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三章 劉瓊歸來

獨孤尋歡2017-2-27 15:19:16Ctrl+D 收藏本站

    我知道楊靜已經**了,便把她翻身放在座位上,然后壓在她身上,硬邦邦、直挺挺的巨龍一下子就找到熟悉的桃源洞口,由于她的洞口已經完全濕潤了,粗大的龍頭一下子就鉆了進去。

    「啊……啊……」楊靜剛**的洞口突然被塞得滿滿的,本來想放松的花徑又興奮起來,她的口中發出大叫聲,雙腿緊緊的勾住我的腰。

    我雙手抱著楊靜的身子,瘋狂的聳動著屁股,巨龍在她的花徑中飛快的進進出出,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她的身體,撞擊著她的花心深處。

    「啊……唔……爽……好爽……」巨大的快感刺激得楊靜又開始**起來,雙腿蹬向車頂亂踢。

    我挺了一個姿勢,跪坐在座位上,讓楊靜的身子側躺,讓她的雙腿并攏,一手扶著她的細腰,一手摸著她光滑的大腿,猛烈的**起來,時淺時深,時左時右,一會兒往上一會兒往下,一會兒猛然插到她的花心深處,一會兒又只讓粗大的龍頭在她的洞口逗留戲耍。

    我把**技術發揮得淋漓盡致,把楊靜搞得欲仙欲死,**像洪水一樣沖了出來,被我的巨龍一碰,頓時四處飛濺。

    這和平時在家里**完全不同感受,因為我一抬頭就可以看到遠處的人群,身在曠野中,又在狹窄的車內,興奮的心情使我得到飛一般的快感,特別的強烈、特別的瘋狂。

    我插了幾百下后,讓楊靜起身張開腿背對著我,跪趴在后座上,讓她的臉對著后面的擋風玻璃,我從她的身后,兩手扶著肥大高翹的屁股,把粗硬的巨龍狠狠的插進去,然后有節奏的挺動著腰桿,讓巨龍在她的桃源洞口快速的來回鉆動著,我順勢把手伸到前面抓住她豐滿的乳峰揉搓著。

    楊靜感受到巨龍比剛才插得更深,一下一下的撞擊到花心深處,隱隱有一點點痛,但是這一點點痛卻她感覺到更強烈的刺激和快感,宛如波浪一樣一波一波的從花心深處向全身蔓延,她爽得快要瘋掉了,肥白的屁股也瘋狂的配合我的動作亂扭。

    楊靜忍不住發狂的**道:「啊……老公……插吧……狠狠的插我的**吧……啊……不要、不要……夠了……我要……我要你的大**……」

    楊靜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她只是想要大聲的宣泄,大聲的告訴我她此刻的感受。

    我知道女人說不要的時候就是最需要的時候,于是我加快了**的速度,一下比一下插得深,一下比一下頂得狠,一下比一下抽得快,桃源洞口的**因為劇烈的摩擦已經變成白色泡沫了。

    「啊……」楊靜這樣被我狠抽猛插了幾百下后,身子又開始顫抖起來,渾身僵硬,再也無力支撐了,軟軟的趴倒在座位上,只把屁股拱得高高的,雙腿也開始搖晃起來,嘴里又發出發狂般的**。

    我感覺她花徑里面的肉猛然收縮,緊緊夾住我的龍頭,花心深處一緊一松,瞬間噴出大量的**,力道很猛,狠狠沖擊著我的龍頭。

    龍頭突然一陣酥麻,閃電般的傳遍全身,繼而巨龍一陣痙攣,快感瞬間蔓延到全身,我知道自己快要到盡頭了,于是又狠狠的插了幾下,然后猛然拔出巨龍,順手把楊靜翻了過來,立即移到她的頭部,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把巨龍插進她的櫻桃小嘴里。

    巨龍一陣猛跳,龍頭一彈便頂到楊靜的上口腔,一股濃燙的陽精盡數噴到楊靜的嘴里。

    楊靜的喉嚨里發出「嗚嗚嗚」的聲音,隨著喉嚨的上下鼓動,陽精已經被她全部吃下去,由于陽精太多,她的嘴巴一時裝不下,還有很多從嘴邊溢了出來。

    我感覺到她吞完陽精后,舌頭在我的龍頭上緊緊纏繞著,將陽精一點一點的擠榨出來,還拼命的對著龍嘴吸吮,不放過一點一摘,全部被她吃得精光。

    待巨龍變軟了,我才把它從楊靜的嘴巴里抽了出來,可是她還是不肯放過,用牙齒在龍頭上輕咬幾下,痛楚夾雜著快樂的感覺讓我好享受。

    我直起身,看著身下淫蕩的楊靜,體會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好像天地可就只剩下我們兩人一樣,感覺非常美妙。

