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 楊靈獻身

獨孤尋歡2017-2-27 15:17:58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放學的時候,辦公室的人都走了,因為我和楊靈約好在此等她,于是我便一邊整理東西一邊打了電話給陳一丹,跟她說今晚我不回去了。/

    沒多久,楊靈拿著一本證書跑了進來,高興的大叫道:「大哥哥,我得獎了、我得獎了!」

    「呵呵!恭喜啊!小靈兒。」我笑著站了起來說道。

    「有什么獎賞啊?」楊靈高興的跑到我面前,然后朝我撲來,小嘴朝我的臉親過來。

    我雙手張開接住撲過來的楊靈,在她的粉臉上狠狠的親了幾下,說道:「你想要什么獎賞啊?是不是要這個?」我伸手用力的在她剛發育得有點成熟的屁股上拍了幾下。

    「大哥哥好壞,竟然打人家的屁股,嗚嗚……」楊靈抱著我的脖子在我身上亂扭,嬌若無骨的身子如水蛇一般,胸前已經發育得挺好的**上凸起的兩點不停摩擦著我的胸膛,讓我心中升起一股快感,我的手不由得在她的屁股上使勁摩擦,享受那嬌小卻彈性十足的臀部。

    「嗯……」楊靈覺得我的手似乎帶電一樣,屁股上傳來一陣陣麻酥的快感,很享受的輕輕吐出了聲音。

    辦公室沒人,楊靈的稚嫩呻吟深深的刺激了我,我抱著她的手也禁不住用力,把她往我懷里摟,摸著屁股的手伸出一根手指在她兩瓣屁股中間的縫隙里來回摩擦,我任由**在心中蔓延,中指越摸越下面,慢慢的觸摸到她腿間嫩嫩的凸起,柔嫩的陰部摸起來感覺舒服極了。

    楊靈被我靈巧的手指、老道的技術摸得渾身發軟,心中冒火,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下體涌起,她既喜歡又有點害怕,她好想叫,可是內心的羞澀又讓她極力忍住了。

    楊靈覺得體內尤其是下面那個洞洞里面好像有蟲在爬一樣,癢癢的、酥酥的、麻麻的,突然她感覺到小腹一熱,忍不住大聲的叫了出來,一股熱流沿著洞洞流了出來。

    楊靈這突然的一叫把我驚醒了,我連忙松開手,把楊靈放了下來。楊靈的身體一時還沒恢復過來,軟軟的倚靠著我,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嫩臉潮紅,雙眸半開,慵懶醉人的表情越發像個女人。

    我不禁想道:「我怎么了?竟然在辦公室對靈兒做出如此動作,我太不應該了,她才十四歲啊!還是一個小女孩,我怎么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女人的一點點誘惑就讓我難以控制,難道我真的是一個色情狂嗎?或者如楊老所說的,我命中犯色?我應該怎么辦?楊老說過要順其自然,我就順其自然吧!」

