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車上激情

獨孤尋歡2017-2-27 15:18:50Ctrl+D 收藏本站

    另一邊,楊靜靠在墻壁上歇息了好一陣子,才恢復力氣清醒過來,一看自己睡衣上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時候解開了,連胸罩也被推開來,露出白花花的豐滿**,雪白的乳峰上呈現出紅紅的指印,睡褲被褪到膝蓋處,露出沒有穿內褲的神秘花園,此時此刻,那茂盛黑亮的芳草上還掛著晶瑩剔透的淫**,睡褲上到處濺滿淫**,散發出陰靡的氣息。/

    楊靜一驚,馬上自責道:「糟了!我怎么自慰起來?」

    「他們已經沒有動靜了,不知道在千什么?哎呀!都快十點了,靈兒的飛機是下午兩點的,必須叫他們下來吃早餐了,不然他們說不定又會做起來。」楊靜心里想著,連忙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專心的把粥熬好。

    楊靜在粥里瓣加了海參,然后把熬好的海鮮粥、炸好的油條、現煮的豆漿等端上餐桌,大聲的叫道:「靈兒、小強,吃早餐了,快點起來。」

    「靈兒,你聽,你媽媽在叫我們了,我們快點起來吧!要不然會趕不上你的飛機。」我說著輕輕把楊靈推開,順手在她小巧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嗯!不過我要老公幫我穿衣服。」楊靈爽快的答應了,卻又提出一個香艷的要求。

    「好好好,把你媽媽昨晚送給你的胸罩和內褲拿過來吧!小丫頭。」我笑著用手指點了點她的額頭。

    「老公真好!」楊靈說著把那套內衣扔給我。

    我把胸罩套在楊靈的肩膀上,把兩個罩杯扣在她小巧的**上,然后伸手到后面把搭扣扣上。

    我審視一下后,又幫她調整一下罩杯的位置,既很好的托住她的**,又不會太緊,這件胸罩的罩杯是半罩型的,剛好托住鮮嫩的**,露出了大半個雪白的胸脯。

    「嗯!好了,靈兒第一次穿胸罩很好看。」我贊美道。

    「還有內褲呢!」楊靈不依不饒的翹著嘴巴說道,低著頭欣賞起自己的胸部來。

    我拿起內褲一看,很小巧,是純潔的白色,前面繡了一只可愛的粉紅色小白兔。

    「抬起右腳。」我一邊說一邊把內褲套進楊靈的右腳,接著再套進她的左腳,我用力拉了拉,幫她穿好內褲,小白兔剛好在她的花園中央,隱隱約約還能看見幾根淡淡的芳草。

    「好了,去刷牙冼臉吧!」我把楊靈從席上抱了下來,讓她自己去搞定個人情潔衛生。

    「哎喲……」楊靈穿好拖鞋,剛一邁步,突然大叫一聲,呲牙咧嘴的彎下腰。

    「怎么了?」我心急的拽住她,關切的問道。

    「那里很痛。」楊靈指了指自己的下體說道。

    「哦!沒事、沒事,你才剛初經人事,動作溫柔一點兒,不要邁那么大步,更不要蹦蹦跳跳的,很快就會不痛了。」我細心的安慰道。

    「嗯!沒事了,我會小心的,你去忙你的吧!」楊靈說著直起腰慢慢的走進浴室。

    我看著楊靈的身影,心中無限感慨,這么一個小女孩,居然對我如此愛戀,我能辜負她嗎?能不好好的疼愛她嗎?我心中不禁憐意大生。

    除了楊靈之外,還有那么多的女孩喜歡我,我又能辜負她們嗎?可是法律只允許我娶一個老婆,我該怎么辦呢?雖然我很疼愛她們,但是女人對名分不是看得很重嗎?我該怎么辦呢?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老公,我冼好了,你去吧!哎!你怎么還沒穿衣服呢?快點,我先下去了,看媽媽做了什么好吃的。」楊靈出來之后,穿上外衣就下去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以后再想吧!」我搖了搖腦袋,把滿腦子的雜亂思想排出腦外,穿好衣服、梳冼完也下去了。

