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失竊事件

獨孤尋歡2017-2-27 15:21:35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事情都進展得非常順利,班上學生的學習積極性都挺高的,其實他們已經十七、八歲了,也知道自己的主要任務是用功讀書,以前他們停留在和老師斗氣的狹隘縫隙中,現在霧開云散,他們終于找回自己迷失的心了,所以他們的學習熱情高漲,學習氣氛特濃,他們的口號是找回失去的機會,奮戰三百天,爭取最好的表現。//>
    任課老師們也很激動,都投入了十二萬分的熱情,認真幫學生復習,學生們也都一直來跟他們問問題,老師教得開心,學生學得熱心,高三十班進入了緊張的備戰狀態。

    原來對高三十班大搖其頭的老師們現在是跌破眼睛,對我大為贊嘆、佩服不已。

    那些和賭棍打賭的老師們紛紛從他那里拿到贏得的錢,賭棍每天見到我就嘆氣,說他這次是徹底的看走眼,徹底的失敗了,全部加起來的話,他說已經輸了有五十萬了。

    我只能同情的拍了拍賭棍的肩膀,嘆口氣表示同情,任何看輕我的人都必將得到悲慘的結局。

    武術社經過一個多星期來的運轉,逐漸步入正軋,教練們都很盡責,那些教練都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能不盡心嗎?

    學生們學習的興趣都很濃厚,畢竟學校里幾乎百分之幾十的漂亮女生都入了武術社,每個訓練日一到,幾百個學生就往體育館走去,這已經成了嘉誠實驗中學一個特妹的景色。

    魏陽看在眼里,喜在心頭,自認自己的眼光不差,因為我而把學校最頭疼的問題學生都引向正軋,而且還把學校老師的積極性調動起來,大家上課都比以前積極許多,我的知名度可以說是如日中天,正是光芒萬丈的時候。

    此刻魏陽正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旁邊站著我那個美麗動人的女朋友——陳一丹,他看著正在草地上上體育課的高三十班學生,心情很好,臉上現出祥和的微笑,說道:「黃強真是一個人才,把學校搞得有聲有色的,他的思維作法常人總是不能猜透,讓人匪夷所思卻又能收到奇效,將來肯定成就非常大,學校這個舞臺不夠大,將來他肯定會走出學校,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的偉人……」

    「嗯!黃強的思維非常古怪,智慧超乎尋常的高,心地極其善良,就是太花心了,見到美女便流口水,一整個大色狼的樣子。」陳一丹點點頭道,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聽到心愛的人被別人贊揚,心頭宛如吃了蜜一樣甜,她非常同意魏陽的看法,同時也補充了自己的見解。

    「呵呵!他雖然好女色,可是他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相信他對每個女人都非常認真,不是玩弄女性感情的人,或許他命犯桃花吧!呵呵!其實男人多幾個女人也無所謂,只要女人都是真心愛他,他也能真心愛女人就夠了,畢竟愛情是他們自身的,別人無權干涉。」魏陽露出會心的微笑說道,并用挪揄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看著陳一丹。

    陳一丹聽了魏陽的話,心頭一直隱藏的那個心結似乎解開了,暗想道:「對呀!只要小強真心愛我,我也真心愛他,管他有多少個女人。」

    陳一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臉上顯出輕松的神態,宛如卸下了一副重擔后的舒坦。

    她抬起頭,剛好看到魏陽隱含深意的回光,宛如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一樣,臉上沒來由的一紅,似乎知道了魏陽眼光中的意思,她連忙轉移話題,顧左右而言他的說道:「魏副校長,你要看的那份檔案我已經找到了,放在你的桌上,我去做事了。」她說完就羞紅著臉走開了。

    魏陽看著陳一丹姣好的身影緩緩離開,相當開懷,他知道黃強的事情,所以剛才借題發揮點醒陳一丹,從她的表情看來,他的點醒已經起了作用,他知道陳一丹很快又能活潑開朗起來。

