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創辦公司

獨孤尋歡2017-2-27 15:26:30Ctrl+D 收藏本站

    這天下午,我們四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我看了陳一丹三人一眼,說道:“我想創辦公司。//”

    我把自己的想法對陳一丹、劉瓊、姚瑤說了,經過這么多事情,我已經決定要讓自己富裕起來,要替自己買一棟大房子以及汽車,而這些只有創辦公司才能盡快的富裕起來。

    “我支持你,那你想開什么公司呢?”陳一丹知道我是下定決心了,輕聲問道。

    “現在這么多企業都飽和了,要辦就應該辦特別的,而且能快速賺錢的。”劉瓊畢竟是學工商管理的,提議道。

    “我調查過市場了,決定把目標指向文教服務公司,初期就辦校服工廠,利潤很大的。這是市場調查公司一個多月調查的報告,你們看看吧!”我說著從包包里取出幾份檔案給她們看。

    “根據這份報告,嘉誠市現有小學生五十萬人,中學生包括國中和高中總共有三十萬人,大學生有二十萬人。現在小學生一套校服是一百五十塊,春、夏、秋、冬四套校服就要六百塊,中學生四套校服要八百塊,大學生四套校服要一千塊,市場很大,只要我們平均在一個學生身上可以賺到一百塊,那么一年下來我們就有一億的利潤。”

    我停下來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報告上說,現在嘉誠市四個區只有四家校服工廠,生產的校服布質較差、款式陳舊,每個學生都有很大的意見,所以我們開校服工廠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

    “從這份報告上來看,確實挺有前途的,不過現在已經有四家這樣的工廠,要再獲得開工廠的審批比較國難,而且怎么樣才能讓全市所有的學校都來訂我們的服裝呢?”劉瓊提出自己的疑問。

    “即使拿到了這些訂單,我們的工廠規模就得非常大,這便涉及到資金的司題了,還有工人、設計師的問題,恐怕一下子很難辦到。”陳一丹思考了一會兒也說道。

    我笑道:“呵呵!你們說的這些問題我都想到了,資金由我來搞定,我手頭上大約有一百萬……”

    “你哪來這么多錢?”她們三個驚訝的看著我,打斷我的話,不信的問道。

    “嘿嘿!敲詐胡超得來的。”我奸笑道。

    “你這個壞蛋,這是犯法的。”陳一丹愛憐的罵道。

    “那種壞蛋的錢該敲詐!”姚瑤恨死了胡超,于是說道。

    我肯定的說道:“不用擔心,胡超已經在牢房里了,他也不敢說出這件事來,否則憑他一個副校長怎么可能有這么多錢,他也怕惹火上身呢!我想公司的注冊資金初期是一千萬,剩下的由我來想辦法。”

    陳一丹聽到這里欲言又止,不過卻又忍了下來,她父親可是臺灣的石油大王——陳天翔,相當有錢,只是沒人知道而已。

    “你去哪里籌集剩下的九百萬呢?”劉瓊關心的問道。

    “放心,我不打沒把握的仗,大雄那里可以借一些,張云龍大哥那里可以借一些,這樣就夠了呀!”我拍了拍劉瓊的小手,繼續說道:“等錢一到位,我就收購本區那家校服工廠,這樣便有了工廠和工人,然后就是服裝設計師的問題了。”

    “這個好辦,我有一個好姐妹就是做服裝設計的,她現在自己開了一家服裝設計室,我可以把她請到,她也有十幾個手下。”陳一丹插嘴道。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辦好了,請她設計出幾十個校服的款式來,一定要符合學生清純活潑的特征,更重要的是能體現不同學校的風格,這樣才會同時讓學校和學生喜歡。至于劉瓊,你就負責去招商局報批我們公司的各種手續。”

    “我呢?我做點什么呢?”姚瑤看到誰都有任務就她沒有,嘟著嘴巴要求道。

    “你念書要緊,這些事都是我們大人做的,你負責專心念書就是了。”我說道。

    姚瑤挺著胸脯撒嬌道:“不要,你看我哪里小了?我已經是大人了!”

