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三章 龍奧島

獨孤尋歡2017-2-27 15:23:49Ctrl+D 收藏本站

    她們兩人的衣衫早已不整,丘心潔的T恤掀起老高,下身的牛仔褲扣子已經解開,露出紅色的蕾絲內褲,曾寧的衣著也好不到哪里去,上身領口的扣子已經解開,露出雪白的**和純白的胸罩,挺立的**透過衣服依然能看得清楚,圓圓的、大大的,像兩顆葡萄一樣。\

    我一邊走,一邊不停的左右轉頭親吻她們的臉、唇和脖子,一進到房里,我用腳把房門關上,雖然墻壁和門的隔音效果比較好,但是我相信只要丘心潔和曾寧**起來,整間房子都聽得見,門只是擺設而已。

    我才關上房門,丘心潔和曾寧突然不知道從何而來的力氣,兩人四只手在我身上游走,一個幫我脫衣服,一個幫我解褲子,瞬間我便成了最原始的人,光潔溜溜的站在房里。

    我的身體強壯,肌肉虬結,沒有一點兒多余的脂肪,渾身上下勻稱無此,在身體的中間有一叢黑黑的茂密森林,當中挺立著一支筆直粗壯的標槍,散發出殺伐之氣。

    我才剛脫光,丘心潔和曾寧不約而同的快速伸出一只手往我的巨龍抓來,一個人握住前半身,另一個人握住了根部,兩只滑嫩的手還不能完全握住巨龍,露出一個巨大的龍頭,獨眼怒睜,兩女緩緩的前后套弄著,臉上都顯露出喝醉般的神色,對巨龍愛不釋手。

    我感到太刺激、太舒服了,我輕輕的對她們說道:“你們自己把衣服脫了吧!”

    丘心潔和曾寧聽話的各自收目小手,很快就把衣服脫了個干凈,兩具白玉一般的**就展現在我眼前了。

    丘心潔和曾寧幾乎是一樣高,丘心潔的頭發是烏黑的,如瀑布一般的秀發傾泄在雪白的脖頸上,對此鮮明,黑的更黑,白的更白,曾寧的頭發是在后面用一條鵝黃色的絲線綁起來的,顯得充滿精神又可愛。

    丘心潔的**雪白而渾圓碩大,像大碗公般反扣在雪白的胸口上,兩粒嫣紅的葡萄點綴在乳峰上面,耀眼生花;曾寧的**同樣潔白如雪,**的形狀是梨子形的,高挺而翹,兩粒嫣紅的葡萄此丘心潔的還要大一點兒,鮮艷欲滴,乳暈也是鮮紅的,迷人極了。

    兩女的腰都很纖細,腹部平坦,沒有一點兒贅肉,屁股渾圓而肥大,兩腿的閉合處都有一叢茂密黑亮的芳草,丘心潔的芳草是呈倒三角形的分部在整個陰埠,兩片花瓣周圍干凈無毛,很清楚的看到此刻兩片花瓣張開了,露出紅潤的軟肉,布滿了晶瑩欲滴的**,顯得無此的誘惑。

    再看曾寧的神迷花園,茂密的芳草布滿了整個花園,像把刷子一樣,花辦四周都是黑黑的芳草,把花辦遮得隱隱約約的,讓人不能完全看到,只是花徑深處流出的**同樣的晶瑩欲滴,洞口周圍的芳草也沾到了,濕濕的黏在花瓣上,仿佛秋天早晨的露珠,美極了。

    兩女的**都是哪么結實健美,沒有一點兒瑕疵,修長得像粉藕一樣,欺霜賽雪、白白嫩嫩的。

    世界上有哪個男人面對兩具如此動人、無此誘惑的美體能不心動,能不吞口水,能不欲火焚身?除非他是太監,除非他是瞎子。

    我不是太監,也不是瞎子,所以我撲了上去,兩手一抱,將她們攬在懷里,然后在她們的身上親來親去,一會兒親親丘心潔的**,一會兒親親曾寧的**,兩女都是**四溢,我一張嘴怎么也忙不過來,真想把她們的四個**都含在嘴里,一條舌頭把四個**都親遍、舔遍。

