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七章 兩女失身

獨孤尋歡2017-2-27 15:30:35Ctrl+D 收藏本站

    待我回到家里的時候,除了姚瑤和黃小倩不在客廳里之外,眾多老婆們都在看電視、打牌。//www。qΒ5。cOm>
    我脫下外套,一問才知道姚瑤和黃小倩已經去睡覺了,于是我就上樓去看了一下,姚瑤和黃小倩兩人均已經睡熟,鼻息均勻細微,嘴角還掛著甜甜的微笑,想是夢中看到什么高興的事情吧!我輕輕關上房門退了出來,轉頭去看看那個酒醉的鬼丫頭。

    我一推開門就嗅到一股臭味,床前吐了一地板的嘔吐物,正散發出陣陣臭氣,賴惠顰歪躺在床上,被子被掀開了,那個睡相讓我想起豬八戒,無憂無慮,睡得正酣。

    我搖搖頭,拿來掃把將嘔吐物掃干凈,再用拖把拖干凈地板,然后端來熱水,用毛巾給賴惠顰擦干凈臉,發現她的衣服上也沾到一點兒嘔吐物,我便把她扶了起來,解開她的扣子,正要把她的外套脫下來。

    「強哥,我愛你,我好愛你……」賴惠顰突然出聲,雙手抱著我。

    我低頭一看卻看到賴惠顰是在說夢話,我輕輕一笑,拉開她的雙手俯身把她放到床上。

    「這個鬼丫頭不會也愛上我了吧?」我想著想著便想起了那天給她看小弟弟的情景,巨龍忽然竄了起來,耀武揚威的頂著褲子。

    我心想道:「靠!它還真的想了!」

    我的眼光不由得落到賴惠顰身上,說實話,賴惠顰是一等一的美女,身材婀娜多姿,發育良好的**高聳而碩大,蠻腰細膩,臀部翹而圓,顯得非常豐滿。

    此刻隨著她的呼吸,飽滿的胸部不停起伏,我的雙手不由自主的伸了出去,放到她的**上,雖然隔著幾層衣服,但是我依然感受到她的**充滿爆炸性的彈力和堅挺,我的雙手不由得用力的壓揉起來。

    「強哥,為什么你不懂我的心?我好喜歡你,你知道嗎?從見到你的第一面起我便喜歡上你了,可是你就是不懂顰兒的心,我好煩、好苦惱。」賴惠顰又開始在說夢話了。

    「啊!強哥,你……你來了。」賴惠顰在睡夢中感覺到身上有一股舒服感,一睜開眼睛卻看到心中愛極的黃強,不由得驚喜的叫了出來,接著看到我的雙手正放在她的胸部上揉搓著,那股舒服感正是從那里傳來的,多日夢想的事情就在眼前了,她心中不禁大喜。

    「啊!你醒了。」我連忙把手移開,真糗,想不到她竟然會醒了過來,我解釋道:「你吐了一地都是,所以我來……嗚……」

    賴惠顰不想多聽,突然雙手攬住我的脖子,把我拉了下去,張嘴吻住我的嘴巴,而且還主動的伸出舌頭索吻著。

    我一愣之后繼而欣喜,也熱烈的回應著。

    過了良久,賴惠顰才松開了小嘴,臉蛋紅撲撲的,雙眼迷蒙的看著我,呼吸粗重、氣喘吁吁,胸脯劇烈的起伏著。

    「強哥,我要。」賴惠顰突然出聲,語氣堅決。

    「這……」我有點遲疑。

    「不用害怕,我早就喜歡你了,想把自己給你,我愛你,今晚你就要了我吧!」賴惠顰說著便動手把我的衣服脫了,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脫掉。

    「來吧!強哥,我需要你的愛撫。」賴惠顰說著牽起我的手放在她的**上。

    此時只見賴惠顰一身肌膚白白嫩嫩的,相當嬌艷動人,不要白不要,況且我也喜歡這個鬼靈精的丫頭,既然她喜歡我,雖然是師生關系,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的雙手抓住她的**,力度由輕到重的揉搓起來。