    ×××××

    我家——

    我輕輕的撫摸著陳一丹流滿汗水的光滑肌膚,享受著這美妙的晨間時光,都**十多分鐘了,陳一丹還軟軟的趴在我的胸口喘著粗氣,起伏的酥胸壓著我的胸口,真是舒服。

    今天一大早我們就醒了過來,然后我們便瘋狂的**,由于前幾天楊靈剛走,我這幾天一直在陪楊靜,昨天晚上才回到家里。

    陳一丹一個星期沒有和我**,自然是饑渴難耐了,昨晚硬是纏著我連做了兩次,她**了五次,今天早上她又要做,說是對她的補償,所以我們連續做了兩個小時,她在瘋狂大叫中結束第三次**后,就倒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

    我也挺累的,抱著陳一丹靜靜的休息著,感受著女人的濃濃愛意,再說我必須快點恢復體力,因為劉瓊今天就要回來了,我還得應付她。

    昨天劉瓊就打電話告訴我她坐今天十點半的火車,要我去接她,想到這里,我連忙拿起床頭柜的鬧鐘一看,已經九點半了,還有一個小時,劉瓊就要到了,我必須趕快起床,千萬不能遲到。

    我推了推陳一丹,柔聲的說道:「一丹,九點半了,起床,我們還要去火車站接小瓊。」

    陳一丹扭動了一下身子,嬌聲的說道:「人家還想再躺一會兒,好累哦!」

    「誰叫你拼命的做呢?起來了,還要吃早餐呢……」我用力拍了拍她高翹的屁股說道。

    「哎喲……壞蛋,起來就起來,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去見小瓊。」陳一丹怪叫一聲,從床上一骨碌的爬了起來,然后光著身子去浴室刷牙冼臉。

    我無奈的笑了笑,暗想道:「這個家伙,總是像小孩子一樣,要我威逼利誘才肯行動。」

    我也光著身子走進浴室,面對著鏡子刷牙的時候,我看到胸口上被陳一丹的手指抓了好多指印,一條條紅紅的像蚯蚓一樣,那是陳一丹**興奮的時候抓出來的,而陳一丹的身上也是呈現粉紅色,像桃花一樣的肌膚,美極了,這可是**滿足后所呈現的美色啊!

    我們整理完畢,穿好衣服下樓,在社區外的路邊攤吃早餐。社區所在的地方人口很密集,因此賣早餐的地方很多。

    潮汕人最喜歡吃粥,有些人家甚至一天到晚都吃粥,我想是這個地方因為窮困而遺留下來的習慣。

    這里的粥確實好吃,很有特色,光是粥的口味就有上百種,將粥這種飲食發揮到極致。

    我要了一碗白果燉魚粥,有了粥當然還得加上油條,而陳一丹則叫了一盤半肉腑粉和一個小蛋糕。

    當我們大快朵頤完的時候已經十點五分了,從我們這里到火車站至少要二十分鐘,這次肯定會遲到,又要被劉瓊臭罵一頓了。

    我想到這里,連忙丟下一張百元大鈔,拉起陳一丹就向路口奔去,心急的攔住一輛計程車,然后告訴司機要去火車站。

    可是天意捉弄人,平時車流很少的大路上竟然排起了長龍,原來是另外一條大道發生車禍,交通警察臨時封閉了那條大路,所以汽車都往這條路擠來了。

    「該死!這條路居然這么塞,小瓊肯定要罵死我們了。」我罵道,心里焦急萬分。

    「別急,都已經這樣了,罵也無濟于事。」陳一丹在旁邊安撫道。

    「兩位客人很趕時間嗎?」計程車司機是一個大塊頭,人高馬大的甚是魁梧,他聽到我們的抱怨,便開口問道。

    「是呀!我們要接十點半的火車,司機先生能否開快一點兒呢」我愿意出雙倍的價錢。」我很急,所以聲音很大。

    「現在是十點十二分,我盡量試試吧!你們坐穩了哦……」計程車司機轉頭對我們笑道,然后猛轉方向盤,將計程車駛離高速公路,向側邊的一條小路開去。

    計程車高速在顛簸的泥路上行駛,揚起漫天的泥塵,速度有如風馳電掣般,比我坐過的任何一輛汽車都要快,但是又非常穩,讓人感覺不到是在顛簸的泥路上高速行駛,看來這個司機是一個開車的高手,不是一般的高明。

    計程車在坑坑洼洼的泥路上行駛了大約十分鐘,然后駛上通往火車站的大路。這個時候,計程車前后左右的車窗玻璃上都蒙上一層厚厚的黃土,前面的擋風玻璃上已經開了雨刷,要不然連道路都看不清。

    「好了,我想我們能及時趕到火車站了。」計程車司機轉身憨厚的微笑道。

    「謝謝!麻煩司機先生再開快一點兒。」我還是忍不住催促道。

    「嚓嚓嚓……」計程車的輪胎和水泥路面急遞摩擦發出巨大的響聲,計程車像野馬一樣沖了出去,速度快又平穩。

    我看不到兩邊的路況,但是透過前面的擋風玻璃還是可以看見路上的車輛、綠樹飛快的向后倒退,儀表上的指標竟然指到了兩百四十,天啊!

