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二章 一舉成名

獨孤尋歡2017-2-27 15:28:1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我接了何曉瑩一起到附近的五星級飯店吃燭光晚餐,氣氛很浪漫,我說了幾句甜言蜜語后,我們之間的感情就出來了,我知道她是從農村來的,從小和父親相依為命,后來父親得了不治之癥,所以她來到這座城市打工,在一家發廊做冼頭妹的時候被朱財看上了,朱財愿意出錢給她父親治病,所以她就當了朱財的情婦。

    后來她父親還是不治而死,她也就一直和朱財在一起,都快兩年了,而朱財雖然疼她,可是朱財現在都快五十歲了,根本沒有能力和她**,一年難得一次,所以她是饑渴難耐的,很需要有人和她**。

    于是我們兩人就在飯店開了房,一進房里,何曉瑩就抱著我熱情如火的索吻,兩只白嫩小手在我身上亂摸,而且是直指要害地方。

    我從昨天見到何曉瑩便一直念念不忘,早就想一親芳澤了,現在她的熱情助長了我的欲焰,我的雙手撕扯著她的衣服,我們兩個很快就**相對了。

    當我的巨龍挺進何曉瑩春水泛濫的桃源洞口時,她發出了歡情滿足的呻吟,馭女神功自然的發動,巨龍在她的花徑內一邊**一邊自動調節大小,根據她花徑的容納度自動膨脹,把她的花徑撐得滿滿、緊緊的。

    何曉瑩主動的迎合著,劇烈的挺動著,雖然現在是秋天,但是她身上已經是香汗淋漓,雪白的肌膚泛出粉紅色,嘴里大聲的**著,將她所得到的歡情與以往的壓抑盡情抒發、宣泄出來。

    巨龍非常喜歡她的花徑,瘋狂的在她體內來回**,將她一次又一次的推向**,她幾近癲狂的顫抖著身體,花徑內的**也隨著巨龍的**而四處飛濺。

    何曉瑩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了,她從來沒有體驗過如此美妙的****,她想今晚一次就滿足個夠,好幾次那至美的**差點將她弄暈,可是她心中一直在告訴自己要挺住,她要一次把巨龍吃個夠。

    何曉瑩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垮了似的,這個男人太強悍了,**的能力簡直是無與倫比,她好喜歡,她知道自己將徹底的愛上這個在她身上奮斗的男人!

    「啊啊啊啊……我要不了啦……我要死了……」何曉瑩在我身下劇烈的顫抖著,身子弓起又趴下,四肢亂舞,表情恐怖而嚇人,最后長長的大叫一聲昏死過去。

    ×××××

    經過連續幾晚和何曉瑩**,我們之間的感情上升得很快,她也說要離開朱財和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

    我把這次校服征訂招標會的情況說了一下,讓何曉瑩在朱財耳邊爭吹吹風,現在朱財還有點用,不能刺激他,等招標會結束后,不管是否成功,我都會把她接過來。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甚至花五十萬給何曉瑩買了一條項鏈,好讓何曉瑩在朱財面前幫我說好話。

    果然,朱財見錢眼開,再加上何曉瑩在旁邊鼓吹,他還親自打電話感謝我,現在他是百分百偏向我了。

    謝星嫻的設計室已經完成任務,設計出一百套校服樣本,工廠方面也一直在加班,很多款式的校服都已經完工,只等那些學校選中哪種款式再在校服上持出他們學校的校徽就可以了。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就等校服征訂招標會的召開了。

    ×××××

    一年一度的嘉誠市校服征訂招標會終于在十二月一日在市區的流星飯店召開,那天市里各個區的教育領導者、全市各大、中、小學由校長、后勤處主任等人組成的采購團,以及我們四家校服公司的代表都出席了。

