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教師

第十章 黃家絕學

獨孤尋歡2017-2-27 15:32:1Ctrl+D 收藏本站

    「危險,如果再聯系不到海風的話,她今天就會被魏書升這個漢奸糟踢了,可是現在去哪里找啊?」我著息的暗想道,像無頭蒼蠅般在辦公室里轉來轉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我忽然想起馭女神功中有一項特殊功能——聞香識女人,我從來沒有用過,只要拿到鄒海風的物品,我聞一聞,然后展開神功,跟著她的體味就可以找到她,可是這樣很耗費功力,不管了,為了鄒海風,再耗費功力也要做。

    于是我不顧辦公室同事的驚訝,手腕一用力,鄒海風的抽屜就被我拉了出來,里面都是一些書本之類的物品,沒怎么留下她的體香。我翻了好幾個抽屜,在最后一個抽屜里找到她的一雙絲襪,絲襪上殘留的體香還很濃,于是我拿起絲襪猛力的聞了聞,一股沁人心脾的體香撲鼻而來,然后我把絲襪一丟,在眾同事的驚訝中奔了出去。

    空氣中淡淡飄著鄒海風的體香,可是太淡了,我得花很多時間、功力才能去辨別,我將馭女神功運用到極致,很辛苦,當我聞著她的體香來到大街上的時候,我已經氣喘吁吁、大汗淋淋了。

    鄒海風在這個地方殘留的體香很濃,相信不久前她就在這里,估計她并沒有走多遠,于是我找了一個電話亭進去后關上門,默運馭女神功,仔細的偵聽附近有沒有鄒海風的聲音。

    這個時候的我是非常脆弱的,如果受到別人的攻擊,是很容易致命的,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幸好我很快就搜索到鄒海風的位置,同時聽到魏書升和馬韶華的談論,我差點就被氣暈了,急忙收了功,稍一思索,知道現在也顧不了許多了,推開電話亭的門,在大白天施展開輕功,一溜煙似的向著馬韶華的別墅奔去,當我翻過別墅大門來到客廳門口的時候,剛好看到兩女放下手中的杯子。

    兩女聽到魏書升對馬韶華說的話,心里頓時一沉,鄒海風急聲問道:「魏書升,你們在杯里動了什么手腳?」

    「什么手腳也沒有做。」魏書升慢吞吞的說道。

    「只不過在飲料里加了一點兒佐料而已,想來你還不知道。」馬韶華淫笑道。

    「什么佐料?」鄒海風這時候看到門口站著的我,心里沒來由的一松,繼續套魏書升的口風。

    「**無敵,是連神仙也能迷幻的春藥,等會不用我們動手,你們兩個美女就會主動來強奸我們了,哈哈!多美妙啊!」魏書升**的笑道。

    「混蛋,把解藥交出來,不然我殺了你!」黃蜿英怒喝道。

    「解藥?別作夢了,這種春藥沒有別的解藥,除非你們強奸男人,慢慢等著享受吧!美人。」魏書升惡心的大笑著。

    「笑夠了沒有!笑夠了就給我滾!」冷冰冰的聲音從身后傳過來,馬韶華和魏書升渾身一顫,猛然回身,看見站在門口的我。

    「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馬韶華一愣,看著走進來的陌生人叫囂道。

    魏書升經開始準備逃跑了,這個小子比猴子還精,一聽到我叫他滾,立刻就想跑出去,但是我站在門口擋著去路,他住后看,根本沒有其他出口,雖然看到我好像很困的樣子,但是他知道我的厲害,不敢輕易從我身邊走過。

    其實我已經累得不行了,所以我一直站在門口聽他們講話,為的就是能恢復一點兒殘存的內力,此時我相信以我恢復的這點內力便足夠將他們殺于無形,所以我動手了。

    「你們去死吧!」我說著身子一移,迅速欺近魏書升和馬韶華身邊,在兩人的小腹上各戳了幾指,然后在兩人頭上拍了一掌,兩人只覺得小腹微微一涼,頭上被拍一掌也只是覺得暈了一下,就沒有別的感覺了,此時兩人兩眼翻白,癡癡的不說話,嘴角流著涎水。

