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五章 上古陣法

獨孤尋歡2017-2-27 15:25:10Ctrl+D 收藏本站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全身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汗水濕透了全身,而且還在不斷冒出來,用汗如雨下來形容一點兒都不為過,我累得好像被火烤過一樣,差點虛脫。wWW.Qb⑤。cOm

    我的眼睛忽然一直,亭子的布幔上好像有了變化,上面似乎有圖畫,剛才好像沒有。

    我連忙走上前去看仔細,第一幅是春宮畫,畫的是一個英俊高大的男子正和一個美麗少女在一張單人床上**,標題為“禁果初嘗”。

    畫中的那個少女似乎有點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我再仔細看畫旁邊的介紹,卻把我嚇了一大跳,畫中的男子竟然是我,少女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姚菲菲,畫中的內容正是我和姚菲菲在學生宿舍第一次**的情景。

    “不會吧!”我心中驚呼道,連忙一幅幅的看下去,總共有十幾幅畫,每幅畫都是我和一個女子**的情景,是以我和每個女子**的前后順序而掛的。

    “湖邊春色”畫的是我和劉瓊在嘉誠大學湖邊**的情形,“夜半愉晴”畫的是我在楊靜家和她半夜**的情景,接下來就是“河邊喂乳”、“燕子雙飛”、“性奴服務”

    “是夢嗎?這里到底是哪里?怎么會對我的事情如此熟悉?”我不解的想道,用力的掐了掐手臂,“呀!好疼!”我不禁低叫一聲,知道疼的就不是夢,可是這一切又是那么的古怪奇特,真讓人難以置信。

    我望著這些記錄著自己以往甜蜜美好過去的春宮畫,不禁陷入了回憶……

    是啊!我的那些老婆是那么的美麗可人,我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雖然她們不會阻止我再找女人,那是因為她們寬容大方,不代表她們內心是真的高興,況且我已經擁有這么多美麗的女人,不應該再奢求什么了。

    溝壑易填,人心難滿,人應該要懂得知足,不要再刻意去尋找女人了,除非自然發生,否則我不應該再無止盡的去滿足我對女人的博愛和**,人要適可而止,要懂得知足,這樣的人生才會是快樂幸福的。

    我想到這里,心中豁然開朗,心中的迷霧一下子消散了,神智變得無此的清醒。

    “公子,醒醒啦!”不知何時,那些消失的**少女又出現了,一個少女正用纖纖玉手搖著我的肩膀。

    一個少女伸手在我臉上摸了一下,嘆口氣笑道:“剛才我見了他,就想摸摸他的臉,看看這張臉是真的還是畫的,現在總算讓我償了宿愿。”

    另外一個少女未笑臉先紅,眼睛不時的瞟向我的下體說道:“剛才見到他的小弟弟那么的英勇神武,我心中竟然有無限的欣喜,想不到現在卻是軟綿綿的像鼻涕蟲一般。”

    這些絕色少女圍繞在我身邊,把我擁在中間,有的撫摸我寬厚的胸膛,有的撫摸我結實的小臂,有的在撫摸我小腹的肌肉,有的竟然伸手在我的睡龍那里撩撥。

    體香陣陣,眼睛看到的皆是高聳的迷人乳峰和兩點嫣紅的**,不時的擠壓在我身上,香軟滑膩,異常舒服,我竟然又陷入了肉陣當中。

    奇怪的是我現在居然沒有半點欲火,靈臺深處無此的清明,我連忙深深的呼吸一口,繼續保持靈臺清明,用手在她們的身上這里摸一下、那里捏一把,逗得她們嬌笑不已,有的被我摸到妙處,竟然是春潮涌動,**橫琉。

    少女們見我一直沒有什么反應,有幾個竟然急了,突然蹲下身子,一個抓住我的睡龍含在嘴里吸吮起來,另一個伸出丁香小舌在我的香袋上輕舔,還有一個用舌頭在我的菊門上猛舔,香軟的小舌、濕膩的津液、特殊的服務,無不給我帶來神仙般的享受。

    可是此刻的我面對她們已經能坐懷不亂、神色自若了,無論她們帶給我多大的刺撇,我還是面不改色,談笑自若的挑逗著她們,完全不為所動。

    一個少女忽然伸出纖纖玉指點著我的鼻子笑罵道:“你呀!你這個人真是一塊木頭。”

    “哈哈!”我爽朗的一笑,說道:“我這不是在享受嗎?”

