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一章 坦白情史

獨孤尋歡2017-2-27 15:22:57Ctrl+D 收藏本站

    終于放假了!

    三十號下午全校放假,高三也不例外,國慶七天假期從明天一號開始,想不到快要聯考的高三學生也能享受這七天假期,真是難得啊!

    “強哥,七天假期有沒有想好去哪里玩啊?”姚瑤坐在我前面,歪著腦袋,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嬌聲問道。\Ww>
    “你已經高三了哦!怎么老想著玩呢?你就好好的在家念書吧!”我頭也不抬的答道,依舊在整理抽屜里的資料。

    此時辦公室里只有我和姚瑤,其他的同事和同學都離開學校了,我們在我的辦公室里等陳一丹下班,她還有一些魏陽交代的事情沒有做完。

    “可是學校都放假了呀!這可是我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個假期了,一定要開開心心、痛痛快快的玩幾天。”姚瑤嘟著粉嫩的紅唇說道。

    “看看吧!回去和你丹姐、瓊姐商量一下,如果我們要出去玩就帶你一起去。”我想了一會兒后抬頭說道。

    “耶!我就知道強哥對我最好!”姚瑤聽了高興的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雙手抱著我的臉親了我一口,又是跳又是笑的。

    能讓自己的女人這么高興,我也感到欣慰,可是很快心里又馬上煩亂起來,因為我想到丘心潔和曾寧今晚就要到嘉誠市來了,但是我還沒有和陳一丹以及劉瓊說起呢!該怎么跟她們說呢?

    “唉……”我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強哥,你怎么好端端的嘆起氣來了?”姚瑤看到我的雙眉緊鎖,馬上湊到我的眼前關切的問道,她臉上的神色很不自然,小心的問道:“是不是你不喜歡帶我出去玩?”

    姚瑤臉上憂色重重,一副欲然欲泣的樣子,讓人看了很心疼。

    我伸手摸了摸姚瑤的頭發,微笑道:“傻丫頭,亂講,你這是什么話?我能不喜歡帶你出去玩嗎?”

    “那你是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很煩惱的樣子。”姚瑤聽了心里覺得好受多了,臉上馬上顯現出關切的神色。

    “我我有些事想和你丹姐、瓊姐說,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開口。”我搔了搔腦袋說道。

    “什么事啊?我能不能幫上什么?”姚瑤問道。

    “這個……這個該怎么跟你說呢?”我又搔了搔頭,臉上不自然的笑著。

    “哦!我知道了。”姚瑤看到我這副傻傻的樣子,壞壞的看著我笑道:“是不是又在外面交了女朋友啊?”

    “嘿嘿……”我不置可否的傻笑著。

    “呵呵!被我說對了吧?”姚瑤狡黠的笑了,然后探過頭來繼續問道:“是哪個女孩?我認識嗎?”她對這個表現出極大的興趣。

    我不禁無語。

    “強哥,告訴我吧!我又不會吃醋,只要是強哥喜歡的女孩子肯定就有值得你喜歡的地方,不管你做什么事,我都全力支持你、跟隨你,再說了,多幾個姐姐不也是很好嗎?”姚瑤微笑道。

    “是嗎?”我的眼光閃了閃,看著姚瑤的眼睛問道:“如果我殺人越貨、燒殺搶掠、做壞事你還支持我嗎?”

    “當然了,因為我是你的瑤瑤,我這輩子就跟定你了,你可別想把我甩掉哦!”

    姚瑤想都沒想就說道,語氣中充滿無比的堅定。

    “瑤瑤對我真好!”我忍不住探過頭去,抱住她的小臉蛋深情的親了起來,情之所致,我的內心充滿了對姚瑤的疼愛,嘴唇游移著去探尋她的櫻桃小嘴,找到之后,我的大嘴把她的小嘴都覆蓋了,我緊緊的吸吮著,品嘗著她紅潤香甜的櫻桃小嘴。

    “嗚……”姚瑤想不到我會突襲她的嘴唇,感受到我熟悉的氣息,她心中蕩起了一陣漣漪,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身子馬上軟了,嘴唇也自動的動了起來,快速的反應著,和我深深的接吻。

    姚瑤不滿足在嘴唇的互相吮吸,于是打開牙關,把丁香小舌伸了出來,慢慢的帶著挑逗性的伸到我的嘴巴里面輕舔一會兒后又退了出來,如此再三反復覆,她盡情享受著這種**的快感。