    只見兩個**顫動著,半掩的玉戶微微突起,陰毛黑漆漆的,盡管賴惠顰剛才主動大膽的要求,此刻也被我灼熱的目光看得嬌羞不已,連忙用手遮掩**,嬌嗔道:「嗯!不許你這樣看……」

    「誰叫你要長得這么迷人呢?我就是要看!」我笑道。

    賴惠顰不依,我用手一拉,兩人擁抱在一起,我的手在**上揉捏著,直把她弄得嬌喘起來。

    「嗯……嗯……癢死了……」賴惠顰嬌聲道,下面掩著玉穴的手又不敢放開,只好任由我揉弄了。

    「嗯……唷……人家受不了……」賴惠顰說著、說著,把手移開,移到**上,不讓我揉它,這時她的桃源禁地大開,我趁她不注意突然分開她的雙腿,我要細細欣賞這個桃花源洞。

    「啊!不來了……你不要看嘛!」賴惠顰嬌羞的叫道。

    我扒開賴惠顰的雙腿,低頭在她的桃源洞口前細看,只見漆黑柔軟的芳草覆蓋在微微突起的陰部上,兩片粉紅的花瓣非常可愛,此時微微張開,露出粉紅濕潤的嫩肉,里面正緩緩滲透出一些晶瑩的**,像秋天的露珠一樣,美極了,我忍不住伸出舌尖吻上她的玉戶。

    「強哥……不能這樣……我受不住啊!」賴惠顰狂叫道,小腰扭擺起來。

    「啊」的一聲,賴惠顰突然驚叫起來,玉體在不停顫抖,原來玉戶上的花瓣被我吸住了,而且不停的吮舔著。

    賴惠顰一陣緊張,雙腿夾緊臀部猛挺,最后她終于軟了,桃源洞口流出大量淫**,我不賺臟,全部吞下去。

    我被賴惠顰的浪態挑逗得欲火上升,巨龍猛跳,脹得很難受,便挺著龍頭抵在她的玉洞口上摩擦著。

    「哎呀!好痛喲!」賴惠顰只覺得下體一陣刺痛,忍不住叫道。

    「啊!強哥……痛呀!輕點兒……」賴惠顰不顧一切使勁的想避開我的刺入,誰知道我把腰一挺,她立刻感到身體要裂開似的,于是大叫道:「呀!好狠心喲……強哥……痛……痛死我了……」她額頭上冷汗直流,一張墊在屁股上的白綢沾滿血滴。

    我感到一陣莫名而巨大的快感,為了使賴惠顰不會太痛苦,所以暫停下來,連忙用手去抹她額角的汗水,憐惜的問道:「痛得厲害嗎?」

    柿惠顰嬌嗔道:「還問呢!痛死人了!」

    「現在呢?」我柔聲問道。

    「現在有好一點兒了。」賴惠顰說完之后,還送我一個媚眼,我看了就輕輕的動了幾下,龍頭一下子頂到她的花心。

    我挺著巨龍在花心處磨轉著,賴惠顰扭動一下臀部,不由得「哼」了一聲,雙手摟緊我的身體,她的屁股動了動,有些難受的叫道:「哼唔……」

    我猛插了幾下,賴惠顰急喘了一口氣,她忽然一陣顫抖,嘴里叫道:「哎呀……強哥……妹妹完了……」緊跟著靜止不動,但是嘴里還念道:「哎……強哥……我親愛的強哥……」然后就一動也不動了。

    我不忍心賴惠顰太累,便抱著她不動,但是巨龍也沒抽出來,就讓她的花徑夾著。

    過了一會兒,我感到下面的賴惠顰在緩緩的動了,她的桃源洞口在一張一縮的,我就讓龍頭在花心上磨呀磨的。

    我才磨了幾十下,龍頭便被受得酥酥麻麻的,「啊……嗯唔……」賴惠顰忍不住浪哼起來。

    賴惠顰的**實在癢得難以忍受,也顧不得羞恥,翻身伏在我身上,兩手撥開玉戶,自動套弄起來,嘴里**道:「嗯……好哥哥……這樣才夠意思……嗯嗯……好痛快……好舒服……」等到巨龍被淫**浸濕了,這才滑潤了一些,她將粉臀一壓,把巨龍吞沒,然后不停套動起來。