    吃完早餐后,楊靜上樓去幫楊靈收拾衣服,等一切都收拾好的時候,已經快十二點半了,楊靜開車載我們向機場駛去。

    一路上大家都不出聲,也許是感受到離別的傷感吧!楊靜很專心、很安靜的駕駛著,楊靈坐在副駕駛座上也很安靜,一點兒都不像平時活潑好動、嘰哩呱啦的樣子,一股濃濃的傷感氣氛彌漫在汽車里。

    我也不知道要說什么,楊靈已經是我的小女人了,可是剛成為我的女人的她卻要遠走了。

    我們到達機場已是一點鐘了,那個清華大學特招班的主任是一個大約三十歲左右、年輕漂亮的戴著墨鏡的女人,正在候機大樓一號門等我們,真想不到她年紀輕輕就做了清華大學特招班的主任,而且還長得這么漂亮。

    「你好,我已經把楊靈的登機手續都辦好了,你是黃強吧?我聽楊靈老是提起你,我叫趙珊。」趙珊摘掉墨鏡,和楊靜握過手后又轉過身來和我握手說道。

    「是是是,我是黃強,幸會、幸會,趙主任年紀輕輕就擔此重任,真是不簡單啊!」我微笑道,趙珊的手很滑嫩,握在手中有種說不出的舒服。

    「楊靈的跆拳道是你教的嗎?很厲害呀!她才學兩年,基礎已經很扎實了,潛力無窮,謝謝你為國家培養了這么優秀的人才。」趙珊含笑的眼睛望著我,并由衷的說道。

    「不敢當、不敢當,隨便指點了她一下,看來趙主任也是高手了?」我謙虛的說道。

    「呵呵!還算可以吧!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空來北京玩,我們切磋、切磋如何?」趙珊遞給我一張名片說道。

    「好的,有機會一定向你討教、討教。」我接過名片,上面只寫了趙珊兩個字和一個手機號碼,很簡潔,就像她的人一樣,簡潔明了、爽快大方。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們進去吧!」楊靜在一旁殷殷叮囑楊靈,終于在看到沒什么時間了才停止,并且催促我們。

    「那好,我把楊靈帶走了,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楊靈的,再見!」趙珊保證道,并和我們一一握手。

    「老公!」楊靈突然大叫一聲,眼淚都流出來了,一下子撲進我的懷里抱著我抽泣起來。

    「好了、好了,我的靈兒乖,不哭、不哭,你現在可是大人了哦!做了我的老婆就不能隨隨便便哭了。」我抱著她安慰道,然后蹲下身子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你看看,一哭起來就好丑哦!來,笑一笑。」

    「呵……」楊靈勉強的露出一個笑容,抽噎著說道:「老公,那你以后有空要來看我哦!」

    「會的,我有空就和你媽媽一起去看你,你放心的跟著趙主任去吧!」我撫摸著楊靈的頭說道。

    「靈兒,快去吧!趙主任都等急了,我會經常打電話給你的。」楊靜也在一邊勸道。

    楊靈這才依依不舍的放開雙手,一步三回頭的被趙珊牽著手向安檢走去,突然她又掙脫趙珊的手向我奔來,撲在我懷里,緊緊的吻住我的嘴,吻了好一會兒才放開來,把嘴巴湊在我的耳朵邊說道:「老公,記得要把媽媽搞定哦!我在那邊等你的好悄息。」

    我一愕,想不到這個小妮子還真的當成一回事了,她神秘的一笑,然后又在楊靜的嘴上親了一下,隨即附在她的耳朵上嘀咕了一會兒。

    楊靜的臉突然一紅,楊靈神秘的看著我們笑了,然后和趙珊通過安檢,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楊靜呆呆的在原地站了許久,淚水從眼眶里嘩啦啦的直往外流,一如決堤的黃河,我想起一句話:「淚眼無聲惜細流」,有時我真的搞不懂女人,小小的眼睛里怎么能裝這么多的淚水呢?