    所以我手嘴并用了,兩只手分別抓住她們的一個**,溫軟滑膩,舒服極了,然后我的嘴巴在她們另外一個**之間來回急速的移動。

    丘心潔和曾寧頭向后仰起,烏黑的頭發飄揚,努力的挺起胸膛把**住我嘴里擠,雪白的肌膚開始泛出粉紅色,強烈的快感讓她們都夾緊雙腿,仿佛要把身體內的**夾住,可是花徑中的**洶涌而出,“滴滴答答”的掉在地上,她們只覺得花徑深處仿佛有螞蟻在咬一樣,癢得很難受,又覺得里面很空虛,需要一棍粗大的東西塞進去止癢。

    “我癢……好癢……嗯嗯嗯……”

    “我要……我要你插進來……啊……”丘心潔和曾寧都忍不住**起來,只想要我進入她們的身體,填滿她們體內的空虛,下體的**把她們的大腿都弄濕了。

    “上床去吧!”我把丘心潔的**從嘴里吐了出來,此時她們胸前的**比剛才更紅、更大了,沾滿了我的口水,肌膚呈現迷人的粉紅色,媚惑極了。

    “哪個先來啊?”看著兩個美女仰躺在床上,我輕輕一笑,問道。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出聲,只是把眼睛緊緊鎖定在我粗壯無此的巨龍上,四只眼睛都射出饑渴的目光。

    “哈哈!”我壞壞的一笑,隨即爬上床,趴在離我最近的曾寧身上,低頭含住她早已發脹的**,兩手往下探,將她的雙腳分開,我的屁股往前移,巨龍貼近她的神秘花園,我自己用手扶著巨龍在她的肉縫中摩擦。

    “啊啊啊啊……癢……我要……插……插進來嘛!”巨大的快感從花瓣傳到花徑深處,再蔓延到全身,曾寧張口大聲**,兩只玉手伸到我的腰上,大力的拉著。

    我虎腰一沉,巨大的龍頭從她張開的花辦中找到花徑入口,一下子就鉆了進去,緊緊的頂在她的花心上,感覺樁一圈溫熱的嫩肉包圍住,感覺美妙極了。

    “啊!”曾寧感覺下體好像被撐開一樣,被一個東西填滿塞緊,不禁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有種巨大的滿足感在心里蔓延。

    我直起身子,用雙手把曾寧的**架在我的肩膀上,以九淺一深的動作在她的花徑中**起來。

    丘心潔當然也沒有閑著,她站在我的側邊,雙手托著自己的**往我的嘴里塞,于是我一邊在曾寧的身體中進出著,一邊舔著丘心潔的碩**房。

    我插了幾百來下,換了幾個姿勢,最后我從后面插入,讓曾寧在尖叫聲中達到了**,她的聲音放浪而響亮,可把其他房間里的三個女人害慘了。

    曾寧退下,換丘心潔上,在我強而有力的攻擊之下,丘心潔很快就爽歪歪,尖叫著丟盔棄甲、一瀉千里,攀上了**。

    ×××××

    今天是國慶假期的第一天,大家都起得比較晚,當然了,丘心潔、曾寧和我是因為昨晚連續奮戰了幾個小時,我還好,但是她們兩個當時可是累到我還插在她們的身體里面就暈睡過去了。而陳一丹、劉瓊和姚瑤則因為聽了一晚上的噪音,所以很晚才睡著。

