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八章 夜闖酒吧

獨孤尋歡2017-2-27 15:31:2Ctrl+D 收藏本站

    快樂的日子總是很容易過去的,大年初七一過,高三就開學了,我們也不能休息了,只能收拾好心情,調整心態回到工作上。///學生的心態比較難調整,還沉浸在春節熱鬧輕松的狀態中,經過好幾天的嚴格管理,學生才逐漸恢復到緊張的課程中,認真投入學習。

    我的眾老婆們不久也開始上班了,公司很快就傳來一個好消息,國內最大的門戶網站「天天網」有意和公司合作,為公司量身定作一個網頁。

    丘心潔負責和天天網談判,去過幾次天天網公司總部。

    在談判會上,天天網總裁——黎天明被丘心潔高雅的氣質、鎮定的神態、睿智的談吐所征服,當即決定簽了合約。

    「丘副經理,祝我們合作愉快。」黎天明伸出手笑道。

    「合作愉快。」丘心潔也伸出手相他相握,同時說道。

    「為了慶祝我們聯手,請允許我請你吃個便飯,怎么樣?」黎天明禮貌的問道。

    「也好,那我就打擾了。」丘心潔點頭道。

    「在海濱路那邊新開了一家意大利餐館,我們去那里嘗嘗吧!」黎天明建議道。

    「我好喜歡吃意大利菜。」丘心潔開心的說道。

    「那我們走吧!請。」黎天明很有紳士風度的做了一個優雅的姿勢。

    那晚,黎天明將他的幽默風趣發揮到了極致,把丘心潔逗得時而淺笑盈盈,時而哈哈大笑,兩人聊得非常開心。

    丘心潔也感覺面前這個美國斯坦福大學畢業的博士生年紀輕輕才三十出頭,就把天天網打造成為國內最大型的門戶網,年盈利十億多,相當厲害。

    黎天明連續幾天都派人送一束花到丘心潔的辦公室,每天的花都不同,時而紅玫瑰,時而黃玫瑰,時而白玫瑰,丘心潔知道黎天明開始追自己了,但是她一點兒都不為所動,每次收到鮮花只是一笑,就把花丟在垃圾筒里。

    她的秘書陳秀秀每次都羨慕的說道:「邱副總你好幸福啊!」看到她不屑的把花扔在垃圾筒里的時候又心疼的說道:「好可借啊!」

    這天曾寧剛好在丘心潔的辦公室,看到陳秀秀又抱著一大束鮮花走了進來,不由得笑道:「心潔,是哪個男的送過來啊?看來有人要追我們的副總唷!」

    「是啊!我好羨慕丘副總,每天都有人送花過來。」陳秀秀插嘴道。

    「誰讓你多嘴了?」丘心潔瞪了陳秀秀一眼,接過鮮花,嗅了一下就把它扔到垃圾筒里,笑道:「還不是那個天天網總裁黎天明,像只蒼蠅似的,天天都送一束花來,我煩還來不及呢!」

    「有人追是幸福的事啊!我怎么沒有人追啊?嘻嘻……」曾寧笑道。

    「等有人追你就麻煩了,春心蕩漾的小妮子,不要告訴老公啊!」丘心潔叮囑道。

    「嘻嘻!我就是要告訴老公,我走了。」曾寧又是一笑,然后走了。

    ×××××

    副書記辦公室——

    「陳小姐,我有榮幸請你喝一杯嗎?」許志新看著面前這個高雅大方的美女,不由得有點心動了,這么多年一直枯寂的心此刻竟然有了很大的波動。

    「這……」陳一丹有點遲疑,面前這個人無疑是很優秀的,年紀輕輕就當上市委副書記,把嘉誠市的經濟搞得有聲有色,還是哈佛大學的高材生,而且他背后還有很大的靠山,掌管著嘉誠市的經濟大權,陳一丹來這里就是要求他特批雪靈文教公司擴廠征地。

    「怎么,不方便嗎?如果不方便可以改天再喝,你的這件事先放在我這里,待常委開了會才能決定。」許志新解釋道。

    「沒事,我有空,那我們就去吧!」陳一丹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答應他比較好,畢竟要求人辦事。

    「不要勉強,請你放心,我一定會秉公辦事的。」許志新說道。

    「沒有勉強,剛才我只是覺得有點突然,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能讓許大書記請客,我真是受寵若驚。」陳一丹微笑道。

