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 水落石出

獨孤尋歡2017-2-27 15:22:31Ctrl+D 收藏本站

    「啊……啊……好舒服,好過癮……啊!不行了……我要泄了……啊……」小芳趴在床沿,屁股翹得高高的,我站在床邊指揮著巨龍在她的桃源洞口中猛沖猛撞,小芳腦袋亂晃,身子痙攣,高翹的屁股不由自主的亂動,嘴里高聲的**著,隨著她一聲長長的哼叫,她的身子軟軟的癱趴在床上,到達了第三次**。

    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和我親吻的小燕立刻把小芳往旁邊一推,仰躺在我的兩腿間,揚起頭舔著我的肛門和春袋,兩只粉嫩的小手還不忘抓住巨龍套弄著,套弄了一會兒后把巨龍向下一扳,塞進了自己的小嘴里吞吐著,不時伸出丁香小舌在龍頭上舔卷吸吮,使出了渾身解數。

    小燕的技術真不是蓋的,巨龍比剛才更硬、更粗了。我雙手抓住她豐滿的**用力的揉、搓、捏、拱、摁,柔軟而又結實,握在手里就像面團一樣,而我的手仿佛魔術師的手,她的**在我手里不停變幻著各種形狀。

    慢慢的我將雙手撐在床上,伏下身子,把頭探在小燕的幽谷處,我們自然的成了六九式。

    小燕的兩片薄薄花瓣已經張開了,好像饑渴的小嘴一樣,桃源洞口淫**橫流,此刻透明的淫**不斷流出來。

    我伸出舌頭在小燕的兩片花瓣上卷舔著,不時含住它們猛吸猛吮,花徑內的淫**就像被抽水機抽取出來一樣,猛然噴射出來,而花瓣頂端那顆小紅豆也羞答答的露了出來,我一張嘴含住了它,時而輕輕的吸吮,時而狠狠的卷舔。

    「啊啊啊……我受不了啦……強哥,插……快插進來吧……」小燕吐出粗大的巨龍,喘息著大聲尖叫道,臉上呈現煎熬的痛苦與快感并存的神情。

    我抬起身,把小燕的身子翻轉過來,她的雙腿自然而然的張得大大的,并且彎了起來,我扶著她的雙腿,把巨龍定在她的花徑入口處,搖動幾下屁股,然后虎腰猛然一沉,「滋」的一聲,巨龍一下子頂到她的花心處,然后我旋轉屁股,讓粗大的龍頭在她的花心上急速旋轉著、研磨著。

    「啊!我的……親親強哥,你……你弄得我好舒服……好舒服啊……」

    已經**了三次的小燕還是那么敏感,我才剛插入,她就開始**起來了。

    小燕雖然已經很疲累了,不過還是忍不住搖動身子迎合我的動作,臀部旋轉如花,前后挺動,一下一下的緊緊套著我的巨龍,她喜歡那大如雞蛋的龍頭塞在自己花徑中那種脹脹的感覺,她迷戀這種花徑被撐開的滋味。

