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兩美到來

獨孤尋歡2017-2-27 15:23:23Ctrl+D 收藏本站

    丘心潔和曾寧躺在床鋪上,正在一邊吃零食一邊興奮的談論著。\WWW。qВ5、c0М>
    “心潔,想到能再次見到強哥,我的心情好興奮、好激動。”曾寧斜躺在床鋪上,用手支撐著腦袋面向丘心潔說道。

    “呵呵!小妮子春心大動了?”丘心潔也是以這樣的姿勢面對著曾寧,聽了她的話不由得打趣道。

    “壞心潔,你竟然敢取笑我!難道你就不想見到強哥嗎?”曾寧反問道。

    丘心潔狡黠的笑道:“我啊!我只是想看看強哥……”她說到這里故意停頓了一下,拉長了聲音。

    “哼!還不是想見強哥!”曾寧不屑的笑道。

    丘心潔見曾寧上鉤了,接下去把話說完:“……的些那女朋友,我要看看他這段時間有沒有再找女朋友,他這個花心大蘿卜,是女人的克星,每個女人見了他都著迷。”

    曾寧點頭道:“嗯!強哥帥得不尋常,有一股讓人想親近的魅力,哎!心潔,你真的不介意強哥有很多個女朋友嗎?”

    “說真的,哪個女人不想獨吞優秀的男人?哪個女人不希望心愛的男人只愛自己一個?只是強哥他比較特殊,他是那么的優秀,肯定不會只讓一個女人獨享的,他又那么花心,所以我們只好遷就他,因為他不是那種能被女人束縛的男人,他就像天上的飛鳥一樣,需要自由,他自然會疼我們的。所以我們只要放寬心來面對他的那些女人,和她們好好相處,才是愛強哥的表現,也是我們唯一能做的,只要強哥做的事,我們就全力支持。”丘心潔沉思良久,才開口說道,表情嚴肅,一點兒都沒有剛才的嬉笑頑皮,可見她說的是真心話。

    “你說的和我心里想的一樣,當初我在公車上看到強哥的時候,我心里就莫名的對他有種好感,他不屬于一個女人,他應該屬于很多個女人,他那強得變態的能力,我想沒有很多個女人是應付不了他的,我也想得很清楚,我甘愿做他很多女人當中的一個。”曾寧點點頭,深有感觸的說道。

    “說真的,不知道強哥現在有幾個女朋友了?要是我們能和他們待在一起該有多好啊!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肯定很好玩。”丘心潔轉換了一個輕松的話題。

    “是啊!人多才熱鬧呀!”曾寧附和道。

    我們四人吃了飯,離八點鐘還有半個小時左右,于是我陪她們三個在火車站附近的商場里逛了二十多分鐘,直到透過落地的大玻璃看到外面鐵軌上緩緩駛進一列火車,我提醒她們三個人,她們才“呀”的大叫起來,直嚷道:“來了、來了!快走!”

    于是我們四個在商場里的人們的瞪視下,大笑著向外面跑去,一口氣跑到了火車站廣場。

    “哈哈!那些人的眼神好怪哦!”劉瓊彎下腰,上氣不接下氣的大笑道。

    “哈哈……我……我們……”姚瑤更是有話都說不出來,小臉漲得紅紅的。

    “看,跑得像瘋子一樣,話都說不出來了。”陳一丹功力深厚,這點路程當然對她沒有什么影響,她一邊用手在姚瑤的背部替替她順氣,一邊說道,雖然她的口氣是責怪的,但是臉上的笑意卻是難以掩飾的,和她們在一起,她覺得自己仿佛年輕了幾歲,和她們瘋是開心的。

    “好了,乘客出來了,我們到那邊去等。”我一看出站口已經有人開始出來了,連忙提醒她們。

    于是她們三人互相攙扶著,跟著我來到了出站口,站在長長的迎接人群中,做好準備工作。她們的心情是興奮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出站口,雙手都緊緊的抓住我,姚瑤更是不時的仰起臉來對我問道:“強哥,她們出來了嗎?她們出來了嗎?”

