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六章 巨額資金

獨孤尋歡2017-2-27 15:30:9Ctrl+D 收藏本站

    幾天后,學校的朝末考試成績出來了,我們班全部同學都通過畢業考試,而且總體成績比上次月考又有了一點兒提高,而且我們班還活得了「文明班級」的榮譽稱號,這是十班的同學從高一到高三得的第一個獎,全班同學都高興極了,個個歡呼雀躍,這讓我感覺這半年多來的辛苦付出終于有了回報。

    讓我更高興的事還在后頭,學校每個學年都會進行教師評比,根據老師在本學年的工作表現和成績,由學生們在網路上投票,選出最多票的老師,然后交由全校教職員在大會再進行投票,評出各個獎項的前十名。

    幸運的是,我竟然在各個獎項都獲了獎,被評為「優秀班導師」、「優秀教師」、「優秀教練」,是嘉誠實驗中學有史以來第一個獲得全部獎項的老師,連讓其他老師有的羨慕、有的妒忌、有的恭喜。

    「恭喜你,你贏了!」愛賭的瘦猴把二十萬元交給我,由衷的祝賀我。

    「呵呵……」看著這一大堆獎狀和二十萬元,我不由得笑了,好開心。

    「恭喜你!托你的福氣,我也贏到二十萬元,呵呵……」鄒海風走到我身邊,笑著向我道喜。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須努力,為了明年的大學聯考,讓我們共同努力吧!」我伸出了右手,高興的說道。

    「共同努力!」鄒海風也伸出右手緊緊握住我的手,顯得非常興奮。

    ×××××

    高一、高二的學生全部都放假了,只有高三的學生還留在學校里補課,沒得休息。高三可是最關鍵的一年,十二年寒窗苦讀就看這一年能否考出好成績,所以老師和學生都憋足了勁,放棄休息時間,力爭在大學聯考中多拿幾分。

    往日熱鬧的校園也寧靜了許多,雖然已經是冬天,但是嘉誠市地處南海之濱,冬意并不明顯,樹上的葉子并沒有全部掉光,還有幾絲綠意,落葉鋪滿了校園中的小路,賴惠顰和我在小路上一邊走一邊聊天。

    「強哥,瑤瑤是不是你的女朋友?」賴惠顰忽然神秘一笑,輕聲的問道。

    「你怎么問這個啊?她父母都出國工作了,讓我照顧好她。」我一驚,這個鬼靈精不會是看出什么了吧?但是我還是不動聲色的反問道。

    「嘻嘻……你把她照顧得太好了,都照顧到床上去了。」賴惠顰還是詭異的笑著,問題更加直接了。

    「你!」我真是為之氣結,可是又拿她沒辦法,她說的是實情,我把姚瑤照顧到床上去了,可是她是怎么知道的?我該怎么對她說?看著她調皮的笑臉,我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對她說。

    「好了,你是不是在想著怎么回答我啊?我就不再逗你了,告訴你實話,是我逼瑤瑤告訴我的,瑤瑤已經把你們的事情全部告訴我了,說你有七、八個女人,還說你那里……」賴惠顰說到這里瞄了一下我的褲襠,嬌笑道:「很厲害,和你**的感覺很好,哈哈……」她說到最后,大笑著跑開了。

    原來是這樣,嚇了我一大跳,姚瑤也真是的,怎么可以把這種事隨便跟賴惠顰說?要是傳揚出去,我還不成了監守自盜的大騙子,我還怎么在嘉誠市教育界立足啊?不行,我得叮囑賴惠顰不能說出去。

    「顰兒……」我追了上去。

    「放心吧!大色狼,我不會說出去的。」柿惠顰保證道,笑得很開心。

    「謝謝。」我點頭道。

    「拿什么謝我啊?我可不喜歡空頭支票唷!」賴惠顰狡黠的笑道。

    「那你想要我怎么謝你?」我無奈的問道。

    「嘻嘻……給我看看你的那個。」賴惠顰一點兒都不臉紅,還是一副嬉笑頑皮的表情。

    「天啊!現在的女生都怎么了?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哪有女學生這樣要求老師的?」我暗想道,不禁有點臉紅,反倒不好意思起來。

