羞得把頭埋進我的懷里說道。

    羅梅的羞態讓我再度興奮起來,欲火熊熊燃燒,連忙一把將她抱在懷中,將**拉向腰部,讓她的花瓣揉擦著我的巨龍。

    火熱的粗大龍頭碰巧碰到羅梅下面那顆迷人的小紅豆,她渾身痙攣,全身酥酥麻麻的,「啊……」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剛剛止住的淫**又如泄洪般狂涌出來。

    羅梅的嬌聲浪語聽得我心臟直跳,就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讓我好想干她,我迅速用一只手托住她的臀部,用手握住堅硬如鐵的巨龍頂著玉門,用力的磨了幾下,爽得她尖聲的**起來。

    龍頭沾滿淫**后,我猛力向著羅梅的洞口挺進,這次因為洞口流出很多淫**,加上花徑之前被我的巨龍撐大了還沒恢復過來,所以發出「噗滋」一聲,順利的整根進去了。

    「啊……舒服,好爽啊!」羅梅**道,兩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屁股主動的瘋狂扭動起來。

    我摟抱著羅梅肥大的屁股,也挺動自己的屁股揮槍反擊,這樣干了十來分鐘后,我把羅梅放倒在地毯上,雙手扶著她縮起的膝蓋,跪坐著指揮巨龍在花徑中猛烈攻擊。

    我又干了幾百下,羅梅的身子開始顫抖起來,大聲的**道:「嗯……啊啊啊啊……我要……我要泄了。」

    我連忙狠狠的**了幾十下,龍頭突然被一股熱受的陰精淋上,巨龍傳來一陣難以言喻的快感,閃電般的向全身蔓延,小腹一麻,一股熱熱的陽精猛噴而出,直射向花心深處,受得她一陣猛顫,頓時魂飛九天、狂吟**。

    我們一起到達**的顛峰、貫與肉的極樂世界!

    ××××××××××××

    團委辦公室內——

    「啊啊……主人,用力操我吧!我……啊哼……我要飛了……啊……」王蜿芬**裸的趴在辦公桌前激烈的高聲叫道,雙手無力的攀住桌子的邊沿,這是她第四次**了。

    王蜿芬從花心深處噴射出的陰精燙得我的巨龍一陣抖動,我用雙手拽住她豐滿的屁股,狠狠的猛插了幾下,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滾燙濃稠的精元激射而出,射進她的花心深處。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我拔出巨龍,隨之從王蜿芬的桃源洞口流出大量黏稠的混和液,王蜿芬連忙跪在地上將巨龍含進嘴里,做最后的清潔工作,我拿起手機一看,是陳一丹打過來的,于是持了接聽鍵。

    「喂!小強嗎?你在哪里?」陳一丹的聲音有點急,而且周圍也非常吵雜。

    「一丹,有什么事嗎?我在學校。」我回答道。

    「那你現在馬上到子虛路168號江湖酒吧!到了我再跟你細說,我在酒吧門口的對街等你,快!」陳一丹急忙說道。

    我掛了電話,王蜿芬這時也差不多把巨龍上面的殘液吞食干凈了,我從她的嘴里抽出巨龍,然后迅速穿好衣服。

    「主人,什么事這么急?」王蜿芬光著身子從后面抱住我的腰問道。

    「一丹有急事找我,我現在得馬上趕過去。」我轉身輕輕的吻了吻王蜿芬性感的唇,然后用手彈撥了一下她那粉紅色的**,隨即笑著離開了。

    此時已經是華燈初上,我招了一輛計程車趕過去,過沒多久,遠遠的就看到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的陳一丹站在昏黃的路燈下焦急的等待著。

