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三章 忽然告白

獨孤尋歡2017-2-27 15:28:45Ctrl+D 收藏本站

    我拖著輕飄飄的身軀,帶著一身酒味,我覺得頭很暈,加上里面太吵,我的頭更加痛了,我搖搖頭,想出去外面透透氣,于是搖搖晃晃的偷偷走出慶功會的場所,夜風吹來,頓覺清風拂面,精神為之一振,我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漫步走在一個小花園里。//>
    花園不是很大,但是里面有小橋流水、亭臺樓閣、楊柳綠菌、幾座假山,顯得很靜謐。

    我沿著花園中彎彎曲曲的小路來到一座假山旁,突然發現一個女人正坐在假山上出神的想著什么,她并沒有發現我的接近,那飄逸的長發、婀娜的身段使她宛如一尊絕美的雕像,在夜里顯得如此突出,深深吸引著我。

    「是誰呢?」我暗想道,從背后不太能辨認,可是在夜風中飄揚的裙擺是如此的醒目,應該是謝星嫻,她怎么也出來了?夜風中的她顯得如此獨特、如此落寞。

    「星嫻。」我輕聲喚道。

    謝星嫻側身轉頭看到是我,問道:「是你,你怎么出來了?」

    「呵呵!那你又怎么出來了?」我微笑道。

    夜風中,謝星嫻烏黑的長發飄揚,露出秀美的臉蛋,由于她側身而身體微轉,貼身的長裙陪到好處的裹住她姣好的身材,隆起的砸大胸部顯得更是突兀,不愧是作服裝設計的,每次的穿著總能完美的把她身體的優點體現出來,使得本來就美妙的身材更加完美。

    「我出來透透氣,里面太吵了。」謝星嫻的俏臉難掩倦色。

    「星嫻,你怎么爬這么高?剛才在慶功會上沒有看見你,原來你很早就跑出來了,怎么,你不太喜歡熱鬧嗎?」我親切的問道。

    謝星嫻顯然是愣了一下,沒想到我這么注意她,是的,她很早就出來了,當時慶功會才剛開始沒多久,她就一個人悄悄的溜了出來。

    謝星嫻臉上閃過一絲寂寞的神色,回答道:「我不喜歡熱鬧的人群,害怕人多的地方,我只喜歡獨處的寧靜,享受一個人的孤獨。」

    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說出心底的話時,這意味著這個女人已經把這個男人當成是最親的人,也意味著這個女人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謝星嫻在我面前說出心底話,她寂寞的神色讓我感到受寵若驚。

    我這時也爬上假山,和謝星嫻并排坐在一起,盯著她說道:「我明白,我也是這樣,最不喜歡人多的地方,那種像市井一樣的吵鬧讓我很不習慣,剛才是沒有辦法,現在偷偷的溜出來,還是這里好啊!你看,夜風輕拂、繁星點點、秋蟲呢喃,和親近的人在一起多么美好啊!」

    謝星嫻的臉頰莫名的飛起兩朵紅云,躲開我的目光,緩緩說道:「這我知道,我是丹丹的閨中密友,她經常對我講述你的事跡,我知道你是一個很灑脫的人,喜歡清靜無為的生活,不喜歡繁文縟節。」

    我點頭道:「嗯!我不喜歡出風頭,但是我要讓我愛的每個女人都打從心底開心快樂,我做這些事都是為了讓我的女人生活得更好,只要公司步入正軋,我會把公司交給她們去打理,我還是喜歡過教書的悠閑生活。」

    「你真是一個怪人。」謝星嫻盯著我看了許久,半響才說道。

    「呵呵!是嗎?說說我哪些地方怪了?」我笑問道。

    「比如說你很好色,可是又能讓那些女人死心塌地的喜歡你,你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魅力,能讓女人為之心動。比如說你甘于平淡的生活,以你的能力,不應該只做學校的老師,尤其是你做事情總是不持常理,常常有奇招,仿佛任何問題擺在你面前沒有你解決不了的……」謝星嫻侃侃而談,第一次在一個男人面前說了這么爭話。

    我靜靜的聆聽,這個美麗爭于的女子看來也是很注意我的,望著夜色中的她,我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要了她,她也是我的女人。」

