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四章 欲望森林

獨孤尋歡2017-2-27 15:24:17Ctrl+D 收藏本站

    巴士突然停了下來,保導游甜美的聲音適時的響起:“大家好,我們已經到了目的地——**森林,請旅客們下車。w\”

    我們六個最后下了車,此處是一塊空地,我們來時的路蜿蜒的從旁邊一直伸向遠處。一下車,迎面就吹來一陣涼風,大家都覺得涼爽極了,通體無此的舒泰。

    此處已經深入到樹林的深處了,望眼所及都是參天大樹,連太陽都很難照射進來。

    正前方左側豎了一塊大石碑,上面刻了四個血紅的大字“**森林”,鮮紅的大字在此刻竟然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大字下面還有幾行小字,由于我們站在遠處,所以無法辨認。

    大石碑前面的樹林里有一條羊腸小徑,彎彎曲曲的向樹林深處延伸,由于樹木高大、藤蘿密市,所以只能看到小路的十來米,再遠就遮藏起來了。

    小路的路口兩邊各有一棵參天大樹,兩棵幾乎差不多大,恐舊要十來個人才能臺抱。兩棵大樹的樹枝很巧妙的形成一個門,又像兩個門將一樣守護著這座神秘的**森林,守護著里面的秘密。兩棵大樹上爬滿了各式各樣的藤蘿,藤須糾纏、葛蔓橫生,縱橫交錯,讓人感覺到生命的頑強。

    保導游看全部的人都下來了,拿起擴音器說道:“大家好,這里就是我們的目的地——**森林了,也是我們這次行程中唯一一個探險的地方,里面有很多奇異花草和珍貴植物,希望大家不要隨意摘采。雖然說是探險,但是里面并沒有兇獸猛禽,只是道路曲折,濃霧比較大,很容易迷路而已,只要大家能在規定的時司內穿過**森林,就能獲得豐厚的獎品。”

    “什么獎品啊?”一個肥肥的中年人問道。

    “呵呵!獎品就是能退回這次旅行的全部費用,獎品夠大了吧?”保導游笑吟吟的說道。

    “啊!這么好啊!”人群中發出驚嘆。

    “這次旅行的全部費用是多少啊?”陳一丹看到有人的嘴巴張得都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不由得向我詢問道,其他四個女人也齊齊的望向我,眼神已經不言而喻了。

    “嘿嘿!不多不少,每個人八千塊。”我怕犯眾怒,只好實話實說了。

    “啊!這么貴!”五個女人的嘴巴也張得大大的,想不到短短的四天旅行既然這么貴,平均每天都要兩千塊,難怪她們會這么驚訝了,她們的眼睛都水水的望著我,顯然心中很感動。

    女人是最容易感動的,只要你對她們表現得關心體貼一點兒,她們就會感動得唏哩嘩啦的,對你回以最大的回報。

    “**森林方圓十哩,為防止旅客們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出來,你們每人都要帶一個座標儀器,方便我們在緊要時候找到你,把你們從森林里帶出來。”保導游說著,就從一個大包包里掏出座標儀器,繼續說道:“一人一個,不要多拿了。”

    我上去領了六個回來一一分給陳一丹她們,座標儀器是手表樣式的,很小巧,可以輕松的戴在手腕上。

    保導游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說道:“現在是快一點了,待會兒你們就進去,森林里面兩點左右會起霧,彌漫整座森林,很難看清楚路況,所以希望大家在兩點前盡快往前進。濃霧會在四點散去,我們規定大家在四點半出來,如果到時候沒有出來,我們就會派遣搜尋隊把你們找出來。**森林是當地居民的神圣地方,據說里面有很多神秘的力量,每一個進到森林里面的人或許都有緣分,希望大家好好享受這次神秘的探險。”

    “保導游,里面真的不危險吧?”一個中年人有點擔心的問道。

    “不會的,自從我們旅行社帶團來,從來沒有出現任何傷亡事件,所以大家大可放心,而且每個參加探險的旅客都可以得到一份當地特產作為禮品。當然,如果你們有誰不想參加這次探險的話,也可以,只是大家好難得從大城市來一趟,不妨好好體驗、體驗,這可是一生難得的珍貴回憶哦!好了,有沒有不參加的,可以跟隨我坐車離開,我會繞道在森林前面的村落里等你們。”保導游耐心的解釋道。

    有幾個中年女人正在和她們的男人商量,嘀嘀咕咕了好一陣子,最終她們都被男人說服了,沒有人提出不參加。

    “大家都參加,很好,希望這次旅行能成為你們珍貴的人生回憶,我走了,再次提醒大家,不要把座標儀弄丟了,大家再檢查、檢查有沒有戴緊。”保導游再次提醒大家,然后坐上巴士,巴士屁股冒了一陣煙就絕塵而去了。