    ×××××

    魏陽的辦公室——

    羅梅從魏陽那里聽取了這幾天來所發生的事情,覺得事情錯綜復雜,挺棘手的。她沉吟良久,問道:「這么說這三件事都直接指向了黃強,那你知道黃強有得罪什么人嗎?」

    「應該不會啊!黃老師在學校的人緣挺好的,學生愛戴他,連學校的工作人員都很敬服他,不要說和同事的關系了。」魏陽搖搖頭道。

    「不會吧?這種流氓無賴也有人敬愛?」羅梅忍不住大聲的質問道,想到黃強對她的無賴行為,她就生氣,一點兒大隊長的氣質都沒有了。

    魏陽狐疑的看著羅梅氣憤的樣子說道:「不會啊!黃老師怎么會是流氓無賴?你也認識黃老師嗎?」

    「打過幾次交道。」羅梅說著一下子不好意思起來,連忙避開話題說道:「黃強對這些事有什么看法嗎?」

    「他也說是有人針對他,所以他自動請求放假,要去暗中調查。」魏陽說道。

    「謝謝魏副校長,我走了,會盡快破案的。」羅梅已經知道怎么辦了,于是站起身向魏陽告辭。

    「讓羅大隊長費心了。」魏陽也起身把羅梅送走。

    ×××××

    羅梅召集了那些去調查事情的員警,大致的聽了他們的報告,然后帶領他們回警局。

    羅梅坐在辦公室里,拿出手機撥通黃強的電話,她想請他來商量這件事,鈴聲響了很久,正當她失望的認為黃強不接電話的時候,電話通了,她心里一下子高興起來。

    羅梅聽到電話那邊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以及我粗重的嗓音和斷斷續續的聲音,她一下子大怒了,問道:「混蛋,你在干什么?」

    「啊!找我有什么事?羅大警官。」我一邊狠狠**著身下的小燕,一邊說道。

    羅梅聽到了似曾熟悉的聲音,細聽之下才知道是女人的呻吟聲,再聯想到我的喘息聲,頓時明白我是在千什么,真是怒不可抑,于是高聲怒吼道:「混蛋!都什么時候了,限你立刻、馬上趕到警局來,我在這里等你商量事情……」

    羅梅「啪」的一聲合上手機,恨恨的踢了桌子幾腳,想到自己在辛苦的為他破案,而他卻在風流快活,現在不知道又在糟蹋哪個女孩,她想著、想著,心中的氣——怒氣、恨氣甚至還有妒氣一起涌了上來,她拿起手機狠狠的摔在地上,手機立刻粉身碎骨,死得好冤啊!

    ×××××

    我狠狠的在小燕的花徑中猛搗猛沖,搞得她的桃源洞口淫**四濺,她嬌喘連連,身子亂顫,宛如發羊癲瘋一樣不停的痙攣抽搐著,她馬上就要達到**了,她的雙手用力摟著我的腰部,大力的往自己身上壓,雙腳也緊緊勾住我的臀部,屁股猛然向上拋,嘴里大聲的尖叫。

    我也感覺自己快要到盡頭了,于是猛然**了幾下,身子一抖把全部的激情噴了出來,狠狠沖擊著小燕的花心,她的身子又是一顫,然后昏睡過去。

    我看了看兩具光裸的玉體,白里透紅的肌膚昭示著承受了**的滋潤,此刻玉體橫呈,隨意的躺在床上,嘴角蕩漾起滿足的微笑,美麗的臉上盡是春意。

    我很滿足,小燕和小芳不但長得漂亮,身體的承受力也好,關鍵是**技術很好,把我伺候得太舒服了,心中的不快和憤懣終于發泄出來。我把被子輕輕的蓋在她們身上,然后穿好衣服出去了。

    羅梅狠狠地等了幾個小時,我居然還沒出現,終于忍無可忍又拿起桌上的電話再次撥通了我的手機。

    「黃強,你這個混蛋,我告訴你,你趕緊給我過來……」羅梅對著電話大吼道,然后「啪」的一聲把電話摔在地上。

    「你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羅梅恨得咬牙切齒。

    我一進門,羅梅就像母獅子一樣撲了上來,一拳擊向我的胸口,一腳掃向我的小腿。我向后一退,雙手一舉,擋住了她的拳頭,同時也避開她的一腳。羅梅身子一傾,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惡狠狠的看著我。

    「喂喂喂!羅大小姐,斯文點、斯文點……」我連忙說道。

    羅梅沒好氣的說道:「斯文你個大頭鬼!我們辛辛苦苦的為你破案,而你卻到處風流快活……」

    「噢!這樣啊!我只是去愛我的女人那里傾訴、傾訴而已。」我一臉無辜的說道,然后又問道:「那你查出什么資訊沒有?」

    「你!你去死吧!我才不幫你查呢……」羅梅說著舉起粉拳又要捶過來。

    我自然不會挨她的揍,她的手才剛落下就落在我的手上。

    「放開我,混蛋,放開我……」羅梅用力想要掙脫,氣得大罵道,臉脹得通紅。

    羅梅心里覺得奇怪,原本對黃強恨得要死,可是現在手一被他抓住,無限的怨恨項刻間化為萬千的柔情,她不禁羞紅著臉低下頭。

    我看著羅梅誘人的表情,心神一蕩,忍不住把她拉進懷里,低頭吻在她紅潤的小嘴上,看來我的吻對羅梅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本來渾身是勁的羅大隊長這下子似乎變得渾身無力了,根本無法抗拒我,百煉鋼頓時化成繞指柔,激烈而又有點抗拒的和我親吻著。