    「陳總說笑了。那走吧!附近有家不錯的酒吧!環境很優雅。」

    陳一丹只好和許志新一起去了,臨走時拜托許志新盡心幫忙。果然,美女的效應還是很有作用的,那個特批第二天就批了下來,可是緊接著而來的事卻讓陳一丹不勝其煩。

    那個許志新基本上每天打一通電話來,要嘛請去吃飯,要嘛請喝酒,要嘛請吃西餐,總是變換著各種理由來請她,她答應也不是,答應了怕他理解錯了,拒絕也不是,如果拒絕了,以后還有事要求他就不方便,真是傷透腦筋了。

    ×××××

    劉瓊最近也是煩死了,前幾天去匯豐銀行信貸科辦事,雪靈文教公司作為匯豐銀行的大客戶,信貸科科長沈達自然親自出馬接待了她,一見之下,馬上對劉瓊傾心,開始對劉瓊窮追猛打、死纏爛打。

    這天下午,劉瓊好不容易擺脫沈達的糾纏回到家里,把皮包一扔就躺在沙發上直叫累,我見了馬上跑過去關心的說道:「老婆,來,我幫你按摩。」我扶起她靠在我懷里,開始替她按摩背部、揉捏肩頭。

    「哎!匯豐銀行信貸科科長整天跑來追我,我跟他說我有老公了,他還天天來煩我,真是麻煩。」劉瓊嘆著氣坦白說道。

    「呵呵!有人追你是好事啊!說明我的老婆還是魅力無窮的。」我一點兒都不在意,繼續幫她揉著肩膀。

    「誰也有人追了?」丘心潔太聲叫著走來。

    「怎么,你也有人追?」劉瓊聞言轉過身來問道。

    「哎!是啊!因為和天天網有業務來往,那個黎天明整天像只蒼蠅一樣,趕都趕不走,真是煩死了。」丘心潔坐到我另一邊說道:「好老公,也幫我捏捏。」

    「呵呵!我的老婆這么受歡迎啊!來,老公讓你也舒服、舒服。」我得意的笑道。

    「哎喲!老公,你好偏心啊!我也要你幫我松松肩。」聽聲音就知道陳一丹回來了,她接著說道:「哎!煩死了,好累啊!」

    「你們今天怎么個個都喊累啊?老公我也累啊!怎么不見你們幫我按摩、按摩?」我叫苦道。

    「你不知道,這幾天市委書記天天來煩我,每天一通電話來邀約,答應不是,拒絕也不是。」陳一丹無奈的說道。

    「啊!市委書記看上你了!那不是一個老頭嗎?哈哈……」劉瓊開心的大笑道,逗得丘心潔和我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去去,瞧你說的,是那個管經濟的副書記許志新。」陳一丹沒好氣的說道。

    「哦!就是那個年輕有為的許大書記啊!不錯啊!他可是前途無量,將來肯定能當上更大的官。」劉瓊說道。

    「是啊!是啊!他是怎么追你的,說來聽聽。」丘心潔緊接著問道。

    我心想道:「這些女人一點兒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竟然當著我的面談論起別的男人,真是太放肆了,哎!都怪我平時家教不嚴,寵壞她們了。」

    不久,曾寧也回來了,看到她們正在談論著男人追她們的事,就把那天看到有人送花的事一五一十的向我述說。

    曾寧說完搖著我的手撒嬌道:「老公,怎么我就沒人追啊?是不是我長得丑?」

    我愛憐的敲了曾寧的腦袋瓜一下,說道:「你這個小丫頭,你還賺不夠亂啊?你是人見人愛的大美女,怎么會沒人追呢?就我追你啊!」

    「老公,怎么辦?我們怎么辦?老是這樣子下去可不行啊!」三個女人終于討論完了,轉過頭來向我說道。

    「有人追還煩什么?我的好老婆,呵呵……」我笑道。

    「壞蛋,難道你不知道我們的心嗎?我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其他男人再好、再成功也視如糞土,我們現在只是不知道怎么擺脫他們。」三個女人齊聲道。

    「要解決還不容易,你們帶著我到他們面前轉一圈,說我是你們的老公,我來和他們說就是了,保證他們一個個知難而退,不再騷抗你們。」我說道。

    「是啊!我們說已經有了老公他們不信,帶到面前讓他們親眼看到了應該會相信了,嗯!還是老公最聰明,謝謝老公了。」三個女人擠過來說道,還拼命的親吻著我。

    于是第二天我讓丘心潔、陳一丹、劉瓊分別在不同的時間把追她們的三個男人約了出來,當著他們的面我們表現出親熱的神態,明確告訴他們我們是一對,他們不但現在沒有機會,以后也不會有,三個男人當場臉色蒼白,悻悻然的走了。