    我輕輕的挽住楊靜柔軟的香肩,輕聲的安慰道:「好了,靜姐,別哭了,靈兒總是要飛出去的,現在只不過提早一點兒罷了,她永遠都會是你的乖女兒,她這次能進清華特招班,你應該為她高興才是。」

    我安慰了老半天,楊靜才慢慢的停止抽泣,靠在我懷里說道:「十多年來,我從來沒有讓靈兒離開過我身邊,現在她一走就是那么遠,我心里很不舍,我也知道要為她高興,可是我就是忍不住。」

    我拍了拍楊靜的背部,用手替她抹去淚水,安慰道:「讓我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靈兒吧!以后有空多去看看她就是了,走,我們回去吧!」

    楊靜小鳥依人般的挽著我的手臂一起走出去,然后我們開車向來路駛去。

    一路上我們都細聲的交談著,突然我想起楊靈臨走時在楊靜耳邊嘀咕了一會兒,楊靜的臉就紅了,不由得好奇起來,叫道:「老婆。」

    「什么事?」楊靜答得非常自然。

    「我有件事想問你,靈兒走時和你說了什么,我看你的臉都紅了。」我問道。

    楊靜的臉又紅了,支吾道:「哦……她、她親我的時候說,說她先親你然后再親我,就等于是你親了我,她代表你親我。」楊靜說完,臉上的紅暈更紅了,神情相當可愛。

    「呵呵!這個小淘氣,老婆,來,讓我親親你。」我看著楊靜動人的表情,心神一動,便探過頭去在她的小嘴上親吻起來。

    「嗯嗯嗯……」楊靜愉快的享受著,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路面的情況,一輛輛車從旁邊經過,她突然覺得莫名的興奮起來。

    直到楊靜全身無力、呼吸急促,我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她的嘴巴。

    「呀!」楊靜尖叫一聲,固為她突然看見前面一輛車向我們沖來,連忙猛轉方向盤,剛好和那輛車擦身而過,好險!

    「壞蛋,現在是在高速公路上啊!差點就撞上了。」楊靜轉頭羞怯的瞟了我一眼,謓怪道。

    「感覺怎么樣?剛才我覺得好刺激。」我笑嘻嘻的說道。

    「嗯!我也覺得好刺激,只是這么一吻,我下面就出了好多水。」楊靜說著,臉龐上又飛起兩朵紅云,宛如喝醉酒一樣,一下子呈現出醉人的媚態。

    「是嗎?那我們就在車上**好了。」我說著就探手在楊靜的胸部撫摸起來,她的胸部柔軟而又富有彈性,是我的最愛。

    楊靜兩眼直視前方,安心的享受我的挑逗撫摸,只是臉越來越紅了,現在是固為**上來的緣故,她的身子不安的扭動著,好讓我的手能把她摸得更舒服。

    我摸了一會兒,慢慢把她的衣服扣子解開,露出淡黃色蕾絲胸罩和大半個雪白**,兩相映照之下,顯得無比誘惑。

    我把手從胸罩的上方伸了進去,握住她一個飽滿的**,捏住**輕輕的揉捏著,另外一只手則放到她的大腿上,在她的大腿內側輕輕的摩娑。

    「嗯……」楊靜的小嘴吐出濃重的鼻音,一只手提著方向盤,空出一只手伸向我的下體,隔著褲子握著已經粗硬脹大的巨龍,然后笨拙的拉下褲拉鏈,想要親手握著巨龍,感受溫熱的感覺。

    我頭一低,伏在楊靜白嫩的**上,大嘴一張,含住一粒紫紅**,輕輕的吮吸著。

    而放在她下體的手也不閑著,覆在她的內褲上,果然,她的桃源洞口已經洪水泛濫了,把洞口的內褲都弄濕了,黏黏滑滑的,我隔著薄薄的內褲在她的花瓣縫隙中摩擦起來。

    「啊……嗯……哼……哦……」楊靜的呼吸越來越粗重了,身子微微顫抖著,長聲的呻吟,她感覺體內的欲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握著巨龍的手也自然而然的加大揉搓的力度。