    「啊……痛……」創傷未恢復,但是賴惠顰咬牙忍著。

    「強哥……頂一下嘛!」我知道賴惠顰已經浪到極點,這時才輕輕一頂。

    「啊……強哥……好舒暢喲……」賴惠顰嘴里嬌哼著,小屁股也隨著向下壓,巨龍慢慢向里滑,在龍頭觸及花心深處時,她顫聲叫著,躺在下面的我靜靜欣賞著她的浪態,但是我也配合她的動作,巨龍把**塞得滿滿的,陣陣酥麻傳來。

    我為了增加賴惠顰的快感,用手捏著她的**揉弄著,這使她更癢到心里,下面的**也被引得一縮一放、一放一縮的咬著,小屁股不由得扭擺起來,還不時的左右搖擺著,直樂得她大聲**。

    花徑含住巨龍不停翻進翻出,花心吻得龍頭酥酥麻麻的,相當舒暢,我也叫道:「嗯哼……我好舒服……重一點兒吧!」

    兩個人叫在一起,也浪成一團,大龍頭帶著浪水,弄到我的小腹到處都是,她套得更快了,**不停吞吐。

    賴惠顰嬌喘道:「強哥……我就要……哎呀……」她全身緊張了,用力的猛套著,雪白的小屁股快速向下壓,她禁不住心里的瘙癢,猛然狂泄,她連忙抱住我,全身一陣顫抖,然后停止不動。

    但是我這時卻正在緊要關頭,于是我連忙一翻身,就狠狠的干起來,巨龍落得好快,抽得好高,每次落下都帶起一陣巨響,每次抽出都帶起無數的**。

    我如此狠狠的干了百來下,賴惠顰又開始**起來,我的巨龍插得她太舒服了,陰精再度猛流,使她通體舒暢顫抖。我感到龍頭一陣酥麻,突然她的花徑在收縮著,緊吮著龍頭,這種滋味使我難以忍受,急忙頂著花心急速**,「噗噗噗……」一股陽精直射花心。

    賴惠顰身子猛抖,驚叫道:「哎唷……唔……嗯……強哥……射死我了……啊……真爽快……」隨即她又是一陣顫抖。

    賴惠顰休息了一會兒,嬌聲問道:「強哥,舒服嗎?」

    「嗯!你呢?」我微笑道。

    賴惠顰微笑的點點頭,緊緊摟抱住我,我輕輕的吻著她,她輕聲道:「強哥,我真的好舒服,那種感覺好**,你的那個好大。」

    「喜不喜歡?」我得意的笑道。

    「嗯!喜歡死了!它弄得我好舒服、好舒服。」賴惠顰柔媚的說道。

    因為這是賴惠顰的初次,我怕她的花徑受到創傷,便不再繼續干她了,她的小手握住軟軟的巨龍,我們相擁而睡。

    黃小倩一睜開眼睛,看到從窗簾縫隙里透過的光線知道天已經大亮了,便爬起來冼漱完畢,一看時間都八點了,想到賴惠顰昨晚醉得那么厲害,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便打算去看看她。

    黃小倩輕輕推開賴惠顰的房門,昨晚她睡覺前來看過賴惠顰了,當時賴惠顰睡得很沉。

    「這個家伙睡得還好吧?」黃小倩心里想著,便走了進去。

    「啊!」黃小倩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大跳,連忙用手掩住張開的嘴巴,那聲大叫像被人卡住了脖子一樣,在空中搖曳一下就忽然停止。

    昨晚賴惠顰一個人睡的床上此刻卻多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就是黃強,床上凌亂不堪,被子隨便蓋在兩人身上,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從被子上隆起的形狀看,賴惠顰的一只腳搭在黃強身上,從他們露出來的身體可以看到兩人都沒有穿衣服。