    果然,經過我的出面,那三個男人后來再也沒有騷擾過她們了,老婆們的危機也就解除了,我們一家又恢復到以前和諧美滿的狀態。

    「黃強,你來警局一趟,年前騷擾你們公司的流氓我們抓到了。」手機里的羅梅這樣說道。

    我馬上掛了手機,沖出辦公室驅車前往警局,我真是太興奮了,年前一直沒有抓到那些流氓,這件事成了我的一塊心病,雖然公司的宿舍大樓早就建好,也已經買了三輛大巴士專門接送員工上下班,但是說不定那些流氓哪天又鉆出來再次騷擾,所以我一直想要找出是哪個黑幫,我要找出幕后的黑手。

    「是怎么回事?讓我去會會那些流氓。」我沖進警局說道,羅梅已經在等我了。

    「你別急,先聽我說。」羅梅遞給我一杯白開水,向我詳細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昨晚我們在你公司那帶巡邏時抓到一個正在調戲婦女的流氓,我們當即把他抓了起來,以我們的經驗,他肯定不是初犯,所已經過一夜的疲勞審訊,他把干的壞事全部交代了,其中就提到去年曾經打傷過你公司員工的事,所以我便趕緊通知你過來。」

    「他叫什么名字,有沒有說是屬于哪個黑幫的?」我問道,這個才是關鍵。

    「有,他說是屬于黑豹會的,叫賴北京。」羅梅說道。

    「我去看看他。」我說道。

    賴北京還被關在審訊室,透過玻璃窗,我看清了他的樣貌,腦袋很大,脖子很短,嘴唇很厚,有點肥頭大耳的樣子。

    「能不能給我一張他的照片?」我退了出來后跟羅梅說道。

    「你要來千什么?」羅梅不解的問道。

    「我想找人去校對一下他說的是否屬實。」我答道。

    「你稍等,我們昨晚剛給他照相存底。」羅梅說完就離開了,很快便拿著一張照片回來。

    「謝謝,那我走了。」我說道。

    羅梅送我到警局門口,我突然探過頭在她耳邊親了一下,問道:「聽說你有男朋友了是嗎?」

    「你?」羅梅的大眼睛睜大了一下,馬上黯淡下來,無限幽怨的說道:「我年紀這么大了,總要談戀愛嫁人吧!」

    「嗯!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是應該的,不過你只能嫁給我,我才是你的男人。」我有點霸道的說道。

    「可是你能和我結婚嗎?」羅梅瞟了我一眼,問道。

    「總之我不管,你要嫁就只能嫁我,我走了。」我說完關上車門,向張云龍的金海灣夜總會開去。

    「壞蛋,你為什么對我那么霸道?為什么我就是忘不了你?」羅梅看著絕塵而去的汽車喃喃自語道,癡癡的站立,幾滴情淚從臉上滑落。

    「小梅,怎么了?不舒服嗎?」一個高大帥氣的男子走下汽車就看到羅梅,趕緊小跑步過來,此人正是熱烈追求羅梅的郭順斌。

    「啊!你來了,沒什么,只是沙子吹進眼睛里。」羅梅說著背過身去擦了擦眼睛。

    「快休息了,我來接你去吃飯。」郭順斌說道。

    「好啊!等我回去交代一些事情就出來。」羅梅笑了笑,隨即走進警局。

    「我等你。」郭順斌哼著小調靠在汽車上,心里高興極了。

    金海灣夜總會的老板辦公室內,我正和張云龍在聊著。

    「大哥,我想請你幫個忙。」我說著把賴北京的照片遞了過去。

    「這個人是誰?」張云龍仔細的看了看相片,卻不認識。

    「你還記得年前廠里的員工在晚上被人毆打致傷的事嗎?」我說道。

    「和此人有關嗎?」張云龍問道。

    「是的,此人昨晚被抓,吐露是屬于黑豹會的,叫賴北京,我怕他沒有說實話,所以想叫大哥幫忙調查一下是否屬實。」我說道。

    「這個容易,如果屬實,我把黑豹會滅了!」強云龍說著眼中殺光突現,霸氣十足,然后叫了一個手下進來,低頭吩咐他幾句,那個手下便拿著相片走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下去吃飯吧!等我們吃完飯,消息也就差不多來了。」張云龍提議道,于是我們就下了樓,到二樓的餐廳吃午飯。

    下到二樓,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簾,我倒退幾步。

    「咦!那不是羅梅嗎?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年輕男子,應該是她男朋友吧?」我心里想道,便打算去和她打個招呼,于是和張云龍說了一下。

