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孽緣 上

獨孤尋歡2017-2-27 15:20:43Ctrl+D 收藏本站

    「哎呀!瑤瑤,你怎么又是黑眼圈啊?」陳一丹一早起來看見姚瑤的一雙眼睛宛如熊貓眼一般,又黑又腫,不禁關切的問道:「晚上老是失眠嗎?是不是認床啊!還是有什么心事呢?來,跟丹姐說。\wWW、Qb5.c0m/」

    「沒有什么,可能是認床吧!丹姐不用擔心,我很快就會適應過來的。」姚瑤臉一紅,急忙說道,但是內心里卻是另外一種說法:「還不都是你們兩個害的,每晚都那么吵,像地動山搖一般,而你叫得那么大聲,即使是豬也會睡不著呀……」

    「呵呵!這個我就幫不了你了,你得快點調整過來,來,用我的眼霜擦一下,黑眼圈很快就會淡去的。」陳一丹拉著姚瑤的手進入我的房間,坐在梳妝臺前,用眼霜小心翼翼的在姚瑤的眼圈上涂抹了一些,然后抹勻,再按摩了幾下。

    「好了,看不到了。」陳一丹讓姚瑤對著鏡子照了幾下說道。

    我只穿著一條短褲靠在床上,認真的看著她們二人的一舉一動,記不清這已經是第幾次了,每天一早起來,陳一丹都會發現姚瑤的黑眼圈,然后帶進房里幫她擦眼霜。

    剛開始時,姚瑤一進我的房間就會臉紅,眼睛不敢東張西望,只是盯著陳一丹,擦完眼霜后就會急著離開,現在她每次進房間都會很小心的斜眼看向那張大床,然后看我幾眼,當看到我在看她的時候,她的眼睛就會做賊心虛的轉過去,臉蛋變得更紅。

    我柔聲說道:「瑤瑤,你晚上老是睡不好,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

    晚上睡眠不足,白天上課怎么會有精神呢?」

    我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想來想去就是想到姚瑤可能是因為才剛住進我這里,一時還不適應,所以才會睡不好。

    「強哥,我會慢慢調整的,中午午休的時間會多取多睡一會兒,我保證上課一定認真聽講,不耽誤課業。」姚瑤羞紅著臉保證道。

    ×××××

    今天是星期六,我和姚瑤都不用去上課,而陳一丹學校還有事,很早就出去了。

    每個星期六上午十點我都會幫姚瑤補課,她的國文成績是不錯,但是我希望她能在大學聯考中取得更優異的成績,所以每個星期六上午我都會幫她加強,讓她的思維更加廣闊、更加靈敏。

    因為是在家里的緣故吧!姚瑤只穿了一件睡裙,粉紅色的小碎花在底色為白色的裙子上像盛開的滿天星,睡裙只到膝蓋處,露出兩條雪白的**,腳上穿著一雙木屐,讓人遐想萬千,我不由得想起了李白的詩句:

    「屐上足如霜,不著鴉頭襪。」

    姚瑤綁了兩根小辮子,顯得情純而又可愛,這段時間來朝夕相處,她純潔無瑕的氣質總是令我心動不已,加上前次的親密動作,我常常壓抑不住心中的沖動,想要占有她,進入她的身體。

    姚瑤乖巧的坐在我旁邊,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問道:「強哥,今天我們講什么呢?」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望著我,模樣既天真又可愛,宛如天使一般。

    「呵呵!就從你身上講起吧!」我靈機一動,想起了李白的詩句。

    「我?」姚瑤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皺起瓊鼻,愕然的問道:「我有什么好講的?」

    「有,怎么會沒有呢?從你身上我們可以講到國家大事、經濟發展、文人軼事、百姓生活,什么都可以講,關鍵是我們的思維能不能打開,如果能夠充分發揮聯想的能力,何事不能入文章,何事不能入話題呢?」我微笑道。

    「哦!那我倒要聽聽你是怎么從我身上說起。」姚瑤的興趣一下子被提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盯著我說道。

    「好,那就仔細聽好,容我慢慢道來……」我裝腔作勢的用怪腔調拖了一個長長的顫音,我可是一個戲劇迷哦!

