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 意外收獲

獨孤尋歡2017-2-27 15:26:58Ctrl+D 收藏本站

    這個女人看起來有一米七的個頭,身體又豐滿,應該有五十幾公斤,抱在手上還挺沉的,好在我的內力已經比較深厚了,跑起來不是很費力。/

    這一路風馳電掣、快逾奔馬,十分鐘左右,我已經到達她住的社區了,如此模樣當然不能從大門進去,我選了一個偏僻的地方,身子一縱,躍過矮墻,然后找到她的住房,在她身上掏了老半天,也沒找到鑰匙,估計可能是在那條小巷子里丟失了。

    我敲了好一陣子門,都沒人來開門,我忍不住嘀咕道:“不會是一個人住吧?這么成熟的女人還單身,有點不可思議。”

    “唔,好熱啊!我要……”女人在我懷里呻吟,雙手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了。

    好在是深夜沒人看到,要不然我還不羞死了。既然沒有鑰匙,只有硬來了,我把女人放在地上靠著我,我的右手抓住門鎖,默運內力,向右一扭,“吧嗒”一聲脆響,鎖芯便斷了,我把門推開,抱著女人進了屋內,然后關上門,用腳一踢,長沙發就移到門后頂住了門。

    這時女人已經完全迷糊了,急促的喘息著,還在我身上亂摸亂蹭,雙手竟然來脫我的外套了,讓我忍不住氣血翻騰,只想把她干了。

    我雖然好色,但是我做事是有原則的,就是不會趁人之危。我抱起她,找到她的臥室,把她放在大床上,然后急忙退了出來,找到洗手間,先用冷水弄濕自己的臉,清醒一下頭腦,滅滅自己的欲火,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后,看看鏡子里的自己,滿眼的**已經慢慢冷靜下來,燥動的心跳也跳得均勻了。

    我心想道:“冷水刺激應該可以平息**吧?藥力發作這么長時間也下知道會不會對身體有害,要是損害神經或者頭腦就不好了,可惜這么好的女孩子居然被人害成這樣,真該殺了那幾個人渣。”

    我拿起一條毛巾,浸濕了扭得半干,然后急忙跑回那間臥室。

    女人已經在床上蜷成一團,渾身顫抖,雙手在自己的衣服上亂扯,時而在床上翻滾,時而雙腿緊夾,呻吟不斷,嬌啼**,即使她在呻吟,可是她的神智仍然是昏迷的,明顯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看到這樣的場面,剛被壓下的欲火又有了升起的趨勢,我趕緊過去扶住女人,并且用冷水毛巾在她的臉上、脖子上擦著。女人淫蕩的笑著,兩手在我的身上亂摸,也許男人的氣息讓她喜歡吧!她此刻雖然已經神智不清,但是男女自然相吸,她知道我是男人,可以滅她的欲火。

    我們這樣的姿勢顯得曖昧無此,女人的身子讓我看得更清楚,她胸前**微微顫抖,露出的酥胸雪白,兩乳形成的乳溝深不可測,顯得無此誘人。

    我的理智在離我而去之后,身體又有了男性的反應,連正在撐臉的手都有些顫抖了,畢竟這是一個令男人著迷的女人,成熟的少婦,換作是任何一個男人都難免心猿意馬,更何況這個女人羅衫半解,內里的美妙光景隱約可見,她又是那么的意亂情迷、**高漲,如果這樣還沒有反應的話,那么這個人大概不是男人,最起碼算不上是正常的男人了。

    “要不要將她干了?在這種情況下干了她也沒人發現!”我滿腦子胡思亂想。

    突然我感覺下體一涼,有風闖進里面,就在這個時候,一只小手伸了進去,拉下我的內褲,把粗硬的巨龍掏了出來。我低頭一看,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把我的皮帶解開了,把拉鏈也拉了下來,現在正用雙手握著巨龍輕輕的套弄。

    “不行,這個時候就是趁人之危了!”我的腦袋中又響起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我知道再不走就會走不了啦!于是我把濕毛巾覆在女人的額頭諧,掰開她的雙手,逃也似的的跑出了臥室。

    我跑到洗手間,用力的往臉上潑著冷水,努力想使自己清醒冷靜,暗想道:“我這是怎么了,面對一個絕世美女,我竟然死守著什么做事原則,把自己搞得這么累,上了她,可以讓她爽也讓自己爽。面對美女,我都是該出手時就出手,今天怎么像個女人一樣婆婆媽媽起來了?再說了,上了她不也是等于救她嗎?”