    “呵呵!別急,如果她們出來的話我會跟你說的。”我輕輕的摸了摸姚瑤的頭安撫道。

    “出來了、出來了。”我遠遠的看到通道里面的丘心潔和曾寧,兩人沒有什么行李,只是背了一個背包,穿得很淡稚,正輕快的向出站口走來。

    “哪個?哪個?”姚瑤很興奮的問道。

    “在哪里?”劉瓊也急了。

    “她們行李多嗎?”陳一丹問道。

    “還在里面沒到出站口呢!行李不多,各自背著一個背包并且走在一起的那兩個女孩,看到了嗎?”我用手指了里面的丘心潔和曾寧。

    “太遠了。”姚瑤揉了揉眼睛,還是沒有看清楚。

    “是不是一個穿白色T恤以及另一個穿鵝黃裙子的女孩?”陳一丹的眼力好,一下子就看到了。

    “是是是,穿白色T恤的是丘心潔,穿黃裙子的是曾寧。”我連忙答道。

    “我也看到了,丘心潔是直發,曾寧的頭發綁起來了。”劉瓊也看到了。

    “我怎么看不到呀?”姚瑤個子比較矮,看不到里面,不由得急了,在人群里不停跳來跳去。

    “別急、別急,等她們出來了就看得到。”我安慰姚瑤道。

    正在我安撫急躁的姚瑤時,丘心潔和曾寧已經走出了出站口,正沿著疏散通道向外走來。

    “心潔、小寧,這里、這里!”陳一丹和劉瓊兩人舉起手臂猛烈的搖動著,嘴里大叫道。

    丘心潔和曾寧聽到有人在叫自己,不由得停下了腳步,卻看到兩個不認識的女人在叫喊,遲疑的沒有目答,心里想道:“咦?那兩個女的是誰啊?是在叫我們嗎?”

    “心潔、小寧,是我們啊!”我拉著姚瑤轉過身來,看到遲疑的她們,于是大聲的叫喊著。

    “強哥!”丘心潔和曾寧終于看到那兩個陌生女人旁邊的我了,興奮的大叫道,然后快速的向我們跑來。

    “強哥,我好想你啊!”曾寧跑上前來,不顧周圍這么多人就向我撲來,把頭埋在我的胸口,并且緊緊的抱著我不放。

    “強哥。”丘心潔站在我身邊,靜靜的叫了我一聲,眼睛里閃著光彩,一切相思都在這聲叫喊中。

    “寧姐、心姐好!”姚瑤從我身邊向丘心潔和曾寧問好,水靈的眼睛不停打著轉,打量著這兩個姐姐。

    劉瓊和陳一丹靜靜的站在一邊,含笑的看著丘心潔和曾寧,等我介紹。

    我輕咳了一下,替她們一一做了介紹,不知怎么的,她們很快就熟悉起來,大家有說有笑的,我原本還擔心她們不和呢!看來我是多慮了。

    ×××××

    我們一起回家,在客廳開心的聊著天。

    “我困了,小瓊,我們去休息吧!”陳一丹一看時間已經到十點了,對著劉瓊使了一個眼色,雙手伸了一個懶腰說道。

    “是啊!昨晚沒有睡好,好困啊!”劉瓊用手揉著眼睛幫腔道。

    “丹姐,你們今天怎么這么早睡覺啊?”姚瑤雙眼盯著電視螢幕,一只手拼命拿著零食往嘴里塞,嘴巴塞得鼓鼓的嘟囔著。

    “你也早點睡,明天我們還要商量出去玩的事呢!”陳一丹沒想到姚瑤這么不識趣,伸手在她的臀部輕輕的捏了一下,拼命的對她使顏色。

    “啊!”姚瑤輕輕叫了一聲,轉過頭剛要質問陳一丹為何捏她,卻看到陳一丹拼命的在對自己擠眉弄眼的,不解的順著她的眼光一看,看到我和丘心潔、曾寧正在一起喁喁細語,這才恍然大悟,連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巴,會意的點點頭。