    車子的時速居然是兩百四十公里!

    就在我驚嘆司機高超的開車技術時,「嚓」的一聲,計程車穩穩當當的停了下來,司機轉頭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說道:「到了。」

    「呃……」陳一丹推開車門,剛走下車就彎腰吐了起來。

    「謝謝,三百塊。」司機的笑容很開朗,就像撒哈拉沙漠的陽光。

    「現在才十點二十九分,你的開車技術真好,這一百塊是我感謝你的,能否給我一張名片?」我把四百塊遞給司機,然后問道。

    「謝謝夸獎,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司機爽朗的笑道,然后遞給我一張名片。

    「好的,非常感謝你。」我說完便扶起還在頭暈的陳一丹走向車站。

    「看到小瓊了嗎?」陳一丹拉著我的手擠在人群里,踮起腳尖四處張望著。

    「出來了、出來了,你看,那個穿著白色吊帶裙的女孩。」我指著剛提著一個小包包走出來的劉瓊說道。

    「小瓊、小瓊,這里、這里。」陳一丹搖著手臂大聲的喊道。

    剛走出月臺的劉瓊正在人群里搜尋那個讓她魂牽夢縈的身影,掃了一圈也沒有發現那道熟悉的身影,不禁在心里罵道:「這個家伙又不知道在搞什么飛機,我明明告訴他十點半的火車,他竟然敢不來,看我不狠狠的揍他一頓才怪……」

    就在劉瓊要放棄的時候,突然聽到嘈雜的人群里似乎有人在叫她,她抬頭一看,卻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在搖臂大叫。

    「我好像不認識她呀?」正在劉瓊納悶之懷,她看到那個陌生女人旁邊的那道熟悉身影,不禁低聲嘀咕道:「這個家伙,不會真的趁我不在的時候找了一個女人吧?看她親熱的攙著他的手,應該是了,這個大色狼,這么快就找到一個女人。」

    「小瓊,我在這里啊……」我也大聲的叫道。

    「不管了,只要強哥能愛我、疼我就行了,憑他那超強的**能力,我一個人可應付不過來,況且那個女人也很漂亮,我一定要好好和她相處。」劉瓊想到這里,俏臉上露出了笑容,微笑著向我們走來。

    ×××××

    「哎呀!好多人啊!小瓊,你瘦了。」我們走出人山人海的車站廣場后,我直直的看著劉瓊,柔聲的說道。

    「嗯!這一個多月來我天天都在想著你,能不瘦嗎?」劉瓊被我多情的眼光看得柔情萬千,頭自然的靠在我的肩膀上,無限相思在此刻表露無遺。

    「我也想你。」我說著輕輕在劉瓊的小嘴上吻了一下,繼續說道:

    「來,我介紹一下,這是陳一丹,是嘉誠實驗中學的副校長助理,也是我的女人。」我說完手一拉,把陳一丹也拉進我的懷里。

    平時爽朗大方的陳一丹此時竟然有點不自在起來,羞紅著臉在我的懷里掙扎著說道:「你好,你就是小瓊妹妹吧!好漂亮哦!怪不得小強天天都提起你,念叼著你怎么不快點來。」

    「姐姐說笑了,姐姐才漂亮呢……」劉瓊此時變得有點羞澀,依偎在我懷里紅著臉說道。

    「呵呵!兩位都是大美女,你們就不用客氣了,走,我們回家去。」

    我一手攬著一個美女的蠻腰,左擁右抱,開心的笑道。

    陳一丹和劉瓊對視一眼,羞紅著臉,不顧路人挫來詫異的眼光,幸福的讓我攬著,笑得很開心。

    一個簡直帥得不能再帥的帥哥嘴角微微上揚,眼光和善、輪廓校角分明、劍眉星目,意氣風發的擁著兩個大美女走在馬路上,頓時成了一幅絕美的風景,引來路上無數行人不同的眼光。

