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初練神功

獨孤尋歡2017-2-27 15:25:36Ctrl+D 收藏本站

    濃霧散去,只見陳一丹等五個女人分別待在不同的地方,一個個的神晴都如癡如醉,嘴角流露出滿足幸福的笑容,沉浸在美好的夢中。\w\

    我當然知道她們現在還陷入在**夢境中不能走出來,不知道她們的**是什么呢?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我看了看時司,已經快四點了,離保導游規定的時司還有半個小時,我得趕快叫醒她們,趕在四點半之前走出這片**森林。

    于是我一個一個的叫醒她們,她們仿佛大夢初醒般,睡眼惺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都揉著眼睛奇怪的看著我。

    我笑著問道:“怎么不認識我了?呵呵……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的美夢,能說說你們都做了什么夢嗎?”

    我的眼睛從姚瑤身上一直掃到最后的劉瓊身上,期待她們說話,可是她們一個個都羞紅著臉,羞澀的玩弄衣角,螓首低垂,眼睛偷偷的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在詢問你們也做夢了嗎?

    “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做了夢呀?”姚瑤畢竟還小,第一個忍不住的詢問道。

    “看我剛才叫醒你的表情啊!”我揚了揚眉,微笑道。

    其他四個女人的眼睛一起望向姚瑤,眼睛好像在說:“你真的也做夢了?”

    姚瑤看著這些姐姐們的眼神,臉羞得更紅了。

    “姐姐們,你們也做了夢嗎?”姚瑤輕聲的問道。

    “嗯!”陳一丹身為這里最大的,當然不好撒謊,只好低聲的回答,聲音小得像蚊子一樣。

    剩下的三個女人也只好輕輕的點頭承認,但是沒有說話。

    “哈哈!我猜得沒錯吧!”我心中愉笑道,但是表面上卻裝作很認真的問道:“讓我猜一下你們夢到了什么吧!”

    這個可就有點難猜了,**夢境引發的是每個人心中一直渴望的東西,也是心底最深處的**,不過這也難不到我,要知道我可是眼世界上最厲害的心理催眠師學過半年,這“猜心術”講究的只是對某個人要徹底的了解,包括他以前的生活環境、生長環境以及當下所處的環境和他內心的理想、**。

    “瑤瑤剛開始夢見父母賺了很多錢,后來夢見了我。”我微笑道。

    姚瑤用手掩住張得大大的嘴巴,眼神有點不可思議又充滿了崇拜的看著我,我輕輕一笑,看著曾寧說道:“小寧呢!只夢見我,心潔剛開始夢見的是自己帶上了碩士帽,后來也夢見我,對不對啊!”

    曾寧和丘心潔的眼神射出熾熱的目光,其他人一看兩人的神態就知道我猜對了。

    “小瓊嘛……”我故意拉長聲音,意味深長的看著她說道:“夢見的當然是我了,一丹我想也不例外,除了夢見我之外還能夢見什么呢?哈哈……”

    “壞蛋,你怎么知道我剛才夢見什么啊?”劉瓊依偎在我懷里撒嬌道,其他四個女人也都靠過來,拉著我的手臂,膩在我懷里扭著身子撒嬌。

    “這還不簡單,我們所處的這片樹林就是**森林的核心地帶,而你們剛才的夢境應該就是白霧引發的**夢境,我可是你們的男人,你說你們不夢見我還能夢見什么啊?”

    “哼!都是你這個壞蛋!”不知道誰在我的胳膊上捏了一下,疼得我齜牙咧嘴的。

    “你的**夢境又是什么?”曾寧仰頭問道。

    “呵呵!不告訴你。”我怎么好意思對她們說出來呢?

    “說嘛!說嘛!”五張小嘴異口同聲的膩聲道。

    這時我發現**森林里的其他游客都快醒過來了,已經在大聲的打著哈欠、伸著著懶腰、揉著睡眼。

    “快走,不然等他們醒過來我們就不能拿到第一了,時間不多了,我們快走吧!”我拉起她們的手,急忙說道。

    “是呀!我們快走,只剩下二十分鐘了。”丘心潔看了時間后也催促道。

    她們都想起了保導游說的此賽規則,一個人的旅費八千塊,六個人可是近五萬塊啊!于是我們六人手拉著手辨明方向,迅速沿著小路向林外走去。

    我們六人手拉著手向林外急趕,兩邊的美麗景色再也無心細看了,我們都在為了省五萬塊而努力,只剩下二十分鐘了,可是還有多少路程才能走出這片森林卻是未知數,我們只有盡最大的努力。