    陳一丹是好女孩,她一個人從臺灣到大陸這邊來生活很不容易,魏陽挺喜歡這個女孩,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所以他希望陳一丹能過得好,活得開心。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間副校長辦公室,也有一個人站在窗邊看著高三十班的學生們,只是他的臉上完全沒有高興的神情,有的只是狠厲以及怨毒,他陰著臉,宛如罩了一層塞霜似的,雙眼放射出凌厲的寒光。

    他咬著牙,狠狠的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這個小子還真有點本事,哼!管你有什么本事,老子不搞死你就不姓胡……」

    他臉上浮現惡毒的笑容,立刻想到了壞主意:「我們就來玩玩貓和老鼠的游戲吧!一下子整死你反倒便宜了你,我們就慢慢玩吧!」

    他心里打定主意要慢慢折磨黃強,心情立刻變得好了起來,他拉下百葉窗,慢慢的走到辦公桌前坐下來,開始草擬計劃。

    ×××××

    這已經是開學的第四個星期,過了這個星期就快到國慶日,丘心潔和曾寧昨晚打電話給我,說這個月的二十九號晚上就會到。

    我本來應該高興的,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反倒增添了不少煩惱,我該怎么和陳一丹、劉瓊她們開口呢?還有丘心潔和曾寧只知道我已經有了劉瓊,還不知道我又有一個陳一丹,我該怎么向她們坦白呢?

    還有姚瑤的事,我該怎么對她們說呢?如果她們看到我把自己的學生也搞了,她們會怎么看待我?姚瑤很懂事,從來沒有要求我什么,每次我們都是偷偷的**,可是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啊!唉!煩死了,女人多了真是麻煩。

    昨晚我和陳一丹早早就睡了,在床上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把她搞得**連連,很快就睡著了,然后我偷偷去了姚瑤的房間,和姚瑤又做了半個多小時,在姚瑤的大聲**下,把生命的激情全部噴射在她的花徑中,和她一起爬上人生的巔峰,然后我等姚瑤睡著之后,才回到房里摟著陳一丹睡了過去。

    ×××××

    「老公,昨晚我似乎聽到什么奇怪的聲音,好像在打打殺殺似的,聽到很多痛苦的聲音,迷迷糊糊的后來又睡了過去。」陳一丹邊吃著稀飯邊問道。

    「哦!你睡著之后,我在客廳里看了一會兒電視,你可能是聽到電視上的聲音吧!」我說完頭也沒抬,繼續吃著碗里的白粥。

    姚瑤聽到陳一丹的問話后,小臉一紅,把頭垂得低低的,裝作沒事的喝著白粥。

    「哦!你要注意身體啊!累了就睡嘛!還看什么電視?」陳一丹白了我一眼,關心的提醒道,聲音嬌媚無比,甜死人了。

    「知道了,我會注意的。」我說著在陳一丹的臉上親了一口。

    「瑤瑤在這里呢!注意形象。」陳一丹看了正在埋頭喝粥的姚瑤一眼,小聲的嗔怪道。

    「這又不是第一次了,丹姐還怕我看到呀?」姚瑤把最后一口粥喝完,抬起頭,臉上露出頑皮的笑容,看著陳一丹說道。

    「死瑤瑤,你敢取笑我?」陳一丹的臉一紅,嗔罵道,作勢要去打姚瑤。

    「哈哈!你們快點吃,我去收拾書包了。」姚瑤大笑道,隨即逃進自己的房間。

    「死丫頭,哪天我讓老公把你也收了,看你還敢不敢笑我?」陳一丹笑罵道,然后對著我盯了好一會兒才笑嘻嘻的說道:「老公,天天面對瑤瑤這個小美女,你怎么沒有動心?這可不像你的風格哦……」

    「咳咳咳……」我聽到這番話大吃一驚,不會是她發現了我和姚瑤的事吧?連忙借咳嗽來掩飾我的表情,說道:「不要亂說,她還這么小,又是我的學生。」

    「我說真的,瑤瑤這么可愛,雖然年紀還小,可是楊靈不是更小嗎?