    我的舌頭在兩個**之間來回的卷舔著,宛如靈蛇,不時吞食著乳峰上那兩粒紫紅的果實,此時我把她的衣服扣子完至解開,另外一只手也把她濕透的內褲從裙子里面拉到膝蓋處。

    我的手更加肆無忌憚的在她的幽谷花園中游蕩,不時拉扯著那茂盛的芳草,扯得楊靜的身子不時挺起,淫**如泄洪一般洶涌而出。

    「老公,唔……我……我不行了……啊……」楊靜的欲火已經燒到極致,她只覺得下體內彷佛有千百只螞蟻在咬一樣,癢不可耐,她很迫切的需要巨大的**插進去。

    楊靜渾身無力,方向盤也抓不穩了,汽車在高速公路上歪歪扭扭的行駛著,不時為了躲避別的車輛,輪胎與地面劇烈摩擦發出嚓嚓嚓的刺耳聲響。

    楊靜突然把車子停在路邊,喘著粗氣呻吟道:「老公,我不行了,我要你插我,我開不了車,太危險了。」

    此時車外傳來一陣陣怒罵。

    「操,你他媽的怎么開車啊?」

    「你他媽的想死呀?這樣開車!」

    「好刺激啊!」我從楊靜的懷里抬起頭,滿足的笑道。

    「老公,我下面好癢,我要你的大**插我,我要……」楊靜的手在我的巨龍上快速套弄著,嫵媚的哀求道。

    我不禁暗想道:「女人發騷起來真是不顧一切啊!」

    「可是我們在高速公路上耶!你把車開到野外去吧!到了野外我們再做。」我對已經被**沖昏頭的楊靜說道。

    「嗯,好吧!」楊靜的臉色一片潮紅,小手極不情愿的從巨龍上移開,用雙手緊握方向盤,說道:「老公,吃我的**。」

    我又把頭伏在她的胸口上,張嘴就把她大半個**吸了進去,緊緊的含住,拼命的吸吮,一只手又伸進她的裙子里面,在她的兩片花瓣上撫摸起來,并抓到那顆已經暴露出來的小豆豆輕輕的揉、捏、拱、搓。

    「啊……」楊靜長長的呻吟一聲,頭向后仰,然后猛然一踩油門,汽車如離弦的箭一樣沖了出去,而楊靜的身子也隨著慣性往后一仰,下體往前挺,我的中指一滑,一下子全根插進她的花徑里面。

    「噢……」這突如其來的插入讓楊靜又**一聲,雙腿反射性的用力一夾,讓我的手指插得更探入。

    「喲呵……」車窗外也許有人看到了我們車內香艷的一幕,興奮的怪叫起來,噓著響亮的口哨。

    楊靜將車子開得飛快,宛如梳星飛墜,風馳電掣的往鄉村奔馳而去。十分鐘左右,我們的汽車已經無路可走了,來到一座非常荒涼的山上,這里非常僻靜,只有遠處的田野里有農民在干活。

    楊靜把車熄滅了,轉身一把抱住我的頭,然后瘋狂的和我親吻起來,她的舌頭宛如餓極了的靈蛇一般,在我的嘴里四處游蕩,然后緊緊吸著我的舌頭,好像要把它完全溶化吃掉一般。

    楊靜的雙手也不閑著,瘋狂的在我身上游移,很快就把我的上衣扣子解開了,把我的襯衫脫下來,然后又手忙腳亂的去解我的皮帶,接著一把扯住長褲和內褲一起往下扯。

    想不到平時穩重的楊靜會如此急色,我大感興奮,連忙伸腿幫忙她把我的褲子扯下,這樣我就變成一絲不掛了。

    我雙手把楊靜早已解開扣子的上衣褪下,順便把她的胸罩也摘了下來,兩只白白嫩嫩的大白兔突然跳了出來,顫巍巍的直晃。

    然后我又把楊靜的裙子脫下,露出兩腿閉合處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黑色柔軟芳草,此時上面已經掛滿透明的水滴。