    黃小倩不由得心臟「怦怦」亂跳,她第一次看到黃強的身體,是如此的結實、如此的壯美,那肌肉線條看得黃小倩的眼睛再也舍不得移開,她忽然有一種沖動,想要揭開被子看看黃強的身體,想到這里她的臉紅了,她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她的腳步還是不由自主的走向床邊。

    其實我在黃小倩進來的時候就已經醒了,自從練了馭女神功后,我的聽力有了更大的進步,感覺也更靈敏,凝神層次的內力已經完全可以感應到整棟房子范圍內的動靜。

    當黃小倩大叫后,我就已經完全清醒過來,聽出是黃小倩的聲音,但是我并沒有動,我想看看她會做些什么,所以我還是假裝熟睡沒醒。

    黃小倩的手顫抖著伸了過來,她很緊張,雖然她心里一直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可是她的身體好像不聽指揮,她顫抖的手抓住被角用力一掀,被子被翻開了,露出我和賴惠顰糾纏在一起的身體,賴惠顰的玉手還緊緊抓著我的小弟弟。

    黃小倩再次掩住自己的嘴,暗想道:「好大、好硬的巨龍啊!圓潤光滑的龍頭好美喔!」黃小倩的手忍不住伸過去握住我的巨龍。

    我心想道:「這個小丫頭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做這種事,讓我嚇她一跳。」我突然睜開眼睛,笑嘻嘻的看著她,問道:「你在干什么啊?」

    「啊!」黃小倩想不到我會在此時醒過來,臉立刻紅得像猴子的屁股,手還抓著我的巨龍,進退兩難,松手不是,抓著也不是,尷尬極了。

    「幫我撫摸它吧!」我輕輕的說道,抓著黃小倩的小手在我的巨龍上撫摸起來。

    黃小倩剛開始還很機械性的撫摸,但是在我的手伸向她的**柔捏起她的**時,酥麻的感覺讓她覺得異常興奮,撫摸的小手也主動的套弄起來。我伸手過去,把她攬在懷里,脫光她的衣服,低頭在她的小嘴上吻了起來,一手柔搓她的**,一手在她的桃源洞中撫摸。

    「強哥,要了我吧!」黃小倩只覺得身體發軟,下體**直流,欲火在她的體內竄升,她急切需要我的插入。

    我分開黃小倩的雙腿,巨龍頂在她的桃源洞口,在那里摩擦著,讓她的**把巨龍全部抹遍,她的身體哆嗦著,準備迎接這場人生的洗禮。趁她心意稍微松懈了一點兒,我虎腰一沉,臀部猛挺,巨龍一下子就插進了她狹窄的桃源洞口。

    「強哥……輕一點兒……痛……」黃小倩「痛」字剛出口,巨龍已經挺進一半了,黃小倩只覺得身體里面仿佛被插進一根帶火的棍子,下體像火燒般的疼痛。

    我再稍微一用力,巨龍已經全根沒入,就不再動,只讓粗大的龍頭緊抵在她的花心,在穴心上磨著,龍頭在里面一脹一縮。

    如此過了良久,等黃小倩適應之后,我才猛力將龍頭顫了兩下,直抖得她渾身酥麻,**四流。

    「舒服嗎?」我笑問道。

    「嗯!舒服。」黃小倩終于苦盡甘來,輕聲低語。

    「那我來了!」我說完就狠狠的**起來,黃小倩被插得浪水直流,口中不斷呻吟**著。

    黃小倩舒服的承受著我,閉著眼睛**著,身子也自然的配合著搖動,在我猛力**幾十下后,她便乖乖的長叫著達到了**。

    正在熟睡中的賴惠顰被我們兩個的巨大聲響吵醒了,在黃小倩達到**之后,換上自己。黃小倩休息了十分鐘左右,又換下達到**的賴惠顰,兩女以車輪戰的方式迎戰我,戰火紛飛,無比激烈。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