    「給不給看啊?」賴惠顰笑問道。

    「咳咳……這有什么好看的?」我尷尬的說道。

    「瑤瑤都看過,我也要看看。」賴惠顰說道。

    「好,只看一會兒啊!」我萬般無奈的說道。

    我看看周圍并沒有人,于是快速拉下褲鏈,掏出陽物,此時軟綿綿的很小,我急聲說道:「看吧!」

    「啊!這么小,瑤瑤都說好大的,快,快讓它硬起來。」賴惠顰顯然沒有見過,驚嘆一聲后,興奮的大聲叫道,然后很好奇的盯著我的陽物看。

    我心中忽然冒出一個惡作劇的想法,狡黠的笑道:「想要它硬起來,你就用手去撫摸它啊!」

    「是嗎?」賴惠顰猶豫了一會兒,然后慢慢伸出顫抖的手抓住軟綿綿的陽物。

    賴惠顰的玉手小巧冰涼,很有肉感,陽物感受到美女的氣息,自動的膨脹起來,變粗、變長、變硬,一下子就變成龐然大物。

    「啊!」賴惠顰又驚叫一聲,巨龍握在手中,滾燙、滾燙的,它粗得驚人,她的一只手還握不住,剛才差點跳脫出手。

    賴惠顰仔細的看著打量著這條紅色的巨物,整條都是紫紅的,青筋畢露,巨龍的龍頭像雞蛋那么大,圓圓的閃著光澤,獨眼怒睜,一跳一跳的相當可愛,她情不自禁的用手輕輕套弄起來,并用纖纖玉指在龍頭上輕撫。

    「好了,看夠了沒有?有人來了。」我看到遠處有人朝這邊走來,連忙說道。

    賴惠顰一驚,連忙松手,我一發神功,巨龍馬上縮小,我連忙拉起褲鏈,然后拉起賴惠顰跑開了。

    「好大啊!」賴惠顰還沉浸在剛才的驚嘆中,喃喃說道。

    「大你個頭,剛才你說有事找我就是為了這件事啊?」我敲了一下賴惠顰的頭,把她敲醒過來。

    「啊!」賴惠顰又大叫一聲,問道:「你為什么敲我?好痛啊!你說什么?」

    「你剛才下課說有事情和我說,現在說完了沒有?」我問道。

    「哦!我差點忘了,都是你!」賴惠顰瞪了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往回走,同時說道:「是這樣的,我爸爸從美國回來了,他說想見見你和你聊聊天。」

    「是嗎?好的,我也正想和你爸爸聊聊,你回去告訴你爸爸晚上幾點在古典咖啡廳見吧!」

    晚上八點,古典咖啡廳里,我正用手撐在桌子上架著腦袋看著落地玻璃外的車水馬龍,暗想道:「人生也不也是如此嗎?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所有人都在努力討生活,都在謀一份福利。」

    「你好,你是黃強老師吧?我是賴惠顰的爸爸賴時谷。」隨著一聲敦厚的男性中音,一只寬厚的手掌伸了過來。

    我連忙站了起來,伸手相他重重的握了一下,趁機打量這個有一個精靈古怪的女兒的父親。

    只見賴時谷油光水滑的頭發梳得很整齊,抹著厚厚的發膠,一絲不亂,紅潤的臉龐顯得成熟而精明,眼睛細小而狹長,戴著一副無框的眼睛,眼光彷佛能看穿人心,銳利而又不失溫和,身子修長,穿著一套整齊的黑色西服,系著一條條紋領帶,整個人給人一絲不苛、精明干練的感覺。

    我疑惑的想道:「咦?怎么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似的,而且賴時谷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很熟悉,但是一時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賴時谷說道:「我聽顰兒講起過你,我第一次聽到她這么常提起一個老師的名字,而且還是贊揚,沒有一點兒批評。我自己的女兒我很清楚,她從讀小學開始就不受老師喜歡,她回到家也總是罵老師,所以我就對你這個老師很好奇,看看究竟是什么樣的老師能讓我頑劣的女兒變得如此乖巧。」