    我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

    我心里暗想道:「殺了你們還嫌便宜呢!我要你們生不如死。」

    剛才我戳的幾指非常陰毒,已經廢了兩人作為男人的功能,但是心中的**卻會比普通人更強上數十倍,而且拍在頭頂那一掌破壞了他們的大腦內部結構,抹去他們的記記,讓兩人變成沒有男性功能的超級花癡、白癡。

    「別發呆了,快帶我們離開這里。」鄒海風說完這句話,似乎有些搖搖欲墜的樣子,一張清麗的臉上已經布滿紅暈,眼角開始含春,好像蒙上一層水霧,而黃蜿英也是如此,她已經將手放在自己的胸部揉搓著了。

    要帶她們走已經來不及,我兩手一挾,把兩女夾在腰間,然后沖上二樓,我要在這里找清靜的房間解救她們。

    我一進房間,先把鄒海風和黃蜿英放到床上,鄒海風仰躺在床上,呼吸有些急促,胸中似有一團火一樣,燒得渾身的骨頭都開始發酸,她真想大聲吶喊,盡情扭動自己的身子,把那種郁悶的感覺發泄出來。她用手按住太陽穴,頭有點暈,臉也有點熱,能感覺到自己的肌膚都在向外冒著熱氣,她知道春藥開始發作了。

    黃蜿英喘著粗氣,兩手已經開始撕扯著自己的衣服,她的衣服很快就脫光了,沒有一點兒贅肉的平滑小腹緊貼著我的大腿,修長的雙腿全部爆露在外,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肉說不出的光滑、勻稱,閃亮的高跟皮鞋更是惹人遐思。

    我干吞了一口唾沫,傻傻的盯著黃蜿英,雙眼從她纖美的腳趾經過光滑的小腿、圓潤的膝蓋、豐盛的大腿、寬大的骨盆、平坦的小腹、盈盈細腰、微隆的可愛胸脯、雪白的脖頸,慢慢移到那張嫵媚絕倫的臉龐上,就停住不動了。

    鄒海風這時候站了起來,一邊快速的脫著衣服,一邊緩緩靠近我,聲音變得說不出的甜美,說道:「小強,我們的藥性快要發作了,你就要了我們吧!我們是不會怪你的。」

    「嗯哼……好熱、好癢,快要了我吧!我不會怪你的。」黃蜿英在床上扭動著身子呻吟道。

    「我……我……」我的喉嚨干得厲害,可是嘴里怎么也沒有唾液可以讓我吞,目光盯在鄒海風身上便再也舍不得離開了,只見高聳的香乳、雪白的肌膚、漆黑的芳草以及迷人的腰肢,我忍不住贊美道:「海風,你真美!」

    「我就不美嗎?」黃蜿英根本就不認識我,只是她知道現在只有眼前的我才能救她的命,于是她再也顧不得羞恥,**著身體靠近我,仿佛能擠出水來的眼睛輕佻的看著我,充滿無限誘惑。

    我的眼睛里幾乎要噴出火來了,低聲說道:「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我慢慢從迷亂中清醒過來,說話也流利很多,猛吞了兩口唾沫,眼睛直盯著黃蜿英的胸脯。

    鄒海風似乎已經恢復精力,可是臉色卻越來越嬌媚,眼神中開始露出欲火,但是她的大腦很清楚,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沸騰,心臟狂烈的跳動起來。

    我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按在鄒海風高聳的胸脯上,把她緊緊的摟在懷里,下身緊貼著她的豐臀,另一只手則摟住黃蜿英,黃蜿英不停用那微微隆起的胸脯蹭著我。