    謝星嫻一口氣說了很多,當她停下來的時候突然發現我深情的望著她,她心里沒來由的一跳,暗想道:「好深情的眼睛啊!」

    「可是現在有個問題懸在我心里好久了,我一直沒辦法解決。」過了許久,我才緩緩的說道。

    「什么問題啊?」謝星嫻問道。

    「這……我喜歡你,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機會向你開口,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可是我又不敢說出口。」欲擒故縱,這是對付女人的好辦法,我就是要讓她問我才說出來。

    「啊!」謝星嫻顯然想不到我會這樣說,張大嘴巴,驚訝的叫道。

    「是的,自從那次在公車上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可是后來一直都沒碰到你,我本來以為我們沒有機會再見面了,想不到你卻是一丹的好友,上天又把你送到我面前,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追你呢?」我問道。

    「可是你知道我有個原則嗎?」謝星嫻并沒有直接回答我,反問道。

    「什么原則?」這個原則顯然和我剛才的問題有關。

    「我的原則就是極度排斥一個男人有好幾個女人,我不喜歡花心的男人,花心的男人是靠不住的,他們只會喜新厭舊,今天喜歡你,說不定明天就把你甩了,這樣的男人讓我覺得很恐怖。」謝星嫻說完長呼一口氣,緊盯著我,想看我的反應。

    我一愕,原來是這么回事,我微微一笑道:「那你覺得我像是你說的那種喜新厭舊的花心男人嗎?」

    「這個……我也覺得奇怪,你雖然好色,但是你卻是打從心底對你的女人好,每一個愛你的女人都是春風滿面,相當幸福,你應該不屬于那種男人。」謝星嫻沉思了一會兒,輕聲說道。

    我笑道:「呵呵!謝謝你的夸獎,這么說我有機會追你了。」我說著向她的身體移動了一下,和她貼得更近了,右手一伸就想攬住她的腰。

    謝星嫻向右邊移了一下身體,顯然一時還沒法接受,可是假山頂部很窄,她這一移,屁股已經懸空,她身體一斜,向地上跌去。

    說時遲那附快,我的左手急忙伸出,右手同時橫抱,因為出手太快,我根本沒有思索,兩手恰好抱住她豐滿高挺的**,軟軟、鼓鼓的,感覺真舒服,可是緊接著屁股上傳來一陣疼痛,剛才移動身體救她的時候,被凹凸不平的假山刮了一下屁股,火辣辣的疼。

    「怎么了?」謝星嫻看到我齜牙咧嘴的表情,忍不住關心的問道。

    「剛才被石頭刮了一下屁股,好疼。」我咬牙說道。

    「哈哈……活該。」謝星嫻的美目盯著我大笑道,好像我做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樣。

    還真糗啊!被一個女人取笑,我尷尬的咳嗽出聲,發現我的雙手還放在她的胸脯上,我心里突然起了壞心,雙手用力在她高聳尖挺的**壓揉著。

    謝星嫻的臉忽然一紅,卻沒有叫出聲,只是眼睛狠狠的瞪著我。

    不知道是酒意驅使,還是那股沉睡了很久的異念作怪,手上傳來的舒服感讓我不舍,我繼續隔著衣物揉捏,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張開,緊緊夾住她的**用力摩擦著,她的**很快就膨脹、堅硬起來,極爽的快感沿著指尖迅速蔓延全身。

    謝星嫻滿臉潮紅,身體微微的顫抖著,顯然她是非常舒服的,可是她好像故意表現剛烈似的,只見她雙唇緊咬,極力忍受著欲火的煎熬,到后來她干脆閉上眼睛,雙手握拳,身體微顫,享受著快感的沖擊。

    我知道謝星嫻是一個剛強的女子,不過這個時候她雖然沒有出聲,我也知道她已經準備接受我了,她像一個欲迎還拒的少女,等待愛的洗禮。

    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待無花生折枝,既然謝星嫻已經默許了,我還等什么呢?