    因為校服公司這個行業的特殊性,公司的營業額全靠這次的招標會,所以四家公司都組成最強大的陣容,務必要搶奪這筆生意。

    雖然各所學校的采購團有權利自己挑選哪家公司的校服,但是朱財這個教育局局長的意見卻是很有指導意義的,因為如果誰沒有按照他的建議挑選的話,以他卑鄙小氣的性格,他一定會讓那個不聽話的人吃苦頭,甚至撤掉那個人的校長職位,這也是為什么魏陽要我即使委屈自己也要送錢把朱財這個豺狼搞定的原因。

    市教育局把流星飯店第九層全部包了下來,校服征訂招標會就在這層樓召開。招標會十點正式開始,八點過一點兒很多人就來了,大廳里準備了各式各樣的酒、飲料和點心,來到這里的人們端著高腳酒杯在人群里不停穿梭,參觀四家校服公司展出的校服樣式,或者和老朋友擁抱碰杯,一起聊天,討論著各種校服款式。

    本來他們還以為是原來的那四家公司,只是更改了公司的名字而已,想不到雪靈文教公司設計的校服不但款式多樣,而且設計新穎,融九了很爭文化元素,而且校服顏色的采用也非常大膽,各種顏色的搭配超出了平時常見的呆板顏色,布料也比往年的要好、品質要高,更重要的是每種款式都融入了當前時尚流行的元素,與青少年的心理特征非常貼近。

    這些已經不僅僅是校服,簡直可以說是學生的時尚衣服,從這一百套不同款式的校服來看,這家公司真的是有用心在做,想要一拔頭籌。

    這些校長們對著校服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對雪靈文教公司的校服贊不絕口,同時對這家新冒出的公司感到十分好奇,紛紛打聽誰是老板,當得知是那個在嘉誠實驗中學搞得沸沸揚揚的黃強時,都驚訝得合不攏嘴,感到不可思議。

    「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他們心中大起好奇之心,黃強在他們心中已經成為傳奇式的人物了。

    十點到了,校服征訂招標會的所有人員都坐在寬敞的報告廳里,我們四家校服公司坐在前排,上面的主席臺安排了市教育局和區教育局的領導者坐在上面,朱財滿面春風的坐在中間,看著下面黑壓壓的坐了上千人,他就忍不住內心的興奮,因為這個招標會正是他升上市教育局局長的時候提倡舉辦的,至今已經有五年的歷史,這可是他傲人的政績之一。

    一個漂亮的女司儀淺笑盈盈的走上主席臺,拿著麥克風用甜美的嗓音說道:「下面進行第一項議程,請嘉誠市教育局局長、校服招標會的榮譽會長朱財說話。」

    朱財一臉得意的站了起來,清了清嗓子,大聲的說道:「下面我宣布嘉誠市第六屆校服招標會正式開始!」

    下面的掌聲適時響了起來,非常熱烈,朱財很滿意這種表現,他志得意滿的舉起雙手向下壓了壓,示意全部的人停止鼓掌,然后繼續說道:「今年同樣有四家公司來挫標,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有一家全新的公司參與進來,就是雪靈文教公司,雖然是新公司,但是這家公司資金雄厚、目標遠大,想必大家剛才也見識到這家公司的實力了吧!服裝設計新穎、款式多樣,而且最重要的是價錢便宜,是這次四家公司中出價最便宜的一家。我剛才在下面轉了一圈,認為這家公司確實不錯,校服做得很好,所以我這次向大家推薦雪靈文教公司!」

    朱財確實說得不錯,他果然偏向了我的公司,不過他說的這一切都是實話,非常公正,只不過他的話一向是指標,即使是一家很爛的公司,只要朱財說好,那些受他管制的校長們也會蜂擁而去采購那家公司的校服,更何況他們剛才在參觀我們公司的作品時早就看上了我們公司的產品,現在有朱財這番話,他們簡直高興死了。

    他們為朱財這次充滿人性的發言而激動,從來沒有覺得朱財像現在這么可愛,他們真想撲上去狠狠的親吻他,大聲說愛他,可是他們不能,于是他們將所有的激情都在兩個巴掌上呈現出來,拼命的鼓掌,臉也因此漲得通紅。