    「大哥哥,剛才怎么了?我好舒服啊!」楊靈看著我問道,水靈靈的眼睛如同夜空中的星星,清澈無邪。

    「呵呵!那是男女之間才能享受的事,以后你長大了就會知道。」我一想通之后又色起來了,我把被楊靈的**弄濕的中指拿到鼻端問了問,少女**特有的芳香讓我迷醉不已。

    楊靈挺胸問道:「我現在還不夠大嗎?你說我哪里小了?」楊靈最不喜歡我說她小,每次一說,她就會在我面前挺起胸。

    「比起你媽媽的就小了,哈哈……」我低頭在楊靈的耳邊噓了一口氣,小聲的說道,然后大笑著向門外跑去。

    「壞蛋,大哥哥壞……」楊靈嬌嗔著向我追來。

    「你的禮物。」我突然轉身向辦公桌跑去,拿起中午買的米老鼠包包遞給楊靈。

    「我就知道大哥哥對我好,真是靈兒的好老公。」楊靈幸福的依偎在我懷里,動情的說道。

    我暗想道:「天啊!她又提這個了,看來我這輩子是很難不做她的老公了。」

    我苦笑道:「等你長大我就做你的老公,快點長大哦!我的小靈兒。」

    「會的,我會多取早日成為你的好老婆。」楊靈喜滋滋的說道。

    「好了,小鬼頭,我們回去吧!你媽媽肯定在家等著我們了。」我拍拍楊靈的頭說道。

    「是啊!走走走,媽媽在家肯定等煩了。」楊靈連忙說道。

    ×××××

    我和楊靈回到家,一推開門就聞到從廚房里飄出來的香味,楊靈大呼小叫道:「哇,好香啊!」隨即拋下我朝廚房跑去。

    「好了、好了,你出去吧!飯菜很快就可以上桌了,上樓去把書包放好,吃飯的時候我會叫你下來。」廚房里傳出楊靜嫵媚柔美的聲音。

    楊靈又跑出來向樓上跑去。

    我輕輕的走到楊靜背后,從后面一把抱住她,兩只手掌覆蓋在她豐滿高挺的**上,低頭在她的耳邊叫道:「老婆。」然后我開始舔她的耳垂。

    「嗯……」楊靜嘴里吐出一串鼻音,嬌軀一下子癱軟了,無力的靠著我的身體,炒菜的手也停了下來,一只手向后伸過來撫摸著我的頭發,享受我帶給她的愛撫。

    「好了,老公,被靈兒看見不好,晚上我們有許多時間。」楊靜讓我過了一下癮,就阻止我道。

    這時外面傳來楊靈下樓的聲音,我見好就收,在楊靜的**上用力的摸了一把,就松開了手,把一道已經做好的菜端到餐桌上。

    楊靜陸續把菜端了出來,每端出一盤,我和楊靈就大叫一次:「好香!」

    最后總共上了七道菜、一道湯,非常豐盛。

    楊靜還不忘浪漫,把燈關了,點起芳香蠟燭,來了一頓燭光晚餐,接著我和楊靜都對楊靈說了一些祝福的話,楊靈很高興。

    楊靜從沙發上拿來一個包裝得很好的禮物盒對楊靈說道:「靈兒,今天我幫你準備了特殊的禮物,既是慶祝你得獎,也慶祝你今天成為大人,喏!給你。」

    「什么呀?媽媽搞得這么神秘。」楊靈說著接過楊靜的禮物,打開之后,便大叫道:「呀!是這個啊!」

    楊靈的粉臉馬上就羞紅了,而楊靜則哈哈大笑起來。

    「是什么啊?」我好奇的拿過來一看,原來是一套胸罩和內褲,于是大笑道:「很有意思的禮物,嗯!靈兒確實也該穿胸罩了。」我說著兩眼在楊靈的身上亂轉。

    「啊!壞!我不來了。」楊靈急得雙手抱胸,害羞的樣子和平常鬼靈精快的她很不一樣。

    「呵呵!下午不是說你的長大了嗎?還說要和你媽媽比。」我說著把眼光轉向了楊靜的胸部。

    「啊!靈兒說過這樣的話?羞死了。」楊靜的臉也變得羞紅起來。

    「媽媽,你的胸部怎么長這么大呀?」楊靈突然大聲的問道。

    「這個這個……」平時口齒伶俐的楊靜突然不知道該怎么說,臉紅得像一塊紅布,想了一下才說道:「你的以后也會慢慢長大,和媽媽的一樣又大又挺。」

    「嗯!」楊靈重重的點頭道。

    「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小強!大哥哥!」楊靜和楊靈同時瞪向我。

    在兩只母老虎的雌威下,我只好閉口不笑,嘴巴鼓得大大的,憋了一大口氣。

    「哈哈……」她們兩人看到我的樣子,忍不住大笑起來。

    這一頓飯足足吃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楊靜收拾好餐桌后,我們三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楊靈看了看左邊的我,又看了看右邊的楊靜,說道:「媽媽、大哥哥,我有件事想和你們商量。」

