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九章 打鬼行動

獨孤尋歡2017-2-27 15:31:30Ctrl+D 收藏本站

    羅梅的房里郭順斌和羅梅隔桌相坐,桌上點著四根蠟燭,燭光搖曳,房里放著輕柔的音樂,整個房間充滿無限浪漫的氣氛。//>
    「梅,你好美。」郭順斌的語氣充滿無限溫柔,他輕輕拉起羅梅的玉手握在手中,眼中閃耀著像火一樣的熱情。

    「嗯!」羅梅螓首低垂,臉上嬌羞無限,仿佛吃了蜜一樣甜。

    「梅,我愛你,做我的女人好嗎?」郭順斌把羅梅的手放在臉上輕輕摩娑,望著她的眼神好溫柔、好深情。

    羅梅抬頭看著眼前這個帥氣的男生,年輕有為,又會說好聽話哄自己開心,看到他眼中的深情,羅梅俏臉生紅暈的點點頭。

    郭順斌興奮的緩緩探頭過去,大嘴巴先伸了過去,羅梅知道他要干什么,她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邪邪的對著她笑的男人。

    「我還想他干什么?」羅梅搖搖頭,努力想把腦中的那個男人趕走,然后閉上眼輕輕的嘟起嘴唇。

    「鈴鈐……」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在如此寂靜美好的氣氛中顯得相當刺耳,正要親熱的兩個人仿佛被針刺了一樣,馬上睜開眼睛坐直了身子。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羅梅欠了欠身子,拉開凳子接了手機。

    「喂!沒什么事打電話給我干嘛?」被人打擾,羅梅一看到是腦中那個揮之不去的男人打來的,更是惱怒。

    「你生氣什么?我有急事和你說。」我的聲音也急。

    「你能有什么急事,那你快說。」羅梅很不耐煩的說道。

    郭順斌一聽羅梅說話的口氣就知道是今天上午在金海灣夜總會見到的那個黃強,不禁恨得咬牙切齒,就快到手的鴨子被黃強一攪,肯定又吃不到了,為了今天,他可是費盡心思,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不由得恨起黃強,從此視黃強為眼中釘。

    「那我就長話短說,今晚我找了黑豹會,他們透露很多有價值的訊息,其中就說到本日公司不是正當的公司,而是一個打著企業幌子的間諜機構,是日本派到中國來的。」

    「啊!這么重要的訊息你怎么不早說?你在哪里?」羅梅一聽就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連忙問道。

    「我一知道就打電話給你耶!你怎么像豬八戒啊?」我無奈的說道,暗想道:「真是冤枉,女人是不是都如此喜歡倒打一耙?」

    「你才豬八戒呢!」羅梅一聽就生氣,這個男人從來不會對自己溫柔,忍不住罵道。

    「不和你說這個了,我現在要去本日公司暗中探查一下,你馬上回警局調出本日公司的詳細資料,大約一個小時后我就會趕到警局去,就這樣,拜拜。」我說道。

    「你自己小心點,我現在馬上回警局。」羅梅說完掛了手機,臉上神色凝重,內心不自覺的擔心起黃強。

    羅梅轉過身,看到郭順斌還坐在搖曳的燭光里,臉上不由得無奈的苦笑一下,歉然的說道:「不好意思,我現在得趕回警局去處理一些事情,用餐看來只能下次了,這就是我們員警的生活,太多突發事件了。」

    「沒關系,工作要緊,員警就是這么讓人敬佩,犧牲小我成全了大家,我就是敬佩員警,呵呵!那我們下次再約了。」郭順斌一肚子的火,但是他不會表露出來,笑呵呵的說道。

    「你能理解就好了,這年頭像你這樣的人不多了,我們走吧!」羅梅說著就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本日公司的總部位于離市區不遠的一個優雅社區里,獨門獨戶,整棟樓高七層,只有一個大門可以進去,而大門兩邊卻站著兩個荷槍實彈的彪形大漢,要想從正門進去是不可能的,而且在頂樓還有一個探射燈不停來回照射著,此刻雖然已經是深夜了,但是在五樓的某間房里還透出一點點光線,這點光線在夜色中并不明顯,一般人根本不會去注意,整個社區里種了許多樹,顯得特別的幽靜安寧。