    “你們三人怎么都熊貓眼啊?”我九點多起來做好了早餐,去叫她們起床,看到陳一丹、劉瓊和姚瑤的眼睛都是黑黑的一圈,像熊貓的眼睛,不禁問道。

    “還說,不都是因為你嗎?”陳一丹嗔怪的瞪了我一眼。

    “就是,搞得那么兇,整間房子都聽得見,叫我們怎么睡呀?”劉瓊的抱怨總是最多的。

    “是啊!還搞那么長的時間,有三個小時這么久,把我們三個害慘了。”姚瑤也眼劉瓊她們站在同一邊,對我炮轟。

    “是是是,我知道錯了,所以今天早上我特地熬了排骨小米粥,買了油條來向你們賠罪。三位娘子在上,為夫這廂給你們賠不是了。”我彎腰低頭、動作夸張的唱了一個花腔京劇。

    “呵呵!算你識相,就原諒你了。”三位美女被我逗得“咯咯”的笑個不停,半透明的睡衣難掩姣好的**,隱隱約約的,極具誘惑。

    “你們先吃,我還要去叫她們兩個呢!”我“嘻嘻”一笑,轉身進房里把丘心潔和曾寧叫了起來,讓她們刷牙洗臉。

    “唔!真飽啊!老公熬的粥真好吃,比飯店熬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丘心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著夸獎道。

    “是呀!老公不但那個厲害,想不到連做飯也是一流,嘻嘻……”曾寧放下碗筷笑道。

    “老公的廚藝簡直可以開飯店做生意了。”姚瑤也抹了抹嘴唇贊美道,對我的稱呼已經變了。

    我斜掃了她們一眼,已經看穿了她們的心思,微笑道:“好了、好了,別再夸我了,有空我便參做幾餐給你們吃,這么盡力夸我不就是想要我多做幾餐飯嗎?小事一樁,只要你們把我服侍得舒服了。”我說完再掃了她們一眼,色瞇瞇的壞笑著。

    “心潔和小寧昨晚沒有把你服侍得很舒服嗎?嘻嘻……”劉瓊笑嘻嘻的看著我說道。

    “小瓊!”丘心潔和曾寧異口同聲的大叫道,兩人的臉蛋都羞得紅彤彤的。

    “哈哈……”陳一丹和姚瑤則放聲大笑起來。

    “老公……”丘心潔和曾寧剛好坐在我兩側,兩人各搖著我的一條手臂,跺著腳,撒嬌道:“小瓊她欺負我們。”

    “呵呵!是她不好,那要怎么懲罰她呢?”我瞄了她們一眼問道。

    “這……”丘心潔兩人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呵呵,要不然這樣吧!今晚就輪到她服侍我,你們明天也這樣問她好了。”我微笑道。

    “好好好。”丘心潔兩人放了我快脫臼的手臂,拍著手掌笑道。

    “好了,大家不要鬧了,我們商量一下去哪里玩吧!總不能七天假期都待在家里吧!”我揮了揮手說道。

    “是啊!難得心潔和小寧也過來了,我們趁這幾天好好出去玩玩,可是嘉誠市好像沒有什么好玩的啊!小瓊你知道嗎?”陳一丹沉吟道。

    “不是很清楚,我才來這里三年,也就去過公園、海邊和山上,但是這些地方都太普遍了,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特別的。瑤瑤,你是本地人,應該知道吧?”劉瓊搖搖頭,側過臉對姚瑤問道。

    “雖然我在這里生活了十來年,可是我也沒去過什么地方玩,嘉誠市是一座海濱城市,去海邊度假應該是最好的玩樂地方了。”姚瑤沉思了一會兒又自言自語道:“不過我好像聽說有座什么島的地方很神秘、很好玩,只是我不是記得很清楚,惠顰好像知道。”

    “瑤瑤說的那座島我知道。”我一句話就把大家的吸引力都轉移移到我身上了,我清了清嗓子,環顧她們說道:“那座島叫龍奧島,是一座非常神秘的小島,很多去了回來的人都精神不正常,所以也是一座危險的小島,但是每年還是很多人去那里探險,這幾年去的人比較少了。”我說到這里,停了一會兒,看看她們,每個人的臉上都顯現好奇的神色,于是我又說道:“所以這次我打算和大家一起去那里玩,不知道大家意下如何?”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點了點頭,同聲說道:“一致同意。”

    “好。”我笑了笑,說道:“不愧是我的女人,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們明天就搭船去龍奧島。”

    “老公,你知道怎么去嗎?”曾寧問道。

    “放心,我早就和旅行社聯系好了,你們看,票都買好了。”我偷偷的笑了,像變戲法似的從懷里掏出六張去龍奧島的票,說道:“明天早上八點旅行社的車會來接我們,所以今晚大家要早點休息,明天早點起來,準時出發。”

    她們幾個都高興的歡呼起來。

    探險永遠是年輕人的喜好,盡管陳一丹她們是女生,然而平日里的生活都是平淡無奇,現在有這么一個神秘冒險的地方,她們豈能不高興呢?