    每次我伸出舌頭剛要捕捉到姚瑤的丁香小舌時,她的香舌就退了出去,我再也不想錯過了,于是就在姚瑤的小舌剛伸了進來的時候,我的大舌適時出擊,閃電般的一伸一卷,便把她的小舌俘虜了,然后我含住她的小舌緊緊的吸了起來。

    “嗚嗚嗚……”強烈的刺激、致命的快感讓姚瑤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喉嚨里發出含糊的聲音,情動至極。

    ×××××

    陳一丹辦完事,和魏陽道別后就往高三教師辦公室走去。放學的時候,她接到黃強打來的電話說他們在那里等她,現在都快過半個小時了,他們等急了吧?

    陳一丹想到這里,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陳一丹來到辦公室外,突然聽到里面傳出“嗚嗚”的粗重喘息聲,間夾著一、兩聲呻哼聲。

    “不會是小強和瑤瑤吧?”陳一丹心里大感疑惑,輕輕的來到辦公室門外,頓時看到黃強和姚瑤兩人正激情的抱在一起忘我的親吻。

    “這個小色狼,早讓他把姚瑤要了他還不肯,現在倒偷吃來了,小色狼的本性是改不掉的了,呵呵……”陳一丹看到緊緊抱著一起的兩人,不由得露出會心的微笑,那是包容和理解的笑容。

    “不過他們也太大膽了吧!門都不關,萬一被某個老師或者學生看到了,那不又成了學校的大新聞?他們也太餓了吧!”陳一丹搖搖頭想道,但是她不愿打擾、破壞黃強此刻的心情,于是就站在門口,靠在門柱上欣賞起來。

    我已經不能滿足于嘴唇上的激情了,抱著姚瑤的手開始在她的背上游移起來,用力撫摸著她的后背,一只手偷偷的移到前面,包覆在她小巧的**上,用力的揉壓著。

    “噢……”姚瑤只覺得一股電流飛速的竄了起來,強大得讓她情不自禁的大叫出聲,本來癱軟的**一下子興奮的立了起來。

    不過,這一下也讓姚瑤從快感中驚醒過來,她馬上意識到我肯定會進一步動作,可是她也清醒的知道這是在辦公室,于是她的雙手開始推我,企圖阻止我的進一步動作。

    我可不管這么多,左手在她的胸部激烈的揉搓著,右手已經從她的校服邊緣伸了進去,沿著光滑的背部,探索著摸到胸罩的后帶,想要把她的胸罩解開。

    “強哥,不,不要!”姚瑤雙手加大了力氣推我,可是渾身卻酸軟無力,根本不能把我推開,嘴里喘息著說道:“不,不要!”

    姚瑤雙眼微微睜開,這個角度剛好能看到門口,她突然發現門口不知何時已經站了一個人,而且還是一直在等候的陳一丹,她不由得大驚,隨即大聲的叫了起來,體內也莫名的涌起一股力量,用力的把我推開。

    “怎么了?”我抱住姚瑤的雙臂,關切的問道。她的尖叫一下子把我的**之火澆滅了,我不由得緊盯著她。

    “丹姐!”姚瑤渾身不自然的顫抖著,臉蛋羞紅得快要滴出血來,她恨不得地下有個洞讓她鉆進去。

    我急忙轉身一看,只見陳一丹笑吟吟的站在門口,此時我心中也是很不好意思,居然偷腥被抓到。

    “呵呵!怎么不繼續了?我在門口得很過癮呢!看著我干什么?放心,我不會怪你們的,你們一個是我心愛的男人,一個是我可愛的妹妹,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性格,見了漂亮女人能不打她的主意嗎?呵呵!瑤瑤也別害羞了,本來我就一直奇怪小強為何沒有找你,原來你們搞起地下情來了,老實交代,是不是你們早就……”陳一丹走了進來,看著不知所措的我們說道,語調平和,一點兒都沒有責隆的意思。

    “真的嗎?我們是不好意思嘛!”我抬起頭驚奇的看著一直微笑著的陳一丹說道。

    姚瑤這時也抬起頭驚訝的看著陳一丹,嘴唇動了一下,卻沒有說話。

    陳一丹這時已經走到我面前,伸出蘭花玉指點了我的額頭一下,嬌嗔道:“笨蛋!還記得上次我對你說把瑤瑤要了的話嗎?我和小瓊一致主張你把瑤瑤收了,這樣我們三個才能更好的對付你呀!要不然你那強悍得變態的性能力我們兩個可抵抗不了。”

