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姚家之托

獨孤尋歡2017-2-27 15:19:48Ctrl+D 收藏本站

    這天上午,我正陪兩位美女吃早餐,姚瑤的父母打電話來說想請我去他們家里吃頓便飯,我一口答應了,說隨后就到。

    吃完早餐后,我對劉瓊和陳一丹說道:「剛才一個學生的家長說想請我去吃頓便飯,所以待會兒就你們自己去逛街,我不陪你們了,好好玩,玩得開心點。小瓊,來,給你兩千塊,一丹自己能賺錢,我就少給一些了,喏,給你一千。」

    「小氣鬼,才給這么一點兒啊?」兩位美女竟然異口同聲的說道。

    「美女們,你們要知道實情哦!我一個月才領五千元,每個月要給小雯三千塊,我能有什么錢啊!好了,我走了,拜拜。」我拿出錢包翻開給她們看,證明我是真的沒錢,然后逃也似的離開家。

    「哈哈!我們可以開始購物了,我要買好多、好多衣服。」劉瓊開心的笑道。

    「嗯!不過我們好像應該節省一點兒,老公確實沒什么錢,老公以后肯定還會有更多的女人,光靠教書這點錢連家用都不夠,所以我們應該為老公著想,以后他給我們的錢就節省一點兒,好嗎?」陳一丹到底是比較成熟的女人,思考問題比較周到,知道為自己的男人著想。

    「也對,那個家伙性能力超強,我們兩個都應付不過來,還有那個我們還沒見過面的楊靈呢!那我們就這么說定了,以后他給我們的錢,我們只用一半,另外一半就幫老公存起來。」劉瓊想了想說道。

    要是我在的話,聽到她們的這番話,肯定感動得痛哭流涕,人生在世,一個男人能得到如此貼心的女人,夫復何求!

    上次發生酒吧事件時,我曾經送姚瑤回家過,所以我叫了一輛計程車,按照記憶很快就找到姚瑤家所在的社區,可是路程挺遠的,等我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十一點半了,然后我打電話給姚瑤,讓她來接我。

    穿著一件粉紅色連身裙的姚瑤很快就出現了,因為可能在家的原因,她穿得很隨意,頭發披散在肩上,腳下穿著一雙有卡通圖案的人字拖,連身裙剛到膝蓋下面一點點,露出一段雪白的小腿,顯得青春而又活潑。

    「強哥,你來了,走,我帶你上去。」姚瑤平常都是這樣稱呼我的,她微笑著走了過來,兩只像粉藕一樣的玉臂自然的勾著我的手,依偎在我身邊,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是一對情侶呢!

    姚瑤家是一棟很破舊的磚樓房,估計有幾十年的歷史了吧!看周圍的環境就知道居住在這里的都是一些下層的勞動人民,樓梯間堆放很多雜物,我們必須小心翼翼才能通過,我甚至能聽見住戶們的聲音,聽在耳朵里感到很親切,因為我從小居住的鄉下也是這樣,人們說話都是這樣放開嗓門用喊的。

    姚瑤推開一扇已經脫漆的木門,走進她家,里面的木沙發上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就是姚瑤的父親——姚福清,他看到我們進來,臉上露出純樸而憨厚的笑容,大聲叫道:「這位就是黃老師吧?」

    我趕忙走過去,伸出手有禮貌的說道:「大叔好,我是姚瑤的老師,叫我小強就好了。」

    姚福清把自己的手往衣服上擦了又擦,然后才輕輕的和我握手,說道:「不敢、不敢,還是叫黃老師比較好,請坐、請坐。」

    我一坐下,姚福清便轉頭朝廚房大聲叫道:「孩子她媽,瑤瑤的老師來了。」

    接著從廚房走出一個中年婦女,生活的重擔讓她相當憔悴,頭發蓬亂、臉色菜黃,看起來肯定比實際年齡要老上五、六歲。

    她身上穿著圍裙,一只手拿著鍋鏟,臉上帶著很開心、很熱情的笑容,就像媽媽一樣的招呼道:「黃老師好,地方太小了,招待不周,請黃老師不要嫌棄哦……」

    我連忙起身,正色道:「阿姨好,阿姨說這話就見外了,我是農村長大的,那時我家的環境還不如這里呢……」

    「呵呵!看我這張嘴真不會說話,讓黃老師見笑了,你們聊,我去廚房忙了,瑤瑤,來幫我忙。」姚瑤的媽媽招手讓姚瑤進廚房了。

    「黃老師,真高興你能到我們家來,你看我們家地方狹小,雜物又多,雖然黃老師不嫌棄,但是我們心有愧疚啊!瑤瑤在學校沒給你添什么麻煩吧?」姚福清給我倒了一杯茶,詢問道。