    “真是怕了你啦!你就負責調查學生喜歡什么款式的校服,利用空閑時間在嘉誠市論壇上發表文章,然后收集學生的建議和意見。”我說道。

    “我也有任務了!”姚瑤高興得眺了起來。

    ×××××

    金海灣夜總會的天上包廂的一間房間里潔白的床單上,三具**的身體糾纏在一起,淫蕩的呻吟、粗重的喘息、猛烈的動作,這一切都昭示著這一男兩女正在做著人類永遠都做不完也做不厭的事情。

    “啊啊啊……”我胯下的女人身體又開始抽搐起來,嘴巴大張,不停的**,四肢夸張的朝空亂舞,然后“啊”的狂叫一聲,渾身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了,嘴巴粗重的喘氣吸氣。我緊緊的把巨龍頂在她的花心深處,一點兒也不漏的把她的陰氣全部吸收過來。

    自從我練了馭女神功后,每次和女人交歡總是讓她們在**來臨的時候處于一種癲狂的狀態,身子猛烈抽搐,四肢亂蹬,那是一種**的最高境界。經過一個多月來的練習,我這個時候已經快要突破第一境界的第一層了,只有女人的**來得更猛烈,泄出的陰氣才會更多,才有利于我練。

    “哈哈……輪到你了。”我把一直在身后舔我的臀部、背部的女子一把抱住讓她趴在床上,從后面將巨龍狠狠的插進了她翹起的花徑中,她的私處春水早已泛濫,**更是溢流,在一聲清脆的“噗滋”聲中,巨龍狠狠的頂到她的花心深處,刺激得她嬌喘不已,屁股自然而然的扭動起來配合我的**。

    幾十下**之后,她也進入了癲狂的歡樂境界,我加緊吸收她的陰氣,然后我又走到另外一張床上,那里有兩個早已脫得精光,這時正在互相撫慰的女人,我當仁不讓的把她們弄上**,將她們的陰氣全吸收了,然后才盤膝坐下練化剛吸收而來的陰氣。

    待我走出包廂,張云龍和李雄兩人早已干完了活,正在沙發上喝著啤酒吹牛打屁,他們看到我出來,都哈哈大笑起來。

    “三弟這小子還真能干,把那四個妞搞得像殺豬似的大叫,吵得耳朵都快聾了。”張云龍笑道。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吃了威爾鋼?剛才那兩個妞都快把我累壞了,他居然一次搞四個。”大雄忌妒的說道。

    我笑著還擊道:“去你的,你才吃威爾鋼呢!我可是小強,你以為你是我啊!下輩子吧!”

    “哈哈……”我們三人放肆的大笑起來。

    我坐下來,拿起一瓶啤酒和他們碰了一下,一口氣喝了半瓶,緩了口氣后把我要開公司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需要我們幫什么忙,你盡管說。”張云龍拍了拍胸脯說道。

    “是啊!有什么困難嗎?肯定是缺少資金了,你需要多少盡管說。”大雄豪氣干云的說道。

    “注冊資金需要一千萬,可是我手頭上只有一百萬……”我低聲道。

    “就這么一點兒啊?小意思,大哥我贊助你一千萬!”張云龍說道。

    “我贊助你五百萬!”李雄跟著說道。

    張云龍和李雄都在爭著說,人生得此兄弟,夫復何求?

    “不,算我跟你們借的,賺到錢馬上會還你們。”我連忙說道。

    “一家人說什么兩家話?算我們給你開公司的賀禮吧!”李雄大咧咧的說道。

    “要不然這樣,算是我們投資的股份,你那一百萬就用來當作活動經費,打通上上下下的關節總是需要不少錢的。”張云龍看到我的表情,知道我是一個不輕易接受別人饋贈的人,沉思了一會兒后想出一個折衷的辦法。