    「這次我回國,看到也聽到很多你的故事,你果然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不但把本職工作做好,能把一個問題班級調教好,更重要的是你還把一家公司經營得蒸蒸日上,果然是一個人物,所以我就更想快點見到你了,呵呵!今日一見,果然是氣宇軒昂、人中之龍啊!哈哈……」賴時谷坐在椅子上,顯得很興奮的娓娓說著。

    「你太夸獎了,我只不過認為他們都還是孩子,只要找到他們的心,就容易溝通了,而我恰好找到了他們的心而已。至于開工廠嘛!我也是因為運氣好,找到一大群人才幫我管理公司,呵呵……」我笑道。

    「這就是你的厲害之處,現在的年輕人很難管教的,不瞞你說,我雖然是顰兒的父親,可是她也不聽我的話,她專門和我唱反調,而我在美國也忙,沒時間管她,本來是要接她到美國生活的,可是她怎么也不肯去,不過現在她遇到你這么一個好老師,算是她的造化,我真該謝謝你。」賴時谷微笑道。

    「你客氣了,這是我的職責,顰兒是一個很乖巧、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子,我也很喜歡她。」我真誠的說道。

    「前兩天我專程帶人到你的公司考察過了,覺得你的公司很有發展前途,潛力非常大,現在你的公司除了做校服之外,還向公司的制服發展,這是一個很好的思路,我看好你的公司,所以我想投資你的公司,首期投入十億元。」賴時谷話鋒一轉,談起我的公司來。

    「啊!十億,那不是收購嗎?」我暗想道,于是我連忙搖頭道:「不不,我的公司不賣,這可是我的心血,我不賣的。」

    「哈哈!你不必擔心,我不會收購你的公司,我請專業的評估公司對你的公司進行了評估,以現有資產加上潛力資產,你的公司值三十億元,所以我這點資金的注入并不是收購,而是用顰兒的名義購買,算是我替顰兒買的一份保險。」賴時谷揮揮手,解釋道。

    「這樣啊!那行,明天我們到我公司簽訂契約吧!」既然這樣,我何樂不為呢?

    「年輕人,認識你我很高興,好好干,將來你會前途無量的,成就肯定比我大。」賴時谷站起來和我握握手,然后走了。

    我細細的咀嚼他最后一句話,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想道:「啊!他不就是靠房地產起家,現在擁有房地產、電子、零售、軟體、光學等各個行業的上市公司綠光集團的總裁賴時谷嗎?我就說怎么會這么面熟,因為經常能在電視、報紙上看到他,目前家產有六百億美金,是亞洲的首富,在世界排名第九的富翁,現在有他這十億資金的注入,公司會更快的發展,我得馬上回去告訴老婆們這個好消息,和她們好好討論。」

    ×××××

    因為有了賴時谷投入的十億資金,雪靈文教公司很快就擴大了廠房,修建能容納所有上晚班職員的宿舍。

    市場拓展部接著傳來了好消息,他們爭取到幾家大公司十萬套制服的訂單,于是設計部日夜趕工,把這些公司的制服設計出來,然后開工,為雪靈文教公司的轉變開拓立下了汗馬功勞。

    ×××××

    日子過得很快,十天的高三補課時間結束了,中國人最隆重的春節馬上就要來到,幾個老婆都要在公司上班,我只好開著車和姚瑤去辦年貨,買了春聯、年畫、各種糖果,把整揀別墅裝飾得年味十足。