    我挨了過去,張開嘴輕咬謝星嫻的耳垂,親吻她的粉頸,很快的她就呼吸急促而且粗重起來。我在她的粉頸上面留下溫熱的唾液,繼而舔上她的下巴,最后來到她的小嘴,吻著她的紅唇,然后才伸出舌頭敲開她的牙齒,伸進她的嘴里舔著,開始的時候她還閃躲著,最后她也主動伸出舌頭和我的舌頭互相嬉戲纏繞。

    我們親吻良久,我的嘴開始向下移,在謝星嫻領口的上方案叼著,舔著微露的乳溝,我空出左手把她的戎領領口盡力拉低,舌頭隨之侵九進去,舔進了她深深的乳溝。

    然后我的左手放在謝星嫻肥大的臀部上,撈起她的裙子,把手插進她的內褲里面,和她的臀部作親密接觸,手指在她的臀部溝縫里輕輕滑動,向前移動,觸到了她的神秘花園,濕濕黏黏的,已經是春水泛濫。

    一系列的挑逗讓謝星嫻欲火中燒,**高漲,左手攀上我的手臂,在我的胸膛上撫摸摩娑,右手不斷撫摸我的短發。

    這個舉動更加刺激我的**,撩得我的欲火更加旺盛,謝星嫻的主動帶給我極大的享受,我的雙手動得更加起勁,嘴巴扒開她的胸罩,親舔著她的**,含著她的**吸吮。

    這時謝星嫻再也忍不住了,雙手也來解開我的衣服,拉開我的褲子拉鏈,隔著內褲撫摸我的巨龍,但是始終都沒有突破最后一層。她一只手拉著我的手來到令無數男人向往的神秘花園,雖然隔著裙子,但是能感受到里面的萋萋芳草,也能感受到內褲的濕潤。

    「進來吧!要了我吧!」謝星嫻喃喃自語道,長長的呻吟,主動邀請。

    于是我把謝星嫻抱起來坐在我的腿上,撩起她的裙子,褪下她濕漉漉的內褲,她也把我的巨龍掏出來,扶著巨龍就往她的桃源洞口送。

    謝星嫻的花徑狹小緊窄,巨龍自動的調整大小,輕松的頂了進去,突然碰到一層障礙,巨龍一顫一頂,瞬間突破那層薄薄的障礙,直直的插了進去,頂到花心深處。

    「啊!」謝星嫻疼得大叫一聲,突然意識到什么,又強忍住劇痛,緊閉著嘴唇。

    我摟著謝星嫻的纖腰聳動,屁股往上頂,嘴巴含著她的**舔著、案吮著。

    一時之間,假山上春意盎然。

    一開始我們都沒發出大聲響,沉醉于美妙的感受中,隨著爽快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堅強的謝星嫻終于忍受不了而大聲的呻吟**起來。

    「什么人在假石那里?」黑夜中,遠遠聽到有人在喊。

    「糟糕!被飯店保安發現了!」我暗想道。

    謝星嫻這個時候也驚醒了,神情緊張的到處亂看,我立即抱起有點不知所措的她一縱跳下假山,飛快跑進小路。

    我跑了一段路,感覺甩開了來人,我看向謝星嫻,此時她緊摟住我的脖子,星眸半開,滿含深情,正含笑的看著我。

    我心想道:「美人就是美人,怎么看都誘人。」

    我雙手用力上拋,待她的身子下落時,我再用力挺動屁股,狠狠的頂了上去。

    「啊!噢……」謝星嫻驚呼一聲,又開始扭動屁股在我的懷里掙扎,迎合著我的動作。

    于是才剛平息的戰火又開始點燃,在夜色中的草地上、小路上、小樹邊,我們一次又一次的留下愛的痕跡。

    雖然高勇參軍離去對班上的同學打擊不小,很多同學在那個星期都散漫不用功,尤其是幾個和高勇比較要好的同學,但是在我的鼓勵教育下,他們很快就恢復了士氣,全心全意投入到緊張的課業當中。

    經過大家集中討論和投票,已經選出新班長,就是賴惠顰,作為班上的大姐大,出生在經商家庭的賴惠顰果然很有管理才能,把班級管理得井井有條,幾乎不用我操什么心,才使我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當中。