    “嘿嘿……”我聽到陳一丹的話,好像想起來了,就是那晚我偷偷和姚瑤發生了**關系,我不由得不好意思起來,搔了搔頭說道:“好像說過、好像說過。”

    “笨蛋,什么好像,是確實說過啊!”陳一丹說著又伸出蘭花玉指點了我的腦袋一下。

    “丹姐,你說的是真的嗎?”姚瑤抬起頭看著陳一丹激動的問道。

    “當然是了,我和小瓊都很喜歡你呀!以后我們三個聯臺起來就不怕他欺負我們了,你能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們是高興得不得了,怎么會怪你呢?我和小瓊說過了,只要小強不拋棄我們,只要他還愛我們,管他以后找多少個女人,反正他那么強悍,再多的女人也不會把他累垮的,所以只要是他喜歡的女人,我們都要去接受她們,團結合作,你可一直是我們想吸收的對象啊!”陳一丹走到姚瑤身邊,伸手將她攬住,雙眼真誠的望著姚瑤說道。

    “太好了!”姚瑤抱著陳一丹哭了起來。

    “是不是真的啊?”我聽了很高興,抑制不住興奮大聲的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丘心潔和曾寧的事就容易辦了。

    “小丫頭,別哭了,再哭就丑了。”陳一丹微笑著拍著姚瑤的后背安慰道,聽到我的話后眼睛瞪了我一下,沒有說話。

    “嗯!”姚瑤把頭抬了起來,擦干淚水,笑道:“我一直都怕你和瓊姐不高興,所以我不準強哥對你們說。”

    “怎么會呢?你這么可愛,我們喜歡都來不及。”陳一丹笑著又伸出蘭花玉指點了姚瑤的鼻子一下。

    “那我就放心了,其實只要強哥愛我、喜歡我,他做什么事我都是支持的,更別說他要多找幾個女朋友了,再說強哥這么帥又這么有本事,多找幾個女朋友也是應該的。”姚瑤甜甜的說道。

    “哎!想不到你這個小丫頭想這么多啊!一心挺他。”陳一丹又點了姚瑤的鼻子一下,笑道。

    陳一丹一手撓著姚瑤的肩膀,對我說道:“我們回去吧!說不定小瓊這個時候已經回到家了。”

    “你的事辦完了吧?那我們就回去吧!”我自動的站到她們中間,把她們分開。

    “你干什么?”陳一丹抗議道。

    我一手摟著一個美女的蠻腰,笑道:“呵呵!沒干什么。”

    “壞蛋!”陳一丹不忘捏我的手臂一下,嗔道。

    “啊!”我夸張的大叫了起來。

    “丹姐,別把強哥捏得這么疼啊!你小力一點兒啊!”姚瑤笑嘻嘻的說道。

    “嗯!還是我的瑤瑤疼我。”我轉頭在姚瑤的粉臉上親了一下,笑道。

    “瑤瑤,你這樣不行,男人可不能一味寵愛,會寵壞他的。”陳一丹嬌媚的勸道。

    “瑤瑤,別聽她的。”我連忙說道。

    “我知道了,丹姐,我以后會記住的,不過我還是舍不得強哥疼!”姚瑤甜甜的說道。

    “哈哈……”我不禁狂笑起來。

    “瑤瑤……”陳一丹大叫道。

    “嘻嘻……”姚瑤忍不住壞笑。

    一路上,我兩手挽著一大一小兩個絕色美女穿街過巷,笑聲不斷,很開心,而她們也一直打鬧著,高興極了。

    其實我一直都在思考向陳一丹坦白丘心潔和曾寧的事,我在尋思如何開口,從她剛才對姚瑤的態度來看,她應該不會責怪我,于是我下定決心告訴她了,我轉過頭對著正笑得開心的陳一丹問道:“一丹,剛才你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陳一丹還沉浸在剛才的嬉笑中,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就是你剛才說不介意我在外面找女朋友的話。”我一狠心,干脆直截了當的問道。

    “哦?”陳一丹的俏臉馬上沉了下來,很嚴肅的看著我,不答反問的說道:“你是不是還有女朋友是我們不知道的啊?”