    “那好吧!別的我就不多說了,小強在此謝過兩位哥哥。”我對著他們彎腰行禮道。

    “其他的事情真的不需要我們幫忙嗎?”張云龍還是不放心的問道。

    “真的不需要了,你們這些錢就已經大大的幫我的忙了。”我笑道。

    “那好吧!你有困難千萬要記得告訴我們啊!不要死撐。”李雄也是一副關切的神情。

    “這就是好兄弟!”我心里感動的想道。

    我笑罵道:“好了,你們兩個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婆婆媽媽了?大哥這里的女人真的是越來越漂亮,素質也越來越高了,剛才那四個女人真不是蓋的。”

    “是啊!大哥這里不愧為嘉誠市第一流的娛樂場所!”大雄說著又露出淫蕩的表情。

    “哈哈!那是當然,以后兩位賢弟沒事可以常來。”張云龍豪爽的笑道。

    “那就請大哥再叫幾個小姐來。”我笑道。

    “好好……”張云龍自然是滿口答應。

    ×××××

    晚上,劉瓊從學校回來了,我們四人碰面,說說各自的收獲。

    陳一丹說已經和她的朋友說了一聲,她的朋友答應放下手頭的工作潛心幫我們設計校服,一個月內可以幫我們裁剪出五十套校服樣品來。

    姚瑤說已經和班上的同學開始工作了,這個星期內就可以把網頁做出來,調查表也可以做出來。

    劉瓊說這個星期內可以把公司的一些資料準備好去報批了。

    我一邊聽一邊點頭道:“不錯,看來你們的工作都進展得挺順利的,我從大雄和大哥那里拿到了一千五百萬,我打算明天就去找龍湖區的校服工廠找老板商量收購的問題,我已經聘請資產評估公司的人對它進行了評估,也就值個三百萬,只要我多出一點兒,收購應該不成問題。”

    “大家今天應該都累了吧?那么我們早點休息吧!”我雙手抱著劉瓊和陳一丹笑吟吟的說道。

    “老公,今天怎么這么早,現在才九點鐘耶!”姚瑤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們要抓緊時間干活啊!呵呵……”我淫笑道。

    “啊!我不干。”姚瑤聽了,拔腿就想跑。

    “不許走,一起去。”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姚瑤不讓她走。

    從龍奧島旅游回來后,有一次我和她們三個一起交歡,那晚我們四個睡在一起,可是因為床太小了,不夠四個人睡,那晚我被她們踢到地板上。后來我汲取教訓,干脆把床拆了,在地上鋪了一層矮矮的強化木地板,把整間臥室做成一張超大的床,這樣我們四人在上面做什么都不要緊了。

    我把她們三個拖進臥房,大手一揮,像變魔術一樣,她們身上的衣服全部都從身上飛走了,剩下三具玲瓏剔透、潔白無瑕的**,三具**各有特點,不分軒桎,陳一丹身材很苗條,**是吊鐘型的,高挺而翹;劉瓊身材比較豐腴,**渾圓碩大,姚瑤個子比較小,**高翹小巧、鮮嫩無此。

    “嘻嘻……”她們三個嬌笑一聲,突然圍了上來,七手八腳的把我的衣服脫了個精光,陳一丹探頭過來主動索吻,小巧的香舌宛如靈蛇一般滑進我的嘴里,纏住我的舌頭用力的吸、舔、吮。

    劉瓊雙手撫摸著我的胸膛,濕滑的舌頭在我的胸口上親吻、吸舔著,**上傳來莫名的刺激。

    姚瑤雙手撫摸著我的腰肢慢慢的矮下身子,然后用小手抓出我的睡龍含在嘴里,一邊用手套弄,一邊用嘴吸吮,還不時用舌頭親舔龍頭。

    在她們三人的努力下,睡龍很快就膨脹了,在姚瑤的嘴里突然脹大,把她的嘴巴塞得滿滿的,她只好吐出巨龍,小舌在我的龍頭周圍舔著、卷著,不時含著龍頭。

    太舒服了,我忍不住挺動著屁股,在姚瑤的櫻桃小嘴里**起來,姚瑤的小手在自己的**上用力的揉搓著,**不斷的從花徑中涌出。她想要呻吟,可是嘴巴被巨龍塞住了,只能在喉間發出含糊的聲音。

    “啊哼……哦……”姚瑤用力把我推開,艱難的吐出巨龍,長長的**起來,說道:“我要……好癢……”