    ×××××

    十月二日早上,一輛大巴士準時到了我們社區門口接我們,我們六人上了車,發現車上已經有許多旅客,我們是最后一批的。

    車上的旅客看到一下子上來六個俊男美女,眼睛都放出了極強的電流,男的相當英俊,雖然年紀輕,但是頗為成熟,嘴角永遠蕩漾的笑容讓他具有親和力,高挑的身材顯得強壯,是少女心中的偶像,也是少婦眼中的寶貝,更是熟女的最愛。

    車上的女人無論年紀大小都對我放出了強大的電流,我對她們微微一笑,然后走向最后的空位。

    接著就是五個各具特色的美女了,環肥燕瘦,每個都是極品美女,車上的男人無一例外的都馬上露出了一副豬哥相,流著口水,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快要掉到地上了,當然,只有我例外。

    我的五個美女也都見慣了這種場面,只是微微一笑,隨即走向最后的空位。

    那些豬哥都神魂顛倒,被她們的笑容迷暈了,好半天才清醒過來。

    于是載滿了客人的大巴士飛速的駛出市區,駛出郊區,然后上了高速公路,駛向碼頭。

    “歡迎大家參加本次的神秘之旅,我是你們的導游,姓保,叫我小保或者保導游都可以,這次行程我會全程陪同,負責你們的飲食、住宿。我們這次行程的目的地是龍奧島,相信大家對龍奧島也略有所聞,龍奧島是國家的五大神秘探險之地,又是十大最美的海邊度假地之一,有迷人的亞熱帶風光、黃金沙灘、天然的海水浴場、奇特的海上漁村、神秘的**森林……大家可以盡情享受。”美麗的導游小姐帶著職業的微笑介紹道。

    “保導游,傳說那里很危險,是真的嗎?”一個長得斯斯文文的男生問道。

    “呵呵!什么叫傳說?傳說就是不真也不假,坦白眼你們說,以前龍奧島確實挺危險的,因為那時還沒開發,里面有一個**森林,能讓人產生幻覺,只要你有**,里面就會幻化出你心中所想的,容易使入迷失而已。自從龍奧島被開發以后,我們會發一個定位儀給大家,請各位盡情享受旅游的快樂,放一百個心,我們旅行社會對大家的生命負責的。”保導游說到最后聲音提高了八度,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隨后保導游又唱了幾首歌,把車內的氣氛搞得很活躍,而不會顯得枯燥,顯然是一個經驗老到而且能調動氣氛的導游。

    時間在悅耳的歌聲中悄然流逝,我們的大巴士很快就到了一個渡口,保導游停止唱歌,說道:“我們已經到渡口了,大家依次下車,不要走散了。”

    于是我們下車上了船,這是一艘小船,剛好能坐下我們四十個人,小船往東北方向開去,遠遠的看到東北方向有一座黑綠色的小島,模糊在水天交接處。

    小船破浪前進,掀起雪白的浪花,這讓我不由得想起了蘇東坡的詞句——“卷起千堆雪”。

    晴空碧藍,偶爾有幾朵白云飄過,大海也是湛藍色的,像一塊上好藍玉,海面上飛舞著很多海鳥,時而低掠水面、時而一飛沖天、時而俯沖而下、時而盤繞旋飛,它們是最高明的滑翔師,姿勢優美,毫無停滯。

    這些海鳥不怕人,有很多在我們的船上空盤旋,甚至停在船舷、船頂上,很多旅客都伸出友好的手來招呼它們,把零食放在手掌上引逗它們,想必它們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面,也不害羞,大大方方的停在旅客的手掌上,啄吃零食。