    除夕前一天,我們就全廠放假,直到元宵過后才來上班,只留下保安在那里守廠。

    楊靈打電話來說過年不回家了,想到年紀小小的她竟然要在異地過年,我心里不免有些傷感,又想到楊靜一個人在家,于是我好說歹說把她請到我家和我們一起共度春節。

    除夕夜,我請了飯店最好的廚師準備一桌超級豐盛的飯菜,這頓團回飯我們整整吃了三個多小時,各個老婆之間竟然是出奇的團結和諧,這讓我感到相當幸福和莫大的自豪。

    大家吃過飯后,都各自打電話回家給父母拜年,然后我們一家子就分成幾桌,有的打麻將,有的打牌,一直玩到十二點等新年的鐘聲敲響,各自許下新年的愿望和祝福。

    年初一是吃齋日,也是出門玩耍的日子,我們一家子開了汽車出擊逛花市,觀賞各式各樣爭奇斗艷的花草,然后逛廟會、猜燈謎、品小吃,每個地方都留下我們的足跡,每到一個地方我們都要照像,玩得不亦樂乎。

    我們一直玩到下午才回來,大家直喊太累了,于是各自回房睡覺。

    晚上吃過晚飯我們又出去看煙火,晚上的城市流光溢彩,那些霓虹燈五顏六色、五彩繽紛,煙火在嘉誠河上空飛舞騰挪,時而如碩大的花朵綻放,時而像是盞盞小燈籠般的飄揚,時而煙火匯聚成一條瀑布般,真的是變化萬千、絢麗多彩,看得人眼花繚亂。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大家早已認同了楊靜在家中的地位,也都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了,大家受的教育都很高,思想上也很開放,所以并沒有認為有什么不妥。

    昨晚楊靈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就告訴她我已經把她媽媽搞定了,她高興的在電話里對我大親特親,然后她馬上要楊靜聽電話,問楊靜是否有此事,我記得當時楊靜臉羞得都紅到耳根了。

    昨晚大家都一致同意讓我和楊靜同處一房,她們則全都睡到那間特大的房間那張特大的床上去,靜靜等待我把楊靜弄舒服了再去服侍她們。

    楊靜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能和這個大家庭的人在一起,真是上天的恩賜,主要是這么多的妹妹都很好相處,謙讓和諧,隱然把她當成大姐,一切都聽從她的,她在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讓眼前這個小男人幸福,聽從他的主意,甘心為他做任何事情。

    我們看了煙火后一起打道回府,晚上在眾多老婆的勸說下,楊靜終于加入了我們大被同眠、大床同榻的隊伍,一晚上我以一敵八,把馭女神功全力施展開來,把眾女殺得嗷嗷直叫,全部昏死過去。

    幾個女人的陰氣稍微可以滿足我練功的需要,現在我的馭女神功正在向「靈欲交融」的境界邁進,正是需要大量陰氣的時候,以一馳幾勉強夠。

    我坐在床上閉目運功,粉紅色的內力在全身大小經脈中運行,我能清楚的內視,只見內力行經之處,經脈像被梳理了一番似的,自動擴張,順滑無比,這些內力最后歸結到丹田中去,粉紅色的小丹這個時候已經像拳頭一樣大了,粉光瀅瀅,流轉不停,充滿了無限的力量。

    大年初二是到親戚朋友家拜年的日子,昨天賴惠顰和黃小倩都打了電話過來,說今天約好幾個同學一起來給我拜年。

    今早起來,我和大小老婆們又開始了一輪**大戰,這次我稍微有所收斂,沒有讓她們舒服得暈過去。

    當大家休息好后,我們又開始忙了,汪伯和吳阿姨在除夕那天就各自回家過年了,像做飯這種粗活哪能讓老婆們珍貴的玉手做呢?于是自然就落到我的肩上了。

    楊靜比較年長,自然很會照顧我,主動要求和我一起在廚房忙,可愛的姚瑤就在廚房里進進出出,不時驚訝的看著我切菜,看到我刀功如此嫻熟,切出來的菜大小都一樣,像是變魔術一樣,她大驚小怪的,說我的廚藝比她父母還要好。