    抱著這個曲線玲瓏的豐滿身子,我的欲火慢慢從心底蔓延起來,一只手輕輕落在她肥厚高翹的臀部上揉捏著,另一只手開始解著她的腰帶。

    「你!你放開我……」本來已經是雙眼迷離的羅梅突然清醒過來,狠狠的咬了我的嘴唇一口,喘息著說道,雙手開始推著我。

    我卻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不但沒有松開羅梅,還又吻了過去,羅梅又羞又急,根本推不開我的身子。

    「你不能這樣子,不可以的……」羅梅喃喃的說道,我已經抱著她倒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羅梅胸前的衣服已經被解開,我的頭埋進她的胸部,陣陣酥麻的感覺開始向全身蔓延,羅梅只能下意識的抗拒,但是又無意識的迎合著。

    羅梅突然覺得下身一涼,雪白的**已經暴露在空氣當中,羅梅知道自己的褲子被我脫了下來。

    我從羅梅的酥胸上抬起頭來,眼睛中隱隱有著血絲,還有一種異樣的目光,我很快就把自己的衣服脫光,抱起羅梅的下體,挺起粗大的巨龍對著她已經春水泛濫的桃源洞口狠狠的一插。

    羅梅發出一聲痛楚的嬌哼,我已經進入她的體內。

    羅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覺,暗想道:「難道這就是被強奸的滋味?」她有些想哭又想笑,因為她可笑的發現自己對我其實并不抗拒,她的雙手還緊緊摟著我的腰,婉轉迎合我的沖擊。

    一個小時過后,羅梅在極力忍住**的情況下到達**,而我也終于爆發出所有的激情,把滾燙的濃精全部射入她的花心深處,然后軟軟的倒在羅梅身上,壓在她圓潤豐滿的玉體上,人卻突然清醒過來。

    「怎么會這樣?羅梅,我、我怎么會對你……」我瞬間就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然而我實在不敢相信這件事是我自己做出來的。

    這是我第一次在不是兩方都同意的情況下**,這并不是我一直遵循的兩情相悅才**的原則,我第一次感到茫然了。

    我低著頭坐在沙發上,羅梅坐在旁邊,我們兩人的衣服都已經穿得很整齊,然而我卻不敢看她,心里更是充滿了愧疚。

    「對不起、對不起……」我語無倫次的喃喃道。

    「算了吧!」羅梅看到我茫然失措的樣子,心中隱隱有些心疼,她已經原諒了我剛才的沖動。

    「梅,我會對你負責的。」我抬起頭,堅毅的看著羅梅說道。

    「算了,如果你僅僅是因為愧疚而負責,那我不需要。」羅梅臉上呈現的盡是落寞,又有些微的失望,但是語調卻是堅決的。

    我默然不語,因為我還不清楚自己對羅梅的感情,所以我不敢說我愛她或是喜歡她,只有默然。

    沉默良久后,羅梅開口打破僵局,轉移話題說道:「好了,我們不要再計較這個了,我們來討論你學校的事吧!」

    「好吧!」我看到羅梅不計較,心中的歉疚感稍微少了一點兒,打起精神討論正事。

    「你心中最大的嫌疑人是誰?」羅梅提出最關鍵的問題。

    「嘉誠實驗中學的副校長胡超,他跟我有過許多過節,加上他為人心眼狹窄、心理陰暗,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所以他存心陷害我的可能性最大,他做這些事的目的就是想要把我從嘉誠實驗中學趕走。」我說完之后,接著一五一十的把和胡超的過節詳細的說了出來,只是我和王蜿芬的事情沒有說出來。