    「快脫衣服,我們來幫你脫吧!」鄒海風和黃蜿英的手開始在我的身上游走,我的衣服很快就如蝴蝶紛飛一樣件件飛走。

    兩女的眼里射出欣喜、驚訝和感嘆,四只柔軟的玉手在我身上撫摸著,然后兩女各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巨龍,在那里輕輕的撫摸套弄。

    兩女火熱的動作以及激情的親吻讓我再也忍受不了,隨即把兩女推倒在床上,然后壓在鄒海風身上,用手一探她的桃源處,早已春水泛濫、濕滑無比,我扶著巨龍對準她的桃源洞口一挺虎腰,巨龍立刻鉆了進去。

    鄒海風痛叫一聲,可是藥力的發作卻讓她忍著劇痛,情不自禁的搖動著身子迎合我的插入。

    也許是藥力的作用,鄒海風竟然接了我一百來下**才達到**,桃源洞內**滾滾,春藥的藥力也從身上揮發出來。

    黃蜿英看鄒海風躺在床上不停喘氣,便把她推在一邊,自動的躺下,用手抓著我的巨龍對準她的洞口,然后猛然向上一挺腰,她的桃源洞口自然把我的巨龍吞沒,由于動作劇烈,那層薄膜破裂的聲音彷佛扯布一樣,清晰而清脆,鮮血汩汩的從我們的給合處流了下來。

    于是我接著開拓疆土,在黃蜿英身上努力的開墾著,黃蜿英在我身下婉轉嬌啼,承受著無盡的歡情,又是一百來下后,黃蜿英才繳械投降。

    突然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我心中升起,剛才從鄒海風身上吸收來的陰氣加上黃蜿英的陰氣自動從丹日升起,飛速的向全身經脈流轉,然后又飛速凝聚在丹田,如此反反復復,兩股陰氣終于化為丹田中的珠子,我頓時感覺身子輕盈了許多,剛才的勞累一掃而空,感覺內力又進了一層。

    自從我上次吸收了賴惠顰和黃小倩的陰氣后,總覺得想要更進一步更難了,想不到這次在耗盡內力的時候,在兩股純陰之氣的幫助下,我竟然突破馭女神功第一境界的第二層,終于達到欲功合一的境界,從此之后我不用吸收陰氣也會自動流向我的身體,然后自動練化。

    一個簡陋的院子里,一個身穿灰色短袍的老人拿著小剪刀在幾株藥草前神態專注的修剪著枝葉。大概是不小心,老人手中的剪刀掉落在泥土上,他彎下腰想將剪刀撿起來,可是因為年齡大了或是身染痼疾的緣故,身子剛剛朝下彎去一寸,便一個傾斜摔倒在泥地上,將身前幾棟藥草壓得橫七豎八。

    老人好不容易撿到剪刀,掙扎著爬了起來,不知道想起什么,望著空氣中輕輕嘆了一口氣,隨即走入房子。

    「爺爺,我回來了。」一個柔媚的聲音傳來。

    老人轉身一看,正是心愛的孫女回來了,可是這次還帶了一個陌生男子回來,他連忙眼神詢問。

    「哦!忘記告訴你了,這是我的男朋友黃強,是我學校的學長,比我高一屆。」黃蜿英拉著我的手親熱的介紹道。

    「爺爺好,叫我小強就可以了。」我很有禮貌的向老人問好。

    老人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本來無神的眼睛突然綻放出神光,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我知道眼前的這個老人是一個武林高手,他的眼光在我身上轉了幾圈,喃喃的說道:「好,不錯、不錯,很好,哎哎……」