    我滔滔不絕的說道:「你現在舒舒服服的坐在這里,有書讀,又有這么好的老師教你,這說明我們國家還是比較穩定,對教育也是很重視的,你看非洲有多少小孩沒有書讀!你看伊拉克、巴基斯坦,連年戰爭,那里的人每天擔心的不是有沒有書讀,而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哪天會失去,為什么會這樣呢?你又可以繼續深入思考下去。」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這件睡裙是真絲做的吧!說明你的經濟狀況還是不錯的,再看睡裙的做工,那些粉紅色的小花栩栩如生,說明現代工業文明的發達以及制戎技術的高超,穿挺久了吧!那些花沒有脫色吧!這又說明了什么呢?就是印染技術。」

    「好了,就說到這里吧!」我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嗓子后,又說道:「所以說關鍵是思維的開放,只要做到這一點,你會發覺你的視野開闊許多。」

    姚瑤的眼神不停在閃爍,一副心往神馳的樣子,對我佩服得不得了,她贊嘆道:「呀!強哥,你真的很能掰,也很能聯想,想不到從我身上可以聯想出國際風云、國家大事、經濟發展,看來以后我得多往這個方面努力了。」

    「學習就應該這樣,不要局限于書本知識,不要被固有的知識束縛,不但學習如此,工作、生活,做任何事情都應該如此。」我說完又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我們今天就來說說李白吧!」

    「我很喜歡李白的詩,他是一個偉大的詩人,氣質浪漫,快講、快講。」姚瑤又興奮起來,催促我講。

    我凝望著姚瑤說道:「你知道嗎?剛才我是看到你的腳才想起要講李白的,他有句詩是這樣寫的:『展上星如霜,不穿鴉頭株。』說的是美麗的少女穿著木屐,因為沒有穿襪子而露出如霜一樣雪白的腳,一斑而窺全貌,既然腳是如此的美麗,那么可見這個少女也是多么的美麗了,這種寫法叫做側面描寫,你在寫作中不妨運用這種手法。」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李白是一個天生的詩人,與生俱來的詩人氣質讓他的詩如黃河之水般氣勢磅礴,又如天上之明月、山間之清風,不著痕跡,他蔑視權貴,視金錢如糞土,他傲笑山林,踏遍祖國的大好山河,讀李白就是要讀到他自由浪漫的精神。」

    「呼……」我看著姚瑤神迷的表情,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把杯子里的水一口氣喝光,講得好累啊!

    「強哥,你講得真好,李白好幸福啊!把祖國的大好山河都走遍了,我也要像他那樣,行萬里路。」姚瑤終于回到現實世界來,看到我在抿嘴唇,馬上展顏笑道:「強哥,是不是渴了?我去替你倒杯水。」她說著就站起身。

    我手一伸一攔,說道:「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

    這時姚瑤好像踩到什么,突然失去平衡向我倒來,而我也沒有防備,姚瑤便重重的壓在我身上,貼得非常嚴實,她的小嘴也親吻在我的臉頰處。

    我的胸口感受著她兩團柔軟的緊壓,嘴巴正貼在她白嫩的粉頸處,柔軟而嫩滑,我連忙伸出兩只手去扶她,摸在她富有彈性的臀部上,如此貼近的親密姿勢,害得我心猿意馬。

    因為我長期練武,所以練出超敏銳的感官,此時我的雙手傳來熾熱的異性體溫,胸前感受到令人**的緊壓,眼前是一張令無數男人為之流鼻血的美麗臉龐,加上我心中潛伏已久的對姚瑤的占有意識,這一切都瘋狂刺激著我的雄性激素,讓我有了異樣的沖動。

    姚瑤的臉霎時因為羞澀而紅了起來,就如天邊飛起的兩朵紅霞,令人無比憐愛。

    突然我像著了魔一般,偏頭狠狠的吻在她的香唇上,處女芳香從她那兩片薄薄的紅唇中散發出來,她急促的鼻息更讓我昏昏沉沉的。

    我貪戀的叼著姚瑤嫩滑的嘴唇,把她的小嘴全部包含起來,饑渴的吸吮著,而我的雙手也開始在她的后背游移起來,撫摸著她窄小的后背以及豐滿而高翹的臀部。

    姚瑤剛開始一陣愕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任由我親吻愛撫,接著我不再滿足于享受她那紅潤的嘴唇,進而用舌頭撬開她的牙齒,伸進她的口中,追逐著她那笨拙閃躲的香舌。

    在我凌厲的攻勢下,清純的姚瑤也開始動情了,曾經和我親密接觸過的甜蜜清晰的告訴她,她應該享受,于是她也開始用舌頭回應我,和我的舌頭互相追逐,在彼此的口中互相往來,交換著香甜的津液,而她的雙手不知不覺的摟上我的脖子,盡情享受著熱吻。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就如同亞當和夏娃面對樹上掛著的禁果,自然的把它摘下來吃了一樣,就如同太陽從東邊升起,從西邊落下一般。

    我情動至極,雙手再也不滿足于隔著她的衣服撫摸了,于是將左手探進她的睡裙里面,在她滑嫩的大腿上來回撫摸,越摸越高,已經來到她的大腿根部,溫熱的手掌一下子覆蓋在她的神秘花園上,用力的揉搓起來。

    「唔……不要……」下體傳來異常的溫熱,姚瑤身體一顫,下體頓時涌出一股水來,她馬上清醒過來,從我的嘴中抽出自己的小舌,喘息著高聲說道。

    她的尖叫讓我一下子驚醒過來,連忙從她的裙底下伸出左手,臉上充滿歉意的看著她,囁嚅道:「對、對不起,我……」

    此刻我充滿了罪惡感,姚瑤的父母這么信任我,姚瑤也是如此的相信我,而我竟然對自己的學生做出這樣的事情,監守自盜,師生**,我忽然有點憎恨自己了,憎恨自己為何如此色,為何放縱自己的**?