    “是呀!強哥,你?*黨隼窗桑∥頤鞘遣換峁幟愕摹!幣ρ蠶肫鵒宋業耐掏掏巒攏銎鸞殼蔚牧車八檔饋?br>

    “這個、這個……”話到嘴邊我又遲疑起來了,所謂女人心,海底針,是說女人的心思深不可測,根本難以揣度。

    “小強,難道你還不相信我們嗎?我和小瓊都知道你的性格,如果我們介意你有多個女朋友的話,我們就不會跟你在一起了,只要你愛著我們,我們都會像瑤瑤說的,不管你做什么事都全力支持你!”陳一丹用真誠堅定的目光看著我,深情的說道。

    “謝謝你們!”我感動的說道,擁有這樣的女人,人生還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是這樣的,我暑假回老家的時候在火車上救過一個女孩子,她和她的好朋友今晚八點就會到嘉誠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想認識你們。”于是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說完之后我長長的呼了一口氣,身心都感到無比輕松。

    “那你怎么不跟我們說呢?她們可都是比我們還早成為你的女人呀!我們有什么資格去怪她們呢?你的福氣真好,總有這么好的女孩子喜歡你,不過也說明我家小強的魅力大。”陳一丹認真的聽完我的故事后,用眼睛瞪了我一眼,隨即語調平和、頗多感慨的說道。

    “是呀!這對姐姐真的好奇怪,連找男朋友都要找同一個人,真的好想快點認識她們。”姚瑤表現出神往的表情說道。

    “是啊!好奇怪的一對姐妹,這樣的人肯定很好相處,現在我已經開始喜歡起她們了。”陳一丹接著說道。

    “只要你們能好好相處就好,再過幾個小時你們便能相見了。”我看到她們兩人的表情,感到很開心,女人不怕多,只要能相處融洽,彼此不會爭風吃醋就行。

    “我們保證會和她們搞好關系的,放心吧,老公!”陳一丹一點兒都不避諱大眾,在大街上捧起我的臉親了一下說道:“小瓊那邊由我去和她說。”

    “謝謝老婆!”我高興的捧起陳一丹的臉,也回敬了一口。

    “強哥,我也要。”姚瑤在一邊搖著我的手臂說道。

    “好,瑤瑤也是我的老婆。”我在姚瑤的臉上也親了一下。

    我們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社區樓下,可以看到我們的家已經亮起了燈,說明劉瓊回來了。

    “啊!小瓊回來了,我們快點上去。”陳一丹叫道,于是我們三人爭先恐后的向著樓梯上跑去。

    “我先到!”我當然跑得最快了,第一個跑到門口,然后掏出鑰匙打開了門,就在我開門的當下,陳一丹也隨即跑了上來,然后趁我拔鑰匙的時候沖進去,倒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的大叫道:“我第一個到、我第一個到!”

    我連忙拔出鑰匙也沖了進去,姚瑤最后一個沖進來。

    “哈哈……”我們三人擠在沙發上笑成一團,都氣喘吁吁的笑著。

    “一丹耍賴,明明是我第一個沖上來的。”我不滿的叫道。

    “什么你第一個啊?我是第一個沖進屋里來的,我可沒有耍賴啊!”陳一丹得意的笑道。

    劉瓊從房里走了出來,她剛才在屋里上網,突然聽到我們沖進屋里的笑聲,于是走了出來,看到我們臉紅脖子粗的在爭論什么,便笑著問道:“在爭什么事啊?”

    “沒什么,一丹說她第一個跑進屋里來,我是第一個跑到門口的。”我稍微喘息了一下,解釋道,我頓了一下,對劉瓊問道:“我們學校放假七天,從明天到七號,你們呢?放多少天假?”