    「什么事?」楊靜的眼睛還是盯著電視螢幕。

    「下午有人來找我,是清華大學特招班的主任,想招我進清華大學特招班。」

    「你答應了?」楊靜這時才轉過頭來問道。

    「你是怎么想的?」我問道。

    「我沒有答應,那個人讓我回來好好考慮,和家長商量然后再回復,我是想去,清華大學的特招班在全國很有名,我想進去以后也許會對我有更大的幫助,國中的知識對我來說太沒挑戰性、太平淡了。」楊靈細聲說道。

    「我贊成,只要你拿定主意就行了,清華大學特招班培養的可都是出類拔萃的人才,那些教授也都是頂尖的科學家,恭喜你啊!靈兒。」我真心的為楊靈感到高興,抱著她的小臉親了一下。

    「清華大學特招班好是好,可是靈兒還這么小,去到那么遠的地方學習,媽媽放心不下,舍不得你呀!」楊靜沉吟道,眼中盡是母愛的柔情。

    「靜姐,你就放心吧!小鳥總是要離開媽媽的保護去學習飛翔的,你就答應靈兒吧!這也是對靈兒的一個考驗,一個獨立成長的鍛煉,你就放手吧!」我在一旁勸道,母親總是很難割舍對兒女的愛,更難放手。

    經過一番商討,楊靜終于答應讓楊靈去讀特招班了,而且答應去和那個特招班的主任見面。楊靈高興得大呼小叫,而我和楊靜也由衷的替她感到高興。

    這晚半夜,我偷偷的跑到楊靜的房間里,兩人相裸而對,每一個動作都引起我們高漲的激情,床上、地上、書桌、窗前都成為我們追逐**的戰場,我已經記不清自己幾次將精液注入她肥美的**中,極度的歡愛帶來的滿足讓我們將久違的快感找了回來,也將世俗的觀念拋到九霄云外。

    ×××××

    過了幾天,楊靈的入學手續已經全部辦好了,她明天就要到北京去了,今晚我在她家附近的餐館為她餞行,叮囑了一些她應該注意的事項,特別要她無論多忙都不能間斷跆拳道的練習,而楊靜沒有說什么,只是不舍的看著楊靈。

    「好了,大哥哥你就別說了,我都已經記住了。」楊靈笑瞇瞇的看著我說道,然后對楊靜說道:「媽媽,吃飽了,我們走吧!」

    出了餐館之后,楊靈一手拉著我,一手拉著楊靜,笑道:「好久沒有這樣拉著你們的手了,我們就走路回去吧!以后很長一段時間都見不到媽媽和大哥哥。」她說著、說著,竟然有點傷感起來。

    「小靈兒終竟是要長大,要離開媽媽和我的,現在只不過是提前一點兒罷了。」我說道。

    「有空多給媽媽打打電話。」楊靜愛憐的說道。

    「會的,我每天都會想媽媽和大哥哥。」楊靈點點頭道,然后轉頭看著我,有點遲疑的說道:「大哥哥,我長大后肯定是要做你的老婆,所以……」

    「靈兒,怎么了,有什么話就說啊!」楊靜看著楊靈說道,她隱隱約約猜到楊靈想要說什么了。

    楊靈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看了我幾眼,忽然低下頭輕聲說道:「我要做大哥哥真正的老婆,所以我想在走之前把自己給了他!」她的聲音雖然小,但是卻很清晰。