    一路上我們都快跑,驚起了林中很多的小動物,每每都能引起陳一丹她們的尖叫晾喜,但是也無暇停下來細看。一路塵土飛揚、落葉四飛,我們嘻笑著穿林越溪,跑了十分鐘左右,森林中的樹開始變小了,不再是參天大樹,我們知道很快就可以跑出森林了,都更加賣力的奔跑著。

    又過了大約五分鐘,連小動物也很難見到,樹木變得更小,陽光可以穿透樹葉直照射進來,在林地上撒滿了細碎的陽光,讓人覺得溫暖。

    勝利就在望了,我們都很興奮,可是照這樣跑下去也許在四點半前走不出森林,于是我喊了“停”!

    我調整了一下隊形,由我牽著比較重的丘心潔,陳一丹牽著曾寧,劉瓊牽著姚瑤,因為我們三人都是練武的,體力更好,這樣一個牽一個可以跑得更快一點兒。

    我們稍微喘了幾口氣,做了幾個深呼吸,于是我們又開始奔跑了。我施展全力,拉著丘心潔像風一樣的掠過,樹木如閃電般的向后退著,把其他四人丟在后面。

    “啊!快到了、快到了!”丘心潔眼睛比較尖,透過幾棵樹,她看到林外站了一排人,其中就有美麗的保導游,于是興奮的大叫起來,向后揮舞著左臂。

    “你在這里等一下。”我放下丘心潔,轉身向來路飛去,很快的來到劉瓊四人身邊,我站在中旬,分別牽著曾寧和姚瑤的手,然后和劉瓊、陳一丹一起發力,我們五人排成一個橫排,急速向外掠去,路過丘心潔旁邊,陳一丹一伸手,把丘心潔也一起拉上。

    保導游看到前面林中有六個人如風一樣向這里掠來,興奮得臉蛋都紅了,一看手表,剩下半分鐘了,在他們前面還有五十米的距離才到這里,她不禁為他們捏了一把冷汗,希望他們能快點趕到,要知道他們可是第一次能在這么接近的時間走出森林外的,已經打破**森林的記錄了。

    “十、九、八……”保導游拿著秒表,忍不住倒數起來,旁邊其他的人聽了也大受感染,跟著一起大聲的倒數:“七、六、五……”

    剩下五秒鐘了,我心中大急,還有十多米的距離,“啊!”我突然狂叫一聲,身上的力氣爆炸一般的散發出來,我們六人的速度又提高了一些,用“風馳電掣”來形容一點兒也不為過。

    “三、二、一!”保導游他們的話音剛落,我拖著陳一丹五女控制不住的向保導游身上撞了過去,她的嘴巴才剛合上,又發出一聲驚叫:“啊!”然后就“砰”的一聲,我壓著她一起倒在地上,而后陳一丹五女一起壓在我身上。

    “啊!破記錄了!破記錄了!”一直守候在旁的村民都興奮的跳了起來,大聲的叫喊著,仿佛是他們破了記錄一般。

    千百年來,村里就一直相傳著這座神秘的**森林是村里的禁地,只有村中的村長和長老們才能在上午進入,而且一定要在中午一點前出來,一到中午,任誰都不能進入這片林地。

    村里許多年前曾經有兩個年輕人不知死活,偷偷進入**森林里,結果失蹤,村長和長老們連續幾天上午進去都沒有找到,后來大家就再也不敢隨便進入森林里了。

    自從二十年前,中國興起了一股探險熱潮,很多愛好探險的人來到龍奧島探險,他們因此喪命在這座**森林里。

    村長和長老們翻遍了一代代流傳下來的古籍,終于在一本手抄本中發現了一幅手繪地圖,地圖旁邊注明著**森林中的路徑,只有按照這幅地圖的標記行走才不會在森林中迷路,于是在一家旅游公司來村里討論合作開發森林探險專案的時候,他們便合作了,因此才有這個探險之旅。

    但是近十年來的探險之旅,從來沒有一個人能靠自身的力量走出這座**森林,而今天卻一下子有六個人走出這座神奇的森林,這怎么能不讓村民們欣喜若狂呢?