    “九天,從今年下半年起,全國的大學都放九天假,也就是說不用補假了。”劉瓊說道。

    “哦!”那她們也有九天假期了。”我喃喃自語道。

    “誰?誰也有九天假?”劉瓊奇怪的問道。

    “糟糕。”我心中暗叫一聲,想不到一不小心說溜嘴了,連忙掩飾道:“沒,沒有誰。”

    “肯定有誰,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強哥你可是不善于撒謊的人哦!”劉瓊不相信的繼續追問道。

    “我知道,我來告訴你好了。”陳一丹這個時候稍微緩和一下呼吸,看到劉瓊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樣子,就插嘴說道。

    “你也知道?”劉瓊轉過頭來看著陳一丹驚奇的問道。

    陳一丹點點頭道:“嗯!在回來的路上,小強和我說了,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他在外面還有幾個女人而已,而且她們晚上八點就會到嘉誠市來。”

    “這個大色狼,我說他有陣子老是避著我們接電話,原來是外面有女人卻瞞著我們,哼!這么不相信我們。”劉瓊一聽,確實也覺得沒啥大不了的,但是卻氣我瞞著她們,不信任她們。

    “我怎么知道你們這么大方呢?女人向來都是愛吃醋的嘛!你們大人有大量,這次就原諒我,以后有女人一定向你們坦白,絕不隱瞞!”我連忙說道,既然她們都不在乎,我也樂得道歉,退一步海闊天空。

    “你還有以后啊?”陳一丹又賞了我的額頭一個蘭花玉手指。

    “貪得無厭的大色狼,總有一天你會嫌女人太多的。”劉瓊也嘟起嘴巴說道。

    “嘿嘿……”我還能說什么呢?再說只會惹來更多的庥煩,我只有干笑了。

    “雖然我們大方,不計較你有幾個女人,可是你就不怕女人多了你會照顧不過來,冷落了我們嗎?你也得為我們考慮、考慮啊!”陳一丹把頭依偎在我懷里柔柔的說道。

    “會的、會的,我以后一定會克制自己的,你們都這么真心愛我,我怎么會冷落你們呢?”我一把摟過旁邊的姚瑤,對著劉瓊說道:“我保證至死都會好好的愛著你們、疼你們的!”

    “瑤瑤?”劉瓊看到我摟住姚瑤,又驚奇的問道:“你終于把瑤瑤……”

    “嗯!以后瑤瑤也是我的小女人、也是我親愛的心肝寶貝了。”我開心的笑道。

    “真的嗎?太好了!”劉瓊由衷的拍著手說道,感到很高興。

    姚瑤不說話,只是依偎在我懷里,臉蛋紅紅的,又是羞又是喜,想不到陳一丹和劉瓊都這么么喜歡她,看來以前她的擔心是多余的了,此時她心里宛如喝了蜂蜜一樣,甜滋滋的。

    “我沒有騙你吧?”陳一丹看了我一眼說道。

    “沒有,兩位老婆都是大人有大量,謝謝你們對我的包容。”我心里很感動。

    “誰叫我們喜歡你呢?是不是啊?瑤瑤。”劉瓊也來到沙發面前依偎在我懷里溫柔的說道。

    “是啊!壞壞的強哥才是我們喜歡的那個強哥啊!”姚瑤甜蜜的說道,她的思維總是我們猜想不到的。

    “呵呵……還是瑤瑤說的對!”陳一丹和劉瓊都會心的笑了。

    我們四個抱在一起,心靈在此刻互相依賴信任,溫存了好一陣子后,陳一丹開口說道:“小強,那兩位姐妹叫什么名字啊?”

    “一個叫丘心潔,一個叫曾寧,心潔是中山大學國際金融系的碩士研究生,小寧和小瓊一樣,今年在讀大四,她念的是經濟管理,她們兩人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又是世交,所以做什么都是在一起的。”

    “老公,她們八點才到,我們要等她們一起吃晚飯嗎?”劉瓊問道。

    “不等了吧!等她們一起吃晚飯的話太晚了,我忍一下倒沒問題,但是可不能餓壞了你們,尤其是瑤瑤,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千萬不能挨餓。我們待會兒先去吃飯,然后八點去火車站接她們,如果她們餓了我們就一起去吃宵夜。”我沉吟道,不能不考慮身邊這三個女人的忍餓能力啊!

    “呵呵!聽你這么一說,我的肚子還真有點餓了呢!”姚瑤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嘻嘻的說道。

    “是呀!都快六點了,時可過得真快啊!我們現在就去吃飯吧!”陳一丹看了看時間說道,不禁感嘆時光匆匆,一不察覺就溜過去了。

    “走,我們去填飽肚子。”我手臂一揮的說道,她們三個人從我身上爬起來,各自去化妝的化妝、換衣服的換衣服,收拾好后,我們就去吃飯了。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