    “轟”的一聲,我身邊突然升起一股煙霧,待我睜開眼睛時,這些少女又像剛才一樣消失不見,周圍的景物又變了,我還是在那片巨大的**森林里,濃霧已經消散不見,每一棵樹木都看得清清楚楚,什么亭子、春宮畫、絕色少女,通通不過是南柯一夢罷了。

    我怎么會做這樣奇怪的夢?我又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做夢?陳一丹和姚瑤她們呢?這里是**森林,我剛才的夢境不就是有關于**的嗎?難道剛才的那場大霧便是引發人們進入自己**夢境的引子?如果剛才我不是克制住了自己的**,也許我現在還困在**夢境中出不來。

    **森林的神秘之處應該就是在這里了,我心里已經很肯定這點,可是為什么我現在不能看到陳一丹她們呢?為什么剛才的白霧能突然而來呢?肯定是這片森林在作怪,說不定這些樹木組成了一個神秘的陣法,而那陣白霧是這個陣法定時釋放的,目的就是引導人們進入**夢境而出不來。

    就是這樣了,我心中大喜,連忙打量著神秘的**森林,那些樹木的排列組合在我腦中一遍又一遍的閃過,我突然靈光一現,這個陣法太深奧了,是一個上古陣法,想不到竟然會在此地見到,難怪這么多年來有這么多人在探索**森林時送命,只是奇怪導游說到時候能帶我們出去,難道有人破了這個陣法嗎?如果不是的話,那到時候導游怎么帶這些游客走出**森林呢?

    “看我怎么破你這個陣法!”我心中突然生出無此的勇氣,想要看看這個陣法到底有多難。

    這個陣法是一個混合陣法,混雜了太極陣、八卦陣和九宮陣,繁雜無比,一不小心走錯就會陷入**濃霧,陷入**濃霧便又會陷入**夢境,當真是一環扣一環,兇險無此。

    我高中的時候,那個神秘的師父曾經教過我一些陣法知識,后來讀大學的時候我特地研究過陣法,把圖書館能找來的相關書籍都鉆研透了。

    上古陣法無非就是從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等理論上來的,所以陣法的基礎就是《易經》,再加上太極圖、河洛圖、九宮圖加以變化而來,諸葛亮當年擺了一個石頭陣就把司馬懿嚇得半死,可見上古陣法確實厲害。

    我大學的畢業論文就是研究上古陣法和《易經》的關系,寫出來后,我的導師竟然無法看懂,最后請來了國內最權威的易經大師和風水大師,才被認為是奇聞,這些大師認為我的文章對他們的研究極有幫助,解答了他們心中多年來不解的疑惑。

    這個上古陣法是“混元太極八卦九宮陣”,以太極為陣眼,八卦為主陣,九宮為副陣,主副兩個陣法的中心臺而為一就是太極的兩個陰陽魚眼,只要我能走到陰陽魚眼的中心就可以破去這個奇陣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靜了心晴,然后慢慢的移動腳步,時而左繞右拐、時而前進兩步退后一步、時而前竄、時而后眺,當真是步步為營、如履薄冰,我還經常要在前進的時候停下來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容不得半點差錯。

    我就這樣走走停停,短短的十幾步路程,明明看到那兩棵參天大樹就在前面,可是卻花了我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當我來到陣眼的時候,已經是汗流浹背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十幾步路中,遇到的兇險不下幾十次,可見這個陣法的布置者是多么的厲害。

    我的眼睛忽然被什么吸引住了,只見陣眼中的兩棵大樹中間有一塊殘缺的石碑,園為長年有霧籠罩,水氣大,上面已經爬滿了青苔,一不注意,還真不容易發現呢!

    我輕輕的走過去,用手把石碑上的青苔掃去,露出一行行文字來,字體古樸,全部都是繁體字,依稀可見當年這個人的書**底。

    我拔了一把青草將石碑上的余泥擦干凈,仔細的讀了起來,上面寫著:“能入此林,須是有緣,如是女子,速速離開,若是男兒,授吾衣缽,贈爾寶藏。石碑下秘藏有一石室,可按住石碑左下角的拉環左轉三圈,再右轉兩圈,即可打開石室通道。”

    我讀完這些文字后,心中大喜,從來只有在小說中的情節現在竟然活生生的發生在我面前,我差點就欣喜若狂了,我連忙壓抑住內心的激動,找到石碑左下角的鐵環,先向左轉了三圈,然后再向右轉了兩圈,地底傳來一陣“轟隆轟隆”的巨響,然后石碑的前方突然裂開,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來。