    你還記得姚瑤的黑眼圈嗎?」陳一丹問道。

    「記得啊!怎么了?這陣子沒有看到她有黑眼圈了呀……」我說道。

    「我前陣子才知道姚瑤為什么每天都有黑眼圈了,不是因為不習慣這里的環境,而是因為我們每天晚上都**,姚瑤聽到睡不著覺害的。聽別人**而自己不能做那可是很折磨人的,不如你把她收了,讓她也享受、享受你,享受**的極樂。」陳一丹說話的表情很認真,一點兒都不像在說笑。

    「這個……這個以后再說吧!」我無奈的說道,畢竟又不能說出實情,只好這樣說了。

    「別擔心,小瓊那邊我會說的,你就大膽的去做吧!」陳一丹探過頭來親了我一下,深情的說道。

    吃過早餐后,我們三人一起走出社區,等了好一會兒才叫到一輛計程車,陳一丹抱怨道:「現在計程車越來越難叫了,老公,什么時候我們去買一輛車怎么樣,有車我們去哪里都比較方便。」

    我點頭道:「是呀!可是我這點薪水哪里夠買車啊!不過這個建議我會好好考慮的。」

    我曾經想過買一輛小車,可是從胡超那里敲來的兩百萬已經寄了五十萬給孫雯,還寄了五十萬給父母,讓他們在城里買了一棟樓房,剩下的一百萬放在銀行里,當成以后開創事業的資金,其實我一直都想創業,可是苦無資金,也沒有遇到合適的機遇。

    ×××××

    姚瑤還沒進到教室就聽到里面吵吵鬧鬧的,她心里嘀咕道:「今天怎么了,有什么大事發生嗎?」要知道高三十班已經很久沒有這么吵鬧了。

    她輕輕的推開門,看到張耀興在自己的座位上大聲的問道:「我再說一遍,誰拿了我的漫畫書?」他的聲音很激動,情緒很憤怒,高勇和狄良在旁邊勸他。

    而林娟則站在講臺上尖聲大叫道:「誰拿了我的MP3?誰拿了我的MP3?如果找到是誰拿的,我要扒了他的皮……」

    林娟的好友黃小倩帶著幾個女生正沿著座位一個一個搜尋過去,教室里鬧得雞飛拘跳,仿佛又回到以前的高三十班,只是這次是發生班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失竊案。

    「怎么回事?」姚瑤向賴惠顰問道。

    「不知道,漫畫王和音樂妹兩人來到教室發現他們的抽屜被人動過了,丟了漫畫書和MP3,所以……」賴惠顰說著眼睛閃著靈光。

    「怎么會?我們班從高一到現在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你認為呢?」姚瑤皺了皺眉問道。

    「可能是有人不喜歡看到我們班往好的方面發展,故意搞破壞,要不然也不會一下子兩個人的東西都不見了。」賴惠顰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

    「鈴鈴鈴鈴……」上課鈴響了。

    高勇勸了張耀興幾句后,走上講臺,他威嚴的掃視了全班同學,然后說道:「好了,大家先靜一靜,我們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如果是班上的同學拿的,請自首,我可以代表他們原諒你,或者你到班導師那里自首,我們還當你是同學,但是如果被我們查到,最少要打斷他一只手!現在上課鈴聲響了,同學們先停下來,認真上課,不許吵鬧,放學后我們一定會徹查到底……」高勇說完就走下講臺。

    學生們都安靜下來,陸陸續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早自習。

    第一節課是英語課,鄒海風手臂下夾著課本走進教室,發現班上的氣氛有點異常,卻又說不出來到底是為何,她走上講臺,在同學們起立問好后,她打開課本說道:「同學們,請翻到第三十四頁,今天我們來學習英語的演講文化。」

    姚瑤的手習慣性伸去抽屜里摸自己的英語課本,她的課本都放得很有規律,平時要拿哪科就摸得到,現在她卻發現自己的課本沒有了,把整個抽屜都翻遍了還是沒有找到,問了問周圍的同學也沒有見到,這下子她著急了,沒有課本怎么上課啊?