    “走吧!”我對著陳一丹五女一點頭,牽起跳瑤的手當先走向**森林,經過大石碑的時候,終于看清楚了那兩行小字:“欲乃人生根,望是心中想。”

    我被五個女人簇擁著走進**森林,腦中一直在回想著那兩句話。

    欲念永遠是人一生中不會停止的思想,我們每個人在一生中總是要經歷各式各樣的欲念,有欲念并不是壞事,關鍵是看你的欲念是好是壞,是對社會有益還是對社會有害。

    望應該理解為希望、理想,希望也是我們人生中應該保持的東西,不能丟掉,只有保持希望,我們才能在遇到國難挫折的時候勇敢面對,戰勝困難挫折,所以希望應該是我們心中永遠的意念。

    羊腸小徑周圍都是彎曲、單立的挺拔樹木,要好幾個人才能環抱的粗大樹根,百年大樹直遮天際,上面纏滿有鋪天蓋地之勢的藤蔓植物,讓人看得嘆為觀止。

    奇花異草之多更是不在話下,各種五顏六色的不知名小花競相開花,好像在競賽一般,它們形成的色彩顯得如此鋪張,就像為大地鋪上一層五彩繽紛的地毯。

    林間樹上常有叫不出名字的小動物和小鳥在樹間竄來眺去,細小得看不見的動物園為我們的闖入更是驚得在草叢中“咻咻”的穿梭。

    “啊、呀”的驚嘆聲在周圍此起彼落,我的五個女人嬌笑著在小路邊采花、逗小動物,臉上的笑容一致是那么的燦爛,她們時不時的在一朵小花面前停下,轉頭向我燦然一笑,問道:“好看嗎?”

    景美,人也美,人和景搭配得恰到好處,景因人而增添了許多生氣,人因景而有了美麗的背景,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杰作啊!

    “美、美!”此時此景,我的頭只有如小雞啄米一般的點著了,我的心中也充滿了欣喜和溫馨。

    在這樣不被世人污染的地方,是如此深深震撼著久住在城市里的人們,就像久旱的田野碰到一股清泉,又像久困在籠子的小鳥飛到廣闊的天空一樣,人們在這里盡情的玩耍,渾然忘記了時間的流失。

    我們這樣走走停停,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我們也漸漸的深入森林的深處,地上的花花草草越來越少,樹木卻越來越大,參天蔽日的,一棵棵大樹都要幾個人才能環抱起來。

    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覺,到底怎么怪一時又不能確定,我警覺的轉頭朝四處觀看,其他人都在開心的戲耍著,難道是我緊張,心理在作怪嗎?不!

    我的感覺很明白的告訴我,這片大樹林有古怪,可是我一下子又看不出來。

    這片大樹林中棵棵樹木都那么巨大,恐怕有幾百年的樹齡了,而且排列得很整齊,一行行一列列的,更奇怪的是這些樹木一看就知道都是同一種樹,這肯定不是野生的,而是人工我種的,否則在這樣原始的森林里不會有如此整齊而且統一的樹。

    “是什么人在這里種下這些樹?這些樹在這里到底有什么作用?我們一路走來都沒有發生什么事情,難道**森林的怪就怪在這里?”這些問題在我的頭腦里盤旋糾纏,我到底要不要警告大家,還是不要驚動大家?

    我的頭腦飛速的運轉著。

    我的眼睛把整片樹林都仔細的掃視一遍,沒有漏過任何地方,一棵棵樹木在我的眼前如放電影般的移動,我把它們一一記在腦中。

    就在這個時候,林子里突然涌出一股煙霧,我竟然看不出是從哪里以及到底是怎么冒出的,其他人都渾然未覺,還在開心的玩耍,這里果然有古怪,我不由得急了,大聲的叫道:“一丹、瑤瑤!”