    武術社因為高勇的離去而少了一個社長,不過武術社人才濟濟,很快就選出新的社長,在新社長的帶領下也是有聲有色,社員的學武勁頭更大,很多社員的進步可以用神速來形容。

    在上個星期舉行的嘉誠市高中生格斗競技大賽中,我們學校的武術社一舉成名,總共奪得了太極表演、跆拳道、散打等三個項目的冠軍,金牌之多位居全嘉誠市之冠,為我們學校爭得極大的榮譽。

    嘉誠市所有的學校對我們武術社刮目相看,以前他們都認為我們學校的學生只會考試和文藝表演,現在他們終于認識到一匹黑馬的誕生,再也不敢小覷我們學校了。

    ×××××

    現在已經是十二月的下旬了,明天就要進行這個月的模擬考試,針對學生最近出現的一些情況,我覺得有必要在班會課上進行一次講話,指出他們存在的不足。

    當上課鈴聲響了之后,我輕松的邁進教室,走上講臺,眼睛一掃,便把教室內所有學生的情況都掌握了。

    學生們都穿著整齊的校服,端正的坐在座位上,靜靜等待我開口,他們的眼神都是無比清澈,充滿了無比信任,甚至有些崇拜。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開口說道:「最近班上有些同學又開始變得散漫、無心向學了,也許是因為高三枯燥的學習生活或者是高三的壓力,又或許是上個星期的格斗競技大賽讓你們的心又活躍起來、不安分起來,但是我希望同學們能克制自己的情緒,不要在最后關頭迷失自己,搞不清方向。」

    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我當初創辦武術社的原因就是看到你們的學習生活太枯燥、沉悶,想讓你們有個釋放壓力的場所,雖然讀大學并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讀大學是一個很好的出路,所以我希望同學們能靜下心來,這個學期很快就過去了,明天是這個月的模擬考試,我希望同學們能考出自己的水準,你們說好不好?」

    「好!」學生們異口同聲、聲音洪亮的回答。

    「我也相信同學們能夠做到,加油!」我滿意的說道,同時右手握拳,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加油!」學生們也大聲喊道。

    經過兩天緊張的考試和改卷,成績終于在今天出來了,當我拿到成績單的時候,抑制不住的高興起來,又是一次大豐收,學生們的成績竟然是出奇的好,而且全校前十名我們班就占了三個,單科成績我們班也是科科都有前三名,他們真的是用心在讀書了,不枉我的一片苦心,我高興的哼著小曲回到辦公室。

    「小強,有什么喜事啊?看你樂的樣子。」鄒海風看到我春風滿面、喜滋滋的走進來,笑問道,不等我回答,她看到我手里拿著一張紙,馬上就明白了,急聲問道:「是考試成績嗎?考得怎么樣?好不好?」

    「不錯、不錯,呵呵!你自己看看吧!」我說著把成績單遞給她。

    鄒海風先是在班上成績掃了一眼,還是賴惠顰、黃小倩、狄良排在前面,然后又翻到背面,看完全校各個班的資料統計后高興的抬頭望著我,大叫道:「啊!這么好,真是難為他們了,這才是他們真正的水準啊!」

    「是啊!這次比上次又有進步,只要能保持這個情況,到明年六月份,我們班肯定能大獲全勝。」我開心的說道。

    「這都是你的功勞,是你把他們的學習激情全都激發出來,如果不是遇到你,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成績。」鄒海風望著我說道,眼里藏有什么,閃閃發光。

    鄒海風心想道:「他真是一個奇男子,身上就是有一股魅力,能讓人心折,甘心聽他的話。」

    「哪里、哪里,是所有科任老師還有學生的努力,我只不過是其中一份子而已,這是高三十班所有師生努力的結果。」我搔著后腦勺,傻傻的笑道。

    「這就是你的優點,不居功、不貪功。」鄒海風看著我的眼睛露出深深情意,感慨的說道。

    「除了這個,我就沒有其他優點了嗎?」我盯著鄒海風的眼睛,好像看到了什么,忍不住調皮的問道,還對著她眨了眨眼。

    「你?」鄒海風看著我湊近的俊臉以及直視她心靈的眼睛,莫名的感到一陣恐慌,暗想道:「難道他看出了嗎?不,我不能讓他知道我愛他,他有那么多女朋友了,他會喜歡我嗎?」

    鄒海風轉過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聲音有點顫抖的說道:「不,你還是有很多優點的。」