    「呀!我的英語課本被偷了。」一時之間,班上竟然有七、八位同學丟了英語課本,教室又鬧了起來,同學們的聲音漸漸變大。

    正在黑板上寫板書的鄒海風感到奇怪,今天同學們有點反常了,怎么會大聲說話呢?她轉過身說道:「同學們靜一靜,不要吵鬧,發生什么事?」

    「老師,我的英語課本被偷了。」

    「老師,我的英語課本也被偷了。」

    「老師,我的英語課本也被偷了。」

    「啊!這么多人的英語課本不見了,是不是你們放在什么地方?大家既然沒有英語課本,就同桌的同學共用一本,我們先上課,你們下課之后再找找好嗎?」鄒海風善解人意的說道,學生們激動的情緒暫時平靜下來,于是課照常繼續上,可是他們還是在底下竊竊私語。

    「一大堆東西遺失,我敢肯定是有人故意搞破壞,有人見不得我們班向好的方面發展。」

    「我贊成,就不知道是什么人在破壞?我們認真學習又不妨礙什么人!」

    「不管怎樣,我們班絕對不能亂,要不然就中了壞人的奸計……」

    「對,我們的學習還是得照常進行,調查壞人必須私下進行,不能影響課業。」

    「我看有必要向黃老師報告這件事,讓他也知道有人針對我們班搞破壞,說不定他能找得出一些蛛絲馬跡。」

    「這個想法很好,黃老師那么厲害,時間也比我們多,下課后我們就去告訴他,看看他怎么處理這件事情。」

    大家商議好之后,都非常認真的聽鄒海風上課,認真的抄筆記,比以往更加用功。有人破壞讓他們覺得學習的價值和意義不小,失竊事情不但沒有破壞他們的斗志,反而激起了強烈的求知欲和對抗性,要知道高三十班可是聞名全校最有反彈力而且最有對抗性的班級。

    ×××××

    我看著走出辦公室的學生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當中,到底是誰在破壞我們班呢?

    按照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搞破壞的人肯定是想從搞破壞中得到利益,可是學生回復到以前那種狀態對什么人有好處呢?雖然上個星期的月考,班上的狄良和姚瑤進入了年級排名前十名,可是這不應該成為其他班級搞破壞的理由啊?到底是誰能得到利益呢?

    我想得頭痛欲裂,卻仍然沒有一點兒頭緒,班上的情況剛剛好轉,竟然又碰到這樣的事情,這不是在考驗我的本事嗎?

    雖然剛才學生們都表達了要更加努力學習來打擊那個搞破壞的人,可是我還是要揪出那個暗鬼來,要不然我們班還會出更多這樣的事情,既然要打擊我,我就更應該拿出我的本事來,只要我們班不動搖,就是對那個暗鬼的一種打擊。

    「小強,沒事吧?」鄒海風看到我眉頭緊皺而且不停敲打自己的頭部,不禁關切的問道。

    「哦!沒事,我只是在思考到底是誰能得到好處?」我一抬起頭,看到鄒海風那雙清澈明亮如天上的明月一般的眼睛,心中竟然莫名的平靜下來,仿佛被熨燙了一遍,無比的舒服。

    「你覺得是有人故意針對你們班?不會吧?也許只是一般的小偷而已,別為這個煩惱,以前學校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上報到教務處就可以了。」鄒海風不相信的說道。

    「嗯!我會處理好的,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知道怎么做。」我打發走鄒海風后,又思考起來,針對學生的可能性比較小,那么會不會是針對我呢?

    我想到這里,突然腦中閃過一陣靈光,覺得應該是針對我來的,我才來到嘉誠實驗中學兩個月,就成了學校的風云人物,大出風頭,雖然我沒有得罪誰,可是應該有很多人會嫉妒我。

    我暗想道:「我認識的老師并不多,就只有同樣教高三的同事了,可是誰搞破壞的可能性最大呢?難道是胡超?對了,他搞破壞的可能性最大。我來學校第一天就打了他的侄子,還頂撞他,后來撞見他和王蜿芬偷情的時候又敲詐他兩百萬,還把王蜿芬搶過來,成了我的性奴隸,我相信他肯定恨死我了,絕對有理由整我,沒錯,就是他……」

    我腦中的思路漸漸清晰了,繼續想道:「胡超肯定不會笨到親自出手,那么他會讓誰去偷呢?胡忠?不可能,他不會笨到讓自己的侄子冒險,那么他就是請社會上的人了,既然他昨晚出手,我想他今晚肯定還會出手。」

    我想到這里,決定晚上偷偷去學校,看看能否抓到幾個搞鬼的人。

    ×××××

    我吃過晚飯,陪陳一丹、姚瑤看了一會兒電視,和她們說了這件事后我就一個人出門了,本來陳一丹說要陪我一起去,我硬是不要,這種事還不確定,怎么能讓女人跟著吃苦受累呢?