    「爺爺,你今天吃藥了嗎?」黃蜿英松開我的手,嬌嗔著跑到老人面前,扶著他虛弱的身體。

    「呵!咳……吃了,你以為爺爺像你小時候一樣,吃藥還需要人哄呀!」老人明顯中氣不足的笑了幾聲。

    「哼!我小時候吃藥哪要別人哄了啊?」黃蜿英一邊替老人輕捶著背,一邊撒嬌道。

    「是,我家英英最乖了,吃藥從來不用別人哄,只要爺爺哄。」老人看來性格比較開朗,詼諧的說道。

    「來,進屋里坐吧!」老人帶頭向屋里走去。

    昨天我費了好大功夫才把鄒海風和黃蜿英的淫毒解了,而我的功力也有所突破,功力大增,于是我帶她們回到以前學校替我租的那棟房子里。

    兩女醒來后,都說要做我的女人,我把自己的情況告訴她們,她們剛開始很驚訝,后來決定雖然我有很多女人,但是她們還是義無反顧的要做我的女人,這讓我喜出望外。

    她們剛剛嘗到**的樂趣,于是又纏著我做了一整個下午和晚上,今天早上鄒海風去學校上班,黃蜿英則說要帶我回去看望她爺爺。

    院子并不大,種滿了各種花花草草,中間還有一株兩、三米高、大拇指粗細的竹子,整個院子顯得非常清靜,我們穿過院子來到客廳,黃蜿英為我倒上一杯茶,然后坐在一邊。

    「小強你隨便坐一下,我和英英有點事。」老人說著便招手讓黃蜿英隨他去。

    「爺爺,有什么事?搞得這么神神秘秘的,不能在客廳說嗎?這樣對強哥不好意思啊!」黃蜿英跟隨老人到了另外一間房里,嬌嗔道。

    「你知道爺爺活不了多久了,活到我這把年紀也沒有什么遺憾,只是有兩件事我一直放不下,一件是你的終身大事,要是你能找到一個疼愛你的男人就好了,不過現在這件事應該可以放下了,我觀察過小強,他臉上英氣勃勃、眼神澄澈,一定是正直的人。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們黃家的家傳醫學和武術,醫學你已經全部學會了,以后你一定能把我們寶芝林的醫術發揚光大的,只是你卻沒有練武的天賦,而且你的身體也不適合練武,我怕我哪天兩腿一蹬,我們黃家的無影腳就會失傳了。」

    「不,爺爺你不會死的,我不要你離開我。」黃蜿英原本開心的臉色馬上黯淡下來,到最后已經變成輕聲低泣,一邊緊緊拉著老人的手,一邊面帶哀求和不舍的說道。

    「英英別哭,放心,爺爺暫時還不會死。」老人伸手撫摸著黃蜿英的頭安慰道,然后用帶著興奮的口氣說道:「不過我覺得我們黃家的武術也不會失傳了。」

    「爺爺有什么好辦法嗎?」黃蜿英抬起頭問道。

    「剛才我觀察小強的時候,發現他眉宇軒昂、英氣內斂,身子骨非常精壯,是練武的好材料,所以我想收他為徒,讓他繼承我們黃家的無影腳,他既然是你的男朋友,也算是我們黃家的女婿了,我拉你進來就是想讓你去試探他的意愿,看他是否同意。」老人越說越快,到后來竟然激動起來了。

    「是啊!強哥可以學,這件事容易辦,你不知道,強哥的武功很厲害,我們現在就出去和他說。」黃蜿英聽了高興的拉著她爺爺的手向外走去。

    「是嗎?如果他是一個練家子的話,就很容易上手,真是太好了。」老人聽了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我坐在椅子上喝茶很無聊,看到墻壁上掛了不少字畫,便站起來欣賞著,聽到一陣腳步聲,我知道黃蜿英爺孫倆回來了,于是轉身含笑的看著他們。

    「強哥,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黃蜿英笑盈盈的樣子非常溫柔可人。

    「什么好消息?」我問道。

    「嘻嘻!先問你一個問題,你答對了再告訴你。」黃蜿英賣了一個關子。

    「哦!那你問吧!」我點頭道。

    「你知道黃飛鴻吧?」黃蜿英問道。

    「當然知道啊!我小時候看過很多關于他的電影、電視劇,什么佛山無影腳、寶芝林,哎呀!都耳熟能詳了,你問這個干什么?」我不解的問道。

    「你知道無影腳?」黃蜿英眼睛一亮,連忙問道:「說說看你對無影腳有多少了解?」

    我沉吟道:「不太了解,只是在電視上看到過,確實有點神乎其技,來去無影無蹤,讓對手摸不著套路,相當厲害,武功有所謂『無功不破,快則不破』的說法,當然是在內力相當的情況下說的。」