    “怎么了?”我已經聽到姚瑤的怪叫了,抬起頭對她問道。

    “是啊!瑤瑤你沒事吧?”丘心潔和曾寧也一起看向這邊來,眼光奇怪的看著姚瑤。

    “啊!沒什么。”姚瑤連忙掩飾,急中生智的指著電視說道:“電視上剛才有恐怖的鏡頭,血淋淋的好嚇人啊!”她說著還裝出生動的表情來。

    “哪有啊?”我看了一下電視螢幕,什么都沒有,正在播廣告呢!

    “剛過去呢!我可不敢再看了,要上床睡覺了。”姚瑤繼續裝作害舊的樣子起身回房了。

    “小強,我們也去休患了。”陳一丹和劉瓊會心的一笑,在關鍵時刻姚瑤還是挺聰明的,于是兩人也站起來對我說道。

    “怎么?你們今天怎么這么早睡呀?”我抬起頭看著她們問道。

    “丹姐、小瓊,怎么不再多聊一會兒啊?時間還早呢!”丘心潔也勸道。

    “兩個姐姐就再多陪我們聊一會兒吧!”曾寧轉過頭來說道。

    “不了,我們真的困了,小強,你就好好的陪兩個妹妹聊聊,畢竟這么久沒見面了,要好好的待她們哦!嘻嘻……”陳一丹一邊說一邊挽著劉瓊的腰走進房里,姚瑤也跟著走進房間,陳一丹關上房門的時候還不忘回過頭頑皮的對著我們一笑。

    “哦!”我突然明白她們的意思,她們故意走開把時間留給我、丘心潔和曾寧,我不由得為她們的慧質蘭心而感到欣慰。

    “丹姐她們是不是不喜歡和我們說話啊?”曾寧憂慮的問道。

    “傻瓜,怎么會呢?她們是把時間留給我們啊!”我親了曾寧一下后解釋道。

    丘心潔看著陳一丹她們的房門說道:“嗯!我知道了,丹姐她們真好,她們知道我們今天才剛到這里,所以把強哥讓給我們,讓我們三人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她們好偉大啊!”

    “原來是這樣啊!我誤會她們了。”曾寧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事的,她們和你們一樣,都很善解人意,你們會相處得很好的。”我微笑道。

    “嗯!我們會和姐姐、妹妹們好好相處的。”丘心潔和曾寧都點點頭,輕聲道。

    “哈哈!既然把時間留給我們了,那我們得抓緊時間啊!好久沒和你們傚愛了,好想念你們的身體哦!”我爽朗的一笑,說到最后已經把嘴巴靠近曾寧的耳邊,對著她的耳朵吐出一股熱氣。

    “你壞。”曾寧霎時臉紅,輕聲細語的罵道。

    “喜歡我壞嗎?”我輕輕一笑,右手一伸,把丘心潔也攬入懷中,把熱氣吹入她的耳朵,對她說道:“心潔,你呢?喜歡我壞嗎?”

    “不說。”曾寧雙手抱緊我的腰,把頭埋在我的胸口,害羞的說道。

    丘心潔“嘻嘻”一笑,說道:“讓我告訴你吧!在火車上的時候,這個小妮子就說好想你,那便是想要你對她使壞啊!”

    曾寧對著丘心潔嗔道:“你還不是說好想念強哥?”