    我埋伏在一裸大樹上仔細觀察著,選擇一條神不知、鬼不覺的小路進到大樓,最好能偷看到五樓的人在干什么。

    我身子一躍,宛如一團煙霧般從樹上飛越而下,如一陣輕風般繞到大樓后面,輕輕的躍過欄桿,避過探射燈,竄到大樓旁緊緊的貼著墻壁,等探射燈過后,我施展起輕功,輕輕的躍上二樓,在探射燈照過來之前,我急忙躲在空調機側邊,待探射燈轉到另外一個方向時,我再繼續向上躍起。

    過了一會兒,我終于來到五樓那間透著燈光的房間窗戶外,這個位置很好,剛好是探射燈的死角,里面有好幾個人在議論什么,可是窗戶全部被關上,還有一層厚厚的窗簾,聲音很小,幾乎聽不到什么。我伸出食指,默運馭女神功,在玻璃窗上戳出一個小孔,里面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總部那邊又來了急電,說再不把雪靈搞垮的話就撤掉我們,限我們這個月之內辦好,否則總部會另外派人過來這邊指揮,我就得回國待命了。」一個沙啞的聲音說道,透露著很多的無奈。

    「果然是你們這些日本鬼子,靠!不用一個月,明晚我就搞定你們!」我心中暗喜,連忙又豎起耳朵細聽。

    「我昨天又催了一下黑豹,他說也難,雪靈已經采取了措施,而且那帶員警巡邏得厲害,不過黑豹說了這個星期要弄死他幾個員工,我們就靜靜等待黑豹的好消息吧!我們能不出面最好不要出面。」另外一個聲音細細的像一條鐵絲一般,讓人聽了怪難受。

    「都是朱財那個雜種,在招標會上偏向雪靈,不然我們會落到這個地步嗎?」又有一個人氣憤的說道。

    這個聲音聽起來怪熟的,可是我一時又想不起來是誰。

    「你在報社工作,要多挖掘一些雪靈的負面新聞,在輿論上狠狠的打擊他們,據我們調查,雪靈的老板黃強有很多個女人,你可以把這個報導出去嗎?」第四個聲音響起說道。

    「上次報導那篇文章被我叔叔罵死了,他也是雪靈的投資人,而且我的馬子也很不高興,和我吵了幾天架。」那個熟悉的聲音又說道。

    「靠!別說你的馬子了,聽說你現在也就拉了拉她的手,這樣也算你的馬子嗎?聽說她心里是喜歡黃強的,聽我的辦法,明天叫她出來,給她吃點春藥,讓她乖乖的服從你,我這里有瓶**無敵粉,給你吧!包你爽死了。」第一個沙啞的聲音說道。

    「是嗎?那我倒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了,哈哈……」那個熟悉的聲音猖狂的笑了起來。

    「好,言歸正傳,前陣子我給總部打了報告,讓他們派一個厲害的刺客過來,必要的時候對雪靈的主管們進行刺殺,剛才總部來電說今晚就能到嘉誠市了。」細細的聲音說道。

    「總部有說是什么樣的殺手嗎?男的還是女的?最好是男的,上次派了一個女殺手過來,誰知道和別人發生感情就逃跑了,想起真是氣人!」沙啞的聲音問道。

    「總部說派了一個忍者過來,男的,是國內十大刺客之一。」細細的聲音說道。

    「最好把黃強殺掉,我最討厭他了。」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想起來了,那個熟悉的聲音就是魏書升,他的叔叔魏陽是公司的投資人之一,他在報社工作,沒想到鄒海風心里是喜歡我的,而魏書升竟然投靠了日本鬼子,破壞我的公司他也有份,這個漢奸,總有一天我會滅了他!