    于是我抱起跳瑤,讓她的腿張開卡在我的腰間,巨龍對準她的花徑就捅了進去,然后猛烈的**起來,“噗滋、噗滋”的聲響使得房間充滿了陰靡的氣息。

    姚瑤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向后仰著頭,秀發亂甩,爽得身子亂顫,很快就處于瘋狂的狀態了,陰氣從她的花心深處不斷噴射出來,不知道是何緣故,姚瑤的陰氣最豐富、最純凈,每次我都能吸取到很多。

    我把姚瑤放到床上,然后把陳一丹壓在床上,加緊攻城掠地,抽取她的陰氣,很快的她也在瘋狂中泄出了陰氣,同樣的,劉瓊也在泄出陰氣后昏睡過去。

    我盤腿坐在床上,將吸收的陰氣練化,丹田中的陰氣在我身體內沿著任督二脈到達四肢百骸,然后運轉大、小周天三次后,重新歸結到丹田和原有已經練化的無極之氣融合一起。

    突然那團氣體像爆炸一樣爆發開來,內力四竄,竄入我身體每一條經脈當中,內力到處,經脈自然的擴張,當內力擴張完體內所有經脈后,又倒流回丹田處,形成了一顆散發出粉紅色光芒的小珠子。我感覺體內內力充盈,前所未有的舒坦,我知道在剛才那刻我終于練成馭女神功第一層了,內功也達到培元的層次,丹田內的那顆小珠子就是內力所形成的,是內力中最強大無此的無極之氣。

    ×××××

    天興酒店二十層的靜心酒吧一個角落里,我和龍瑚區校服工廠的老板——高明相對而坐,這已經是第五次和他談判了,每次談判都是一個艱辛的過程,他是一個頑固而又保守的人,總是不相信我有能力管理好那間工廠,而且還漫天要價,沒有六百萬他就不賣,這次我無論如何都要說服他,時司不能拖了,還有三個星期就是嘉誠市的學校征求校服的時候,我沒有時間了。

    看著還沉浸在剛才狠干兩位小姐的余興中的高明,我心中感慨萬千,小姐就是好,要是這個社會沒有了小姐這行職業,我們男人辦起事情來還真不好辦,今晚我一來就請了兩位漂亮小姐把高明侍候得舒舒服服的,而高明也玩得很盡興,整整干了三個小時,爽了起碼七、八次,狠狠的撈夠本才出來。

    趁高明干小姐的時機,我也叫了六位小姐上來,在我的馭女神功之下,她們每個人不到二十分鐘就接連泄身兩次,然后昏睡過去,待我把她們的陰氣全部練化的時候,才和高明一起來到這家酒吧繼續我們的談判。

    “高老板,我給你的條件已經很豐厚了,嘉誠市最有名的資產評估公司對你的工廠的評估報告你也看了,你的工廠最多就值三百萬,我已經給你四百萬了,這可是我開的最高價了。”我又從皮包里把那份評估報告拿出來推給他看。

    “這個不用看了,我也知道這間工廠就值這么多,不過這可是我一手創辦起來的,我不想它在你手里敗了。”高明把報告推回給我,一點兒都不給面子的說道。

    “高老板你是生意人,當然是為了賺錢,這樣吧!大家都各退一步,我一次付給你五百萬,你就把工廠轉讓給我吧!你當初工廠的注冊資金才一百萬,每年也不過賺十五十萬,這么一轉手你就能賺三百萬,何樂而不為呢?”我繼續說道。

    “你就這么誠心想要我那間工廠嗎?為什么不自己另外建一間呢?”

    高明有點心動了,五百萬他可是要做十年啊!

    “另外建廠麻煩,又要選地址,又要建廠房,又要招工人,又要買機器……太麻煩了,所以我寧愿多花點錢向你買。”我實話實說。

    高明沉吟不語,暗想道:“說實話這些年我確實經營得不好,經常拿不到學校的訂單,說我一年能賺五十萬那是高估了自己,不虧本已經不錯了,之所以拖到今天,是因為我吃定了對方比較急,所以才決定要狠狠的敲他一筆。”

    “好吧!五百萬就五百萬吧!算我怕了你啦!”高明表明上裝出很舍不得和豪氣的樣子說道:“要不是我看你如此有心,我才舍不得賣給你呢!”