    我腦中靈光一閃,繼續想道:“對呀!上了她既可以讓她解去春藥引起的**,也可以滿足我的**,一舉雙得,何樂不為!”我終于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借口,于是我大步走向臥室。

    我來到臥室門口,里面的景象令我再也移動不了腳步,整個頭腦停止了思考,身子僵硬,欲火竄了上來,就如一顆原子彈在我心中爆炸一樣,深深的震撼了我。

    只見床上一具幾乎完全**的誘人**在翻滾著,她臉上充滿**的火焰,嘴里的呻吟一聲高過一聲,此時她的上身已經沒有衣服,秋衣和胸罩被她撕扯下來,一只玉手擠在高聳的酥胸上揉搓,紫紅的**大得驚人,挺立在雪白的乳峰上宛如兩顆紫紅的葡萄,耀人眼睛,刺激**。而她的下身只剩一條帶有蕾絲的性感黑色內褲,但是此刻也被褪到膝部,一只手竟然覆蓋在下體處使勁的搓動、摳挖著,隨著她的動作,她的臀部也聳動著,雪白的臀部渾圓而肥厚,讓人心旌搖蕩。

    我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大張雙腿,幽暗的神秘地帶正好對著房門,雖然被玉手擋住關鍵部位,但是更顯得神秘,讓我有種更急于尋幽探秘的想法。

    看著眼前迷人誘惑的**,我的巨龍怒脹,耀武揚威的挺立起來,同時我的腦中又響起了一個聲音:“上去吧‘沒什么可怕的,反正她現在很需要你,你這樣算是在救她。”

    但是我腦中馬上有另一個聲音說道:“不要去,上去了和那些人渣還有什么分別?”

    我陷入進退兩難的掙扎中。

    正在床上被**煎熬的女人感覺到門口來了一個男人,有人說在**中的男女對異性的氣息很敏感,看來應該是對的。女人把內褲全部褪下,然后艱難的從床上下來,跌跌撞撞的撲向站在門口的“獵物”。

    其實女人的神智還沒有完全迷糊,只是思想被**催動,現在只想著交歡**,只想把身體內的欲火發泄出去。她殘留的一點兒意識告訴她站在門口的這個男人就是出手救她的人,加上**催動得厲害,她現在也管下了這么多,只要是男人她就想要,更何況現在是一個好男人呢?

    “啊!”我輕呼一聲,女人兩條滾燙的玉臂已經圈著我的脖子了,滾燙的嬌軀全部倒在我懷里,櫻嘴中令人發狂的**氣息全部噴到我臉上,由于**刺激而變得猩紅的小嘴向我的大嘴親吻過來。

    當女人的丁香小舌攻進我的嘴里敲開我的牙關,在最里面四處掃蕩,并且緊緊纏著我的舌頭卷舔糾纏的時候,這成了一條導火線,“轟!”我心中壓制許久的**如開閘泄出的洪水一樣,全部爆發開來。

    我的舌頭開始挑逗著女人的小舌,并且轉移到她的小嘴里,然后雙手一摟把女人抱了起來,一起倒在大床上。

    一到床上,女人就像發狂了一樣,瘋狂的撕扯著我的衣服,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的衣服已經變成碎片,我們兩個再沒有遮掩了。

    女人的小手握著我的巨龍,猛烈的套動著,嘴里大聲的呻吟**道:“親我……親我**……啊哼……”

    說真的,我干過的女人也不少了,可是這么大的**卻真的沒有見過,紫紅的**含在嘴里挺充實的,我用力的吸吮著,舌尖不時頂著**,像小孩子在喝奶一樣,緊緊的吸吮著。

    “大力點……啊……再大力點……”女人這個時候卻是一點兒都不迷糊,她知道自己的身體需要怎么樣的撫慰。

    我一只手大力的搓著她的另一個乳峰,不時用力的捏著**,同時我伸出舌頭瘋狂卷舔著她的一個**,并用手擠壓她的**,把她的**擠得更挺、更突起,然后用嘴巴含住,并用牙齒輕輕的咬著。