    「沒關系,這樣的環境才有家的氣氛嘛!我來到這里就像回到家一樣,很親切、很溫暖。」我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感謝你們培養了這么一個優秀的女強,瑤瑤很乖,成績又好,而且還很堅強、很獨立,你們大可放心。」

    「是學校老師教育得好,瑤瑤是很乖,可是我們家境不好,讓她吃苦了,上次在酒吧的事多虧黃老師幫忙,要不然后果真的很難想像,真是多謝黃老師,還幫她安排一份很好的兼職,是我們家的大恩人啊……」姚福清激動的說道,感謝之情溢于言表。

    「我是她的老師,學生有困難,我應該盡點責任,大叔不用放在心上。一點點小事而已。」我連忙說道,我最怕別人感恩了,尤其是純樸的勞動人民,因為看到他們我就會想起自己的父母。

    時間過得很快,我們聊得挺開心的,也對姚瑤有了更深的認識。姚瑤她們很快就做好了飯,招呼我們上桌吃飯。

    菜肴很豐盛,也很精魏,香氣四溢,滿屋子都是食物的香味,一共有六道菜以及一碗湯,可謂是色香味俱全。

    姚福清今天很高興,把他珍藏十年沒喝的酒拿了出來,我們兩個就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來。

    「黃老師,我和瑤瑤她媽過幾天就要出國打工了,瑤瑤一個人在家我不是很放心,所以我想請黃老師幫忙照顧一下她,可以嗎?」酒足飯飽后,姚福清借著酒勁說道。

    「啊!你們要出國了嗎?那瑤瑤怎么辦?」我一驚,急忙問道。

    姚福清無奈的說道:「我們也是沒辦法啊!瑤瑤眼看就要上大學了,大學一年的學費需要兩萬塊,憑我們現在的情況哪里供得起!剛好我有個遠房親戚在法國開潮州菜館,想叫我們過去幫忙,本來我們是舍不得離開瑤瑤的,可是想到她大學的學費,所以我們只好答應了,簽證都已經下來了,過兩天就走。」

    姚福清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同時這也正是讓瑤瑤獨立的好機會,本來我們還有點猶豫,但是瑤瑤說沒問題,而且她推薦你是一個好老師,肯為學生奮不顧身,所以我們就決定去了,因此我們想請你有空的時候幫忙照顧一下這個丫頭。」

    「這個你放心,在學校我肯定會把瑤瑤照顧好的,可是放學后我就比較困難了,我家離這里有點遠,姚瑤晚上一個人在家實在不安全。」我擔憂的說道。

    「沒關系,你肯答應照顧瑤瑤我已經很感謝了,窮人的孩子早獨立,不怕的。」姚福清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本來不想跟著去的,想留在家里照顧瑤瑤,可是那個親戚說缺一個女工,瑤瑤又說她可以照顧自己,唉!我真的很不放心瑤瑤。」姚瑤的媽媽看著姚瑤嘆息道,語氣中充滿無奈。

    「爸爸、媽媽,你們就放心去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們不用擔心我。」姚瑤很乖巧,依偎在媽媽旁邊說道。

    我沉思了一會兒,說道:「讓一個女孩子天天晚上一個人在家太危險了,如果大叔、阿姨信得過我,就讓瑤瑤住在我那里吧?這樣對瑤瑤學習也比較好,而且你們不用時時刻刻擔心她,可以在那邊費心的打工。」

    「好啊!好啊……」我話剛說完,姚瑤就高興的大叫起來。

    「我們怎么會信不過你呢?那是絕對信任的,我們本來也是這樣想的,但是我們知道你還年輕,怕你不方便,所以我們不敢提出來,現在你提出來是再好不過了,瑤瑤就住你那里吧!我們一家人真的太感謝你了。」姚福清說道,夫婦倆露出愉快的笑容,對我絕對信任。

    「不用客氣,反正我那里也有空房間,我會好好照顧瑤瑤,像對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她,你們就放心吧!等你們回來,我會把一個完好如初的瑤瑤交還給你們。」我信誓旦旦、拍著胸脯保證道。