    「聽說他會武功,要是能把他的那些女人刺殺,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絕大的打擊,那些女人刺殺起來容易些。」沙啞的聲音說道。

    「對,那些女人容易刺殺,而且也都是那些女人在打理公司,殺了她們,雪靈絕對會元氣大傷,甚至崩潰。」細細的聲音贊成道。

    這時我已經聽到想要的消息,正準備退走,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汽車的聲音,我向那邊眺望,一個身材修長的人走下汽車,在幾個人的陪同下,正向大門這邊走來。

    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特有的殺氣,盡管隱藏得很好,但是仍然泄漏了出來,從他走路、說話的神態中泄漏出來。

    「嗯!好的,帶他上來。」房里第四個聲音顯然是在接手機,話中的「他」顯然就是那個忍者。

    我又伏了下來,想要聽聽此刻是否有什么新的計劃,可是接下來也只是忍者和房里四人互相自我介紹而已,并且說一切都聽從組織的安排,然后他們就安排忍者去休息,接著四人也都說困了,便各自回房休息。

    于是我偷偷的溜下大樓,趁著夜色的掩護回到我停在遠處的寶馬車,然后向警局駛去。

    ×××××

    嘉誠市警局——

    羅梅一回來警局就大聲的嚷起來,讓資料員調出本日公司的資料來詳細觀看,竟然讓她發現了一些不對的地方,接著到經濟犯罪科詢問,果然經濟犯罪科的同事說本日公司早就存在很多犯罪證據了,他們一直在觀注本日公司,想深入倜查出更大的犯罪事實好一網打盡。

    羅梅很欣喜,于是就把黃強告訴她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兩相對比,一致認為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于是馬上起草一份聯合報告,上報給局長。

    局長相當重視,聯想到這幾年鬧得沸沸揚揚的外國商業間諜竊取經濟秘密的問題,于是上報給市委市政府。市委市政府也是高度重視,聯合批文讓警局全權負責,警局又讓羅梅負責,畢竟羅梅以前可是嘉誠市安全局的重要人員,對這些事情可是在行得很。

    當我來到警局的時候,羅梅剛好接到這個命令,于是欣然接受了這次「打鬼行動」的隊長這個職責。

    我把偷聽到的事情講給羅梅聽,她也把本日公司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經過共同的分析,我們一致認為本日公司就是日本派到嘉誠市的間諜,他們以本日公司為掩護,專門竊取國內的經濟秘密,并從事一些骯臟的冼錢生意。經過連夜開會討論,我們決定明天晚上對本日公司總部進行圍殺。

    第二天,鄒海風都在學校上課,魏書升并沒有來找她,于是我放心了。

    晚上,我作為打鬼行動的特別成員參加,總共五十個成員,清一色的特種兵退伍下來的安全局成員,無論是集體作戰還是單個作戰,水準都是一流的。下午我們就分散到本日公司總部附近,一到天黑,我們就向預先約好的地點集中。

    「我先察看一下里面有多少人。」我說完默運馭女神功,耳力無限的擴張開來,方圓一公里的風吹草動全都逃不過我的耳朵,就連在那棟大樓里睡覺的人的呼吸聲也聽得見。

    我心想道,「咦!這么早就有人開始在**了,而且還是兩個女的聲音,靠!搞3P啊!還有這么多人在一間大房里開會。」我一一默數,然后睜開眼說道:「總共有一百來人,他們正在開會,商討的就是如何展開下一步行動,應該全部的人都在這里了。」

    「真好,這樣我們就可以把他們圍殲了。」羅梅一聽非常興奮,于是指揮手下做好埋伏,不愧為安全局的菁英,行動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