    我下了計程車,來到陳一丹身邊,不顧街上人來人往的人流,抱著陳一丹來了一個長長的吻。

    吻完之后,我問道:「一丹,怎么回事?」

    陳一丹說道:「我看到你班上的學生高勇進了對面那家酒吧。」

    「哎呀!這個沒關系,都高三了,進去酒吧里玩玩是可以的。」我無所謂的說道。

    「不是,那家酒吧其實是地下拳場,我怕他會去打黑拳。」陳一丹急忙說道,臉色潮紅,滿是汗水。

    「哦!你這么熟悉里面的情況,你經常來這里嗎?」我不解的問道。

    「這……好,我就對你說實情吧!這是一個香港人開的,我是里面的會員,沒事也會來這里打打拳,練習、練習。」陳一丹遲疑了一下,終于說了。

    「這么說你也會武功了?」我驚訝的問道。

    「哎呀!這個待會兒再說,我們還是趕快進去吧!萬一發生事情就不好了。」陳一丹很急,她知道里面的情況,打拳可是要簽生死狀的,拳場是不負責的。

    「那好,我們進去吧!」我拉起陳一丹的手走進江湖酒吧。

    里面的氣氛相當熱烈,舞池里的紅男綠女都在盡情的擺動腰肢、扭動屁股,瘋狂的跳舞著。

    陳一丹帶領我來到一條黑黑的狹窄走廊,走廊盡頭有一扇小門,門的兩邊各站了一個光頭黑人,都是那種典型的大塊頭,一米九的個頭,腰身如水牛一般,顯然是護門的保鏢。

    「待會兒你別出聲,由我說就行了。」陳一丹稍微走在前面,小聲的說道。

    陳一丹走到門前,從褲子里拿出一張卡片朝他們揚了揚,指著我說道:「這是我的私人教練。」

    一個黑人禮貌的欠欠身,推開身后的門,讓我們走進去。我們穿過一條昏暗的走廊,終于聽到比外面的舞池更火爆、更熱烈的叫喊聲。

    「看」高勇已經在打拳了。」陳一丹眼尖,一眼就看到擂臺上的高勇,指著他叫道。

    我順著陳一丹的手指看去,果然看到高勇,他赤著上身,穿著一條紅色短褲,帶著紅色拳套,連護頭的頭套都沒有,此刻正和一個穿著黑色短褲的少年在對打。

    高勇連續擊出了十幾拳,可惜不是被少年躲開,就是被少年的手臂擋開,進攻雖然有力,可是沒有效果。而少年的個子比高勇矮一些,身子比較靈活,不停圍繞著高勇蹦蹦跳跳,在伺機尋找高勇的破綻,不時擊出一、兩拳騷擾一下,雙方都汗流滿面,體力正在不斷下降,盡管一時看不出勝負,但是整體上高勇稍微厲害一點兒。

    既然不用擔心高勇,我就四下觀看,只見整個拳場是扇形的結構,大概能容納四、五千人,我和陳一丹站在離擂臺最近的一道門前,也是大家起哄最響亮的地方,是比較重要的會員所待的地方。

    我看著擂臺上的高勇,不由得思考起來:「高勇才十八歲,雖然有點武術底子,但是跟職業拳擊手比起來還很嫩,老板怎么會讓他上去打呢?

    可是這里有這么多人在起哄叫罵,肯定和錢有關,現在看周圍至少有兩千多人,是一筆不小的收入,這個老板太會經營了。」

    「小強,怎么辦?」陳一丹看我不溫不火的樣子,不由得急著問道。

    「涼拌,高勇贏定了,不用擔心。」我淡淡的說道。

    「哦!我怎么看不出來?」陳一丹緊緊盯著擂臺上的兩人喃喃說道。

    「很快就可以看到結果了。」我又說道。

    此時高勇和那個少年已經進入消耗戰,額頭上、臉上、身上所有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都濕透了,豆大的汗珠隨著他們的動作而揮灑開來,大口的喘著粗氣。而看臺上的人們依然激烈的反應著、大聲的叫囂著,噪音很吵雜,擂臺上方的大顯示牌的時間也在默默變化著。

    少年終于跑累跳累了,速度漸漸慢下來,高勇心里大喜,機會終于來了,勾拳、正拳、沖拳、炮拳連連擊出,接連得分,拳頭如雨點般擊打在對方的胸口、肩膀等地方。

    「砰」的一聲巨響,高勇的右拳從下往上撩,狠狠的擊打在少年的下巴上,緊接著左拳猛然攻出,重重的打在少年的腮幫子上,少年頓時跌倒在擂臺上起不來了,裁判連續喊了十下,便高高的舉起高勇的手宣布他勝利了。

    看臺上賭贏的人高興的大叫,賭輸的人則痛罵,罵那個黑短褲拳擊手以及高勇,還不時用力踢著前面的椅子。

    高勇走到擂臺的右邊,從一個戴著眼睛的人手里接過一疊錢,數都不數就放進背在肩上的袋子里,然后跳下擂臺,從我們這個門口走來。

    「高勇。」我看他走到面前不遠處,便大叫道。

    「啊!老師、陳助理!你們怎么會到這里?」高勇抬頭看到是我們,驚訝的叫道。

    「你怎么會來這里打拳?」我問道,我看出高勇眼中的猶豫,于是攙著他的肩膀一邊走一邊問道:「這是你的私事,如果當我是你的朋友,不妨告訴我。」

    「我沒有零用錢,所以來這里打拳賺點錢,而且我也想來這里鍛鏈自己,提高我的武技,所以打拳很適合我。」高勇沉默了一會兒后才答道。

    「在這里打拳危險嗎?」我又問道,這個才是我要關心的問題。

    「不危險,這家拳場已經開五年了,在嘉誠市甚至廣東境內的名氣都挺大的,一個星期開一次,拳手的級別很多,有成年組、少年組、女子組,像剛才我打的就是少年組,要求二十歲以下而且必須是在學的學生,這里是很正規的拳賽,不過還有一些很黑的拳場,然而這個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陳助理,我曾經看見過幾次你打拳,不會是你告訴老師我在這里打拳的吧?」高勇突然醒悟過來,兩眼緊緊的盯著陳一丹。