    “呀!小鳥好可愛啊!”姚瑤看到這么多海鳥,驚喜的叫嚷道,非常興奮,也拿出零食托在手掌上去逗海鳥。

    “你們看,后面有好多海鳥跟著我們。”海風吹拂起曾寧的頭發,她轉頭環顧,看到一大群海鳥跟著飛在船的后面,指著告訴大家。

    “是啊!好多啊!”陳一丹也驚嚷,眨了眨眼問道:“你們知道為什么海鳥喜歡跟在船的后面嗎?”

    “湊熱鬧吧!”姚瑤快人快語,思想天真可愛。

    “哈哈……”她的回答引起船上女人一陣善意的笑聲。

    “小傻瓜。”我含笑的看了姚瑤一眼,說道:“海鳥跟在船后面是為了找食物,船掀起的浪花把水底下的一些小魚、小蝦和微生物之類的東西都翻到水面上,海鳥跟在后面就是要撿這個便宜啊!你看,幾只鳥低飛在水面上,看到它們的嘴巴了嗎?它們的嘴伸到水面上,已經吃到食物了。”

    “是這樣啊!這些鳥好聰明!”姚瑤夸獎道,此時她手中的海鳥把零食都吃光了,于是她一振手臂,海鳥倏地飛向了天空。

    “旅客們,船很快就要靠岸了,上了碼頭之后大家集中不要走散了,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午餐過后我們就直接到龍奧島神秘的第一站——**森林。”保導游美麗的身影出現在船頭,用甜美的聲音說道。

    不知不覺問我們的船竟然已經到了,龍奧島就在眼前,碼頭停有幾艘船,裝了很多貨物,幾個工人正在卸貨,想必是島上的生活供應品吧!郁郁蔥蔥的樹林中隱約可以看見幾條水泥路和一些建筑物,紅墻黃瓦與綠樹相映成趣,給人一種寧靜和諧的感覺。

    ×××××

    午餐很豐盛,是一些海鮮還有龍奧島的特色小吃,大家都吃得滿嘴油膩,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好飽、好飽。”

    連最斯文的的姚瑤也是吃相不雅,滿臉紅霞,紅脣上盡是油油的,她放下筷子,看著桌子上還沒吃完的菜,用舌頭舔著嘴角說道:“太美昧、太好吃了,可惜呀可惜。”

    “怎么了,舍不得這些菜啊?”劉瓊一邊打嗝一邊問道。

    “你看看還有這么多好吃的菜,可惜又不能吃也不能打包帶走。”姚瑤嘟起嘴巴說道。

    “吃不了就算了,別把自己撐壞了,還有更好吃的在后頭呢!”我彎起食指刮了一下姚瑤的鼻子說道。

    吃完午飯才十二點,在保導游的招呼下,我們又上了一輛大巴士,朝這次旅行的第一站——**森林開去。

    道路并不寬敞,兩邊盡是各式各樣的綠樹,隨著汽車的深入,兩邊的樹變得越來越高大了,都是一些參天大樹,日光很艱難的照射下來,留下一點點的光影,樹上不時的出現一些小動物,如大鳥、松鼠、猴子等,引得在城市住久了的人們一片晾寄,大家都興奮的談論著。

    “看,那只鳥的羽毛是彩色的,好漂亮啊!”

    “大家看,那里有一只松鼠在吃野果子呢!”

    “啊!猴子、猴子。”

    每個人的發現都引起整車人的騷動,我身邊的五個女人不斷大叫,興奮得臉都紅了,紛紛貼著車窗往外仔細搜尋,而我原本坐的靠窗的位置也被丘心潔搶了去。

    汽車依舊飛馳,只是道路很久沒修補,坑坑洼洼的,比較難走。

    旅客們見多了樹林中的小動物,興奮感慢慢的削弱了,也累了,此刻都靠在座位上休息,陳一丹五女也都互相靠著閉目養神。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