    “他們自己走出來的,啊……”這些純樸的村民們互相擁抱著大叫大跳,有的甚至跳起了舞蹈。

    “哎呀!我快死了,快點把他們搬開!”被壓在最下面的保導游身上仿佛被千斤巨石壓住一般,連喘氣都變得困難了。

    壓著保導游柔軟的身子,感覺真的很美妙,要不是她叫喊,我還一直沉浸在這種美妙的感覺中呢!于是我連忙叫道:“起來了、起來了。”

    姚瑤她們最后一下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牽引著飛撞了出去,一個個接連壓在前一個人身上,跌得七葷八素的,聽到我的叫聲才連忙笑嘻嘻的爬了起來。

    保導游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揉了揉身子,揮舞著手臂抱怨道:“你們怎么搞的,一個個那么重,壓得我骨頭都快斷了。”她說著用美麗的眼睛瞟了我一眼,然后換了一副高興的笑容說道:“恭喜你們,你們是來龍奧島旅游的游客當中第一批自己通過**森林的客人,你們獲得了這次的獎金,你們這次的旅行費用將全部免除。”

    “哈哈……”這次是輪到陳一丹五女又跳又叫的了。

    “吳隊長,現在請你們把森林里的其他旅客帶出來吧!謝謝了。”保導游對著那些村民中一個看似頭領的人說道。

    “好的,我們現在就去。”一個高大壯碩、滿臉胡渣的漢子答道,于是一行十各個人浩浩蕩蕩的向**森林里走去。

    “走吧!我現在先帶你們去旅館休息。”保導游說道。

    “其他的旅客呢?”我問道。

    “待會兒我再來接他們。”保導游笑道。

    ×××××

    旅館離這里很近,走路十多分鐘就到了。旅館并不豪華,但是很精致、很干凈,而且很有特色,是典型的漁家風格。我跟保導游提了一個要求,補丁一些錢,要了一間豪華套房,這樣我們六個人就不用分開,可以住在一起了。

    果然,一個半小時后,其他旅客都安全的回來了,一個都沒有少,也沒有受傷,只是一個個都精神不振、無精打架的,顯然是體力消耗過大而導致的。

    晚上六點半,大家一塊吃了飯,因為下午大家都累了,晚上又沒有安排節目,于是都各自回房休息,只不過保導游有交代,明天早上八點半吃早餐,吃完早餐參觀奇特的海上漁家,所以大家有足夠的休息時間。

    我們回到房里,大家都坐在客廳里看電視,一個個輪流去洗澡,但是在最后遇到一個頭疼的問題,房間怎么安排?這間套房共有五間房,五個女人一人要了一間,剩下我沒有房間睡,我搔著頭看著她們問道:“你們一人要了一間,那我睡哪里呀?”

    “你就睡客廳的沙發啊!”陳一丹嘴角一撇的說道,將我的那點心思完全看清了。

    “就是啊!老公是男子漢大丈夫,睡沙發也是應該的。”劉瓊附和道。

    “呵呵!既然丹姐和小瓊都這么說,我就沒什么意見了,我困了,先去睡了。”

    丘心潔用手捂著嘴巴,哈欠連連的說道。

    “老公,我……”曾寧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我,最后把頭一轉,不再看我了,繼續說道:“我也去睡了。”她說著就快速走向房門。

    “不會吧?你們太狠心了吧!這個時候竟然丟下老公不管。”我哭喪著臉說道,內心想道:“唉!真是家門不幸啊!”

    “老公,要不然你和我睡一間吧!我個子小,占不了多大床位的。”

    姚瑤歪著小小的腦袋,眨著眼睛說道。

    “哈!還是我的瑤瑤最疼我了!來,親一個。”我高興的捧著她的臉蛋,狠狠的親了一下。

    “唉……”陳一丹和劉瓊對視一眼,同時嘆氣,心里想道:“完了,瑤瑤今晚又要睡不安穩了。”兩女都以同情的眼光看著姚瑤苦笑。

    “兩位姐姐怎么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呀?”姚瑤可愛的看著陳一丹和劉瓊,十分不解的問道。

    “呵呵!沒什么,只是羨慕你。”陳一丹不好明說,于是如此說道。

    “今晚你就好好的享受吧!我去睡了。”劉瓊說著也走向自己的房間。

    “別管她們了,瑤瑤,走,我們回房里睡覺去。”我牽著姚瑤的纖纖玉手一起走進房間。

    我順手關上房門,過了一會兒,姚瑤鋪好了床,站在床邊脫衣服,她宛如一個天使,脫衣服的動作是那么的可愛美妙,T恤、牛仔褲就像蝴蝶一樣翻飛著從她的身上飛出,瞬間就只剩下純白的胸罩和純白的內褲。