    「什么?」我嚇了一大跳,大叫起來,雙眼圓睜的看著這個不可思議的小美女,連忙搖頭道:「不行、不行!」

    楊靜看看反應這么大的我,又看看低著頭害羞不已的楊靈,嚴肅的問道:「靈兒,你不后悔?你真的要把自己給他嗎?這個可不能開玩笑哦!」

    「當然是認真的!」楊靈的表情很嚴肅、很認真的說道:「從大哥哥當我的家教開始,我就認定以后只當他的女人,這輩子我一定要做大哥哥的女人!」

    從楊靈從未有過的嚴肅表情可以看出她完全不是在開玩笑。

    楊靜想不到女兒的心意這么堅定,從她對女兒的了解,她知道楊靈是做定黃強的妻子了,不由得長嘆一口氣,說道:「小強,你覺得怎么樣?喜歡靈兒嗎?」

    「我……」我看著她們,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楊靈是一個小美女,如果再過兩、三年,她絕對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孩,說我不喜歡她,那是假的,可是她畢竟還小,才十四歲啊!

    「我什么!你快說啊!大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靈兒?」楊靈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焦急的望著我,充滿了期待與渴求。

    「不,不是,我當然很喜歡靈兒,可是你現在還小,等你再長大一點兒我就讓你做我的女人,好不好?今晚就算了吧!」我很小心的說道。

    「不!我今晚就要做你的女人,我今晚一定要給你!」楊靈的語氣無比堅定,一點兒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小強,既然你也喜歡靈兒,就接受靈兒吧!早做晚做還不是一樣,靈兒雖然還小,可是她應該還是可以做的,不要讓她失望,你今晚接受她吧!」楊靜很了解她的女兒,只有來勸我了。

    「靜姐,可是我怕我的太大會傷害到靈兒呀!」我還是有點不放心的說道。

    「我不怕,我知道第一次會很疼,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只要能成為你的女人,要點傷也值得!」楊靈堅定的說道。

    「那好吧!我們回去吧!」我笑道,既然心理障礙已經解除,就應該坦然面對。

    「嗯!我們回去**吧!」楊靈高興的笑了。

    我聞言差點沒暈倒,暗想道:「靈兒的話總是那么讓人驚奇、讓人噴飯!」

    「小鬼頭,心里在想些什么?這么急啊?」楊靜也被逗笑了,憐愛的用手摸了摸楊靈的小腦袋。

    一路上我們三個人開心的向家里走去,楊靈在前面蹦蹦跳跳,特別開心,臉上笑得像花開一樣,像一只愉快的小麻雀。

    楊靜突然用力掐了我的手臂一下,小聲的說道:「壞蛋,真是便宜你了。」

    我用手捂住被掐的手臂,極力忍住才沒有大叫出來,臉上甜甜的笑道:「老婆,靈兒也要成為我的女人了,我真的很高興,能讓你們母女都成為我的老婆,我真的很幸福啊!」

    「哼!真是孽緣啊!我們母女都愛上你,成了你的女人。」楊靜伸手過來輕輕撫摸著我的背部感嘆道。她仰頭看了一下漆黑的星空,又說道:

    「老公,待會兒你要好好的對待靈兒,輕輕的,不要太用力,畢竟你的那個太大了。」

    「會的,你就放心吧!我不會讓靈兒受傷害,倒是會讓她很舒服的,就像我讓你舒服那樣。」我低聲說道,趁楊靈背對著我們,飛快在楊靜的臉上親了一口。

    「壞蛋!」楊靜拍了我的下體一下嬌嗔道。

    「小心你真的把我的蛋蛋拍壞了哦!哈哈……」我笑著向前面跑去,楊靜一個人在后面向我們追來。

    「媽、大哥哥,我先去洗澡了哦!」楊靈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兒,然后就上樓去了,很快便聽到樓上的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流。

    「老公,你也去冼吧!我回房了。」楊靜說著起身要走,避開這尷尬的場景。

    「老婆,別這么快走,我有點緊張耶!」我拉住楊靜的手,把她拉向我的懷里,然后大嘴一張,吻上了她的小嘴。

    「嗚嗚……」楊靜在掙扎時,嘴里發出模糊的聲音,不過很快她就配合起來,兩條小舌在彼此的嘴里進進出出,互相糾纏追逐,我們逐漸沉浸在愛欲的海洋中,心靈與心靈彼此融洽無間。