    她們聽到我急切的呼叫都驚愕的抬起頭來看我,我一個箭步跳到最近的姚瑤身邊,同時大叫道:“快,集中!”然后我拉著她的手一個旋轉,身子迅速向丘心潔和曾寧站的地方飛去,陳一丹和劉瓊走得最近,也向丘心潔和曾寧的地方跑去。

    “啊!好大的霧啊!”我耳中聽到其他游客的驚呼聲,眼前的霧突然鋪天蓋地的涌了出來,周圍變得白茫茫的一片,丘心潔和曾寧被霧掩蓋了,我再也看不見她們。

    我心中更急,一發力,拉著姚瑤已經飛到了丘心潔和曾寧愿來站著的地方,但是她們卻不在那里。

    “心姐、寧姐!”姚瑤大聲叫道,沒人應答。

    “一丹、小瓊!”我把手作成喇叭狀放在嘴邊大聲的叫喊道。

    四周突然變得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回應,只有我和姚瑤的聲音在回響,我緊緊抓著姚瑤的手,生舊她也被白霧吞沒,視線所及只有無盡的白霧,就連姚瑤緊緊的靠在我身邊,我也不能把她看清,只能看到一個輪廓。

    “真是好奇怪、好恐怖的白霧!”我心中暗想道。

    “老公,我好怕!”姚瑤的小手緊緊抓著我的手臂,語調都變了,顫抖著說道。我雖然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但是知道她肯定是害舊極了。

    “別怕、別怕,有我在!”我連忙把姚瑤摟在懷里安慰,一邊思索著對策。

    丘心潔和曾寧明明站在這個位置,她們怎么會突然不見了呢?而且也聽不到她們驚呼的聲音,她們應該沒有什么危險,也許這就是**森林的神秘之處,只是讓大家迷失方向,找不到出去的路而已。

    我想到這里,大為放心,拉著姚瑤的手慢慢的走著,一邊走一邊仔細觀察周圍。

    ×××××

    陳一丹和劉瓊一聽到我急切的呼叫,都連忙向丘心潔和曾寧的地方奔跑過去,就在她們快要到達的時候,突然從側邊涌起一陣大霧,她們竟然看不到丘心潔和曾寧的位置,大聲呼喊也沒聽見回答,她們處變不驚,手拉著手在樹林里搜尋起來。

    丘心潔和曾寧本來站在一棵大樹下仰望這棵樹到底有多高,突然聽到我的叫聲,剛轉身就看到我拉著姚瑤的手向她們飛旋而去,她們還沒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就被突然而來的一陣大霧擋住了視線,跟著一陣旋轉,兩人便看不到眼前的景物,就連我的呼叫聲也聽不見了,觸目所及盡是白茫茫的一片。

    丘心潔和曾寧一時失去了主見,急得大聲的叫“強哥、強哥”,可是除了自己的聲音之外,一點兒聲響都聽不到,而且連自己的聲音也被白霧吸收得干干凈凈,根本傳不出去。

    丘心潔和曾寧大喊大叫了一陣子,見沒有效果,兩人靠在一起商量了好一陣子,這才想起保導游的話,于是不再大喊大叫,決定探索這座神秘的**森林,兩人手拉手一起小心翼翼的在白茫茫的大霧中探尋著。

    ×××××

    “哎呀!”我身后的姚瑤突然大叫一聲,她的小手頓時從我的手中脫落,我急忙轉身一看,姚瑤已經不見蹤影,我蹲下身子向后面摸去,卻什么也沒有摸到,我連忙大聲的叫喊道:“瑤瑤、瑤瑤!”

    姚瑤就在這一瞬間不見,從我的眼前消失了,在這短短的幾種時間里,她仿佛人間蒸發一樣,可是連過程都沒有,這也太快了吧!不行,我不能讓姚瑤一個人在這座迷霧重重的原始森林里受苦,我一定要找到她!

    我發了瘋似的在**森林里尋找,喉嚨都快喊破了也沒有發現姚瑤的蹤影,我累得靠坐在一棵大樹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心中思索著奇怪的**森林和這陣奇怪的白霧。

    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白霧突然慢慢的由濃變淡了,但是那些巨大的樹木卻不見了,我突覺眼前一亮,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亭子里,亭子四周都掛著粉紅色的布幔,粉紅色布幔從高高的梁柱上垂下來。

    前面的草坪上有十來個沒有穿衣服的裸女,一個個都是那么漂亮,美艷不可方物,有的梳著高髻、有的披散著頭發,臉上都是盈盈淺笑,她們有的在彈古箏、有的在彈琵琶、有的在吹蕭、有的在唱歌、有的在跳舞,當真是香風陣陣,香艷無此。她們的身段無不曼妙,乳波臀浪,女人那最神秘的地方也也隨著她的動作而時隱時現,搖曳生姿。

    我頓時看得目瞪口呆、目不轉睛,只覺得一股熊熊欲火在心中點燃了,鼻子一熱,一股熱血從鼻孔中琉出,滴在地毯上,下身的巨龍也發飆似的猛然竄起,直挺挺的立在身前,虎視眈眈的看著前面這些婀娜多姿的美少女。