    老人拍著巴掌說道:「說得好,非常精辟,雖然你不懂無影腳,但是卻能領悟無影腳的精髓,真是天縱奇才啊!不知道你有性趣學無影腳嗎?」

    我奇怪的看著笑吟吟的他們,問道:「去哪里學?如果有得學當然是求之不得了,我曾經學過跆拳道,講究的也是腿法,如果能學習無影腳,兩者說不定有可以借鑒的地方。」

    「爺爺,和他說好嗎?」黃蜿英征詢她爺爺的意見,老人點了點頭。

    「說什么?有什么秘密嗎?」我疑惑的問道。

    「你聽我仔細說來,我們是黃飛鴻的后人,我爺爺名叫黃遠憔,是佛山有名的武師,我三、四歲的時候,爸爸媽媽就因為和仇人打斗而受傷過重去世了,爺爺也在那個時候受了傷……」黃蜿英說到這里,語調有些低沉哽咽,她深呼吸了一口,繼續說道:「爺爺的傷一直沒有痊愈,病根也是從那個時候落下的,后來爺爺怕仇家尋仇,便帶著我離開家;五年前帶我來到這里,爺爺一直想找個人把我們黃家的絕學流傳下去,可是我因為身體的緣故,不能學武,只繼承醫術,所以爺爺想收你為徒弟,傳你黃家的絕學——無影腳。」黃蜿英說完,美麗的眼睛定定的看著我,期待我的反應。

    「太好了,我愿意拜爺爺為師,學習無影腳。」我高興的說道,看著笑吟吟的黃遠樵,我馬上福至心靈,「撲通」一聲在他面前跪了下來,大聲說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好好好,我真是高興,能收你為徒,無影腳終于有繼承之人了,徒兒請起。」黃遠樵想到黃家的絕學不至于絕后,心情舒暢,激動的用雙手扶起我,高興得眼淚都出來了。

    「我一定會好好努力,把無影腳發揚光大,一代一代流傳下去!」我握緊拳頭,堅定的說道。

    「來,讓我摸摸你的根骨。」黃遠樵伸出雙手從我的頭頂慢慢一路摸下去,頸骨、椎骨、腿骨、臂骨,連手指骨都仔細的摸了一遍,黃遠樵越摸心中越驚奇,雙手禁不住抖動起來,暗想道:「天啊!可以說是完美的骨骼,沒有一點兒瑕疵,絕世的練武奇才,根骨絕頂的好。」

    「爺爺,你怎么了?」黃蜿英看到她爺爺抖動的手,關切的問道。

    黃遠樵終于摸完了,激動得連聲音都顫抖起來,說道:「太好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奇佳的根骨,真是天縱奇才啊!」

    「什么意思?」黃蜿英不解的問道。

    我突然想起高中時候遇到的那個神秘師父,當年他也摸過我的骨骼,說了一番類似的話,我似懂非懂,也正想問問,所以充滿期待的看著黃遠樵。

    黃遠樵解釋道:「練武很講究天賦,這個天賦就是人體的骨骼,因為練武正是把身體內潛藏的力量激發出來,然后結合某些運動動作以最佳的角度發揮身體姿勢,如果骨骼不好,就不能很好的激發潛力,而且那些武學招式也不能最好的發揮,像英英的骨骼就不好,而且體質偏陰虛,不適合練無影腳,小強的骨骼非常柔軟,而且密度好,體質也是異常強壯,潛力無窮。」