    「你敲詐了他兩百萬!也是犯法的啊……」羅梅白了我一眼說道,心中暗想道:「真是一個無賴流氓,還老師呢!哼……」

    「嘿嘿……」我有點不好意思起來,搔了搔頭說道:「這種小人做了這么多年副校長,肯定貪污了不少錢,敲一敲他也沒什么大礙,兩百萬對他來說就像九牛一毛。」

    「這樣看來,他的嫌疑最大了。」羅梅沉吟道,思考了一會兒,又問道:「胡超身為副校長,怎么結識那些社會上的慣竊呢?」

    「這還不簡單,肯定是他用錢收買了社會上的一些混混,授意他們到學校搞破壞的。」我不假思索的說道。

    「糟了……」我看到墻上的時鐘,突然大叫一聲,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大驚小怪的?」羅梅關切的問道。

    「走,我們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連忙站起身,拉起羅梅急急的說道:「一邊走一邊告訴你……」

    羅梅站起來拉扯了一下衣服,用手隨便梳理一下蓬亂的頭發,然后掛好手槍,急匆匆的和我一起走出辦公室。

    「什么事這么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羅梅跟隨著我,急切的問道。

    我說道:「今天胡超已經達到他的最終目的,他肯定會去和那些混混會面,慶祝一番的……」

    我話還沒有說完,羅梅就興沖沖的說道:「這樣我們就可以找到他們做壞事的證據,太好了……」

    「對,所以我們現在就去跟蹤胡超,現在學校快要放學了,我們在他從學校出來的時候就盯著他,前天我曾經盯過他,他高興的時候喜歡去喝酒,我想很快便能抓到他們了。」我看著羅梅說道。

    「那你先到門口等一會兒,我去開輛車子出來。」羅梅說完欣喜的往地下停車場跑去。

    沒多久,我們開著車子來到嘉誠實驗中學旁邊,等候著胡超出現。

    「出來了,那輛銀色本田就是胡超的車,快跟著他。」我連忙把身子往后躺,怕被胡超看到,小聲的對羅梅說道。

    羅梅腳一踩油門,我們的汽車緩緩開動了,不疾不徐的跟蹤在胡超的車子后面,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既不會讓他發覺有人跟蹤他,也不會讓我們跟丟他。

    胡超雙手提著方向盤,得意的哼著閩南小曲,他終于趕走黃強那個眼中釘、肉中刺了,心里別提有多高興啦!

    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胡超看到天空如此湛藍、澄凈,連路邊的花草似乎都在搖頭向他致意,一想到上午黃強垂頭喪氣的走出校門的情景,他心里就像喝了蜜糖一樣甜,覺得特別的開心。

    當朝會散去回到辦公室后,胡超就追不及待的拿出珍藏的波兒瑪酒喝了一大杯,然后打電話結黑皮,感謝他辦事有力,事情已經成功,讓他晚上帶著兄弟們一起去喝酒慶祝,順便把剩余的錢結清,現在胡超就是驅車前往他們約定的地點,在郊區的兄弟酒吧。

    胡超和黑皮是幾年的伙伴關系了,五年前,他還沒有當上副校長的時候,一次偶然的關系讓他認識了在黑社會混的黑皮,他立刻意識到以后可能有用得上黑皮的地方,便有意的結交了。

    果不其然,在一個月后嘉誠實驗中學副校長的職位競爭上,胡超讓黑皮不露痕跡的毒打了其他對手一頓,結果他就順利的坐上現在的職位。

    有了那次交易的成功,胡超便經常利用這種交易毆打報復對他不利的人和得罪過他的人,這么多年的來往,讓他和黑皮之間產生良好的友誼關系,他付的錢往往比別人要多一倍,黑皮也喜歡和他打交道。