    中國的情況就是如此,幾千年沿襲下來的習慣太堅固了,好幾代人都無法改變,所謂官不如管,誰叫他們要受教育局局長的管制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當采購正式開始的時候,那些校長都向我們公司的展示廳蜂擁而去,人潮洶涌,我看到這種情況,都笑得合不攏嘴了,陳一丹和姚瑤陪在我身邊,見到這種情況也是非常高興。

    劉瓊、曾寧和丘心潔都在展示廳幫忙,難得的是謝星嫻也來了,本來就預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加派許多人手,足足派了五十個漂亮女員工在展示廳作介紹、登記、記帳,現在我們公司的展示廳已經排成十條長長的隊伍,每條隊伍都有幾十個人,看這架式,至少有七、八百所學校選擇我們公司的服裝。

    我端著高腳酒杯看著擁擠的人群,我不由得咧開了嘴,暗想道:「這次想不賺翻都難啊!」

    「小強,恭喜你啊!」遠處的魏陽向我舉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然后快步向我走來。

    「謝謝、謝謝!」我也回敬一下酒杯,高興的說道。

    「你這個小子不賴啊!你公司設計的那些校服款式太多了,看得我眼花繚亂的,都是精品啊!」魏陽走到我身邊,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高興的大笑道。

    我笑著說道:「馬馬虎虎了,還算過得去,哈哈不知道我們學校選了哪款校服啊?要不要我幫幫忙?」

    「呵呵!我早就看中了,喏!你看,我們后勤處的劉主任正在排隊呢!」魏陽微笑道,朝正排著的隊伍努了努嘴。

    我轉頭看了一下,果然,學校后勤處的劉主任正在那里排隊等候。

    「黃經理,場面很火爆啊!哎呀!老魏你也在這里啊!哈哈……」朱財從人群中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道。

    「哈哈!是老朱啊!」魏陽打著哈哈道。

    「朱局長、魏副校長,你們兩個認識啊?」我驚訝的問道。

    「呵呵!我們兩個是國中同學,都認識幾十年了,是吧?」朱財大笑道,神態很親昵。

    「是呀!那時我是班長,你還是一個小組長呢!」魏陽的話里藏刀。

    「是嗎?看不出魏副校長當年還是班長呢!」我笑著打哈哈。

    「是啊!所以說小時候的事情不能決定將來,愛因斯坦小時候那么笨,后來卻成了舉世聞名的大科學家,我現在已經是市教育局局長了,而你還是一個小小的副校長,哈哈……」朱財也是針鋒相對,火藥味很濃。

    「原來他們這么不和啊!如果再讓他們講下去,恐怕就要打起來了,不行,我得當和事佬,這可是我在賺錢的大好機會啊!不能讓他們兩個破壞掉。」

    我打定主意后,端起酒杯對著魏陽說道:「魏副校長,你看已經輪到我們學校了,劉主任一個人忙不過來,再說拿主意的人是你,你過去幫幫忙吧!」于是不由分說,我就把魏陽半哄半推的推走了。

    「你怎么把我推開了?我就見不得他那副豬哥、豺狼樣,這種人簡直就是社會的殘渣、人間的敗類、卑鄙無恥之徒、奸詐狡猾之人,和他當同學簡直就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恥辱!你干嘛把我推開?我就是要和他對罵,罵死他這個人渣!」魏陽很氣憤的罵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魏陽這么失態,可想而知兩人的關系是多么糟糕。

    「就是、就是,那種貪得無厭、卑鄙無恥、奸詐狡猾、賤格下流、社會殘渣、人間敗類、豬狗不如的畜生,你又何必生這么大的氣和他計較呢?別傷了自己的身體。」我勸慰道。

    我好說歹說把魏陽推走了,然后回到朱財身邊,陪笑道:「朱局長不要生氣,魏副校長這個人就是這樣,一喝了點酒便發酒瘋。」

    「沒生氣,我會和這種小人生氣嗎?他值得我為他生氣嗎?他還不夠格,這個自以為是、自命清高的人以為他是什么東西啊?什么東西都不是!」朱財表面上說不生氣,但是口氣確實十分的憤怒和不屑。