    “啊啊啊……哦……哦……”女人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強烈的刺激,這么多年都沒有做過愛了,寂寞的心此刻借著春藥的刺激徹底的放開了,她大聲的**著,宣泄壓抑多年的**,她徹底的瘋狂了,迷失在**的海洋中,她的手也瘋狂的套動著我的巨龍,速度快得看不清她手掌的移動。

    真是爽呆了,我從來沒有碰到如此瘋狂想**的女人,熟女就是熟女,味道更濃、更刺激,巨龍前所未有的膨脹、變粗、變硬,粗大到女人的一只手只能圈住一半,而龍頭更是脹大得嚇人,獨眼圓睜,呈現紫紅色,仿佛待人而噬。

    在如此強烈的刺激下,我再也不想忍了,我要進入女人的身體,我要征服這個女人,我要她徹底的在臣服在我的胯下!

    我一翻身,把女人壓倒在我身下,用雙手分開她的雙腿,抓住她的膝蓋處,向上抬起,使她的臀部高高翹起,露出神秘迷人的芳草園,她的芳草呈倒三角形分布,細細軟軟的芳草密布在上面,相當誘人。花辦中間的小溪此刻充分的潤濕,晶瑩透亮,發出迷人的光澤,兩片花辦此刻早已自動的張開,露出那個讓天下男人皆瘋狂的花徑洞口,洞口處的**源源不斷的流出,順著洞口一直流到屁眼,滴到床單上。

    “進來吧!我要……我要……插我吧……”女人忍受不了心中的**煎熬,**著請求我插進她的身體。

    “別急,我來了!”我說完低吼一聲,挺起巨龍頂在女人的花徑洞口,在那里摩撐著。

    “插進來吧!啊……我求你了……插我吧!”女人心中的欲火更旺,身體酸麻,花徑深處仿佛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一樣,癢得受不了。

    龍頭已經沾滿了潤滑的**,我屁股一挺,巨龍全部沒入她的花徑,頂在她的花心深處,可以清晰的看見她的花徑洞口被撐得大大的,小溪兩邊的花辦都被擠得堆在一起。

    “啊!痛死我了……”女人大叫道,她只覺得花徑像是被撕裂一般,洞口脹得滿滿的,好像第一次被開苞一樣,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感占據了她的身心,花徑深處的酥癢感漸漸消失。

    我頂在女人的花心深處并沒有**,只是頂著她的花心摩擦旋轉,巨大的龍頭在里面一脹一縮的,女人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著,不再呻吟。我忽然猛力抖動龍頭兩下,直抖得女人渾身酥麻,忍不住**道:“啊!不行!我要……”

    于是我開始緩緩的**起來,輕插緩抽,一點一點的在女人的花徑內抽動。

    “快點嘛!唔……用力點嘛……”女人邊**邊扭動著身子,雙手伸過來抱著我的腰部,挺動著臀部主動迎合我的**。

    她這副騷樣逗得我欲火上升,便不再戲弄她了,將巨龍頂在花心狠狠的**起來,狠抽猛插,每次都將巨龍全部拔出來,然后又大力的直插進她的花徑,狠狠撞擊著她的花心,并且用力旋轉,大力摩擦她的花心。

    女人被插得浪水直流、**四濺,口中不斷呻吟**、婉轉嬌啼,身軀抖動不已,顫抖著叫道:“嗯……唔……好爽……好舒服啊……”

    我就這樣狠狠的**了上百下,女人的嬌軀突然如風中的殘燭一樣搖擺著,臀部也無力挺動了,被抬起的雙腿也無力的抽搐著,朝空亂踢,嘴里瘋狂的**道:“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哎呀……”

    女人的身子劇烈抖動著,癱軟在床上,小嘴大張,花徑內如噴泉一樣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春水,澆在龍頭上,再從我們的緊密結合處流出體外。