    黃遠樵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我剛才在摸他的骨骼時,發現他的潛力已經超常的發揮出來,體內蘊含一股非常溫和的力量,似陰似陽,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想來小強早已練過內家功夫了,這就更好了,有一定的武學基礎練起無影腳來更是快捷,我想我能在有生之年看見小強把無影腳練好,可以肯定的說,他將來的無影腳必定會青出于藍更勝于藍,你說我能不高興嗎?哈哈……」

    「這樣啊!強哥,你好厲害,恭喜你!」黃蜿英跑過來依偎在我懷里,高興的說道。

    「是嗎?我不知道耶!」我摸著后腦勺傻笑道。

    「走,爺爺今天很高興,我們來喝兩杯。」黃遠樵說完高興的去拿酒杯了。

    ×××××××××××

    說練就練,下午黃遠樵便開始教我如何練無影腳,我和他站在院子里,黃蜿英拿了一張小椅子坐在旁邊,雙手撐著下巴,雙眼含笑的看著我們。

    黃遠樵說道:「這學武教武本來要循序漸進,學武之人必須先練好基本功,待體力、筋骨都達到標準之后,教武之人再按照學武之人的體質、愛好,選擇不同發展方向來因材施教,不過你的內力已經有很深厚的功底,所以不用這樣學習,我就正式教你無影腳。」

    黃遠樵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所謂的無影腳,講究的就是來無蹤去無影,如何做到來無蹤去無影呢?就是要做到出腿快,收腿也快,無影腳的最高境界是一腳踢出能在一瞬可踢中十個目標,讓人以為踢出十腳,可是這除了先租黃飛鴻達到之外,竟然是無人能做到,我也只能踢出七腳,我先做個示范,你看仔細了。」

    黃遠樵走到旁邊掛有幾個抄袋的地方,站直身子,拉開架式,他先來了一個深呼吸,右腳忽然快如習電的踢出,以我的眼力,竟然一時也無法追蹤他的腳影,當真是快如習電、來去無影無蹤,只是一眨眼可,黃遠樵已經站直身子,收回右腳,彷佛沒有動過一樣,可是那些沙袋上卻留下他的腳印,我一數,果真有七個沙袋印上他的腳印。

    黃遠憔氣喘吁吁,又連續咳了好一陣子才恢復過來,笑道:「老了,不中用了,哎哎……」

    「爺爺,身子不好就不要逞強嘛!」黃蜿英連忙跑到他身邊,扶著他的身子,一邊替他捶背順氣一邊嗔怪道。

    「爺爺寶刀未老啊!我的眼睛都跟不上,剛眨了一下眼睛就看到你站在原地,我只看到爺爺踢出五腳,還有兩腳沒看清。」我稱贊道。

    「果然悟性高,你能一下子看到五腳已經很不錯了,別急,慢慢來。」黃遠樵說道,他已經感到很驚訝了,一個才剛見到無影腳的人竟然能看清他踢的五腳,果然是天才,功底深厚。

    黃遠樵說道:「你上去練練看吧!」

    「好的。」我點頭道,說實話,我早已有點躍躍欲試了。

    我走到沙袋中央,收神凝氣,閉目回想剛才黃遠樵出腿運腿的軌跡,然后內力爆發,右腿猛然踢出,盡管我的內功已經達到聚頂的層次,在速度方面還是慢了很多,只把四個沙袋踢破,沙袋中的沙子緩緩流出。

    黃遠樵很驚訝,太聲的贊嘆道:「不錯,憑藉你深厚的內力,竟然能一下子踢中四個沙袋,了不起啊!你現在要掌握的就是出腿運腿的內力流轉的微妙之處。」他說完又為我講解無影腳運腿的妙法。

    一連幾天我都上午上課,下午就到黃蜿英家里跟黃遠樵學習無影腳,在他的指點下,我的無影腳提高很快,黃遠樵對我的天賦贊不絕口,教得非常認真,而我也學得非常認真,我們兩個可以說是絕佳的師徒組合。

    (第八集完)

    最新全本:、、、、、、、、、、

    

評論列表:

快乐时时彩b盘