    「是嗎?那你說說我還有什么其他的優點?」我追問道,以前鄒海風對我總是有意無意,這次我一定要知道她心里是否有我。

    「很多。」鄒海風低聲道。

    「是不肯說還是說不出呢?」我問道。

    鄒海風急了,大聲的說道:「當然說得出,你關心愛護學生、教學得法、腦子靈活、人長得帥、知識淵博、對女孩子又好、很會體貼女孩子,聽說你還做得一手好菜……」

    我有這么多優點嗎?我平時怎么沒有注意到?看著鄒海風嘰哩呱啦的羅列了好多我的優點,我不由得有點啼笑皆非,同時也終于知道我在她心里一定有地位。

    「哦!想不到我還有這么多優點啊!」鄒海風終于說完了,我含笑的看著她說道。

    「嗯!」鄒海風似乎意識到什么,臉上飛起兩朵紅云,顯得羞澀萬分。

    「你和那個大編輯發展得怎么樣啊?」我轉換一個話題,迂回攻擊。

    鄒海風的眼神明顯黯淡了下來,以淡淡的口吻說道:「沒怎么樣,還是老樣子。」

    鄒海風臉上閃過的落寞神色逃不過我的眼睛,我知道她肯定不喜歡那個大編輯,只是礙于魏陽的面子,她一定很不高興這段戀情。

    我暗想道:「不,我不能讓我喜歡的女人這樣生活,我要把她搶過來!」

    我突然伸出雙手一把握住鄒海風的雙手,深情的說道:「要不然你跟我吧?我一定會讓你開心快樂的!」

    鄒海風一驚,想不到我會在如此情況下表白,她的雙手掙扎著,臉蛋又變得羞紅,但是心里卻有股莫名的欣喜。

    「他還是喜歡我的、他還是喜歡我的!」鄒海風心里高興的大叫道,但是嘴里卻說道:「放開我的手,讓大家看見了不好。」

    「哎呀!恭喜你啊!黃老師。」本來寂靜的辦公室突然涌入許多老師,都是剛才一起開會的高三班導師。

    我連忙松開鄒海風的手,轉頭大笑著和他們打招呼。

    高三一班的李老師感慨道:「真是后生可畏啊!我們都老了,你們班這次比上次進步更多,把我們班的那些學生都比下去了。」

    「哪里、哪里,他們只是不斷進步而已。」我謙虛的說道。

    「黃老師,這次你們班取得了全校第一,你是不是該請客啊?」一個老師提議道。

    「是啊!要請、要請。」其他老師都跟著鼓動起來,大聲的吵鬧著。

    「請客有什么大不了的,今晚幾點在學校附近的雄海大飯店八號房,我現在就打電話去訂位。」我說完就撥通雄海大飯店的電話,訂好了包廂。

    「小強,元旦快到了,學校舉行的元旦文藝晚會每個班要表演一個節目哦!你在班上布置了嗎?」鄒海風提醒道,怕我不記得這件事。

    「哦!小事一樁,我們班是最好的,即使不用我布置,班級干部也會處理好的。」

    「哼!真會吹!」鄒海風的媚眼瞟了我一眼,顯得非常可愛,然后說道:「我知道班上很多同學都是文藝積極分子,可是你作為班導師還是應該過問一下啊?對了,還有每個班的老師也要準備節目。」

    「老師也要嗎?我可不喜歡拋頭露面,怎么辦?萬一我表演節目,全部的女人都愛上我怎么辦啊?」我表情夸張、無可奈何的嘆道。

    「得了吧!」鄒海風終于被我逗笑了,「咯咯」的笑得很開心。

    「你報了什么節目沒有?」我問道。

    「因為規定要每個班的老師表演節目,陪好學校有個集體舞蹈,所以我想和你一起搭檔跳交際舞,你不會拒絕我吧?」鄒海風渴望的盯著我問道。

    「好啊!能與美人共舞是我的榮幸。」我微笑道。

    鄒海風抑制不住內心激動的說道:「謝謝!有空的時候我們要多練習一下,培養彼此之間的默契。」

    「沒問題,每天下午四點我們就到學校練舞館練舞吧!」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