    「就是、就是,他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敢和我們朱局長對抗、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朱局長就不要再和這種小人計較了,免得氣壞自己的身子。」我又勸說道。

    「我才不屑與這種人生氣呢!」朱財說完生氣的走了。

    「你他媽的你以為你是誰啊?不就是一個貪污、腐化、墮落的政府官員嗎?不就是一個貪得無厭、卑鄙無恥、奸詐狡猾、賤格下流、社會殘渣、人間敗類、豬狗不如的畜生嗎?我操你奶奶的!」我望著朱財的背影,不由得豎起中指小聲的罵道。

    ×××××

    我們公司在校服征訂招標會中一舉成名。

    我們一直忙到下午五點鐘才把最后一批客戶打發走,盡管很累,公司的員工還是喜笑顏開的,異常興奮,她們當中有些人在原來的公司參加過招標會,但是生意很差,通常十二點不到就收工了,現在忙是因為可以賺錢。

    我們最后盤點總結一下,這次總共拿到了幾百份訂單,有八成多的學校選擇了我們公司,真是成績傲人啊!

    我揮舞著手臂叫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收拾好東西,我們去輕松、輕松,慶祝今天的偉大勝利!今晚全廠放假,我已經在這家飯店訂好了包廂,走,我們舉行慶功大會去!」

    「啊!好好啊!」

    「黃經理,我們愛死你了!」

    「黃經理萬歲!」

    員工們哪里見過如此體貼開明的老板呢?從第一天我接收工廠的時候,她們就隱隱覺得我會是一個好老板,今天一見,果然有魄力、夠爽快,于是她們不顧我的女人們都在場,盡情宣泄著內心的激動和對我的熱情。

    「呵呵……」我看著員工們如此熱情,高興的笑了。

    「看你一臉傻樣。」陳一丹的蘭花指輕點一下我的腦袋,笑罵道。

    「就是啊!你們看他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劉瓊接著說道。

    「真是色狼難改本色,看見漂亮女員工連魂都丟了。」丘心潔佯嗔道。

    「這才是我的老公啊!」姚瑤最心疼我,笑道。

    「呵呵……」曾寧看我一臉窘樣只是笑。

    ×××××

    當晚我把魏陽、阿飛、馬雄軍、張云龍、李雄、王蜿芬、賴惠顰、黃小倩還有楊靜都一起叫來,他們都很高興,頻頻舉杯向我恭喜,慶祝我賺得了第一桶金,祝賀我的公司越辦越紅火。

    「小強,我的眼光不錯吧!看來我的投資很快就有回報了,來,干杯!」魏陽端著酒杯笑道。

    張云龍和李雄一起向我走來,顯然喝了不少酒,張云龍滿嘴噴著酒氣、打著酒嗝,說道:「三弟真行啊!這么大一筆生意,馬上就能翻本啊!真是可喜可賀,干杯!」

    李雄也笑道:「你這個小子是不是行賄了?要不然那些校長們怎么都來采購你的校服?來,再干!」

    「靜姐,你今晚好漂亮啊!」我看見楊靜,快步走到她身邊贊美道。

    楊靜媚眼橫了我一下說道:「我剛好要找你呢!少貧嘴了,干杯,祝賀你,可惜靈兒今晚不在。」

    「我剛才打過電話給她了,她也很高興。」我大笑道。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到處走走。」楊靜說道。

    這一晚我過得很愉快,愉快到一不小心就喝了很多酒,愉快到整個慶功過程都忘記了,只記得大家都非常興奮,盡情的吃、盡情的喝、盡情的玩。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