    「是嗎?我今天才第一次看到你,所以我……」陳一丹臉上一紅,答道。

    「一丹告訴我是應該的,怎么說我也是你的班導師吧!當然得擔心你了。」我拍了拍高勇的肩膀說道:「放心,我們是不會說出去的。」

    突然有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中逐漸形成,以前也一直思考過,但是都很模糊,現在看到高勇又看看陳一丹,我不由得說道:「我有一個想法,需要得到你們的支援才能實現,不知道你們肯幫我嗎?」

    夜晚的七彩霓虹燈照在我臉上,顯得有點詭異,陳一丹和高勇同時問道:「什么想法?」

    我把站在右邊的陳一丹摟在懷里,連親了幾下,又重重的拍了拍高勇的肩膀說道:「我想在學校成立一個武術社,一來可以讓同學們在緊張的學業之余放松一下,并且豐富他們的課外生活,二來可以強身健體、鍛練身體,學習一些基本的武術,女孩子可以防狼,男孩子可以保護心愛的女人,三來說不定真的有一、兩個資質好的人,能將此作為自己將來的出路,李小龍、李連杰、吳京等都是這樣的,四來說不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報名,可以給我們養養眼……」

    「哎喲!」我說到這里,頭上馬上接了一個爆粟,旁邊陳一丹惡狠狠的看著我。

    「哈哈!老師,不要還沒養到眼就犧牲了啊!」高勇大笑道。

    「既然你們兩個都懂武術,當然要充當教練了,我想武術社的社長就由高勇你來當,而且我也可以把我大學那幫朋友拉過來幫忙,還可以請市里面跆拳道協會的教練過來指點、指點,你們覺得如何?發表一下意見嘛!」我興奮的說道。

    「我看行,要不然學校里總是有一些精力過剩的學生,練武既能娛樂又能鍛練身體,我贊成。」陳一丹第一個回應道。

    「這個提議是很好,可是我擔心做不來社長。」高勇猶豫的說道。

    「我說你行你就行,那就這么說定了,具體事宜由高勇全權負責,先招幾個你認識的同學當廣告宣傳,學生報名的報名費是一百元,十個學生一千元,一百個學生就有一萬元,哈哈!我們發財了。」我得意的大笑道,引來路人紛紛轉頭看我,我繼續說道:「而且你也不用來這里打拳了,雖然沒什么危險,不過還是不來最好,知道嗎?」

    「既然老師信得過我,那我就跟著老師放手去做了!」高勇用無比信任的眼神看著我說道。

    自從上次我幫他們打架之后,十班的學生們都不再和老師作對了,班里的學習風氣變好,所有科任老師都感覺到了,一時令學校很驚奇,而我也成了老師們眼中的明星。而高勇是班里的領導人物,能收服他做我的得力助手,對于我管好這個班級會省了很多功夫。

    「嗯!暑假快過去了,你就好好利用這段時間把方案擬訂好,我們一開學就在學校里全面展開宣傳,力爭讓我們的武術社成為全校第一大社團。」我豪氣萬千的說道,仿佛又回到了我掌權嘉誠大學跆拳道協會一樣。

    高勇忽然敬禮道:「是!保證完成任務!」他頓了一下又問道:「那我們武術社主要教些什么呢?」

    「我負責教跆拳道和太極拳,你就負責教他們散打,一丹,你呢?你練的是什么武功?」

    「截拳道和詠春拳。」陳一丹回答道。

    「哇!好厲害啊!不錯、不錯,你就負責教這個吧!」我驚訝的看著陳一丹,贊嘆的說道。

    「這樣我就好去宣傳武術社的賣點了。」高勇很高興的說道。

    「那我這段時間要做些什么呢?」陳一丹問道。

    「你就負責好好侍候我。」我側頭對著她的耳朵輕聲說道。

    「討厭!正經一點兒!」陳一丹臉一紅,害羞的說道。

    「你就負責擬一份報告給老魏,讓他批字。」我說道。

    「小CASE,包在我身上。」陳一丹爽快的答應,就差拍胸腋了。

    「老師,那你呢?」高勇問道。

    「我嘛!我就兼任嘉實中學武術社的顧問、教練、榮譽社長,這些辛苦工作就讓我來做好了。」我拍拍胸腋說道。

    「啊!你就耍耍嘴皮子還辛苦啊!打!」陳一丹說著提起粉拳就要來打我。

    我大笑一聲,連忙跑開,陳一丹和高勇在后面追著我,開心的笑聲灑滿一地,引得路人紛紛看著我們三人在大街上追打。

    昏黃的路燈下,黃小倩在那里等公車,突然看到黃強三人很愉快的樣子,心里恨恨的想道:「哼!看你得意的樣子,能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勇哥,你怎么可以背叛我們呢?我恨你!老師沒有一個好人,黃強,我就是要和你斗到底,揭穿你偽善的面孔!」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