    「有黃老師這句話我們就放心了,真是無比感謝……」姚福情夫婦起身對我彎腰感謝道。

    「好耶!我可以和強哥住在一起了……」姚瑤站起來,在窄小的客廳里蹦蹦跳跳,高興得像一只小麻雀。

    「呵呵!這個丫頭,看她高興成那樣。」姚福情笑道。

    姚福清夫婦終于解決了這個大難題,心中的那塊沉重大石終于卸下了,心情無比愉快,臉上笑得像開了花似的。

    ×××××

    過了兩天,姚福清夫婦坐飛機離開了嘉誠市,飛向法國的巴黎。在送走姚福清夫婦后,我和姚瑤回到她家把她的衣物收拾好,然后叫計程車回到我的家里。

    因為我已經和劉瓊、陳一丹說好了,她們也支持我的作法,我和劉瓊同睡一間房間可,陳一丹自己一間,剩下的那間就讓姚瑤住進去了。

    等我們打開房門的時候,劉瓊和陳一丹突然跳了出來,拿著禮花向我們頭上灑來,高興的大叫道:「歡迎瑤瑤妹妹住進色狼之窩!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呀……」姚瑤驚叫一聲,沒料到會受到如此隆重的禮遇,下意識的向我懷里撲來,待反應過來后,不禁羞紅著臉離開我的懷抱,然而卻是滿臉的開心神情。

    「好了,別鬧了,帶瑤瑤去她的房間吧!」我看已經收到了效果,就讓劉瓊兩女在前面帶路,引著姚瑤到她的房間里。

    「哇」好漂亮哦……」姚瑤放下手中的袋子,驚嘆道。

    房間里的顏色和擺設都是她的最愛,風格和她原來的房間幾乎一模一樣,粉紅色的壁紙、窗戶上的風鈴她實在太驚訝了,問道:「你們怎么知道我喜歡這些?」

    劉瓊和陳一丹笑瞇瞇的看著一臉驚喜的姚瑤,心里感到非常高興,兩女用手指著我說道:「都是你的強哥吩咐我們做的,你去問他吧!」

    「強哥,你怎么知道啊?」姚瑤跳過來,兩手拉著我的手問道。

    「笨丫頭,我不是參觀過你的房間嗎?當然是那時候記住的呀!回來我便讓她們兩個幫你裝飾,只要你喜歡就好了。」我伸出手指點了點姚瑤的瓊鼻說道。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家的一份子了,來,我介紹一下,一丹我就不用介紹了,是我們學校的副校長助理。而她叫劃瓊,是嘉誠大學的學生,她們兩個都是我的女朋友,以后你就叫她們丹姐、瓊姐吧!」

    「丹姐、瓊姐好,以后要給你們添麻煩了。」姚瑤很有禮貌的對著劃瓊她們彎腰說道。

    「不會的、不會的,只要老公喜歡你就可以,我們便是一家人。來,我們出去吧!」陳一丹說完,和劉瓊各拉著姚瑤的一只手出去了。

    ×××××

    從今以后,我就和劉瓊、陳一丹以及姚瑤三個美女同處一室,過起同居的生活,也因為有姚瑤的加入,我們的生活充滿了多變活潑的元素,每天都是那么開心、那么愜意。

    我休息了將近十天,終于到了學校開學的日子,劉瓊昨天下午就回去嘉誠大學了,所以今天早上我、陳一丹和姚瑤三人用過早餐后,便一起去學校。

    學校到處都擺滿了鮮花,校園里的道路也比平時干凈許多,讓我們感受到節日的氣氛。

    開學典禮很盛大、很隆重,很多大人物都來參加,據陳一丹說每年都是如此,光是開學典禮就要花費幾十萬。

    開學典禮照樣是很枯燥的,主持典禮的是胡超,開頭是由市長講話,講完了就是教育局長,接著是副校長魏陽。

    我還以為魏陽講完就差不多要結束了,可是接著還有家長代表致辭、學生代表講話,真是煩不勝煩。

    「所以說當領導者也是很辛苦的,生命都耗費在這些無聊的會議上了,這又何止是我們學校而已,哪家企業不是這樣?哪個政府部門不是這樣?哪個國家不是這樣?」我不禁暗想道。

    ×××××

    我上完了課后,坐在辦公桌前,看著高勇早上交給我的關于創辦武術社的一些建議,應該說這份意見稿確實花了高勇不少心思,想得很周到,我只需要在某些原則問題上做點修改,增加一些大原則就可以了。