    胡超開著本田在市區兜了幾個圈,然后駛向郊區,兄弟酒吧在道上是很有名氣的,如果沒有熟人介紹,很難找到它的位置,所以胡超每次去那里都會在市區繞幾個圈,確定沒有人跟蹤才敢到那里,因為如果有誰泄漏了那里的秘密的話,很快就會得到凄慘的下場,他相當珍惜自己的性命,當然會很小心。

    「他在干什么?怎么老在市區兜圈子,是不是發現我們了?」羅梅狐疑的看著我詢問道。

    羅梅為了方便跟蹤,剛才去開車的時候順便把制服換了,此刻穿了一件淡青色的襯衫,襯衫是絲織的,很寬松,但是有點薄,能隱約看見里面的黃色胸罩是蝴蝶型的,很性感。

    當她手提方向盤的時候,我的目光穿過她的腋下能看見里面的雪白肌膚和鵝黃色胸罩。

    不脫的才是性感的,此刻我的腦中正在想像羅梅白嫩的肌膚,渾然沒有聽到她在問我,在意淫中,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往她的胸脯上移去。

    「喂!我在問你話呢……」羅梅沒有聽到我的回答,生氣的大聲問道。

    我的魔爪一下子抓住羅梅碩大的豐乳,她受到如此突然襲擊,忍不住驚叫出聲,手自然的生出反應,右臂一沉,手肘撞在我的手腕上。

    「壞蛋,你在干什么?」羅梅柳眉一挑,大為惱火的問道。

    「嘿嘿!一時手癢、一時手癢。」我邊揉著邊縮回手,陪笑道。

    「真搞不懂你,現在在做正經事耶……」羅梅狠厲的眼光瞪了我一眼,說道:「胡超的車子在市區繞了幾個圈,現在已經開出市區,他是不是發現我們了啊?」

    我抬起頭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確實已經到了郊區,公路兩邊都是工廠和農田,再看胡超仍舊開得那么快,我說道:「應該沒有,胡超是一個老狐貍,他現在肯定是到秘密的地方,繞圈只是他習慣性的動作,慢慢跟著他,沒事的。」

    「嗯……」羅梅點點頭道:「我也是這么想的。」她頓了一下又說道:

    「你說他一個副校長跑到郊外去干什么?不會只為了喝一杯酒吧?」

    「當然不是這么簡單,他今天肯定是去見那些黑社會的人。」我確定的說道。

    胡超的車突然向左拐進一條岔路,很快就隱沒在茂盛的雜草中,雜草不遠處有一大片建筑群,此刻天色已黑,那里燈火通明、霓虹閃爍。

    我們把車繼續往前開了一段路,然后停在路邊,我們兩人下了車,彎著腰穿過草叢,伏在草叢邊,透過草叢向前看去。

    「兄弟酒吧」四個霓虹燈制作的大字不停閃爍著,大門兩邊各站了一個黑衣壯漢,門前是一個寬廣的停車場,已經停了不下五十輛車,可以想向此酒吧的生意是多么好了。

    每一個進門的人都向守在門口的壯漢出示了一張卡片,壯漢才打開門讓他們進去,可見把守之嚴,不是一般的酒吧。

    「那張卡片應該是一種身份的認同,會員卡吧!我們只能偷偷進去了。」羅梅低聲的說道。

    「也只能如此了。」我點頭道。

    我們彎著腰從草叢繞到酒吧的后面,后門也有兩個黑衣壯漢在把守,我負責引開一個,羅梅趁機將另一個打暈。我裝作被那個壯漢抓到,就在他的手抓到我的后頸時,我的手肘往后擊中他的胃部,就在他雙手抱著肚子彎腰的一剎那,我一個快速轉身,雙手握拳,使了一個「雙風貫耳」猛擊在他兩邊的太陽穴上,頓時把他打暈了,然后我把兩個暈死過去的壯漢拖到草叢中藏起來。