    洞口有幾級階梯,里面黑咕隆咚的看不清楚,我平時是不抽煙的,所以沒有打火機,只好把手機掏出來,好在我的手機有照明功能,勉強可以照亮前方的階梯,于是我借著手機的光亮,小心翼翼的走下階梯,進入洞階梯并不長,才十多級,接著就是一段通道,通道兩邊每隔幾步就放有一盞油燈,油燈的旁邊放有兩塊黑黑的像石塊一樣的東西,我馬上明白了,小說、電視上看過很多次了,那是古時人們用的打火石。

    我雙手分別拿起一塊打火石,用力一摩撐,“嗤”的一聲,一點火苗竄了起來,油燈里面還有油,只是都變成固體了,因為火苗很微弱,我點了許久才把油燈點燃,接著我依次把通道的油燈都點亮起來。

    整個地下石室一下子就明亮起來,通道也不長,大約五、六米的樣子,通道盡頭就是一間不大的石室。

    我把石室的油燈也點亮了,靠里面墻壁的地方有一張石床,上面躺著四具骷髏,因為年代久遠,骷髏都早已散得不成樣子了,只有四個骷髏頭能讓我知道這上面曾經躺著四個人。石室內還有幾張石椅,除此之外,別無他物了。

    我四處打轉,想找到石碑上說的什么寶藏或者發現什么武功秘笈之類的東西,突然我發現石床后面的墻壁上似乎刻了許多字。

    借著墻壁上油燈的微光,我艱難的辨認著,上面寫著:“吾陽頂天一生行走江湖,笑傲女人,閱女無數,被江湖朋友譽為‘淫圣’或‘色神’,乃吾天生異稟,陽物能頂天,身懷神功,金槍常不倒。吾晚年帶著幾個愛妾和四個仆人隱居在此島,天天行樂,其樂融融。近幾天頗感身體不適,知道大限將至,遂將幾個愛妾許配給四個仆人,自己帶著三個愿意與我共死之女人到此石室等死。”

    “此片林子乃吾創設,名為‘混元太極八卦九宮陣’,設置此陣本為阻擋外人打擾吾之清凈,然居此洞益久,不想一身所學后繼無人,遂在此留下神功秘笈。爾能破解此陣,可知天資聰慧,也算與吾有緣,能進入此洞,必屬純陽之體,料想神功必能在爾身上發揚光大。要征服女人,錢財不可少,遂把一生所藏寶藏一并贈與,秘笈與寶藏皆在石床下,爾出道萬萬不可墮我名聲,切記、切記,陽頂天于開元十年書。”

    太不可思議了,我遇見的竟然是盛唐時期的古人,距今有上千年了。

    開元是唐玄宗的第一個年號,唐朝社會風氣十分的開放,女人可以隨意出門,女人盛行豐腴美,喜歡穿袒乳裝,也喜歡用抹胸把**束得緊緊的,好讓雪白的酥胸露半個在外面。

    而且唐朝可以說是**的一代,典型的就有武則天剛開始是唐太宗的妃子,可是唐太宗死后,他的兒子唐高宗把父親的妃子娶了過來,還把她封為。再如唐玄宗把自己兒子的老婆——楊玉環搶了過來,封她為貴妃,當真是兒子搞后母,父親搶兒媳婦,你說**不**?

    我心中無比的開心,很想見識、見識這個前輩的神功到底如何,于是我便恭敬的把石床上的四具骨頭取下來放在一邊,然后移開石床。

    一道光芒倏地沖了出來,此油燈還亮,床底下全部都是金銀珠寶,金燦燦、亮閃閃,把我的眼睛都刺疼了。看著這么多的金銀珠寶,我真的傻眼了,不會又是一個夢境吧?我連忙一掐自己的手臂,真疼,這一切是真的,我心里相當開心,我終于發財了。

    但是床底下并沒有任何書籍,我再仔細看了一遍,這時一個玉盒子吸引了我的注意,這個玉盒子制作得很精美,不注意看還以為是完整的一大塊玉呢!碧綠中泛著晶瑩的光澤,摸在手上,忽然有股涼意竄人心房,淡淡的散發著一股似蘭似麝的香氣,當真是珍貴無此、價值連城。

    我輕輕的打開玉盒子,里面赫然躺著一本薄薄的冊子,冊子的模樣很古樸,封面的顏色已經發黃,“馭女寶典”四個古體篆字印在上面。

    我心中大喜,拿出冊子就翻了開來,紙張可能是特殊材料做成的,雖然經歷千年,但是仍然完好無缺,只是顏色變黃而已,而且還散發出一陣若有若無的淡淡香氣。

    我翻開第二頁,是概述,上面寫道:“欲練神功,不必自宮,采陰補陽,交歡練功,不傷人,能利己,樂人樂己,何功不成?”