    我一個人走在大路上,很快就來到學校,我沒有從大門進去,而是選擇了翻墻進去。

    我走在萬籟俱寂的校園里,看不到一個人,只有昏黃的路燈和黯淡的月色,正是做壞事的好時間。

    我走在樹影中,先是察看一下教學樓的大門,大門已經被鎖上了,白天的時候我有問過負責鎖門的警衛,他非常肯定昨晚鎖好了門,現在鎖確實是鎖好的,說明一定是慣竊,懂得開鎖的技術。

    我看看時間還早,于是爬上教學樓旁邊的一裸大樹上,枝葉非常茂盛,下面的人很難發現我,而我的視線剛好對著大門,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

    我等了很久都沒有發現什么,不禁想道:「難道賊人今晚不來了嗎?

    不會的,他們今晚肯定會行動的,只是早晚的問題。」

    我揉了揉眼睛,打起精神,繼續保持緊盯的狀態。

    月亮從高空慢慢的下落,不知不覺已經隱藏在高高的大樹背后,夜已經很深,大地一片黑暗,只有教學樓旁邊的紫光燈無力的支撐些許光明。

    「賊人還是沒有出現,看來他們是不會出現了。」我心里這么一想,精神馬上松懈下來,打了許久架的眼皮馬上臺起來,好困啊!不知不覺我竟然迷迷糊糊的靠在樹枝上睡著了。

    就在月沉星稀、黎明前天空最黑的時候,校園中竄出了幾道人影,來到學生宿舍前,總共是四個人,其中一個為首的人打了幾個手勢,兩個人立刻向男生宿舍跑去,迅速沿著水管爬上二樓,然后從樓梯向上走去,一邊走一邊計算著,他們很快就來到五樓高三十班的宿舍門前,臉上露出陰邪的笑容,把陽臺上曬的衣服全部收起來裝進隨身帶著的一個袋子里面,接著他們就背著兩個裝滿衣服的袋子走下來。

    當他們爬上男生宿舍的時候,另外兩個人也爬上女生宿舍,同樣把高三十班的女生曬在陽臺上的衣服裝進袋子。

    他們四人會合后,背著四個袋子很快悄失在夜色中,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黑暗把一切丑陋的東西都掩蓋起來,校園還是那么的寧靜。

    ×××××

    第二天當我醒來后,整個學校都已經沸騰了,高三十班住宿的男生和女生在一夜之間被人偷光衣服,宿舍管理員已經把這件事報告給學校的警衛隊長,警衛隊長非常重視這件事,親自去學生宿舍詢問情況,可是依然沒有任何線索,又把這件事報告給管理后勤的副校長得知,副校長又告訴魏陽。

    「小陳,你怎么看這件事?聽說昨天高三十班的學生還發現課本被偷了。」魏陽對陳一丹問道。

    「嗯!從這兩件事來看,很明顯是有人針對黃強而來,要不然哪有這么湊巧,其他班級的衣服一件都沒少,而且能這么準確的知道十班的男、女生分別住在哪幾間宿舍,說明是內鬼所為,即使不是全部都是學校的人,至少也是學校有人通風報信。」陳一丹沉吟了一會兒后分析道。

    「嗯!有道理,可是黃強并沒有得罪誰啊?你知道黃強和誰有過節嗎?」魏陽問道。

    「這個并不奇怪,所謂『樹大招風』,黃強短短的時間內取得這么大的成就,肯定會招人忌妒的。」陳一丹理所當然的說道。

    「事情并不簡單,招來忌妒是有的,但是不會做出這么大的動作,然而是誰要這樣害黃強呢?」魏陽努力的思考起這個問題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