    我知道她到達**了,連忙把巨龍往回一抽,再深深的向里面一挺,巨大的撞擊力讓女人感到陣陣麻癢,渾身發抖,花心不由自主的再度流水。

    “啊……不……不能再動了……”女人無力的叫道。

    我不理她,把她的腿放下,壓在她身上,依然狠狠的干著,由于她流出太多**,我每**一次,都發出“噗滋、噗滋”的巨響。

    女人體內的陰氣快速泄出,源源不斷,我想不到這個女人能有如此多的陰氣,應該很多年沒有**了吧!我在驚喜之下,一邊想著一邊全力吸收。

    “啊……哎呀……不行了……不能動了……”女人感受到花心深處的龍頭依舊顫動得厲害,身體自然而然的有所反應,不斷扭動著迎合我,但是嘴里卻要我不要動,真是口不對心。

    我吸收完女人的陰氣,又在她的花徑內加緊**起來,我還沒有泄身呢!如此美妙動人的女人,應該多享受一下。

    我**了幾十下后,女人又開始浪了起來,看來她的體力恢復得挺快的,我渾然不知這一切都是女人吃的春藥的作用,她吃的可是世上最厲害的春藥——**無故,任你堅貞如尼姑,吃了這種春藥后也會變得淫蕩如妓女,不把淫毒全部清除完,**就不會停止。

    我看女人的神情還是處在神迷狀態中,猜想可能春藥的藥力還留存在她體內,干脆讓她在我上面,由她主動,我節省一點兒體力,于是我抱著女人的嬌驅一翻,就變成我在下面,她壓在我身上。

    女人壓在我身上,猛烈的搖動著肥大的臀部,雙手用力在我的胸膛上抓,可能這樣不過癮,女人突然直起身子,胯坐在我上面,雙手用力揉著自己豐滿的**,興奮的一起一落套弄著。

    “啊啊啊……哦哦哦……”女人頭部仰起,烏黑的秀發在空中亂舞,身子激烈的扭動搖擺,一上一下的吞吐著巨龍。

    后來我開始反擊了,腰部用力向上挺,巨龍猛烈向上頂,完全配合女人的動作。

    我們兩人徹底的瘋狂了……

    這一晚,女人像是**機器一般,不停泄身,然后又不斷求歡,體力無窮,**無限,仿佛她的體內就是一片**的海洋,而我在這樣強烈的刺激下也射了兩次精,如果不是我有練馭女神功,恐舊早已累得趴下了。

    粗大的巨龍在這個特殊的時期顯示出它特有的威力,始終堅挺、始終強硬,即使在泄身之后,只要受到刺撇,十秒鐘內馬上恢復正常,雄風大振,堅硬如鐵。

    終于在女人第十次**后,她才完全排去淫毒,每次泄身,她身上都出了很多汗,仿佛從水里撈出來一樣,我們身下的床單早已濕透,既有我們兩人的汗水,也有她的**以及我的精液。

    女人終于沉沉睡去,令我驚喜的是,女人身上的陰氣多得驚人,今晚從她身上吸收而來的陰氣比與幾十個女人交歡而來的陰氣還要多,真是一個特殊的身子。

    我比平時多花了半個小時才將陰氣全部練化,然后我把濕透了的床單換掉,抱著美麗的女人沉沉睡去。

    屋子里變得一片安靜,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但是一片狼藉的床鋪合被褥上的點點污跡卻顯示著剛才這里發生一次激烈的戰役,而挑起此次戰役的男女卻已經沉睡,甚至臉上還帶著微笑,仿佛在說:“呵呵!**真好!”

    ×××××

    張雪從沉睡中醒了過來,突然發現自己赤身**趴在一個同樣赤身**的年輕男人身上,這一驚可非同小可,好在她見慣大場面,連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沒有叫出來。

    這一嚇,她完全的清醒過來,輕輕的移動身體,從那個男人身上挪開,然后下了床,兩腳一軟,她差點摔了一跤,她發現自己竟然全身酸痛,低頭一看自己的下體,紅腫、紅腫的,她下意識的拿起床頭的電話想要報警,剛拿起話筒她似乎想起什么,又放了下去。

    “昨晚發生了什么事情?”張雪疑惑的想道,她奇怪自己怎么會和一個很年輕的男人躺在床上,很明顯兩人昨晚**了。她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努力的想回憶起什么東西來,然后她漸漸的想起了什么。

    張雪昨晚在酒吧喝了一點兒酒出來,誰知道在一條小路上被六個流氓劫持到一條黑黑的小巷子里,而且他們還喂她吃春藥,后來有一個年輕男人闖進來救了她,還把她背回家里,后來的事情就完全記不起來了。

    “從兩人的情形看,應該是他救了我,不然我中了春藥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情來。”張雪想到這里,眼睛多了一些感動,她好多年沒有做過愛了,雖然記不清楚昨晚的情形,然而現在的身體雖然累,卻是那么的充滿活力,她不由得仔細端詳起躺在床上的年輕男子來。