    姚瑤正視著我,眼神中沒有一點兒責備的意思,顯得非常清澈,她臉上的神情也非常圣潔,沒有一絲不愉快。

    姚瑤用纖纖玉指放在我的嘴巴上,阻止我繼續責罵自己,輕輕的搖搖頭,細聲說道:「強哥,我不怪你,只是、只是……」

    她說到這里再也沒有說下去了,然后從我身上爬了起來,羞紅著臉跑進自己的房里。

    難道姚瑤對我也有情?她到底想要表達什么呢?我躺在地上,想著姚瑤的神情,我竟然忘了剛才對姚瑤的非禮,而是探究起她那坦然的表情和奇怪的話語來。

    ×××××

    下午劉瓊從嘉誠大學回來了,陳一丹也沒事在家,于是我們四個人自己動手做飯,有沙骨燉海帶湯、紅燒大黃魚、水煮牛肉、魚香茄子、醋溜白菜、素炒土豆絲,總共做了六道菜,我和劉瓊分別做了兩道,陳一丹和姚瑤也各做了一道,大家大顯身手,忙得不亦樂乎,真是其樂融融。

    她們三個冼了澡后,都穿著睡衣坐在一張沙發上看電視,當我冼完澡出來的時候,只有姚瑤旁邊還有一個空位,我遲疑了一下,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坐下去,因為姚瑤穿的是真絲睡衣,領口比較低,可以看見那條深深的乳溝,顯然沒有穿胸罩,劉瓊和陳一丹也是如此,而我只穿了一條短褲,上午的事情在我心中還是有點陰影,我怕又會控制不了自己。

    「老公,愣在那里干嘛?來坐啊……」劉瓊回眸一笑道,風情萬千。

    「我要坐中間,你們往旁邊移一移。」我擠在陳一丹和劉瓊中間,兩手一伸,從兩邊抱住了她們柔軟的身體,大笑道:「哈哈!左擁右抱,大享齊人之福啊……」

    一個星期沒和我**的劉瓊依偎在我懷里,心不在焉的,嗅著我身上特有的熟悉氣味,她漸漸開始神迷了,抓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上,慢慢的揉摸。她的**漸漸硬了,立了起來,劉瓊迷醉在這無邊的快感中,下體隨著快感越來越強烈而潮濕、流水了。

    我的手感受到劉瓊**的變化,那異樣的感覺也讓我漸漸有了反應,褲襠里的巨龍隨之掙扎而起,立了起來。

    我揉摸的力道漸漸加大,從劉瓊低敞的領口伸了進去,兩根手指捏著她脹大的**揉捏著。

    陳一丹幸福的靠在我的肩膀上,一手放在我的后背,一手放在我的腹部,她突然感覺到我下體的變化,玉手自然而然的握住巨龍,慢慢的撫摸起來。

    一切都變得微妙起來,陳一丹和劉瓊幾乎完全倒在我身上了,姚瑤兩眼盯著電視看,慢慢的卻發現我們三人之間的親密動作,不由得小臉漲紅,走也不是,坐又不是,心中相當尷尬。

    陳一丹不滿足于隔靴搔癢,她的手偷偷伸進我的褲頭,一把抓住還在繼續膨脹的巨龍,慢慢的、小幅度的套弄起來。

    劉瓊身上的快感越來越強烈,她只覺得下身越來越癢,那種渴求越來越旺盛,她忍不住輕輕的呻吟起來。

    姚瑤聽到這細微的呻吟,想到上午我的撫摸給她帶來的巨大快感,她感覺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下體微微一涼,她知道自己流水了,而且還很多,把內褲弄濕了。

    陳一丹此時套弄巨龍的速度也在不自覺的增快,她迷醉在這種粗壯滾燙的感覺中,心中有了一種渴望,渴望這根火熱的堅挺之物進入自己的身體,于是她的小手越套越快,和巨龍根部發出快速的碰撞聲。