    吻了一陣子,楊靜喘著粗氣,胸脯起伏不定,推開我說道:「好了,老公,你快去冼吧!靈兒都差不多了。」她說完就走進自己的房間。

    楊靈冼完之后,我也迅速冼了個澡,接著擦干身上的水珠,用浴巾裹住下身,來到楊靈的房門前,輕輕的推開門,楊靈已經躺在被窩里了,看到我進來,顯得異常的興奮,大聲的叫道:「老公。」

    楊靈的聲音甜膩嬌柔,臉上帶著兩朵紅云,顯得嬌媚無比。

    我掀開被子,想要上床,沒想到楊靈身上一絲不掛,**裸的躺在潔白的床罩上,我的雙眼一下子被定住了,一刻也不想移動,心中的欲火在漸漸燃燒。

    只見雪白的**像一尊冰情玉潔的玉雕,毫無瑕疵,剛發育的**在雪白的胸前微微隆起,非常誘人,小小的**散發著陣陣**,椒乳上有兩點誘人的粉紅**,相當可愛,平滑的小腹與**交界之處,一叢淡黑色的毛覆蓋在凸起的幽谷上,再向下是一條緊密的小縫,兩片粉紅的嫩肉緊緊閉合著,掩映在稀疏的黑毛中,真的好迷人。

    楊靈受不了我如噴火一樣的眼睛的注視,媚眼微閉,臉上蕩漾著無盡春意,嬌羞的把頭垂得低低的,都快頂到她翹起的嫩乳了。

    我用手指一碰那滑膩的肌膚,楊靈的嬌軀隨之顫抖,連想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只好微閉著媚眼任我擺布。

    「嗯……」楊靈嬌喘一聲,嬌軀顫抖不已。

    我看得心里猛跳,一陣熱流直沖下體,巨龍漸漸發脹,變大、變粗、挺直而且翹了起來,把浴巾頂得高高的。

    我的手逐漸在楊靈的身上撫摸起來,像是欣賞一塊美玉似的摸弄著,漸漸的摸到她的嫩乳,手指順著玉峰上爬去,摸到**,我不禁暗想道:「好柔軟啊!」

    楊靈嫩紅的**在我的手指下漸漸的硬挺起來,這種感覺很好,我就在**上捏弄著。楊靈柳眉緊皺,小蠻腰不停扭動著,像在閃躲又像在迎合。

    我的手指掠過**向下滑去,經過一片溫軟順滑的平原,來到了小腹下面,觸摸到軟軟的芳草,我的手緊張得顫抖著,接著滑至迷人的幽谷處,在她的花園中輕輕的撫摸起來。

    「啊……」楊靈驚呼起來,大聲的呻吟著,一股熱流忽然從桃源洞口涌了出來,全部流在我的手心上,一片黏糊滑膩。

    楊靈羞得滿臉通紅,好想躲藏起來,躲在黑暗中。接著楊靈身體一側,面向我的身體,「啊!」她又突然大叫起來,眼睛瞪得大大的盯著我的下體,嘴巴也張得大大的。

    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的浴巾已經滑落在地,巨龍如一把鐵槍般硬挺直立,與我的身體成九十度直角,龍頭脹得紫紅,不安的跳動著。

    「好大哦!」楊靈嘴里發出夢囈般的輕語,小手顫抖著伸了過來,輕輕的握住我的巨龍,說道:「我好喜歡它哦,看起來好有力!」

    楊靈的手不由自主在巨龍上撫摸起來,感受著巨龍的粗大和熱度,巨龍一跳,楊靈顯得有點心慌,這是她有生以來從未見過的,燙得她好難過,可是她內心又極其喜歡這種感覺,她臉紅口干,忍不住連連呻吟。