    我休息了一會兒,恢復了體力,在我這個內力境界用「天耳通」偵查周圍情況是很耗體力的。

    我吩咐道:「我先殺進去,里面有一個忍者高手,等我暗殺幾個高手,你們就在外面圍著,只要他們沖出來你們便格殺勿論。」

    「要不要我陪你進擊?」羅梅關心的問道。

    「不用了,我一個人可以,你還是在外面指揮吧!」我說道。

    「那你小心了。」羅梅說著突然伸過手來,把我抱在懷里。

    「嗯!」看著羅梅多情的眼神,我輕輕的吻了她一下,笑道:「又不是生離死別,我會活蹦亂跳出來的。」

    羅梅看著我快如風似的竄走,眼睛才眨一下,我就到了大樓下面。

    「太快了,他的武功以前沒有這么厲害啊!」羅梅心里想著,就在這瞬間,我已經翻身飛上墻壁,然后消失在一個窗戶里。

    不久就聽到大樓里傳來一個男人凄厲的慘叫,緊接著就是兩聲女人的恐怖的尖叫,在寂靜的夜空中傳得好遠、好遠,接著整棟大樓騷動起來,房里的燈開了又滅,滅了又開,敵人顯然陷入混亂的場面。

    我趁黑摸入大樓,憑著剛才聽到的聲音摸到忍者的房間,趁著他心神松懈、忙于搞女人的時候,凝聚內力于手掌,化掌為刀,撞開房門,出其不意的把忍者手刃成兩半,鮮血濺了一地,噴得那兩個女人身上都是,嚇得她們尖聲大叫,我把她們擊暈,然后躲在門后,把聞聲而來的敵人一一擊斃。

    許多人慌慌張張的各自操起家伙沖出去,埋伏在周邊的特警紛紛開槍狙擊,一時槍聲大作,敵人直接趴在大樓前的假山、樹后,有的甚至就趴在地上,向這邊開起火來,兩邊立刻展開一場激烈的槍戰。

    由于對方毫不設防,這場槍戰頓時成了一邊倒的局勢,埋伏在周圍的特警展開了瘋狂的屠殺,大樓里的敵人竟然是前仆后繼,絲毫不理會慘烈的傷亡,執意在大樓前展開決戰,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大樓前便出現近百具尸體,而羅梅這邊只是付出區區數十人負傷的代價,便贏得這場槍戰。

    隨著沖出大樓的人漸漸減少,槍聲終于稀落下來,直至全場安靜,大樓前的廣場上到處彌漫著強烈的血腥味,空氣里偶爾飄過幾絲硝煙的味道。

    我神功一發,耳力空前提高,把整棟大樓搜索了一遍,沒有再發現敵人,于是我走了出來,讓特警們再進大樓搜索一遍,直到大樓前面,也沒有再碰上一個活人,搜索到大樓前的特警越來越多,大樓里也沒有人出來,整棟大樓死氣沉沉的,沒有一絲聲息,特警們頓時松了一口氣,有的已經收起槍了。

    于是我要羅梅自己善后,隨即開著車向家里駛去,但是我心里總有一絲不安,因為剛才我在敵人死尸里搜索了一遍,始終沒有看到魏書升在里面,也許他今晚沒有來參加會議,那么鄒海風就有危險了。

    「我該怎么和她說呢?」我一邊開車一邊思考著。

    我打了一晚鄒海風的電話,卻都是關機狀態,我又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不過我想魏書升應該沒有這么快下手吧?