    老人的眼光仿佛在說:「唉!這年頭怎么變得不像樣了呢?兩個女的也太不知廉恥了吧!唉!世風日下啊……」

    男人的眼光在說:「這個小子是誰,竟然有如此艷福!我操,要是能上其中一個女人,這輩子死了也值得。」

    女人的眼光在說:「那個男人好帥、好有型哦!那兩個丑八怪真不要臉,要是他能擁著我該有多好啊……」

    「兩位老婆,你們看,路上好多人都在看著我們呢!感覺不錯吧?」我開心的對著劉瓊她們笑道。

    「嗯!好棒的感覺,真想一輩子這么走下去。」陳一丹柔聲說道,臉上綻放幸福的笑容,讓她顯得無比的平和而又圣潔。

    「嗯!很刺激耶!你們看看那些人呆頭呆腦的樣子,看了就想笑。」

    劉瓊張揚的笑著,宛如春花般美麗。

    「哎喲!」一個男人撞到電線桿上,發出一聲怪叫。

    「哎喲!你走路不長眼睛啊?」一個人撞到另一個人,不禁罵道。

    「瞧你那副死樣子,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一個女人狠狠打了她的男人一巴掌,兇惡的說道。

    「砰……」這時一輛汽車狠狠的撞到前面一輛汽車后面。

    「砰砰砰砰……」緊接著發生了一連串的汽車追撞事故,至少有七輛汽車撞到一起。

    「哈哈哈哈……」我們三人旁若無人的大笑起來,想不到我們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

    我突然看到一個交通警察向我們跑來,并且大聲叫道:「前面三人站住!站住!」

    「快走……」我連忙拉著劉瓊她們的手,大笑著穿過一條小街向另外一條大路上跑去,然后攔了一輛計程車朝家里飛馳而去。

    沒多久,我們走在社區里,回想起剛才的事,還是大笑不止,笑得相當張揚,惹得社區的人都奇怪的望著我們。

    ×××××

    經過這件事,陳一丹和劉瓊已經非常熟,親如姐妹一般了,從吃午飯時一直到晚上,兩女都湊在一起嘀嘀咕咕,好像有說不完的話一樣,反而把我晾在一邊了。

    劉瓊兩女晚上看電視的時候也依偎在一起竊竊私語,一直到要睡覺的時候,兩個女人的意見終于有了分歧。

    陳一丹掙脫我的手,說道:「小瓊,就你進去吧!我到客房去睡。」

    劉瓊也掙脫我的手說道:「丹姐,你和強哥去睡吧!我今天坐火車累了,我到客房去睡。」

    這兩個女人竟然謙讓的不肯和我一起睡覺,真是怪事。我大手一張,把兩女重新抱在懷里,哈哈大笑道:「你們兩個就別推讓了,都進去吧!

    還怕我應付不了你們兩人嗎?放心,再多幾個我也能治得服服貼貼的。」

    「才不要呢!羞死人了。」陳一丹說著臉又紅了,今天她的臉好像特別容易紅,動不動就害羞。

    「我也不要,好難為情哦……」劉瓊的臉也紅了。

    兩個女人雖然在床上都和我玩得很瘋狂,但是要她們和另外一個女人同時和我**,她們一時還接受不了,所以她們都互相推讓著。

    「既然你們不肯同時和我睡,那今晚就小瓊和我睡吧!一丹這兩天也吃得夠多了,今晚就好好睡覺吧!怎么樣?」我提議道。

    「嗯!就這么辦,聽小強的。」陳一丹見劉瓊還想說什么,趕緊說道。

    劉瓊只好紅著臉點頭答應了,她好想和黃強**,一個多月沒有和他做過愛了,她好想、好想,只是女人的矜持讓她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

    在家里的時候,劉瓊經常夢見和黃強翻云覆雨,醒來卻只有一地月光,那時候她才發覺自己是多么的空虛和寂寞。

    「晚安。」我輕輕的吻了陳一丹的小嘴,魔爪在她的胸部偷襲了一下,睡衣下沒有穿胸罩的**非常誘人。

    「壞蛋。」陳一丹嬌嗔的拍打一下我的手臂。

    「丹姐,晚安。」劉瓊柔聲說道。

    「晚安,你就好好的享受吧!」陳一丹笑嘻嘻的說道,然后走進客房。

    「小瓊,那我們就進去干正事吧!」我說著一把將劉瓊抱起,走進房里后順勢一腳把房門關上,然后將劉瓊扔到床上,一個餓虎撲羊,跳到床上抱住她狠狠的吻了起來。

    劉瓊非常饑渴,兩三下就把自己的睡衣和我的睡衣全部脫了,激情四射,宛如發情的母牛一般在我身上馳騁,縱**海,享受那至美的快感,釋放這一個多月來的壓抑。

    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里都是劉瓊那淫蕩的**和夸張的呻吟,此時的她和白天的矜持羞澀模樣完全不同。

    我當然也使出渾身解數,瘋狂的在劉瓊體內**著,和她共享魚水之歡。

    另外一間房里的陳一丹卻有不同的感受,劉瓊的聲音穿過兩道門直往她的耳朵里鉆,不但影響她睡覺,還讓她春情蕩漾、淫**橫流、欲火沖天。直到我們這邊云收雨歇,不再制造聲音了,她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