    “是啊!所以我喜歡強哥對我壞,現在就希望他對我壞。”丘心潔大大方方的說道,然后探頭過來吻住我的嘴唇,主動求吻。

    兩片濕潤溫熱的紅唇貼上我的嘴巴,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到一條濕潤小巧的小舌已經伸了過來,宛如靈蛇一般在我的嘴唇間游動,輕舔濕吻、狠掃力舐,太驚喜了,丘心潔的主動讓我感到異常的興奮,也伸出舌頭和她的香舌互相糾纏著。

    曾寧看到丘心潔竟然這么主動,看著我們兩人親吻得這么起勁,不禁眼巴巴的看著,眼睛里竟然有了一些羨慕或者嫉妒的目光。

    “不行,我也要主動。”曾寧心里想著,雙手不由得向我身上摸來,一只手從后面掀起我的衣服,摸上我的背部,另外一只手則伸到前面來,從我的肚子一直向上摸,在我的胸部那里摩娑著,同時她的頭也向我靠了過來,吻上我的脖子以及耳垂。

    忽然受到如此香艷的刺激,又是兩個女人的強烈攻擊,我的身體此腦袋反應更快,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褲檔下的巨龍很快就從軟綿綿的狀態勃然雄起,堅硬的頂了起來,蠢蠢欲動,直欲破褲而出。

    巨龍的覺覺醒提醒我應該做出反擊,于是我的雙手兵分兩路,一手繞過丘心潔的后背,手掌貼著她光滑的后背向下插進她的褲子,穿過她的內褲,然后停留在她豐滿碩大的臀部上,在那里來回的撫摸著。另一只手則伸到曾寧的胸口,隔著她薄薄的衣服,抓住她那高挺的**,在那里揉搓著、肆虐著。

    “啊啊……唔唔……”強烈的刺激讓曾寧渾身發軟,再也無力親吻我了,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喘著粗氣,不斷呻哼著,但是她靠了一會兒又抬起頭在我的脖子、下巴上來目的親吻舔弄。

    “嗚嗚……嗚嗚……”因為丘心潔的嘴被我緊緊的吻住了,所以只能發出一些低沉模糊的喉音,臀部上的異樣讓她的身體忍不住扭動起來,心中的欲火煎熬著她的身體,她想要呻吟,她想要發泄,于是她的雙手撐住我的肩膀,想要掙脫我的親吻,她想要張大嘴巴呼吸,也想要呻吟。

    “嘻嘻……”我嘴巴一松,丘心潔才掙脫開來。

    此時丘心潔粉臉通紅,靠在我的肩上呻吟著,我的手順著她的臀部向下移動,從她的屁股縫摸向她的前面,觸手濕滑,神秘的花園**橫琉、泛濫成災,丘心潔已經是春情大動了。

    我彎起中指在丘心潔的肉縫中摳來摳去,每摳到一次肉縫上的那顆紅豆,她就舒服得弓起身子,嘴里大聲的**。

    我把頭轉向曾寧,嘟起嘴唇將她的紅唇吻住,然后伸出舌頭敲開她的牙關,進入她的口腔里面,和她的丁香小舌互相舔弄、糾纏著,彼此的舌頭宛如兩條嬉戲的游龍在我們的口腔里來目游動,香津互相交換,感覺很舒服。

    “嗚嗚……嗯嗯……”曾寧的嘴巴和胸部都受到強烈的刺撇,漸漸的迷失了自己,**在心中燃燒,體溫在逐漸的升高,下體突然一熱,一股水流從花徑中涌出,“啊!”曾寧大叫一聲,身體變得酥軟,無力的癱在我身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我忽然感覺下體一涼,巨龍已經暴露在空氣中,不知何時,丘心潔竟然已經把我的褲檔解開,把巨龍放了出來,此刻她的小手正在巨龍身上搓弄著,巨龍身體粗壯、獨眼圓睜、傲然挺立,宛如擎天之柱挺立在天地之間,散發出無窮的魅力。

    丘心潔冰涼、嫩滑的小手輕輕套弄著,竟然讓我感到了極大的舒服和刺激,巨龍彈跳著,躍躍欲試,宣示它的強大和雄偉。

    “強哥,我們進房里吧!”丘心潔的身子如蛇一般纏在我身上,膩聲說道,媚眼如絲,放射出無窮的**。

    “走吧!”我兩手各攬著她們的細腰,站起身向房里走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