    我把座位放平,然后把楊靜平放在座位上,一只手揉著她豐滿的**,一只手在她的幽谷花園中摩擦著,**不停從她的花徑中流出,我用兩只手指把她的花瓣掰開,露出一顆粉紅色、肉肉的小豆豆,好像正在盯著我看,等待我的愛撫一樣。

    我的手剛放到小豆豆上,楊靜的身子就忍不住扭動起來,拼命的迎合著我的手,一下一下的主動磨蹭著。我看得興奮極了,連忙一低頭,舌頭在她的小豆豆上舔了起來。

    「嗯……啊……」楊靜肥白的屁股不斷扭動,相當興奮。

    我張開嘴巴把整顆小豆豆都包了起來,然后用舌頭在上面來回左右舔著,一會兒又用舌尖在上面打轉。

    楊靜只覺得自己的小豆豆被熱熱的東西包圍著,爽快的大叫道:「啊……嗅……哦……嗯……」

    我每舔一下,楊靜就會「嗯嗯啊啊」的**,屁股也會亂扭,不時挺起迎合我的舌頭,花徑中的**也如山洪爆發般嘩啦啦的流出來,我看得很清楚,是透明中帶點乳白的黏液。

    男人最快樂的時候是看著女人在自己的挑逗撫摸下舒服得死去活來,這種感覺真好,成就感真大。

    楊靜突然坐了起來,把我推倒在座位上,兩手抓著巨龍二話不說低頭一口就含了進去。

    我感到她的舌頭在龍頭上來回的纏繞,一只手在棍部套弄著,一只手抓住兩顆龍蛋撫摸著。

    粗大的巨龍把她的小嘴撐得大大的,她用力閉緊嘴巴在巨龍上瘋狂的吸吮,時而把巨大的龍頭全部吞沒、時而把整根巨龍吞進嘴巴、時而在龍身上快速的來回舔吻、時而在龍頸上卷舔,響起迷人的靡靡之音。

    我閉著眼睛,盡情的享受著充斥至身的快感,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呻吟。

    突然巨龍身上一輕,沒有濕潤的嘴唇,也沒有溫熱的舌頭,我睜開眼一看,看到楊靜此時正跨跪在我的胸口上,微張的桃源洞口對著我的嘴巴,花徑里面的**一直往我臉上滴。

    我知道要做什么了,于是用雙手抱住她的屁股,伸出舌頭在她的花瓣上親吻,舔著那兩片肥嫩的粉紅花瓣以及那顆閃著亮光的小豆豆。

    一股股**順著楊靜的大腿內側流到我臉上,接著流進我的嘴巴里,我又把舌頭塞進她的桃源洞口,舌尖在里面鮮嫩的肉上卷舔著。

    楊靜顯然非常舒服,快樂的呻吟**著,兩只手在自己高挺的**用力揉搓著,頭向后仰起,頭發亂甩,將大半個臉都遮住了,顯得神秘而又充滿誘惑,而且她還不時的挺動著屁股,動作非常淫蕩。

    「啊……好爽……好舒服啊……老公……你舔的我……太爽了……」楊靜突然放聲大叫起來,我相信在這片曠野肯定傳得很遠、很遠。

    她的屁股猛然向前移動,將整個花園覆蓋在我的嘴巴上,緊緊的壓著,我的舌頭一下子進入到她的花徑中,感受到花徑里面強烈的蠕動收縮。

    我大驚,繼而大喜,連忙轉動舌頭在她的花徑里面攪動著,舔著里面鮮嫩的肉,突然里面噴出一股水流,快得讓我反應不過來,全部涌進我的嘴巴里,順著喉嚨咕嚕、咕嚕的吞入肚子。

    「啊啊啊啊……我……我要泄了……」楊靜頭向后仰起,開始狂叫起來,渾身顫抖,身子像篩糠一樣的抖個不停。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