    一個似乎是領頭的少女忽然嬌笑一聲,樂音一變,由輕柔而變得飛揚,有幾個人輕輕拍掌,低聲歌唱,還有幾個人輕輕旋上亭子,婆娑起舞,如霜玉足踏著晶瑩的玉石地面,也分不清是足勝玉,還是玉勝于足。

    她們的舞姿輕盈而曼妙,腰肢展動,那一對對或渾圓、或高翹、或尖挺的美麗乳峰也隨之顫動,宛如波浪一般起伏,嬌軀目旋間,展露出一雙雙晶瑩的**以及兩腿間黑漆漆的芳草地。

    她們的眼波如水、笑容甜美,周圍的玉壁生輝,映著她們的嬌美眼波以及腰肢**,也分不出究竟有多少人在起舞,再加上那歌聲、那樂聲,當真令人心動神搖,難以自主,我只覺得心中的欲火更是旺盛,巨龍更是堅挺‘突然一個少女腰肢一扭,嬌軀向前跌,一下子偎入了我懷中,她的嬌軀在我的懷中扭來扭去,兩個高挺的乳峰在我的身上擦來擦去,兩點柔軟摩擦得我心旌搖曳,她媚眼如絲,笑盈盈的瞧著我,簡直像是要把我溶化一般。

    我顫抖著伸出雙手,在她滑如凝脂一般的肌膚上輕輕撫摸,心情是無比激動,見她沒有反抗,我的雙手移向前面,想要抓住她胸前那對迷人的小白兔,她嬌笑一聲,伸出纖纖玉指點了我的胸膛一下,嬌軀輕輕的一扭,掙脫了我的懷抱,又旋回去繼續舞動著。

    我雙手一空,心中略微感到一絲失望,雙眼馬上緊隨著她看著前面的少女,心中欲火洶洶,渾然不知口水流了一地。

    那些少女不停的嬌笑,向我拋著媚眼,手指不時的向我勾起,那些要命的**也是一直對著我挺動著,真是勾魂奪魄,要人小命。

    我看每個少女都是人間絕色,身材勻稱、肌膚勝雪,根本不知道該向哪個下手,讓人眼花撩亂,太多選擇了反而不好選擇,這正是我此時的心理。

    我的雙手不停的摩搓,胸中仿佛有把大錘正在狠狠的敲砸著一樣,胯下的巨龍粗硬得像標槍,威風凜凜,已經完全做好了沖鋒陷陣、直搗黃龍的準備。

    “啊!”我再也忍不住了,虎吼一聲,從椅子上眺了起來,挺著粗壯的巨龍撲向那些正在舞蹈著的少女,兩手一張把兩個絕美少女摟在懷里,大嘴一張就向左邊少女的櫻桃小嘴上吻去,她的小嘴濕滑,香舌柔軟,吸在嘴里非常的舒服過癮。我雙手一松,改成兩只魔爪分別抓住她們兩人高挺碩大的**,如兩團棉花,可是又比棉花有彈性。她們的四只粉嫩小手也抓住我的巨龍,正在用力的套弄著。

    粗大的龍頭赤紅得泛光,獨眼圓睜,興奮到了極點,極力想尋找那個濕滑的桃源洞口。

    那兩個少女舒服得發出了淫蕩的呻吟,嬌嫩的玉體泛起潮紅,媚惑的眼神撩人心魄,夸張的嬌喘宣泄著最原始的**,其他的少女也忽然全部圍了過來,嬌媚的笑聲回響在我耳邊,柔軟的手指撫摸著我熱力四射得快要爆炸的身體,殷紅的小嘴不停在我身上親吻著。

    已經忍耐到極限的我在她們的挑逗撫弄下轟然爆炸,雙手胡亂抱起一個少女,一手把她的大腿一分,屁股稍微往后仰,然后猛然一挺,粗硬的巨龍一下子就穿過了桃源洞里的那層薄膜,直插到底。

    可是這個少女并沒有發出痛苦的叫聲,連原來的呻吟也忽然消失了,而我的巨龍也沒有以往那種被花徑緊緊裹住的感覺,那種深入骨髓的再熟悉不過的感覺卻在此刻消失殆盡。

    那些絕色少女突然一個個的消失了,只留下一陣薄薄的煙霧,我的雙手只摟著一團空氣而已,我一楞,大感失望,一下子楞住了,站立在當場想不明白是怎么目事。

    美女沒了,可是欲火仍然在,已經沒有美女可上,我只好強壓住內心的欲火,這可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晴,而且這次的欲火已經燒到了最旺的時候,我閉目站立在原地,調動全身的功力努力將欲火一點點的化解消除,最后得以完全消滅。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