    我拍了拍手,讓羅梅撓著我的手臂,兩人大搖大擺的、優雅的混進酒吧。

    酒吧里很混亂,到處是紅男綠女,頭頂的旋轉燈把整個酒吧的氣氛搞得暖昧而夢幻,舞池中一堆堆男女在跳著熱舞,音響效果很好,DJ放的歌曲火辣而充滿活力,很有挑逗性。

    我們兩人穿梭在舞動的人群中,終于看到在靠墻壁的一個地方,胡超和七、八個人圍坐在一起,每人身邊都有一個火辣性感的小姐。

    「這個畜生!原來是和七蛇會的人攪在一起。」羅梅看到胡超把放在小姐裙下的手拿了出來,把手指放進嘴里吸吮,忍不住大罵道。

    「哦!你認識那七個人嗎?」我好奇的問道。

    「他們號稱七蛇會,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團體,專門干一些偷雞摸狗的事,前年我曾經抓過他們,想不到他們現在和胡超混在一起。」羅梅低聲說道。

    「我們偷偷走過去,看看他們在講些什么。」我提議道。

    「好!不過我們要小心點,不要被他們發覺了。」羅梅點頭道。

    于是羅梅把頭發弄亂,然后和我裝作很親熱的樣子,頭靠頭把臉遮掩起來,坐在胡超后面的沙發上。

    胡超渾然不覺,摟著旁邊的小姐又親又摸的,非常高興的大聲說道:

    「黑皮,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呀!我終于把那個和我作對的人趕走了,哼!

    他才剛進嘉誠實驗中學就想和我作對,他還嫩著呢!他也不掂掂自己有多少斤兩,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比起以往來,這次簡直就是小事一件,一點兒難度都沒有,也太容易了吧!要不要我們把那個臭小子教訓一頓?」黑皮大聲的問道。

    「就是、就是,太容易了。」

    「老胡,你還真是殺雞用牛刀耶……」

    「你堂堂一個副校長,直接撤他的職不就得了嗎?」

    「要不然我們幫你揍他一頓,不收你的錢。」

    其他幾人也嘰嘰喳喳的各抒己見,一副豪氣萬丈的樣子。

    「我知道各位兄弟都非常仗義,只是那個人武藝高強,把他趕出學校就夠了,我們不要把事情鬧大,來,喝酒,我敬各位一杯。」胡超不是不想把黃強毒打一頓,只是想到黃強一身武藝,怕弄巧成拙,牽連出他來。

    羅梅走到一邊,偷偷的打了一通電話,她考慮到酒吧的情況,所以讓警局里二十個員警悄悄的來兄弟酒吧,不準鳴警燈,爭取一下子把七蛇會的人和胡超抓獲。

    半個小時后,酒吧的門口突然吵鬧起來,二十個荷槍實彈的員警在副隊長吳貴的帶領下和酒吧老板沖了進來,胡超和七蛇會的人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全部被抓起來,銬上手銬。

    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著一臉驚愕還在爭辯的胡超大笑道:「哈哈!胡超,沒想到吧!鹿死誰手未可知,現在是你被掃出校門了吧!」

    「好,算你狠,我認栽了……」胡超看到我在他后面出現,終于臉如死灰,不再多辯了。

    「謝謝你……」我看著羅梅清秀的臉龐,認真的說道。

    「少來了,你一本正經的樣子我還真不習慣呢!這本來就是我分內的工作,不必感謝。」羅梅嘻笑道。

    「那是我俗氣了,改天請你吃飯吧!」我微笑道。

    「好啊!有飯吃我可是從來不拒絕的。」羅梅爽快的答應了。

    ×××××

    第二天,嘉誠實驗中學召開了全校師生大會,羅梅帶著上了手銬的胡超和七蛇會的人一起出現在大會上,引起全校師生極大的震動。

    然后羅梅當眾宣布胡超因為干擾教學秩序、偷竊等罪而被拘押,判刑一年,七蛇會的人由于認罪態度比較好,所以判刑十個月。

    胡超等人被押走后,魏陽上臺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向師生們解釋清楚,然后宣布我回到學校,以前的所有職務全部恢復。

    在全校師生的熱烈掌聲中,我重新回到心愛的教學崗位,回到嘉誠實驗中學。第七集馭女神功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