    張云龍說道:「那我也去認識一下你的朋友吧!」

    「羅梅,這么巧在這里遇到你。」我走過去和羅梅大聲招呼道。

    「啊!你怎么也在這里?」羅梅看到我驚愕得站了起來。

    我指著張云龍介紹道:「這里我常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這里的老板張云龍,也就是我的大哥,這位是?」

    「我叫郭順斌,是龍騰集團的行政總裁,是羅梅的男朋友。」郭順斌連忙站起來笑呵呵的說道。

    「哦!羅梅有了男朋友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怕我搶了你的男友啊?」我笑嘻嘻的說道。

    「不是……」羅梅有點手足無措,臉忽然紅了,有點結巴的說道:

    「順斌,這是我的……好朋友黃強,是嘉誠實驗中學的老師。」

    「黃老師啊!幸會、幸會!」郭順斌伸過手來說道。

    「幸會,那你們慢慢吃,我們過去那邊了。」我說著伸手過去和他握了握。

    「這頓飯我請了,算是見面禮吧!」張云龍說完招手叫服務生過來,吩咐免去羅梅他們的飯錢。

    午飯過后,張云龍的手下已經把那消息送了過來,賴北京果然是黑豹會的成員,他沒有說謊,黑豹會今晚會在夜色酒吧商議重要事情,那里是他們的老巢,大約有六十個成員左右。

    「三弟,需不需要我幫忙?」張云龍問道。

    「謝謝大哥,我想我一個人能解決,我走了。」我告別了張云龍,然后驅車到夜色酒吧附近停下,在對面找了一家咖啡廳坐在靠窗的位置盯著對面酒吧的入口。

    晚上九點,我進入夜色酒吧,今晚里面全場爆滿,人潮洶涌,穿著各異的男女在肆意扭動身軀,在迷人的晚上揮灑自己的青春,高臺上的一對艷舞女郎帶動全場的氣氛,配合著音樂,氣氛攀升到最高點,要不是我有正事在身,我會忍不住跟他們一起跳舞。

    然而令我折服的并不是這里的氣氛夠激情,也不因為這里的豪華裝潢,而是這里的管制非常嚴格,我進來半小時,仔細觀察,都沒發現有人服用搖頭丸,在那里神經質的甩頭,這是我到過的眾多酒吧都不曾看過的,當然了,這跟每隔十米就有一個高大保安在站崗看守是分不開的。

    「今晚幾乎有六十個人在看守,我該怎么躲過他們的耳目,跟他們的大當家黑豹碰上面呢?」我心里憂愁的想道。

    我慢慢的轉悠,想要找到他們在哪個房間開會。

    十幾個人突然從四面幾方向我涌了過來,為首的一個冷冷說道:「不要動,我們老板有話要問你。」

    我暗想道:「我還沒找到你們,你們倒是找上來了,省了我亂轉的時間,這不失為見到他們老大的一個好辦法。」于是我假裝乖乖的跟他們走了。

    我進入一間大房,那些手下便退到我身后,一個男子坐在我面前,周圍環著十多個手下,此人正是黑豹。

    「有什么目的,請直說吧!」黑豹有如洪鐘的聲音震得我耳膜發疼。

    「不知道閣下是否記得年前你派人打傷雪靈文教公司員工的事呢?」我冷冷的問道。

    「咦?難道你是找上門來討公道?很好,哈哈!」黑豹的眉頭松了一下,讓人不易察覺。

    「當然,他們是我的員工,要的就是你給我合理的交代,否則……哼哼!」我冷哼道。

    「小伙子,好久沒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了,我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像我們黑社會只要有人出錢,我們就會幫人家辦事。」黑豹抽著雪茄,悠然的吐了一個煙圈。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勸你最好想清楚點,招惹了我,你們絕對沒有好下場,如果你把誰出錢讓你干這件事說出來,并把那些員工的醫藥費還我,我也許會考慮不和你計較,不然的話你會馬上后悔的!」我憤怒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只在乎錢財,做我們這行的講究的是『信譽』兩字,我們是不能出賣顧客的,看在你還講義氣的份上,我這次就放過你,送客!」黑豹大喝道,我背后隨即走出兩個一點九米高的壯丁一左一右的挾持著我。

    「哼!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真以為我是病貓啊!」我心想道,決定先發制人,我的兩手猛然握成拳頭擊了出去,凝聚內力的拳頭正中他們的腰部,他們慘叫出聲,只是十秒鐘的時間,他們已經趴在地上痛苦的翻來翻去。