    「讓我也上床去吧!」我輕聲說道。

    楊靈握著我的巨龍往床的另一側移去,我爬上去抱著楊靈,和她面對面的躺著,一手在她的**上撫摸著,大嘴一張把她的櫻桃小嘴覆蓋住了,隨即伸出舌頭攻進她的小嘴里面,追逐著她的丁香小舌。

    「嗚嗚……」楊靈初次接吻,心中升起一股無法言喻的舒服感,慢慢的也主動出擊,吞吐著我的舌頭,喉嚨里發出模糊的聲音,下體更是源源不斷的有**從洞口流出。

    楊靈的小手在我的巨龍上加速套弄起來,不時用手把玩巨龍下面的香袋,摸弄著袋里的那兩顆蛋蛋,這是楊靈的自發動作,顯得無比的青澀,但是卻更能激起我心中的熊熊欲火。

    我伸手到楊靈的幽谷花園處,用手掌在那里輕輕的摩擦著,越來越多的**從那里流出,楊靈的嬌軀激烈的亂扭著,嘴里發出巨大的**呻吟,嬌喘連連,吟哦不斷。

    「靈兒,我要進去了哦!」我咬著楊靈溫潤的耳垂,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嗯!進來吧!我好難受……嗚嗚……好癢……」楊靈亂叫著,下體越來越癢,而且空虛無比,好想有個東西塞進去充實。

    楊靈全身無力,只覺得**被我分開了,那根熱脹的東西抵上自己的小洞口,使她感到桃源洞里像有小蟲在鉆動,她的淫**向外直流,宛如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我把巨龍頂在楊靈的桃源洞口摩擦著,讓整個龍頭沾滿了**,然后把龍頭對著微張的洞口,用力的往里面頂。

    「啊!痛……」楊靈慘叫起來,只覺得下體好像快裂開一般,一個粗大的東西硬塞進自己狹窄的處女花徑,雙手自然的撐住我的身體,阻止我進一步動作。

    我用手拽住楊靈的**,并用嘴吻住她的櫻唇,以此來緩解她的痛苦,過一會兒后,我輕輕的說道:「忍著點,夫妻之間總要來這么一回。」

    「嗯!」楊靈輕輕的點頭道。

    我忽然虎腰一沉,屁股猛挺,巨龍頓時穿過狹窄的花徑,突破那層障礙,完全進入到里面。

    「啊!痛死我了……」楊靈感到一陣劇痛,下面的洞口被塞得滿滿的,緊窄的洞口咬住粗大的龍頭,痛得她粉面煞白、玲汗直流,兩行情淚從臉上滑落。

    我急忙用舌尖舔去她眼角邊的淚水,然后叼著她的小嘴,翻攪著她的香舌,并用手在椒乳上撫摸起來。

    過了良久,楊靈身上的痛楚漸漸退去,只覺得花徑深處傳來一股酥麻而癢的感覺,嬌軀不由得扭動起來。

    我感覺到楊靈的動作,也開始慢慢的抽動起來,小幅度的挺動著,而楊靈則雙手扶著我的虎腰,有規律的扭動腰肢、挺動屁股,配合我的動作。

    因為楊靈年紀還小,花徑肯定還沒完全發育成熟,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都是緩抽慢插,喜得她嬌喘連連、大聲**,帶給我無限的驚奇,想不到她小小年紀,呻吟卻這么厲害。

    我插了百來下,初經人事的楊靈終于在大叫聲中**了,緊跟著就靜止不動,嘴里如夢囈一般的呻吟道:「啊……我、我要死了……哎……好舒服、好爽啊……」

    我不忍楊靈太累,放松意念,再**了幾十下后就在她的花心深處射出濃燙的陽精,隨即抱著她睡著了,但是巨龍并沒有抽出來,還留在楊靈的小花徑中。

    【第五集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