    「瑤瑤,請姐姐們把瓜果擺出來,不要老是玩了,顰兒和小倩他們很快就來了。」楊靜說話的樣子儼然是家里的大女主人。

    「我已經全部擺好了,我來看看你們做什么好菜,我也要學,像大姐一樣能幫得上老公的忙。」姚瑤乖巧的回答道。

    「還是我的瑤瑤最乖,來,香一個。」我探頭過去,姚瑤給了我一個香吻,我也親了她一下,然后說道:「你還是出去玩吧!打個電話去問問顰兒他們什么時候過來。」

    「好。」姚瑤蹦蹦跳跳的出擊了。

    「她真可愛。」楊靜由衷的感嘆道。

    「呵呵!你們各有各的特點,像你就是最有女人味的,渾身散發成熟的味道,讓我最迷戀。」我說完探過頭去在楊靜的嘴上索吻著。

    「你真會說話。」楊靜嬌喘道,然后伸出舌頭和我深吻起來。

    十一點左右,賴惠顰、黃小倩、林娟、狄良、張耀興等人都來了,大家一進門就雙手抱在一起,嬉笑的怍揖道:「恭喜、恭喜,恭喜發財,紅包拿來,沒有紅包,打成熊貓。」然后雙手攤開,一個個笑嘻嘻的索要紅包。

    「新年好啊!」眾多老婆也都高興的打著招呼。

    「過了一年,又大了一歲,祝你們在新的一年里學業進步,考上理想的大學,來,一個人一個紅包。」楊靜從身上掏出早已準備好的紅包,一個一個的發到他們手上。

    「謝謝!」他們笑得很開心,讓人想起少年時代的美好時光,如陽光般燦爛,如春風般溫暖,如燭光一樣溫馨。

    大家聊了一會兒,我就把飯菜全部做好開飯了,十多道菜和兩道湯,非常豐盛,我拿了五瓶紅酒出來,紅酒酒精濃度不高,學生們是可以喝一喝的,于是十多個人圍坐在一桌,大家杯來盞去,談興十足,學生們難得有如此輕松的環境,談話十分輕松,尤其是幾個男生,不時冒出一些笑話,逗得在座的各位都哈哈大笑。

    我心想道:「不愧是我的學生,在女人面前能輕松自如的駕馭話題,顯得幽默詼諧。」

    「強哥,你夠厲害的,一下子有這么多個老婆,不怕腰酸背疼嗎?」張耀興對我眨了眨眼,笑嘻嘻的問道。

    「就是啊!強哥,你真是我們的偶像、我們的榜樣、我們的楷模、我們的模范。」狄良這個小子一張嘴就是一長串的馬屁。

    「哈哈……等你們考上大學,也可以放心的去追女孩子了。」我大笑道。

    ×××××

    吃完午飯、收拾好碗筷后,我們大人就在打麻將、打牌,學生們有的在玩游戲機,有的在上網,有的在玩網路游戲。

    下午我打電話請飯店的廚師到家里來做晚餐,晚上大家喝酒喝得更歡,賴惠顰更是喝醉了,不過她還是揮舞著兩只手臂大聲的叫道:「誰說我醉了?我沒醉,來,再喝,怎么?不和我喝,我自己喝……」她說完又拿起酒杯「咕嚕、咕嚕」的灌了下去。

    「顰兒,你醉了,不要喝了。」我說著伸手奪過賴惠顰的酒杯。

    「我沒醉,誰說我醉了?」賴惠顰搖搖晃晃、口齒不情,話都還沒說完,她突然「撲通」一聲靠在桌子上醉死過去了。

    我搖搖頭笑道:「這個鬼丫頭,看來今晚她是回不去了,要不然你們都在我這里住一晚怎么樣?」

    「不了,我們還是回去吧!」狄良和張耀興堅持要回去。

    「小倩,你們呢?」我問道。

    「我留下來照顧顰兒吧!小娟,你呢?」黃小倩說道。

    「我爸媽不讓我在外面過夜,我還是回去好了。」林娟搖頭道。

    我說道:「那好吧!我送他們回家,等我把顰兒抱到房里安頓好她再下來。」

    我一把抱起沉睡的賴惠顰向樓上走去,這個家伙挺重的,恐怕有快要五十公斤,我把賴惠顰放在床上,這個家伙還在迷迷糊糊嘟哎著什么,兩只手很不安分的亂動著,我幫她把被子蓋好,看著她紅紅的臉,相當可愛,忍不住輕輕的親了一口,然后我下樓開車把學生們都一一送回家。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