    空氣中充滿**的氣氛,一切都變得曖昧起來。此時電視上播放的畫面正是一男一女在激烈的**,姚瑤再也忍受不了,她怕自己會控制不住,連忙站起身來說道:「強哥、瓊姐、丹姐,我先回房休息了。」然后逃也似的跑向自己的房間。

    「老公,抱我去房間。」姚瑤還沒來得及走進房間,背后就傳來劉瓊嬌聲嬌氣的媚語,她心里微微一跳,俏臉忍不住一陣發燙,連忙加快步伐,迅速的進入自己的房間,關緊房門。

    姚瑤靠在房門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她剛才從沙發上起身的制那,看見陳一丹已經把黃強的短褲鍵了一點兒下來,正在用手喜弄著巨龍。

    姚瑤一閉上眼睛,就好像看見那粗大堅硬的巨龍在眼睛晃動,那砸大的龍頭還閃著迷人的亮光。

    「好像很大、很硬耶……」姚瑤心里感嘆道,下體突然又涌出大量的淫**,她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輕輕的揉搓起來,男一只手則伸九睡裙中,九手一片濕滑,流很多水。

    姚瑤隔著內褲在自己的神秘花園上撫摸起來,暗想道:「要是強哥那棍粗大的東西插到我里面會是什么樣的感覺呢?」連個念頭突然在她的心中升起,她的臉變得更紅了。

    姚瑤心里突然奇怪起來,暗想道:「我怎么會這么想」難道我也變得淫蕩起來了嗎?」

    「呀」不管了,這種感覺好舒服啊」我喜歡這種感覺。」姚瑤想著,兩只手撫摸得更大力了,陣陣快感從體內蔓延開來,充斥著全身,她感覺自己快要飛起來了。

    「嗯嗯嗯嗯……」姚瑤忍不住張開小嘴呻吟起來,撫摸下體的手快速而大力的揉搓著,小腹一熱,一股熱泉從體內洶涌而出,兩條腿不由自主的用力夾起來,四肢百骸中仿佛有股仙氣在流動,全身上下無一不舒服,全身的力氣隨著她的呻吟一點一點的悄失,再也無力靠在門上了,緩緩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我起身擁抱著劉瓊和陳一丹一起走進房間,此時此刻,她們兩人都被旺盛的**煎熬著,已經不介意在另外一個女人面前和我**了。

    劉瓊和陳一丹現在都只穿著一件半透明的內衣,傲人的身材完全顯露在我的眼前,兩人半坐半躺在床上,都擺了一個異常性感的姿勢,修長的**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著,顯示出她們身體驚人的柔韌性,挺拔的雙峰高高凸起,神秘的花園若隱若現,顯現出一片迷人的黑色。

    我一步跨了過去,將她們的柳腰攬在手中,頭一低,用牙齒先把劉瓊睡裙的吊帶咬松了(是那種在肩膀上系起來的那種),然后又同樣的把陳一丹的睡裙也解開了,兩具閃著玉一樣的光澤的雪白**就完全展現在我眼前了,真是環肥燕瘦,各有各的魅力。

    我把陳一丹推倒在床上,把頭埋向她的胸前,含住她雪峰上的那點殷紅。而劉瓊則埋首在我的胯下,用手抓住巨龍,小嘴一張,將粗大的龍頭含在嘴中,房里頓時春色無邊,激動人心的「雙飛燕」終于在此刻激情上演。

    陳一丹和劉瓊兩人在我強悍的沖擊下,一次又一次的**,一次又一次的瘋狂**,一次又一次的發出動人心魄的嬌哼。

    姚瑤用被子把全身蒙住,可是那讓人耳紅心跳的聲音無孔不入,劉瓊叫了之后換陳一丹叫,姚瑤自然知道黃強三人在干什么,也知道今晚自己又要失眠了。

    過了許久,那讓姚瑤臉紅心跳的聲音終于停了下來,姚瑤掀開被子,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此時她身上黏乎乎的,先前**而流出的淫**把下身搞得黏黏的,而且蒙住被子時又捂出了一身汗,剛才心情緊張沒感覺,現在一放松下來,就開始覺得渾身都不舒服了。

    姚瑤想了想,就爬了起來,開門走出去,準備去浴室冼個澡,把身子沖洗干凈。

    姚瑤站在淋浴器下,溫熱的水柱噴灑在她那光潔動人的**上,她用淋浴乳把自己的身子冼得干干凈凈,感到無比的舒服,于是她又想躺在浴缸里泡個澡。

    姚瑤躺進浴缸里,靜靜的浸泡著,溫熱的水覆蓋在她身體的周圍,仿佛媽媽的手在撫摸一樣,她的身心一下子放松下來,加上剛才自慰的動作,她同時感到一陣疲憊襲了上來,于是她居然靠在浴缸邊緣慢慢的睡著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