    “好好,那就謝謝高老板了。”我心中大喜,連忙從皮包里拿出早已擬寫好的資產轉讓合約,一式兩份,我們簽完字互相交換了合約,然后我拿出支票本,在上面填了“五百萬”這幾個字,然后簽上姓名遞給高明。

    高明接過支票,甩了甩,高興的笑了,伸手相我握手道:“那你過兩天來和我辦交接手續吧!”

    “好好,我大后天下午一定到。”我開心的說道。

    高明走后,我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那里喝了幾杯酒,終于收購成功了,我心中相當高興,想起李白的詩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主樽空對月。”李白這個老小子可會享受,此刻我的心情正是需要幾杯小酒來緩和一下。

    深夜的空氣很新鮮,偶爾獨自一人在大街上走走,也是一種享受,不時有一輛汽車從我身邊飛馳過去,想著簽訂的那份合約,心中相當舒暢。

    可是世界上偏偏有那么多不和諧的事情發生,我走過大路剛要拐進一條小路的時候,突然聽到附近傳來救命的聲音。我看看周圍的環境,相當佩服作案的壞蛋,地方選得不錯啊!離大路較遠,到居民的社區還有一些距離,就算是大叫的聲音,在遠處的人聽起來,也以為是聽錯了。

    我循著聲音走過去,一條小巷子內,五、六個流氓圍堵著一個女人,那個女人驚恐萬分,正在努力掙扎,秀發亂舞在空中顯得驚悚恐怖。

    “嘿嘿!再大聲叫也不會有人來,只有把我們幾個伺候好了,就放過你,不然廢了你!”其中一個流氓頭頭狠狠的說道,雙手撕扯著那個女人的衣服,旁邊幾個流氓口中也叫囂著起哄,像一群發情的公狗。

    “大哥,這個少婦夠騷、夠豐滿,肯定帶勁!”

    “大哥,這個熟女肯定會讓你爽翻了!”

    “哈哈!待會兒也讓你們嘗嘗少婦的味道。”那個流氓頭頭放肆的大笑道。

    “靠,這種事情讓我遇見了,你們還會有好下場嗎‘不是我要英雄救美,而是我見不得男人欺侮女人,今天這群小子活該倒楣!”我暗想道。

    “哈哈!各位,你們在干什么呢?我也來湊湊熱鬧。”我走進小巷子,來到他們面前才開口發話。

    他們沒想到這么深夜了還有人走過這里,一個流氓叫罵道:“滾,沒見到大爺們正在辦事嗎?”

    “救命啊!救救我!”那個女人看到來了一個人,拼命的狂叫道。

    “兄弟,你走你的路,我們干我們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那個流氓頭頭這個時候停止了動作,留下一個流氓看守那個女人,帶頭把我包圍起來。

    “這個女人好漂亮,我也想上。”我的口水差點流出來了,想捉弄、捉弄這群社會的垃圾,故意說道。

    “大哥,藥力好像發作了耶!”看守女人的那個流氓叫道。

    那個女人被流氓擋住了身子,可是我還是能清楚的聽到女人粗重的喘息聲,看來他們給女人下了春藥,藥力已經發作,不能再浪費時間了,要不然那個女人就慘了。

    “這個女人我要了,我喜歡!”我說著氣勢一變,霸氣十足的向那個女人走去。

    “操!你他媽的當你是誰啊?”那個流氓頭頭額上有道疤,染著黃頭發,大叫一聲,一拳向我擊了過來,其他流氓見老大動手了,也大喊一聲,揮舞著拳頭向我攻來。

    這些人在我眼中看來根本不堪一擊,殺他們就像捏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我冷笑一聲,臉罩寒霜,凌厲的眼光向四周一掃,這些流氓突然打了一個冷顫,我的笑聲不帶一點兒人氣,仿佛是從地獄冒出的聲音,我的眼光仿佛有形一般,像利刀一樣刺在他們的身上。