    我在自我安慰下度過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就匆匆忙忙趕到學校,可是也沒有見到鄒海風,一打聽之下,得知鄒海風昨天晚上在魏陽家過夜,今天上午沒有課,她來學校沒多久,她男朋友就接她走了。

    ×××××

    再說鄒海風和魏書升在街上閑逛,她心里苦啊!她一直礙于魏陽對她的照顧之恩才和魏書升來往,可是交往了一陣子后,發現魏書升雖然很會說話,卻是一個心術不正的人,本來她就一直在想怎么和他坦白,表明不想再和他當朋友了,今天魏書升很高興的來找她,她覺得是好時機,于是打算今天就和他結束這段感情。

    「啊!這不是我們的魏大編輯嗎!好久不見了,你這個小子最近又在騙哪個女孩子了?」一個帥氣的青年和魏書升打招呼,然后又看看鄒海風,笑道:「什么時候弄到這么正點的女友啊?」

    「是馬少爺呀!你旁邊這個女孩子也漂亮啊!是新交的女友嗎?」魏書升一看是市委書記的兒子馬韶華,連忙打招呼道。

    「你好。」鄒海風雖然不喜歡他們說話的口氣,但是看到馬韶華旁邊一個亮麗清純的女孩,立即和她打招呼。

    「你好。」那個女強有點靦腆的說道。

    「你們要去哪里?」馬韶華問道,眼睛偷偷向魏書升使了一個眼色。

    「瞎逛逛。」魏書升立即心領神會。

    「這樣吧!本來我和蜿英準備去我的別墅里坐坐,既然這么巧,不如我們一起去我那里聊聊天也好啊!」馬韶華摟了摟旁邊的女孩說道。

    「是啊!這位姐姐一起去吧!我叫黃蜿英。」黃蜿英微笑道。

    「海風,我們就去參觀一下馬少爺的別墅,好嗎?」魏書升看著鄒海風問道。

    「好吧!」鄒海風點頭道,她也不好意思拒絕。

    ×××××

    馬韶華的別墅就在很近的一個社區里,環境很幽靜,是休閑的好去處。眾人一去到別墅里,黃蜿英就帶著鄒海風到處參觀了,剩下馬韶華和魏書升兩人在聊天,不過仔細聽他們聊的并不是什么好內容。

    馬韶華笑嘻嘻地的問道:「你這個小子走的是什么狗屎運?竟然找到一朵這么漂亮的花。」

    「嘻!馬少爺,這真的是我女朋友。」魏書升尷尬的辯解道。

    「你這個小子會去正經八百的找個女朋友?騙誰啊?」馬韶華不信的說道。

    「真的沒騙你,她是嘉誠實驗中學的老師,我叔叔介紹的,很難搞,到現在我還只拉過她的手而已,不過我搞到了好東西,想今天把她給干了。」魏書升實話實說。

    「靠!你平時釣女人的本事呢?看我的馬子怎么樣?」馬韶華笑問道。

    「很漂亮,像一個小女孩,你從哪里搞來的?」魏書升問道。

    「她是嘉誠大學醫學院的學生,我正在追她,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下手,你有什么好東西,給兄弟分享一點兒。」馬韶華邪笑道。

    「日本人送給我一種很特別的藥——春藥,這種春藥很奇怪,發作的時候異常迅猛,但是大腦卻又非常清醒,而且完事后會永遠記得那種感覺。」魏書升說道。

    「有這么好的東西啊?快拿出來試試。」馬韶華興奮的說道。

    「絕對好用,如果你是女人,服了這種春藥后,哪怕對象是一只公豬,你都會去強奸了它,更何況是人。」魏書升笑道。

    于是兩人倒了兩杯飲料,在里面彈了一點點**無敵粉下去,搖勻后放在桌子上。

    「哎呀!好累啊!」黃蜿英帶著鄒海風進來了,嘴里叫道。

    「渴了吧?來,喝點飲料解解渴。」馬韶華把兩杯已經倒好的飲料推到兩女面前。

    黃蜿英和鄒海風在外面進了一圈,太陽挺大的,兩女都出了不少香汗,也有點渴了,兩女不疑有他,拿起桌上的飲料就「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魏書升和馬韶華看兩女喝完飲料,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魏書升對馬韶華說道:「準備好好享受吧!」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