    姚瑤的身子比較偏瘦,顯得很苗條,有一種骨感美,她的胸部不大,卻是相當高翹,高高的聳立在胸前,宛如兩座圣潔的山峰,小腹平坦如平原,腰部纖細,屁股不大,卻很有肉感。經過我的開發,她的身材此以前豐滿了許多,也成熟了許多。

    姚瑤看到我正在盯著她看,不但不羞澀,反而臉上顯現出一絲欣喜,能讓心愛的男人喜歡,那是一種幸福。

    姚瑤燦然一笑,雙手伸到背后,把胸罩的搭扣解開,白色的胸罩便自然的從她的雙屑滑落,胸前兩個高挺的**顯現出來,跳騰著、顫動著。

    姚瑤把胸罩輕輕的丟在一邊,低頭彎腰把內褲也褪下,一具冰清玉潔、光潔無此的**便展現在我面前,雪白的的嫩乳、嫣紅的**、黑亮的芳草地,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和充滿誘惑。

    “強哥,來呀!”姚瑤嬌笑一聲說道,向我伸出手指勾了勾,便掀開被子上了床,只露出一顆腦袋,水靈的眼睛望著我,似有無限深情。

    “來了。”我一邊脫衣服一邊走向床邊,當我走到床邊的時候,我的衣服已經全部和我的身體脫離了,光溜溜的站在床邊,強壯的身體、結實的肌肉、勻稱的身材、帶點古銅色的皮膚,這些無不顯示著我的巨大魅力。

    我掀開被子鉆了進去,一把抱著姚瑤光滑的身子,雙手在她滑如凝脂的肌膚上撫摸著。

    “唔,好舒服。”姚瑤閉著眼睛輕聲說道,聲音如夢囈一般輕柔。

    “好了,強哥,我們睡覺啦!”姚瑤被我撫摸得舒服了,倦意陣陣涌了上來,只想睡覺了。

    “嗯!”我不置可否,雙手繼續在姚瑤的**上揉搓,我可不想她現在就睡,我還要拿她來練我的馭女神功呢!于是我的兩只手指在她粉嫩的**上輕輕揉捏著,另外一只手則直接放到她的芳草地上,整個手掌覆在那里左右旋轉摩娑,輕柔的的嫩草在我的手心摩撐著,帶給我異樣的感覺。

    “唔,不……不要弄了。”姚瑤體內的欲火開始升起來了,慵懶的拒絕道。

    我伸出食指找到姚瑤花園源頭的那顆紅珠,然后在那里擠、壓、按、揉,花徑中很快就有一股黏滑的水流了出來,姚瑤剛要叫喊,我一側身,張開大嘴把她的小嘴吻住了,她的喉間只能發出一些模糊的聲音。

    姚瑤此刻終于明白陳一丹和劉瓊苦笑的原因,知道此刻再也不能睡安穩覺了,便不再抵抗,而且她的身體內已經有一股欲火在升騰,也需要我來滅火了,于是她的雙手環抱著我的腰,輕輕在我的后背、臀部撫摸著,任由我的魔手在她的身體上侵襲。

    “唔……哼……不要……要,我要……”越來越強烈的刺激讓姚瑤的下體汩汩的流出**,姚瑤忍不住呻吟起來。

    于是我用手掰開姚瑤的左腿,把右腿卡在她的兩腿間,然后用手扶著巨龍找到她的花徑,她的桃源洞口已經充分的潤滑,龍頭剛一找到洞口就自動的鉆了進去,非常順暢、非常滑溜。

    “啊嗯……”姚瑤只覺得花徑猛然被一根巨大的東西撐開,花徑一下子被填得脹脹的,讓她忍不住大聲呻吟。

    我挺動屁股,巨龍一下子就頂到了姚瑤的花心深處,花心深處柔軟的嫩肉摩撐著龍頭,感覺特別舒服、特別刺激,于是我猛力的挺動著腰部,指揮著巨龍在她的花徑來回穿插,努力的開拓耕種。

    幾十個來回后,我和姚瑤換了一個姿勢,她仰躺在床上,曲起雙腿,我則跪在她的胯前,雙手撐在她的胸部兩側,然后把巨龍插在花徑中來回的**,用九淺一深的方式輕抽猛插,這種姿勢讓姚瑤舒服得快要升天,她大聲的**呻吟,全身顫動抽搐,兩條腿不停朝空中亂蹬。