    「小強,你在看什么呢?眉頭緊鎖的,那么辛苦。」鄒海風在旁邊看到皺起眉、咬著筆桿苦思的我,忍不住關心的問道。

    「哦!沒什么,我想在學校創辦武術社,你覺得怎么樣?」我停止思考,轉頭看著鄒海風問道。

    十天沒見,鄒海風更顯得清秀了,只是那張美麗的臉上更多的是憂郁,深深的憂郁,一點兒都沒有沉浸在戀愛的幸福中,難道她很不開心嗎?我應該怎么讓她開心起來呢?我該怎么幫助她?我不禁怕入另外一種思考中。

    「這個想法很好啊!我支持你……」鄒海風聽了,眼睛中閃著興奮與驚訝,激動得臉都有點紅了,大聲的嚷道。

    「噓……」我把手指放在嘴邊,示意她說話小聲一點兒。

    我轉頭看了看四周,其他老師似乎沒有聽到,都把頭埋在辦公桌上。

    我小聲的說道:「一切都還在籌備當中,上面還沒有批下來呢!你有什么好建議嗎?」

    鄒海風問道:「你這個武術社準備教些什么啊?要知道學校早已有了拳擊社和散打社,如果沒有什么新穎的東西很難吸引到學生哦……」

    我說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我可是做過調查的,拳擊社才三十個人不到,而且大部分是一些擅長體育的學生,大塊頭多。而散打社也好不了多少,大約五十個左右,這兩個社團幾乎清一色是男生。」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這個武術社主要教跆拳道、詠春拳和太極拳,而且招收的女生人數要占到一半以上。我們的宗旨就是:強身健體,自我防衛,我們的口號是:多點愛好,多點娛樂。」我滔滔不絕的說了很多,于是停下來喝點水潤潤嗓子。

    鄒海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高興的說道:「嗯!創意不錯,招收女生是一個很好的點子,拳種也還可以,不會單調,容易上手。」

    「嘿嘿!只要招收了女生,我就不怕那些男生不報名參加。」我詭異的一笑,道出我的計劃。

    「啊!你這個色狼。」鄒海風已經知道了我的意思,不禁臉生紅云,嬌嗔道。

    「呵呵!女生更應該學武術防身,現在的社會太不安全了,你沒看報紙、電視嗎?那個變態的少女殺手前晚又奸殺了一個中學生,所以我們武術社招的女生人數要比男生多,因為女生比男生更需要。」我坦然一笑,說道。

    「沒錯,現在太多色狼了,防不勝防,算上我一份吧!我當免費的教練,只教女生。」鄒海風表情嚴肅的說道。

    這下輪到我驚喜了,問道:「你會什么武術?」

    「我從小就學岳家拳,現在也算是小有成就吧!」鄒海風說道。

    「岳家拳,那可是內家拳法,向來是不外傳的,你怎么學到的?」我好奇的問道。

    「我媽媽是獨生女,所以我外公傳給她,我是從小跟著媽媽學的。」

    鄒海風一提到媽媽,眼神就黯淡下來,不過她很快便將這些悲傷驅趕出去。

    「好啊!我們又多一個拳種了,謝謝你,海風。」我高興得把鄒海風抱起來在原地轉了幾圈,望著她傻傻的笑道。

    「放下我、放下我。」鄒海風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我抱了起來,心里又羞又喜,臉上紅霞齊飛的嬌嗔道。

    我連忙把鄒海風放下來,傻傻的笑道:「呵呵!不好意思,我太高興了。我馬上起草文案,一丹那邊的批文應該也快了。」

    「那你寫吧!我去忙自己的了。」鄒海風看著臉前這張英俊、充滿魅力的笑臉,心中不由得「怦怦」的亂跳起來,俏臉紅得厲害,連忙借機逃避掉。

    我奮筆疾書,思路像流水一樣順暢從腦袋中傾瀉出來,創辦武術社的十點意見很快就完成了。

    一、宗旨:強身健體,自我防衛。(男生保護女朋友,女生保護自己。)

    二、口號:多點愛好,多點娛樂。(緊張的學習之余最好的放松、最好的娛樂。)

    三、生源:廣收社員,以女生為主。(總共招五百個社員,女社員占三百個。)