    此刻他正睡得香,嘴角微微翹起,露出滿足安詳的微笑,身體結實勻稱,胸膛上布滿了一條條指甲抓出的痕跡,應該是張雪抓的了,那么多條傷痕,可以想見昨晚的**是多么激烈,張雪的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抹紅以及幾分羞意。

    張雪忽然看到他下體頂起的被單那么高,心中突然興起想看看他的下體的想法,心中才剛冒出這個想法,她的臉又不由自主的紅了,心跳也加快不少,她輕輕的掀開樁子,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深深的震撼了。

    “啊!好大啊!”張雪忍不住驚呼道。

    只見紫亮的龍頭完全暴露在外面,粗大的龍身青筋畢露、堅硬挺拔,最少有二十厘米長,直徑有五厘米以上,龍頭渾圓粗大,惹人喜愛。

    “這就是昨晚插在我身體里面的家伙嗎?難怪下體會紅腫。”張雪看著竟然浮想聯翻了,她喜歡這根東西,一見鐘情。

    過了許久,張雪才從恍惚中清醒過來,暗想道:“我要好好做些早餐來慰勞、慰勞他,他昨晚為了救我肯定累壞了吧!他睡得好可愛哦!”

    張雪仿佛又回到年輕的時候,不自覺的有些羞澀欣喜,她輕輕的為他蓋上被子,然后出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沉睡中醒過來,本能的想看鬧鐘幾點了,可當我轉動身體準備去拿鬧鐘的時候,才忽然意識到了什么,開始四下張望起來。周圍的裝飾并不像自己的房間那樣簡單,顯得溫馨多了,而我躺在一張柔軟的大床上,我到底在哪里啊?腦袋昏沉沉的,甩了幾下,我終于想起昨晚我救了一個女人,送她回家,然后她春藥發作,為了救她,我舍身跟她**了。

    我掀開被子準備起床,突然想起昨晚那個女人把我的衣服全部扯破了,我臉上露出苦笑,反正那個女人不在這里,我干脆就光著身子起來,那個女人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外面傳來一些聲響,可能在客廳里吧!

    我洗漱完畢后,在衣柜里找了一條浴巾裹住下身,然后走了出去。

    我來到客廳,從客廳和廚房之間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一個穿著長長大大的寬松紫色襯衫的女人正在廚房做著什么,雖然是穿著寬松的衣服,但是她的背影依然是那么的豐姿綽約。

    張雪把鍋里的煎蛋鏟上盤子,轉身走出廚房,看到我站在那里,臉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招呼道:“你好,起來了啊!洗漱了吧?來,吃早餐。”

    張雪笑得真甜,像一個幸福的女人,我一下子還沒適應過來,有點臉紅的目答到:“你也好,剛剛洗漱過了。”

    張雪喜滋滋的看著我大口吃著早餐,心里甜蜜極了,不禁暗想道:“他喜歡我傚的早餐耶!好可愛唷!”她把筷子放下,用手撐著下巴目不轉睛的看著我。

    “我臉上是不是有蒼蠅呀?”我感覺到有兩道目光盯在我臉上,抬起頭微笑著問道,卻看到張雪笑著看著我。

    “啊?沒有。”張雪猝不及防,羞喜的說道。

    “謝謝你的早餐,我吃飽了。”我放下筷子,輕聲道。

    張雪又是甜甜一笑,說道:“你喜歡就好,昨晚謝謝你了……”她說到最后聲音變得越來越小。

    “咳咳……”我臉上一紅,干咳兩聲,不好意思說什么。

    張雪拿起碗筷去洗了,回來和我坐在沙發上一時無話可說。

    張雪暗想道:“他還是一個年輕人,挺害羞的,我應該主動和他說話,說什么好呢?對了,還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張雪主動伸出小手說道:“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雪。”

    我伸手輕輕握住張雪的小手,很嫩,很滑,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我說道:“我叫黃強,你叫我小強就可以了。”

    “啊?小強。”張雪一聽到這個名字就忍不住笑了,然后紅著臉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你也喜歡看星爺的電影啊?”我微笑道。

    “是啊!”張雪點頭道。

    我們兩個從周星馳一直聊到天上的星座,然后聊到地上的古跡,又聊到生活上的點點滴滴,想不到我們兩人居然有共同的話題,透過這番交流,我們竟然很快就熟絡起來,無所不談,感情進步了很多。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