    我知道姚瑤快要**了,于是更加用心的猛頂猛插,《馭女寶典》上說女人的陰氣只有在**的時候才會泄出來,所以這個時刻我只有更賣力的刺激她,她的**越猛烈,那么泄出來的陰氣就會更多、更純。

    “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啊……”姚瑤叫得驚天動地,身體猛烈的抽搐,雙腿亂蹬,欲仙欲死到了極點。

    姚瑤的花心深處忽然泄出一股若有若無的氣體,我知道這就是所謂的陰氣了,于是猛然把巨龍頂在她的花心深處,默運馭女神功的心法,將那股陰氣緩緩的吸回體內,貯藏在丹田內。

    這股陰氣若有若無,非常細微,如果不是《馭女寶典》上說會有陰氣,誰都不會察覺到,而且只有在女子**這極短暫的時司內才會泄出來,**一過,陰氣就會停下來,所以吸收陰氣時必須心無旁鶩,在女子**的時候專心致志的運功吸收。

    姚瑤花徑里面的肉慢慢停止了蠕動收縮,陰氣也慢慢的少了沒了,我知道她的**就要過去,最后我猛吸一口氣,然后猛然把巨龍抽了出來,起身盤腿坐在床上,默運心法練化貯藏在丹田內的陰氣。

    丹田內的陰氣隨著心法的運轉而開始游走,從丹田緩慢的向四周蔓延,漸漸到達四肢百骸,然后又沿著四肢的經脈重新回歸到丹田,接著又從丹田游走在任督二脈,最后又重新凝聚在丹田。

    陰氣本屬純陰,而我的身體又屬純陽,陰氣在身體經脈的運行游走就是揉和融化體內陽氣的過程,從而達到陰陽調和形成先天之氣,那是不敗不死之氣。

    《馭女寶典》上說:“孤陰不成,獨陽不長,陰陽兩氣,天生萬物,化陰陽兩氣為無極之氣、先天之氣。”

    我只要吸收到足夠的陰氣能把我體內的陽氣完全融化揉臺,那么我就可以化后天的陽氣為先天的無極之氣了,到那個時候我也就練成金剛不壞之身,甚至幾乎可以長生不死。

    從我走進姚瑤房間的那刻起,陳一丹她們就知道不但姚瑤今晚睡不好覺,就連她們四個人也不能,甚至會此姚瑤更難入睡。果然,不久就從姚瑤的房間里傳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那淫蕩的呻吟、那放肆的**讓她們聽得臉紅心跳、春心蕩漾。

    半個小時后那叫聲才停止,陳一丹她們就更加心驚肉跳了,不知道黃強那個壞蛋接下來會到誰的房間里,或者干脆就不來了。不過按照以往的經驗,她們猜想黃強不再繼續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們心里既害伯又期待,非常矛盾。

    陳一丹她們都想著黃強能快點幫她們滅火,帶給她們無此舒服的享受,這樣她們就可以早點睡覺了,因為每次只要被黃強一搞,她們就會舒服得昏睡過去,想到這點,她們突然羨慕起姚瑤來了,園為姚瑤此刻已經帶著甜蜜的微笑睡著了。

    我長長吐出一口氣,睜開雙眼,姚瑤已經睡著了,發出細微的呼吸,我輕輕的下了床,為她蓋好被子,然后走出房間關好門,進了曾寧的房間。

    曾寧聽到門響,知道是我進來了,主動的掀開被子,她身上什么都沒有穿,這倒省了我不少功夫。她的身體已經很動情了,也不用我過多的撫摸做前戲工作,我直接提槍上馬,直搗黃龍,猛力在她的花徑中來回**,干得她“哇哇”直叫,浪蕩不已。

    很快的曾寧也達到了**,我照樣吸收她泄出的陰氣,在她昏睡的時候,我花了十幾分鐘將那些陰氣練化融合在體內。

    接下來我依次把丘心潔、陳一丹和劉瓊都干了,把她們**時放出來的陰氣通通吸收、練化、融合,最后完全化為已有,和我的**融為一體。

    我感覺小腹有點脹脹的感覺,有股氣體在丹田旋轉,雖然很微弱,只是若有若無的,但是我知道自己開始擁有內力,離強大的力量又靠近了一步。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