    四、社費:每人一百元,既是活動經費,也是獎勵基金。

    五、拳種:跆拳道、太極拳、詠春拳、岳家拳,任選任學,可以同時多學幾種。

    六、教練:名師指導,近身實踐。嘉誠市跆拳道協會教練——馬雄軍,嘉誠大學跆拳道協會會長——阿飛、詠春拳高手——陳一丹、岳家拳傳人——鄒海風、太極拳——黃強。

    七、活動:武術社成立之日舉行盛大的表演活動,不定期舉行全校性的武術大賽,并積極培訓種子選手參加各項武術比賽。

    八、時間:每周一、三、五下午在學校體育館訓練。

    九、武術社管理隊伍:高勇擔任社長、賴惠顰擔任副社長、張耀興擔任宣傳部長、黃小倩擔任組織部長,其他干部等社團穩定發展后由社員選舉產生。

    十、社員之間不能隨便打架,也不能仗著武功帶頭打架,否則一律開除。

    就在我把這十點綱要寫好后,陳一丹打電話來說魏陽已經批準成立武術社的報告,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

    下午第二節課之后是課間操時間,高三學生不用參加,于是我去教室轉了一圈,全班同學都在自習,我把武術社的四個干部叫了出來,來到頂樓,將復印好的十點綱要發給每個人,說道:「你們好好看看,這是我綜合你們的意見整理出來的,看看有沒有更好的意見,大家討論一下,有問題的提出來,沒有問題的話,你們就按照這十點去布置安排吧!」

    他們四人都很認真的閱讀起來,張耀興最先看完,他抬頭笑嘻嘻的說道:「不愧是我們的黃老師,寫得很好,我對黃老師的景仰之情有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我最贊成第三點了,見解獨到、一針見血。」

    其他三人聽了笑得樂不可支,黃小倩笑罵道:「馬屁精……」然后轉頭對我說道:「黃老師,這十點意見不但將我們要說的都說了,還把我們沒有想到的也說了,很全面,我沒有更好的意見了。」

    「黃老師,我覺得收一百元可能會多了一點兒,因為還有很多家境比較困難的同學,要不然收五十元好了。」高勇的家境比較困難,所以提了這一點。

    「嗯!提得很好,這點我倒沒有考慮到,不過我們社團的活動也是需要很大一筆錢的,要不然女生收五十元,男生還是收一百元好了,有了女生參加,還怕沒男生來報名嗎?嘿嘿……」我認真的考慮一下后,提出修改的意見。

    「老師你好壞哦!竟然想出這樣的餿主意。」黃小倩和賴惠顰齊聲嬌嗔道,聲音宛如黃鶯出谷,動聽極了。

    「高明,實在很高明!黃老師,我真是對你佩服得五體投地啊……」張耀興的表情相當夸張,兩眼放出色瞇瞇的淫光,繼續說道:「看來我這個宣傳部長只要打出女生牌,大力鼓動女生報名參加就行了,嘻嘻……」

    「聰明,一點就通,不過宣傳的時候還是要打男生牌,要不然就招不到那些比較優秀的學生了,重點可以放在女生身上。」我拍了拍張耀興的頭說道,真是孺子可教也。

    「那我們幾個可以免費入社嗎?」高勇問道。

    「當然可以,只要是武術社的初期干部辦事得力,做出貢獻、付出勞力了,都可以免費。」我笑道。

    「還有什么疑問嗎?」我環顧這四個武術社的初期干部,詢問道。

    「黃老師,參加武術社會影響課業嗎?如果影響了課業怎么辦?」賴惠顰開口問道,不愧為智商非常高的學生,總是能問到重點。

    「對了,這點需要補充一下,加入武術社的社員首先得保證課業不退步,如果因為加入武術社而導致成績退步,我們要作出相應的懲罰。退步在五名內,留社察看,退步超過五名的同學則勸退,報名費全額退還。」我欣賞的看著賴惠顰,稱贊的點點頭道。

    「這樣很好,能讓學生在認真學習的情況下把習武作為一種業余愛好,我沒有疑問了。」賴惠顰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注視著我,被我的思想和風采所著迷。

    「好,既然大家都沒有問題,那你們就各自分配好工作,多招點人手,每個部門最少要有十個干部協助,這些下屬就由你們自己去挑選吧!

    好好珍惜你們手中的權利,千萬別濫用哦……」我高興的對著這四個得力學生說道。

    「我們辦事,你放心吧!」四個人相視而笑,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你們回教室去吧!」我說完就讓他們四人回教室去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