    「上!」黑豹大喝一聲,周圍十多個手下都揮舞著拳頭沖向我。

    「嘿嘿!」我冷笑一聲,雙拳齊出,身形連閃,宛如一道風一樣,在他們之間穿梭了一遍,凝聚著內力的拳頭一拳打倒一個,他們連我的衣服都沒有摸著就全部被打倒在地上,一個個捂著肚子、摸著手臂的哭爹喊娘。

    「就你們還想和我斗?」我暗想道,得意的朝地上的流氓吐了一口吐沫。

    「別動!」我正得意之際,一個黑黑的槍口對準了我,黑豹猙獰的笑道:「想不到你還挺能打的嘛!打啊!繼續打啊!我看是你的拳頭硬還是我的子彈硬。」

    槍正對著我的腦袋,黑豹一眨也不眨的看著我,只要我一動,就是「砰」的一聲。

    「你最好還是把槍放下,我最恨人家用槍指著我的腦袋了。」我慢慢轉過身悠閑的說著,口氣霸道至極,根本沒有一點兒商量的余地。

    「我靠!現在的世道真的變了,死到臨頭你還敢嘴硬,我看你是煮熟的鴨子吧!哈哈……」黑豹搖晃著手槍猖狂的笑道。

    「告訴你,手槍對我來說就相當于廢鐵一樣,我數到三,如果你不放下便別怪我不客氣了!」我還是那個語氣,不疾不緩的說道。

    我開始數道:「一二……」

    黑豹仿佛在看怪物般的看著這個比自己年輕時還猖狂的家伙,心中也幫著數著,暗想道:「你再厲害還能快得過我的子彈嗎?我不相信。」

    「三」字一出口,黑豹眼前人影一閃,馬上扣動扳機,槍響了,卻沒有看到人影,他知道大事不妙,慌張的轉頭四處看,可是偌大的一個房間,我卻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哪里都找不到我,他的臉上開始冒出冷汗,知道遇上絕頂高手了。

    其實我說完「三」字后,身體一晃,然后做了一個向前撲去的假動作,隨即快如閃電的向上竄起,躍過黑豹的頭頂,無聲無息的落在他的背后,當他轉頭四處看的時候,我如附骨之蟲一樣無聲無息的跟隨他而轉,剛好和他的影子重疊。

    「呼!」看到黑豹驚恐慌張的樣子,我有意嚇嚇他,吹了一口氣在他的脖子上。

    「啊!」黑豹感到后面脖子上有股涼氣,仿佛地獄吹來的一般,一直冷到心坎里,他不由得驚恐的大叫,再也忍受不了,拔腿就向門外跑去。

    「砰!」黑豹好像突然撞到一堵墻上,由于沖力太大,他被撞倒在地上,他忽然看到我就站在他的面前,笑嘻嘻的看著他,他不由得毛骨驚然,手中的槍抖啊抖的竟然扣不下扳機。

    「現在知道手槍沒用了吧?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我邪笑道。

    「饒命啊!大俠饒命。」黑豹哀求道。

    「我本來就沒有要你的命,只要你答應我剛才提出的兩個條件,你就還是黑豹,當作今天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可以嗎?」我問道。

    「可以、可以,只要大俠饒命,什么我都答應你!」黑豹驚恐的說道。

    「好,爽快,剛才如果這么爽快,哪來這么多事?我公司總共有十七個員工受傷,他們的醫藥費、營養費、撫慰金、誤工費草草算一下大概有三十萬。」我緩緩的說道。

    「好好好,我馬上就給。」黑豹說著從懷里掏出支票寫好遞給我。

    「你快說出是誰雇用你來打傷我公司的員工。」我說道。

    「是……」黑豹遲疑了一下,他知道那些人也不是好惹的,如果說出去不但破壞這行的規矩,而且也會招來那些人殘忍的報復,可是現在不招的話,可能明早的太陽都看不到了。

    「本日公司嗎?」我只好提示道。

    「嗯!」黑豹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只要你黑豹今后不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就不會找你麻煩,我走了。」我說道。

    得到了我要的訊息,我像風般閃出門外,裝作沒事一樣悠閑的走出夜色酒吧。

    黑豹頭都不敢抬,只聽到一陣風響,然后看到門板被風吹得砰砰作響,再抬頭已經看不見那個年輕人的身影。

    「好快的身手!」黑豹心里感嘆道,同時心中隱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道是喜是愁,不過他知道本日公司這次一定要倒霉了。

    我從夜色酒吧出來,坐上寶馬車向本日公司總部開去,我得先去作調查,然后才好采取行動狠狠的打擊他們,我想到有必要把這個情況向羅梅說一下,于是我撥通了羅梅的手機。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