    這些流氓猶豫了一會兒后,拳頭、腳依舊向我擊來,我雙拳齊出,硬對硬的和前面擊來的兩個拳頭碰在一起,發出“喀嚓”兩聲,緊接著“啊”的兩聲慘叫在寂靜的深夜里顯得特別凄厲。

    我頭一低,一彎腰,避過從左右兩側揮來的拳頭,擊出的雙拳并不收回,猛力向兩側一揮,橫掃在左右兩個流氓的腰上,將他們擊退。同時我右腿向后一撩一踢,后發先至的踢中后面那個人的肚子,那個流氓“砰”的轟然倒地,再也沒有爬起來。我的左腳一點地,隨即一個鷂子翻身,在空中兩腿一分,從上而下猛然在左右側的兩人頭上狠敲了一擊,然后輕松落地。

    我拍了拍手,十秒鐘輕松搞定,輕蔑的看了地上的五個流氓一眼,說道:

    “這次饒過你們,下次再讓我遇見,必定取你們性命!”

    “哎喲……”兩個和我硬碰硬的流氓手臂骨折,痛得滿地打滾,那個被我踢中肚子的也抱著肚子喊疼,左右邊的兩個流氓看來已經被打傻了,歪鼻子斜眼、滿嘴流口水。

    “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了……你就當放屁一樣的放了我吧!”守著那個女人的流氓幾會見過如此厲害的人啊?看著我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仿佛見到厲鬼一般,嚇得跪在地上,渾身發抖,牙齒打顫。

    “呵呵……”我輕輕一笑,隨即嚴厲的大斥道:“滾!”

    那個流氓果然在地上翻了幾個跟斗,然后連滾帶爬的悄失在夜色中。

    我走過去扶起那個個女人,果然是一個少婦,大約三十五、六歲的年紀,渾身散發出迷人的風韻,而且長得漂亮,鵝蛋臉、柳葉眉、櫻桃小嘴、身材豐滿,此時她的外衣已經被撕破了,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秋衣,雙峰高聳,碩大無此,裙子下擺也被撕破了,露出白皙粉嫩的大腿,就算是我這個花叢老手見了也不禁有些心動,頭暈目眩、口水直流。

    此時女人的身體已經有些顫抖,杳眼含春,桃腮暈紅,櫻口中還吐出誘人的濃重香氣,而且全部噴在我臉上,她的雙手在自己身上亂摸,意醉神迷的呻哼道:“好熱啊!我好熱啊!”

    “沒事了,那些流氓已經被我打跑了。”我扶著女人的身體,強忍住誘惑的說道。

    “謝謝……你,好熱……”女人的神情已經有些迷亂了。

    “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吧!”我說道,看來只有幫人幫到底了。

    女人緩緩說出自己家的住址,看來她的神智還沒有完全迷亂,她家離這里不太遠。

    于是我強忍住心中的沖動,深呼吸一口,脫下外套包住女人的身子,半抱半扶著她走出小巷子,她豐滿的身子完全靠在我懷里,豐滿的**摩擦著我的身體,讓我禁不住心旌搖蕩、心猿意馬起來。

    我們走出小巷子,來到路邊想攔一輛計程車,可是大路的前后兩邊都沒有汽車的影子,而這個女人因為春藥的催情作用,兩手不停的我身上亂摸,甚至隔著褲子摸向我的巨龍,嘴里不停的呻哼喘息著。本來我就難以抵擋她迷人的風韻,現在更是被她摸得渾身欲火難耐、巨龍怒脹。

    我伸手在女人的胯下一摸,人手濕滑黏稠,她的裙下已經濕了一大片,能感受到她的下體內正在源源不斷的流出春水,分明是急不可耐、春情勃發了。

    照此晴況看,她很快就會忍不住,坐計程車是不行的,要不然司機還以為是我下**藥呢!女人說的那個社區我知道,還是我背她回家吧!于是我一咬牙,將她摟抱起來,然后展開內力,向她住的那個社區奔去。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