    這是說每個女人皆屬陰體,身上都有陰氣,處子之身陰氣最多,隨著女子交歡的泄欲次數增多,陰氣也就泄去了,這種陰氣對于男人練功是最有幫助的,能固本培元、陰陽調和,可惜常人不懂,導致陰氣白白流失。

    本神功就是專吸女人身上的陰氣為己用,卻不傷女人的身體,練了此功,和女子交歡時陽物就會自動吸收女人流出的陰氣,貯藏在體內,并且可以將它們練化為內功。

    所以此功小可壯陽,馭女無數,大可增強功力,使得內力深厚,神功若成,陽物堅硬如鐵,刀削不破,劍砍不斷,可交遍天下女子,夜馭百女,日馭千女,神功若成,內力深厚無此,掌出可斷碑碎石,指出可洞石穿物,若化氣為刀,手掌可當刀,指尖可為劍,最高境界可以練成金剛不壞之身。

    馭女神功可分為兩個境界,每個境界又可以分為兩個層次,只能循序漸進,慢慢累積,功力的增加不但要求女人的品質,更要求練功之人的天賦和苦練。

    第一境界——隨心所欲。

    第一層:采陰補陽。采集陰氣,練氣化功,這是神功的入門階段,關鍵是要掌握在交歡過程中何時吸氣、何時化氣,當達到了能自動吸氣的程度,便是神功初成。此時練功之人身上會自然散發出一種吸引女人的特殊氣息,一舉一動都深具男人的魅力,眼神會變得電力十足,內力也會處在“培元”的層次。

    第二層:隨心所欲。隨意控精,隨心所欲,這是神功的第二階段,關鍵是要經常交歡,多吸收陰氣,把陽物練得能夠隨意控制射精時間,讓女人泄出更多陰氣。此時練功之人的一舉一動會達到讓女人迷醉的程度,可以夜馭十女,內力達到“凝神”的層次。

    第二境界——靈欲交融。

    第一層:欲功合一。交歡無數,練氣化神,這是神功的第三階段,關鍵是能在交歡的時刻自動吸氣、自動練氣,在交歡的過程中就完成了練氣的步驟,直接把吸來的陰氣轉化為內力,內力達到“聚頂”的層次。

    第二層:靈欲交融。肉欲融化,心靈交會,這是神功的最后階段,能夠在與女子交歡時進行心靈交流,既能知道對方的內心思想,也能將自己內心的愛意透過交歡傳達給對方,達到真正的靈欲交融,內功達到“混沌”的層次,練成不壞之身。

    我想不到馭女神功有如此大的作用,不僅可以駕馭女子,還能增強內力,這不是我一直追求的東西嗎?我心里又驚又喜,驚的是此神功的厲害,喜的是我得到了如此厲害的功夫。

    我又翻開了下一頁,那是第一層采陰補陽的練功法門,我便貪婪的仔細閱讀起來。

    練功法門很簡單,主要是要在女子的陰氣泄出的時候趕緊吸收,貯藏在體內。憑我的聰穎天資,不到半個小時我就把第一層練功法門全部記住了,剩下的便是具體實踐與操作了。

    我合上《馭女寶典》,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長嘯了一聲,把冊子藏在懷里,對著陽頂天等四具白骨拜了三拜,算是完成拜師儀式吧!然后把床移回去,這些金銀珠寶現在不能拿走,等以后有機會再來運走。

    我做完這些事晴,留戀的看了看這間石室,接著把每一盞油燈吹滅,看著石室重又陷入黑暗,我依照原路退了出去,重新拉動鐵環,地洞入口緩緩的合上了,看不出一點兒痕跡。

    就在地洞入口剛剛臺上的時候,石碑突然自動的轉了起來,越轉越快,而樹林也突然發生一陣變化,濃霧再次從陣眼中涌出,來得快,去得也快,當濃霧消失的時候,樹林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